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倉鼠屠龍 書名︰厲鬼師尊

    ……

    烏雲之下, 王小胖呆愣愣的坐在雷靈的頭頂,心里很不舒服。m.. 移動網

    哪兒不舒服他也說不上來,就是有點兒想哭。

    “小美……師尊在干什麼?”王小胖把腦袋低下, 問飛舞在他身邊的那只紅斑白底的漂亮蝴蝶。

    蝴蝶撲騰了一下翅膀,然後化為一個小娃娃爬進了王小胖的懷里。

    “他在渡劫。”噬靈蟲用奶聲奶氣的聲音說道, 盡管他的語氣很嚴肅。

    “渡劫?”王小胖不是很明白,腦袋里還想著韓凜殺韓陽的樣子, 其實他的視力並沒有好到那種程度, 只能看到兩人大概的身影而已,但當韓凜對著韓陽刺下手中的劍時,他莫名覺得,師尊一定很難過。

    而這想法也讓他自己很難過。

    “渡劫就是上天對修士的考驗,只要成功通過這個考驗就說明這個修士已經足以去更強大的另一個世界了。”噬靈蟲詳細給王小胖說明,試圖讓他明白事情的嚴重性:“那樣你們這輩子很難再見面了。”

    “見不到面了?”王小胖心跳起來,卻仍舊懵懵懂懂的:“為什麼呀?”

    見他這副傻愣模樣,噬靈蟲沉默了許久, 忽然問他:“你今年幾歲?”

    王小胖微微一愣, 然後老實回答:“三歲。”

    “三歲應該是我這模樣, 你覺得你看起來像是三歲嗎?”噬靈蟲說完變幻出了一面水鏡放在王小胖的面前, 指出一個一直以來被王小胖給忽視了的問題︰“你好好看清楚了, 你早就不是小孩了。”

    王小胖看著水鏡中的自己, 唇紅齒白、眉清目秀,那是一張既干淨又清秀的少年面孔,可就是這樣一張臉讓他豁然陷入了巨大的恐慌。

    自己……真的長這個樣子嗎?

    有什麼東西似乎從記憶深處浮現了出來, 可模模糊糊讓王小胖看不真切,他不由對著水鏡細細摸索起自己的臉,明明是他看慣的一張臉,此時卻顯得萬分陌生了。

    不對……

    有什麼地方錯了……

    他似乎遺忘了重要的東西……

    王小胖愣愣看著鏡中的少年,有淚水從他的眼角滑落。

    “我……三歲……我……三歲?”

    王小胖這邊的動靜沒有引起過多的注意,那些修士依舊關注著雷劫中心的韓凜。

    “雪尊為修真界除去一大魔頭,實在是大快人心啊!”一名元嬰修士哈哈大笑道,韓陽一死,仙盟和佛盟就可以放開手腳對付那般作惡多端的魔修了,不得不說這幾年他們過的實在憋屈,明知道魔修在擴張勢力卻只能眼睜睜看著。

    另一名元嬰修士則為韓凜的狀況感到擔心:“只不過雪尊似乎受傷不輕,接下來的天劫不知能否安然渡過。”

    “沒問題的!”紫珊仙子已經醒來,不顧著自己還隱隱生疼的筋脈,站起來給遠處的韓凜傳音:“師兄一定能順利渡劫飛升的!”

    雷暴中心的韓凜听到了,但一動不動沒有反應,深邃的眼眸直直看著遠處的王小胖,眉頭緊皺。

    少年抱著腦袋跪趴在雷靈的腦袋上,細瘦單薄的身子緊緊蜷縮成一團,還微微聳動,看樣子應該是在哭。

    剛才雷靈拿出水鏡刺激王小胖時,韓凜正忙著躲避第四道天雷,所以沒有瞧見,便認為許是王小胖剛才看到他舉劍殺了人,一下子接受不了。

    自己嚇到他了麼?韓凜無聲嘆氣,然後看到埋著腦袋的王小胖忽然抬頭朝他看來,本來白淨的臉上糊上了一層眼淚,鼻子下還掛著水,看著很是邋遢。

    怎麼哭成這副模樣?小傻子。

    韓凜心疼了,這孩子,小時候是笨,長大了是蠢,現在則是傻,自己怎麼收了這麼一個弟子?

    真叫人放心不下。

    又讓他怎舍得離開?

    韓凜無奈一笑,笑容里含著寵溺,眼波溫柔似水。

    別哭,不會離開你的。

    轟隆聲大作,蘊含著巨大能量的第五道天雷落下了,韓凜抬頭望去,琥珀色的雙眼被雷光染成了金色,眼見著天雷就要砸到他的身上,他卻一動不動,甚至閉上了眼楮,如同在迎接嘴耀眼的光。

    每個人都察覺到了不對,修真者都知道應對雷劫最好的方法並不是防,而是以攻勢來破劫,化被動為主動,若說先前是為了和韓陽戰斗才硬生生接下天雷,可韓陽現在死了,他為何還用軀體強行承接?

    沒有道理。

    “雪尊是不是受了重傷不能行動了?”有疑惑者人開始詢問周邊的人。

    “不。”一名年老的修士當即否認了:“看雪尊的樣子,他應該還留有不少體力的,再說雷劫的威力已經恢復到正常水平,他又曾渡過一次天劫,應該很清楚直接讓天雷灌頂是最傷身的渡劫方法。”

    林惜緣皺著眉頭看著,也在暗自疑惑韓凜的行為,而這時候依偎在他身邊的幻靈又輕輕扯了扯他的胳膊,示意他看不遠處的王小胖。

    那少年瞪大眼楮看著那道金色光柱,涕淚縱橫的臉上是茫然、無措和恐慌。

    林惜猛地意識到了什麼,他重新看向被光柱所籠罩的那道模糊身影,繼而又看向王小胖,如此仿佛數次,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

    “這家伙……壓根就不打算飛升!”林惜緣大罵一聲,終于知道韓凜為何還帶著那顆冰魄護魂珠了,不是為了保險,而是為了讓自己死後魂魄能像之前那樣保留下來!好再寄宿在王小胖身上!

    林惜緣的話猶如巨石激起千層浪,引發了修士們的駭然。

    “不飛升?”一名修士驚訝到不願相信:“難不成雪尊打算死嗎?”

    “也不一定是死,以雪尊的實力即便渡劫失敗了也不至于丟掉性命,大概是有什麼理由讓他想滯留在此界吧。”有修士倒是信了。

    “可究竟是什麼理由讓雪尊下此決定?”另一個人追問。

    被攙扶著的紫珊仙子若有所思,她略有些僵硬的朝王小胖所在的方向扭腦袋,眼楮一眨,已然落淚。

    就這麼愛他嗎?師兄?

    林惜緣可沒功夫和這群看戲的修士閑聊,而是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王小胖的身邊,因為他知道只有他才能讓韓凜改變主意。

    “小胖!”

    呆坐在雷靈腦袋上的王小胖似是被他的叫聲驚到了,身體猛地一顫,然後才一臉茫然的看向他:“啊?”

    “還‘啊’什麼?”林惜緣心急的不行,指著韓凜問他:“看到他這樣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王小胖低下了腦袋,並揪住了自己的心口,眼淚吧嗒吧嗒的掉:“想哭……”

    林惜緣大喜:“為什麼想哭?”

    “不知道……”

    林惜緣又氣了起來:“趕緊給我想!”

    “想不起來……”王小胖又抱住了自己的腦袋,一臉痛苦:“腦袋好疼,身體也很疼……想要……想要……”

    他不斷喃喃,可想要什麼又說不出來,如此讓他難受的開始翻滾起來。

    林惜緣看他實在想不起來,只得去問一旁的小娃娃:“距離他藥效過去還要多久?”

    林惜緣是知道的,驅除魔魂的藥必須天天吃,一天都不能斷,一旦斷一天記憶救全回來了。

    而如今他必須要王小胖全部想起來。

    噬靈蟲正色回道:“兩個時辰左右。”

    噬靈蟲本來以為過來要花上一天時間,哪知雷靈靠著雷遁那驚人的移動速度只花了半天就把他們帶過來了。

    “兩個時辰?”林惜緣咬牙想了想,這第五道天雷已經落下了,後面還有四道,考慮到越到後面天雷積蓄能量的時間就越久,興許王小胖可以趕在最後一道天雷落下前恢復記憶。

    “嘰啾!”雷靈忽然大叫了一聲,原來是抱著腦袋打滾的王小胖忽然掉下去了。

    好在下面是覆蓋著積雪的山坡,王小胖的身體也強悍,並沒有出什麼大事。

    “這小子!”林惜緣忍不住低罵了一句,都這關頭了還給他出亂子,于是趕緊飛下去想把王小胖帶回來。

    少年在雪地里跌跌撞撞,林惜緣抓住了他的隔壁,他卻甩開了。

    “我想要……師尊抱。”王小胖覺得腦袋疼的很,他依舊什麼都沒想起來,卻忽然生起了一股渴望,觸踫韓凜的渴望。

    “我想要……嗚……師尊抱……”王小胖哭著往韓凜的方向走,哪怕狂風吹亂了他的步伐。

    林惜緣看著他,這才明白王小胖不是掉下來的,他是自己跳下來的。

    前方是雷暴區域,要阻止他嗎?還是……就這樣讓他去找韓凜?

    林惜緣伸出的手握成了拳頭,許久之後,他大聲命令雷靈︰“去保護你的主人!”

    “嘰!”

    雷靈沖了過來,像巨大的□□一樣懸浮在王小胖的頭頂,只要有雷電劈過來,它會第一時間吸進體內!

    小娃娃也化做了蝴蝶,圍繞著王小胖的身體翩翩飛舞,雖然它不能像雷靈那樣直接影響雷電,也從未吃過雷電,但它不介意試試。

    林惜緣握著拳頭目送著他們,心里洶涌著復雜的情緒,他自己這樣做無疑是放任王小胖去送死,連元嬰修士都很難在天雷下存活,更何況是沒了修為的王小胖?如果王小胖真的死了,不僅韓凜會恨他,他自己這輩子也無法難安,可是……

    他就是想這樣做!

    “小胖——!”

    在颶風和不斷閃爍的雷電中蹣跚前進的王小胖回頭,只見那一向嬉皮笑臉的男人眼眶里含上了淚︰“叔叔相信你!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下輩子,你都是叔叔最心疼的佷兒!”

    王小胖微愣,然後含著淚咧嘴一笑,什麼都沒說,再次慢慢的往雷暴中心前行。

    林惜緣終于忍不住淚崩了,一個人來到了他的身邊,伸手把他的腦袋輕輕往自己肩上壓。

    “小胖如果死了……”

    “他不會死的。”模樣艷麗的男人低聲說道︰“你是個好朋友,也是個好叔叔哦。最喜歡你了。”

    天空暗了下來,原來是那道光柱散去了,而螺旋狀的濃厚雲層又開始積蓄能量。

    “咳。”韓凜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而強硬用軀體接下第五道天雷的他臉色隱隱發白,但整體狀況還算良好。

    經脈受損的比自己想象中要輕,明明自己沒有做任何抵御。韓凜眉頭微皺,在想是不是因為這副軀體是由無根仙露塑造而成的,素質過硬,才讓天雷對他的影響遠不如以前。

    這樣的話,搞不好自己硬接下所有天雷,天道也照樣判定他過關了。

    本以為最壞的結果就是死亡,還為此準備好了冰魄護魂珠,但現在看來死不了還受傷不重,才是最大的問題。

    要自己爆斷部分經脈嗎?韓凜思索著,然後忽然听到呼嘯的狂風中傳來王小胖的呼喊︰

    “師尊——”

    韓凜扭頭看去,然後睜大了眼楮,只見一個少年在狂暴的雷電和旋風中朝他所在的方向爬來。

    由于靈壓過大,王小胖早已站不穩了,只能匍匐在地上一點點的爬,而噬靈蟲也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下飛行,只得鑽進了王小胖的衣服里頭,只有雷靈還懸在他的頭頂,努力保護著他。

    “離開!”韓凜想過去卻不敢過去,因為雷暴中心是跟隨著他移動的。

    王小胖的臉蛋都被風給刮紅了,他趴著地上嗚咽:“我想要你抱……”

    韓凜的心頓時化成了水,幾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沖過去了:“不行……我不能……”

    “抱抱……嗚……”

    “我不能……”

    “嗚嗚嗚嗚……”

    “我真的不能!”韓凜狠心把頭扭開,厲聲命令:“回去!”

    只要韓凜一凶,王小胖再鬧騰都會乖巧下來,這已經成了他的本能反應,所以他趴在地上不敢哼哼了,但心里的那股難受勁讓他執拗的不願離開。

    韓凜見他趴在那兒不動了,語氣軟了下來:“乖,回去,這里危險。”

    王小胖不吭聲,也不動,這時候一道閃電朝他劈去,雷靈正要膨脹軀體吸納,躲在王小胖衣服里的噬靈蟲卻說:“你走開。”

    雷靈躊躇了一下,還未弄明白噬靈蟲的意思,一個小娃娃就從王小胖的身子底下鑽了出來,而他肉肉小小的手上抓著一個小小的瓶子。

    靈獸瓶。

    “嘰!”雷靈意識到不好,但已經晚了,噬靈蟲把它收進了瓶子里,頓時,王小胖失去了任何保護。

    一道閃電劈中他的小腿,安安靜靜趴著的王小胖頓時發出一聲慘叫。

    “好疼啊!”王小胖疼的甚至開始抽搐,盡管他是雷靈根,但天雷對失去修為的他而言依舊是致命的攻擊。

    韓凜頓時紅了眼楮,幾乎想把那個小娃娃撕碎了:“噬靈蟲!”

    那面目稚嫩表情卻肅穆的小娃娃冷冷與韓凜對峙,並一步步離開王小胖的身邊。

    “你也許是一個稱職認真的師父,但你絕對是一個合格的愛人!”噬靈蟲直直看著他:“不要把你以為的當成他想要的啊!混蛋!”

    韓凜愣了,而這時候又一道閃電劈向了已經痛到昏厥的王小胖,韓凜狠狠一咬牙,身形化作一道疾風沖了過去。

    噬靈蟲哈哈笑了兩聲,帶著哭腔︰“對不起啊,娘親,然後,不用謝了。”

    隨著雷暴中心的移動,一道閃電劈了過來,噬靈蟲臉色一白,恍惚之間,似乎听到了一聲龍鳴。

    一條巨大的藍龍忽然出現,用尾巴卷起小娃娃,又猛地消失了,而滿是飛沙的地上,掉落了兩個小小的靈獸瓶。

    有細碎的光斑灑落在靈獸瓶上,那是不遠處的冰晶罩子反射過來的光。

    冰罩內,韓凜緊緊摟著少年,眼眶泛紅,聲音發顫︰“小胖?听的到師尊說話嗎?”

    懷中的少年閉著眼楮沒有反應,若不是能感受到他微弱的氣息,韓凜幾乎以為他死了。

    “是師尊的錯……我應該立即過去抱住你的……”韓凜說道,輕輕摸著懷中人兒的臉︰“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我殺了韓陽,了結了這一切,我以為終于能好好待你了,我放棄飛升,放棄繼續修煉,只求能像以前那樣陪伴你左右,可……噬靈蟲說那並不是你想要的。”

    韓凜把臉湊近王小胖,近距離的看著他的睡顏︰“告訴我,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少年沒有回答他,韓凜低頭親上了他的嘴唇,柔軟而冰涼。

    少年的睫毛輕顫了幾下。

    第六道天雷落下了,韓凜不得不把王小胖放下,伸出雙手摸上冰罩,維持著冰罩不被天雷擊破,否則以王小胖的體質,沐浴在雷柱里必定灰飛煙滅。

    天雷的強度越來越大了,持續的時間也越來越久,等光柱消散,韓凜的身上也出了一層細汗。

    一雙溫熱的手從背後伸了出來,穿過韓凜的腋下,緊緊抱住了他。

    韓凜微微一愣,便听到身後的少年幽幽說道︰“我想要的,自始自終只有一個,那就是和師尊在一起。”

    他說的緩慢,卻無比認真,那樣的語氣是不可能從一個只有三歲智商的人嘴里說出來的。

    韓凜有些僵硬了軀體,心跳也加速了,他沒有回頭,因為他一時有些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他。

    “我們會在一起的。”韓凜抓住了王小胖的手,並放到自己的嘴前落下一吻︰“以後你想做的事情,我都陪你,你做縣令,我做副官,你想吃飯,我給夾菜,你想玩耍,我伴左右,可好?”

    韓凜本以為王小胖一定是高興的,他卻說︰“不好。”

    韓凜沉默了,許久之後一陣苦笑︰“我原以為我最懂你,這會才知曉,最不懂你的就是我了。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渡過天劫,飛升!”王小胖幾乎要咬碎了自己的牙齒,抱著韓凜的雙手緊到似想將他永遠鎖住,而他哆嗦著身子、用顫抖的聲音繼續說道︰“分開是如此的痛苦,真的……非常的難受,但是我只能這麼做啊!你的感受對我而言也非常重要啊!”

    “小胖……”

    “而且縣令什麼的,只是小時候的夢想,沒錯,我一開始很排斥修仙!也很討厭你!覺得你就是只厲鬼!可……”王小胖把臉埋進韓凜的背里,哭的泣不成聲︰“就是這麼討厭的你卻把我慢慢養大了……讓我感受到了修仙的暢快,讓我明白這個世間存在著真情也存在著險惡,還讓我看到了你最真實的一面……嚴厲的師尊、生氣的師尊、會笑的師尊……害怕卻也新奇……漸漸覺得你好帥氣……于是越來越向往……想觸摸你,又不太敢踫……想得到你的溫柔,卻受寵若驚……一邊希望你能改變,一邊想著維持原樣就好……就這樣不斷在矛盾中陷入對你無法自拔……所以我當然想讓你留下來陪我啊!非常非常的想啊!可這樣是不行的!這樣我以後絕對會後悔的!痛恨自己剝奪了你的自由!限制了你的發展!因為師尊也有自己的夢想不是嗎?”

    韓凜恍惚了︰“我的……夢想?”

    “嗯,師尊的夢想。雖然你總說你修仙不過是因為你沒有其他的興趣,不過是用來打發時間的,可當一件東西能夠讓你不覺厭煩的用它來消磨時間,我想,那就是‘興趣’了。”王小胖說道,漸漸冷靜了下來,只不過雙手還緊緊揪著韓凜的衣服不放︰“所以飛升吧!成為像韓光宗先祖那樣強大的人!你想成為他那樣的人不是嗎?去實現你的夢想!”

    韓凜久久說不出話來,當第七道天雷落下時,王小胖把嘴唇覆到了他的耳邊︰“我所喜歡的師尊,是一個強大又帥氣的人,而我,會一直追隨那樣耀眼的師尊的,你去哪,我去哪,這就是我現在的夢想,真正的夢想。”

    韓凜笑了,帶著釋然,當第八道天雷震徹山谷,當第九道天雷照亮天際,當,五彩祥光灑落下來,韓凜也把嘴唇覆到了王小胖的耳邊︰

    “我等你。”

    五彩祥光帶著男人消失不見了,而這個世間自此又多了一段傳奇。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厲鬼師尊》,方便以後閱讀厲鬼師尊第191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厲鬼師尊第191章並對厲鬼師尊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