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受辱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什麼等于二 書名︰修羅聖皇

    “宮師兄,難道ri後在這核心地帶,真的不允許再組建同盟了麼?”韓菲低聲問道,眼楮不敢直視他,似乎很是懼怕這宮路雲。

    “這是當然,我說過,身為核心弟子,只需忠心于宗門即可,不允許拉幫結派,組建自己的勢力。”

    “在內門我不管,因為那里全是烏合之眾,他們對我東武宗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在這核心地帶,我宮路雲絕不允許,任何人妄圖組建同盟。”

    “韓菲師妹,我看在你的面子,就不追究他們幾個了,你去告訴他們,速速將那玄翼盟的標志摘下,另外ri後不存在什麼玄翼盟成員,他們的身份只有一個,那就是核心弟子。”宮路雲的聲音有些冰冷。

    “知道了,我這就去和他們說。”而韓菲也是不敢有一絲怠慢,點頭應下後便向吳天等人走來。

    “韓菲姐姐,我想死你了。”在韓菲靠近後,安妙玲一把撲入了韓菲的懷中,而韓菲也是滿面笑容,可見二人關系不錯。

    “妙玲,你們真的打算在核心地帶,繼續組建玄翼盟麼?”韓菲笑道。

    “恩,我們是這麼想的,難道有什麼不妥麼?”聰明的安妙玲,听出了韓菲的話中之意。

    “換做是從前的確是可以,但是最近宮師兄下達了一道命令,那就是禁止在核心地帶,組建任何同盟和勢力,如今核心地帶的所有同盟全部解散了。”韓菲解釋道。

    “宮師兄?是宮路雲師兄麼?”听得此話,司徒宇等人,都不由得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宮路雲,眼中涌現出一抹畏懼。

    “除了他,還有誰能有這樣的力度,所以”

    “韓菲師姐,我們懂你的意思了,我們不會在這核心地帶組建玄翼盟了。”司徒宇果斷的摘下了胸口的勛章。

    見狀,其他玄翼盟成員,也是紛紛摘下了自己的勛章。

    倒是安妙玲柳眉微皺,道︰“韓菲師姐,這件事就沒得商量了麼?”

    “妙玲,我知道你對這玄翼盟的感情很深,我又何嘗不是,可是這核心地帶的情況不同,在這里靠的是個人實力,同盟的作用真心不大。何況宮師兄已經發話了,誰敢不從。”韓菲苦口婆心的勸道。dudu1;

    “他宮路雲說到底也不過是一名弟子,連長老都不反對,他有何資格說這種話。”就在這時吳天開口了。

    他對安妙玲是比較了解的,他很清楚安妙玲想讓這玄翼盟,在核心地帶繼續存在下去,雖然不知道具體是因為什麼,但是他感受得到安妙玲的心思。

    這也是吳天,為何在玄翼盟對他已經沒有利用價值後,還會選擇留在玄翼盟的原因,因為他是為安妙玲留下的。

    “這位是?”見吳天開口,那韓菲柳眉輕挑,向投來了詫異的目光。

    “喔,忘記給韓菲姐姐介紹了,他叫吳天,是我玄翼盟的新成員。”甦美趕忙介紹道。

    “呵,看這模樣,吳天師弟年齡應該不大,涉世不深,有些事情的嚴重xing不了解倒也正常。”

    “妙玲,他的工作就由你來做吧,記住這玄翼盟必須解散。”說完這句話,韓菲轉身便要離開。

    “其實我很好奇,這個所謂的嚴重xing究竟是有多嚴重。”吳天又開口了,因為他最受不了別人威脅他。

    听得此話,那韓菲猛然轉過頭來,似乎想說什麼,但是看到安妙玲後則是平息下來,對安妙玲輕嘆道︰“妙玲,別說做姐姐的沒提醒你,如今在這核心地帶,沒人敢違抗宮路雲,所以你們還是放棄玄翼盟吧,這對你們來說是件好事。

    “韓菲師妹,難道遇到什麼麻煩了麼?”就在這時,那宮路雲的聲音突然響起,這位東武宗的第一弟子,竟走了過來。

    這一刻,司徒宇等人的臉s 都是大變,盡管他們在內門叱 風雲,但面對這宮路雲,他們是真心懼怕。

    “宮師兄,沒什麼麻煩,只是和師弟師妹們多聊幾句。”韓菲笑著敷衍道。

    “喔,我看好像沒這麼簡單吧。”宮路雲微微一笑,便走到安妙玲和吳天身前,以一種絕對的語氣道︰“我想該說的,韓菲師妹已經跟你們說過了,我現在只給你們一個選擇,把胸口的勛章摘下來,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听得此話,安妙玲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緩緩的抬起了手,準備將那勛章摘下,因為她已經明顯感受到了宮路雲的不善。dudu2;

    可就在這時,吳天的卻抓住了安妙玲的手,而後微笑著對宮路雲道︰“宮師兄,我們玄翼盟絕對不會影響其他人,所以沒必要非解散不可吧?”

    “唰”可誰曾想,那宮路雲二話不說,抬起手掌,對著吳天的臉頰便扇了過來。

    “嗖。”這一刻,吳天臉色大驚,趕忙運轉御空術,只見腳下疾風掀起,便消失不見,出現在了十米開外之地。

    “這小子,好快。”見到這一幕,所有核心弟子都大吃一驚,能夠從宮路雲的手中逃脫,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辦到的。

    “哼。”然而那宮路雲卻是冷哼一聲,只見身形一縱,竟如鬼魅般的出現在吳天身後,一只大手從後面抓了下來。

    “糟了。”這一刻,吳天能夠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籠罩了他的身體,幾乎失去了逃脫的力氣,面對靈武境的高手,他果然還是太弱,單單是氣勢就令他寸步難行,如同一座山壓在身上,如果動起手來,他豈不是半招都擋不了。

    “你敢不听我的話?”看著吳天那冷漠的眼神,宮路雲的眼神也是緩緩變冷,他在宗門的地位極高,核心弟子年輕一輩中,無人敢反駁于他,甚至,一些核心長老與其說話都是相當客氣,如今,這一個新人敢質疑反駁他的命令?

    他覺得他的尊嚴,似乎是在此刻遭到了挑釁!

    “我身為宗門第一大第子,有權管理任何弟子,包括處罰,哪怕當場廢了你也不是不行!”

    “再說一次,你照不照我所說的做!”宮路雲面色冰冷,猛然踏出一步,靈武境強者那恐怖氣息直接是完全爆發而開,然後宛如山岳般狠狠的壓迫在吳天身體之上。

    “嘎吱!”在那等極端強橫的氣息壓迫下,吳天膝蓋都是陡然一彎,旋即他赤紅著眼楮,硬生生的抵抗著那股壓迫,渾身的骨骼,不斷的發出那種如受重壓的嘎吱之聲。

    “真是有些膽識!”見到吳天竟然能夠在他氣息壓迫下未曾跪下,宮路雲眼中寒冷更甚,而那股氣息壓迫,也是越來越強,甚至,連吳天所站立之處的那片地板,都是砰的一聲,被生生壓爆而去,而其他人見狀,急忙逃離吳天身邊,而安妙玲則是被韓菲死死的抓住,生怕她做出沖動之事。

    吳天體內靈力瘋狂運轉,那神雷也在幫他分擔一些,但靈武境的氣勢實在太恐怖,拼盡全力,死死的抵御著那種讓得他動彈不得的氣息壓迫,直到得現在,他方才徹底的明白,自己在如何逆天,哪怕能越級挑戰,但靈元境與靈武境存在著兩境之間的差距,究竟是如何的龐大。

    周身的壓迫,不斷的想要吳天雙腿壓得跪下,而他的目光,也是在瘋狂的閃爍著,他在丈量著自己的實力以及所有的底牌,堪比五階的雷霆三式,七階的身法御空術,還有神秘的九色神雷!dudu3;

    然而,當計算完畢時,他的心,卻是有些下沉,靈武境的宮路雲,實在是太強大了。

    “宮師兄,求你放過吳天,我們願意解散玄翼盟!”見到那面色赤紅,仿佛連皮膚都是要滴出血來的吳天,安妙玲嚇得哭了出來,一邊摘下胸口的勛章,一邊跑到宮路雲身前乞求。

    “原來是安長老的妹妹,看在你姐姐的面上,我可以放過他,但是……”看著滿臉乞求的安妙玲,宮路雲旋即雙手負于身後,俯視著那被壓迫得身體有些彎曲的吳天,口中淡淡的說道“吳天,你若是能夠頂住我的氣息壓迫,從我身旁走出大門這百米的距離,此事,既往不咎。”

    吳天的身體,在那一道目光下,瘋狂的顫抖著,一股憤怒到極致的沖動讓得他要忍不住的爆發起來,與那宮路雲徹徹底底的拼命,雖然那最終的結果,會是橫死此處!

    “妙玲!”吳天那本要被怒火所掩蓋的理智,看到在一旁泣不成生的安妙玲,突然再度清醒了許多,他血紅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居高臨下盯著他的吳天,沒有再說一句話,艱難而緩慢的轉身,然後踏著重如山岳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對著之外走去。

    他知道,今天這個局,他無力破解,即便最後真的在宮路雲的大意下,僥幸擊殺了他,但那又如何?

    接下來的,且不說宗門會如何處置他,但必然會讓他的家族的全力擊殺他,他死了無所謂。

    可在那等怒火下,所有和他有關的人,都會被無情鏟除,安妙玲,林月溪的家族都會被滅。

    因為現在的他,還沒有辦法在宮路雲的宗族的怒火下保護他身邊的人,因為,他還不夠強大!

    “這小子……”見到吳天的眼神逐漸平靜下來,而並非是沖動,韓菲心中突然對這少年不由的高看了些。

    但也是多出了一絲輕嘆,她知道,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作出這種選擇,會是何等的艱難,即便,這在如今的局面下,是最理智的作法。

    “砰!砰!”重重的腳步聲,在核心地帶之中響起,而在那種越來越強的氣息壓迫下,吳天毛孔下,突然滲透出了一滴滴殷紅的鮮血,鮮血順著身體留下,每一次腳步的踏出,都將會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被鮮血所灌滿的猩紅腳印,觸目驚心。

    望著那即便已是渾身鮮血,但卻依然邁著如山步伐,一步步走向大門之外的背影,圍觀的人群突然變得安靜了許多,原本那些等著看熱鬧的人,眼神也是緩緩凝重,少年的這股毅力,讓得人有些動容。

    “吳天!”安妙玲終于無法在看下去,就在她想跑去幫吳天時,腳步剛跨出便瞬間昏倒在下,她被韓菲打暈。

    zuopingshuji!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修羅聖皇》,方便以後閱讀修羅聖皇第六十四章 受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修羅聖皇第六十四章 受辱並對修羅聖皇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