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好利落的切腹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石皮破 書名︰抗日之浩然正氣

    “閣下就是蔣浩然吧。”本間雅晴能做到師團長見識自然也不錯,一眼就看穿了蔣浩然的身份,雖然晚了點,但這份刀架在脖子上的從容和淡定,無不透露出一個久經沙場的將官本se。

    “呵呵,你答對了,不過今天老師忘了帶幾顆糖來了,不然一定賞你幾顆。”看著下面挺直著腰板,一雙手放在桌子上整整齊齊坐著的鬼子,蔣浩然突然想起讀書時代他們也是這樣坐的。

    “呵呵!閣下不但勇敢還很幽默,我們大和民族是一個尚武的民族,敬重正真的武士,閣下的表現超凡脫絕,雖為對手,但絲毫不影響我對閣下的敬重。雖然閣下鉗制了我,但大和的武士是絕對不會屈服,閣下可以殺了我,但下面的十三位大和勇士也必定殺了閣下。與其魚死網破,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只要閣下不再傷及屋子里的任何人,我以武士的榮譽擔保,閣下可以安全的離開,同時我還將奉送閣下一百根金條,不知閣下以為如何?”本間雅晴信心滿滿,他相信這樣的條件絕對可以打動蔣浩然。

    “我以為個屁?這樣的好事只有你能想出來,還‘大和勇士’?在我眼里就跟十幾頭待斬的豬沒什麼分別。至于金條,你留著到yin??”蔣浩然殺機已現,左手就往口袋里摸去,在里面抄了幾下,頓時叫苦不迭,幾十枚釘子就剩下了兩枚,口袋里面的一個洞解釋了它們的去處。沒有釘子蔣浩然當然也能殺得他們干干淨淨,只是這麼多的桌椅,這麼長的距離?要在他們發出聲響之前全部干掉,這難度系數太高。有一個開了槍或是打開了門,鬼子必定蜂擁而至,將自己堵在這個屋子里,要想逃出去恐怕就不那麼容易了。心念一動口里的話就跟著變了味,頓了一下,接著︰“該用的地方去用,如果你真有誠意,不妨我提個要求。”

    一听說有得談,本間雅晴頓時喜上眉梢,心想大不了給你一千根金條了不起了吧,“行,只要你說我一定可以答應你。”

    “唉!我這人就是心太軟,好奇心太重。听說你們的武士腹切得不錯,一刀下去就是一個‘十’字,可惜我一直沒有機會欣賞欣賞。如果你們能滿足我這個好奇心,切個六七個,我以武士的榮譽擔保,你們剩下的都可以活著。”

    “八嘎,閣下欺人太甚!”本間雅晴再好的定力也定不住了,一身都在發抖,似是憤怒到了極致。而下面的也有發抖的,但是是那種臉上慘白,冷汗直流的發抖,一看就是文職官員。那些武將都是牙關緊咬,一張臉憋得通紅,桌子上的手也握緊了拳頭。

    “蔣浩然本來要跟他們說說,他們到中國來殺人放火、jianyin擄掠到底是誰欺人太甚,不過看這情形,還是不說的好,激怒了他們搞不好就要跟自己魚死網破,小鬼子的命不值錢,自己的命可金貴。遂道︰“怎麼?一說到切腹你們就不武士了,我告訴你,我們的老祖宗為了渡人,以身飼虎都行,你們的武士為了救自己的同胞,就不能切幾個腹來表表你們的誠意呀!”

    “好!我宮本義就來切這個腹,但願閣下能信守承諾。”一個大佐忽地站立。緊接著又站起了三個。

    看著他們這麼積極,蔣浩然倒是急了,別讓他們趁機發難了,急忙說道︰“都坐好,先舉手一個個來。”

    宮本義到也不俗,不知從哪里摸出一把短刀,騰騰地上前,離蔣浩然五米處雙腿並攏跪下,將短刀咬在嘴上,嘩地撕開軍裝,裸露著胸腹,拿起刀就在腹部從左至右劃出一個“一”字,再從下至上直切一刀,果然一個標準的十字,好利落的切腹。從腹部涌出紅se的湯湯水水和腸子頓時就流了一地。宮本義咬緊著牙關,一臉慘白,額頭上的汗珠如雨下,倒也能忍,直至僕倒在地都沒有哼一聲。

    緊接著小鬼子一個個上來,不到十分鐘就切了七個,雖然中間也有些不那麼爽快的,但基本上也還切死了。整個屋子里頓時彌漫著濃重的血腥味和屎尿味,死亡的氣息讓剩下的鬼子一個個都在那里發抖。桌搖椅晃的,連帶桌子上的茶杯都發出瓷器踫撞的聲音,桌子下甚至還能听見清晰的水珠滴答聲。

    本間雅晴一身電麻了般抖動,蔣浩然雖然看不見他的臉,但他脖子上的青筋裸露,臉上似有豆大的水珠噗噗往下落,讓蔣浩然不禁狐疑,莫非鬼子也知道流淚。

    “閣下的要求我們已經做到,閣下可以離開了吧!”本間雅晴的話是從牙縫里一個個字蹦出來的。

    蔣浩然冷哼了一聲︰“離開?當然!這里的空氣不太好,殺了你們我自然就會離開。”

    “閣下可是做過保證的,難道可以不講信譽?”本間雅晴語聲顫抖,一顆心頓時如墜冰窖。

    “老子又不是ri本人,武士的榮譽能擔保個屁。”話音剛落,蔣浩然手上一使力,一顆頭顱立即就跳上了桌子滴溜溜地轉。鬼魅一般的身影隨即就撲向了另外六個鬼子。還好,剩下的都是一些膽小的文職人員,有兩個甚至早已暈死過去。蔣浩然一頓砍瓜切菜將他們殺得干干淨淨。

    從鬼子的尸體上掏了兩把“王八盒子”插在腰間,蔣浩然又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留下活口,才將門打開一條縫隙鑽了出去。

    外面依然平靜,一隊隊的巡邏兵來回穿插,十米之外,指揮部的衛兵站成一排。當初拿了蔣浩然盒子炮的衛兵,看見蔣浩然出來了,立即從腰間掏了出來,夾緊著屁股就跑到蔣浩然的身邊,雙手將盒子炮遞向蔣浩然,但馬上就往回縮。蔣浩然一身的血污和濃重的血腥味讓他有所jing覺。

    “拿來吧,你就!”蔣浩然一把從他的手上奪過盒子炮,隨即摳響,賞了他一梭子彈。

    這盒子炮可是個好東西,中國人也叫他“駁殼槍”德國毛瑟兵工廠生產。威力大,she速快,可單發、連發,最主要的是它的彈夾是20發,還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特se, 是它的槍套倒裝在握柄後,立即轉變為一枝沖鋒槍, 成為肩she武器。它廣泛地裝備中[**]隊,對中國人意義深遠。甚至有人說,沒有它就沒有現代中國的命運。

    蔣浩然這一梭子彈出去,衛兵是篩糠樣地倒下了,但這突兀的槍聲也徹底撕碎了營地的寧靜。蔣浩然箭she一般往東面的樹林竄去,身後林亂的腳步聲,槍栓的滑動聲、叫喚聲、辱罵聲,響成一片,隨即槍聲也開始響起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日之浩然正氣》,方便以後閱讀抗日之浩然正氣第五十四章 好利落的切腹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第五十四章 好利落的切腹並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