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血路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石皮破 書名︰抗日之浩然正氣

    “呵呵咯咯”三個人忍不住笑出聲來,這一笑幾個人緊繃的神經,

    突然就放松下來,整個人的jing神面貌也為之一變。

    這就是蔣浩然煞費苦心要的效果,他知道這一仗是九死一生,雖說他的計劃看似行得通,但在敵我懸殊如此之大的情況下,他的計劃只能算是給李昌和許彪一點希望,讓他們用最佳的狀態,為這點希望去努力。哪怕希望破滅,他們能多殺幾個鬼子,也算是上對得起國家,下對得起家人了。看著他們額頭上都冒出細細的汗珠,握刀的手微微顫抖,似是jing神緊張到了極致。他知道如果命令他們不要緊張,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好,我不緊張。你叫什麼名字。我叫不緊張。遂靈機一動有此一出。

    不多時,五六十個鬼子離他們也就十幾步之遙。但並沒有對他們轉開什麼攻擊隊形、層層包圍。也許在他們看來這就是一場簡單的殺戮,就像在揚子江邊掃she手無寸鐵的中國士兵一樣簡單。他們的眼里現在只有這個嬌靨如花、[**]蝕骨的女人。如果不是小隊長命令停止前進,恐怕他們早沖上去撕扯起來了。停止了前進,****卻嘰里咕嚕的漫散開來。

    “大大的花姑娘,你們說她的咪咪會不會和她的腿一樣白呀?”

    “嘖嘖!要是將她白嫩嫩的咪咪,放在手上這樣這樣的揉搓,該是多麼過癮!”

    “你說前進式好還是後進式好”

    “你們說她會不會還是處女?”

    也有個別有思想的︰“你說這支那軍人又是唱歌、又是脫衣、又是笑的把個仗打得象開演唱會似的,他們要干嘛?”

    “你傻吧!這都看不出來,獻媚唄!明顯他們這是要投降了。”

    “可他們手里還拿著大刀呀!”

    “說你傻還不是一般的傻,誰遇著老虎還不拿根棍子壯膽呀!看到沒,那個大個子還有那個赤膊的一身都在發抖,我敢說只要我們一沖鋒他們一準地上一跪。”

    這番話不偏不倚全落在山口一郎耳朵里。他一直懷疑中[**]人是不是有什麼yin謀,這一番見解倒也合情合理。至于上級“一旦遭遇,不可與他搏殺, 立即開槍she殺的命令,”應該是怕耽誤西進的時間。但,這能耽誤時間嗎?想到這,他一揚指揮刀很威武地說道︰“全體都有︰子彈退膛,上刺刀。女人留下,男人統統殺死!”

    “哈伊”。“ 、 、 。”

    旋即,小鬼子們呼啦啦地就往前跑,一個個生怕落後,好象是去趕什麼盛會一樣跑得都沒型了,還有些槍都掛在肩膀上了,大概是騰出手來好抓那什麼吧。

    蔣浩然的確一身都在發抖,不過是氣的。他瞟見許彪也一付義憤填膺的樣子,心里一閃念︰“莫非他也听得懂ri語?”

    “五、四、三、二、一。”蔣浩然輕輕念著,突然目眥yu裂一聲暴喝︰“殺”其聲如狼嗥九天,如虎嘯山林。聲到人到,揚刀、揚刀、揚刀、揚刀、揚刀,五次揚刀,五顆人頭飛上了天,身後多了五道紅se的、移動的噴泉,一時間血雨飛花,煞是好看。只是這樣一來可害苦了李昌和許彪,蔣浩然前面殺過去,無頭的小鬼子卻還要跑幾步才倒下來,英勇的皇軍這可是真正的“沒命”往前撲啊!有什麼辦法呢?人家都已經這樣了,你總不好意思叫人家往兩邊撲吧!那就躲唄!兩人踩梅花樁似的東挪西跳,就是這樣也還有撲到身上的,最讓人受不了的是,皇軍“沒命”噴血。雖然好看,但一點也不環保,兩人全身都被淋透,整個兩血人。兩人終于領悟——連長實誠,真的為他們殺開一條“血路”。

    山口一郎這下可真傻了眼,直到蔣浩然殺了他十幾個士兵才反應過來。“散開,散開,快快的”。到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上級為什麼會下達︰“一旦遭遇,不可與他搏殺, 立即開槍she殺”的命令。合著這位整個一“殺神”,自己還傻乎乎地听他的歌、看他的女人。原來這一切都是要收費的。

    蔣浩然正殺得xing起,一听山口一郎喊散開可嚇了一跳,雖然初步穿越計劃已達到,但鬼子一旦散開,肯定就會裝子彈,開槍了。可不能讓他們散開了,心念一動,手就慢了下來,腳步也踉踉蹌蹌了,加上也一身的血還真象受傷了。幾個大膽的鬼子見此情形,試探xing的捅了幾刺刀,嘿嘿!還真受傷了。遂一刀一刀地捅了過來。蔣浩然立馬險象環生起來。

    這倒真不是裝,要說他有什麼刀法那還真沒有。說穿了,他的刀法就兩個動作,一、“揚刀”,二、“砍”。勝就勝在他“快”,制敵于先。“狠”,力量大,槍擋破槍、棍擋破棍。“準”刀刀在人脖子上,絕不落空。所以他只能進攻,不懂防守。

    蔣浩然這一示弱不打緊,可把背上早已面無人se的陳依涵嚇得更是魂飛魄散,聲嘶力竭︰“連長,你怎麼了,你受傷了?快快放我下來!”陳依涵現在才發現,她居然連蔣浩然姓什麼都還不知道。

    蔣浩然低呼道︰“你給我閉嘴!”邊擋邊退,退無可退了,就砍翻一個。不過,他可不敢砍脖子了,逮那是那。就是這樣,小鬼子也開始狐疑了︰“這小子不會是裝的吧?”看看好幾次差點刺到了卻又被他躲了過去。全天下的狗屎都被他踩到了,都不見得有這麼好的運氣。“不對,這小子就是在裝!”是人都會怕死,小鬼子雖然進化上出現了一點問題,其實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什麼都比人短點。好歹也算是人,所以他也會怕死。前面幾個人一對眼se,就往後退,小鬼子倒也不俗,連退也槍尖朝前,威風凜凜,四平八穩,不見一絲慌亂,往周圍有序地散開。

    “小鬼子,cao你大爺的!又玩這手了”蔣浩然心里狂吼。看來得下點猛料了,蔣浩然心里突然冒出一個很有建設xing的詞語“假摔”。他正在為選擇花團錦簇一如c羅的前撲式,還是推金山、倒玉樹一如影視劇中硬漢的後仰式,而小小的糾結。突然身後響起“砰”、“砰”兩聲清脆的槍聲。蔣浩然不由菊花一緊,“媽的,小鬼子到底還是開槍了。”猛一回頭,頓時樂了。呵呵!三四十個老百姓打扮的人與四五十米左右的鬼子炮兵干起來了。

    沒有了後顧之憂,蔣浩然頓時jing神大震,馬上想到了許彪和李昌。jing光一掃,發現七八個鬼子正和兩人乒乒乓乓干得火熱。“cao!小鬼子還知道找軟柿子捏”身形一長,兩個虎躍,照著小鬼子的脖子就砍,揚刀之處必定有人頭飛起,必定有人血濺五步。永遠簡單、永遠高效。人群中突然多了兩道血柱,小鬼子馬上明白為什麼了,頓時驚慌失措,手忙腳亂。有人甚至高呼︰“快跑!砍頭的來了!”可哪里還有機會?許彪和李昌見蔣浩然來了,更是jing神見漲,趁著小鬼子慌亂,一人砍翻兩個,剩下一個一聲狼嚎,槍一丟,掉頭狂奔。

    蔣浩然也不追趕,一邊蹲下身把陳依涵放下來,一邊說︰“你們兩個帶著陳記者往樹林里跑,一定要保證”話還沒有說完,突然發現剛剛放下來的陳依涵軟綿綿地往地上倒,急忙抱住,頓時傻了眼。只見陳依涵一臉慘白,沒有一絲血se,一探鼻息,哪里還有呼吸。

    石皮破自知文字功夫有所欠缺,一直在努力。新人寫作不易,請親們多指點多建議多推薦!前面的情節可能有所單調,但隨著人物的豐滿,場面將ri漸弘大。石皮破定不負眾人所望,請親們拭目以待!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日之浩然正氣》,方便以後閱讀抗日之浩然正氣第八章 血路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第八章 血路並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