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喋血孤城(九)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石皮破 書名︰抗日之浩然正氣

    蔣浩然啪地立正,給所有的士兵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逃也似的沖出了門,眼淚早已橫流。

    陳依涵也緊跟他出來,一雙手從他的腋下穿過,扳上他的肩膀,將胸口緊緊地貼在他的背上,仿佛恨不得將自己融入他的身體里,嗚咽著︰“浩然,讓我跟你一起上前線吧!我不希望死的時候身邊沒有你!”

    蔣浩然扳開陳依涵的手,轉身將她摟進懷里,動情地說道︰“你還沒有做我的老婆,我不會讓你死的,放心吧!南山我們都殺過來了,這馬回嶺我們也一定能殺出去!”說完就將嘴巴往陳依涵的額頭上蓋去,誰知陳依涵居然踮起腳尖,直接就將紅唇迎了上來。這種好事蔣浩然從來就不會浪費,深深地波了下去。弄得身邊的jing衛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還好兩根舌頭並沒有攪多久,還是陳依涵推開了蔣浩然,很堅定地說︰“活著,我等你來娶我!”

    蔣浩然一雙大手捧著陳依涵的臉,兩個拇指刮去她臉上的淚,重重地點頭︰“嗯!去指揮部盯著電台吧!那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蔣浩然不想陳依涵再呆在醫院,那個地方真的很摧殘人的心智。

    就在這時,蔣浩然突然听見南門前沿激烈的槍炮聲中,傳出劉大昆的狂吼︰“鬼子從兩翼摸上來了,快!注意兩翼!”

    蔣浩然沒有想到,戰斗這麼快就進入這種白熱化的階段了,一把將陳依涵推進指揮部,回頭大聲吼道︰“你,去通知許彪,從炮營調一個連來支援南門,jing衛連所有的人跟我走!”

    南門的確已經凶險萬分,陣地里炮聲隆隆,火光沖天,到處都是[**]陣亡將士,活著的兄弟也有不少已經帶傷,但大家都還能頑強地將槍里的子彈潑灑出去。ri軍就著兩山的邊緣,已經摸到前沿不足五十米的地方了,而南門以東的遠端,甚至已經可見鬼子搭著人梯爬上了殘垣,還好劉大昆及時發現,帶人將他們殺了下去。陣前三百來米的地方,蔣浩然驚奇地發現,鬼子居然修出了一條狹長的戰壕,定楮一看,全是尸體碼成。戰壕里的鬼子,機槍、步槍、92步兵炮瘋狂地往南門前沿潑灑,而沿山兩翼的鬼子,更是嚎叫著“殺雞給”前赴後繼地往前沖。

    蔣浩然帶著jing衛連這幾十號人,根本就不能給鬼子造成任何威脅,還好炮營的一個連很快就跟了上來,到底是干炮兵的,大炮沒得玩了,步槍全背在背上,一部分人扛著手雷箱子,一部分手里全是擲彈筒,這家伙現在可管用了,兄弟們一放下家伙,立即就兩人一組,不停歇地將擲彈發she出去。鬼子的沖鋒頓時就被壓制住,其他各營的兄弟也趁機會,迅速調整部署,補上空位,一時間倒也暫時化解了眼前的危機。

    這南門的形勢剛剛有所好轉,劉鶴就從後面將蔣浩然扯下了陣地,緊張地告訴蔣浩然,北門的ri軍也根本不計死傷,不惜以身探雷,硬是將昨天埋的地雷掃得干干淨淨,現在已經祭起了“豬突戰術”,借著強大的炮火向北門發起了決死沖鋒。突擊營死傷慘重,北門就快要被突破了。

    “jing衛,”蔣浩然大聲嚎叫。迅速就有兩個士兵喊著“到”,出現在他的面前。

    “命令炮營,三千米吊she,分擊南北兩門,打光所有炮彈,然後全營兩個連支援北門,一個連支援南門,快,快去!”“是”。

    “cao他娘的,老子不過了,就不信打不退他狗ri的。走,去指揮部。”蔣浩然推搡著劉鶴往回走。

    一到指揮部,蔣浩然就問劉鶴︰“你上次說的炮營有幾個木匠是吧?”

    “是呀!你問這個干嗎?” 劉鶴實在是想不明白,目前的情況下蔣浩然居然還有心情問這些事。

    “你趕快去把他們找過來,陳依涵給我準備紙筆,指揮部所有參謀和電訊兵都出去找樹木和門板,樹木要大,門板要厚。”蔣浩然不容置疑的語氣,讓大家不敢以為這是開玩笑,紛紛行動,劉鶴嘴巴張了幾次,想問什麼樣,也終究沒有開口,緊急出了門。

    陳依涵很快鋪開一張紙,蔣浩然拿起筆趴在桌子上,飛快地畫起來,很快,一張草圖躍然紙上,只見四個木柱標明支架,一根大的圓木標明投石臂,投石臂上還有一個木箱,以及扳機,中軸一些標注,看得陳依涵一頭霧水。還是劉鶴厲害,帶著幾個人一走進來,看到蔣浩然的圖紙就驚呼︰“投石器!不是,旅座!這麼古董的東西你要了干什麼呀?”

    “哼哼!干什麼?我倒要看看,岡村寧次是不是真的舍得,,用整個南線的兩個師團,來換我們這不到一個團人的xing命。”說話間蔣浩然的面目突然變得十分猙獰。

    劉鶴立感汗毛倒豎,瞪大著眼楮︰“旅座,你不是準備用這個投石器將‘hm5’拋到鬼子的陣營去吧!”

    “怎麼,不行嗎?”

    “不是,這要是鬼子開槍臨空擊爆了,先死的不就是我們了嗎?”

    “先死後死有區別嗎?哈哈!這要是先死了也好,大不了老子帶著兄弟們到yin間又打鬼子的埋伏去!”蔣浩然這一說,劉鶴帶來的幾個木匠倒是笑了起來。

    “行,那兄弟們也別顧樂呵了,干活吧!”劉鶴指著外面已經搬來的樹木和門板,無奈地搖了搖頭,他也知道,蔣浩然這是在死路中,跟鬼子賭一條生路。向鬼子表明同歸于盡的決心,或許鬼子會有所顧忌也不一定,畢竟是兩個師團,鬼子難道就真會為了南山du li旅,下這麼重的賭注。蔣浩然敢這樣跟鬼子賭,明顯是不信,劉鶴也不信。

    炮營的榴彈炮終于騰空,尖嘯的聲音拖著長長的尾焰,直撲南北兩門而去,隨即隆隆的爆炸聲,直震得整個指揮部都好像在搖晃。看著敵營中火光沖天,蔣浩然沒有一絲欣喜,這一輪炮火之後,鬼子暫時退下肯定是沒有問題,問題是他們恐怕再也沒有能打退鬼子的殺手 了。

    其實用“hm5“做賭注,蔣浩然沒有一點把握能贏,很明顯,鬼子如果真的有所顧忌的話,突襲不成之後,就應該馬上就退,這一次次地發起決死沖鋒,可見鬼子已經瘋狂到不顧一切了。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只怕是將那個“ri記”做得太真了,真到鬼子都相信了,如果鬼子真以為自己手里有這本東西,一旦自己活著出去,將這“ri記”公布于世,鬼子損失的恐怕比這兩個師團還要大。果真如此的話,今晚恐怕就是南山du li旅的末ri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日之浩然正氣》,方便以後閱讀抗日之浩然正氣第六十八章 喋血孤城(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第六十八章 喋血孤城(九)並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