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人面桃花相映紅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吃飽喝足了,自然得要出來走動走動,連著幾天躺在屋里,秦風都覺得自己快要變成豬了,渾身都酸得要命,不由在心里痛罵自己當真是賤得可以,這可曾經是自己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生活,但當他真正來臨的時候,自己居然受不了。

    天生勞碌命吶!

    胖子彭武當然此時又得義務承擔攙扶秦風的工作,現在對于巴結秦風和閔若兮的事情,他是樂此不疲,現在的雪中送炭,自然比以後上桿子去獻媚,效果要好上太多了。

    “秦大人,去後院看看桃花吧!落英縣令愛桃花,他的後花院之中,載種了數十棵桃樹,現在正值花季,可是賞花的好時節。”彭武笑咪咪地道。

    “想不到彭兄還是風雅之人啊,我可是個俗人,看到桃花,想到的卻是香噴噴的果子。”秦風笑道。

    “我哪算什麼風雅之人,不過此時此節,賞賞桃花倒也應景兒。”彭武道︰“我現在啊,對鍋鏟倒是情有獨衷。”

    兩人都是大笑,“好,那咱就去附弄風雅一番。”

    實則上,秦風是想去後花院靜一靜,他有很多事情,需要好好的想一想。無關乎這一次戰爭,仗已經打輸了,怎麼輸的,不是他這個小小的校尉能關心的事情,重要的是,他的敢死營幸存下來了。雖然也沒有了許多好朋友,但相比較而言,亦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他現在需要考慮的是他與昭華公主閔若兮的關系。

    這一路逃亡,兩人之間的關系,實則上已經到了一個異常親密的程度,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不管是情願還是被迫,這都是一個不可改變的事實。脫險這些天來,閔若兮的表現,已是明明白白的給了秦風一個信號。

    但對于秦風,這卻是一個問題。

    首先,他還能活多久。現在隱患似乎是安份了,但自家事自家知,秦風很清楚,自己體內那狂狂怪戾的內息,無時無刻不在攻擊著那股外來的力量,沒有活的源泉補充的這股外力,最終只會被一點一點的蠶食掉,當自己的內息破圍而出的時候,便是自己斃命的時刻。發作起來,只會更加凶險,在自己體內這一場不見硝煙的搏斗之中,自己的怪戾內力正在迅速地增長著。

    自己喜歡閔若兮嗎?開玩笑,一個美麗不可方物,武功高,性子好的女人,誰會不喜歡?更何況兩人還有了這樣一段患難與共的經歷,親密無間的接觸。但正因為喜歡,秦風才會猶豫,他不想自己喜歡的女人,是不久的將來,變成一個淒淒慘慘戚戚的寡婦,一輩子郁郁寡歡。

    二來,即便自己不死,好好的,但自己與閔若兮之間巨大的身份鴻溝也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障礙,她是堂堂的昭華公主,大楚皇帝的獨女,而自己呢,一個舉目無親的孤兒,連父母是誰都不曉得,渾身傷疤,滿手血腥,這就好比爛泥溝里的臭泥鰍居然夢想成為天上真鳳的伴侶,別說她的皇帝老子了,只怕旁人也看著不舒服,比方說落英縣的這位岳縣令和他的夫人,見到自己之時,那話里話外的酸意,自己又豈能听不明白。

    頭痛,滿滿都是頭痛。

    彭武突然停下了腳步,低聲道︰“秦大人,公主也在賞花。”

    正在想事情的秦風沒有想到彭武突然停步,慣性仍然向前走去,被彭武拖了一個踉蹌,穩住步子,抬頭看去,透過前後兩個院子中間的月亮門,正好看見一株桃樹之下閔若兮的背影,大概是听到了外面的動靜,閔若兮回過頭來,看見秦風,嫣然一笑。

    “秦風,你也來了,快進來陪我賞花!”

    月亮門,桃花樹,美人笑!秦風的腦子里突然泛起一句詩,人面桃花相映紅。倒正是契合此時此景。

    他轉頭看向彭武,對方也正看著自己,尷尬地笑著。

    這賊胚,他絕對是故意的。秦風在心里暗罵。

    事到臨頭,總不能做了縮頭烏龜,這可不符合秦風的個性,在說這種事情,躲就躲得過去麼?以閔若兮的性子,現在自己轉頭跑的話,她絕對追上來拎著自己的耳朵把自己再提溜回去。

    邁步,踏進了月亮門,身後,彭武早已一轉身一溜煙兒的去了。做賊心虛表露無遺。

    “秦風,花兒真好看!”隔著花枝,閔若兮一手扶著枝條,將臉瓖嵌在幾株桃花之間,笑盈盈地道。

    “是啊,真好看。”秦風只能附和。

    “你折一枝給我戴在頭上,選最好的最漂亮的哦!”鑽過花枝,閔若兮站到了秦風的身邊,幾乎貼著了秦風,身上的幽幽香氣與桃花香一並往秦風的鼻子里鑽進來。

    “花長在樹上挺好的,折斷了就沒了生機了!”秦風微笑著道。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花謝空折枝。”閔若兮仰起頭,吐氣如蘭,看著秦風道。

    在對方的逼視之下,秦風不自然地轉過了視線,伸手在一株桃樹巔上折下了一支桃花,閔若兮笑著側過頭,等待著秦風將花插到她的鬢上。

    “若兮,我……”

    “不要跟我說你的病,回到上京,要名醫我找名醫,便是需要武道宗師,我也能給你請來,辦法總比困難多。最多不過是不要這一身武功了,便做個閑散人也好,我的武功還算不錯,別人欺負不了我,我還可以保護你呢。”

    “你……”

    “不要跟我說門不當戶不對的話,也不要跟我說我父皇怎麼怎麼的。我父皇最疼我了,只要我開口,就沒有不準的,再說什麼叫門當戶對?我閔氏是大楚的皇室,大楚之內,還有誰能跟我閔氏門當戶對?”

    “這個……”

    “不要忘了,你,你對我都做了那種事情了,難道你想始亂終棄嗎?”閔若兮轉過頭,幽怨地看著秦風,小臉之上的委屈顯露無遺,似乎受到了秦風莫大的欺負。

    秦風無語了,什麼叫我對你做了那種事情,幸虧這里沒有別人,否則還以為我秦風是什麼人呢?當時那種情況,不是你動彈不得麼?事急從權而已,怎麼現在反面成了我欺負你的罪證了。

    “還有什麼問題麼?”閔若兮問道。

    “呃,這個,沒有了!”什麼話都讓閔若兮說盡了,秦風還能說什麼,突然之間他發現,當真娶一個如此冰雪聰明的女人當老婆,似乎也不是什麼明智的事情。你屁股一撅,她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好吧,比喻的確是粗俗了一些,但話糙理不糙啊!

    “那還不快點給我把花戴上?”閔若兮笑得極是開心,仰頭,略偏。

    秦風將手里的花枝輕輕地插在了她的鬢邊。

    閔若兮咯咯的開心的笑著,伸出兩手挽住了秦風的胳膊,“來,我扶你轉轉,這院子里桃花,當真是開得極漂亮的。”

    低頭打量著女人容光煥發的面孔,戀愛中的女人,果然是最幸福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七十一章︰人面桃花相映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七十一章︰人面桃花相映紅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