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篤定的心(二)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初夏的雪 書名︰蟲星記事

    同樣是技術交流項目,軍用技術類的項目審批流程要比醫療科學類繁瑣許多。;樂;文;小說 www.+.並且在醫療生命科學一塊,人類尚有傳統醫學與高新技術醫學可供結合探討,但在軍用科技區域里,人類卻是徹底的落後,在該領域內的項目,名稱上寫的是“技術交流”,實際上卻是單方面的學習與單方面指導。

    于蟲星而言,最核心的技術當然不會輕易公示于眾。

    但鑒于以最新演算出的文明進化速度計算,地球與蟲星的發展水平至少相差了兩個世紀,高等蟲族不吝于給予還處在進階初級階段的新興種族一些提升引導。

    齊斐的地球好友四人組中,除司澤是涉醫療生命科學領域外,其余三人均是在“軍用技術”這一大模塊區間的項目組內。

    陸北主攻機甲設計,展坤與齊斐一樣,是前線作戰的機甲操作師,白皓則是機甲修理維護師。

    地球上的軍用機甲還遠達不到一機多變的水準,因而依據操作師的特性及機甲用途不同,地球軍方將機甲劃分為多個種類。展坤身形高大,撇開愛看情感劇這一點不提,為人稱得上一聲“踏實沉穩”,他專職重型重火機體。白皓雖然性格有些跳脫,但他神經反應速度極快,應急響應迅速,他在戰時修理維護一域取得了遠超同屆維護師的成績。

    在司澤隨醫療項目組抵達蟲星741天後,軍事交流學習項目組終于通過終審。

    審批文件到達雙方軍部高層的隔日,隸屬地球方的星艦再次出發,朝蟲星飛來。

    這兩年多的日子里發生了不少事件。

    以齊昱為首的幼蟲們已經集體經過第二階段進化,從幼年期脫離,進入到少年期,原本是圓滾滾的蟲團子都一個個長開,嬰兒肥消退下去,有了小少年英氣勃勃的模樣。

    進入到少年期後的齊羿身高依然不輸自家哥哥,穿著中級制服與齊昱並肩走在學院內,遠遠從背後看去,能讓他者誤以為前方是兩只雌蟲。

    而本就身高方面佔據優勢的貝余,在完成第二階段進化後更是又拔高一截。

    “小叔叔。”

    貝余忍耐住自己想要伸手比劃一下他和他的小叔叔間現存身高差還剩多少的沖動。他明白這樣做將會是非常的失禮,但他在和貝奎說話時,已經能夠完全平視對方的眼楮,再也不需要微微仰起腦袋。原來便知道雖同為雌性,亞雌比起雌蟲來說體型要小上不少,可真正發現自己基本已追上貝奎的身高時,貝余仍是忍不住悄悄在心底感嘆——原來他的小叔叔這麼矮,不,嬌小。

    “你剛才是不是在心底說我矮了?”

    亞雌的聲音充滿懷疑,問。

    貝余霎時整只蟲一驚。

    “沒有。”僵住的少年雌蟲飛快搖頭,“我是在心底說您嬌小!”

    雖然之前確實說了矮,但之後很快便更正為了嬌小。

    貝余心中暗暗想著,竭力讓自己的表情再穩重一些。

    “……真的?”

    他的小叔叔看上去仍有些將信將疑。

    “真的。”

    本以放松姿態站在貝奎面前的貝余,已經不自覺站成了軍姿,這讓亞雌“噗嗤”一笑,“好了好了。”

    貝奎拍拍面前的僵蟲,讓貝余放松,“不用這麼緊張。我的確有點介意身高,但這是基因天賦決定的事,再介意也沒辦法。”他說著主動比劃一下自己和貝余之間的高度差,“作為雌蟲的你能夠長得高大些是好事。”

    那只手型優美,瑰麗紋路一直延伸到手背的右手,在半空中劃出的是一道幾乎平直的水平線。

    亞雌看著這條無形的“身高線”嘆氣,“不過,這發育速度對比起來也確實有點打擊蟲就是了。”

    “……”

    貝余沉默兩秒,在他的小叔叔面前蹲了下來。

    “?”

    “您看。”

    他在貝奎疑惑的眼神里,把亞雌剛才抬起來比身高的右手拉到自己頭頂上。

    貝余安慰著他的小叔叔,“現在是斜線了。”

    貝奎,“……”

    亞雌看著少年雌蟲一本正經的臉,認真思考起他接手撫養的這只未成年蟲,經過第二階段進化時是否只進化了個子的問題。

    “你怎麼垂頭喪氣的?”

    學院里,齊昱注意到了高個子好友今天的異常狀態。

    他當然不是第一個注意到這一點的蟲,第一個注意到的是齊羿,但齊羿沒有主動詢問,只是踫了踫自家哥哥的手臂。

    齊昱也說不上是因為什麼,只覺得他的弟弟從兩年前開始,原本還有些搗蛋兼愛撒嬌的性格忽然迅速向雄父靠攏,變得越來越沉穩。

    “小叔叔昨天說我傻。”

    貝余的聲音里帶著顯而易見的沮喪。

    這讓齊昱把分神的思緒全都收回,專心放到好友身上來。

    “說你傻?”

    這個造成貝余沮喪的理由讓齊昱一愣。

    “是的,他懷疑我是不是第二階段進化時只進化了身高。”

    自覺自己遭到了小叔叔的嫌棄,貝余的心情非常沉重,他耷拉著腦袋道,“他直接這麼說了。”

    眼見著比自己高上一截的好友腦袋耷拉得快和坐直的自己平齊,齊昱急忙安慰對方,“往好處想,這或許並不是在嫌棄你,只是……”他搜腸刮肚斟酌著安慰對方的句子,忽的想起了自己的雄父雌父,“這或許只是……喜愛的另一種表現?”

    “……喜愛的另一種表現?”

    貝余十分的懷疑,“昱,你確定嗎?”

    “我的雄父也經常說雌父傻。”

    齊昱回憶著自家雙親的相處狀態,他確定自己听雄父說雌父傻听過不低于兩只蟲爪數的過來的回數。

    “我敢肯定,雄父每次說雌父傻的時候一定沒有任何是在嫌棄雌父的意思。”

    貝余跟著回憶了一番他所見過的對方雙親間的相處狀態。

    明眼蟲都能看出,黑發大雄蟲對于自己的伴侶是十分寵愛。

    察覺到好友逐漸接受了自己的這個說法,齊昱再接再厲。

    他指導著貝余轉換思維,道,“‘傻’也不一定就是一個貶義詞,這需要分蟲來看,從說話的對象,到對方說話時的語氣神態,結合以上要素綜合來判斷,就可以知道對方是在真的嫌棄你,還是只是略帶無奈的表達喜愛。”

    “……原來如此!”

    貝余恍然大悟,仔細回想一遍小叔叔昨晚說自己傻時的模樣,他安下心許多。

    然而這個問題的解決,只是讓他的腦袋稍微抬起來了些,他整只蟲依然處于蟲眼可見的憂慮中。

    “還有什麼事嗎?”

    齊昱奇怪于好友今日的憂心忡忡。

    貝余翻出了電子日歷,將做了鮮艷紅色標記的日期展示給齊昱看。

    日歷上自今日起,往後的連續七個日期都被做了紅色標記,最後一個標記甚至將日期數字整個涂紅,還做了熒光閃爍提醒。

    齊昱不禁眨眨眼,他覺得最後那個標記有些辣眼楮。

    “這是什麼的倒計時?”

    “地球星艦的抵達日倒計時。”

    從今日開始,地球方的星艦還有一整個循環周的時間,就會抵達蟲星。

    貝余憂慮的道,“小叔叔等到的那個人類就要來了。”

    “……這難道不是好事?他們終于要見面了。”齊昱不解。

    “要是對方的心意依舊沒有改變,那當然是好事,可萬一……”

    按糟糕等級排列,初級糟糕到終極糟糕都在腦內轉了一圈,貝余被自己的聯想猜測驚住,他感到自己話都已說不下去,只把眉頭皺的死緊,仿佛即將面臨一場重大危機。

    他已經從最糟糕的場面將是如何發展,轉而憂慮起假使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他該如何安慰自家小叔叔。

    “你想的太遠了。”

    “可是……”

    在一旁安靜充當了半天背景板,接收到齊昱求助眼神沒法繼續“沉穩安靜”下去的齊羿終于開口。

    “即使你不相信那個與你素未謀面的人類,你也該相信我的雄父。”

    對方是齊斐的好友之一,能與齊斐做上朋友的對象,不會是什麼糟糕的家伙。

    這個說法成功安撫了貝余75%的憂慮,剩下那25%實在無法完全消除,但也比他之前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好了許多。

    無論他是否情願,標注在電子日歷上的紅圈仍是雖然日子過去一個個消失,直至日歷上只留下最後一個被全框涂紅還加上熒光閃爍效果的標記。

    地球方的星艦,在一周後應期抵達蟲星。

    由于抵達日並非休息日,這一天貝奎特意請了一整天的假期,好早早去星艦降落點等候。

    因為心情激動,他起的格外的早,卻也不因早起而覺得困倦,反而精神奕奕的在家里忙活起來,先把為早餐準備的食材放入儀器內,再開始收拾一會準備帶走的東西。

    “小叔叔。”

    本該繼續在自己的房間里睡覺的貝余走了出來,身上已經換下了居家的便裝,穿上了制服。

    “抱歉,我吵醒你了嗎?”

    貝奎有些歉疚。

    “沒。”

    貝余忍住了一個哈欠,鎮定自若地走過去,想給貝奎幫忙,“我來幫您。”

    “不用。”

    他被貝奎按到椅子上坐下,對方一眼看出了他是在強忍困意。

    “再稍微趴一會吧,我自己收拾就好,等早餐好了我叫你。”

    “唔……”

    想說自己並不困,可以繼續給對方幫忙,然而卻又的確是在犯困,靠背椅上還鋪著舒適的軟墊,貝余坐上去後,整只蟲便不由自主的往椅子內窩去。

    他迅速的投回了睡眠的懷抱,等嗅到剛烹制好的食物馨暖的香氣時,才被貝奎喚醒。

    進餐期間,他猶豫再三,還是把自己跟著一同早起的原因說了出來。

    “小叔叔,我今天也想請假。”

    “啊?”

    “我想陪您一起去。”

    聞言,正在往他的餐盤里添加食物的亞雌手頓了頓,貝奎認真打量了一番桌對面貝余的神色,嘆口氣,調侃道,“我只是去接一下艦,你這表情嚴肅的讓我恍然間,以為我是要去炸艦。”

    “我只是擔心您,萬一……”

    “哎——不準說。”

    貝奎用自己的湯匙敲敲碟子,器皿踫撞發出兩聲脆響,蓋住了貝余後面的話音。

    “地球上有個詞叫‘烏鴉嘴’,形容人說話時好的不靈壞的靈,這句俗語套用到蟲子身上也一樣可以使用。”

    另一只手里拿著的長勺不再往貝余的餐盤里放,亞雌將一勺食物直接填到了貝余的嘴里。

    “吃飯,然後乖乖上學去。”

    “噢……”

    總不能違背小叔叔的希望,自己偷偷再跟著去星艦著陸點。

    貝余吃完早餐後又幫著收拾了一會,然後與貝奎一同出門,看對方乘上前往另一方向的公共飛行器,朝指定著陸點飛去。

    今天對于貝余來說,直到再次見到他的小叔叔為止,都將是他心神不寧的一天。

    而坐在前往著陸點的飛行器上的貝奎,卻也並非真的就百分百篤定。

    如果真的百分百篤定對方一定心意不曾改變半分,那麼就不會在意“烏鴉嘴”是否真的會產生效力。

    作者有話要說︰  晚……呃,早上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蟲星記事》,方便以後閱讀蟲星記事第140章 篤定的心(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蟲星記事第140章 篤定的心(二)並對蟲星記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