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兄弟情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一名郡守府的吏員出現在大門之外,對著正在苦等的舒暢與剪刀兩人微微躬了躬身,表示了一下形式上的尊敬,但他的臉色,眼神之中卻看不到絲毫的尊敬之意,反而帶著一種憐憫的似乎是在看幾個死人一般的表情對著兩人道︰“非常抱歉,程大人正在與楊統領商議安陽城的防守大計,實在沒有時間接見二位,二位還是請回吧。”

    剪刀的臉頓時黑了。舒暢強忍著怒氣,“我們可以等著,沒關系。”

    “二位還是回去吧,兩位大人也不知道商議到什麼時候,而且,恐怕接下來還要與其它各部衙的大人們議事。”吏員不為所動。

    “這麼說,程大人是不準備讓我們敢死營進城了?”剪刀再也忍不住,怒道。

    或者是剪刀的表情讓這位吏員有些害怕了,他的聲音小了一些,神情也恭敬了一些︰“這位軍爺,程大人說,敢死營是邊軍,不能入城,他對邊軍也沒有管轄權,所以建議敢死營在城外駐防。”

    嘿嘿,哈哈!剪刀突然爆出一陣大笑,“城外駐防?程大人的意思是讓我們這兩千人在城外抵擋西秦人十數萬大軍麼?他可知道,這是**裸的謀殺!”

    “軍爺,小人只是一個小小的吏員,實在不知道大人們之間的事情,您還是別為難我了。”吏員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你去告訴你家大人一聲,就說我舒某人也來了,想見他一見。”舒暢踏前一步,道。

    吏員躬了躬身子,“舒大夫,程大人知道您也來了,大人說,舒大夫不是邊軍,沒有邊軍軍藉,所以是可以入城的,程大人還請舒大夫去他家暫住。但邊軍,著實不能入城。”

    听了這話,舒暢搖了搖頭,一把拉住了已經處在暴走邊緣的剪刀,轉身邊走。

    “舒大夫,這就算完了?”剪刀冷笑道︰“看來他們是不見棺材不流淚,只能硬干了。我就不信,那些豆腐渣郡兵,還真敢與我們硬來,回去我就揮兵來打。”

    “閉嘴吧你,現在是什麼時候,還能這樣干?到時候你就算入城了,也就算你守住城了,戰後呢,朝廷不將你五馬分尸才怪?”舒暢哼道︰“我們先去找章孝正。”

    “章小貓,他能起什麼作用,現在一個光桿校尉?”剪刀不屑地道。

    “小貓從敢死營出去很久了,在安陽城也買了房子,與城里的大人物們交往也多,讓他再去轉擐一下吧!”舒暢嘆氣道︰“實在不行,也就只能另做打算了。剪刀,不要打著火並的主意,真打起來,你當一萬多郡兵當真是紙糊泥捏的,到時候撿便宜的還是西秦人,真將安陽城打爛了,受苦的還是老百姓。這一萬多郡兵擺在城頭,還是能嚇嚇人的。”

    剪刀悶頭不再作聲,秦風臨走之時,曾經囑托過他們,一應大事都听舒暢的,就是怕他們這幾個橫貨生出事端來。

    章小貓在安陽郡買了一幢小院,平時里面也只住著一個女人,但並不是他的老婆,而是他從青樓里贖出來的一個女子,用章小貓的話來說,像他這樣的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一命嗚呼了,還是不要有家眷後人的好,赤條條來去無牽掛。有空的時候,他便來這里小小的享受一陣子,過一陣子安逸的生活,絕大部分時間,他還是呆在軍營之中。這一次意外的受傷,讓他缺席了大軍的總攻,沒有想到,卻也因此撿了一條性命。

    舒暢與剪刀趕到這幢小院,叫開房門的時候,看到的卻是章小貓竟然披麻帶孝,屋里也是香煙繚繞,一個個明顯是剛剛做成不久的靈牌,一個個供在桌子之上。

    這里面,有舒暢和剪刀熟悉的狼牙,豹子,還有一些他們不認識的人,很有可能都是章小貓在追風營里的部將、好友。

    兩眼紅腫的章小貓將二人迎了進去,同樣穿著一身素白的女人走進來替他們沏上了茶。

    “弄幾個菜吧,我與兄弟們好好喝幾杯。”章小貓低聲道。

    女人低聲答應了一句,走了出去。

    “都死了,沒有一個回來麼?”看著兩人,章小貓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絲期盼。

    “應當是全都沒了。”剪刀搖搖頭,“反正我們一路撤回來,一個潰兵也沒有看到,西秦人邊軍的德性你也不是不知道。”

    章小貓痛苦地伏到桌上,兩只手緊緊地抱著腦袋︰“幾萬人啊,幾萬人啊,就這麼沒了。這是什麼狗屁仗啊!”

    “上頭一拍腦袋,下面就得改早就計劃好的事情,這仗,不輸才真是怪了,還十拿九穩呢,這一回卻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剪刀憤憤地道。

    “眼下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小貓,現在程平之不讓我們入城,我與剪刀來你這兒,就是看你能不能去幫忙說一下,西秦人十幾萬大軍席卷而來,敢死營二千人濟得什麼事?留在城外,只怕是死路一條。”舒暢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章小貓霍地站了起來,“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先去找找程大人。”

    不等兩人說話,章小貓已是風一般地沖了出去。

    “倒還是和以前一樣,風風火火的。”舒暢看著對方的背影,微嘆道︰“可惜了狼牙、豹子了,再也見不著他們了。”

    剪刀也沉默了,雖然狼牙與豹子那時候也沒少欺負他,但打出來的交情,卻也是難以淡忘的。

    “小貓現在過得也不錯,那個女人,看起來還不錯。”剪刀岔開了話,不想提起這些事情讓人傷心。

    “是很不錯,我也听秦風多次罵過娘了,但章小貓怎麼也不肯娶人家!”舒暢道。

    “因為這女人是個青樓女子?”剪刀問道。

    “屁,你們敢死營里的,又有幾個是屁股干淨的,是章小貓覺得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戰死沙場,不肯拖累人家當寡婦,看到這屋子沒有,錢是小貓出的,可房主卻是女人,章小貓的收入,也都是全交給女人保管的。”舒暢淡淡地道。

    “軍人的命吶!”剪刀苦笑。“想不到章小貓強盜出身,居然還有這麼好心。那女人雖然長得說不上漂亮,但模樣也挺周正的,關鍵是沒有煙花女子的那股子媚勁兒,低聲細語的,也難怪小貓上心。”

    兩人沉默下來,傾听著廚房傳來的鍋鏟與鐵鍋的撞擊之聲,敢死營出來像章小貓這樣過得還算安逸的,算是極少的了。

    兩人沒等多在會兒功夫,章小貓就回來了,兩人一瞟章小貓黑沉沉的臉,便知道結局是什麼了。

    “算了,就這樣吧,來小貓,我們好好喝幾杯。”女人已經將弄好的酒菜擺了一大桌子,也正是難為她,這麼短時間內居然做得出來。“喝完這一頓,以後也不知還有沒有的喝?”

    章小貓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氣悶了一杯,“我打听過了,听說是那張義的主意,說我們敢死營與西秦人是血仇,要是放敢死營進了城,西秦人肯定要卯著勁兒攻打安陽城,所以把你們丟在城外,或者西秦人滅了你們也就消了氣,最多劫掠一番也就退回去了,就跟以前一樣。”

    “****娘的。”剪刀勃然大怒。“老子這就去砍了這丫的。”

    “你還是算了吧,單打獨斗,你干得過張義?”舒暢不屑地道。

    “秦老大呢?怎麼是你們兩個來,如果是秦老大來,或者又不同。”章小貓很是郁悶地道。“要不然換秦老大親自來與他們說說,或者老大的刀子比較鋒利。”

    “秦老大要是在這兒,我們還巴巴地跑來干什麼!”剪刀道︰“老大說要去看看主戰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或者還能救幾個人回來。你知道,他也左帥的關系一向很好,李摯這一次也去了,他是擔心左帥。”

    “李摯與左帥當真打起來,那也是神仙打架,我們算是蝦米,秦老大最多算一條野狼,能起什麼作用?”章小貓搖頭道。

    “心安吧!”舒暢舉起了酒杯,“但求心安,這是秦老大作人的原則,算了,不說這些事兒,我們痛痛快快喝一頓。”

    風卷殘雲,三人連吃帶喝,頃刻間便將滿桌子的菜消滅得干干淨淨,舒暢與剪刀丟下筷子便站了起來,“走了!”舒暢也不廢話。

    “等一等!”章小貓叫了一聲,轉身奔進內室,片刻之間回轉,卻是身著一身戎裝。

    “你這是干什麼?”舒暢問道。

    章小貓取下牆上掛著的鐵刀,伸指一彈,當當作響,“我也是敢死營的人啊,你們在城外,我自然也是要去的。”

    “章小貓,你早就不是敢死營的人,出去作死麼?”剪刀眼中露出感動的神色,嘴里卻罵道。

    “老子是敢死營的人時,你章小貓還在小城里當小販呢,滾蛋吧你。”章小貓笑罵了一句,大步便向外走去。

    舒暢與剪刀也再無話,緊跟著向外走去,男人之間,很多事情,本來就不用多說。

    “小貓!”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帶哭腔的叫聲。三人回頭,看到那女人倚著門框,正哭得梨花帶雨。

    “紅兒,別哭了,如果這一次我還能活著回來,便正大光明娶你當老婆,如果我死了,這房子,還有那些銀子,節省一些,也夠你生活了。”章小貓大聲地說了一句,轉身大步離去。身後的女人捂著臉蹲在門前,痛哭失聲。

    (兄弟,不需要豪言壯語,慷慨激昂!)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三十八章︰兄弟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三十八章︰兄弟情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