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這是什麼東西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卷沙 書名︰我靈魂出竅和你戰

    窗外大雨傾盆,芭蕉樹被狂風蹂躪的東倒西歪,有幾棵甚至被連根拔起。

    屋內,一個清秀少年穿好簑衣,對床上躺著的一個十分雄壯少年道︰“秦忠,你好生待著,我把丙字區的排水口打開就回來。”

    床上躺著的少年,身體厚度和寬度是常人的兩倍有余,那單人床他幾乎躺不下來,半邊身子都在床沿外擔著。

    此刻听到少年說話,他慌忙爬起身來,“少爺別去,這狂風暴雨的,太危險了,要去也是小的去,小的沒事的。”

    少年一把按住他,笑著說道︰“秦忠啊,你腿上有傷,等養好了傷再幫我也不遲。”

    秦忠眼圈一紅,竟抽抽噎噎的哭泣了起來。

    “是小的沒有照顧好少爺,是小的無能……”

    清秀少年拍拍他寬厚的肩膀,安慰道︰“宋儒有夜游巔峰境界,他用靈魂體和你打,你連看都看不見他,這怎麼打?好了,這不怪你。”

    “可是小的的職責就是……”

    清秀少年拍拍他的肩膀,戴好斗笠,走了出去。

    此刻,屋外大雨瓢潑。

    ……

    清秀少年名叫周成,是東寧城周家嫡系的一名子嗣,被父親花了極高代價才進了這藥王宗。

    可惜的是,因為資質的原因,被分到了外門。

    初來乍到,他資質又不好,沒什麼前途,自然受人欺壓。

    這才剛來一周,他從家里帶來的僕人秦忠,就被打人斷了腿,要不是救治及時,很有可能那條腿就廢掉了。

    像靈武大陸的修士修煉的都是靈魂體,依靠靈魂出竅作戰,靈魂體出竅之後普通人連看都看不到,這也是秦忠被打的原因。

    藥王宗禁止弟子之間的爭斗,那宋儒不好對自己動手,卻是當著自己的面打斷了自己手下秦忠的腿,當真是欺人太甚,狂妄至極!

    想起宋儒的嘴臉,周成不自禁的皺了皺眉頭。

    自己來藥王宗也是有大抱負的,先是天賦測試資質不佳被分到外門,如今又被這樣的無恥之徒故意刁難,以至于在這樣惡劣的天氣里也要去藥田放水,想想真是讓人胸悶。

    他深一腳淺一腳的來到半山腰,看著已經一馬平川被灌滿水的藥田,漸漸地面露笑容。

    他一向樂觀豁達,雖然來到這里一路艱險,但見到面前的景色也不由暗暗稱奇。

    從此處往遠處望去,四處都是青蒙蒙一片,天與地之間充塞著海量的雨水,此時此刻,天地已是一體!

    一股大風吹來,吹了他個趔趄。

    他嚇了一跳,趕緊收攝心神,小心搬開排水口的石板,田里的水立刻流了出去。

    一連打開七八塊藥田的排水口,他這才舒了口氣,又往另一片藥田走去。

    突然,大地不安的震動了一下。

    周成心中一驚,還未有什麼動作,腳下的大地突然往懸崖下滑了過去。

    “這……”

    周成立刻驚醒,這麼大的雨,定然是出現滑坡了。

    想清楚原油,他撒腿就跑。

    可就在這時,形勢突然急轉,整個大地猛地豎了起來,藥田里的積水急速灌下,一下把周成拍落下去!

    周成身體周圍全是黃澄澄的泥水,他看不見周圍的情形,只能伸手亂抓,迷迷糊糊中抓住了什麼藤條,哪里知道下墜之力太大,竟一把把那藤條連根拔起,一起拽了下來!

    他心中大急,丟掉藤條,還要再抓,一塊石頭砸來,他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周成悠悠轉醒。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卻依舊下著冰涼的小雨。

    他看了眼四周,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堆淤泥里,身體冷得厲害,凍得他一直發著抖,剛要爬起身來,卻又覺得渾身酸痛的要命。

    低頭看時,穿在身上的簑衣已經破爛不堪,混亂中,斗笠也早已不見,這一路踫踫撞撞,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傷。

    他勉強爬起身來,看了看一線天的山谷,卻是難以辨別方向。

    沒有辦法,只能隨意選了個方向,一瘸一拐的走了下去。

    只是沒走幾步,他發現一邊黑黝黝的淤泥里竟然有些微微弱的亮光。

    “這是怎麼回事?”

    他走上前去,把淤泥扒開,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個綠豆粒大小的碧綠色種子。

    種子上還竟然散發著淡淡的青色光芒。

    他拿起這神秘的種子仔細看了看,心里嘀咕道︰“這是什麼東西?怎的種子也會發光?難道是什麼寶物不成!”

    這神秘的種子讓他想起了遠古時期的傳說。

    遠古時期還是修真者橫行,修真者里面有一位叫龍樹道人的修士,在當時非常的有名,據說他就是煉化了一枚降龍木的種子,這才闖下如此大名頭的。

    “難道這也是什麼神樹的種子?那我豈不是發達了!”

    周成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只是他剛來藥王宗,可不知道怎麼煉化寶物的。

    “難道滴血認主?”

    他還是听說過這一點的,周成也顧不得全身發冷,在旁邊水窪里洗淨手掌和種子,用鋒利潔白的犬齒輕輕一咬,無名指上立刻流出血來。

    他選擇無名指也是有原因的,畢竟無名指用到的時候最少,總比傷了食指的好。

    鮮紅的血珠滴落到種子上面,立刻滲透了進去。

    周成頓時大喜,“有戲!想不到天無絕人之路,我周成也能有成名的寶物了。”

    他捧在手里又呆了半晌,面色卻慢慢僵硬了。

    “怎麼沒變化,是血太少了嗎?”

    周成看著已經慢慢結痂愈合的無名指,閉上眼楮又撕了開來,于是又有一滴血珠滴落在了神秘種子上面,頓時又滲透了進去。

    他眼楮一眨不眨的看著這神秘種子,那種子卻是光華流轉,還是沒有其他變化。

    “這尼瑪!”

    周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再次撕開傷口,又滴了一滴血液上去。

    如此再三,持續了許久,到了後來,周成已經開始開始面色慘白,渾身發抖了。

    “看來老子今天就是死在這里也煉化不了這東西了,還是找個地方避避雨吧。”

    他收起種子,又走了下去。

    一路上都是斷裂的大樹,凌亂的樹枝,還有半埋在淤泥里的靈草藥。

    周成餓的頭腦發昏,隨意挑了幾種靈藥,就著旁邊的水窪洗了洗,張口就吃。

    如今遭了水災,想必這些靈藥應該也不會有人過來清點了,自己吃點應該也不算什麼的吧,再說了,這些外門弟子照料的靈草藥都不怎麼珍貴的。

    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又找到不少靈草藥,雖然不是特別名貴,但也吃了個半飽,唯一的遺憾是,他始終沒有找到出谷的路。

    他渾身冷的要命,只能在附近找了個相對干松的山洞,小心翼翼的鑽了進去。

    排查掉沒有野獸之後,卻又發現了一些干草,實在是令他喜出望外。

    他把為數不多的干草鋪到地上,仰頭就躺了上去,他也實在是疲憊至極,竟然霎時就睡著了。

    早上一覺醒來,頓時精神氣爽,他伸了個懶腰,又反手拿出那枚神秘種子看看,心道︰“這東西必定是寶物無疑,如果就這麼回去,萬一被那些前輩發現的話,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他拿著那種子翻來覆去的仔細研究,腦子里的念頭轉動不停。

    忽然,他停了下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靈魂出竅和你戰》,方便以後閱讀我靈魂出竅和你戰第一章 這是什麼東西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靈魂出竅和你戰第一章 這是什麼東西並對我靈魂出竅和你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