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初現端倪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尸體被蒙著白布,一具接著一具的抬了出去。安如海現在只希望,還來得及找到那個胡小四,否則,城外化人莊,只怕又要多一具尸體了。

    “就算要滅口,殺了刁慶也就夠了,居然連孩子也不放過,當真是喪心病狂。”身邊的一名內衛低聲道,滿臉皆是氣憤之色。

    “或者,這個殺人者,以前與刁慶一家都照過面。”安如海嘆道︰“如此大的一個局,設局者自然不會容許出現一點點的失誤,就算我們不查,刁慶也活不了多久,只不過我們的迅速介入,才加速了他的死亡。”

    外面響起急促的腳步之聲,安如海抬頭,便看見內衛偏將楊青從外面跑了進來,看到楊青身上的傷痕和血跡,安如海不由心里咯 了一下。

    “統領,幸不辱命,如果我還稍微晚一點到,那個胡小四便也完了。”楊青喘了一口氣,道。“胡小四拿下了,我已派人重兵護送到了內衛衙門。”

    “辛苦了!”安如海大喜,拍了拍楊青的肩膀︰“傷得重嗎?”

    楊青咧嘴一笑︰“不要緊,皮外傷而已。那胡小四在一個賭館里賭得正開心了,我們幾乎是與殺手同時抵達的。”

    “殺手呢?有活口嗎?”

    楊青搖搖頭︰“兩個人,身手都極其不錯,一個在格斗之中被當場殺了,另一個眼見脫逃無望,自殺了。我們死了三個,傷了五個。”

    “有什麼發現?”一邊往外走,安如海一邊問道。

    “事情有些麻煩。”楊青壓低了聲音,“統領,你還是回去自己看吧。”

    停尸房內,兩具尸體蒙著白布放在台子上,安如海揭開白布,看著兩張陌生的,平平無奇的臉龐,兩個人都穿著一般百姓習慣穿著的棉布大褂子,粗粗一看,沒有任何可以值得深究的地方。楊青拉開其中一人的外褂,露出里面的內衣。“統領你看。”

    “嗯?”安如海看了楊青一眼。

    “統領,這人的內衣,並不是一般的民間所用,而是軍用,軍用的內衣在織料之上,與市面之上是不一樣的,而且都有編號。”楊青翻開了內衣的領子,果然,安如海在上面看到了一串數字。

    “另外一個也是這樣,看到這些數字之後,我馬上讓內衛去查這批編號的內衣是發到那支軍隊中去的,結果查出,這兩件內衣,當初都是發往東部邊軍中的一批。”楊青抬頭看著安如海,臉上露出了緊張的神色。

    東部邊軍!安如海的心髒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除了這個,還有別的證明嗎?”他問道。

    楊青搖頭︰“什麼也沒有,其它的所有東西,都是在京城隨處都可以找到的,再說了,只怕他們不會讓我們發現其它更有價值的線索,這內衣,只怕是因為平素穿習慣了,所以才沒有換下。”

    安如海轉身走了出去,如果在這兩個人的身上,還能找到其它更明顯的標志,他反而要懷疑了,可現在這樣,卻由不得他不將事情往更壞的方向上想了。

    “能傷得了你的人,必然不是普通士兵,查,查這兩個人的身份。”看著安如海的背影,听著他的命令,楊青的臉上卻是露出了苦意,這可真不是一個什麼好差事。

    內衛偏廳里,胡小四坐在椅子上,仍在發抖,小小的偏廳之內,此時竟然站著十多個嚴陣以待的內衛,一個個都眼楮眨也不眨地盯著他。先前的賭館血戰,嚇壞了這個獄卒。那兩個人是來傷他的,那個被內衛殺死的殺手,臨死之時還將手里的刀狠狠地投擲向他,如果不是一名內衛拉了他一把,那一刀鐵定是要將他開膛破肚的,狠厲至此,讓胡小四到現在,心髒還在砰砰的跳。

    安如海提著一個小包袱走進了偏廳,擺了擺手,廳內的內衛們立即退了出去,偏廳的門緊緊的關上,安如海將手里的小包袱扔到了胡小四的腳下,“胡小四,解釋一下吧,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錢?”

    看著那個包袱皮,听到包袱砸在地上發出的叮當的銀兩踫觸之聲,胡小四的臉色立刻變得煞白。

    “知道我是誰吧?”安如海冷然道︰“你也知道,今天如果不是我們,現在你已經死了,哦,順便告訴你,刁慶一家都被殺了,慘得很,一家七口,無一生還。”

    胡小四一下子從椅子上滑到了地上,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安統領,你想知道什麼?只要我知道的,我都說。可是,可是我真沒有做什麼啊,這錢,這錢也是內衛給的啊?”胡小四顫聲道。

    “你說什麼?”安如海臉色一變,“內衛給的?是誰給你的?為什麼給你?”

    胡小四咽了一口唾沫,“就是幾個月前,那個劉侍郎被關進來的時候,有兩名內衛進了天牢,拿著令牌,說是要提審劉侍郎,我們按規紀給他們作了登記,後來,他們臨走的時候,將這頁登記撕了,說是內衛辦案,不能留下痕跡。我和刁慶也不以為意,以為這是內衛的規紀,我們小小的獄卒,哪里敢得罪內衛呢。後來我們休沐回家的時候,便有人給我送來了這些銀子,說是內衛的案子辦得很順利,破了大案子,但我們要守口如瓶,忘了這件事,不然會招來殺身之禍的。”

    “那兩個人是誰?”

    “我只認得其中一個,是內衛的牙將鹿正浩鹿將軍。”胡小四道。

    安如海霍的走到門邊︰“楊青,馬上拘拿鹿正浩,快一點。”

    “另外一個什麼體形,什麼模樣?說給我听。”返過身來的安如海厲聲問道。

    “個子不高,體形很塊兒,兩條眉毛好像一把尺子一般平直,手很大。”隨著胡小四的描述,安如海的心一下子便沉到了谷底,轉身大步便走出了偏廳,“守好偏廳,我沒有回來之前,不許任何人接近這個人。”

    胡小四描述的那個人是內衛的副統領楊毅。安如海覺得嘴里有些發苦,雖然不願意相信,但他不得不承認,在這場背景恐怖的較量之中,內衛完全被卷了進去,不管最後結局如何,自己這個內衛大統領必然要為此擔責的。

    “統領,鹿正浩自殺了。”楊青匆匆地趕上了正準備出門的安如浩身邊,“今天鹿正浩輪值,他看到我,只是笑了笑,突然就拔刀自刎了。”

    “知道了,跟我走。”安如海冷冷地道。

    “去哪?”

    “楊毅家。”

    “楊副統領?”楊青腳步一下子像被釘子一樣釘在了哪里,“這,這怎麼可能?”

    “第一次關押劉震的時候,楊毅與鹿正浩去見過劉震。”安如海道。

    大批的內衛在安如海的帶領之下,趕到內衛副統領楊毅的家的時候,內里早已空空如也,不但見不到楊毅,連他的家人也是蹤影全無。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五十八章︰初現端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五十八章︰初現端倪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