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請君入甕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石皮破 書名︰抗日之浩然正氣

    92式重機槍是整個侵華戰爭時期ri軍最重要的重機槍裝備,自動方式為導氣式,冷卻方式為氣冷式,發she7.7毫米子彈,采用30發鋼xing金屬板供彈,理論she速450發/分,有效she程1000米,全槍重49公斤。這種重機槍she擊jing度很高,兼有平she和高she兩種方式,被ri軍稱做除了重量偏重以外沒有任何缺陷的重機槍,有個好听的名字,叫“法國女郎之吻”。還有個難听點的名字,叫“雞脖子”,是取自幾乎佔了槍身60%的螺旋狀散熱片形似雞脖子,再加上she擊時換30發保彈板形成有規律的“咯、咯”聲而被中[**]民戲稱。

    “噠、噠、噠”ri軍92式重機槍獨特的聲音在李昌的手下歡唱起來。成排的鬼子被炙熱的子彈割倒,但血液飛濺,支離破碎的場面並沒有讓ri軍放棄沖鋒,反而像著了魔似的,踏著自己同伴的尸體嗷嗷往前沖。

    鬼子也知道,如果不能借助炮火的掩護沖到[**]的前沿陣地,一旦失去炮火的支援,他們每突進一步,付出的傷亡代價肯定會成倍增長。所以鬼子不願意放棄這種機會,不顧一切地往前沖。

    李昌的重機槍陣地是整個戰斗最重要的位置,雖然城牆上居高臨下視野開闊,但掃出的子彈,直接就鑽進了土里。而李昌的這個位置是平she,強勁的子彈成網狀潑灑出去,只要站著的物體就會被割倒,而且還會形成第二次傷害。這也是蔣浩然不惜傷亡也要在此擺出一個機槍陣地的原因。

    “轟、轟。”連續兩顆炮彈落在李昌的身後,強勁的氣浪將李昌掀翻在地,一旁的兩挺輕機槍也沒了聲音。

    “營長,營長。”看到李昌倒地,一邊的彈藥手立即從掩體出來沖向李昌,剛剛站立。胸口上就濺起幾朵血花,彈藥手也緩緩地倒了下去,重重地壓在李昌的身上。李昌咳嗽了兩聲,掀開壓在身上的彈藥手,一探鼻息已經沒有了呼吸。“小鬼子,我cao你大爺!彈藥手,給我來個彈藥手。”李昌嚎叫著又撲向就重機槍。

    “噠、噠、噠。”重機槍又響起來,剛剛借著炮火沖了好一段的鬼子,不是被機槍撕碎,就是被壓制得趴在地上再也不敢露頭。

    一個鬼子中隊長龜縮在一塊石頭後面,開始呼叫著擲彈筒手,他發現離南門口的機槍陣地已經不到300米了,越來越稀的炮聲可能有點靠不住了,他回頭揮了揮手,示意擲彈手到他這個位置來。不想擺動的幅度過大,讓他從石頭後面伸出了半個腦袋。“紜弊擁 ┤父摯那宕嗌糲炱穡 盟煌肪馱粵訟氯ャ8嶄沾右桓齙屯蕕爻隼吹鬧賴 至 淳屯肆嘶厝ャ5 裁荒芴油馴瘓焉鋇拿耍 豢拋擁 鈾暮竽隕狀├斯ュ 苯喲鈾目誒鉲├順隼礎br />
    在城牆的最西的角落里,幾個沙包圍著的一塊狹小區域里,響起一個細微的聲音︰“36”,緊接著“  ”拉動槍栓的聲音響起後,就是彈殼叮當落地的聲音。隨即,甦燦武的臉從沙包的縫隙中露出來,又朝東面做了一個剪刀手勢。

    循著他的手勢望去,呵呵!原來他兄弟甦燦武,正趴在城門樓的角落里,沖著他豎起一根大拇指,胸前的地上也散落了三四十個彈殼。

    很明顯ri軍的攻勢雖然凶猛,但進展並不是很順利,最先的火力偵察中隊已經傷亡殆盡,雖然將戰線已經推進到了五百米,但每往前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傷亡。看著越來越少的炮彈,村上太郎有點著急了。他看得出,支那人的隊伍里有幾個很厲害的狙擊手,他的將官和機槍手甚至是擲彈手傷亡很大,如果不馬上補充的話,士兵缺少有效的指揮,前面的隊伍恐怕更難向前突破。還好他一直擔心支那人的大炮並沒有出現,看來他們的隊伍中並沒有炮兵,不然106師團遺留的150榴彈炮還真不好應付。村上太郎命令身邊所有的參謀和士官,都上前線去指揮士兵發起沖鋒,同時命令炮兵打光所有的炮彈。他決定向支那人發起決死沖鋒。

    鬼子的炮彈又開始密集的升空,刺耳的尖叫聲和隆隆的爆炸聲,讓東面山坡上的劉大昆又開始上躥下跳起來。“這個蔣浩然打的什麼狗屁仗,都被鬼子造成這樣了還不許開炮?許彪,許彪,嗨!你個王八蛋你還能睡得著覺。再睡機槍營就全完了,滾起來給老子開炮。”

    許彪揉了揉眼楮,一骨碌爬了起來︰“啊!旅坐讓開炮了?”

    “讓開個屁?听我的,立即開炮,出了事我負責!”

    “呵呵!不是旅坐讓開呀!那我不開?”許彪說完又往地上躺。

    “嗨!你個臭小子,我好歹也是個團長,你敢不听我的命令,信不信老子斃了你?”

    “呵呵!你要是斃了我,等下旅坐要開炮的時候你就得哭了。”許彪敢這樣跟劉大昆說話,倒不是不把他這個團長放在眼里,實在是劉大昆沒什麼官架子,平時和他們打鬧慣了。

    “你”劉大昆直接無語。

    “團座,你還是省省吧!你要是開炮那才壞了旅坐‘請君入甕’的好戲?”說話的是一個高高瘦瘦比較白淨的俘虜兵,叫劉鶴。因為以前干過團參謀,現在當了許彪的副營長。

    “什麼意思?說說看?”劉大昆听到劉鶴這樣說頓時來了興趣。

    劉鶴咧嘴一笑,露出有些前突的門牙,“這點鬼子還沒有入旅坐的眼,旅坐在等一條大魚。”說到這,劉鶴故意不開口了,一臉得意地望著劉大昆。

    “怎麼?你也想拿老子開心了,信不信老子抽你?”劉大昆說著就揚起了巴掌。

    劉鶴看著劉大昆凶神惡煞的樣子,立即就求饒,也不敢故弄玄虛了。“很簡單,突擊營和機動營出城這麼久了也沒有露面,他不可能讓他們出去玩吧?雖然我們只搬上來10門炮,但這是什麼炮?150mm榴彈炮!鬼子別說是這一個大隊,就算是一個聯隊都會渣都不剩,但他寧願機槍營挨鬼子的炮彈,都不肯將炮營擺出來,你說他要干什麼?他肯定是覺得鬼子還有大部隊在後面,他想吃一個大餐。你想想,鬼子向南門轟了那麼久,這機槍營的傷亡能小?但你看看這機槍的火力可曾減弱?我猜他最多擺了兩個連出去了,然後一直再往兩個連里添油,保持著剛好能壓制住鬼子的火力,讓鬼子覺得能突破,但又總差那麼一點。然後將鬼子拖到後援出現,大規模地進攻,就該我們出手了。在鬼子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將鬼子打殘打潰,然後突擊營和機動營也會在鬼子的身後出現。”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日之浩然正氣》,方便以後閱讀抗日之浩然正氣第四十五章 請君入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第四十五章 請君入甕並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