75.第 75 章

類別︰ 作者︰文盲團長 書名︰做只貓真好[重生]

    </strong>第七十五只喵

    “你小子要是再不醒過來,最喜歡的印楠可就要和其他女人生孩子去了”

    ……

    ——誰……?誰要生孩子?……印楠?

    昏昏沉沉中,解風華好像听到有誰在說話,擾了他的好夢。;樂;文;小說 www.+.

    什麼意思?印楠要去和女人生孩子?那他怎麼辦!?

    眼皮又酸又沉,解風華費了好大的勁才睜開眼。他環顧一下四周,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全身酸痛得像被打上了幾根釘子一樣地固定著。

    由于太久沒有說過話,解風華的舌頭都有些麻木,嗓子也沙啞得很。

    他很勉強地才能發出點聲來。“那……那怎麼行……”

    文樂這邊還沒將花瓶中的鮮花插好,就听到有人說話的聲音。他猛地轉過頭去查看,這才發現解風華居然睜著眼楮躺在那里望著他!

    “你醒了!你醒了!!”

    文樂緊緊抓著解風華的手,激動得幾乎要落淚。大半年了,這人終于是醒了!

    ——記憶之中,自己應該被柏斯明扎了一刀然後就領了便當才對。可是為什麼會看到文樂?

    大概地看了一眼四周,再瞅瞅自己骨瘦如柴的兩只胳膊,解風華一時間沒緩過來神。

    “我怎麼了……?”他問道。

    “你不記得了?我們在回去的路上發生車禍,你受傷太嚴重,意識昏迷,已經在床上躺了半年多了!”

    文樂暫時還無法平復自己的情緒,他大概地給解風華說了一下事情經過,就沖出房間去找醫生,速度快到解風華都沒來得及拉住他。

    不過解風華也沒有能拽住文樂的力氣,在床上躺太久,他現在就像癱瘓了一樣,四肢無力,又酸痛得很。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確是出了車禍,可是之後他就重生到過去了不是嗎?作為一只能夠變成人類的貓和印楠重新相識,重新生活。可現在又是怎麼回事?他僥幸活過來了,還是這一切都只是他做的夢而已?

    解風華陷入一片茫然中,想著想著,突然有溫熱的眼淚止不住地順著臉頰一滴滴滑落。

    解風華用盡力氣,狠狠地在自己手背上掐了一下。疼,真的疼。所以這里才是現實……?他所經歷的一切不過是南柯一夢?

    被迫從夢境中醒來,這實在太過于殘酷。解風華很後悔,就讓他一直做著夢不好嗎?他想要的並不是那個心里有著白月光的印楠!

    解風華心里空蕩蕩的,他只覺得好像失去了什麼最寶貴的東西。其實和心里只有他一個人的印楠生活過一段時間,就已經很讓解風華覺得滿足了,只是這滿足與遺憾同樣地刻骨銘心……

    他閉上眼,懷念著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光,盼望還能再一次進入夢鄉,遠離這個令他覺得悲涼的現實。只是他好不容易從沉睡狀態中甦醒過來,身體的各個部位都叫囂著需要運動,大腦也越來越清醒。他真的是永遠都回不到那個夢境中去了……

    文樂從走廊中慌張跑過,去找醫生,剛接完電話的印楠,在听清他嘴里嚷嚷著的話之後頓時怔在原地。

    醒了……醒了?!

    印楠不敢相信,他在原地呆愣了幾秒,隨後瘋一般地沖進房間。他出去接電話之前還平躺在床的那個人,此時居然蜷成一團縮在了被子里,印楠不禁走得進些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醒了,可是他卻听到從那邊傳來小聲的啜泣。

    ——

    閉上眼楮就是黑暗,可怎麼都醞釀不出睡意,解風華終究還是忍不住地躲進被子里哭了起來。恍惚之中,解風華似乎感覺有人撥開了被子,大手輕撫著他的臉頰,用他獨有的低沉嗓音柔聲問道︰“怎麼哭了?”

    印楠的聲音他怎麼會忘?解風華恍恍惚惚地貼著那只暖暖的手蹭了蹭,小聲呢喃著。“我夢到你拿著那個項圈,找了我好久……”

    解風華已經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現實,哪個才是夢境。因為失血過多而失去意識之後,解風華做了個夢。他看到自己死在印楠懷里,最後慢慢變回一只小貓,全世界都不記得他,只剩印楠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守在那棟房子里,摩挲著一條項圈,坐在沙發上想事情,這一坐就是整整一夜未眠。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成了一個靈魂體,解風華只記得他渾渾噩噩地在印楠身邊跟了好久。

    他看到印楠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有時候甚至需要吃安眠藥或是喝些酒才能讓自己有些困意。

    他看到印楠在他生日那天把自己灌得爛醉,躺在床上一聲聲喊著他的名字。

    他看到印楠去參加張燕的婚禮,性格豪爽直來直往的張燕也有溫婉的時候,她身穿潔白婚紗,手拿捧花,挽著一位相貌堂堂的男士踏著紅毯步入殿堂。印楠送了一對玉如意,上面瓖嵌著碧璽和寶石所雕成的靈芝與花卉,如意柄上一只雕著飛龍,另一只則雕著栩栩如生的鳳凰。寓意龍鳳呈祥,吉祥如意。

    在那之後,印楠又包了一封分量不小的紅包。張燕比印楠年長,大小時候起他們就是鄰居,張燕算得上是印楠半個姐姐,如今她出嫁了,印楠也替她高興。

    喝下幾杯這對新人敬的喜酒,印楠和張燕互相給了對方一個真摯的擁抱。

    “想不到我們的“白帽子”姑娘終于肯嫁人了,祝你幸福美滿。”

    “你也是……”

    張燕幸福到快要哭出來,在婚禮這天,新娘是最漂亮的人才對,怎麼能哭呢?印楠幫她拭去眼角的淚花,又在新郎的肩膀上捶了幾下。“我們就把燕姐交給你了,新婚快樂。”

    喜宴印楠並沒有吃幾口,他在婚禮半途中人便離席。這種做法並不禮貌,不過張燕不介意,她大概能猜到印楠去哪兒了。

    下午六點左右晚宴才會開始,印楠只要六點之前能回去就可以。他驅車去了一處有些偏遠的郊外,那里有座墓園。

    解風華記得,他死後變成的那只小貓就被埋在這里。果然,印楠走到一處墓碑前,他蹲下身,從衣兜里掏出一方干淨的手帕,將其展開平鋪在墓碑前面,然後又拿出幾顆喜糖。

    那是他特意挑的幾顆喜糖,有夾心的,有牛奶的,都是解風華比較愛吃的口味。

    印楠把喜糖放在那張手帕上,他無言地看著墓碑望了許久,最後就像輕撫愛人臉龐那樣一手輕輕撫上墓碑,說道︰“燕子結婚了,我來帶幾塊糖給你吃……”

    印楠沒再多說什麼,靜靜地在這里待一陣子便走了。印楠看不見的是有只魂魄體,就跟在他的身後,一邊揪著他的衣擺緊追他的步伐,一邊淚汪汪地擦著眼角。

    解風華想和印楠說你忘了我吧,他應該放棄過去,開始一段新的生活。可是每到這時,剛要說出口的話又被解風華咽了回去。即使知道他說什麼印楠都是听不見的,可解風華還是來不了這個口。

    他既希望印楠能拋下過去,又不希望他放棄得太快。解風華明白,他這是自相矛盾,也是自私的表現。

    解風華不知道自己在印楠身邊跟了有多少時間,又是恍然間,當他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正躺在這張病床上。如果這才是現實,那他經歷過的那些都算什麼?

    “我想你……我想你……”解風華貼著印楠的手稀里糊涂地呢喃著。這另和醫生一起回來的文樂不禁尷尬地避過頭去干咳幾聲,誰料里面那兩人誰都不給個反應,文樂和醫生只能硬著頭皮走進去。

    听診器貼在肌膚上,冰涼的觸感迫使解風華從混亂的狀態中驚醒。看到醫生和文樂,再瞅瞅旁邊的印楠,解風華這才意識到自己都做了些什麼。

    “沒什麼大問題,花時間調養調養身體就好,患者剛清醒過來,所以情緒上不太穩定也是正常的,”

    ——

    印楠和解風華之間一定有很多話想說,文樂不想打擾他們,他以去買水果的借口,同醫生一起離開。

    解風華揉揉干澀的眼眶,看來自己真的是睡得迷糊了。眼前的印楠和他所了解的那個印楠可以說完全是兩個人,文樂說他自己睡了半年多,之前好像還提到什麼關于孩子的話題。看來……

    “你要離婚嗎?”

    就算印楠說“是”,解風華也不會有任何的不滿。是否要離婚這件事早就該解決,結果因為他出車禍而不得不往後拖延,對于現在這個印楠來說,他不過就是個替身而已。在沒有什麼深厚感情基礎的奠定下,能守著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醒來的植物人堅持大半年,印楠對他也算仁至義盡。

    印楠哭笑不得,他都快被解風華給氣到笑了。他等了這麼長的時間,可解風華醒來後第一句正經和他說的話居然是問離不離婚?

    “你就不能說些其他的?”

    ——其他?有什麼其他的事情是需要說的?

    印楠明白解風華听不懂他說的話,他拖起解風華的身子,將枕頭立起來讓他舒服地靠在上面。

    解風華不知道印楠想要干什麼,他只能任由對方擺布。隨著耳邊傳來“嗒”地一聲脆響,讓解風華不禁探出手去摸索。

    原來印楠在他的脖子上栓了一枚項圈……而且還是金屬的?

    解風華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又重重地一跳,他抬起頭去看印楠,對方也正紅著眼眶看著他。

    “你不打算…和我說些什麼嗎?”

    印楠的內心滿是激動,他一直在壓制著強迫自己冷靜,只是說話中帶著的一絲哽咽,暴露了他此時的心情。

    解風華可沒有印楠那麼好的自制力,他的淚腺瞬間崩潰,卻很努力地扁著嘴,希望能給自己挽回一些形象。

    “你這人……!怎麼能搶…我的台詞!!這不應該是我要…問的嗎?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還有……”解風華豎著兩條眉毛發怒,可是他說話的語速太慢,毫無任何威力。

    怒著怒著,解風華就軟了下來。他靠在印楠的肩膀上,抖著手抓住了他的衣襟,眼淚吧嗒吧嗒地砸在薄被上。“還有……不許和別的女人……去生孩子……”

    ——

    文樂拎著水果回來的時候,剛好撞見印楠往樓梯間那邊走。

    ——他去樓梯間干什麼?打電話?

    出于好奇,文樂墊著腳輕輕靠近樓梯口偷瞧,只听一聲沉沉的嘆息從里面傳出,文樂沒敢多看,光是那幾眼,就讓他迅速離開回到房間去。

    “ !我只是出去買了點水果,怎麼一回來就多了只兔子?”瞧著解風華兩只紅紅的眼楮,文樂笑著調侃道。這明顯就是大哭一場之後的模樣,他們兩個人到底談什麼了?至于情緒這麼劇烈?“吵架了?……我剛才看到印楠在外面哭呢……”

    “……哭?”解風華不禁睜大了眼楮,印楠會傷心,也會難過,只是解風華從來都沒見他流過淚,哪怕是在他臨死的時候,印楠都忍住了。

    男人流血不流淚是印楠的信仰,所以不管有多少傷痛,他通通都忍在心里。而且對于他來說解風華一直都在,他沒死,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存活在這個世界上,雖然性質不太一樣,但也是生命的延續。

    可是現在的印楠卻忍不住了,他把解風華哄好,一個人走出來鑽進樓梯間里邊哭邊笑。

    如果有人看到他這幅樣子,一定會罵他是個瘋子。

    印楠的嘴角崩不住地往上翹,心里除了激動之外更多的則是狂喜。

    回來了,他回來了。老天爺把他的小祖宗完完整整地還給他了。

    ——兩年後——

    甦醒過來的解風華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康復中心度過的。至于那個代孕計劃並沒有被取消,而是再次延後了。當兩人從國外回來的時候,例行在機場趴活的狗仔拍到了這麼一幕有趣的畫面,當天就被發布了出去。

    【頭條︰解風華劫後余生,疑似喜得貴子,家庭美滿。】

    那張照片霎時間就被瘋傳,眾多網友紛紛叫道好萌,跑去解風華和印楠的個人微博下評論,求看小寶寶的照片。

    解風華躺在沙發里刷微博,此時他的懷里抱著一個白白嫩嫩還吃著奶嘴的小寶寶。

    看著網友和粉絲們的留言,解風華關掉閃光燈,然後將手機舉遠,為自己和兒子拍了一張合影,順便連帶著他們身後那個在廚房里忙碌的身影也被拍了進去。

    【@解風華︰和兒子坐等投食中,麼麼噠![圖片]】

    將消息發布出去之後,解風華順手就點開了他們被狗仔拍到的那張照片。照片中的印楠戴著墨鏡,雖然一身霸道總裁的裝扮,可是他左手牽著愛人,右手抱著兒子,肩上還趴著一只用屁股對著鏡頭的小橘貓。不管穿的再怎麼酷帥,也依舊掩蓋不了這滿滿的奶爸氣息。

    解風華忍不住笑,他把照片放大,指著手機中的那個人給懷里的小寶寶看。“兒砸,瞧!你老爸蠢不蠢?哈哈哈哈……”

    “咿 ——”

    “呼嚕呼嚕呼嚕……”

    回應解風華的,除了孩子的咿咿呀呀之外,還有那只小橘貓的呼嚕聲。

    家里的羊毛絨毯子鋪在沙發旁邊,現在已經被那只小貓所霸佔,解風華當然明白在那上面翻滾的感覺有多舒服。只是他現在沒法再變回貓,有點可惜了。

    解風華伸手把小貓拖起來抱到懷里,順便又在貓兒的下巴處撓了撓。听著小貓打出來的呼嚕聲,他不禁有些感嘆還是做只貓比較好。

    當印楠從廚房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解風華正悠閑地仰天躺在沙發上,而那兩只小崽兒則各自找好了舒服的位置,學著解風華的姿勢,也小肚翻白地仰躺著。

    印楠嘴角揚起,他走過去,俯身低頭在愛人的唇上輕輕落下一吻。

    “剛才笑什麼呢?”

    “嘻……我不告訴你~!可以吃飯了嗎?好餓哦——”

    “ 啊 ——”

    “喵唧——”

    瞧著這兩人一喵的反應,印楠忍俊不禁。

    “可以了,開飯咯——”

    ……

    明明人生還很長,卻總令人覺得時間過得太快,太不夠用。曾經那些遺失了的時光,印楠會一點點地將它補回來。至于往後的日子,則是由他們一家三口去譜寫。從現在起,必須要以幸福美滿為目標而前進才行了!加油!

    【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做只貓真好[重生]》,方便以後閱讀做只貓真好[重生]75.第 75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做只貓真好[重生]75.第 75 章並對做只貓真好[重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