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不一樣的風格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卷沙 書名︰我靈魂出竅和你戰

    這說話的少年正是周成,而下面面色郁悶的大蟾蜍自然就是六眼蟾蜍了。

    六眼蟾蜍听了周成的嘲諷,氣的臉色發紅,說道︰“大不了我自己爬上去就是了,這很難嗎?!”

    那飛禽來得好快,不多時就來到了周成眼前。

    離得近了周成才發現,這飛禽竟也是金雕,和自己的那只也差多的,而金雕上還站著一個身穿白袍的小童。

    小童眉清目秀,並沒有指使金雕落下來,就那麼在七八米高的空手問道︰“敢問師兄是那個宗門的弟子?”

    周成道︰“在下是藥王宗的周成。”

    那白袍小童拿出一個冊子翻看了一下,又說道︰“周師兄此刻應該在白霧深淵試煉啊,怎麼就出來了?”

    周成笑道︰“在下已經獲得偌大機緣,還是給別人留點機會吧。”

    白袍小童沒料到周成會這麼說,哪有人會嫌自己的得到的太多呢。當然他也不在意對方怎麼說,只要可以確定對方的身份,那自己的任務就完成了。

    “藥王宗的長輩正在我們九霄雷宗做客呢,師兄可以和我來。”

    說著就指揮金雕落了下來,不成想六眼蟾蜍怕他們丟下自己不管,讓自己一個人爬上去,因此使壞,六只眼楮悄悄睜開。

    那邊金雕突然雙眼一翻,仰頭栽了下來。

    白袍小童嚇了一跳,縱身一躍跳到一邊,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金雕,目瞪口呆。

    周成一踩腳下的六眼蟾蜍,罵道︰“你又搗鬼?”

    六眼蟾蜍沒事人一樣,呀然道︰“搗鬼,搗什麼鬼?你說什麼啊?”

    周成指指金雕︰“還說不是你搗的鬼,還不把它弄醒!”

    六眼蟾蜍有氣無力的嘟囔道︰“好,凡事都是我的錯,我把它弄醒還不行嗎?”

    說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嘴巴高高鼓起,“呱”的一聲怪鳴,那金雕頓時被一股沖擊波震得翻滾了出去。

    飛出去十幾米,那金雕這才慌里慌張的爬起了身來。

    它看著六眼蟾蜍,眼神驚懼。

    周成有些無奈,從六眼蟾蜍的背上跳下來,拱手道︰“這位師弟有禮了,我這靈獸剛剛收服,還有些不知道規矩,還望師弟多多包涵。”

    那白袍小童指著六眼蟾蜍道︰“你這靈獸似乎是三級妖獸啊?”

    周成點點頭,道︰“我們還是快些走吧,在下早就想游覽一番鼎鼎大名的九霄雷宗了。”

    白袍小童听到對方夸贊自己的宗門,臉上立刻露出自豪的神情,對周成道︰“那師兄這就和我上去吧。”

    說著一招金雕,金雕躲躲閃閃的走了過來。

    兩人縱身一躍,就上了金雕,下面六眼蟾蜍立刻怒道︰“你們就這麼走了,真把我一個人留下?周成,別忘了我可是背了你兩天,你就這麼對待你的好幫手?”

    白袍小童訝異道︰“你可以跟著我們飛上去啊。”

    六眼蟾蜍面色一紅,囁嚅道︰“我又不會飛。”

    周成笑問道︰“師弟來的時候沒帶靈獸袋嗎?”

    作為接待弟子,靈獸袋可是標配。

    一般擁有靈獸的弟子,一般想法設法也會得到一個靈獸袋的,但是靈獸袋價值不菲,動輒上千靈石,普通的修士哪里買得起。

    而每年除了六大宗門弟子的互訪之外,還有大量的散修也會前來拜訪,有的散修擁有體型龐大的靈獸,卻並沒有靈獸袋,為了上下方便,一般接待弟子就會用靈獸袋幫助他們運送靈獸上下山的,

    白袍小童從腰間解下一個黑色口袋,說道︰“我本以為這大蟾蜍有三級的修為了不需要靈獸袋了呢。”

    接著他又對六眼蟾蜍道︰“那大蟾蜍,你別動啊,我這就把你收進靈獸袋里。”

    說著一抖靈獸袋,袋中青光放出,六眼蟾蜍“嗖”的一下就飛了進去。

    白袍小童收好靈獸袋,用腳輕輕一踩金雕的後背,金雕展翅一震,就飛了起來。

    風聲呼嘯而過,金雕盤旋而上。

    不多時金雕就載著兩人來到雷雲峰的半山腰處。

    在這半山腰處綿延著一大片綠樹掩映的屋舍。這些屋舍都是青磚里瓦,一個個獨立的院落連成了一大片,看起來頗有一番詩情畫意。

    金雕在一個特別巨大的七層酒樓前停了下里,周成抬眼看去,只見那樓宇的匾額上寫著“客仙居”三個字。

    旁邊忽然有一只蒼鷹飛過,落在了七樓邊上的一個平台上。

    蒼鷹背上跳下來一位白袍少年,少年往這邊隨意的瞥了一眼,急匆匆走進了樓內。

    周成注意到,那平台的旁邊還站著幾個飛禽正在進食,似乎樓里面早已經有人來了。

    周成兩人也跳下身來,白袍小童一抖靈獸袋,六眼蟾蜍龐大的身體就落在地青石地面上。

    周成指了指七樓的平台,問道︰“那里怎麼停了那麼多飛禽,難道還有人在這客仙居內聚會嗎?”

    白袍小童道︰“客仙居的七層新來了一位舞姬,听說長袖飄飄舞姿甚美,想來這些師兄都是為她而來的吧。”

    周成吃驚道︰“你們宗內竟然還有舞姬?”

    白袍小童道︰“這客仙居是交給和宗門有關系的世俗家族管理的,他們只要不作出危害宗門安全的事情,宗門是一般不會管他們怎麼經營酒樓的。”

    “玩物喪志可是大忌!宗門內設有酒樓,還敢收養舞姬,那是絕對會影響弟子正常修煉的。”

    白袍小童不以為意,老氣橫秋的笑道︰“宗門長輩一直都說,出淤泥而不染才是真豪杰,如果連這點誘惑都忍受不了,那未來的成就也不會太高。”

    周成搖頭道︰“話不能這麼說,俗話說少年心性難以琢磨,多一份誘惑就少一分成道的機會,從總概率上來說,這麼做肯定會降低宗門弟子未來的成就高度。甚至說不定,有些絕頂天賦的天才弟子也會一蹶不振也不一定的。此法不可取,不可取啊!”

    小童皺眉沉思了一番,也是想不明白。

    他伸手招了招,客仙居門口一個灰袍少年走了過來,拱手行禮道︰“師兄。”

    小童道︰“去把這位師兄帶到藥王宗的庭院去。”

    “是!”灰袍少年又行了一禮,對周成道︰“師兄請跟我來。”

    不多時,周成就跟隨那灰袍少年來到一個寬闊的院落前。

    灰袍少年停下身來,躬身道︰“師兄,這里就是藥王宗的駐地了。”

    周成漫步走了進去,院里正有一個魁梧的老者倒背著手,嘀咕著什麼。

    周成認識這位老者,這老者正是這次帶隊的三位長老中的一個,名叫袁文伯,是魂士中期的修為。

    “袁長老!”

    周成躬身一禮。

    袁文伯轉過身來,驚訝道︰“周成,你怎麼來了?”

    隨後他就看到了周成身後的六眼蟾蜍,頓時睜大了眼楮︰“這是……”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靈魂出竅和你戰》,方便以後閱讀我靈魂出竅和你戰第六十五章 不一樣的風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靈魂出竅和你戰第六十五章 不一樣的風格並對我靈魂出竅和你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