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最後一課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父皇!”閔若英跪倒在皇帝的床榻之前,雙手扶著床幫,眼中閃爍著淚光,“您,您的身體沒有大礙吧?兒子實在擔心得緊。大楚,離不開您啊!”

    听著兒子的話,大楚皇帝百感交集,凝視著眼前這張酷似自己年輕時的臉龐,對方的眼里,看不出絲毫的偽善之色,那悲切,焦灼,實實在在的存在著。

    可皇帝清楚,眼前的這位兒子,只怕恨不得自己早一點死去,當然,是在自己確定他的儲位之後。

    “安如海的調查結束了,這是他的調查報告以及相應的證據,你,不想看一看嗎?”皇帝伸手拍了拍身邊厚厚的報告,盯著閔若英。

    閔若英微微一楞,伸手想去拿這疊報告,但皇帝的手卻壓在報告之上,閔若英的手僵在了半空,伸也不是,縮也不是。

    “若英,我想問你一件事。”皇帝的眼楮眯了起來,盯著閔若英,聲音雖輕,但在閔若英的耳中,卻似乎帶著極大的壓力。

    “你為什麼一定要殺了左立行?”

    猶如晴天霹靂,震得閔若英兩眼發花。他張口結舌地看著皇帝,連連搖著頭,“不,不,不不不,我怎麼會要殺了左帥?這,這關我什麼事?”

    啪的一聲脆響,臉上挨了老皇帝重重的一記耳光。

    “你當我是傻瓜吧?”皇帝的聲音仍然很低,似乎是在極力壓制著自己的憤怒,又好像是在怕別人听到。

    “這個局設得很完美,你是這樣認為的,是嗎?”老皇帝冷笑道︰“可是你畫蛇添足了。西部邊軍的覆滅,已經足夠把矛頭指向你的皇兄了,你不該再在京中鬧這一出,登記冊中故意遺留下來的紙屑,殺人滅口卻又故意留下了一人,殺人者身上代表著東部邊軍的內衣,還有楊毅,那個師爺,這些都是多余的,你知道嗎?”

    閔若英身子微微向後縮去,整個人都僵在了哪里。

    “從一開始,我當真以為是你皇兄所為,目的就是剪除你的羽翼,讓你主導的這一次行動以一次大失敗而告終,從而讓你聲名狼藉,沒有再與他竟爭的能力,可是你不該做後面那些事情,你是在侮辱你父親的智商啊!”皇帝呵呵的笑了起來。

    “或者你能瞞過大多數人,但你以為你瞞得過安如海嗎?瞞得過楊一和嗎?你故意留下那些蹤跡讓安如海逐一發現,可安如海是什麼人?你可知道,在那夜的逮捕行動之中,安如海已經到了楊一和的門前,但他沒有進去,因為他在猶豫。”皇帝看著面如土色的閔若英︰“楊一和說得不錯,你心狠,但卻沒有大智慧,唯有的那些小聰明,卻都用在了不該用的地方。”

    閔若英的身子又向後縮了幾步。看著皇帝的眼神之中,露出了狼一般的目光。

    “你想殺朕?”皇帝冷笑起來。

    “兒子不敢,兒子哪里有這等大逆不道之心?”閔若英汗透重衣,皇帝雖然躺在病床之上,但閔若英卻突然發覺自己完全動彈不得,身上似乎壓上了千斤重物,稍一掙扎,骨頭竟然發出了喀喀的聲響。看著皇帝,他的眼里,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你老子是病得不行了,但虎死不倒威,你以為憑著你九級的身手,就可以在朕病重的時候,有一擊得手的機會?”皇帝呵呵的笑了起來,“或者,你是仗著那個跟你進來的假扮太監的家伙,他是羅英吧?”

    閔若英整個人都幾乎要趴伏到了地上,兩只手死死的撐在地上,地上青磚啪啪之聲不斷,一塊接著一塊變得粉碎。

    “就這股狠勁,倒跟你老子有幾份相象。”皇帝嘆了一口氣。

    寢宮之外,作太監打扮的羅英在閔若英趴伏在地上的瞬間,佝僂著的眼站直了,恭順的眼楮里,瞬間露出了鷹隼一般的目光,整個人在瞬息之間,竟然高出了一大截。他向前踏出了一步。

    寢宮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個抱劍的老人走了出來,站在了羅英的前面。一身洗得發白的布衣,隨意挽著的頭發披散在肩上,懷里抱著的劍也極其普通,在上京的街頭兵器鋪里,一兩銀子便可以買一把,但這個人就隨隨便便地站在哪里,羅英剛剛踏出去的一步,卻又收了回來。

    “羅兄,好久不見。”抱劍老人微笑著道。

    “你,還沒有死?”羅英咬著牙道。

    “是啊,成老不死了。”抱劍老人笑道,“不過你什麼時候揮刀自宮變成太監了?是不是男人當膩了想試試不男不女是啥滋味啊?”

    羅英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看著抱劍老人,喉頭咕咕幾聲,卻是說不出一句話來。而更讓他震驚的是他們所謀劃的事情,只怕已經暴露了,看著抱劍老人身後的大門,眼中的焦急顯露無遺。

    “你怎麼會在這里?”

    “早年被皇帝狠揍了一頓,一直想著想找回場子,卻始終沒有機會,如今皇帝要走了,我來送他一程。這個場子,看來我是找不回來了。”抱劍老人微笑道︰“老對手,老朋友,離世的時候,自然應當有老朋友陪伴在他身邊,只是想不到,你居然會這樣出現在我面前。”

    “陛下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所以,我們還是等著吧!”抱劍老人微笑道。

    羅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無聲的點了點頭,看到抱劍老人出現,他就明白,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老皇帝的態度了。

    屋內,苦苦支撐著的閔若英身上壓力驟然一空,正全力抵抗著壓力的他,整個人竟然呼的一下彈向空中,所幸寢殿足夠高,在堪堪撞到屋頂的時候,他終于化解了那股壓力,落回地上,他卻是又四腳著地的趴伏到了地上,動也不敢動。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一定要殺了左立行嗎?”老皇帝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因為,因為左帥是宗師,如果事後他知道這件事情是我做的,定然會與我反目成仇,我不想有這樣一個宗師級別的敵人,更擔心他因此而仇恨于我,轉投他國。”閔若英顫聲道︰“天下宗師本就不多,像左帥這樣本身即有宗師修為,卻又精擅練兵打仗的人物,要麼為友,要麼殺了。”

    “果然是狠辣。”老皇帝嘆息道︰“我大楚宗師級別的人,本來就少,現在可就又少了一個。想來西秦,東齊,現在必然是極開心的。”

    “父皇!”閔若英顫抖著聲音道,抬起頭來,乞求的眼光看著皇帝。

    “左立行也罷了,宗師雖然少,但一代新人勝舊人,我大楚總是還會有新的宗師出現的,但兮兒,你竟然也不顧她的生死麼?”老皇帝的眼中露出了哀色。

    “兒子派人去了,與,與對方的約定之中,也明確說清了,要確保兮兒的安全。”

    “確保?那麼現在我問你,兮兒在哪里?”老皇帝的聲音大了起來。

    閔若英低下頭去,無法回答。

    看著眼前這個心狠手辣的兒子,老皇帝微微搖頭,他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究竟對大楚是好還是壞,可是自己,還有的別的選擇嗎?不想上京大亂,他就必須做出最符合大楚的利益的選擇。

    “我已經命令安如海去封了太子東宮。”盯著閔若英,老皇帝淡淡地道。

    啊!閔若英目瞪口呆地看著老皇帝,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讓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眼前這個人。

    “你已經控制了禁軍,內衛也大部分倒向了你,安如海現在能控制的,只不過是其中一小部分了,在這方面,我不得不說,你的確做得很好。今天宣你進宮,想來你也做好了兩手準備是吧?迫不得已,你會魚死網破,作殊死一搏是吧?”

    “孩兒,孩兒……”

    “現在你該知道,並不是所有一切都在你的算計之中是吧?就算你掌控了禁軍,掌握了大部分的內衛,但我要殺你,易如反掌,你所倚仗的羅英,現在也是動彈不得。”老皇帝嘆了一口氣︰“今天,是我給你上的最後一課,讓你知道,勝利在望的時候,往往就是一敗涂地的時候,你明白了嗎?任何時候,都要如履薄冰。”

    “孩兒,孩兒記下了。”

    “起來吧,坐到我身邊來。”老皇帝拍著床沿,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六十一章︰最後一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六十一章︰最後一課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