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百無禁忌的校尉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十余里之外的中軍大營,比起敢死營的散漫可就威嚴多了,高高的箭樓俯覽四方,碗口粗細的木樁建成的柵欄之前,密密麻麻地堆集著拒馬,鹿角,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士卒在柵欄之後,不時地來回巡邏,大營之外,不時能看到歸來的騎兵巡邏隊與正在出發的巡邏隊交錯而過。

    離著大營還有一箭之地之時,秦風勒住戰馬,躍下馬來,將馬韁甩給身後的馬猴,大步向著轅門走去。

    秦風再膽大,也不敢在中軍轅門之前跑馬,這可是能招來一頓利箭暴射的,射死了你都沒地兒說理去。

    轅門口按刀而立的一名值勤校尉看到秦風走來,微笑著按刀躬身示意,雖然都是校尉,但此校尉非彼校尉,秦風可是手握實權的一營主官,而門前的值勤校尉可只是一個空架子,身份地位不可同日而語。更何況,秦風大名鼎鼎,敢死營的頭頭,在西部邊軍大營之中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他們固然是送死的一支軍隊,但戰斗力卻也是冠絕西部邊軍,在西部邊軍其它部隊眼中,這支軍隊就是一群瘋子組成的部隊,沒有人願意得罪一群瘋狗。因為他們隨時是可以撲上來咬人的。

    一路走到中軍大帳之前,秦風仰起頭看著中軍大帳,與自己居住的帳蓬相比,這就是廣廈與茅草屋的區別,佔地足足有上百平方米的中軍大帳讓人一站到他面前,便不由得肅然起敬,心中凜然。

    不過秦風心中卻沒有多少敬畏感,他還在這間中軍大帳里掀過主帥的桌子呢,那一次,不也就只是挨了二十軍棍麼?撩開大步,他便向內行去。整個中軍大帳外一排排的士卒將大帳圍得死死的,安靜無聲,看起來與往常不太一樣。好像自己又來遲了吧?不過也沒什麼,誰讓自己的大營距這里遠呢?來遲是正常的。

    對此習已為常的秦風並沒有覺得什麼,按著刀,像平常一樣向著內里走去。

    嗆的一聲,面前多了兩把刀,架在了秦風的面前。

    “停步,中軍大營,擅闖者斬。”壓著聲音的斥喝在秦風耳邊響起。

    秦風嗯了一聲,抬起頭來看著面前對著自己拔刀的兩個護衛,狹長的眼楮慢慢地眯了起來,如果是熟悉秦風的人都知道,這是他要暴起的前兆了。來中軍大營無數次了,即便是大帥的副官,也不敢對自己拔刀。

    不過今天秦風罕見的沒有暴發,因為他發現,這兩個人是生面孔。雖然穿著西部邊軍的軍服,但絕對不是衛戍大帥的中軍衛隊,那些兵,秦風基本上都認識,即便不認識的,也都面兒熟。

    “你們是誰?”秦風問道,問話的同時,伸指叩了叩面前的兩把刀,清脆的聲音讓他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一分,好刀啊,不是西部邊軍的標配,這刀的質量可比西部邊軍的刀好多了。

    “後退,擅闖者斬。”面前的兩個士兵沒有理會秦風的問話,低沉著聲音再次威脅道。

    秦風歪著頭看著對方,突然嘿嘿一笑,“是嗎?”

    兩個字剛剛出口,雙手已是閃電搬探出,順著刀背滑到了兩名士兵的手腕之上,輕輕一擰,兩名士兵已是唉呀一聲痛叫起來,手里再也拿不住刀,讓秦風輕輕松松地便將刀奪了過去,人也痛得彎下腰去。

    這一下可就捅了馬蜂窩了,大帳之前其它的衛兵嗆啷啷一聲佩刀出鞘,向著秦風涌來。打眼一看,居然沒有一個認識的,秦風大笑︰“大帥,我來救你了。”

    雙刀揮舞,一片兵器交擊之聲,隨著一柄柄鋼刀墜地,秦風輕而易舉地便到了大帳門口,身後,握著手腕的一群士兵又驚又怒地看著眼前這個身著校尉軍服的軍官。“抓刺客”的聲音瞬間響成一片。

    秦風大笑,正準備撩帳而入,大帳簾門卻是驟然飄起,一道劍光自內閃電般地飛出,直刺秦風面門。

    如同被扼住了喉嚨的鴨子,笑聲戛然而止,劍光來得太快,秦風完全沒有想到,大驚之下,身子猛向後仰,左手單刀拄地,右手單刀上僚,叮的一聲響,那劍擦著秦風的鼻尖飛了過去。剛剛挺直腰身,身後又傳來嗚的一聲響,剛剛飛出去的劍居然又從身後飛了回來。

    “****,御劍術!”秦風身上密密起了一層細汗,暴喝一聲,兩刀十字交叉,風一般的轉過身來,兩刀交錯,這一次卻響起了令人牙酸的吱吱之聲,閃電般的劍光被雙刀絞住,秦風這才看清,這是一柄不過尺余的短劍,此刻正像一條毒蛇一般地在自己的雙刀之間扭動,秦風赫然看到兩柄鋼刀的刀面之上,瞬息之間布滿了細細的裂紋,隨著兩聲脆響,兩柄刀的前半截變成了碎片。

    手一松,任由刀柄墜下地來,秦風側身,探手,一把捉住了那柄短劍,手上一陣劇震傳來,那劍拼命扭動,似乎還想掙脫出去,秦風嘿嘿一笑,手上暗金色的光芒一閃,那短劍之上光芒頓失,大帳之內傳來一陣劇烈的咳漱之聲。

    “秦風,住手,你這混蛋,什麼時候能安分一點!”大帳之內傳來大帥的怒斥之聲。

    秦風一笑,撩開帳子大步走了進去。

    大帳之內,西部邊軍二十個作戰營的主將正襟危坐,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大帥左立行居中而坐,平素儒雅的面孔此刻黑沉沉地盯著一臉滿不在乎的秦風。有時候秦風認為大帥像一個讀書人更甚于一個掌握數萬人生殺大權,一言便可令血流飄杵的一方軍候。

    不讓秦風有些驚訝的是,今天在大帥的虎案一旁,居然擺上了一把椅子,那上面坐著一個女人,一個臉蒙輕紗的女人。

    軍隊之中出現女人就很出奇了,有資格這樣坐在大帥身邊的女人就更讓人驚訝了。不過秦風也就僅僅是瞟了一眼,便抱拳向大帥行了一禮︰“左帥,末將在帳外看到不是您的衛隊在衛戍,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呢?正想進來看看,這柄劍便飛了出來。”

    他直起身子,上上下下地拋著手里的短劍,眼楮卻盯著那女人身後的一個正滿臉通紅,以手撫胸的年青人,看那樣子,這短劍是他的。看此人年紀不大,卻能御劍殺人,功夫極是了得啊。此刻那人噴火的眼楮正盯著秦風,如同要擇人而噬的猛獸。

    對于這種眼神,秦風不屑而顧,戰場之上,比這還要凶得眼神兒自己見得多了,再凶又有什麼用,難不成還能用眼神兒殺人。

    “你膽子越來越大了,這里是中軍大帳,不是你那個蛇鼠橫行的敢死營。誰敢在中軍大帳作亂,難道除了你秦風,剩下的將軍們都是吃干飯的麼?”

    秦風干咳了兩聲,團團抱拳向周圍作了一個揖,“各位,得罪了得罪了,秦風心系左帥安危,一時不察,竟然忘了大家都是吃稀飯的。”

    大帳內轟的一聲笑了起來,對于敢死營這個百無禁忌的秦風,眾人都是見怪不怪了。連坐在左立行身邊的那個女人也 哧一聲笑了出來。

    嗯!左立行的鼻子里哼了一聲,大帳之內立刻安靜下來,眾人強自端起了面孔,只有兩三個校尉嗓子里還發出奇怪的哼哼聲,秦風看著這幾個人,眼角挑了挑,那幾個人都是從敢死營中走出去的,狼牙,豹子,小貓,現在都是西部邊軍主戰營的主將了。

    “左帥還真是治軍嚴謹啊!”女人身後,一個老者冷哼了一聲,“當真是見面不如聞名。”

    左立行嘿嘿干笑了幾聲,轉頭看著這位老者,笑道︰“郭老有所不知,這位便是我西部邊軍敢死營的校尉秦風,野人一個,不懂禮數,一向放肆慣了。”

    “原來你就是敢死營的秦風?”大案邊上的女子轉過頭來,眼光閃爍,“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一開口,聲音極是清脆好听,縱然坐在哪里,也能看得出身材是極好的,就是不知那面紗之下的臉蛋長得漂不漂亮。女人一開口,秦風的一雙眼楮立時便轉到了這個女子身上,很是無禮的上上下下打量著。

    “秦風,還不敢緊給公主見禮,這是奉皇命從都城來慰問西部邊軍的昭華公主。”左立行沉聲道。

    公主?慰軍?秦風楞了一下,這可是從來沒有听過的奇事。

    “見過公主!”上前一步,抱拳向女子行了一禮。

    “大膽,見了公主還不下跪?”那個面孔到現在還是鮮紅的青年人怒喝道。

    秦風直起腰來,看了他一眼,“這是左帥的中軍大帳,行得是軍令,即便是大帥,我等也只是抱拳為禮。”

    “算了算了,秦校尉說得不錯,軍中自然是行軍法,秦校尉,能不能將你手里的劍還給我這護衛?”女子開口道,聲音清脆,倒是極好听的。

    秦風雙手捧著短劍,向著年輕人遞去︰“劍很好。”

    劍很好,使劍的人就不見得好了,這話里的意思,大家可都是听得明白,咯的一聲,又有人笑了出來,卻是在敢死營中就最喜歡笑的章小貓。

    年輕人的臉紅得如同要滴出血來,手一招,那劍從秦風手中飛起,如飛鳥投林一般飛回到那年輕人手中。秦風心中大怒,老子老老實實地給你還劍,你竟如此無禮,總得找個機會收拾你?御劍術,很了不起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四章︰百無禁忌的校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四章︰百無禁忌的校尉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