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蔣式脫衣法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石皮破 書名︰抗日之浩然正氣

    秋夜涼如水,月光下的鄱陽湖溫馨而靜謐,水平如鏡的湖面,絲絲縷縷水霧氤氳,如同仙境。

    一艘烏篷小船在薄霧中時隱時現,船內不時傳出一對男女竊竊私語聲。

    男︰“老婆。”

    女︰“嗯!”

    “你說我真有張得柱說的那麼好嗎?”

    “嗯??有!對任何人、任何事你都好,就是對我不好,總是欺負我!”

    “什麼?我對你不好?不行,我得摸摸看你有沒有良心!”

    “啊!你又來了,快放開,再不放開你就別想抱著我了!”

    “哦老婆,要不我給你說個笑話吧!”

    “好呀!但是不許說那什麼,七仙女洗澡,八戒看不著,在一邊抓耳撈腮。唐僧淡定地說,施主,小心鱷魚。結果,嚇得仙女一絲不??之類的笑話。”

    “我cao!誰這麼下流,說這麼沒有深度的笑話,我給你說一個很有哲理xing的。”

    女的似乎很不屑,哼了一聲,低聲嘀咕著︰“還有誰會這麼下流?”

    男的似乎根本沒在意女的說什麼,繪聲繪se地說起他的哲理笑話來︰“從前,有一書生與一小姐相知相戀。一ri,他們相約出游,途中遇大雨,便至一空屋避雨,留宿至夜。這屋內只有一床,二人雖是兩情相悅,卻未及于亂。那小姐憐惜公子,便含羞邀了公子共宿一床,卻在中間隔個枕頭,寫了張字條,上曰‘越界者,禽獸也’。那書生卻是個君子,竟真的隱忍了一夜,未及于亂。次ri清晨,那小姐醒來,竟是絕塵而去,又留一字條。上書七個大字,汝連禽獸都不如’。”

    “咯、咯、咯,你,你又胡說八道了,哪有那樣的女人?”女的似乎樂得花枝亂顫了。

    “有這樣的女人不奇怪,最主要的,是不可能有這麼夸張的男人。”男的話音剛落,突然就听見女人一聲嬌呼,隨即就是茲茲唔唔,令人不禁臉紅的聲音。

    不用說,這對男女當然就是蔣浩然和陳依涵。因為張大炮和甦燦武還沒有回來,這大半夜的,蔣浩然不放心,于是就跟王山虎借了一條船,帶著陳依涵出了水寨。雖說是出來接應張大炮他們,但蔣浩然更惦記著,上次出來襲擊27師團指揮部的時候,遐思過與心上人湖面泛舟的醉人場景。這幾天和陳依涵在水寨里打情罵俏,說點葷素笑話,雖然也還愜意,但這偶爾摸摸抓抓、楷點油什麼的,跟個做賊似的,也實在是讓蔣浩然撓心撓肺。所以,蔣浩然就想出這一舉三得的好事來。賞湖之夜、賞女之美,至于接應蔣浩然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接,下來,應,該發生點什麼?

    事實上,應不應該發生的事情,都在發生著。蔣浩然已經將陳依涵撲倒在船板上,造型絕對獨特。側著身子將陳依涵的右手壓在下面,左手從她的後頸穿過,扳住她的左手,而一條右腿,將陳依涵的下半身壓得根本無法動彈。這可是蔣浩然前世身經百戰之後,獨創的“蔣式脫衣法”之預備式,然後騰出一只右手解衣、解褲帶,最後就是提起大腳丫子,從褲頭往下一踩,任你冰清玉潔、三貞九烈照樣脫得光光溜溜的。

    不過,事態沒有發生到要吃霸王餐的境地,誰也不會傻到用這麼粗暴的手段。此時的陳依涵已經被吻得透不過氣來,蔣浩然的舌頭靈蛇一般,撬開她的牙關,卷起她丁香的舌尖,放肆地吸允。讓她痴迷的男人氣息,夾著熱浪,只將她沖擊得芳心如鹿撞,電擊般的酥麻,瞬間如同熊熊火焰蔓延全身。

    “唔,不要!”陳依涵含糊的嬌呼幾近如無。于此時的蔣浩然,自然是有也無。右手摩挲罷陳依涵滾燙的粉臉,指尖自臉至脖子,輕輕滑向胸口高聳之處。隨即,一團豐滿滑膩已然在手,一番輕柔慢捻,只讓陳依涵頭昏目眩,全身震顫。以至于被蔣浩然剝得一身干干淨淨也不自知,只待一根棍狀物體,直抵早已流水潺潺的桃源洞口,殘存的意志才發出一聲驚呼︰“浩然,不要,啊!”

    天空中,繁星點點,月亮不知什麼時候躲進了雲中,莫非它也知非禮勿視。水平如鏡的湖面,突然無風浪起。只見一艘烏篷小舟,在湖面有節奏地沉下去,浮上來。隨著小舟沉浮的節奏加快,涌起的波浪,一浪高過一浪,最後竟然形成洶涌波濤,連水底的魚蝦,都禁不住躍出水面一探究竟。

    也許注定今晚是個不尋常的夜晚,不知是這烏篷船倒霉,還是這鄱陽湖不走運,亦或是這水底的魚蝦活該受此驚嚇,整個場景,就這麼停停歇歇的動蕩了一個晚上。

    清晨,第一縷晨光灑進清風寨的時候,寨門外,停靠船舶的站台已經站滿了人,王山虎、周志文和南山du li旅的一眾將領,都在翹首以盼,疲倦的面容和布滿血絲的眼楮,可以看出他們昨夜未曾安睡。

    “看,好像是浩然哥的烏篷船回來了?”小虎到底眼尖些,發出一聲驚呼。

    隨著小虎目光望去,眾人果然發現一個黑點遠遠而來,王山虎呵呵一樂︰“錯不了,是寨子里的船。”

    眾人一听才稍稍安心了點,也開始有了些歡言笑語。可等了老半天,也不見那船走近多少,王山虎似乎有點不可置信,站在站台的邊緣,注目良久︰“不對,怎麼吃水這麼深,船可能漏水了,快!你們幾個去把船拖回來!”

    王山虎的話音一落,寨子里的幾個水手咚咚跳上兩艘船,箭she般急劃而去。

    良久,兩艘小船夾著烏篷船漸行漸近,直至丈余,蔣浩然一手抄在陳依涵的腰上,一躍而上。只听身後“嘩”地一聲,烏篷船在他這一躍之力下,竟然四分五裂,頃刻間就變成幾片漂在水面上的木板。

    看著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眾人,蔣浩然眼珠子一轉,一張臉頓時就變成了夸張的驚恐之se︰“乖乖!你們這鄱陽湖可不得了,一條大蛇足有水桶粗、近十米長,尾巴一甩就掃在我們的船上,看把這船破成什麼樣子,咳!真他娘的嚇人。”

    “啊!還有這這種事?”人群中頓時就有人驚呼,不過更多的,是口張得可以塞個雞蛋進去。

    就在蔣浩然以為糊弄了過去的時候,一個水手從水面上來,手里拿著一塊斷裂的船板,告訴王山虎,這船是由于船艙的木板斷裂,戳穿了船底板,而導致漏水的,只是不知道這船艙的木板怎麼會斷,而且上面還有血跡。

    《抗ri》到今天差兩天就過新書期了,嗚嗚!會少很多推薦,破破想在這周拿下凹凸王,好歹露個臉。手里還有凹凸票的朋友請支持一下,破破拜謝!再次感謝所有支持《抗ri》的書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日之浩然正氣》,方便以後閱讀抗日之浩然正氣第七十五章 蔣式脫衣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第七十五章 蔣式脫衣法並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