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自己現在算不算處男?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如墨似血 書名︰神級插班生

    “呃,真**了,被人坑了,哎,頭好痛啊!”,丹符仙人坐起身來,雙手揉著頭痛欲裂的腦袋。

    “宇兒,你終于醒了,嚇死媽媽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讓我媽媽怎麼辦啊!”坐起來還沒搞清什麼狀況的時候就被一個女子抱住了哭訴道。

    “宇兒?媽媽?好熟悉又陌生的詞啊?自己在沒有修道之前的俗名倒是叫程宇,難道這宇兒是自己嗎?可是自己的母親已經去世幾千年了?難道我已經死了?被那個王八蛋坑死了?這是在鬼界與母親相遇了麼?”感受到抱著自己哭訴的女子的喜悅與關懷,程宇修道幾千年來再一次感受到了母親懷抱的溫暖,突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了。

    自己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流過淚了,自從幾千年前,自己被師尊看中,與母親道別跟隨師尊追尋天道,修道歲月,時光荏苒,當自己修道有成時已是千年。再次回到自己家時,兒時與母親相依為命的房子已經破敗不堪,房子旁邊只剩下一個小土堆,小塊小石碑,“母親安去,我兒勿掛。”那一天程宇跪在碑前痛哭了一天,從此以前,程宇再也沒有流過淚。

    如今再次感受到母親的溫暖的懷抱,程宇漸紅的雙眼濕潤了。“母親。。母親。。。”程宇輕聲呢喃道。

    程宇離開女子的懷抱,看著面前淚流滿面的女子,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美婦,也許是保養的很好,看起來像三十歲的樣子,一陣疑惑,這,,,不是自己的母親,她是誰?為什麼叫我宇兒?

    程宇再看看旁邊站著的幾人,一個同樣雍容華貴的中年美婦,旁邊一個中年成熟穩重,帶著幾絲威嚴的男子,還有一個十五六歲美麗可愛的小姑娘。

    看著幾人眼中滿是關懷之意,程宇大惑不解,再次環視打量了一遍整個房間,再注意到幾人身上穿的衣服。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地方?

    “宇兒,你怎麼了,你不認識媽媽了嗎?你不要嚇唬媽媽啊?”看到兒子滿臉的疑惑與眼中陌生的眼神,中年美婦看到兒子醒來的喜悅頓時消散,再次流下眼淚,一臉焦急的問道。

    程宇看著眼前淚流滿面的美婦人眼中的關懷,再看看另外三人也是一臉的關切之意。知道自己現在有些情況沒搞清楚,想一個縷一縷。于是笑著說道︰“呵呵,我沒事,就是剛剛醒過來,有點累,我想再休息一下。”

    “哦!對對,宇兒,你好好休息,媽媽去給你為伊消得人煲湯補補身子。”美婦人扶程宇躺好就領著幾人出去了。

    看到眾人出了房間,程宇趕緊拿起床頭邊的鏡子,我擦,縱使自己活了幾千年,見識已是不凡,但也沒搞清楚自己現在是什麼情況!鏡子里的人劍眉星目,長的倒是挺帥,但問題是這人自己不認識啊!

    程宇丟了鏡子躺在床上很糾結?這算什麼?奪舍?

    頓時,程宇的再次頭痛欲裂,一陣陣信息傳入大腦,疼痛過後程宇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這個身體的主人名字也叫程宇,是一個紅三代、官二代、富二代,一個正宗的現代貴族子弟。爺爺程瑞龍有三子一女,曾是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政治局委員,現在雖然已經退下來了,可是其門生遍布中央與地方。因此,即使在家頤養天年,但其對國家的影響力卻極大。

    其父親程志國排行老大,是現任政法委書記,而其母親楊思鳳是萬龍商業集團董事長,其集團涉及各大商場、酒店、房產等。

    而其二叔程志強和三叔程志明分別在外交部和教育部任部長,姑姑程淑美嫁給雲海市市長趙明龍,自己在雲海也有一家房地產公司,任董事長。

    而程宇是程家唯一的兒子,兩個叔叔包括姑姑都只有一個女兒,因此程宇在整個家族都是寶貝疙瘩。出生在這樣的家庭,程宇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在京城就是橫著走的型。

    也正是因為家族的溺愛,讓程宇養成了驕奢yin逸的性格,在京城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子,不知道惹下多少禍端。

    高二的時候把一個組織部的一個局長女兒給禍害了,而且懷孕了。奈何人家官小,吃了虧也沒辦法,為了平息人家的怒火,也為了讓他改掉那些不良惡習,于是家里人將他下放了,下放到雲海市他姑姑家,也就是之前看到的三人。

    而程宇之所以會出現這次事故是因為他表妹趙芸芳,也就是之前那個漂亮的小姑娘,雲海市副市長的公子徐東遠去調戲趙芸芳,程宇這小子為表妹出頭,別看他對別人又壞又色,不過對自己家的表妹和學妹,那是真的好。他的想法就是自己可以欺負別人,但是別人不能欺負自己的人。

    結果沖上去沒幾下就被徐遠東的打成了豬頭,程宇在家里從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而在京城也都知道程宇的背景沒人敢惹,可是家里人為了不讓他在地方上橫行霸市,不準他在地方上透露自己的身份,現在別人不知道他身份還不是被打慘了,從沒受過這種苦的程宇怒了,撿起地上的磚頭就像徐東遠一棒子敲倒了。

    程宇母親听說兒子被人打傷連夜坐飛機趕到小姑子家里看兒子,也就有了剛才一幕。

    這小子命不錯,可惜是個短命鬼,雖然不知道自己的魂魄為什麼會附在他身上,不過既然已經成為事實也沒什麼好糾結的。反正自己在仙界活了幾千年也膩了,還不如替這個短命鬼享受未來的人生。

    媽的,話說自己活了幾千年還是個處男,這小子才十八歲卻不知道禍害多少女人了。最讓自己糾結的是,自己現在到底算不算處男呢?哎!即使自己曾經是仙界叱 風雲的仙人也沒法弄明白這個問題。

    不過這小子的身體實在差啊,氣血不足,精血虧損,你媽的,年紀輕輕就成這個樣子了,就算不被別人打死,過不了幾年也會死在女兒肚皮上。讓你禍害這麼多女人,真是活該短命。

    看來自己得練幾味丹藥調養一下身子啊。就這身子骨是經不起自己折騰的,再說現在這幅軀體可是自己的了。

    躺在床上將短命鬼的記憶好好整理了一遍,程宇覺得這個世界挺好玩的。而且這家伙家里條件這麼好,真可謂是逍遙快活勝過自己這個神仙啊!

    貌似自己現在還是一個高三的學生,而且還有一個貌美如花的校花同桌,不過好似從來沒搭理過自己,再有半年就要參加高考了。這應該就是以前的科舉了,有意思,看來自己剛來就要拿個狀元了。沒有成仙之前,自己也在俗世游歷過,也看到過狀元,那場面,真有派頭!

    第二天,程宇沒有听便宜母親的話待在家里休息,跟著表妹一起出門上學去了。廢話,這個世界這麼美好,還有那麼多美女等著我去拯救,怎麼能待在家里呢!怎麼對得起那些還處在水深火熱中等待我去解救的美女,怎麼對得起我大老遠的跑到這個世界來!怎麼對得起短命鬼這麼大方的把身體讓給我。

    坐在表妹的車上,第一次感受到這個世界凡人的偉大,雖然他們的壽命短暫,身體孱弱,沒有強大的實力,但是他們的智慧不得不讓人欽佩,就這麼個鐵疙瘩能載著人跑這麼快,而且這麼舒服。

    找機會自己也去買一輛,短命鬼的記憶當中,京城家中就有好幾輛,不過在雲海卻沒有買,這次下放被家里把經濟來源限制了。雖然自己這個便宜母親疼自己,不過迫于那個未見面的爺爺的威勢,也不敢違被老家伙的命令。

    “表哥,那天謝謝你,不過害的你被人打了一頓,中午我請你吃大餐怎麼樣?”趙芸芳開著車對坐在副駕駛上的程宇說道。趙芸芳原來是不喜歡這個表哥的,因為他這個表哥是怎麼樣的人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就是一個人渣敗類,到處禍害女子的敗類,而且看人的眼神都是色色的,不過經過這次的事件後,趙芸芳對他的印象有了改觀,雖然不至于完全看好他,至少他在弱勢的時候還想著保護自己,就說明他們的內心還是善良的,不至于壞到骨子里。

    “小意思,為了表妹挨頓打算什麼?不過表妹,我要跟你強調一下,我那天是沒在狀態,而且沒有站好位,所以才讓他們偷襲了,今天現場讓我見到那小子,我一定打的他滿地找牙,連他媽都不認得他。”程宇一臉正經的說道,好像那天是真的不在狀態一樣。

    “咯咯!表哥,你就吹吧!就你?你是什麼樣子我還不知道嗎?”趙芸芳對和平宇很是不看好的說道。

    “怎麼?你覺得你很了解表哥我?”

    “當然,你以後遇到那混蛋可別亂來,那就是一惡霸,認識幾個混混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要不是因為有個當副市長的爹,早讓別人打死了,而且你要是再受傷了舅媽又得擔心了。”

    “看來你真的很不看好表哥啊!哎!算了,你們都只看到我浮夸的表面就以為了解了我的全部,其實那都是我為了隱藏自己的閃光點而表現出來的假相。”程宇搖頭晃腦很是騷包的說道。

    “咯咯!原來表哥還有閃光點啊,我還真沒看出來!你的閃光點還是留給未來嫂子去發現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級插班生》,方便以後閱讀神級插班生第一章 自己現在算不算處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級插班生第一章 自己現在算不算處男?並對神級插班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