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蛇鼠始終是一窩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美人無霜 書名︰重生之美人傾顏

    很重要,請一定要看完整!!!為了防dao!!買錯這章不要緊,無霜已經把下一章的內容預告放在最底下的︰zuo zhe you hua (就是拉到最底),如果不怕不方便的話,可以提前看下一章的內容。明天就會替換回來,也就是說,字數是不變的,不會阻礙小天使們看書的∼∼不便之處,多多見諒,摸摸∼∼

    一覺醒來,顧傾顏首先做的是把一滴靈水收集起來,小瓶子里已經有半瓶了。另一滴放進一杯清水里,她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水,瞬間覺得神清氣爽,這是她每天都會做的事。

    每次她都是把一滴靈水倒在水里稀釋了再用來煮飯炒菜,其它的都被她存起來,她打算用在其他地方。

    今天,她沒穿運動服,而是換了一條天藍色的雪紡連衣裙,裙子剪裁簡單合身。她的衣服全部是自家公司量身訂做,布料也選用最好的,衣服上都沒有縫上標簽。顧傾顏白皙的肌膚在輕柔的裙子烘托下,越發顯得潔白剔透,嬌嫩得不可思議,加上墨黑垂直的長發,整個人粉雕玉琢,好一個精致的小人兒。

    平常在村里,她的穿著簡單普通,避免招人非議。只有在外,她才有機會精心打扮,穿自己喜歡的。畢竟女孩子都是愛漂亮的,作為女孩,盡管她再成熟,再穩重,也不能免俗,一樣愛打扮自己,一樣愛漂亮,尤其是自己有資本,更加追求完美。

    她敲響鄭東的門,打算一齊吃早餐。

    他們來到用餐大廳里,發現人還蠻多的。顧傾顏拿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些小配菜,她比較喜歡中式的早餐,選了一個靠窗邊的位置坐下用餐。

    小口地吃著粥,舉止秀氣有禮,她桌上的修養很好。

    用餐完,她才開口︰“東叔,今天我們去逛逛g市,難得來一趟。”

    他們先去的是市里的商場,知彼知己,才百戰百勝。她發現了商場里也有傾雲的代理商,比起其他門店,這間店可以說是客似雲來,非常受歡迎。

    “沒想到傾雲在g市也這麼受歡迎,呵呵。” 鄭東很滿意也很驕傲,公司的品牌受到了大家喜愛。

    顧傾顏也很滿意 , “東叔,我想去城郊的舊城區看看。”

    “去哪里?那可是荒涼得很,有什麼好參觀的?”

    顧傾顏也沒有多解釋,難道她要跟他說明年那里就會被收購,將會被大肆改造,以後城市中心將會轉移到那里?他是瘋了才會相信。

    他知道顧傾顏肯定有她的道理,也沒多問什麼。

    走下車,入目的全是一棟棟殘舊的房屋,牆壁上多數開始掉漆,看得出有一定的年頭了。髒亂的街道,還有大片的荒地,足以顯示這里有多貧窮,跟城中心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里也蠻亂的。”鄭東看看周圍的建築。

    這里的確髒亂,貧舊,她沿路走來發現街道雜亂無章,違建的地方很多,怪不得政府要大力改造這里。看著那些荒涼的地,那可都是錢啊,以後那是寸地寸金。顧傾顏輕眯著眼楮,嘴唇微揚,她勢必要在這里插上一腳,分一杯羹。

    鄭東看著自家老板笑得像只小狐狸,不禁打了個冷顫。

    “求你不要解雇我,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求求你……”這時,一個年輕人從飯館里被推出來,扯著一個男人的手不斷哀求。

    “走走走,快滾吧,我們店不需要你這樣的服務員。你說你這樣經常請假,工作又笨手笨腳的人,我怎麼還能用。”男人指著年輕人訴斥。

    年輕人拉著不讓他走︰“求求你,我母親生病住院了,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你放手!”

    周圍的人都圍了上去看熱鬧,對這一幕指指點點的。

    顧傾顏和鄭東也跟著過去。

    當她看見那個拉扯的年輕人的時候,愣了一下,他的樣子很臉熟,她肯定自己是見過他的。

    一時之間又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見過他。

    “方祈,你放手,我這里不是慈善堂,只是小本生意的地方,你另謀高就吧。”他把對方的手指逐根逐根掰開。

    方祈?

    方祈!

    對!就是他,全國有名的地產大王,方祈。

    上輩子她跟方祈在一些商業宴會上有過幾面之緣的。難怪覺得這個人這麼面熟。現在的他還很年輕,眉目青澀。曾經傳聞他出身貧困,他的母親因為沒錢醫治,最後去世了。後來他無意中把全部積蓄買了一塊荒地,後來這塊荒地翻了幾十倍,他就是這樣起家的。

    而且在他事業有成後,設立了不少醫療慈善基金,幫助沒錢看病的人,是個會感恩的人。

    現在看來這傳聞是真的,想不到他曾經也這麼落魄。

    顧傾顏看著他不斷哀求飯店老板,從他話里透露出,他的母親還在醫院里等著錢醫治,他很缺錢。她沒有立刻上去幫忙,而是在思忖。方祈能成為地產大王,可見他對炒地皮,對地的發展有著敏銳的直覺和見識,能力非同一般。

    幫助他是可以的,但她自認為自己是商人,從不做虧本生意,而她現在缺少的就是這方面的人才,何不把他收下做自己的助手呢?以後有了他的幫助,簡直就是如虎添翼。嗯,看來這次來g市的收獲很大啊。

    男人用力推開纏著自己的方祈,不耐煩了,“快滾吧!”說完,就走進了飯館。

    圍觀的行人也漸漸散去。

    方祈頹廢地蹲在地上,想到自己沒工作,沒錢,想到還躺在醫院的母親,他快要崩潰了。家里一直都不富裕,身為大三學生,他一直半工半讀,直到前年母親查出了心髒有問題,家里的錢都用來治療了。他變成一天打兩份工,可是要照顧母親,所以在工作和醫院間兩頭奔波,最後工作也兼顧不了。從來沒有過的絕望向他襲來,他快要被吞噬了。

    前路迷茫,他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上天難道真的要把他趕盡殺絕嗎?

    顧傾顏看著眼前這個衣衫襤褸,全身都散發出悲傷絕望氣息的年輕方祈,走上前,拿出一條手帕,遞給他︰“嗯,給你擦一下。”

    方祈听到聲音,抬高頭,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精致到極點的小女孩,他一時以為自己看到天使了。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接過手帕,“謝謝。”

    “一時的打擊不代表永遠的失敗,就算你現在困窘到了極點,或許下一刻你就會有機會翻身,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顧傾顏居高臨下地看著方祈,氣勢逼人。

    “嗯?”方祈不懂。

    “我的意思是,想要成功,就必須把握一切機會。而我就是你成功的機會,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至于你想不想要,就看你會不會把握機會了。” 顧傾顏笑得邪魅,這不是一個小女孩應有的笑容,可出現在她的臉上,卻該死的合適。

    方祈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個小女孩,慢慢消化她說的話,這……他是在做夢嗎?上一刻被解雇,下一刻一個小女孩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告訴他可以給他想要一切。

    “為什麼是我?”方祈不敢相信,恍惚的回不過神。

    “或許你可以認為,我是伯樂,看不得有能力的人給埋沒,你就是我想要的。”這一刻,她是如此地張揚自信。

    方祈一點也不懷疑這個小女孩所說的話,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自己應該相信她。這個小女孩一點也不簡單。普通的小女孩不該有這樣強大的氣勢,不該有這樣的自信,不該有這樣的氣質,更加不該說出那一番話。

    “你需要我做什麼?”

    顧傾顏很欣賞他的聰明,沒有覺得她是小孩子,說的是瘋言瘋語,不相信她,“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總不會是讓你殺人放火的。” 她難得會打趣人。

    “好,我答應你。 ” 他是一個懂時務的人。

    顧傾顏從包包里掏出一疊錢,遞給他,“這里有一萬元,你先拿去用,你母親那不能耽誤治療。”

    方祈不敢置信,對方居然給錢自己治療母親,而且出手就給自己一萬元,那是他打一年工也賺不了的錢,他錯愕得不知該說什麼,他心里一陣陣忐忑不安,他知道這份恩德,他無以為報。

    “……”

    “拿著!”

    “你不怕我拿錢跑了?” 對方這麼相信他?

    “如果你因為區區一萬元就逃跑的話,可見只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那我就當作把錢交學費好了。” 她戲謔道。

    方祈愣住了,完全看不懂對方的心思,一個小女孩隨隨便便拿出一萬元測試人的真心品性,這可是大手筆,同時更加確定了她的不簡單。

    “我不會逃跑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要我做什麼,但是你願意出錢救助我母親,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會竭盡所能,為你效勞的。” 他一臉肯定。救命恩人,我會竭盡所能,為你效勞的。

    作者有話要說︰

    顧傾顏靜靜地在一邊挑選毛料,完全忽略白景浩灼熱的視線。

    白景浩露出一個志在必得的笑容,準備走上前打招呼,身旁的女伴趕緊挽上他的手,湊到他身上,撒嬌︰“景浩,你要去哪呢?”

    溫和地笑了笑,摸了摸女伴的頭發,白景浩頗為溺寵地說︰“遇到一個認識的人,上前打個招呼。”

    女伴早就發現白景浩的異常,她很艱難才搭上白家大少爺這條線,能不能嫁入豪門,就看自己能不能抓住白景浩的心,女伴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嬌嬌軟軟地說︰“人家陪你一起。”

    “呵呵,真拿你沒辦法。” 對于這個女友他還是很滿意的,長得清清秀秀,年紀小,渾身帶著一股清純的氣息,一雙水汪汪的眼楮欲語還休,惹人憐愛。見慣了美艷性感的,偶爾嘗嘗清淡小粥還是不錯的,而且這個女友特別依賴他,讓他有種被需要的感覺。

    白景浩帶著女伴走到顧傾顏面前,展開一個英俊迷人的笑容,如果是其他女人,或許真的會被他的笑容迷惑。他長得斯文俊秀,加上白家大少爺這個身份,無數的女人自願飛撲到他身上。可惜,面前的女人是顧傾顏。

    “這位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白景浩盯著女孩精致完美的側臉,細細打量。沒想到側臉都這麼完美,近看才發現女孩居然完全沒有帶妝,他甚至可以看見細膩的皮膚上泛的光澤。

    顧傾顏在心里翻了個白眼,賤人上趕著要被虐,她該怎麼辦。

    “白大少。” 顧傾顏轉過頭來。

    “是你?” 聲音區別于平常的嬌弱,有點尖,有點刺耳,語氣里帶著不可置信。

    白景浩看向身邊的女友︰“哦?玲玲你認識這位小姐?”

    女伴,也就是林秀玲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趕緊用手輕掩小嘴︰“景浩,對不起,我失態了。因為看見多年不見的好朋友,太激動了。”

    “哦?”

    “顏顏,我是秀玲,你還記得嗎?這麼多年你去哪里了?為什麼不跟我聯系,我很想你呢”  林秀玲眼里激動得溢滿淚水,仿佛看見多年不見的親人。沒想到幾年沒見,會在這里遇見顧傾顏這賤人。尤其看見她長得越發絕美的一張臉,她差點恨得破功。

    “啊,原來她是你好朋友啊,那太好了,想不到原來還有這種緣份。” 白景浩沒想到女友跟這絕色大美人是好朋友,呵呵,那事情就更容易了。

    顧傾顏從頭到尾都是冷冷地看著這兩人自編自導,忍不住嗤笑,世界太小,該死的孽緣,沒想到林秀玲居然會攀上白家大少,果然,蛇鼠始終是一窩的。

    林秀玲哭得梨花帶雨,邊流淚,邊觀察顧傾顏的反應,看到對方戲謔地看著自己,她心里一窒。

    “顏顏,你忘記我了嗎?” 林秀玲臉上布滿小心翼翼又期待的神色。

    “請問白大少有事嗎?沒事我就繼續選毛料了,畢竟這可是很慎重的事。” 顧傾顏直接忽略她,問白景浩,她實在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兩人身上。

    “這……” 白景浩看向林秀玲的眼神里帶著疑問。

    林秀玲感覺自己哭不下去了,她暗自咬咬牙,恨不得上前甩幾巴顧傾顏,這麼多年沒見,她依然這麼令人討厭。為了把戲唱下去,林秀玲只好裝委屈︰“以前在村里听李外婆說,顏顏你有錢了,反目不認人,我一直是不相信的……現在……算了,這麼多年,你忘記我也是正常的。”

    林秀玲話里話外,透漏了顧傾顏的農村出身,和德行不好,有錢就反目。

    白景浩听到顧傾顏是農村出來的,愣了愣。當初在宴會上的驚鴻一督,加上女孩通身高貴的氣質,舉手投足間的優雅,絕世的容貌,他還以為她是哪家的千金,本打算需要多費心思才能把人弄到手。沒想到她原來沒權沒勢,只是一個農村人,那事情就更加簡單了。

    此時,他看向顧傾顏的目光變了,完全不再掩飾他的意圖,一副赤、裸裸的恨不得吃了女孩的表情。

    顧傾顏捋了捋自己有點散亂的長發,水光瀲灩的黑眸里一片清冷,嗤笑︰“哦,如果我沒記錯,我跟你貌似只是小學同學。順便提個建議,你哭的時候,表情有點過了,可以收斂一點。我可不想你對著我哭喪呢。”  說完,轉身想離開。

    這話可真毒啊,林秀玲恨得差點咬碎銀牙。

    白景浩顧不上林秀玲的表情,他伸手想拉住人。顧傾顏及時向左一避,躲開對方的手,如刀刃般鋒利的冷漠目光射向白景浩,聲音清冽︰“白大少,好狗不擋道。” 這兩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浪費她的時間,她心里的不爽到了極點。

    “你……竟敢罵我是狗?” 知道女孩的出身,他完全沒有了顧忌,可想不到對方的膽子這麼大,他是堂堂白家少爺也敢罵。白景浩兩次被顧傾顏辱罵,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即使她再漂亮,也不過是個玩物。

    顧傾顏淡笑,“不,至少我給狗扔塊骨頭,它會知道向我搖搖尾巴。”

    潛台詞是他比狗還不如。

    白景浩的臉色越來越陰森,這女人……如果不給點顏色她看,他白家的面子要擱哪里。

    林秀玲當然看得出白景浩是看上了顧傾顏這賤人,可她沒想到顧傾顏這麼不怕死,連白家少爺也敢得罪,要知道像她們這種平民,人家一根小尾指就可以把人戳死。

    她站在一旁看著,暗自得意,恨不得對方把白景浩再激怒一點,這樣完全不需要自己動手,白景浩就會教訓她。

    白景浩露出一個陰鷙的笑容,“呵呵,牙尖嘴利的。不知你哪來的膽子,對著白大少我還敢這麼 嘴,就不知道你的小嘴以後還是不是一直能這樣 ?”

    “膽子是我給的,怎麼,你有意見?” 酣厚低沉的嗓音從背後響起。

    白景浩和林秀玲循聲望去,入目的是一個身體挺拔,身高接近一米九的男人,帶著強大的氣息邁步而來。

    “交完錢了?” 顧傾顏看見男人露出了一個嬌美的笑容。

    墨亦寒快速走上前,摸摸女孩順滑柔軟的秀發,鳳眸里的寒霜褪去,染上一絲溫柔︰“嗯,你交達的任務完成了。”

    男人和女孩甜蜜的互動,不僅刺痛了白景浩的眼,還刺紅了林秀玲的眼。她完全被這個神情高傲而冷酷,俊美得不像真人的男人驚艷了。原以為白景浩長相俊朗,家世一流,簡直就是世上難有的極品了。直到看見眼前這個天神般的男人,她才發覺自己的眼光實在太狹隘了。

    可是,這個男人竟然會認識顧傾顏?他們舉動親密,究竟是什麼關系?難道是情侶?不可能,男人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會看得上農村出身的顧傾顏?就算是,最多就是玩玩顧傾顏這賤人而已。

    林秀玲的眼里閃過一縷精光,然後眨眨眼,再睜大時,眸子里已經溢滿水光。帶上一絲嬌澀的笑容,揚起小臉,她清楚自己哪個角度最美,什麼樣子最動人。用甜美純淨的嗓音對著顧傾顏說︰“顏顏,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嗎?沒想到你離開……村里這麼多年了,也認識到新的朋友,我真的很替你高興。你不介紹介紹?”

    顧傾顏看著她臉上布滿真誠的喜悅之色,眼里的余光卻一直掃視著自己旁邊的男人,嘴角揚起一抹冷笑,直接看向白景浩︰“白大少,說實話,你的眼光實在是不怎麼樣,選的女伴一次比一次素質差。上一個就是神經病,這次這個不僅亂攀關系,還想打我男人主意?”

    她毫不留情面,直接揭破林秀玲的臉。

    林秀玲哪里想到她竟然會這麼說,把她的心思直接拆穿。嚇得不停搖頭,泫然若泣,緊緊挽著白景浩的手,哭著解釋︰“景浩,我沒有,我喜歡的人只有你。她實在是太過分了,人家只不過是關心她,沒想到她……居然這麼冤枉我。”

    “呵,那先把你嘴角的口水擦擦先吧,再來說別人冤枉你。” 顧傾顏直接反駁一句。

    林秀玲條件反應捂著嘴角。

    白景浩臉都黑了,不管有沒有,他的臉都丟光了,這蠢貨!

    墨亦寒直接俯身到顧傾顏耳邊,雋雅悅耳的聲音微微低沉︰“我是你男人?”  呼吸帶著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女孩的耳際,酥酥麻麻的,像觸電一般。

    “難道你不是?” 顧傾顏努力忽視撲通撲通,加速跳動的心,抵抗著男人的邪魅,瞪了他一眼。

    墨亦寒鳳眸里的笑意要溢滿了,光華傾瀉而出,妖嬈魅惑。

    白景浩看著無視自己的兩人,臉色陰沉。不僅被辱罵,快要到手的熟鴨子也跑了。但是他白家大少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手過,這次也一樣。

    正當他準備開口時,嬌滴滴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哥,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美人傾顏》,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美人傾顏第69章 蛇鼠始終是一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美人傾顏第69章 蛇鼠始終是一窩並對重生之美人傾顏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