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鋌而走險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就是現在!

    秦風左腳重重地踏在地上,人還沒有動,靴子的頭部卻突然射出兩枚極細的飛針,無聲無息,人隨針後,一聲怒吼,手中鐵刀摟頭便是一刀劈下。沒辦法,對方的境界實在比自己高出了好幾個檔次,哪怕對方身受重傷,他也完全沒有戰而勝之的把握,這一次,卻是將壓廂底兒的本領全都使了出來,飛針暗算,當頭一刀,以怒吼之聲掩蓋飛針破空之聲,秦風很清楚,如果一擊無功,只怕接下來自己就是被吊打的份兒了。

    鄧僕低著頭,嘴里喃喃自語,這讓秦風心頭涌起了一絲希望,刀帶著風聲狠厲的劈下,電光火石之間,鄧樸突然抬起了手,叮叮兩聲極細微的輕響,兩枚飛針便無影無蹤,跟著側身一拳,恰好擊打在刀身側面,秦風立時便像一個陀螺一般旋轉著飛了回去,落地一個踉蹌,胸腹之間驟然涌起一股強烈的不適感,險些兒便要嘔吐出來,對手這一拳,將他聚集在一起的內息,瞬間便擊打得亂七八糟。

    臉色唰地變得潮紅一片,秦風以刀拄地,心下大駭,原來自己當真不是對手一合之敵。

    鄧樸抬起頭來,看著對面的兩人︰“那些黑衣人不是我的部下,更不是我們大秦的人。所以現在,你們更要跟著我走了。”

    “你說不是就不是嗎?”秦風眼中涌起狠厲之色,強壓下身體內強烈的不適,再一次舉起了手中的鐵刀。

    “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剛剛你已經試過了。”鄧樸搖頭道。

    “我敢打賭,你也不好受。”秦風  的笑了起來。

    鄧樸的確不好受,秦風的內息太過于古怪,每一次交擊,都會有絲絲縷縷的如同燒紅了的針尖一般的內息竄進自己體內四處游走,如果平時倒也罷了,自己瞬間便能將其摧毀,但現在,自己重傷之余,處理起來倒頗有些麻煩,更重要的是,秦風剛剛透露的信息讓他警覺,束輝和他的那些黑衣部下的目的,只怕就是想要了昭華公主的命。

    想通了這一點,鄧樸立刻豁然開郎,昭華公主死了,最悲傷的肯定是楚國,可最難受的肯定是大秦,因為楚人不可能忍得下這口氣,兩國之間必然會因此而爆發出一場傾國之戰。姑且不論最後誰勝誰負,可以肯定的是,勝利者絕對不是最後的贏家。因為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漁翁,正在一側窺伺著兩國之間的戰事。

    束輝就是這個漁夫派出來的前哨兵。那麼他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大齊,這個需要楚秦越三家合力方能抵擋得住的龐然大物,已經出手了。

    “我說過,我們不想要昭華殿下的命,我們只是想請他去做客,但是,卻有人想要她的命,對方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要挑起楚秦之間的大戰。秦風,你只要用你的腦袋想一想,如果秦楚當真打了起來,受益最大的會是誰?”鄧樸反問道。

    “齊國!”昭華公主脫口而出。

    “不錯,就是齊國。如果我猜得不錯,那些人就應當來自齊國,秦風,我們想要的是活著的公主,而他們,需要的卻是死的,我想你能分得出輕重吧,實話告訴你,我的確是身受重傷,所以不想與你動手,你的身手不錯,我要殺了你,以現在的身體,只怕又要傷上加傷,而這個時候,如果齊人來了,那可就是為他人作嫁衣了。我還要留著這點力量去對付齊人,保護公主不受到傷害,也是我的職責。”

    秦風盯著鄧樸,能感受得到,對方說這番話的誠意,但秦風卻並不想選這一條路。如果單純只是鄧樸追來,自己的確是有死無生,但既然有第三方加入,自己反而有了游走的空間。

    “秦風,現在怎麼辦?”閔若兮盯著秦風,這一路之上,她已經習慣性的將對方當成了主心骨。“他說得或者不錯,先保全了性命,再來說其它。”

    秦風看著鄧樸,身子緩緩地向後退去,一步兩步,退回到了閔若兮的身邊。突然一笑,“公主殿下,我秦風才不會被人牽著鼻子走呢。”一伸手,將閔若兮攬在了懷里,閔若兮猝不及防之下,不由鬧了一個大紅臉,雖然這一路之上,兩人已經夠親密的了,但那是只有兩個的時候,現在,可還有一個大活人正瞪著眼楮看著他們呢,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脖子上突然一陣冰涼,秦風的鐵刀居然架上了她的脖子。

    “你干什麼?”閔若兮驚呆了。

    秦風卻不理會她,看著鄧樸道︰“鄧將軍,既然你如此在乎殿下的性命,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要麼你放我們走,要麼我殺了公主殿下一個人逃。”

    鄧樸盯著秦風半晌,“你以為這樣我就信了麼?”

    “信不信在你,你可以選擇賭一下。”秦風微笑道︰“公主說不定願意去你們秦國,但我秦風是怎麼也不會去的,這些年來,我殺了你們多少秦國邊軍啊?不說別的,光是卞氏一門,我就宰了七八個,跟你去了秦國,公主自然會平安,我秦風卻一定會死得不能再死。”

    “秦風,我鄧樸向你保證,絕不會有人向你尋仇。”鄧樸沉聲道。“我的保證還是有效的。”

    “誰的保證也不見得有效,就是李摯的保證我也不會相信。”秦風大笑起來,“明面上不殺,暗地里陰謀詭計誰架得住?殺了人讓誰也說不出話的事情,我也不是沒干過,所以,我只相信自己。現在我們要走了,你要是上前一步,我就砍了殿下的腦袋,到時候,你就帶著殿下的尸體回去交差吧。我想秦國皇帝一定會氣得發瘋,你們鄧氏會不會因此受牽連那可就不是我所關心的事情了。”

    鄧樸的眼神變得陰冷起來。

    秦風挾著閔若兮,大刀緊緊地逼在對方的頸上,慢慢地向後退去,一直退到樹林之中,這才一個轉身,將閔若兮橫抱在懷里,發狂一般飛奔。

    鄧樸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竟然真得站在哪里一動也沒有動,似乎他正在考量,秦風剛剛所說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換作另外一個楚國將領說這番話,鄧樸還真不會相信,但秦風就不一樣了,對于這位楚國敢死營的校尉,他是相當清楚的,無牽無掛,赤條條來去一人,所帶領的敢死營全都是一群無惡不作的惡棍,而能鎮服這樣一群人,這家伙是個什麼樣的品性,只怕也就很清楚了,這樣的一個人會不會為了自己鋌而走險,鄧樸當真是不敢保證。

    “你剛剛說得是真得麼?”被秦風扛在肩上狂奔,閔若兮很認真地問道。

    “假的!”秦風輕笑道︰“騙他的,他要是還動手,我就只能投降了。行險搏一搏,沒想到他是真得在乎你的性命。”

    “那齊國人怎麼對付?”

    “再難對付也比他好對付。先過了這一關再說。我就不信齊國人也派出了一個九級高手過來找我們的麻煩。”秦風道。

    “這可說不定。”閔若兮道︰“齊國的厲害人物,可比我們多得太多了。”

    秦風猛地剎車,毫無預兆地帶著閔若兮原地一個側翻,在地上連滾幾圈,閔若兮驚叫聲中,耳邊卻傳來了弩箭的不絕于耳之聲。一直翻動到一顆大樹之後,秦風這才一躍而起,拖刀將閔若兮擋在了身後,前方,十數名黑衣人呈半圓性包圍了上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五十一章︰鋌而走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五十一章︰鋌而走險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