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死也要死在沖鋒的路上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石皮破 書名︰抗日之浩然正氣

    “咳咳!我們倒是好說,大不了一死。可陳記者一個女孩子,怎麼辦?這要是落在鬼子的手上”李昌訕訕地,還未說完,就听見蔣浩然一聲暴喝︰“你干什麼?”人已經彈she出去,沒影了。

    只見蔣浩然一只大手,一把包住陳依涵的手,連同已經拔掉保險的手雷。好在蔣浩然一眼就認出了這是ri軍的91式手榴彈,作為一個軍史愛好者,他當然也了解當時年代的各式武器。91式手榴彈是兩用的。一是當手榴彈用,二是當擲彈筒的炮彈用。所以,它是雙保險的。拉掉環,只是第一道保險,第二道才是發火保險。如果扔到擲彈筒里,這道發火保險就隨著擲彈筒的撞針撞擊而解除。如果當手雷用,就必須找個硬物磕一下,模擬撞針撞擊,解除第二道保險,手雷爆炸。

    但就是這樣,也把蔣浩然嚇個半死,這要是一個沒抓穩,掉在地上,還不直接引爆。不消說陳依涵完蛋,也會波及五米開外的他們。更糟的是,小鬼子本來就知道他們已經沒有彈藥,威脅不大,在進攻上肯定要松懈一些。這邊炸彈一響,豈不給鬼子一個錯誤信息,全神戒備地沖上來,他們連個墊背的都撈不到了。

    “剛才還牛逼哄哄、正義凜然的,整得我都以為你是個人物?一轉身你就自殺,你就這樣‘正義’的呀!我告訴你,中[**]人,死,也要死在沖鋒的路上!”蔣浩然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撿過保險銷往手雷上安。

    隨心、隨xing的人就是這個樣子,上一秒他可能跟你嬉皮笑臉、打情罵俏。只要你犯了他的逆鱗,下一秒他就能罵得你狗血淋頭。而且不管你是什麼人,不管你受不受得了,他只管一通宣泄而後快。痛快完了,再給你陪笑臉都行。

    陳依涵一個女孩子,那受得了這般委屈,不,甚至可以說這是**裸的羞辱。死亡的威脅、腿上的傷都沒有讓她流眼淚。這一刻,卻讓她全身顫抖,眼淚噴薄而出。嘴上也沒閑著︰“就你是個人物!你是個人物你倒是帶著大家沖出去呀?除了知道欺負女孩子,也就‘人物’一般的等死。如果我不是腿上有傷,如果不是我不想拖累你們嗚嗚我至于嗎?嗚嗚我至于嗎?嗚嗚嗚”

    這一哭,可讓將浩然慌了手腳。眼楮就往陳依涵腿上掃去。可不是有傷嘛!左腿上鮮血都侵濕了半個褲腿,一塊彈片還獠牙一樣伸出褲子外,可恨自己只知道一味的促狹。心里一軟,嘴上張口就來︰“陳小姐、陳妹妹、陳姑nainai,我有罪、我悔過。”一雙手就往陳依涵腿上摸去。

    “啊喲!”蔣浩然手剛踫到她的腿,陳依涵蜂蜇了一樣,大叫起來。當然,一半是痛,一半是厭惡。“別踫我!你給我滾開!就是死,我也不要你管!”

    蔣浩然一摸彈片,發現彈片象長在腿上一樣。就知道彈片是嵌在了骨頭上了。不拔出來不但無法動彈,時間久了,腿都不保。

    蔣浩然一邊脫衣服,一邊命令道︰“李昌,去觀察敵人,順便找幾把好刀。許彪,跟我抓住陳小姐”

    “是。”

    “是。”

    兩個人“是”了半天就是不動。兩個人心里都在犯嘀咕︰“連長這又是‘觀察’又是‘抓住’又是脫衣的,這是要干嘛?該不會是”

    蔣浩然也不做聲,把最後一件棉內衣也脫下來,撕成一條條。李昌這才領會,連長這是要跟陳記者處理傷口。嚇得一吐舌頭,風一樣的跑了。許彪也趕緊扶住陳依涵。

    “你滾開!我不要你管!”陳依涵看到蔣浩然要給自己治傷,立馬反抗起來。

    蔣浩然一臉真誠,正se道︰“陳小姐,剛才我沒有了解情況,就罵你,的確是我不對,我鄭重地向你道歉。”蔣浩然絕口不提“吃豆腐”的事情,合著那事情他沒錯一樣,而且說到這里,他話鋒一轉,把責任全推到陳依涵身上去了。

    蔣浩然繼續道︰“但是你知道嗎?一旦炸彈一響,不消說你如花似玉的陳依涵完蛋,也會波及五米開外的我們。更糟的是,小鬼子本來就知道我們已經沒有彈藥,威脅不大,在進攻上肯定要松懈一些。你這邊炸彈一響,豈不給鬼子一個錯誤信息?全神戒備地沖上來,我們連個墊背的都撈不到了。還有更更糟的,明天的《朝ri新聞》頭版頭條就會登出,《南山戰役,中國士兵攝于皇軍天威——集體自殺》。你听听,要真這樣的話,我們連整個中國士兵的氣節丟了。”蔣浩然這一通胡咧咧可把這罪名整大了,大到民族氣節上了。

    天可憐見。陳依涵是一個記者,她當然知道新聞對如戰爭的作用力,細細一想,還真覺得是那麼回事。自己一糊涂,差點連民族氣節都丟了,挨罵跟保全民族氣節一比,那就不是個事。這樣一想,陳依涵頓覺氣消了一半。又自覺理虧,說話都底氣不足道︰“那現在手雷也沒炸,你們走吧!我不要你們管!”

    “我們走?那好!明天的《朝ri新聞》改標題了,《南山戰役︰中國士兵攝于皇軍天威——丟下老婆跑了》蔣浩然笑道。

    合著那《朝ri新聞》是他家開的。陳依涵一抿嘴,差點沒笑出聲來。明知道蔣浩然又在佔她的便宜,既突然間不覺得那麼氣惱了。但也不可能讓他白白地佔了去,遂佯怒道︰“誰誰誰是誰的老婆?”

    “是呀!誰誰是誰的老婆呀?這個問題可關乎到我們家依涵的名節,小ri本你他媽的可不能亂寫一通,你要是毀了我們家依涵的名節,老子扛個炸藥包我直接轟掉你的東京。”蔣浩然一本正經道。

    “哈哈哈哈哈”陳依涵看著蔣浩然一本正經、眉飛se舞的演講,再也忍不住了,花枝亂顫地笑起來。

    就在這時,蔣浩然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勢,一彎腰,一咬牙,就把陳依涵腿上的彈片生生拔出來了,鮮血飛濺了他一臉。他甚至沒有來得及擦,兩手順著褲子上的彈孔,用力一撕。陳依涵的一條雪白的[**]甚至是白se的底褲,就裸露在他的眼前。不過這時候他可沒有時間胡思亂想,右手上一塊跟陳依涵說話時偷偷折好的布料,一把蓋在傷口上,左手上的布條就一塊一塊地纏上來了。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陳依涵剛開始大聲呼痛就已經結束了。

    陳依涵嬌喘連連的倒在許彪身上。許彪的眼楮卻盯著陳依涵雪白的[**]再也收不回來。只是不自覺地咽了幾口口水。

    這個細節落在蔣浩然眼里。他眉頭一皺,突然靈光閃現。沖著李昌一聲吼道︰“李昌,回來!”又朝許彪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

    “連長,小鬼子離我們只有十五分鐘的距離了”。李昌提著三把刀,一跑回來就跟蔣浩然匯報,一雙眼楮卻躲躲閃閃地,在陳依涵的腿上掃來掃去。

    蔣浩然也不點破他們,直接說道︰“你們說假如鬼子不開槍,跟我們肉搏的話,以我們的戰斗能力,我們有幾成把握沖出去。”

    許彪嘴快,想都沒想就說道︰“連長,你說笑了!我們子彈金貴,小鬼子可多得是,幾粒子彈就解決我們了,還會跟我們肉博?”

    “我覺得也是,以小鬼子的凶殘狡猾,如果不是我們已經近身,逼得小鬼子沒法子,小鬼子是不可能跟我們肉搏的。再說,我們又不是情報人員,小鬼子犯不著冒風險來俘虜我們。不過,要是小鬼子真的跟我們肉搏,以你鬼神莫測的刀法開路,我們還真有可能沖出去。”李昌說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日之浩然正氣》,方便以後閱讀抗日之浩然正氣第五章 死也要死在沖鋒的路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第五章 死也要死在沖鋒的路上並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