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以《無知》為題?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如墨似血 書名︰神級插班生

    “大哥,讓我去會會他,看我不把他揍的連趙明龍都不認得他。”二當家暴狼站起來興致沖沖的說道。

    “不行,怎麼說這也是市長的佷子,你太容易沖動了,要是真的跟趙明龍弄韁了也不好,容易給其它幾個幫會找到機會對付我們。老三,你帶幾個人去看看是什麼情況。如果對方識趣就看情況辦,如果不識好歹,就教訓一下,不過不要太過了。”秦滄海對著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吳常說道。

    “好的,大哥,明天我就帶人過去。”說罷,繼續喝著手上的茶。

    秦滄海看著刀九一群人,不耐的說道,“你們先去養傷吧,沒用的東西,沒搞清楚情況就弄成這樣。”

    “是,大哥!”刀九恭聲說道,然後帶著一群殘疾出去了。

    秦滄海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第二天,雲海高等中學校門口。

    徐東遠今天很開心,因為自己終于出院了,這段時間呆在醫院里把自己憋壞了,以致于自己對程宇的恨更盛了,他老子怕事,他徐東遠可不是怕事的。

    那天听說自己兒子被打了,徐母寧艷氣的不得了,趕緊把徐紹和叫到醫院看兒子,剛看到兒子的樣子,尤其那血淋淋的手時,頓時暴跳如雷,一定要把打自己兒子的小畜生抓起來,放牢里關幾年,于是問了兒子具體的情況。

    徐東遠看到父母暴怒的樣子,高興的不得了,看你程宇囂張,我叫我老子整不死你,于是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說了,說自己本來是請趙明龍的女兒出去看電影的,結果程宇那小子不分青紅皂白就把他給打了。

    本來徐紹和听到這事跟趙明龍的兒子有關時,頓時皺起了眉頭,怪自己兒子怎麼會去糾纏趙明龍的女兒,這小子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跟趙明龍不對付。然後又問他打他的那人是什麼情況,徐東遠如實說了,是趙明龍的佷子,叫程宇。

    徐紹和頓時臉一白,冷汗直冒,本來如果只是關系到趙明龍的女兒的話,事情還好辦,可是一听到對方是趙明龍的佷子而且姓程,剛才的怒氣硬是忍了下來。也許,別人不知道趙明龍的靠山,可是自己作為同一個班子里,難道會不知道嗎?他老婆程美顏就是那個大家族里的,她佷子不就是那個大佬的孫子麼,誰都知道那位大佬只有一個孫子,自己只是個副市長,在人家面前都不夠抬頭的份,能把人家怎麼樣,打了不也是白打了。誰讓自己兒子不成事呢?

    交代自己兒子,以後不要再去招惹那小子。徐東遠和她媽媽一听,頓時不樂意了,“難道自己兒子就這樣讓別人欺負了不成。他是市長的佷子怎麼了,這被打的還是副市長的兒子呢,難道你這副市長是白當的麼。”

    徐紹和怒道︰“你個婦道人家知道什麼,人家的背景不是我們能惹的,你以為人家是靠著趙明龍這個市長嗎?人家是上面來的,市長在人家面前都只有靠邊的份,何況我這個副市長。都是你慣的,看看他現在都成什麼樣了,天天到處惹事生非,你最好勸勸你兒子,別讓他再犯傻事,否則,別說是他,就是我自己都保不住自己。”徐紹和說完,怒氣沖沖的走了。

    看到丈夫發這麼大火,也知道這次兒子是真惹到大人物了,不然他也不會受這窩囊氣了。

    “兒子,你也听到你爸的話了,這人咱們惹不起,以後你不要再去惹他了,不然我跟你爸可能真的保不住你了。”

    听到兩人的話,徐東遠也愣了,難道那小子真是有大背景?上面?哪上面?省里面?哼,那又怎麼樣,頂多我現在不惹他,等我逮到機會,看我弄不死他。不過這話他現在不敢說來了。

    看著自己包的跟粽子一樣的手,對他的恨意頓時又沖上心頭。心中暗暗發誓,我徐東遠長這麼大,還沒有吃過這樣的虧?此仇不報,以後自己還怎麼在雲海市混,怎麼在自己那些兄弟面前抬的起頭。

    因此,懷著這樣的心情,經過一個多星期的恢復,自己終于完好出院了,來到學校第一件事就是想個辦法怎麼將程宇好好教訓一頓。

    這時候,江明手包裹著紗布,纏著一條繃帶掛在脖子上,向著學校走來。看到徐江遠站在門口,也沒搭理他,直接向學校里面走去。

    “喲,這不是明大少麼,這是怎麼了,幾天不見換風格了?嘖嘖,這身打扮,cosplay?夠酷,夠非主流。”看到江明從自己匆匆走過,徐東遠叫住他道。

    “呵呵,這不是徐少嗎?剛才沒注意,沒想到徐少還是這麼俊郎,看來這幾天在醫院里享受的不錯啊!”江明也不是怕事的主,听到徐東遠的嘲諷,也借機回諷道。

    徐東遠臉部抽搐,這成了他人生中永遠的痛。

    “兩位,這麼巧,這麼早就到學校來了,難道兩位跟我一樣,是來學習的麼?真沒想到兩位也是如此好學,尤其是這位同學,嘖嘖,帶病上學,不錯,值得鼓勵,你們老師今天肯定會給你發朵小紅花。”這時候程宇手拿油條,喝著豆漿也來到了校門口,看到兩人,笑呵呵的說道。

    “程宇,你別得意,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後果的!”看到是程宇,兩人紛紛往後退開了幾步,徐東遠看到這張程宇這張賤笑的臉心里就直抽搐,當時踩他的手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而江明是被昨晚程宇的手段嚇住了,一群人沖上去還沒怎麼打,自己人就讓人家疊成了羅漢。看看周圍,有這麼多同學看著他們,這又是大白天的,壯著膽子大聲說道。

    程宇呵呵笑了兩聲,也不理他們,直接向學校走去,自己是什麼人,一個地地道道的修仙者,他們不惹自己,自己還真沒什麼興趣欺負他們。

    看著程宇離開的背景,兩人頓時松了一口氣。

    “明少,你這傷也是他弄的?”徐東遠問道。

    “哼!”江明哼了一聲,沒有理他,也直接向學校走去。

    徐東遠看著江明的背景,臉上露出一個令人深思的笑意,也向著學校走去。

    一進教室,錢胖子就迎了上來,“老大,你真行,那東西果然有效哎,我今天一早上都記住好多東西了。”胖子湊著頭低聲對程宇說道,生怕讓人家知道他的秘密。

    “有效就行,以後說話不要離我這麼近,除了女人,所有人跟我說話都要保持一米的距離,懂否?”程宇退後兩步對著胖子義正詞嚴的說道。

    程宇坐在座位上,還挺高興的,今天是高三年級第一次模擬考試,程宇也想看看自己能考多少分。看了眼旁邊的林雨菡,發現她心不在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菡菡,怎麼了?有事?”程宇好奇的問道,以前自己來的時候林雨菡不是看書就是做題,今天看她好像有話說。

    “啊!沒事,就是,昨天真不好意思,我媽她只是太擔心我了。”林雨菡被程宇一叫,驚醒了不好意思的歉意道。昨晚就那樣被自己媽媽拉走了,實在覺得很尷尬。

    “你剛才就是在想這個?”

    林雨菡點點頭。

    “呵呵,這麼說你很在意我對你媽的看法咯?”程宇笑呵呵的說道。

    “不是,我只是不想讓你有什麼誤會,你什麼時候晚上有時間?”

    “怎麼,你想跟我約會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天天晚上都有時間。”

    “你別胡說,我跟我媽說了那丹藥是你給她的了,她說讓我請你到家里吃頓飯,感謝一下你。”

    程宇眉頭一皺,這是丈母娘要看女婿啊!我該準備點什麼禮物呢?她母親一看就是那種過著苦日子的女人,跟媽媽姑姑那種上層社會的人的生活習慣是不一樣的,對于她媽媽來說,容顏不是那麼看重,如果給她還顏丹一下子年輕十歲,我不知道她該如何適應現在的生活。嗯,前幾天不是又煉了一批長生丹麼,這個好,大家都能用。

    林雨菡看到程宇皺著眉頭不說話,以為他不願意去,心中一陣失落,于是開口說道︰“如果你不願意也沒關系,我跟我媽說一聲就行了。”

    “說什麼呢,我剛剛在想第一次上門要帶什麼禮物去。”

    “原來是這樣啊,不用帶禮物,本來就是我們感謝你的。”听到程宇願意去,心情頓時好了起來。

    “這怎麼行呢?這女婿上門,最重要的就是禮要到位,這禮一到位,剩下的事就好辦了。”

    “你怎麼又胡說八道,我不理你了。”林雨菡紅著臉轉過臉去。

    這時候一個老頭帶著一疊試卷進了教室。看著大家說道︰“今天,是我們高三年級組第一次模擬考試,現在大家將座位拉開,我們開始考試了,這第一科是考語文。”說完開始發卷。

    程宇打開試卷一看,頓時傻眼了,我擦,這是什麼玩意。‘查看下列四組詞中帶點的字,找出其中讀音不同的一項。’這不扯淡麼,我怎麼知道哪個不一樣。

    他媽的,我背的詩詞怎麼一首都沒有,這不是坑我麼?還有,這文言文是什麼意思?我背的沒有這一篇啊?

    程宇翻過試卷另一面,眼楮瞪的更大了,這麼大一片空白是什麼意思?作文?以《無知》為題寫一篇議論文?

    他媽的,原來考狀元是這麼考的,怪不得沒幾個人能考上,連我這仙人都不會,這些凡人怎麼會呢?這也太扯淡了!

    程宇抬起頭,看著旁邊很是認真做題的林雨菡,看著她一會寫一個,這小妞看起來都會的樣子啊。

    沒辦法,程宇提起筆,在作文空白處寫了起來。然後龍飛鳳舞寫下幾個大字,“我以我的空白完美的詮釋了無知的深刻含意!!!”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級插班生》,方便以後閱讀神級插班生第十七章 以《無知》為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級插班生第十七章 以《無知》為題?並對神級插班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