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母女訴心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如墨似血 書名︰神級插班生

    “我怎麼了,有了心上人就嫌棄媽了是不是?媽白養你這麼多年了,以前你多听話,現在有了喜歡的人,翅膀硬了就不听媽的話了是不是?”說著說著,林母越說越激動,想著自己丈夫去世的早,自己這些年一個人拉扯著女兒,女兒從小就遺傳了自己的哮喘,母女倆相依為命,自己不僅要賺錢給她上學,還要為兩人的病擔心,一直都要吃藥,這其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值得欣慰的是,女兒從小就比別人家孩子懂事早,又听話,對自己又孝順,有什麼好吃都要留給自己一半。可是如今女兒長大了,有了喜歡的人了,不要媽媽管了,想到這,林母的眼淚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看到母親這麼傷心的哭了,林雨菡也意識到剛才自己說的話太重了,傷了母親的心,眼楮也跟著紅了起來。“媽,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小菡,你不要怪媽媽,媽媽只是怕你被別人騙了,你這麼漂亮,這麼單純,他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就算他真的喜歡你,可是他的家人又會怎麼看你呢?答應媽媽,以後不要離他這麼近,離他遠點好不好。”林母流著眼淚拉著女兒的手說道。

    “媽,我跟他真的沒有戀愛,雖然他也說過喜歡我,可是我什麼都沒說,他也沒有為難過我。雖然他看起來老是不正經,吊兒郎當的樣子,可是他人並不壞。”听到母親的語氣緩和了,林雨菡適當的替程宇解釋著。

    “即便是這樣,你以後也要離他遠一點,誰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你們現在年紀小,做事容易沖動,萬一做出什麼越界的事,你作為女孩子,吃虧的總是你。”

    “媽,我知道,我不會做出那種事的,可是畢竟大家是同學,我跟他又是同桌,總不能不說話吧?”

    “那有什麼,再有幾個月你們就要高考了,到時候還不是四面八方各奔而去,你就說現在要高考了,要抓緊時間學習,他跟你說話你不搭理他就是了。”

    “這,對了,媽,你的病怎麼樣了?你今天有去醫院檢查嗎?”,林雨菡見母親怎麼都不讓自己跟程宇交朋友,最後沒辦法只能引到母親的病上面,希望母親能夠改變對程宇的態度。

    “哈哈,我的病都好了,以前那個主治醫生看到我的檢查報告都驚呆了,問我吃了什麼藥,如果有可能幫他弄點給他研究研究。對了,小菡,你這同學家里是干什麼的,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藥,這藥一定很貴吧,你有時間把他請到家里來,媽媽雖然沒有錢,可是起碼也要請人家吃頓飯,好好感謝一下人家吧。”听到女兒說起自己長久來的一塊心病,心情就頓時激動不已,不禁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女兒跟自己收完攤子一起回到家,就拿出一顆藥丸子讓自己吃,說是同學送的,可以治好自己的哮喘,自己當時就生氣了。那些醫生都說了,這哮喘就是全世界都沒法根治,只能通過正規的治療,控制病情。你拿出這麼一顆藥丸子就讓媽媽吃,還說能治好全世界都治不好的病,這不是他同學用來騙人的麼?這藥哪能亂吃?

    可是女兒說她當天在學校就發病了,那個同學就是給她吃了這藥丸子,現在就沒事了,同學說他的哮喘已經治好了,以後也都不會發作了。林母一听到女兒在學校發過病,頓時心中一急,不過現在看到女兒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也就放下心來。可是听說自己女兒是吃了自己手上這麼一顆藥丸子就好了。林母是不太相信的,這又不是仙丹靈藥,不過這藥聞起來確實挺香的。

    那時候林雨菡看到母親猶豫的樣子跟自己在學校一樣,于是就說道︰“媽,這藥真的管用,這顆是我特意從同學手上要來的,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麼,現在身體可舒服了。”

    看到女兒的模樣,林母確實也有幾分期待,如果這顆藥真的有這樣的效果,還怕什麼呢?林母吞了藥,感覺身上暖洋洋的,洗漱一番就睡覺去了,到了今天早上起來,感覺渾身都很舒坦,跑到醫院去做了個檢查,把自己以前的主治醫生驚的合不上嘴。然後就一直激動的向他尋問是怎麼回事。可是這事自己也覺得挺玄乎,怎麼能亂說。就說自己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最後在主治醫生滿臉遺憾中離開了醫院。

    “可是,你都讓我不要跟他說話了,我怎麼還能請他到家里來吃飯呢?”林雨菡听到母親要請程宇吃飯心里很高興,特意苦著臉說道。

    “啊?你是說這藥是那小子給你的?”听到女兒的話,林母驚訝的說道。

    “是啊,就是他給我的。”

    “那他給你藥的時候有沒有為難你。”林母害怕程宇用這藥來威脅女兒做不願意的事,那就麻煩了,都怪自己當時沒問清楚就吃了下去,現在也沒法還給人家了。

    “媽,你說什麼呢?我都跟你說了他不是這種人?我當時發病他可擔心了,二話不說就把藥拿出來讓我吃了。我說你也有這種病,跟他要一顆,他什麼也沒說就把藥給我了。”林雨菡借機為程宇說著好話,希望能讓母親增加程宇的好感。不是她沒有說,其實她發病就是程宇那個無恥的混蛋害的,這話可不能說,不然全白費了。

    “是嗎?這麼說他對你是真的好了?”听到女兒這麼說,哪能不知道是女兒在為程宇說好話。

    “呃,應該是的。”林雨菡低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暫時不為難你了,你可以和他做朋友,但是你還是要跟他保持一點距離,不能太順著他,不能讓他佔便宜給欺負了。他這樣的公子哥,肯定是個花言巧語的主。”林母再次提醒女兒說道。

    “知道了媽,那我還請他到家里來吃飯嗎?”林雨菡听到母親的話,心里松了口氣。

    “請還是要請的,咱們畢竟欠了人家這麼大兩個人情,起碼也要好好感謝一下人家,不過這跟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是兩碼事,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讓你跟他談戀愛。”

    林雨菡也沒說什麼,畢竟到了這地步對于她來說已經很好了,再說自己也不是跟他談戀愛,雖然他總是在自己面前夸自己漂亮,說喜歡自己,自己心里也有一點小開心。

    可是林雨菡不是不懂事的人,有些事必須自己有個底線。至少她覺得這些天的相處,了解,感覺程宇這人除了喜歡胡說八道,隨便調戲女孩子,但是他人的本質是很好的,至少做事很光明正大。

    不會像江明這種人一樣,整天想著欺負人,害人,還跟外面的黑幫混混在一起。這麼想起來,在程宇身邊還是挺有安全感的,就像今天晚上一樣,即使還是那麼無恥,可是這也不得不說這也是他的魅力,有擔當的男人,總是容易獲得女人的好感。

    林家母女的問題是解決了,可是在中城區血狼幫總部,一群人在一個大房間里,躺的躺,站的站,手上都打著石膏,纏著繃帶。

    幾個大佬做在房間前面,其中一個首座的中年男子,這人就是血狼幫的老大秦滄海,看著下面的刀九等人,皺著眉頭喝道︰“你看看你們,哪點像是血狼幫的樣子,說,怎麼會變成這樣子,難道是其它幾個幫會的人干的?”

    “老大,對不起,我們給幫會丟臉了,今天我們去給江明那小子撐場子去了,沒想到讓一個學生給栽了。”

    “什麼!你們這麼多人讓一個學生給栽了,你們還有一點出自息沒有,你們是不是想在血狼幫混了。”首座下方另一個滿臉絡腮胡的中年男子大聲說道,這人是血狼幫的二當家,道上的人叫他暴狼,因為他脾氣暴躁,不過武力值確實不容置疑的,要不也不會當上二當家了。

    “二爺,這學生不是普通的學生,很有兩下子,我們這些人都沒搞清楚是什麼狀況,就變成這樣了。”刀九很惱火的說道,這簡直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恥辱,听著人家胡扯了半天,以為人家真是好人,結果人家把自己當猴耍了。

    “對方是什麼人?有沒有什麼後台?”秦滄海問道。作為一個幫派老大,做事都不能莽撞,得先了解對方的情況。

    “听江明那小子說對方是市長趙明龍的佷子?”

    “哦?這小子我听說過,是個花花大少,以前天天在我們的夜場里搞女人,年紀雖小,可是搞女人卻是花中老手。”一個看起來有點牛氣的男人說道,這是血狼幫老三,吳常。

    “這麼說老三你見過他了?他這人怎麼樣?”秦滄海問道。

    “沒打過交道,只是天天在夜場里混見過幾次,不過看那小子腳步虛浮,一看就知道是個縱欲過度的主,不像是個練家子,刀九,你不會是弄錯了吧!”

    “我想應該不會錯吧,江明說他就是市長的佷子,叫程宇,而且听說前陣子,徐紹和的兒子去調戲他表妹,也就是趙市長的女兒,被他揍了一頓,听說現在還躺在醫院里。”刀九說道。

    “那刀九你之前沒有報出我們血狼幫的名號嗎?”秦滄海說道。

    “報了,可是他根本沒放在眼里。”

    “哦?不管他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真有這份實力,在我們血狼幫的地盤上打我們的人,這都是打了我們血狼幫的臉,更何況他只是市長的佷子,又不是兒子。”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級插班生》,方便以後閱讀神級插班生第十六章 母女訴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級插班生第十六章 母女訴心並對神級插班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