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拉仇恨的行家里手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嘩啦一聲,秦風從深深的水潭之中浮了上來,腦袋沖出水面,正好看到鄧樸一邊吐著血一邊向後倒飛而出,而郭九齡便猶如一只煮紅的大蝦一般,正在後面追擊。看到郭九齡的現狀,秦風結結實實嚇了一大跳,因為對方身體表皮之上的紅色,是細密的滲出來的鮮血。

    “走!”鄧樸一聲淒厲的大叫,手掌在身旁的大樹樹桿之上一按,像離弦之箭一般倒飛而去,听到鄧樸的命令,跟隨他而來的秦人立即也是轉身便跑。

    鄧樸不是沒有一戰之力,但他與郭九齡可不一樣,郭九齡是豁出性命不要了,鄧樸可有著大好的前程,犯不著與一個垂死掙扎的人拼命,暫時避開對手的鋒芒,稍後再來收拾這些該死的家伙,郭九齡撐不了多久的。

    秦人來得快,退得也極快,等到秦風**的從水潭之中爬起來的時候,現場還活著的秦人已經走得無影無蹤。

    從水潭之中爬起來的第一件事,秦風便是從懷里掏出舒暢專門給他煉制的藥,丟了一顆進嘴里,咽了下去,一股清涼之意瞬間游走全身,沸騰的內息緩緩平息了下去,提著刀,秦風走向昭華公主。

    戰斗時間很短,但卻極其慘烈,昭華公主身邊的侍衛只剩下了兩個,而對面,秦人也倒下了五人,一命換一命。打架從來都是狠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這些楚人侍衛現在的確都是不要命了,如果丟了公主,等待他們的恐怕是抄家滅族,菜市口集體處斬的命運。

    “殿下!”秦風將刀丟在地上,向昭華公主施了一禮。

    “秦校尉,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看到突然出現在此的秦風,昭華公主驚訝地叫了起來。

    “這話,可就說來長了。”秦風嘆了一口氣。

    煮紅的大蝦郭九齡步履有些蹣跚地走了過來,此時他已經披上了一名侍衛給他的一件披風,“秦風,今天可是多虧了你,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現,凌空一擊,剛剛我就會被鄧樸擊敗。”

    “郭老,你,你還好吧?”秦風突然覺得自己這一句問得真是多余,郭九齡的現狀,怎麼也談不上好。

    郭九齡搖搖頭,“鄧樸不會放棄的,他們是一定要拿出公主殿下的,他不過是受了一些內傷,很快就會再追上來的,那時我們可就無力抵抗了。”

    秦風點點頭,“郭老,我這里有些傷藥,你先服一顆吧!”從懷里掏出舒暢給他的療傷藥,遞了一枚給郭九齡。

    “我這可不是傷藥能解決的問題。”郭九齡苦笑了一聲,不過也不想拂了秦風的好意,接過藥丸,丟嘴了嘴里,嚼巴嚼巴吞了下去。“你怎麼突然出現在這里?”

    听著與昭華公主同樣的問題,秦風道︰“我們敢死營奉命作為誘餌出擊,可是我們卻甚麼也沒有踫到,我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在一次獨自突前打探情況的時候,踫到了一個叫卞正的家伙,兩個人打了一場,我把他收拾了,從他的嘴里,我知道了這次大戰的一些情況。”

    “卞正?”郭九齡驚詫地叫了起來。

    “怎麼,郭老知道這個人?”秦風問道。

    “當然知道,這個人是西秦世家卞門的正牌子嫡系子弟,也是卞門之中這一代年青人之中聲望極隆的一個人,在我們內衛的檔案之上都有記載的,今年不過二十出頭,但已經突破了七級,是我們重點關注的對象,因為他是極有可能在四十歲的時候,便成為一個九級大高手的。你殺了他?”郭九齡有些震驚地看著秦風。

    秦風有些赫然地道︰“沒那麼厲害吧?殺他好像也不怎麼費勁兒?”

    听到秦風這有些忸忸咧咧的話,郭九齡,昭華公主還有剩下的二個侍衛都是無語地看著眼前這個家伙。他們實在有些不明白,按照現在通行的標準,秦風也就是一個五級接近六級的家伙,武功說高不高說低不低,只不過就是一股狠勁兒讓人發麻,但在單人對決之中干掉一個七級高手,怎麼說都有些童話的意思。

    “我讓敢死營返回井徑關了,通知井徑關所有人都撤回安陽城去,秦軍大部正在大舉突擊,打頭陣的可是西秦的雷霆軍,井徑關怎麼也是守不住了,安陽城能不能守住都成問題,但多一個人總是多一分力量。我自己便向著這邊趕來,希望能出上一把力,在半路之上又遇到了幾個秦人的巡邏者,他們也是在搜索你們,我宰了他們,從他們中一個姓鄧的校尉那里得知了你們所在的方向,這便追了上來。”

    “姓鄧的校尉?”郭九齡瞪大了眼楮︰“你不會是又把鄧樸的佷子給干掉了吧?鄧樸有一個佷子在秦國的西部邊軍之中擔任校尉?”

    “只怕是的吧,最前頭我偷听那幾個人說話,好像便是說這位鄧校尉的一個叔叔是大官兒。”秦風道。

    郭九齡無語地看著秦風︰“你厲害,幾天之內,將秦國國內聲勢最大的兩個豪門卞家,鄧家的嫡系子弟各殺了一個,你和他們這仇可結大了。”

    秦風嘿的笑了一聲︰“本來就是敵人,殺了就殺了,哪又能怎樣?”

    “說得好,本來就是敵人,殺了便殺了。”一邊的昭華公主閔若兮拍手贊道,這一次,她可是恨透了秦人,不是每一位公主王子都能親眼看到數萬大軍在自己面前被伏擊,被殺死的,此時昭華公主的心里,除了恨,就是恨了。

    “你知道剛剛跟我交手的人是誰嗎?”郭九齡問道。

    秦風茫然地搖搖頭。

    “那個人叫鄧樸,秦國邊軍的副帥,也就是你殺的那個鄧氏子弟的叔叔。”郭九齡有些戲謔地看著秦風。

    唰地一下,秦風的腦袋之上頓時浮出一層細汗。

    “怕了吧?要是讓他知道你在他眼皮子底下宰了他鄧氏弟子,你說他會不會將你抽筋扒皮?”郭九齡大笑道。

    秦風干咳了兩聲︰“打,我是打不過他的,暫時,不過我不會躲著他嗎,見到他的影子便退避三舍,逃得遠遠的。”

    “在這樣的人面前,你逃得掉?”

    秦風卻又得意洋洋起來,“郭老,這你可不知道了,我在敢死營中干了六年,可不是白干的,別看我敢死營中人渣多多,但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門道兒也多,每一個新進營的家伙都會被我盤剝一番,所以嘛,這逃跑,我也是行家。”

    郭九齡看著秦風,笑了起來,“如此甚好,秦風,你帶著公主,馬上就走,我和他們兩個留下替你們吸引鄧樸的注意力。”

    听到郭九齡的話,秦風卻有些傻眼了,“郭老,什麼叫我帶著公主殿下走,你呢?”

    一邊的昭華公主也搖頭道︰“郭老,要走,咱們一起走。”

    “公主殿下,秦風,我現在,還能走嗎?”郭九齡苦笑著,此時,他臉上的紅色正在慢慢消褪,身形也在漸漸佝僂。同時,身上那股秦風能明顯感到的勢,也在一點一點衰退。

    “我最多能堅持到天黑了,而他們兩個,身上也是傷痕累累,跟著你們,只會是拖累,這里,就只有你秦風一個完好的家伙,而且正如你所說,你是一個逃亡的行家,在這深山老林之中,即便武功不如鄧樸,也不是沒有逃脫的機會,帶上公主,趕緊走。”

    “我不走。”昭華公主怒道。

    “公主,你真想讓鄧樸抓住你嗎?”郭九齡厲聲道︰“這一路之上,死了多少兄弟,他們就是為了保證公主你能安然返回大楚,如果秦風不來,我們自然是跟隨公主到底,但現在秦風來了,他經驗豐富,在這片深山老林之中與西秦人作戰了數年,對地勢也熟悉無比,有他護著,您脫身的機率便大增,而我,帶著他們兩個守在這里,至少能為公主你爭得半天的時間,秦風,記好了,只有半天的時間。”

    听到郭九齡斬釘截鐵的話,昭華公主低頭落淚,半晌,突然哭出聲來,“我走,我走。”

    看著面前這個已行將油盡燈枯的老人,秦風撿起了地上的長刀,將其系在了背上,深深地向郭九齡以及另外兩個侍衛鞠了一躬,一個轉身,向著前面急奔而去的昭華公主追去。

    (新書都是要打榜的,所有點擊,收藏,票票都是很重要的,請兄弟姐妹們賜福!)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二十九章︰拉仇恨的行家里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二十九章︰拉仇恨的行家里手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