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berserker的阻擾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肥宅 書名︰這個主神有點懶

    “鳴人,你的尾獸玉有沒有自信在一瞬間將他蒸發掉啊。”上村佑指著正在慢慢靠近的海魔,不知道鳴人現在可以發揮出多少實力的他開口問道。

    “當然有。”鳴人望著海魔的體型後,自信滿滿的說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隨著鳴人進入九喇嘛模式,他手中慢慢的凝聚出一顆黑色的球體,而上村佑則是笑嘻嘻的說道。

    ‘想不到竟然可以親眼看到鳴人使用尾獸玉啊。’望著越來越大的球體,上村佑在心里感慨道。

    “好可怕的魔力啊。你真的是assassin嗎?不是caster嗎?”韋伯和愛麗絲菲爾望著鳴人那由查克拉高濃壓縮出來的尾獸玉,不由自禁的開口說道,同時想象著如果和他交戰,應該要如何應對這樣的攻擊。

    ‘那樣的攻擊,就算是我也未必可以擋得下來吧。’雖然還沒有看到尾獸玉的威力,但那強大的魔力已經證明了它的威力非同尋常。

    “雖然九喇嘛沒有跟我一起過來,但將尾獸玉發揮7層威力還是可以的。”隨著尾獸玉的完成,鳴人將其投射向正在緩緩前進的海魔。

    就在眾人本以為那樣的攻擊可以將海魔一瞬間解決掉時,berserker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他們的中間,手中的緋月對著空氣一劃而過,在空中形成一道完全看不到里面是什麼的黑色新月,尾獸玉在靠近新月時,仿佛踫到黑洞似的,巨大的尾獸玉越來越小,到最後消失在空氣中,一同消失的還有那道黑色新月。

    “berserker?”“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里?”“難道他們結盟了嗎?”

    在berserker幫助元帥擋下鳴人的尾獸玉後,眾人驚詫不已的開口說道,本來以為他只是針對鳴人的攻擊,但在望到海魔並沒有攻擊他,眾人立刻明白他們此時是同盟關系。dudu1;

    “太酷了。老爺。”岸邊望著海魔那冰山一角的身影,雨生龍之介無視周圍路人那恐懼的眼神,一個人獨自大聲的歡呼道。而水無月舞則是受了衛宮切嗣的命令,前來刺殺他,就在他正在興奮的吶喊著的時候,一根冰錐刺入了他的胸口。

    “啊咧。真漂亮啊”摸了摸自己那因為被冰錐貫穿的胸口,望著自己手掌那鮮紅還有些許余溫的血液,臉上露出宛如孩童般的天真笑容,“‘燈下黑’這句話說的真是好呢。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不在其他人身體中,原來它一直在我的身體里面啊。”說完之後,倒在了地面。圍觀人群看到這里出了人命,立刻一哄而散,就連報警都忘了。

    “龍之介啊。想不到你竟然比我先走一步呢。”感受到自己aster已經死了的元帥,在心里默哀了數秒。然後繼續讓海魔往陸地上前進。

    “你是怎麼讓berserker的aster同意和caster聯手的。”水無月舞回來就證明她已經完成了自己之前給她的任務。

    “只要利益符合就可以了。”水無月舞望著正和所有從者戰斗並保持著上方的berserker,自信滿滿的說道,“我對于berserker還是很了解的。”

    “很了解?”

    “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非常了解berserker的一切,腦海里有他的一切情報。”摸了摸自己的頭腦,就連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對于berserker如此的熟悉。仿佛她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和他待在一起似的。

    “什麼時候的事情。”之前從沒有听水無月舞提起過這件事情,以為她恢復了記憶的衛宮切嗣問道。

    “昨天晚上berserker和caster戰斗的時候,腦海里忽然出現有關berserker的記憶。但我卻還是沒有恢復自己的記憶。”知道aster誤會了的她解釋道。

    “可能是你以前認識他吧。”對于水無月舞的話,本以為她恢復記憶的衛宮切嗣開口說道。dudu2;

    ============

    ‘必須要在更多人聚集在一起前將那怪物解決掉才行。’和金閃閃一同乘坐維摩那上面的遠阪時臣望到岸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雖然已經濃霧彌漫,但海魔那巨大的身影在霧中若隱若現也吸引了不少路人停下來或者前來觀摩。

    “王啊。那只怪獸是破壞您庭院的害獸,請您將其擊殺。”不希望魔術的事情暴露在世人面前的他,轉身望著正坐在王座觀看著四大英靈圍剿berserker的金閃閃,彎腰低頭,語氣恭畢的說道。

    “那是園丁的工作。”金閃閃不屑的望了自己的aster一眼,然後繼續觀看英靈們的戰斗,對于海魔正在緩緩靠近岸邊感到無所謂,“還是說時臣,你將我的寶具與園丁的鋤頭同等,以此來愚弄我嗎?”但對于時臣將自己的寶具視為園丁的鋤頭感到不滿。

    “絕無此意。”時臣恭敬的說道,“不過正如您所見,其他人已經無法應對了,就連靠近那害獸也是個問題。這正是機會,讓您可以展露真正英雄的神威。望您作出英明的決定。”在這片土地扎根的他並不希望這里被人破壞,畢竟這里不僅是他的家鄉,也是他們遠阪家世代的傳承。

    “哼。”大概是因為遠阪時臣的誠懇態度,還是因為不滿與他的懇求,金閃閃隨手一揮,四把寶具射向海魔,光輝燦燦的寶具直接將他的身體射穿,要是平常怪物已經傷痕累累,甚至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在海魔那驚人的恢復能力面前,他的寶具所造成的的傷害,有等同于無。

    ‘怎麼可能?’

    “撤退吧時臣。”望著海魔那恢復的身體,時臣驚訝的想到,望著berserker在那里被saber、大帝和迪盧木多纏住,鳴人則是在旁邊打算再次凝聚查克拉使用尾獸玉,但每次他都聚集到一半的時候,就被berserker用瞬移攻擊他直接斷掉,在這場戰斗中,他得到了berserker的特殊照顧。

    “這場戰斗的結局本王已經知曉了。再繼續看到那污穢之物只會玷污本王的雙眼。”知道這場戰斗的結局如何的金閃閃,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後開口說道。dudu3;

    “怎麼英雄王,請您留步。”並不希望金閃閃就此離開的遠阪時臣緩緩的向前走了幾步,並祈求他留下來將海魔解決掉。

    “時臣,看在你的面子上,本王扔了四把寶具,既然被那東西污染,本王也沒有想要回收的打算了。你不要以為王的寬容有多廉價。”金閃閃表示剛剛射向海魔的寶具都已經從他的收藏品里面丟掉了,語氣中示意他不要得寸進尺。

    “能夠打倒那個怪物的英雄只有您了。既然他擁有那樣的恢復能力。只能給予本體致命一擊。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就只有您的乖離劍”打算勸說金閃閃留下來遠阪時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蠢貨。” 金色的杯子被金閃閃丟在了維摩那上面,伴隨著清脆的聲音以及紅色美酒灑落出來,金閃閃怒斥道,“竟然要我在此拔出我至寶的乖離劍?你搞清楚,時臣。對王說出如此妄言,可是要自刎謝罪的。”

    被金閃閃怒斥的遠阪時臣急忙低頭請罪,‘雖然可以是用令咒,不過這樣一來就和英雄王的關系就會決裂。’在望到自己手背後的令咒,剛想要動用令咒的他,立刻咬緊牙關忍耐下來。

    就在遠阪時臣想著如何讓金閃閃將海魔消滅掉時,天空中再次出現了兩架戰機,‘可惡。偏偏在這個時候’

    轟隆~轟隆~

    “哼。吵死人的蒼蠅。”就在遠阪時臣想著如何不被他們發現這里發生的事情時,兩道金色軌跡穿過了戰機,戰機在空中化成巨大煙火,消失在空中。

    “時臣。去吧。把那個喪家之犬給殺了吧。”還沒有等遠阪時臣從戰機被自己破壞的畫面中反應過來,金閃閃藐視著正在怒視著他們的間桐雁夜。

    “知道了。王。”遠阪時臣望到間桐雁夜後,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知道他是berserker的aster,也知道現在他們之所以還沒有解決海魔就是因為berserker的關系,明白自己只需要解決間桐雁夜就可以讓berserker直接退出,這樣鳴人他們就可以解決掉海魔了。

    這樣想的遠阪時臣從維摩那跳了下去,來到了間桐雁夜的面前。

    大雁塔拍寫真 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微信公眾號︰o1長按三秒復制在線觀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這個主神有點懶》,方便以後閱讀這個主神有點懶第61章 berserker的阻擾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這個主神有點懶第61章 berserker的阻擾並對這個主神有點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