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倉鼠屠龍 書名︰厲鬼師尊

    ……

    韓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但睡夢中的他是很不舒服的,覺得渾身僵硬,既動不得也呼吸不暢快, 猶如遭遇了鬼壓床。

    呼吸……自己死了,怎麼會呼吸不順?

    韓凜猛地張開了眼楮, 心跳“砰砰”跳的劇烈而快速,以至于讓他感到了疼。

    “唔……”伸手捂住發疼的心口, 韓凜努力調整著呼吸, 然後費力從那玉石浴桶中爬了出來。

    沉睡前的記憶漸漸恢復,韓凜用手臂撐著極度疲軟的身體,這才發現韓光宗並不在屋內,倒是那和他交談過的女子站在窗邊。

    外頭電閃雷鳴、風雨交加,看著外頭的女子這時才發現韓凜醒了,于是快步走過來想查看韓凜的情況,卻被韓凜阻止了。

    “別……過來……”韓凜的聲音非常沙啞,且有氣無力的︰“我身上……未著衣物……”

    此時的他身上黏糊糊的, 而原先浴桶里滿滿的無根仙露已見了底, 盡數凝聚成這具嶄新的軀體了。

    女子了然一笑, 按著韓凜的話後退了, 只不過提醒他︰“公子的這具軀體剛形成, 所以體虛是正常的, 而且它雖然是按照你的魂魄形態來成型,不過和你原來的到底不是同一具,所以公子的魂魄還需要一段時間來徹底融合和適應, 等過了最初的這段時期也就好了。”

    女子說完從儲物袋里拿出了另一個浴桶來,並用法術往里頭加滿熱水,又在旁邊放了一套衣服,這才退出了房間。

    韓凜確定她離開之後才放松下來,靠著浴桶開始內視自己的身體,只見內髒、肌理、經脈都重塑的很好,確實和他原來的身體一模一樣,只不過是新生體的緣故皮膚略顯透明和蒼白,但相信過了一段時間會變得正常起來。

    不知道這經脈的韌性能否經受的住這里的靈氣濃度。韓凜抱著試試的想法,小心翼翼的運轉功法吸納靈氣,然後發現靈力入體以後並沒有不適的感覺,這才放心大膽的修煉起來。

    不過短短一炷香的時間,剛復活的韓凜一路進階,煉氣一層,二層,三層……直到一舉突破到築基期,他才睜開眼楮。

    有了靈力的滋養原先疲軟的身軀已然有了力氣,韓凜于是從浴桶中出來進入另一個浴桶,待清理干淨了身體又穿好了衣服,然後快速的走到了窗邊。

    外頭混亂的厲害,應該說飄渺園附近發生了雷暴,而整個園林因為有大陣守護所以並沒有受到雷暴的影響,只不過陰暗昏沉的天空和時不時轟然響起的雷聲讓美麗的園林失去了原有的明媚。

    這是……韓凜皺起了眉頭,渡過天劫的他立即分辨出這雷暴並非是自然引起的,而是有人在附近渡劫。

    莫非是韓師祖?!

    抱著這樣的想法韓凜快步出了屋子,那照顧了他的女子正站在屋檐下眺望遠方,看到他出來了于是說道︰“韓前輩的天劫來了,這會已接下了七十八道天雷。”

    從凡人界飛升到靈界需要渡過九道天雷,而從靈界飛升到仙界則是九十九道。

    果然。韓凜與女子一同眺望,即便隔著一段距離和有大陣保護,可那狂躁□□的靈力依舊讓韓凜心驚,讓他明白自己渡過的雷劫還不及此時的百分之一的威力。

    自己在凡人界算頂尖的了,可在這靈界真不過爾爾。韓凜敬畏著且沉重著,想變強的心超乎以往的強烈。

    正是因為自己不夠強,才在經歷雷劫之後虛弱的無法躲過韓陽的暗算,正是因為自己不夠強,雪天宗才沒落至此,正是因為自己不夠強,王小胖才遭遇了那麼多!

    好想變強!

    韓凜握緊了拳頭,深邃的眼眸中迸發出強烈的意志。

    雷暴霍亂了這塊海域整整六天,然後終于以韓光宗順利接下九十九道天雷落下序幕,烏雲瞬間散去,天空降下七彩祥光,位于這塊海域的所有人抬頭仰望,注視著位于光芒中心的那個大漢。

    大漢的衣衫十分襤褸,身上也有著各種傷痕,不過他精神抖擻、面帶喜色,而那道七彩祥光也在一點點的治愈著他。

    環視下方一周,大漢的視線落到了韓凜的身上,看到他順利復活重新擁有了軀體,他暢快一笑,然後抬手一招,一道七彩光芒便簇擁著韓凜將他帶到了大漢身邊。

    除了飄渺園的部分人,沒有人知道韓凜的身份,所以抬頭仰望的眾人紛紛猜測韓凜是何人,居然能受到赫赫有名的韓俠士的接見。

    “恭喜師祖。”韓凜帶著淺笑,由衷的祝賀著。

    韓光宗也笑,說出的話卻有些感傷︰“我馬上就要飛升了,今日一別不知何日才能再見。”

    韓凜靜默下來,繼而認真而肅穆的說道︰“師祖有什麼吩咐盡管說,我韓凜定將竭盡所能為師祖做到!”

    韓光宗笑了笑︰“我能有什麼放不下心的?無非是舍不得一幫老友罷了……”

    頓了頓,韓光宗的目光一閃,想到了某個纏了他多年的小姑娘,他一直是不懂她的,自己一個幾千歲的糙漢,她一個小姑娘怎麼就看上了自己呢?而他因為心里還有妻子且覺得兩人不搭,所以對待她始終是拒絕的,可……

    終究忍不住動了心。

    然而意識到這點時,他已經面臨隨時都可能到來的天劫了,所以他不敢表明,也不能表明。

    長嘆一口氣,韓光宗這才吩咐道︰“我離開之後,你立馬把小銀從我的住處趕走,我那山谷你就是不要也不能留給她,明白了嗎?”

    韓凜靜靜听著,卻沒有立即應下︰“這樣對小銀姑娘是否太冷酷了?”

    “我都要走了,對她留情才是真的冷酷!”韓光宗無奈一笑︰“她的腦袋是不錯的,天賦也還算可以,但想飛升仙界的可能性依舊渺小,我已經耽誤了她一段時間不能再耽誤她一輩子!而只有讓她徹底斷了對我的念想,逼著她從屬于我的地方走出去,她才能重新開始重新選擇!”

    韓凜懂了,這才點頭答應︰“好,我會讓小銀姑娘離開,然後修改山谷的陣法,讓她無法再進來。”

    “嗯。”得到了韓凜的承諾,韓光宗終于能放心離開了,于是他把手往韓凜胸口一放,再輕輕一推︰“作為你的先祖,我最後送你一個禮物吧!”

    韓凜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靈力自韓光宗的掌心涌來,已是真正的仙人的韓光宗送給了韓凜他一成的功力,而這一成就讓築基期的韓凜瞬間到達了元嬰期!

    “去吧!去報仇吧!韓家的傳承我韓某就交給你了!”韓光宗哈哈大笑,在七彩祥光的照射中消失不見了。

    韓凜飄在空中一陣恍然,而後對著韓光宗消失的方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飛回了飄渺園。

    此時距離傳送陣崩潰的期間僅僅剩下數日了,韓凜復活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再加上等韓光宗渡劫結束,這便過去了二十幾日。

    韓凜不敢過多逗留,本想去向那女園主道聲謝,婢女卻傳話說︰“我家主子說了,復活你是她和韓大俠做好的交易,跟你和她之間是沒有任何關系的,所以你不必謝她,若沒什麼事便離去吧。”

    韓凜知曉對方的規矩,于是去找了朝天便離開了。

    朝天這段時間一直在縹緲園里采花,他想討噬靈蟲的歡心,但又不知道它喜歡哪種,所以問了園里的女修士能不能讓他多采幾種,那些女修士看他是一頭幼龍,又生的眉目清俊,心里都是喜歡的,自是能給他的都給了,就連無根花都給了一朵。

    反正園子里每天凋零的無根花就不下數百,給他一朵玩玩也無礙。

    “無根花都給了?我看看。”韓凜問道,兩人正停留在一個山林里休息。

    韓凜雖然復活且有了元嬰中期的修為,可飛行的速度反而比原來只有魂魄形態的他來的慢,所以他為了趕時間讓朝天化為龍形載他回谷,但朝天還年幼,飛上一天就得停下來休息半刻鐘。

    朝天張嘴一吐,一顆泡泡球一樣的容器便從他的嘴里吐了出來,韓凜輕輕踫了踫,發現那透明容器雖然看起來又薄又脆,其實十分堅硬,竟是水晶制成的,而水晶表面有著幾乎看不見的紋路,乃是一個微型陣法。

    倒是精妙。韓凜抓起水晶球細看,只見中央漂浮著一朵七彩小花,甚是美麗,考慮到只有一朵無根花幾乎沒有任何醫藥作用,所以這差不過就是一個珍貴的裝飾品了。

    韓凜把那水晶球還給了朝天︰“謝過人家了嗎?”

    朝天點頭︰“謝過了的。”

    “嗯。”韓凜覺得這花大概會被噬靈蟲吃掉,對那小蟲而言賞花哪有吃花有趣。

    休息之後再次上路,如此又飛行了一日多的時間,兩人回到了山谷,王小胖和噬靈蟲在草地上玩耍,噬靈蟲也在一邊,小銀姑娘則在不遠處的樹下坐著看書。

    察覺到韓凜和朝天回來了,她把頭抬了起來,臉上也露出了淺笑,但當她發現韓光宗並沒有和他們一起回來時,她的笑容當即僵硬住了。

    “韓大叔呢?”小銀姑娘問道,心里有了不詳的預感。

    縹緲園距離這兒遙遠,所以韓光宗飛升仙界的消息還沒有傳到這里來。

    韓凜沉默良久,才告訴她實情︰“師祖飛升了。”

    小銀姑娘臉色瞬間變得煞白起來︰“飛升!他……他已經走了嗎?”

    韓凜點頭,頓了頓,他又說道︰“臨走前他留話了,說希望你能回家。”

    其實韓凜並不想在這個時候趕她走,可他能逗留在這兒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傳送陣隨時都可能崩潰。

    小銀姑娘紅了眼眶︰“回家?這兒就是我家,我能回哪兒去?”

    她追隨韓光宗快滿百年了,早已把這個地方當成了自己的歸宿。

    韓凜沒有反駁她的話,只是沉聲說道︰“可你的心已經不在這里了。回去吧,回你爹娘身邊,師祖說……他不希望你一個人孤零零的留在這里。”

    韓凜撒了謊,可又不算是撒謊,韓光宗希望她能離開就是抱著不希望她寂寞終身的想法。

    雖然很抱歉,但只有先離開這里她才能走出這段無果的戀情。

    小銀姑娘哭了,嗚咽著跑進了屋里,韓凜沒有去追,而是嘆息一聲,走到了王小胖的身邊。

    王小胖頭發亂糟糟的,上面沾滿的草屑,韓凜蹲下摸了摸他的腦袋,本想問他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他可有乖乖听話,王小胖卻不高興的握起拳頭打了他一下。

    “你壞蛋!”王小胖是用上了力道在打的,“你把小姐姐惹哭了!”

    “……嗯,我壞蛋。”韓凜被王小胖打的心動起來,很真實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把他擁進了懷里。

    好香,好軟,好熱,這就是他的小胖。韓凜情動到深處,用手托住王小胖的後腦試圖和他親吻,王小胖卻被他的行為驚到了,縮著脖子不住往後躲。

    “你干什麼呀?!”王小胖覺得這人真是又壞又奇怪,于是在他懷里掙扎起來︰“我要去找姐姐!”

    韓凜抱著他不許他走︰“她正難過呢,不要打擾她。”

    “還不是你!”王小胖愈發不高興了︰“你放手啦!”

    “讓本尊再抱抱。”韓凜好聲好氣的哄著︰“我復活了,你看,我現在的身體不再是透明的了。”

    “關我什麼事呀!”王小胖喊道。

    韓凜的心猛地揪痛起來,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整好不容易有了血色的臉也變回了青白之色,看著吵著鬧著要去找小銀姑娘的王小胖,他抿直了嘴唇,最後還是松開手放他走了。

    王小胖立即從他懷里跳出來,小跑著離開了,嘴里還嚷著︰“姐姐!小銀姐姐!”

    噬靈蟲和朝天都不說話,雷靈倒是“嘰啾”了幾聲,三個靈獸都知道氣氛不對,然而過了一會,心智尚還年幼的朝天忍不住打破了冰冷的氣氛,從嘴里吐出那封印著七彩無根花的水晶球,獻寶似的捧到了噬靈蟲的面前︰

    “小美,我帶花回來給你了。”

    噬靈蟲接過看了看,色彩斑斕的無根花,晶瑩透亮的水晶球,確實相當的漂亮,用來哄小孩和情人估計效果不錯,于是想了想,伸手遞過去給韓凜。

    “喏。”

    心情抑郁的韓凜看了過去,一時沒明白它的意思。

    噬靈蟲又伸手遞了遞︰“喏!”

    韓凜這才接過了,然後噬靈蟲嘀咕了一句︰“情商不高啊。”

    看在它把花轉送給自己的份上,韓凜沒有和它計較。

    小銀姑娘當天就離開了,她說她想去韓光宗飛升的地方看看,韓凜告知她會修改山谷的出入陣法,她沉默了片刻,說了句︰“那也是他的意思吧?他就這麼希望我放開與他的一切嗎?隨便你吧。”

    韓凜對她是有些愧疚的。

    修改了陣法,又收拾了一下這兒的東西,韓凜準備帶王小胖離開,他們該回凡人界了。

    王小胖卻鬧騰的厲害,還哭了︰“你把姐姐趕走了!你把姐姐趕走了!”

    王小胖被小銀姑娘帶了半個多月,早已喜歡上了這個性情直率開朗的姑娘,就連她喂他吃那像大便一樣的藥丸,他都是乖乖的。

    韓凜沒時間安撫王小胖了,為了能趕在傳送陣崩潰前回去,他不得已把哭鬧不已的王小胖綁起來扛在背上,然後帶著帶著三只靈獸風風火火的往死海趕。

    從這兒到死海大約要一周,韓凜算了算,已是超出兩月之期了,而除了趕路他什麼都不能去想,偏偏王小胖非常不配合,除了大哭掙扎還不肯吃藥。

    “你生病了,這藥必須得吃。”韓凜坐在朝天的龍背上,死死抱著王小胖不讓他動彈。

    “你才有病呢!”王小胖雖然只有三歲智商,卻早已覺得不對勁︰“我都沒有打噴嚏!一次都沒有!”

    王小胖覺得只有頻頻打噴嚏了才是生病了,他以前有一次就是這樣,然後他爹娘給他叫來了大夫。

    韓凜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解釋,當然也不能說實話,所以哄了許久都沒能說服王小胖的他,只能選擇掰開他的嘴把藥丸硬塞進去。

    再不吃藥王小胖的記憶就該恢復了。

    韓凜是希望王小胖恢復記憶的,這幾日每回看到王小胖用帶著氣憤和討厭的目光瞪他,他的心都會痛一次,然後便想到了曾經的王小胖,那麼乖那麼听話,粘著他撒嬌的時候就像個小貓兒,就連耍小性子的時候都是可愛的。

    但他不能夠讓他恢復記憶,除非他的魔魂徹底祛除干淨了。

    所以強行把藥丸塞進王小胖的嘴里以後,韓凜就用手掌捂住了他的嘴,讓他吐都吐不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小胖……”韓凜緊緊捂著他的嘴,眼楮都有些紅了︰“我知道你不喜歡吃這個,我也不想這樣逼你……我是愛你的……”

    王小胖被迫無奈,只得含著眼淚咽下了苦澀至極的藥丸,等韓凜松開他的嘴時,他的整半張臉都有了紅印子,可見韓凜捂的有多緊。

    “我討厭你。”王小胖說道,不似以往那般大聲嚷嚷了。

    韓凜抱著他不松手,也不說話,只是心里悶的很,苦的很。

    如此被逼一次之後,王小胖倒變得乖了,在韓凜再喂了他四回藥之後,一行人終于到了當初掉落下來的海域上空。

    今日多雲,傳送陣就藏在其中一朵雲里面,韓凜很緊張也很害怕,害怕他沒能夠在這些雲里找到那個陣法,這意味著傳送陣已經崩潰了。

    當初為了隱藏那個陣法不遭人破壞,韓凜設下了隱匿陣,這保護了陣法的安全,卻也苦了這時候的自己,他只能按照記憶中的位置在這塊區域細細尋找。

    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韓凜愈發的焦躁了,為何今日這麼多雲?揮散了又聚集,簡直惱人!

    “我餓了。”這時候王小胖叫嚷起來。

    韓凜忍著內心的焦躁從儲物袋里拿了一個果子給他,王小胖卻耍起了脾氣︰“我不想吃這個,這幾天都是果子,我不想再吃果子了,我想吃肉。”

    王小胖說完又看向下方的海,吧唧了一下嘴︰“吃魚也行。”

    韓凜哪有心思在這時候給他抓魚吃?所以沒有理會,王小胖見他不理自己頓時有些不高興了。

    小孩子嘛,若大人不理他的話經常會做出扔東西、倒地上打滾這樣的舉動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王小胖于是把果子扔了,繼續嚷嚷︰“我不吃果子!我要吃肉!”

    他說完還在朝天的龍背上鬧騰起來,韓凜怕他摔下去,于是耐著性子又拿出一顆果子塞進他手里︰“乖,今天就吃果子,明天師尊就烤肉給你吃。”

    “我不要!”王小胖又扔了果子︰“我要吃肉!”

    韓凜也是惱了,本來他這時候就非常焦躁了,王小胖還這樣鬧脾氣,這叫他如何安心繼續找傳送陣,于是板起面孔把王小胖抱到自己腿上,脫下他的褲子掄起手掌便往他的屁股蛋上狠狠拍了幾下。

    “听話!”

    韓凜也沒有多打,就五六下而已,因為帶著氣在里頭所以力道還是蠻大的,所以王小胖當即被打哭了。

    “哇——你打我——!我爹娘都沒打過我!哇——你壞蛋!哇——”王小胖哭的驚天動地、聲嘶力竭,韓凜也不管他了,正打算把他交給噬靈蟲和雷靈看著,約四百米外的雲霧中突然飛出一個腳踏大雕的人影來!

    韓凜警惕的看過去,原以為是某個經過死海的修士,哪知定楮一看,竟是林惜緣!

    林惜緣也發現了韓凜,他面色一喜,踩著大雕對韓凜叫喊︰“這里!快!快!陣法要崩潰了!”

    韓凜心中一緊,反應極快的讓朝天變回人形,然後手抱王小胖帶著三只靈獸朝林惜緣的方向疾沖而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厲鬼師尊》,方便以後閱讀厲鬼師尊第184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厲鬼師尊第184章並對厲鬼師尊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