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你是爸爸的寶貝兒子啊*2

類別︰ 作者︰徐歇 書名︰自從換上殺生丸系統[快穿]

    </script>

    別等……改字……

    “殿下,三城的使者來稱,如果聖城不向他們投降,聖城將會面臨破城的危機。本文由  首發”

    “殿下,聖城的幾大門以及被三城的人圍守了!”

    “殿下,御獸城的迷信稱若是將相知聖女給他們,他們會幫聖城斡旋!”

    諸如此類的壞消息如同戳人的刀子,見縫插針地順著他被凌夜攻破的防線撒進來。在聖殿最輝煌的時期,聖城是能夠與三城匹敵的。

    這也就是在女人的領導下,聖城還能被三城不可小覷的原因。

    但是現在又不一樣了。早之前御獸城準備和聖城結盟之時,其余兩城就已經打好要破壞這種平衡了。畢竟在這個時代,強大的女人讓他們提心吊膽,但也讓他們有更大的征服欲。

    而御獸城興許覺得自己可以用和平的手段來取得與聖城女子的婚配權,所以才會先試探聖殿。盡管結果並不如人意。

    之前的三城興許還會忌憚聖殿,但是現在,他們完全不懼怕了。特別是一個神秘的人給他們送來信息說如今聖殿大不如從前。

    盡管知道這也許會是一個圈套,但三城還是決定要先試探一番。結果最後確認,聖殿卻是受到了重創,而且十二聖女或重或輕的都受了傷。

    最後,三城聯盟了。

    首席聖女知曉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沒直接將聞老爺給丟出去。

    當然不是聖女太暴躁,而是因為這個時候本就太多事給她添堵,但這個死胖子還整天地來守著聖殿,用他那期冀又或者難看的目光看著自己,那眼中的散發出的貪婪之色讓人一看就覺得惡心。

    但是,這人好歹還是聞相知的爹。聖女不可能不象征信地接待一下。當然,這個死胖子嘴里的讓她們妥協的話,聖殿是堅決拒絕的。

    “就算聖殿再危難,我們也不會出賣我們的聖女的。”聖女道︰“更何況,她既然成為了聖女,就已經是我們聖殿的一份子,我們不會放棄她。更何況,您如今站的這個立場,恐怕我們是不能同意了。畢竟作為聖女,首先是聖城,其次是家。”

    若是以前聖女對聞老爺說這番話,聞老爺肯定當即感激涕零。但是現在,換了個情況,聞老爺恨不得哭著跪著求了!

    可是他不能跟聖女說自己的女兒其實不是女兒啊!盡管他沒有親自確認過,但心中懷疑的種子種下,他就越是深信不疑!

    但他偏偏不能說啊!

    要是說了,恐怕他們聞家就完了!

    “殿下,您再考慮考慮吧!凌夜的話可不是說著玩的啊!更何況,若是相知出了問題……“

    “聞老爺!”聖女突然氣勢陡增,那本是絲毫不動怒的目光忽地給了聞老爺一個正眼,“聞老爺,慎言。”

    聞老爺只有苦了吧唧地把話咽回去。但是,這罪是他自找的啊!現在他不說,以後再想說,就百口莫辯了啊!

    那個叫凌夜的小雜種可不是好惹的!如果不是他,自己,他們就不會陷入這種兩難的境地。若是相知成了聖女,可是叫他們一步登天啊!而現在他若是身份被揭穿,那可就沒那麼輕松了。

    聖女自當是愧對生養了相知的家人,但這個節骨眼上,她不能再退了。若是這個時候低頭,那她們的堅持又像什麼?她們之前為此付出的代價又是什麼?聖殿能夠長此以往地以聖女主持中饋的形式傳承下來,如今又要靠一個男人,只是簡單的一個威脅,就要將他們聖殿的努力付之一炬,簡直就是笑話!

    外面三城虎視眈眈,盡管聖城出于不想讓聖城子民開始陷入慌亂而禁止了流言,但城內戒嚴倒是讓人不由得多想。聖城是有防護罩的,這是千多年前他們的首任聖女下的,所以倒也能防得住外面的虎視眈眈之輩。

    當然,首席聖女對這個首任始祖的態度還是蠻尷尬的,畢竟在知道了那麼一件破廉恥的真相之後,更是不知道如何對待了。

    進入聖殿的女子無一不是終身以純潔的身心侍奉信仰。但是如今知道這個秘密,首席聖女就會想,她們到底是為了什麼存在?只是因為始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男人,所以才會立下這個規矩?以此來讓後人如同她那般從來都不能得到情愛?

    而如今,她的弟子,下一任首席聖女,竟然和始祖等的那個男人的後輩相戀,這到底又是不是諷刺呢?

    門突然被打開,聖女連頭都沒轉,因為熟悉了對方身上的味道,所以僅憑此就能知道她是誰,而後問︰“相知還沒醒嗎?”

    “是的。”

    長老推門進來,在她的任期內,她所受的都是尊崇,因為沒有外患。而今沒想到,該安享晚年的時候,卻竟然遇到這樣的情況。

    長老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福是禍了。

    “若是她一直不醒,這該怎麼辦?”長老突然擔憂。

    不醒,他們聖殿的首席聖女就要換人。而且外面那麼多人都在等著隨時咬聖殿的肉啊!

    “難不成長老是想讓那個人趁虛而入?”

    長老一時之間沒有說話,其實她已經察覺到了什麼,那個人的修為比她們都要高,進出更是肆意。若他是真的想帶走相知聖女,又何必等到現在?

    所以,長老更願意相信,這是一場賭局,再賭他們對他妥協,然後他就好光明正大地對所有人宣布對相知聖女的所有權!

    但是,聖殿怎麼能蒙上這等屈辱呢?!

    “若他是想等我們求饒,那就隨他去吧,下一任的首席聖女的作用興許並不是為了讓聖殿更加輝煌,能讓聖城的人民能夠安居樂業,不受災亂侵蝕,這樣就好了。”

    所以說,舍去一個千年也難得一見的相知聖女,並非不是她們的福氣。畢竟因為有相知聖女,所以她們的大仇家才會沒有直接摧毀聖殿——讓她們成為聖殿的罪人!

    首席聖女咬牙道︰“可是,長老,若是我們妥協了,這將我們聖殿置于何地?!”

    “你是首席聖女,你的決定不僅僅關乎我們聖殿的榮譽,更是關乎聖城百姓的死活!難不成一個人能比聖殿甚至比百姓更重要嗎?她如今成為聖女的最後的使命便是讓即將降臨到聖城的災禍成為過眼雲煙!”

    是了,她好不容易才有這樣一個優秀的子弟,不能做到的事,她將希望寄予相知,所以,她將聖殿的名聲放在第一位。

    難道真的是要叫她放棄聞相知?可是,這麼長時間,她們都堅持下來了!

    長老說完就走了,留下首席聖女自己思量。

    不過沒多久,聞相知就醒了。

    畢竟三城的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

    當然,即便這是這是凌夜煽動的也不行!

    畢竟說好的做彼此的炮灰,他現在自然是脫離了劇情的束縛,成功翻身,自然不能丟下自己的小伙伴。

    聖女對他來說雖然是數據,但好歹也是對他有過知遇之恩的人。

    于是荒月不顧凌夜的阻攔醒了。

    當日,荒月醒後,聖殿立即覺得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聖女們都不愁了,就算凌夜逼婚,她們也覺得其實沒那麼可怕了。

    因為相知聖女醒了!她的存在可以讓一切的危難都不在是阻礙!

    一時之間,聖殿的自信心和團結度瘋長。

    在荒月醒的那天,三城準備攻打聖城,就像是知道他們在負隅頑抗,所以根本不用再做什麼圍困的試探了。

    荒月作為下一任的首席聖女,自當是領命出戰。

    但是還沒等荒月出城門,天光乍現、異象陡升,一道白光突然降臨,將聖殿籠罩。

    荒月微微眯了眯眼,這是偷天換日術。名字听上去很霸氣,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幻術。

    三城追溯到幾千年前,本就是仙家大族凌家的家僕,不過後來凌家沒落,這才讓這些妄想成仙的僕人們得了逞。但是他們到如今都沒有人再有多高的修為法術成功晉級,就連修為能到築基期人都能算是很高的前輩了。

    所以,如今看到這一幕,竟然連他們三城的‘大能’都覺得可怕!到底什麼來頭!為什麼會天降異象!

    等到光線散去,一個長相異常惹眼的男人出現,如同神祗那般,讓人沒法兒移開眼楮,但同時又覺得對方根本不好想與,那周身的氣勢如同最鋒利的刃口,出鞘就要見血。他落在城外,三城的人不知是敵是友,很快的戒備起來,並且試圖暗算。

    但是,沒人的法術能夠近身。

    這時候,城門頓開,不知道是在向三城示威還是在迎接‘神祗’的到來。

    不少的聖城民眾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紛紛拿起了武器準備與敵人一戰,結果還沒開場,就被神明的招數給攝住。等到出了城,突然看到那身穿白衣的男人一步千里,突然到了前面的領隊的聖女面前。

    聖城的人們紛紛警戒到最高。

    只是當看清除那人的面貌,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那人半跪在他們聖女的面前,“您的聖騎士將會為您一戰。”

    所有的人都將這個突然落下來的人當做神祗,更是來幫助他們的人。

    而且還被他們的聖女所吸引了!

    不少的聖城子民更是對聞相知的信仰達到最高。

    這可是神啊!

    三城的人自當不是凌夜的對手,高調出場的凌夜一改作為聖騎士時候的謙卑恭謹,反而張揚得很!

    又因為荒月的緣故,還很是吸了一批粉。熱血的男兒們自當是保家衛國,但是見到這樣的強者在為他們奮戰,還是很有沖擊性的。

    等到三城敗退,荒月光明正大地領著凌夜回聖殿了,首席聖女這才反應過來。當然,她是拒絕的。

    “上天命我成為相知聖女的聖騎士,難道你一個小小的聖女還能拒絕?”這話不僅太高了荒月的身價、貶低了首席聖女,更是拉了一手仇恨值。

    不少聖女內心很是激動,別以為你換了一身衣服,我們就不認識你了!

    而荒月更是配合地欠身福禮︰“自然是天命所賜,相知自當領命。”

    首席聖女氣得牙癢癢,自己的弟子容不得他來玷污!

    但另一方面,首席聖女又是矛盾的。若之前相知一直不醒,她也拿不出辦法,但是現在醒了,她更是沒有辦法。

    不管聖殿怎麼樣,一時之間,凌夜的信仰也是空前高漲。聖城的人們很是將他當做救星,就是天神!所以要把自家聖女嫁出去什麼的,那趕緊的啊!

    最後,凌夜如願以償地將兩人的關系公之于眾,更是滿意地得到了祝福。盡管私底下有沒有詛咒就不好說了。

    荒月的任務到此便已經結束了,他是這樣認為的,畢竟首席聖女也已經換成了他。

    沒錯,聞府上下都知道他是男的,但是沒人會信。

    而且自荒月上任,聖殿就開始取消了聖女不能婚嫁的規矩。只是家庭管束地更嚴,畢竟為了防範于未然。

    盡管不符合之前的禮數,但到底是經過上任首席聖女和長老們的意見才通過的。這不僅僅讓不少的聖女家庭對聖殿更加的信仰,更是將聖殿刻入人心。

    聖殿終于不再不食人間煙火了!

    這是荒月當上聖女的第十年,首席聖女和他的聖騎士踏著勝利的步伐回城,這一次,他們帶領聖城的人攻下了御獸城。而且讓聖城不被入侵。

    一時之間,花滿道路,人們競相擠向前面看首席聖女和他聖騎士的模樣。

    只是,突然沖出一個不和諧的聲音︰“聖女他是個男人!你們不要被他騙了!他們是世界上最骯髒的人!你們都被他們洗腦了!”

    “發生了什麼事?”荒月自然是听到了,于是看向旁邊的凌夜。

    “一個瘋子。”

    自從聞家知道聞相知是男人後,不僅沒有暴露出來,更是埋得更深了。就連家中的僕人都是嚴加管束,一旦泄露,不說是被滅口,就說聞相知的追隨者,就能將他們‘污蔑’的弄得再也不能說話。

    “在外面瞎嚷嚷什麼?還沒吃夠苦頭呢!”一個管事的男人追了過來,他是謝家的奴僕,專門看管聞氏。

    荒月回過頭去看,只見到一個眼神犀利,看上去非常狼狽的女人。

    不過十年,她就失去了以往的青春貌美。

    他沒有取她的性命,不就是放她另闢蹊徑嗎?為什麼偏要做自己做不到的事呢?

    幾百年過去,荒月自此將聖殿發揚光大,更是帶領聖殿征服了三城,將那本就是幾千年前凌夜的奴僕又重新收回來。

    只是凌夜雖然走上了修真的道路,但這個世界著實不適合修真,凌夜遵循著這個世界的規律,生老病死,最後連荒月的妖刀都留不住他。

    盡管在凌夜坐化之後,荒月才知道,原來只是因為自己的任務完成了,所以妖刀沒用了。

    ……

    【世界任務︰幫助主角統一人妖兩族。】

    咦,自己難道又是炮灰?

    荒月現在看見主角倆字就頭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自從換上殺生丸系統[快穿]》,方便以後閱讀自從換上殺生丸系統[快穿]第64章 你是爸爸的寶貝兒子啊*2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自從換上殺生丸系統[快穿]第64章 你是爸爸的寶貝兒子啊*2並對自從換上殺生丸系統[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