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虐賤人,耍流氓(三更合一)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美人無霜 書名︰重生之美人傾顏

    周末的宴會,如期而至。

    顧傾顏並沒有請造型師或者化妝師,她參加這次宴會的目的是暗處觀察白家人和宋城,可不想高調出席。

    粉嫩白皙的肌膚根本不需要任何涂抹,她幫自己上了一點淡粉色的唇彩,使紅唇更加有光澤。

    一頭黑亮順滑的及腰秀發隨意地放在身後,不做任何造型。除了佩戴了一對紫得像露珠般晶瑩剔透的翡翠耳環,她身上並沒有其他首飾。

    顧傾顏換上一條傾雲閣定制的白色鏤空蕾絲露肩連衣裙。即使裙子是那樣的設計簡潔,可穿上去後,裙子被顧傾顏烘托得十分美麗,估計什麼衣服到了顧傾顏那里,都會穿成高檔大牌。

    裝扮好後,顧傾顏拿上一個相配的白色小包包,走下一樓。

    “姐姐,姐姐,好…好漂亮。”原本坐在沙發上玩著玩具的小包子看見姐姐下來了,一手拋下玩具,飛奔向自己姐姐身邊。

    顧傾顏伸手捏捏他肉呼呼的臉蛋,“姐姐有事要出去,你乖乖地跟奶奶在家,知道嗎?”

    小包子一听到姐姐要丟下自己在家,圓溜溜的大眼楮瞬間溢滿淚水,眼角發紅,扁著小嘴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這家伙,越來越會撒嬌了,顧傾顏心里暗暗發笑,臉上卻誠懇地對自己弟弟說︰“等下個星期天,姐姐帶寶寶去游樂園玩,怎麼樣?”

    小包子听了大眼楮一亮,趕緊點頭,伸出小肥手︰“拉勾勾,騙人的是小狗。”

    顧傾顏伸出小指跟他拉勾,小家伙才如願放她離開。

    她是跟著鄭東出席的。宴會開設的是晚宴,在本市最高級的酒店舉行。

    來到酒店門口,鄭東出示了兩張請帖,保安再三檢查確認後,才讓人進入,畢竟今天出席的都是各界重要人物,不能出一絲紕漏。

    看來,自己來得不算早。大廳內,各處都是來賓。男人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女人爭奇斗艷,濃妝艷抹,禮服華麗唯美。

    酒店準備了各式各樣的食物,飲料。精致的食物,奢華精美的餐具整齊地擺放在長長的桌面上,客人可以隨意食用。

    顧傾顏禮貌性地跟在鄭東身後,走進去的那一刻,驚艷了無數人。

    她裊裊動人地走進去,大廳天花板上的水晶燈發出的亮光照射到她身上,猶如蒙上了一層朦朧的輕紗,如夢如幻,仿若那玄天九宮的仙女,精致的眉目,瀲灩動人的黑眸,比花瓣還嬌嫩的唇瓣,無一不是上天的杰作。

    大廳里所有的精致妝容,衣服華麗,嬌艷如花的貴婦千金,在她的面前,瞬間黯然失色。

    鄭東也注意到了大廳內眾人的目光,他知道自家老板有多妖孽,雖然憤恨那些人盯著顧傾顏看,可他卻一點也不擔心她,壞人遇上她,誰吃虧還說不定呢。

    “東叔,你先去忙,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雖然來參加壽宴,可大家來的重要目的,無一不是為了結識更多朋友,鋪更多的路。

    鄭東點點頭,沒有推搪︰“那好,我先去那邊打個招呼。”

    大廳的一角休息區處,幾個極品男人坐著。

    “阿寒,你在國外呆了這麼多年,這次回來,不走了吧?”南弦渝晃了晃水晶杯中猩紅的酒,一口喝下去。

    沙發一邊,墨亦寒一身剪裁得當的黑色西裝,幽黑冰冷的鳳眸,雕刻般完美的輪廓在水晶燈光的照射下,俊如天神。他慵懶地靠在沙發上,渾身散發處邪魅,君臨天下的霸氣。“嗯,國外的事已經辦好了。”

    “快看,快看,來了一個絕世美女。”嚴靳眼楮一直留意周圍,看有沒有新目標。當他看見顧傾顏進門那一刻,驚鴻一瞥,失態地把酒倒灑了也不知道,“嘖嘖嘖,真美啊,簡直就是我的夢中情人,這誰家的千金小姐啊?”他恨不得立刻上前去認識對方。

    南弦渝拽拽地翹起二郎腿,抿了一口酒,嗤笑︰“你的品味,我可不敢恭維。”

    “哎呀,不行,我要上前趕緊認識她,我感覺我的真命天女出現了。”嚴靳站起來,整理一下自己衣服,準備以最佳狀態打動佳人的心。

    “這麼認真?我看看?”南弦渝轉過頭一看,首先入目的是一位美人。

    嗯,果然美。不僅美,還美得有靈氣。像萬花中最氣質的那一株幽蘭,像樹上最美的那一抹梨白,像春天里最嬌艷的那朵桃花。

    “果然極品,這樣絕色的美女我還是第一次見。咦?不對,她怎麼……這麼面熟?”這樣的傾世大美女他見過一臉,絕對不可能會忘記的。

    “切,你準備這樣的方式上前搭訕?也太土了吧,你可別跟我搶啊。不跟你多說,我要追我的真命天女了。”

    嚴靳才邁前一步,後衣領就被人拽著往後扯,回頭一看,他見鬼的樣子,“阿寒,你干嘛,快放手,可別耽誤了我下輩子的幸福啊。”

    墨亦寒用力一扯,嚴靳整個人往後倒,坐回了原位。

    正當他準備質問時,大廳里熱鬧起來了,顧老爺子出來了。

    只見幾個衣冠楚楚,面容英俊的人,擁簇著顧老爺子和顧老太太出來。今天是他的七十大壽,顧老爺子格外精神,紅光滿臉。

    “好了,先別說了,老爺子出來了,我們上前拜壽吧。”秦然先站起來,雙手插在兩邊褲袋里,率先走出去。

    幾人也不耽誤,都走過去。

    客廳里的人看見顧老爺子出來了,都趕緊上前簇擁過去。顧傾顏看見這情形,也不好獨樹一格,她跟著上去,站在人群最外圍。

    顧老爺子身骨還算健壯,他走上台,接過麥克風,臉上溢滿了笑容︰“很感謝各位百忙中抽時間參加老頭子我的七十大壽,我不勝感激。老頭子就不 鋁耍 M蠹矣貌陀淇歟 嫻每 牡恪!br />
    眾人紛紛給出熱烈的掌聲。

    這顧老爺子說話就是干脆,不愧是老首長。

    顧傾顏美目慢慢地搜索白家人和宋城的身影。

    沒多久,她就發現了白家人的位置,白家來的是白景浩和白靜儀,不見宋城,只看到白瑩潁粘在白家兄妹身旁,一副討好的樣子。想想也是,母親只是白家的私生女,父親也只是入贅的,她當然要討好白家嫡系的兩兄妹。

    顧老爺子下台後,眾人都踴躍上前祝壽。顧傾顏退到一邊角落的沙發上,漆黑的眼眸韓光閃爍,緊緊地盯著白家人。面對著仇人,不能報復,只能隱藏,她感覺到自己抑制得骨頭也隱隱發痛。

    白瑩潁今年十五歲,只見她長相甜美嬌俏,一頭卷發批在肩部兩側,水汪汪的眼楮為她增色不少,秀直的鼻子,尖尖的下巴,一身粉色的抹胸洋裝,像一位可人的小公主,渾身散發一股青春的氣息。

    身處豪門世家的人,沒有一個是天真單純的,更何況流著白家血液的白瑩潁。她知道自己必須討好眼前的兄妹,他們家才能一直依靠白家。

    “表姐,你站著累嗎?不如我扶你過去那邊坐坐?”白瑩潁低聲討好白靜儀,長相嬌俏的她只要自己願意,放低姿態去討好別人,沒人能忍心拒絕。

    白靜儀習慣了這個便宜表妹的討好,或者說身為白家嫡系千金的她,從來都是被眾星捧月的對象。

    她看向微微彎著腰問自己的白瑩潁,仰頭挺胸,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仿佛恩賜般說︰“我想上洗手間,你陪我去吧。”

    “嗯嗯,好的,表姐你穿了高跟鞋,我扶著你吧,不用這麼累。”白瑩潁貼心上前扶著白靜儀的手。

    白靜儀挑挑眉頭,對她的會看人眼色感到很滿意,就算長得比自己漂亮又怎麼樣?還不是需要在她面前大獻殷勤?

    顧傾顏坐在沙發上,一邊拒絕前來邀舞搭訕的人,一邊密切留意白瑩潁。她知道如果今晚不找機會教訓一下對方,今天就算白來了,她回到家也會憋著氣睡不著的。

    當她看到白瑩潁她們往廁所那邊的方向走去,嘴角揚起一抹冷笑。呵呵,虐賤人的機會來了。

    顧傾顏放下手中的果汁,跟了上去。

    經過花壇邊,她隨手撿起幾塊小碎石。躲在角落里觀察一遍,沒有人經過,她還發現了走廊監視器的位置。左手拿起一塊碎石,她瞄準監視器。

    “ !”一聲,監視器的鏡頭碎了。

    顧傾顏冷冷一笑,向前走去,如法炮制,一邊避開行人,一邊打壞了沿路的監視器。

    快速來到廁所,她看見只有兩間小洗手間關著門,听說話的聲音知道就是她們兩個在里面。很好,沒其他陌生人。

    她活動幾下頭部,扳了扳手指,準備開始虐打賤人。

    關上廁所大門,拿起洗手台上的兩塊抹布,顧傾顏把燈關了。

    “啊!”尖叫聲響起。

    小間的兩扇門瞬間打開,白瑩潁和白靜儀慌張地走了出來,“怎麼回事,燈為什麼熄了?”

    白瑩潁比較鎮定,她安慰道︰“可能是壞了,表姐我們快出去吧。”拉著白靜儀的手剛想出去。

    瞬間看見門口前站著一個人,周圍漆黑一片,只隱約看見人的身影,兩人嚇得倒吸一口冷氣,全身發抖。

    “鬼啊!”白靜儀尖叫出聲,“你別過來,你別過來。”她抖擻著向後退,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顧傾顏嘴角上揚,她會讓這兩個人知道,她比鬼還要恐怖呢。

    漆黑的環境對她一點也不妨礙。黑眸精光閃亮,心里興奮到極點,她上前把廁所抹布二話不說塞進兩人的嘴里,根本沒給機會她們多說什麼。

    “嗯嗯嗯……”白瑩穎兩人嘴巴突然被塞住,聲音也發不出來了。

    顧傾顏一人一腳,用力把她們踹到在地上。她居高臨下地看著倒在地打滾的兩人,嘴角的那一抹笑容,說不出的陰森寒冷。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可是顧傾顏偏偏相反。她坐在兩人身上,掄起手,拼命地一巴巴地扇向兩人的臉,安靜的廁所里只听見“啪!啪!”的響聲。

    白瑩潁痛死了,她感覺自己的牙齒也快被打掉了。想推開身上的人,可剛伸出手推了一下,對方瞬間捉著自己的手,用力一折,斷了。

    “嗚嗚!”她痛得冷汗直流,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

    顧傾顏專挑兩人身上最痛的地方打,把憤怒全發泄出來。白瑩潁和白靜儀都是嬌嬌小姐,哪里受過這樣的苦,挨過這樣的痛?更何況顧傾顏是練過的,下手力度重。當然她也沒有動用她的左手,要不然,她們肯定沒命。

    兩人痛得腦袋發暈,快失去知覺了。

    沒多久,深深呼出一口氣,顧傾顏終于停下手了,甩甩手腕,打累了。

    看著白瑩潁兩人已經痛暈過去,顧傾顏也不再戀戰,打開一條門縫,留意到外面沒人,她趕緊走了出去。

    出到酒店的花園里,她走到一棵樹下歇息。

    抬頭看向夜空,嗯,今晚的月亮特別圓,她的心情特別好。

    欣賞了一會兒,正當她準備返回大廳時,樹後突然閃出一個黑影。那黑影握上她的手腕往後一扯,顧傾顏整個人被逼背靠在樹干上。

    她只覺得眼前一暗,黑影逼近上前,伸出手臂撐樹干上,把她圍在樹干和胸膛之間。

    顧傾顏揚起精致的小臉,看向那人,眼底閃過一絲訝異。

    背光下,男人一雙深邃幽暗的鳳眸,俊挺的鼻子下薄唇輕抿,天神般俊美無雙的輪廓,帶著說不出的禁欲氣息。

    她正想開口,對方突然把臉湊上來,她嚇得趕緊閉上嘴。

    俊臉越來越近,近在咫尺,鼻息相交。

    顧傾顏腦袋一“嗡”,感覺炸了,天旋地轉,一片空白。

    男人身上的薄荷味撲鼻而來,嘴唇在距離顧傾顏花瓣般嬌嫩的紅唇一厘米處停下。曖昧的氣息在流動,空氣里溫度驟然變得熱起來。

    正當顧傾顏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竟然被男色所迷,羞辱難當。她伸出腳準備踢向男人,對方有所感覺,一手把顧傾顏抬起的小腿捉住。

    帶著薄繭的大拇指,輕輕摩挲著被握在手中的小腿上嬌嫩的肌膚,“別鬧。”耳邊響起磁性迷人的嗓音。

    顧傾顏氣死了,到底誰鬧了,這個流氓。

    這時身後傳來一陣嘈鬧聲。

    “快,到處搜搜,看有沒有什麼可疑人物。大少爺說了,寧肯捉錯,也不能放過。”一個男人高聲吩咐。白靜儀她們被人在廁所毆打,已經被發現了,白家人大怒,誓要捉到凶手。

    一個手下走了過來,發現樹下親熱的兩人,哄笑一聲,離開了。

    沒過多久,周圍又安靜下來了。遠處傳來不知名的蟲叫聲,為月下的美景增添一絲生氣。

    顧傾顏整個人被固定在樹干和男人之間,背後的樹皮凹凸不平,又硬又粗糙。她敢肯定,背後的皮膚一定紅了一片。她伸手推了推男人,瀲灩的水眸瞪著他︰“人都走了,你可以放開我了。”

    男人一手握著顧傾顏的小腿,一手改為握著她縴細的腰肢,深深地吸了一口對方身上清甜的香氣,然後湊到她耳邊低語輕問︰“我是誰?”

    這個流氓,越來越囂張了,她氣得白皙的玉臉像上了一層胭脂,粉撲撲的,格外誘人。顧傾顏咬牙切齒地說︰“不認識。”

    “嗯?”男人劍眉微微上挑。放在她腰間的手用力握著,把人推向自己。霎時間,兩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不漏一點空隙。硬得像鐵的胸膛上抵著挺立飽滿的柔軟,男人一時失神。

    “臭流氓。”顧傾顏趁著對方失神的瞬間,抽回小腿,一腳踢過去。

    男人趕緊松開,閃躲過去,回頭一看,顧傾顏已經跑遠了。他舉起手放在鼻間,仿佛還聞到殘留在手上的清香。性感到極致的薄唇彎起迷人的弧度。

    回到大廳,顧傾顏找到了鄭東。

    “咦?小顏,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喝酒了?”鄭東問。

    顧傾顏手用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臉,“是嗎?喝了一點。東叔,很晚了,我們回去吧。”

    “嗯,也好。剛發生了一件大事,白家的千金被人打了,暈在女廁,現在已經被抬去醫院了。嘖嘖嘖,我剛喵了一眼,那樣子被打得可真慘,簡直不堪入目。宴會也開不下去了,白家少爺正盛怒,一直找凶手呢。”

    “哦?是嗎?”語氣帶著幸災樂禍的意思,“反正也不關我們事,走吧。”

    墨亦寒回到休息區。

    “唉,我說,阿寒你整晚跑哪去了?你可錯過精彩的戲了。”南弦渝坐到墨亦寒身邊,笑得賤賤的,狐狸眼里閃爍著精光,“白家的千金在廁所被打,呵呵,這樣精彩的戲碼,真是聞所未聞。那白家小子正發瘋呢。”

    墨亦寒靠在沙發上,听到這話,他想起那個淘氣的小家伙,笑著搖了搖頭。

    嚴靳也湊了過來,看見墨亦寒居然笑得那樣“春心蕩漾”,他不爽了,要不是他,自己早就追到了真命天女了。他剛找了一遍,也沒有找到,估計夢中情人已經離開了。“阿寒,你好狠的心啊,竟然妨礙我找下半輩子的幸福。”他不滿地指控。

    南弦渝看不得這人一臉的賤相,一手把他推開,“滾滾滾,就你?去你的後宮里找性福吧!”

    人民中心醫院里。

    看見醫生出來了,白景浩趕緊上前問︰“我妹妹怎麼了?”

    “白少爺,請放心,令妹沒有生命危險,只不過她的臉部被打致浮腫,斷了兩根肋骨,還有一些皮外傷,需要休養一段時間。”醫生冒著冷汗說,這可是五大豪門之一的白大少爺,他不敢有一絲的怠慢。

    白景浩才放下心,他平常對妹妹也比較寵愛,所以很關心她的傷勢。突然想起什麼,“哦,對了,我那個表妹呢?傷勢如何?”

    “回白大少,另一位病人傷得比令妹重,臉部被打浮腫,掉了兩顆牙齒,還斷了三根肋骨,其中一只手腕也斷了。”其實,那是顧傾顏打白瑩潁的時候加大了力度,所以白瑩潁比白靜儀傷得重。

    一名高壯的保鏢走過來,對著白景浩匯報︰“少爺,我們封鎖了酒店,沒有找到可疑的人物。參加宴會的來賓都是有身份的人,我們也不敢輕易得罪。至于酒店的監視器,我們發現大廳和通向廁所的那幾條走廊的監視器都被打壞了。”保鏢低著頭,不敢與自家少爺對視。

    “好啊,照你這樣說,我們白家不就是要吃下這個虧?你們這群廢材,要你們何用?”白景浩眼里布滿陰霾,一腳踹向保鏢,“滾!”

    “是!”高壯的保鏢忍著痛,趕緊退了下去。

    第二天放學後,看見濃密茂盛的大樹,嬌嫩動人的花兒,生機勃勃的校園,顧傾顏的心情特別美麗。

    然而,這種心情在看到停在大門的那輛高調的車,尤其是車窗半開,露出那帥得人神共憤的臉時,就晴轉多雲,甚至黑雲密布了。

    顧傾顏當作沒看見,直直地往前走。

    突然,一個長相冷酷,渾身散發冷氣的男人擋在她面前,“顧小姐,我家少爺有請。”

    她完全漠視。

    “我家少爺說了,白家現在一直找打傷白家千金的凶手……”

    還沒等他講完,顧傾顏就走向車那邊,打開車門,坐了進去。門口這幕已經引起許多人注意了,而且對方都這樣威脅了,她就看看這人打什麼算盤。

    車開走後,一個身影從門口附近的一棵樹後走出來。甦如珊死死盯著車子離開的方向,心里暗恨,顧傾顏一個農村出來的,無父無母,只是長了一副狐媚子模樣,就到處勾引男人。之前勾引阮桀,現在又勾搭一個有錢人。她用力跺跺腳,恨得咬牙切齒。顧傾顏這麼水性楊花,她一定要毀了這賤人。

    坐上車後,顧傾顏盡量靠近窗邊,坐得離墨亦寒遠遠的。

    “我是洪水猛獸?”性感低沉的嗓音響起,墨亦寒看著她那嫌棄的樣子,劍眉輕皺。

    顧傾顏絲毫不在乎他的不滿,“請問墨先生找我有什麼事?”

    “昨晚我幫了你。”墨亦寒琢磨一下,才開口。

    顧傾顏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繃不住了,什麼鬼,昨晚要不是他,她也沒事好不好,她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沒有留下破綻,而且只是站在樹下賞月,難道會被懷疑?現在他是來提要求的麼?

    墨亦寒見她沉默不語,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麼,薄唇輕抿,解釋︰“大廳,你漏了大廳的監視器。”

    瀲灩的水眸閃過震驚,心里一抖,對啊,她的確忘記大廳的監視器,里面拍下誰離開過大廳,什麼時候走向廁所的方向。

    看見顧傾顏白皙的小臉上布滿糾結的神色,墨亦寒漆黑的鳳眸溢滿笑意。他輕輕咳嗽一下,掩飾自己的表情,才慢慢開口︰“我已經把大廳的監視器都處理掉了,白家人不會找到任何線索的。”

    顧傾顏揚起精致的臉,打量著面前這個穿著頂級奢華的黑色西裝,渾身散發著高貴,傲然氣息的俊美男人,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是幫了自己。

    她帶著質問的語氣︰“你的目的是什麼?”她不是真的十幾歲的懵懂少女,對方兩次接近自己,目的肯定不單純。

    ……

    墨亦寒帶著她來到一家新開的餐廳,餐廳里昏黃暖和的燈光,彌漫著曖昧的氛圍。

    點完菜,服務員離開後,顧傾顏下意識地看向對方。

    墨亦寒對上她璨若星辰的黑眸,心里莫名有點緊張。以前就算跟客戶談上億的生意,他也鎮定如斯。如果讓南弦渝他們知道的話,肯定會驚訝失色,順便嘲笑一番,想不到冷閻王般的他也有緊張的時候。

    盡管心里思緒萬千,臉上一如既往是冷酷淡定的神色。眼里是從未有過的認真,墨亦寒低沉的嗓音里帶著一絲溫柔︰“我沒有什麼目的,我只是想跟你交朋友。”

    顧傾顏︰……

    她完全沒想過對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一時間反應不過來。而且眼前這個男人帶著強大的氣勢,就像高高在上的天神,她從他身上感覺到了身為同類人的危險氣息,她知道這代表什麼。

    她可以接受他的報恩,但卻不想與這樣危險的人做朋友。

    看著顧傾顏沉默著,墨亦寒很失望,“不可以嗎?”

    一直以來,都是各式各樣的女人圍繞上來,爭搶著想跟他搭訕,結識,而他從來都是無視忽略。想不到有一天,輪到自己想跟一位女孩做朋友時,卻會踫壁。

    顧傾顏被對方一雙帶著濃濃失望的漆黑的眼楮盯著,有點不自在。明明昨天晚上他一副流氓的模樣,現在卻一副被主人拋棄了可憐兮兮的忠犬模樣,前後樣子相差太大,她一時難以接受,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對方的話。

    縴細修長的玉指握著杯子,喝了一口水,嬌嫩的唇瓣變得更加光潤亮澤,她紅唇輕啟︰“那個……”

    “你是同意了?”墨亦寒的眼楮瞬間迸發出灼人的亮光,他打斷了對方的話,話里帶著迫不及待。

    顧傾顏被打斷,眉頭不禁抽搐幾下,腦袋微微發痛,沒想到對方會這樣問,哪有人這樣上趕著要跟人做朋友的?難道這一刻她要回答不同意嗎?那不是顯得她太小家子氣?

    沒糾結多久,顧傾顏就釋懷了,就算這一刻答應對方做朋友又沒什麼,自己沒必要猶豫不決。

    “嗯。”

    墨亦寒嘴角上揚,露出了一個驚為天人的微笑,顧傾顏差點又被對方的美色所迷。

    “那我以後就叫你傾顏?”說完,他有點不滿意,其實他更想稱呼她“傾傾”,可是擔心說出來太唐突,她不喜歡。算了,反正以後再換個稱呼好了。

    顧傾顏點點頭︰“可以。”

    墨亦寒乘勝追擊︰“那你以後別稱呼我墨先生,可以改口寒大哥。”或者寒,在心里加了句。

    顧傾顏想通了後,也不矯情,微笑著叫了一聲︰“寒大哥。”

    盡管墨亦寒再堅持繃著一張冷酷的臉,眼里的笑意怎麼也遮掩不了。

    看得出對方是真的高興,顧傾顏的防備之心慢慢降低。

    一頓飯下來,氣氛還算融洽。

    夜暮降臨,吃完飯後,墨亦寒堅持要送顧傾顏回家,想到現在自己已經有足夠資本與白家對抗,她也不再需要刻意隱瞞自己的身份,所以把住址告訴了他。

    車子開得很穩,墨一找到了位置,把車子停在傾帝居門口,“少爺,到了。”

    “嗯。”墨亦寒向顧傾顏伸出手,手指修長,指骨分明。

    顧傾顏像清泉般水汪明亮的眼楮疑惑地看著他。

    “給我,你的手機。”

    接過她白色的手機,快速地在里面輸入自己的號碼,然後打到自己手機上,拿出自己響起的手機,漫不經心地說︰“這樣方便聯系。”

    顧傾顏也不多說什麼,取回手機,她推開車門,走下車,跟他揮揮手︰“謝謝你的晚餐,有空聯系,再見。”

    墨亦寒看著女孩縴細動人的背影,手指慢慢摩挲著黑色的手機。資料上顯示顧傾顏出生農村,可是她本人卻絲毫不見小家之氣,反而渾身充滿高貴優雅,靈動的氣息,而且用得起最新款的手機,住在這樣氣勢磅礡,富麗堂皇的別墅,可見不簡單。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身上到底藏了什麼秘密?

    他會慢慢探究。

    ……

    “顧……顧同學,我很喜歡你,從第一次看見你開始,我就喜歡上你了。”阮桀很緊張,眼前這個女神一樣優秀的女孩,是他一直以來深深愛慕的對象,“這是我寫給你的情書,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請你收下。”

    顧傾顏看著眼前這個長相陽光帥氣,英俊高大的男孩,眉頭輕皺,一陣頭痛,昨天被墨亦寒攔在門口,沒想到今天又來了一個男孩把她攔在門口,她真是一點也不喜歡這種麻煩。

    放學時間,不少學生已經走到了大門,這時,都看見校門口上演了校草表白校花的戲碼,眾人紛紛圍著觀看,這兩個人,男俊女美的,火辣辣地吸引眾人眼球。

    尤其是顧傾顏,天仙一般的人物,平常大家都是只听說過,偶爾經過看過一面,哪里敢近距離接觸觀看她?現在有機會了,同學們都仔細地打量著美人。

    嗯,想不到近看,更是美得驚人,這是眾人心里唯一的想法。

    顧傾顏看著越來越多人圍觀,怕引起校方警告,只好快刀砍亂麻,“這位同學,我不能接受你的情書。現在我們還小,應該以學業為主。還剩下不到兩個月就高考了,你還是把心思放在考試上吧。”說完,她果斷地轉身離去,斜陽照射下,只留給眾人一個如仙如畫般唯美的背影。

    銀鈴般清脆悅耳的聲音從她嘴里發出,卻像鋒利的刀刃戳進阮桀的心里。其實,他早就知道自己配不上顧傾顏,雖然她只是農村出來的,可是她卻是那麼的完美高貴,讓人在她面前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眾人的戲癮和八卦之心還沒有被滿足,沒想到這麼快就要散場了。想不到校草出馬,還是摘不下這朵高嶺之花。看見這一幕,眾人不知道應該是高興還是失望,高興的是美人還是名花無主,失望的是美人依然冰冷如霜,可望不可即。

    “少爺,需要跟上去嗎?”看著顧傾顏越來越遠的背影,墨一抵抗著車里越來越低的氣壓,忍不住開口。

    車廂里,光打落在墨亦寒的側臉上,立體的五官,越發清俊無雙。“不用了,走吧。”想起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沒想到小家伙在學校里這麼受歡迎。

    “是。”

    人群里,一雙眼楮充滿了惡毒。

    甦如珊沒想到自己會看見這樣一幕,前幾天自己才向阮桀告白被拒,今天阮桀居然就跑來跟顧傾顏告白,她居然被這樣打臉,那她這個高貴如公主的甦如珊不就成為一個笑話?

    她看著阮桀一臉情深地向顧傾顏表白,顧傾顏裝模作樣,高傲地拒絕離開,阮桀還戀戀不舍地直直盯著她的背影,這無不一一刺痛她的眼。

    憑什麼阮桀拒絕她而喜歡一個村姑,就因為她長得美嗎?她不服!不服!都是那賤人,如果不是她勾引,阮桀這樣陽光的王子根本不會喜歡上她!

    緊緊地攥著拳頭,就連手指甲刺入肉中的痛楚都察覺不到,隱藏在眼底里的怨恨慢慢浮現,斜陽的余暉將甦如珊的側臉映照得十分陰鷙。

    下課後,教室里。

    “嗯,給你,你不是問我皮膚怎麼那麼好嗎,這是我自制的玫瑰潤膚水。你每天洗完臉後,把它倒幾滴在手心上,輕拍在臉部上就行了。它有潤膚,美白,收毛孔的功效。”

    顧傾顏從包包里拿出一瓶潤膚水遞給趙雯雯,這是她自己空閑的時候研制的,里面添加了兩滴靈水,功效很好,她自己一直在用。女人都是愛美的,她也不例外,傾帝居的天台上種了大片的玫瑰花,本著不要浪費的原則,她用來制成天然的潤膚水和玫瑰精露等,里面都加入了靈水。

    趙雯雯接過瓶子,打開蓋子聞了一下,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簡直不要太棒。她激動得撲向前,抱著顧傾顏︰“嗷嗷嗷,我太喜歡了,愛死你了,你怎麼這麼天才啊,居然連護膚品也會做,這麼妖孽,還讓不讓人活了。”

    顧傾顏推開身上這個二貨,“你盡量兩個星期內要把它用完啊,里面沒有添加防腐劑,不耐放。”

    “知道了。哎呀,我可真真愛死你了,果然是絕世好同桌,嘻嘻。”趙雯雯拿著瓶子愛不釋手,“哦,對了,差點忘記。顏顏啊,我提醒你,你最近要小心甦如珊那貨,我之前無意中看到她幾次都狠狠瞪著你,然後又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阮桀向你表白這件事,肯定深深地刺激到她了。我擔心她在打什麼壞主意呢。”

    “嗯,這個我會注意的。”以她現在這麼敏銳的感官,怎麼可能沒發現甦如珊盯著自己時狠毒的目光呢,她想看看對方會怎麼對付自己,她可是很期待呢。

    放學後,甦如珊看著顧傾顏離開教室的背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心情了,臉上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眼底的狠意浮現。

    哼,賤人,從今之後,她再也不能囂張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美人傾顏》,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美人傾顏第58章 虐賤人,耍流氓(三更合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美人傾顏第58章 虐賤人,耍流氓(三更合一)並對重生之美人傾顏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