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詭異的符咒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什麼等于二 書名︰修羅聖皇

    “林師妹,看來你們收獲也不錯嘛。”一個男子的聲音在林月溪耳邊響起。

    “李毅!”林月溪回過頭一看,一個十七歲的冷漠少年和十幾個天道盟的成員一起正緩緩向她走來,這冷漠少年的模樣頗為英俊,只不過微挑的嘴角,卻是露出一些桀驁以及難掩的傲氣,他就是內門弟子十大高手之一的李毅,地屆排行前五的存在,年紀輕輕,就已經超越許多內門弟子了,傳聞還和核心弟子戰斗過而不敗,所以有著傲氣也是理所當然的。

    “這你們竟然去獵捕天靈草了,竟還抓到這麼多。”而當李毅等人看到林月溪懷中的天元草後,同樣震驚無比。

    一株天元草的價值,相當于二十株地元草,而林月溪懷中的這十三株天元草,已是大多數弟子的收成還要珍貴。

    “不,這並不是我們抓到的,而是吳天送我的。”楚月說話間,將這十三株天元草,塞入了自己的腰包中。

    當她做出這一舉動時,幾乎所有人都羨慕得倒吞了一口口水,尤其是先前侮辱吳天的那兩位,簡直連找塊豆腐撞死的心都有了。

    因為他們剛剛對吳天的挑釁,無異于兩個拿著銅錢的乞丐,去對一個腰纏萬貫的富豪炫富,可笑至極。

    “林月溪,你是說,這是那吳天給你的,莫非”李毅面容失色,他來時在後面已經看到吳天那滿滿的包裹,起先以為都是地元草,但現在,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哥,月溪姐,不好了,吳天他”就在這時,李雪一伙人,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並且她的臉色非常難看。

    “李雪,怎麼回事?是不是吳天欺負你了。”當看到李雪那失魂落魄的模樣,以及李高腿上的傷勢後,李毅身後天道盟成員都圍了上來,他們還以為是吳天在靈藥山欺負了李雪等人,以此報復李毅,畢竟,李毅曾教訓過吳天,這事在場的人都知道。

    而當李雪說出將當日的經過後,所有人都沉默了。

    因為按照李雪所說,吳天為了救她,被三個靈元境五重的劍盟高手圍攻時,本該陷入絕對,不死即殘的吳天。

    可是剛剛,他們明明都看到了吳天,不但毫發無損,且還春光滿面,哪里像是負傷之人。dudu1;

    而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吳天可以,面對三名靈元境五重的高手而不敗,至少能過全身而退,這可是非常恐怖的事。

    吳天究竟有著怎樣的實力?

    人們簡直不敢繼續想了,因為越想越是心驚。

    “月溪姐,你是說吳天哥沒事?”楚雪滿面激動的追問道,同樣感覺不可思議。

    “恩,他真的沒事,我們剛剛還見到了他。”林月溪肯定點頭道。

    “太好了,吳天哥沒事,這實在是太好了嗚”樂極生悲,李雪一把撲入了楚月的懷中,哭泣道︰“月溪姐,我錯了,我們都錯了,我們以前不該那樣對吳天哥若不是吳天哥,我這次就,嗚”對于這樣一幕,林月溪倍感欣慰,可見李雪這丫頭,經過此事後,是真的對吳天改變了看法。

    “看來,我們的確是小看吳天了,他隱藏的很深吶。”李毅嘆息一聲,臉上有著幾分慚愧,得知李雪的經歷後,事實上在場的所有人對吳天,都有了新的看法。

    而就在所有弟子,都在撤離靈藥山的時候,一群由內外長老所組成的人馬,卻已是來到藥靈山的中圍。

    此刻,安妙菡,武技閣主事等內門當家長老,全部聚于此處,望著不遠處的三具弟子的尸體眉頭緊皺。

    不過,以他們的身份,眼下卻也只能圍觀,沒有了話語權。

    因為在那尸體旁邊,一位身穿白袍的人正在仔細觀察,這位可是東武宗的一位大人物,連核心長老也要退避三分。

    此人身上的白袍很特殊,刻滿了奇異的符咒,特殊的紋路,並且這白袍很大,不僅遮蓋了此人的衣衫,更是遮蓋住了他的面容,將整個人包裹的嚴嚴實實。dudu2;

    “時隔多年,終于又出現了。”終于,白袍之中,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司徒長老,您說的可是萬骨冢?”安妙菡上前問道。

    “除了萬骨冢,還能是什麼?”

    “不是我說你們啊,你們這些內門長老,也未免太失職了,為何每次都是萬骨冢出世之後,才來通報,你知道你們耽誤了多大的事麼?”

    “簡直就是一群飯桶,全部都是廢物,真不知道要你們有何用?”然而安妙菡的問話,卻換來白袍老者的一頓怒斥,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這位大人物的憤怒。

    “哼”一番訓斥之後,那白袍老者大袖一揮,竟消失不見,連一絲氣息都沒有留下。

    而當他離開後,所有人都是如釋重負,長舒了一口氣,在那位的面前,他們實在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而如同安妙菡那樣上前問話,可不是誰都敢做的。

    “這老家伙,未免也太過分了,這萬骨冢本就虛無縹緲,連布下層層陣法的他都察覺不到,我們怎麼可能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安妙菡氣鼓鼓的道,一臉怒氣。

    “我說丫頭,你小點聲,我們東武宗能夠請到這位可不容易,別說我們,就連宗主大人,對他也要畢恭畢敬,我們真的惹不起他。”慕容長老上前勸阻,深怕安妙菡得罪了那白袍老者。

    “哼,我看他加入我東武宗是假,窺探萬骨冢的寶藏才是真。”安妙菡冷哼一聲不以為然。

    “雖說那萬骨冢很可能是一處寶藏,可畢竟只是傳聞,而如今凡是踏入者都會斃命,卻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如今這萬骨冢已被視為宗門第一絕地,早就鬧的人心惶惶,如果司徒長老真能破解這萬骨冢,就算那寶藏給他又如何。”dudu3;

    “就怕他沒那本事。”安妙菡撇了撇嘴。

    “你這丫頭,就少說一句吧。”面對倔強的甦柔,慕容長老顯得頗為無奈︰“對了,你讓玄翼盟邀請那小子麼?”

    “哎,那小子還真是個讓人頭疼的主,我听小玲說,他拒絕了加入玄翼盟。”提起吳天,安妙菡嘆了口氣。

    “喔?”慕容長老先是一愣,旋即釋然的笑道︰“這小子還真有點意思。”

    吳天回到府邸,最先做的事,便是舒舒服服的沐浴一番,可是剛剛脫掉衣服,還未進入浴池,吳天的面容便是大變。

    “這這是”望著自己的胸口,吳天目光閃爍,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因為在他的胸口處,竟出現了一幅詭異的圖案,之所以說它詭異,那是因為這幅圖案,是由無數道符咒組成。

    每道符咒,都好像具有生命一般,竟然在吳天的皮膚之中,緩緩游動,極其滲人。

    吳天用力的在胸口蹭了幾下,試圖將這詭異的圖案抹除,可是奈何這圖案如同生長在他的肌膚一般,根本無法去除。看著那些密密麻麻,在自己肌膚中來回游走的詭異符咒,吳天一臉惆悵無比,卻又無可奈何。

    “看來,我還並沒有擺脫那萬骨冢的詛咒。”突然,吳天釋然的笑了,他知道這一定是萬骨冢,留給他的紀念品,而無論這東西是福是禍,此刻的他都無力左右,只能听天由命。

    他不是憂愁之人,既然已經無力改變,吳天也就懶得多想,干脆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跳入浴池之中,享受起當下的人生。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修羅聖皇》,方便以後閱讀修羅聖皇第二十一章 詭異的符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修羅聖皇第二十一章 詭異的符咒並對修羅聖皇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