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我相信這是你的初吻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美人無霜 書名︰重生之美人傾顏

    很重要,請一定要看完整!!!為了防dao!!買錯這章不要緊,無霜已經把下一章的內容預告放在最底下的︰zuo zhe you hua (就是拉到最底),如果不怕不方便的話,可以提前看下一章的內容。明天就會替換回來,也就是說,字數是不變的,不會阻礙小天使們看書的∼∼不便之處,多多見諒,摸摸∼∼

    一覺醒來,顧傾顏首先做的是把一滴靈水收集起來,小瓶子里已經有半瓶了。另一滴放進一杯清水里,她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水,瞬間覺得神清氣爽,這是她每天都會做的事。

    每次她都是把一滴靈水倒在水里稀釋了再用來煮飯炒菜,其它的都被她存起來,她打算用在其他地方。

    今天,她沒穿運動服,而是換了一條天藍色的雪紡連衣裙,裙子剪裁簡單合身。她的衣服全部是自家公司量身訂做,布料也選用最好的,衣服上都沒有縫上標簽。顧傾顏白皙的肌膚在輕柔的裙子烘托下,越發顯得潔白剔透,嬌嫩得不可思議,加上墨黑垂直的長發,整個人粉雕玉琢,好一個精致的小人兒。

    平常在村里,她的穿著簡單普通,避免招人非議。只有在外,她才有機會精心打扮,穿自己喜歡的。畢竟女孩子都是愛漂亮的,作為女孩,盡管她再成熟,再穩重,也不能免俗,一樣愛打扮自己,一樣愛漂亮,尤其是自己有資本,更加追求完美。

    她敲響鄭東的門,打算一齊吃早餐。

    他們來到用餐大廳里,發現人還蠻多的。顧傾顏拿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些小配菜,她比較喜歡中式的早餐,選了一個靠窗邊的位置坐下用餐。

    小口地吃著粥,舉止秀氣有禮,她桌上的修養很好。

    用餐完,她才開口︰“東叔,今天我們去逛逛g市,難得來一趟。”

    他們先去的是市里的商場,知彼知己,才百戰百勝。她發現了商場里也有傾雲的代理商,比起其他門店,這間店可以說是客似雲來,非常受歡迎。

    “沒想到傾雲在g市也這麼受歡迎,呵呵。” 鄭東很滿意也很驕傲,公司的品牌受到了大家喜愛。

    顧傾顏也很滿意 , “東叔,我想去城郊的舊城區看看。”

    “去哪里?那可是荒涼得很,有什麼好參觀的?”

    顧傾顏也沒有多解釋,難道她要跟他說明年那里就會被收購,將會被大肆改造,以後城市中心將會轉移到那里?他是瘋了才會相信。

    他知道顧傾顏肯定有她的道理,也沒多問什麼。

    走下車,入目的全是一棟棟殘舊的房屋,牆壁上多數開始掉漆,看得出有一定的年頭了。髒亂的街道,還有大片的荒地,足以顯示這里有多貧窮,跟城中心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里也蠻亂的。”鄭東看看周圍的建築。

    這里的確髒亂,貧舊,她沿路走來發現街道雜亂無章,違建的地方很多,怪不得政府要大力改造這里。看著那些荒涼的地,那可都是錢啊,以後那是寸地寸金。顧傾顏輕眯著眼楮,嘴唇微揚,她勢必要在這里插上一腳,分一杯羹。

    鄭東看著自家老板笑得像只小狐狸,不禁打了個冷顫。

    “求你不要解雇我,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求求你……”這時,一個年輕人從飯館里被推出來,扯著一個男人的手不斷哀求。

    “走走走,快滾吧,我們店不需要你這樣的服務員。你說你這樣經常請假,工作又笨手笨腳的人,我怎麼還能用。”男人指著年輕人訴斥。

    年輕人拉著不讓他走︰“求求你,我母親生病住院了,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你放手!”

    周圍的人都圍了上去看熱鬧,對這一幕指指點點的。

    顧傾顏和鄭東也跟著過去。

    當她看見那個拉扯的年輕人的時候,愣了一下,他的樣子很臉熟,她肯定自己是見過他的。

    一時之間又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見過他。

    “方祈,你放手,我這里不是慈善堂,只是小本生意的地方,你另謀高就吧。”他把對方的手指逐根逐根掰開。

    方祈?

    方祈!

    對!就是他,全國有名的地產大王,方祈。

    上輩子她跟方祈在一些商業宴會上有過幾面之緣的。難怪覺得這個人這麼面熟。現在的他還很年輕,眉目青澀。曾經傳聞他出身貧困,他的母親因為沒錢醫治,最後去世了。後來他無意中把全部積蓄買了一塊荒地,後來這塊荒地翻了幾十倍,他就是這樣起家的。

    而且在他事業有成後,設立了不少醫療慈善基金,幫助沒錢看病的人,是個會感恩的人。

    現在看來這傳聞是真的,想不到他曾經也這麼落魄。

    顧傾顏看著他不斷哀求飯店老板,從他話里透露出,他的母親還在醫院里等著錢醫治,他很缺錢。她沒有立刻上去幫忙,而是在思忖。方祈能成為地產大王,可見他對炒地皮,對地的發展有著敏銳的直覺和見識,能力非同一般。

    幫助他是可以的,但她自認為自己是商人,從不做虧本生意,而她現在缺少的就是這方面的人才,何不把他收下做自己的助手呢?以後有了他的幫助,簡直就是如虎添翼。嗯,看來這次來g市的收獲很大啊。

    男人用力推開纏著自己的方祈,不耐煩了,“快滾吧!”說完,就走進了飯館。

    圍觀的行人也漸漸散去。

    方祈頹廢地蹲在地上,想到自己沒工作,沒錢,想到還躺在醫院的母親,他快要崩潰了。家里一直都不富裕,身為大三學生,他一直半工半讀,直到前年母親查出了心髒有問題,家里的錢都用來治療了。他變成一天打兩份工,可是要照顧母親,所以在工作和醫院間兩頭奔波,最後工作也兼顧不了。從來沒有過的絕望向他襲來,他快要被吞噬了。

    前路迷茫,他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上天難道真的要把他趕盡殺絕嗎?

    顧傾顏看著眼前這個衣衫襤褸,全身都散發出悲傷絕望氣息的年輕方祈,走上前,拿出一條手帕,遞給他︰“嗯,給你擦一下。”

    方祈听到聲音,抬高頭,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精致到極點的小女孩,他一時以為自己看到天使了。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接過手帕,“謝謝。”

    “一時的打擊不代表永遠的失敗,就算你現在困窘到了極點,或許下一刻你就會有機會翻身,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顧傾顏居高臨下地看著方祈,氣勢逼人。

    “嗯?”方祈不懂。

    “我的意思是,想要成功,就必須把握一切機會。而我就是你成功的機會,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至于你想不想要,就看你會不會把握機會了。” 顧傾顏笑得邪魅,這不是一個小女孩應有的笑容,可出現在她的臉上,卻該死的合適。

    方祈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個小女孩,慢慢消化她說的話,這……他是在做夢嗎?上一刻被解雇,下一刻一個小女孩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告訴他可以給他想要一切。

    “為什麼是我?”方祈不敢相信,恍惚的回不過神。

    “或許你可以認為,我是伯樂,看不得有能力的人給埋沒,你就是我想要的。”這一刻,她是如此地張揚自信。

    方祈一點也不懷疑這個小女孩所說的話,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自己應該相信她。這個小女孩一點也不簡單。普通的小女孩不該有這樣強大的氣勢,不該有這樣的自信,不該有這樣的氣質,更加不該說出那一番話。

    “你需要我做什麼?”

    顧傾顏很欣賞他的聰明,沒有覺得她是小孩子,說的是瘋言瘋語,不相信她,“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總不會是讓你殺人放火的。” 她難得會打趣人。

    “好,我答應你。 ” 他是一個懂時務的人。

    顧傾顏從包包里掏出一疊錢,遞給他,“這里有一萬元,你先拿去用,你母親那不能耽誤治療。”

    方祈不敢置信,對方居然給錢自己治療母親,而且出手就給自己一萬元,那是他打一年工也賺不了的錢,他錯愕得不知該說什麼,他心里一陣陣忐忑不安,他知道這份恩德,他無以為報。

    “……”

    “拿著!”

    “你不怕我拿錢跑了?” 對方這麼相信他?

    “如果你因為區區一萬元就逃跑的話,可見只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那我就當作把錢交學費好了。” 她戲謔道。

    方祈愣住了,完全看不懂對方的心思,一個小女孩隨隨便便拿出一萬元測試人的真心品性,這可是大手筆,同時更加確定了她的不簡單。

    “我不會逃跑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要我做什麼,但是你願意出錢救助我母親,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會竭盡所能,為你效勞的。” 他一臉肯定。

    “你不怕我拿錢跑了?” 對方這麼相信他?

    “如果你因為區區一萬元就逃跑的話,可見只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那我就當作把錢交學費好了。” 她戲謔道。

    方祈愣住了,完全看不懂對方的心思,一個小女孩隨隨便便拿出一萬元測試人的真心品性,這可是大手筆,同時更加確定了她的不簡單。

    “我不會逃跑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要我做什麼,但是你願意出錢救助我母親,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會竭盡所能,為你效勞的。” 他一臉肯定。

    “我不會逃跑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要我做什麼,但是你願意出錢救助我母親,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會竭盡所能,為你效勞的。” 他一臉肯定。

    “我不會逃跑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要。

    作者有話要說︰

    顧傾顏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墨亦寒傾斜過來的身體已經半壓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按著她的肩膀,一只手扣在她的腰肢,將她整個人禁錮在他的身下,兩個人身體糾纏。

    灼熱的呼吸噴在她的臉上,嬌唇上被覆上一個有點微涼的柔軟的物體。電光火石在兩人的心口炸開。顧傾顏瞪大眼楮,看著眼前的俊臉,完全失去思考。

    輕咬幾口女孩的唇,粉嫩的唇瓣像滋味極好的果凍,像入口即化的甜點,他舔了舔,甚至將唇瓣吸入嘴中吸吮,啃舐。

    顧傾顏全身一麻,“唔……”不由自主的輕哼出聲,一直緊閉的牙關輕啟。墨亦寒像找到了竅門,舌尖靈活地鑽進了香檀,試探般觸踫女孩柔軟羞澀的小舌。身體發軟無力,顧傾顏嘗試掙扎,推了男人的胸膛幾下,手踫到鐵般僵硬的胸膛炙熱,燙手,紋絲不動,重重地壓在她的身上。

    顧傾顏掙脫無果,認命地閉上眼楮,手下意識地攀到他肩膀上,被拖進沉淪之前,最後一個想法就是,他真的是初吻嗎?

    墨亦寒感受到女孩的順從,放輕了力度。慢慢地攪弄著她的小舌,用力吮吸,含弄。男人天生就是接吻的好手,他將女孩可口的軟舌拖進自己的口中,嘗著她嘴里的氣息,汲取她口中甘甜的津液,深吻時仿佛還聞到女孩喝的果汁味,甜得誘人。

    “嘖,嘖” 的唇舌交纏聲在車廂回蕩,曖昧,歡糜的氣息包圍著兩人。

    車里洋溢著一股蓮香,香氣越來越濃,墨亦寒的大手放在女孩的後腦勺,把她按向自己,吻得更深入了。顧傾顏感覺自己的呼吸寸寸屢屢都被掠奪了,整個人癱軟成水。正當她以為快要窒息過去時,男人突然松開手,仰起身。

    得到自由那刻,顧傾顏拼命喘氣,眼眸半開半闔地看著身上方捂著鼻子的男人。

    墨亦寒看著女孩眉眼帶春,眸子里像含了一汪秋水,顧盼流轉,臉若桃花,嬌艷奪目,他感覺鼻子里的液體留得更歡快了。趕緊拿過一旁的紙巾,牢牢地按住鼻子。

    一滴落在顧傾顏的臉上,溫熱的,她伸出手摸了一下,是血。她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眸,看著男人,他……居然流鼻血了。

    車里的曖昧氣息瞬間消逝無蹤,顧傾顏忍不住笑出聲︰“嗯,我相信這是你的初吻了。”

    墨亦寒的耳根瞬間染紅,幽黑的鳳眸里帶著一絲狼狽和幾分懊惱,太不爭氣了,沒想自己會被女孩的媚態誘惑得流鼻血。他轉過頭,移開視線,不敢再看這一刻美得勾人攝魄的顧傾顏。

    直到鼻血停止時,墨亦寒才轉回頭過來,如雕刻般俊美的臉上奇跡地帶著紅暈,他故作鎮定地咳嗽一聲,“嗯,好了。”

    殊不知他這強作鎮靜的模樣在顧傾顏看來難得的孩子氣,她雙手捧著男人的臉,目光盈盈地看著他,然後輕輕地吻上他的薄唇,蜻蜓點水般,踫了一下就離開了。

    墨亦寒倏然睜大眼楮,鳳眸中盛滿熠熠星光。

    “傾顏,我們吻了對方,就要對彼此負責。” 他完全拋開流鼻血的尷尬,只求女孩的一個答復。

    “嗯!”

    車子回到酒店停車場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墨亦寒看著女孩回到房里,關上房門,他摸了摸嘴唇,不由想起車里旖旎的一幕,嘴里仿佛殘留著女孩的芳香,鳳眸半斂,遮住了暗沉的光芒。

    一夜好夢。

    第二天,顧傾顏打開門,就看見男人筆直地站在那里,頂著走廊里昏黃的燈光,她有點看不清對方的神色。

    “寒大哥,早。你等了很久嗎?”

    墨亦寒看見眼前的女孩雙眸似水,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紅唇白齒,墨黑的秀發披散在背後,仿若畫中人,俏生生地對他語言嫣然。抵不住她的魅力,心里喟嘆一聲,大步上前,一手摟住顧傾顏,擁她入懷。

    下巴放在女孩的肩膀處,深深地吸了幾口馥郁的清香,“早,我的女孩! ”

    昨天晚上一整晚,他根本睡不好,夢里夢外全都是她,車里的一幕不斷回放,一向自控力極強的他第一次失去控制,放逐自己思念著就在一牆之隔的女孩。今天天剛亮,他就等在顧傾顏門外。

    感受到男人濃烈的情感,顧傾顏放軟身體,乖乖地讓墨亦寒抱著。過了很久,走廊上往來的人多了起來,走過都好奇地打量兩人,顧傾顏只好推了推他,“寒大哥,我餓了。”

    墨亦寒才松開,改為握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我帶你去吃早餐。”

    吃完早餐,兩人才趕去賭石會場。來到休息室時,周宏軒和墨一已經等在里面了。因為有昨天的經驗,他們兩人一早就趕來會場,哪敢留在酒店做電燈泡。

    兩人看見顧傾顏和墨亦寒來了,趕緊上前打招呼。

    顧傾顏對著周宏軒說︰“今天還是像昨天一樣吧,不過今天我會挑選幾塊毛料現場解石,要打著盛寶閣的旗號。”

    “顧總放心,到時候我會親自解石。”

    “嗯,好,就這樣,我先去挑選毛料。” 只有一天挑選毛料的時間了,昨天她沒有發現水頭品種特別好的翡翠,希望今天能有收獲。

    昨天還有很多攤位沒有逛,顧傾顏和墨亦寒來到一家標著九十八號的毛料攤位,走進去。

    這次為了抓緊時間,顧傾顏直接走到擺放大毛料那邊,直接上手。連續摸了幾塊大毛料,反應不大,她有點懊惱,這幾塊毛料變現都很好,誰知道一點靈氣都沒有。果然,想一刀富是很困難的事。

    她只好移步到最後一塊大毛料前。這是一塊有一米多高,寬五十公分的烏黑皮殼的大石頭。她圍繞大毛料走一圈,這毛料的表現不好,無松花,無蟒,出綠的幾率低,怪不得被放在最里面。就算這樣,她是不會放過一絲一毫的機會。

    顧傾顏直接把左手按上去,入手剎那,皮殼冰涼。瞬間,手就開始發熱,越來越熱,有種發滾發燙的感覺。這是撿到寶了,她趕緊閉上眼楮,腦海里呈現出一股血紅灼目的氣流,全身也開始發熱。

    熱,很熱,她感覺自己身處火爐中。一向冰肌玉骨的她很少出汗,可是此刻她的額頭布滿汗水。盡管如此,顧傾顏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揚。如果她沒猜錯,毛料里面的是血翡,而且還是個頭不小的血翡。

    六年前她就賭出過紅翡,那是一塊像火般亮麗鮮艷的,拳頭大小的紅翡,她讓人打造成一塊玉佩給了小包子佩戴,還扣出了一對玉鐲,收藏起來了。

    市場上紅翡的的飾品及工藝品雕件出現的幾率十分罕見,所以珍稀。如果細分,紅翡按質量由高到低,可以分為血紅色,大紅色、橙紅色和粉紅色四種紅色翡翠。

    越紅越罕有,而這塊毛料里面明顯就是血色翡翠。里面靈氣很濃郁,顧傾顏把靈氣吸收完後,整個人精神一震,她感覺自己身體里的力量像火山里的溶岩,翻滾著。

    站在旁邊的墨亦寒一直注視著女孩,甚至用身體為女孩遮擋,防止外人看到。他不知道顧傾顏為什麼會突然滿頭大汗,然後用盛滿星光的眼神盯著毛料,不管她身上有什麼秘密,他絕對不允許有人傷她分毫。

    她一定要買下這塊毛料,招手示意老板過來,“請問,這塊毛料多少錢?”

    攤位老板走過來,看見對方是一個十五六歲的漂亮少女,有點詫異,隨機反應過來,他看見少女指得是那塊表現一般的巨無霸,也不開高價︰“這塊毛料有兩噸重,售價是一百二十萬。”盡管場內進出的都是有錢人,他不確定眼前的少女能不能支付得起,這不是一個小數目。

    顧傾顏直接把專屬卡遞給老板︰“嗯,這是我的卡號,你登記一下,讓人把毛料搬到我的休息室,我去付款。”

    毛料老板完全沒想到少女居然這麼爽快,一百二十萬的毛料毫不眨眼就要買下,“好的,好的,請稍等。” 他趕緊接過卡,看少女氣質不凡,想必是某個豪門世家出來的千金小姐。

    顧傾顏轉身對著靜靜在一旁的男人說︰“寒大哥,節省時間,我把我的銀、行卡給你,你去幫我付款吧,我先去下一個攤位挑毛料。”

    墨亦寒劍眉上揚,“你就這麼相信我?”

    “嗯,就是相信你,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顧傾顏向他遞過卡,打趣道。

    墨亦寒看著女孩精致的小臉,倏然低下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真香!然後取過她手上的卡,黑眸里是止不住的笑意︰“這是跑腿費。” 說完直接邁著長腿離開。

    顧傾顏哪里想到男人居然會這麼大膽,在人來人往的地方都敢放肆,她紅著臉,對著男人離開的背影瞪了一眼。

    等到攤位老板登記好,她拿回卡,抓緊時間走到下一個攤位。

    呵呵,沒想到冤家路窄,白家的人也來了。

    看著攤位里,依然是一身白色西裝的白景浩身旁帶著兩個女人,其中一位就是被她打得住院的白靜儀,顧傾顏發出一聲嗤笑,看來是她下手太輕,兩個月不到,她就生龍活虎地出現在這里了。

    她今天可沒有多余時間和心思對付白家的人,所以顧傾顏準備當作沒看見,自顧自地走到另一邊挑選毛料。

    然而事與願違,並不是你不招惹賤人,賤人就會消失。

    白景浩在顧傾顏出現的那一刻就看到了,他驚喜萬分,自從上次見過顧傾顏後,他就準備調查美人,可是後來因為忙于永福珠寶被盛寶閣針對這件事,耽擱了,沒想到今天會在這里遇到。

    看來老天爺都幫他,白景浩決心這次一定要把顧傾顏弄到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美人傾顏》,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美人傾顏第68章 我相信這是你的初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美人傾顏第68章 我相信這是你的初吻並對重生之美人傾顏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