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我的就是你的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美人無霜 書名︰重生之美人傾顏

    很重要,請一定要看完整!!!為了防dao!!買錯這章不要緊,無霜已經把下一章的內容預告放在最底下的︰zuo zhe you hua (就是拉到最底),如果不怕不方便的話,可以提前看下一章的內容。明天就會替換回來,也就是說,字數是不變的,不會阻礙小天使們看書的∼∼不便之處,多多見諒,摸摸∼∼

    一覺醒來,顧傾顏首先做的是把一滴靈水收集起來,小瓶子里已經有半瓶了。另一滴放進一杯清水里,她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水,瞬間覺得神清氣爽,這是她每天都會做的事。

    每次她都是把一滴靈水倒在水里稀釋了再用來煮飯炒菜,其它的都被她存起來,她打算用在其他地方。

    今天,她沒穿運動服,而是換了一條天藍色的雪紡連衣裙,裙子剪裁簡單合身。她的衣服全部是自家公司量身訂做,布料也選用最好的,衣服上都沒有縫上標簽。顧傾顏白皙的肌膚在輕柔的裙子烘托下,越發顯得潔白剔透,嬌嫩得不可思議,加上墨黑垂直的長發,整個人粉雕玉琢,好一個精致的小人兒。

    平常在村里,她的穿著簡單普通,避免招人非議。只有在外,她才有機會精心打扮,穿自己喜歡的。畢竟女孩子都是愛漂亮的,作為女孩,盡管她再成熟,再穩重,也不能免俗,一樣愛打扮自己,一樣愛漂亮,尤其是自己有資本,更加追求完美。

    她敲響鄭東的門,打算一齊吃早餐。

    他們來到用餐大廳里,發現人還蠻多的。顧傾顏拿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些小配菜,她比較喜歡中式的早餐,選了一個靠窗邊的位置坐下用餐。

    小口地吃著粥,舉止秀氣有禮,她桌上的修養很好。

    用餐完,她才開口︰“東叔,今天我們去逛逛g市,難得來一趟。”

    他們先去的是市里的商場,知彼知己,才百戰百勝。她發現了商場里也有傾雲的代理商,比起其他門店,這間店可以說是客似雲來,非常受歡迎。

    “沒想到傾雲在g市也這麼受歡迎,呵呵。” 鄭東很滿意也很驕傲,公司的品牌受到了大家喜愛。

    顧傾顏也很滿意 , “東叔,我想去城郊的舊城區看看。”

    “去哪里?那可是荒涼得很,有什麼好參觀的?”

    顧傾顏也沒有多解釋,難道她要跟他說明年那里就會被收購,將會被大肆改造,以後城市中心將會轉移到那里?他是瘋了才會相信。

    他知道顧傾顏肯定有她的道理,也沒多問什麼。

    走下車,入目的全是一棟棟殘舊的房屋,牆壁上多數開始掉漆,看得出有一定的年頭了。髒亂的街道,還有大片的荒地,足以顯示這里有多貧窮,跟城中心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里也蠻亂的。”鄭東看看周圍的建築。

    這里的確髒亂,貧舊,她沿路走來發現街道雜亂無章,違建的地方很多,怪不得政府要大力改造這里。看著那些荒涼的地,那可都是錢啊,以後那是寸地寸金。顧傾顏輕眯著眼楮,嘴唇微揚,她勢必要在這里插上一腳,分一杯羹。

    鄭東看著自家老板笑得像只小狐狸,不禁打了個冷顫。

    “求你不要解雇我,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求求你……”這時,一個年輕人從飯館里被推出來,扯著一個男人的手不斷哀求。

    “走走走,快滾吧,我們店不需要你這樣的服務員。你說你這樣經常請假,工作又笨手笨腳的人,我怎麼還能用。”男人指著年輕人訴斥。

    年輕人拉著不讓他走︰“求求你,我母親生病住院了,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你放手!”

    周圍的人都圍了上去看熱鬧,對這一幕指指點點的。

    顧傾顏和鄭東也跟著過去。

    當她看見那個拉扯的年輕人的時候,愣了一下,他的樣子很臉熟,她肯定自己是見過他的。

    一時之間又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見過他。

    “方祈,你放手,我這里不是慈善堂,只是小本生意的地方,你另謀高就吧。”他把對方的手指逐根逐根掰開。

    方祈?

    方祈!

    對!就是他,全國有名的地產大王,方祈。

    上輩子她跟方祈在一些商業宴會上有過幾面之緣的。難怪覺得這個人這麼面熟。現在的他還很年輕,眉目青澀。曾經傳聞他出身貧困,他的母親因為沒錢醫治,最後去世了。後來他無意中把全部積蓄買了一塊荒地,後來這塊荒地翻了幾十倍,他就是這樣起家的。

    而且在他事業有成後,設立了不少醫療慈善基金,幫助沒錢看病的人,是個會感恩的人。

    現在看來這傳聞是真的,想不到他曾經也這麼落魄。

    顧傾顏看著他不斷哀求飯店老板,從他話里透露出,他的母親還在醫院里等著錢醫治,他很缺錢。她沒有立刻上去幫忙,而是在思忖。方祈能成為地產大王,可見他對炒地皮,對地的發展有著敏銳的直覺和見識,能力非同一般。

    幫助他是可以的,但她自認為自己是商人,從不做虧本生意,而她現在缺少的就是這方面的人才,何不把他收下做自己的助手呢?以後有了他的幫助,簡直就是如虎添翼。嗯,看來這次來g市的收獲很大啊。

    男人用力推開纏著自己的方祈,不耐煩了,“快滾吧!”說完,就走進了飯館。

    圍觀的行人也漸漸散去。

    方祈頹廢地蹲在地上,想到自己沒工作,沒錢,想到還躺在醫院的母親,他快要崩潰了。家里一直都不富裕,身為大三學生,他一直半工半讀,直到前年母親查出了心髒有問題,家里的錢都用來治療了。他變成一天打兩份工,可是要照顧母親,所以在工作和醫院間兩頭奔波,最後工作也兼顧不了。從來沒有過的絕望向他襲來,他快要被吞噬了。

    前路迷茫,他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上天難道真的要把他趕盡殺絕嗎?

    顧傾顏看著眼前這個衣衫襤褸,全身都散發出悲傷絕望氣息的年輕方祈,走上前,拿出一條手帕,遞給他︰“嗯,給你擦一下。”

    方祈听到聲音,抬高頭,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精致到極點的小女孩,他一時以為自己看到天使了。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接過手帕,“謝謝。”

    “一時的打擊不代表永遠的失敗,就算你現在困窘到了極點,或許下一刻你就會有機會翻身,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顧傾顏居高臨下地看著方祈,氣勢逼人。

    “嗯?”方祈不懂。

    “我的意思是,想要成功,就必須把握一切機會。而我就是你成功的機會,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至于你想不想要,就看你會不會把握機會了。” 顧傾顏笑得邪魅,這不是一個小女孩應有的笑容,可出現在她的臉上,卻該死的合適。

    方祈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個小女孩,慢慢消化她說的話,這……他是在做夢嗎?上一刻被解雇,下一刻一個小女孩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告訴他可以給他想要一切。

    “為什麼是我?”方祈不敢相信,恍惚的回不過神。

    “或許你可以認為,我是伯樂,看不得有能力的人給埋沒,你就是我想要的。”這一刻,她是如此地張揚自信。

    方祈一點也不懷疑這個小女孩所說的話,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自己應該相信她。這個小女孩一點也不簡單。普通的小女孩不該有這樣強大的氣勢,不該有這樣的自信,不該有這樣的氣質,更加不該說出那一番話。

    “你需要我做什麼?”

    顧傾顏很欣賞他的聰明,沒有覺得她是小孩子,說的是瘋言瘋語,不相信她,“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總不會是讓你殺人放火的。” 她難得會打趣人。

    “好,我答應你。 ” 他是一個懂時務的人。

    顧傾顏從包包里掏出一疊錢,遞給他,“這里有一萬元,你先拿去用,你母親那不能耽誤治療。”

    方祈不敢置信,對方居然給錢自己治療母親,而且出手就給自己一萬元,那是他打一年工也賺不了的錢,他錯愕得不知該說什麼,他心里一陣陣忐忑不安,他知道這份恩德,他無以為報。

    “……”

    “拿著!”

    “你不怕我拿錢跑了?” 對方這麼相信他?

    “如果你因為區區一萬元就逃跑的話,可見只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那我就當作把錢交學費好了。” 她戲謔道。

    方祈愣住了,完全看不懂對方的心思,一個小女孩隨隨便便拿出一萬元測試人的真心品性,這可是大手筆,同時更加確定了她的不簡單。

    “我不會逃跑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要我做什麼,但是你願意出錢救助我母親,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會竭盡所能,為你效勞的。” 他一臉肯定。

    方祈一點也不懷疑這個小女孩所說的話,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自己應該相信她。這個小女孩一點也不簡單。普通的小女孩不該有這樣強大的氣勢,不該有這樣的自信,不該有這樣的氣質,更加不該說出那一番話。

    “你需要我做什麼?”

    顧傾顏很欣賞他的聰明,沒有覺得她是小孩子,說的是瘋言瘋語,不相信她,“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總不會是讓你殺人放火的。” 她難得會打趣人。

    “好,我答應你。 ” 他是一個懂時務的人。

    顧傾顏從包包里掏出一疊錢,遞給他,“這里有一萬元,你先拿去用,你母親那不能耽誤治療。”

    方祈不敢置信,對方居然給錢自己治療母親,而且出手就給自己一萬元,那是他打一年工也賺不了的錢,他錯愕得不知該說什麼,他心里一陣陣忐忑不安,他知道這份恩德,他無以為報。

    “……”

    “拿著!”

    “你不怕我拿錢跑了?” 對方這麼相信他?

    “如果你因為區區一萬元就逃跑的話,可見只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那我就當作把錢交學費好了。” 她戲謔道。

    方祈愣住了,完全看不懂對方的心思,一個小女孩隨隨便便拿出一萬元測試人的真心品性,這可是大手筆,同時更加確定了她的不簡單。

    “我不會逃跑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要我做什麼,但是你願意出錢救助我母親,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會竭盡所能,為你效勞的。” 他一臉肯定。

    你不怕我拿錢跑了?” 對方這麼相信他?

    “如果你因為區區一萬元就逃跑的話,可見只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那我就當作把錢交學費好了。” 她戲謔道。

    方祈愣住了,完全看不懂對方的心思,一個小女孩隨隨便便拿出一萬元測試人的真心品性,這可是大手筆,同時更加確定了她的不簡單。

    “我不會逃跑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要我做什麼,但是你願意出錢救助我母親,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會竭盡所能,為你效勞的。” 他一臉肯定。

    你不怕我拿錢跑了?” 對方這麼相信他?

    “如果你因為區區一萬元就逃跑的話,可見只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那我就當作把錢交學費好了。” 她戲謔道。

    方祈愣住了,完全看不懂對方的心思,好了。

    作者有話要說︰

    幾人來到預訂的酒店時已經是下午一點了。選的酒店是五星級的,房間是豪華套房,裝修以歐式為主。挑房間時,墨亦寒選了顧傾顏隔壁那間。

    當她走進房間,正準備關上門時,一只強而有力的大手抵住門,大手的主人低頭看著顧傾顏,“晚上一起吃,嗯?” 語氣里帶著誘惑。

    無奈地點點頭,面對對方的美人計,顧傾顏毫無招架能力。

    第二天七點鐘左右,顧傾顏就醒了,她看了看外面天色,又是一個大晴天。

    賭石大會是在早上九點才開始,大會舉行三天,前兩天是賣毛料,最後一天是拍賣毛料。現在時間還早,顧傾顏決定先做半小時瑜伽。

    長期堅持做瑜伽的她,身材豐胸細腰,肢骨柔軟,加上她用了靈水的保養,完全看不出她是練武的人。也正因為看出了練瑜伽的效果,她更加堅持鍛煉。

    當她運動完,刷洗後,敲門聲就響起了。

    打開門,男人一身黑色衣著,把禁欲的氣息發揮得淋灕盡致。碎發下,一雙鳳眸在看見顧傾顏時,霎時帶上笑意。

    顧傾顏揚起小臉,看著眼前比她足足高出一個頭不止的男人,忍不住嘴角上揚,“寒大哥,早安!”

    墨亦寒看見顧傾顏如碧波蕩漾,水汪汪的眼楮里含著笑,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摸摸她的頭發,回了一句︰“早安!”

    “寒大哥,我們下去吃早餐吧,哦,叫上周大哥和墨一吧。”

    “他們兩個已經先去吃了。” 他不會告訴女孩,他一早就讓墨一帶上周宏軒下去吃早餐了,這麼難得的機會,當然不能有外人打擾他跟女孩的相處。

    “哦,那就我們兩個吃吧。”

    “嗯。” 內心再開心,墨亦寒臉上依然是鎮定自如。

    等兩人甜甜蜜蜜地吃過早餐後,幾人就出發賭石大會。

    車子來到會場停車場時,才到九點十分,周圍已經停了很多名車,看來眾人對賭石的熱情很高,這麼早就趕來了。

    這次的大會是全國性的大型賭石會,集合了多家有名的毛料商,被邀請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大會門口站著幾位檢查員,把邀請函交給他們檢查確定後,一位工作人員帶著顧傾顏他們進去了。

    大會是在交易中心舉行,只有兩層,每層的佔地面積很大,一層基本就有幾萬平方米,里面容納了上百個毛料攤位。二層是解石區,上面擺放了三十多台解石機,免費幫人解石。

    顧傾顏看著一排排的毛料攤位都擺滿了毛料,忍不住心中震撼和興奮,她有種感覺,今天可以痛快地吸收靈氣。

    來的人很多,三三兩兩地拿著電筒和放大鏡開始鑒定毛料了。顧傾顏也恨不得上手。工作人員把幾人帶到一間休息室,門上有“周宏軒” 三個字,是特意為他準備的。持有金色邀請函的人都會得到一間休息室,看來盛寶閣已經讓人不敢輕視。

    工作人員把幾張卡分給他們,卡上有固定的號碼。客人在攤位上選好毛料,可以讓人搬回休息室,自己帶著專屬的卡到交款處登記,交錢,就可以了。

    顧傾顏跟周宏軒分頭購買毛料,墨亦寒理所當然地派了墨一幫周宏軒的忙,他自己就跟著顧傾顏一起去選毛料。

    兩人來到第一家毛料攤位,地面上堆滿了毛料,有很多人在選購。

    她感覺手開始發癢,恨不得立刻吸收靈氣。顧傾顏顧不上墨亦寒,她自己先走進去。毛料分成兩堆,一堆是個頭小,論斤算的;一堆是體積巨型,已經標好價格的。

    顧傾顏先走去小個頭的那堆毛料,隨便選了一塊毛料,直接把戴著白色真絲手套的左手按上去,沒反應,她把手移到另一塊毛料。六年來,她已經鍛煉得可以快速吸收翡翠力氣,而且根據靈氣的顏色判斷翡翠的類型。

    墨亦寒站在一旁看著,跟別人認真鑒定的情形不同,他看見顧傾顏用戴著手套的左手只是隨便摸摸每一塊毛料。他不知道她的左手為什麼會每天戴著手套。女孩不說,他也不會問。他相信總有一天,女孩會親口告訴他的。

    顧傾顏很快地選了幾塊有翡翠的毛料後,她出示卡號,攤位上的人登記好,便讓人將毛料送到所屬的休息室,她趕緊帶著墨亦寒到交款處。正準備拿出銀、行卡時,墨亦寒已經向她遞出一張黑色的銀、行卡,“用我的。”

    “寒大哥,不需要了。” 顧傾顏把自己的卡掏出來。

    墨亦寒拿著卡的手堅持遞向她,神色認真︰“我的就是你的。”

    這人……

    “那個……寒大哥,我還沒有答應你,在一起呢。” 顧傾顏紅著臉,小聲地反駁。

    墨亦寒听到這話,明亮的鳳眸瞬間沉了下去,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垂下眼皮,整個人好像失去生氣,全身染上一層灰色的霧靄。

    顧傾顏沒想到對方反應那麼大,一個天神般的男人居然露出這種神情,讓人不禁心疼。

    過了一會兒,看著墨亦寒依然舉著卡,遞給自己,她心里掙扎了一下,終究舍不得男人傷心。顧傾顏主動去牽著男人的大手,用著嬌軟的聲音說︰“這是為公司買的貨,所以刷我的卡。等以後我買東西給自己時,再刷你的卡,怎麼樣?” 語氣里不自覺帶上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墨亦寒在女孩牽上自己的手時,猛地抬起頭,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女孩,鳳眸里的暗淡倏然褪去,發出璀璨的亮光。女孩的聲音嬌嬌糯糯的,讓他心頭一熱,“嗯,听你的。”  說完,大手反握上柔軟的小手,暗自加了幾分力氣,緊緊握著,舍不得放開。

    “那我現在用自己的卡付款了。”

    “好。” 墨亦寒在女孩看不見的時候,轉頭過去,嘴角上揚,露出一個邪魅惑人的弧度。

    付完款後,顧傾顏繼續去選購毛料。難得有這麼多表現好的毛料,她要抓緊時間,為盛寶閣存多點貨,而且她的度假酒店還未建立,到時候會需要一大筆資金,當然要在這里賺回去。

    走到一個毛料攤位前,顧傾顏看了看一直牽著自己的手不放的男人,“寒大哥,你先把手放開,這樣子,我沒辦法選毛料。”

    “好吧,等你選完後,我再牽。” 墨亦寒帶著一絲委屈,慢慢松開女孩白嫩細滑的小手。

    顧傾顏嘴角抽了抽,強忍著想扶額頭的沖動,她剛才就不應該心軟。

    手得到自由後,顧傾顏快速走進里面,認真挑選毛料。她選得很快,把靈氣多的毛料都挑選出來,讓人送回休息室,交錢後又轉戰下一個攤位。

    當周宏軒回到休息室時,看見佔了一半地方的毛料,嘴角不禁抽搐,他們顧總的能力就是彪悍,一天就買了這麼多毛料。

    這時顧傾顏和墨亦寒也回到休息室了。一整天下來,她都沉迷在吸收靈氣中,靈氣流淌過全身的四經八脈,回到丹田,讓她感覺渾身有用不完的力量。因為已經將近閉館時間了,她準備去吃晚飯,休息一晚,明天再繼續。

    “顧總,這些毛料你打算是留在這里現場解石,還是運回公司總部?” 周宏軒看見顧傾顏回來,趕緊上前。

    看著自己這一整天的收獲,顧傾顏心情很好,“我已經通知楊磊帶人手過來了,他們會負責把這些毛料運回去。等明天我再挑選幾塊毛料,到時候就現場解石。” 如果當場解出水種好的翡翠,盛寶閣的名字也會得到很好的宣揚,因為這次來的都是全國各地有實力的商家。

    “還是顧總有先見之明。” 周宏軒對顧傾顏一直都很敬佩,不僅僅是因為對方對自己的再造之恩,還因為即使她的年紀小,處事能力卻強悍得讓人膜拜。

    “好了,先不說了。我們今晚好好吃一頓吧。”

    “好……” 周宏軒剛準備答應時,就看到安靜地站在一邊,即使不說話也難以讓人忽視的墨亦寒,射過來的冷光,瞬間改口︰“我還要在這里等楊磊他們過來運毛料,顧總你跟墨先生兩人先去吃就可以了。”  對方這麼明顯的暗示,他想裝看不懂都難。

    “傾顏,我們走吧。” 完全不給考慮時間她,墨亦寒直接牽起顧傾顏的手,帶著她走離去了。

    這次墨亦寒開車帶她去的是一家海景式的餐廳。餐廳開在高層,全玻璃式的牆壁,不僅讓室內的光線很明亮,還可以望見大海。打開窗,似乎還有海風吹進來,讓人心情愉悅。

    “嗯,可以吃了。”

    墨亦寒把牛排切好,遞給顧傾顏,方便她食用。

    “謝謝,寒大哥。” 她沒想到外表冰冷的男人這麼貼心,實際上很多時候他對她都是很細心的。她有種感覺,自己正一步步陷入對方的溫柔陷阱里。

    可是,她甘之若飴!

    當顧傾顏吃了一口後,仔細品嘗,慢慢咀嚼口中細嫩多汁的牛肉,滿意地點點頭。

    “怎麼樣?好吃嗎?” 看著女孩露出滿意的神色,他覺得自己的心思沒白費。

    咽下口中的食物,顧傾顏贊賞地道︰“不錯,肉很嫩,很有嚼勁,寒大哥你嘗嘗。”

    “嗯,確實不錯。” 墨亦寒看著在燈光下,越發精致漂亮的女孩,徐徐開口︰“吃完飯,我帶你去附近看看大海。” 幽黑深邃的眼里,一絲精光閃過,在女孩抬頭時,消失于眼底。

    “好啊。”

    晚飯後,墨亦寒開著車子來到了海邊,餐廳距離海邊只有幾分鐘的路程,很近。

    夜色已經降臨了,月光灑在海面上,像給大海披上一層銀紗。現在的海邊沒有人,兩人漫步在軟軟細沙的沙灘上。海風輕輕吹拂而過,听著嘩嘩的海浪聲,讓人心情一片愉悅。

    顧傾顏和墨亦寒兩人就這樣靜靜地逛了很久,海風越來越大,墨亦寒伸手握住女孩的手,瞬間感覺到指尖上的冰涼。他回頭看向她,眼底里充滿懊惱的神色,“是不是冷了?我們快回車里吧。” 他一時沉迷于這種美好的時刻,忘記了女孩和自己的體質的不同,不耐寒。

    “還好,我也有點累了,回去吧。”

    回到車里,墨亦寒趕緊把放在後尾座的外套拿上前來,傾身過去,一邊動作小心地蓋在顧傾顏身上,一邊責怪自己︰“是我不好。”  鳳眸里的懊惱之色越來越明顯。

    顧傾顏听了,正想安慰男人。她抬起頭,正好撞到了墨亦寒光潔的下巴。

    “唔……”

    她的頭頂上立刻響起了悶哼聲和抽氣聲。顧傾顏立刻向後靠,離開一點,才抬頭看向捂著下巴的男人,“很痛嗎?讓我看看。”

    墨亦寒松開手,女孩的臉近在咫尺,他不由有點看呆了。

    光潔的額頭,卷卷翹翹的長睫毛下,一雙清澈瀲灩,比黑寶石還要迷人的眼眸,秀氣挺直的鼻子,水光潤澤,比鮮花還要嬌嫩的紅唇,皮膚白皙無暇,仿佛能掐出水來。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女孩的紅唇上,就一直移不開了。

    眼神太炙熱,顧傾顏對上男人的眼楮。此時,墨亦寒深邃幽黑的眼里不復平日里的清明,像深海里的漩渦,欲把人卷入其中。

    在黑影漸漸向她壓下來時,顧傾顏仿佛听到他用低沉性感,充滿磁性的嗓音,在耳邊呢喃︰“我想吻你。”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美人傾顏》,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美人傾顏第67章 我的就是你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美人傾顏第67章 我的就是你的並對重生之美人傾顏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