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你自己死會比較慘一些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閔若兮的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雨點一般落下來,她很清楚,秦風其實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面對著一個一只腳已經跨進了九級門檻的高手,他一絲兒機會也沒有。可就是這樣,在她奔逃進縣城的過程當中,束輝一直沒有追上來,這只能說明他被秦風硬生生的拖住了。現在秦風,除了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來拖延,還能有什麼其它的方法呢?

    她嗚咽著向前奔跑,眼前閃過的卻是這一路之上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秦風的機智,秦風的仔細,秦風的溫矛,秦風的粗暴,還有這個大莽漢的羞澀,最終匯聚成了一張嘴角上翹,似乎永遠帶著微諷笑意的稜角分明的臉,清晰的在她眼前呈現著。

    她自然不知道,在她飛奔而過落英飯莊的時候,二樓的雅間里,齊越兩國,兩個名震天下的大宗師,正表情復雜地盯著她的身影一掠而過。一個滿懷欣喜,一個卻是憤怒惱火。

    “我是大楚昭華公主!”帶著嗚咽的吶喊之聲在街道之上響起,所有的人都震驚地停下了腳步,放下了手中正在做著的活計,轉頭看著在大街上飛奔的這個衣衫破爛,披頭散發,身上血跡斑斑的女子。

    門後面探出了人頭,窗台上多出了一雙雙探詢的眼楮,大家的目光,追隨著那個向前的身影,片刻之後,紛紛議論起來。

    秦楚大戰,楚國大敗虧輸,雙方發生戰斗的地方正是在落英山脈,這一段時間,早已經轟傳天下,那麼,大楚的公主在戰敗之後,從落英山脈之中逃到這里,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縣城里不乏有楚國的客商,听到閔若兮的呼喊,他們毫不猶豫丟下手中的貨物,放棄了正在商談的生意,拔腳便追了上去。

    一家商鋪的後院,掌櫃的匆匆走了進來,從樹下籠子里掏出一個信鴿,將一個小小的竹管綁在了信鴿的腿上,一揚手,信鴿撲楞著翅膀,直上雲宵,在空中盤旋一圈,振翅向著遠方飛去。胖胖的掌櫃伸手撕去了外面的長袍,露出內里早已換好的勁裝,看著院子中匯聚起來的伙計,微微點了點頭︰“公主落難至此,從現在開始,這個據點被放棄了,我們去保護公主。”

    “遵命!”伙計們也早已打點好了行裝,尾隨著掌櫃向著縣衙方向而去。

    閔若兮直奔縣衙而去。砰砰兩聲,兩人想要阻攔的衙役被震得四腳朝天跌在了地上,朱紅色的大門向後飛去,又壓倒了聞訊而來的另一群衙役,閔若兮沖進了縣衙的大門,盯著匆匆趕來的,正站在大堂門口的落英縣令,手里高高的舉起她的公主金印。

    “我是大楚昭華公主閔若兮。”

    落英縣令看著閔若兮,雙手抱拳,深深一揖到地。

    “大齊落英縣縣令馬巍,恭迎大楚昭華公主殿下。”

    山頂之上,秦風再一次飛了出去,手中鐵刀也遠遠地飛到了一邊,這一次,他再也沒有爬起來,竭力地仰起頭,呸呸地吐著滿嘴的沙土,努力地讓自己翻過身來,瞪著眼楮看著數步開外的束輝。

    他的模樣有些恐怖,握刀的右手臂現在軟塌塌地垂在一側,根本就不再受他控制,被打折了,口鼻耳里,都有血沫滲出,甚至連眼角都有極細的血絲滲出。不過他仍在笑著,極為得意的笑著。

    束輝有些感慨地看著眼前這個家伙,這是第幾次擊飛他了,第五次,或者第七八次,每一次,這個家伙都像一個頑強的蟑螂一般,在自己以為他已經不行了的時候,又慢慢地爬起來,繼續橫刀攔在自己的身前。

    這樣的硬漢,倒真是天下少見。即便身為敵人,束輝心里也涌起了敬佩之情。這一次,他再也沒有能力爬起來了吧?

    殺了這個可惡的家伙!束輝身前慢慢走去,看著束輝漸漸逼近的身影,秦風放松了自己的身體,讓自己在地上躺得更舒服一點,就要死了麼?也不錯呢,至少不會像舒瘋子說得那般,被自己的內火燒成一堆黑渣渣。

    好吧,左右都是死,貌似現在的死比較有意義一些,至少,救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吧,許多年以後,當這個女人找到如意郎君,拜堂入洞房的時候,或者會想起自己的音容笑貌吧,當她兒孫滿堂,享那天倫之樂的時候,膝上抱著孫兒,或者也會給兒孫們講一講自己的故事吧?

    山腳之下的落英縣城之中,突然響起了鼓聲,接著便是清越的鐘聲,听到鐘鼓之聲,秦風呵呵的笑了起來,大笑,得意的笑,看著束輝,他眉開眼笑。

    “你輸了!”他得意之極的道。“你再也不可能殺她了。”

    在鐘鼓之聲響起的剎那,束輝便停住了腳步,臉色先是難看之極,接著便是復雜到了極點,看著秦風,他無言的搖搖頭。

    “是的,你贏了,現在我們不但不能殺她,還要小心翼翼地保護她,將她全須全尾的送回到上京去,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你的確是贏了。不過,從你個人的角度來看,你卻輸了,再也沒法兒翻本了。”束輝搖著頭,走到了秦風的面前,居然盤膝坐在了秦風的身邊。

    “听你的口氣,好像也愛賭幾把啊!”秦風嘴里還泛著血沫,說出來的話卻讓束輝一愕,半晌,他笑了起來。

    “不錯,像我這樣的人,自然是愛賭幾把的,沒事的時候,我常去最普通的賭館賭幾把。”

    “那你豈不是有贏無輸,憑你的本事,要捉弄那些閑漢,倒真是殺雞用牛刀。”

    “這你可錯了,如果這樣的話,還有何樂趣可言?”束輝大笑起來,“在那些賭館里,我當然是用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去賭,還時常被一些出千的家伙們弄得血本無歸。”

    “看著他們出千?”

    “這也是一種樂趣,不是嗎?當然有時候踫上我心情不好,自然是要打斷他們的手的。”束輝笑道︰“有時候我喜歡掌控一切,有時候我卻更喜歡這種琢磨不定的感覺。”

    兩個剛剛還生死相拼的家伙,這個時候,居然像老朋友一樣聊了起來。

    “接下來,你們齊人可要給閔若兮當保鏢了。”城里的鐘鼓之聲不斷,秦風側耳傾听了片刻︰“現在秦人說不定想要殺她了,讓閔若兮死在你們手里,對他們可是大大有利。”

    “是啊,接下來,我這個追殺者,說不定要夙夜守在你們這位昭華公主的臥室之外,給她站崗放哨了。”束輝嘆氣。

    “你可老實一點。”秦風警告道。“要是你敢偷看她睡覺換衣洗澡,我作了鬼也要咬你一口。”

    束輝神色奇怪地看著秦風︰“從你的語氣之中,我怎麼听到了一些其它的味道,似乎你並沒有將她當作一位公主,而更像是你的,嗯,怎麼說呢,心上人,意中人或者是情人的意思?”

    “胡說八道。”秦風老臉一紅,“逃亡了這許多天,便是阿貓阿狗也都養出些感情了不是?現在我與她,是朋友。”

    束輝站了起來,大笑著便向遠處走去︰“朋友,哈哈哈,好得很,好得很。”

    看著束輝的背影,秦風大叫了起來︰“喂,你不殺了我再走嗎?”

    束輝回過頭來,看著秦風,“你,還需要我殺嗎?你馬上就要自己死了,而且會死得很慘,轟的一聲,內火爆發,將你從外到內,燒得烏漆麻黑,我恨你,所以不想讓你死得很快,這樣死,會讓你比較慘一些。”

    秦風大怒,看著束輝揚長而去的背影,破口大罵起來。絲毫不理會秦風的束輝,身影在林間幾個閃爍,已是揚長而去。

    “狗娘養的,齊人就沒有一個好人。”秦風嘆了一口氣,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膚,紅得讓人感到害怕,那股灼熱的感覺,似乎自己正處在融爐當中。

    “殺人太多,報應不爽啊!”秦風哀嘆道。身上的溫度愈來愈高,體內火線一樣的內息如同毒蛇一般竄來繞去,他的意識漸漸的模糊起來。

    今天的太陽真他媽亮啊!

    瞪眼最後看了一眼高懸于空中的太陽,秦風罵了一聲,腦袋一歪,徹底昏了過去。

    (傷心吶,三江又拒絕了我,好像三江拒絕我都成了常態,從馬踏天下開始,就沒一本通過了三江審核的,說出來都是淚啊!不過讓我驕傲的是,沒有三江,我也活了過來,這都是兄弟姐妹們的支持啊!希望能得到大家更多的支持,求收藏,求票票,求點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六十五章︰你自己死會比較慘一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六十五章︰你自己死會比較慘一些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