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修真界那些事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如墨似血 書名︰神級插班生

    來到酒店房間,程宇把浴室的水打開,“乖,把衣服脫了,哥哥給你洗個澡,一會穿新衣服。”

    程宇把脫光光的小女孩抱進浴缸里,給她洗起澡來,“你叫什麼名字?”

    “可可。”小姑娘小聲說道,看到浴缸缸里都是泡泡,很開心,小手劃個不停。

    “嗯,好,那可可以後跟哥哥姓,叫程可可好不好。”

    “好。”可可開心的說道。

    洗完澡,程宇用浴巾將可可包著抱出了浴室,剛一出來吳常就拿著幾件小衣服進來。

    看著可可高興的穿著新衣服,程宇也很開心,對吳常說道︰“你買的這衣服挺合適啊,眼光不錯嘛!”

    “呵呵,宇少見笑了,我女兒跟她差不多大,我照著買的。”看著小女孩很開心,吳常也是滿臉慈愛,好像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兒。

    “可可,這衣服喜不喜歡。”

    “喜歡。”

    “叫點東西上來,剛才點了菜都沒吃,弄些孩子能吃的。”程宇對著吳常說道。

    晚上,程宇跟可可睡在一起,程宇不怕惡靈跑,因為惡靈在沒有修煉大成以前沒法離體存在,所以它必須待在可可體內,除非可可死了,它才有機會奪舍別的軀體。

    因此程宇怕惡靈為了躲開他,將可可精氣吸干後去奪舍別人,將可可放在自己身邊惡靈不敢吸干可可,因為沒有軀體奪舍。難道奪舍程宇?笑話,它要是有這本事還會害怕程宇麼?

    普通人看不出程宇厲害,可是作為修煉者,而且盡管它還只是沒有實體的惡靈,這都不影響它能感受到程宇強大的實力。

    半夜,可可突然睜開雙眼,只見原本烏黑的大眼楮散發著幽綠的光芒,可可坐起身看著睡著的程宇,嘴角一撇露出一絲陰笑,原本肥嫩的小手成爪,伸出一寸長的尖甲,滿手黑色惡氣縈繞在手上,雙手向著程宇的脖子插去。

    可是手才伸手到離程宇脖子一寸的地方,整個人被程宇的真氣彈開,掉到了床下暈了過去。而原本幽綠的雙眼和長滿尖甲的小手都恢復了正常。

    程宇走下床,將可可抱上了床,放在身邊,看著可可緊皺的眉頭,程宇一聲嘆息把可可抱在了懷里,用自身的靈氣滋潤著可可,原本緊皺的眉頭放松了下來。

    程宇不是不想給可可解除詛咒,而是這個詛咒很麻煩,跟下咒的人的實力也有關,一時半會搞不定,而且怕發生意外,從認出可可身上的詛咒開始,程宇就已經意識到一個問題,這個世界確實有修煉者存在,在這種情況下,程宇更不可能在這個不熟悉的地方為可可解咒。

    第二天,三人吃完早飯,程宇抱著可可便上山了,現在是白天,看著路上的風景又是不一樣的感受,古色古香的建築,在剛剛升起的太陽照射下,顯得更加莊嚴宏偉,讓人心生膜拜,確實是一處遠離塵世的好地方啊!

    一路上跟著可可說說笑笑,程宇很享受這樣的感覺,看著洗淨小臉後變得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水亮亮的大眼楮,靈氣十足,程宇喜歡的不得了,雖然叫她小妹妹,可是一直當她是自己的女兒一樣疼愛。

    “哥哥,你看,那里有一只小白兔。”可可指著一棵樹後面躲著游人的小白兔說道,經過一路上跟程宇的歡鬧,可可也習慣了程宇,哥哥叫的很是自然。

    “想不想要,哥哥,給你抓過來好不好。”程宇笑著說道。

    “想。”可可很是期待的說道。

    程宇朝著小兔子走過去,小兔子撒腿就跑,程宇一揮手將靈氣射了出去,籠罩著小白兔,小白兔頓時不動了,程宇走過去直接把地上一動不動的句子提了起來,交給可可,可可把兔子抱在懷里高興的不得了,“啵”狠狠的在程宇臉上親了一口。

    有了可可這個小可愛,程宇也沒有之前那麼急切了,慢慢的沿著山上走,兩個多小時的時間,終于看到了法雷寺的真身。

    完全沒有程宇想象中的宏偉霸氣,反而給人一種破敗感,滄桑感。三人一進入寺內,人不多,一個和尚正在掃寺,程宇抱著可可走了過去,單手施禮道︰“小師父,請問貴寺的聖一法師在嗎?”

    “阿彌陀佛,施主要找主持方丈嗎?很不巧,我們主持已經避客很多年了。”和尚一手拿著掃帚一手施禮道。

    “避不見客?可是我朋友說他每年都會來拜見聖一法師啊。”

    “施主可是說的田善人?”和尚驚訝的說道。田文清每天都會送上大量的貢品和香火錢給法雷寺,因此這些和尚都是知道的。

    “正是,我正是田老的朋友,得到他的指引,希望能夠見聖一大師一面,還請小師父幫個忙。”

    “這……好吧,我就帶幾位先到後殿,至于主持見不見幾位,就看幾位的機緣了。”和尚想了想說道,然後便引著幾人向後殿走去。

    “妖孽,豈敢在此造次!”幾人剛入後殿,一聲大喝從里面的一間禪房傳出,隨後一道身影飄了出來,一個身著袈裟的老和尚立在眾人面前。

    老和尚盯著幾人掃了一眼,眼光停在可可身上,緊皺眉頭,原本在禪房打坐的聖一大師突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陰靈之氣,以為有妖物入寺,可是出來一看,陰靈之氣竟然是從這麼小一個小娃娃身上發出的,頓時不解。

    “好歹毒的人,竟然對這麼小的娃娃用此惡毒手段,你們是什麼人。”聖一大師看明白小娃娃的陰靈之氣是怎麼回事,頓時對著程宇等人喝道。

    “主持方丈,這幾位說是田善人的朋友,要來見方丈。”這時候慌忙站出來說道,以為自己給方丈惹禍了,帶了不該帶的人來。

    “哦?夢遠,你先下去。”听到和尚的話,聖一大師一愣,然後對和沿說道。

    “是,方丈。”

    “幾位是田施主的朋友?”聖一大師對著程宇幾人說道。

    “是的,我叫程宇,還請大師不要誤會。”程宇也看出來了,對方是感覺到了可可身上的惡靈之氣,才會有此一事,而且程宇也看這位聖一大師竟然是煉氣後期的修仙者。

    “施主好修為,如此年紀竟然已看破天道,入仙門,真是讓老納大開眼界。”之前因為陰靈之氣的存在,這時候聖一大師才注意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竟然是已經築基的修仙者,大感竟外。

    “大師過獎了,大師也只差這臨門一腳了而已。”

    “呵呵,不瞞施主,老納大限已至,這一腳是過不去了,幾位里面請。”老和尚倒是看的開。

    幾人坐在禪房之中,聖一大師看著旁邊抱著小兔子的可可道︰“施主,既然你有如此修為,為何不為她解去這惡咒?”

    “不瞞大師之言,可可是我昨晚才遇到的,雖然我可以破了這惡咒,可是也要費一番功夫,沒有人給我護法實在不敢魯莽。”

    “原來如此,不知道施主此番找老納有何事?”

    “吳常,你先出去一下,我跟大師談點事。”程宇對著旁邊的吳常說道。

    “好的。”吳常也不介意,從剛才兩人的對話已經知道了,這宇少果然不是普通人,沒想到老和尚剛才這麼厲害的身手都說不如宇少,破天道?入仙門?想起老和尚剛才的話,就讓吳常激動不已,自己這是跟仙人搭上線了啊。

    “既然大師也是修煉之人,我也就不拐彎抹角的了,其實我是想知道大師手中的靈石來自何處。”

    听到程宇的話,老和尚一陣疑惑的看著他。

    “大師這是怎麼了?”程宇看到對方的表情奇怪的問道。

    “施主有如此修為,難道不知道靈石來源何處?”

    “在下確實不知道。”

    “不瞞施主,如今在這世俗之中,怕是已很難找出靈石了。”聖一想了想說道。

    “哦?听大師所言,莫非還有世俗以外的地方。”程宇心道,這個世界果然是有修仙界的,不過他等著從聖一大師那里知道更多。

    “這……”聖一大師猶豫了,“施主,請恕老納直言,不知道仙師是哪位高人,難道他未曾與施主提過嗎?”

    “我師尊玄靈道人,不過他只授我**,並未跟我提及其它,如今我連他人在何方都不知道,又如何知道這些。”程宇話中有假有真,他師尊確實是玄靈道人,不過不是這個世界而已。

    “原來如此,怪不得施主修為如此之高卻不知道這些。”聖一大師也並未過多追究,想了想說道︰“既然施主也是修仙之人,那我就跟施主提一提,也免得到時施主誤打誤撞遇到一些不該惹的事。”

    “還請大師明言,在下洗耳恭听。”

    “在世俗以外,還有一個修真界,只不過普通人不知道而已。修真界中,有很多厲害勢力,其中不乏渡劫期的高人,而靈石基本都被他們所收藏。他們在世俗之中也有很多勢力,而且一直都有派人在世界各地尋找靈石。所以如今的世俗中已經很難有靈石了。”

    “原來如此,那大師可知修真界中具體有哪些勢力?”程宇皺著眉問道,沒想到這個世界的情況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復雜的多。

    “六十年前,老納曾經與師尊去過一次修真界,當時我知道的是昆侖派,蜀山派,天山派,無極宮,花仙谷,幽冥宗,血煞宗,還有我們佛門的法鴻寺,至于如今怎麼樣老納也不曾知曉了,當然其中也有很多小門派。”

    “大師能詳細跟我說說這些門派嗎?”程宇沒想到這個世界的修真界還有這麼多勢力,並未像自己想象的沒落,只是與世俗隔離而已。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級插班生》,方便以後閱讀神級插班生第四十八章 修真界那些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級插班生第四十八章 修真界那些事並對神級插班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