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要命的神功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大夫偏著腦袋看了秦風半晌,突然搖了搖頭︰“秦風,你干嘛要整天板著這樣一張面孔,讓每個人都怕你怕得要死?其實我知道,你對你的每一個兵都很在乎,別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每一仗打完,你都會很傷心,因為那些死去的戰友。”

    秦風呵呵冷笑著︰“是嗎?我是在乎他們不早些死吧?反正到我營中來的,基本上也就和死人差不多了。”

    “甭說這些,你瞞得了別人,可休想瞞得過我。在你任敢死營校尉之前,敢死營的戰損率是九成,但你任校尉這幾年,敢死營的戰損率下降到不足五成。”大夫也報之以冷笑︰“看似無情的你,其實心里著實慈悲著呢,狼牙,豹子,小貓他們調走的時候,都來找過我,對你,他們可都是感激不盡。”

    “狗屁,幾個白眼狼,老子好不容易有了幾個幫手,一個個便跑得比兔子還快。”秦風一把搶過大夫手邊上的油紙包,三兩下撕開,里面赫然是一只烤得金黃的燒雞,大夫總是不缺好吃食的,營里的人都巴結著他呢!

    大夫哈哈大笑起來︰“秦風,你說我是瘋子,其實在我看來,你他娘的才是一個瘋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狼牙他們三個是怎麼調走的,那是你去找了大帥把他們弄走的,你是可惜他們,不想讓他們戰死在敢死營。不要這樣看著我,我是誰,西路邊軍赫赫有名的神醫。想知道什麼打听不出來。想做什麼事情做不到?”

    秦風楞了片刻,重新將雞腿塞進嘴里,“是麼?什麼事兒都能做到?”

    大夫神采飛揚,正想再自傲幾句,突地神色猛地又垮了下來︰“的確有一件事,你練的那該死的內功的後患,我實在想不出什麼法子解決。你從哪里弄來的這門內功功法,他娘的,霸道是霸道了,厲害是厲害了,練起來進境飛快讓人瞠目標結舌,但無論什麼功夫,總得陰陽相濟,水火平衡吧,哪有這樣的往一個極端走的?我舒某人也算是見多識廣了,就沒有見過這樣的功法,這純粹就是弄出來害人的。”

    秦風大笑︰“看到你吃鱉的樣子,我很開心。”

    大夫一下子惱了,猛地伸手從秦風手中搶過余下的燒雞,送到嘴里胡亂啃著︰“哼哼,開心?秦風,我可警告你,你最好馬上放棄,不要再練了,趁你現在功夫還不深,我還能救你,但你要是再練下去,我也就沒有辦法了,到得最後,你真會內火外溢,知道那時的可怕結果嗎?你會從內到外燒起來,活活燒死你的。”

    听到大夫氣哼哼的話,秦風臉上的笑容卻消失了,半晌才道︰“如果散功,我會死得更快。舒瘋子,你知道在軍隊之中,沒有了強有力的力量,會是什麼結果嗎?”

    “秦風,世上的路不是只有一條的,散了功,我帶你離開軍隊,做什麼不能活一輩子呢?你是我舒瘋子在這個世上唯一的朋友,我不想你死了。”

    “庸庸碌碌的活一輩子,還不如死了的好。”秦風垂下了眼瞼,“或者上天會眷顧我,給我另一條路也說不定。”

    舒暢嘆了一口氣,“秦風,我不知道你究竟想做些什麼,但你要清楚,命是最寶貴的,沒有了命,你就什麼也沒有了。”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我不能散功,一旦散功,我就成了廢人一個,再也沒有出頭之日。這一次大戰,很有可能在戰場之上會有暴發之虞,你上次不是說那藥又給我煉了一瓶麼?”秦風低聲道。

    舒暢搖搖頭,伸手入懷掏出一個瓶子,“拿去吧,拿去吧,每多吃一顆,你就隔死近一步,你就吃吧!老天爺從來都是不開眼的,你指望他,那可真是看錯了人。”

    “謝了!”伸手抓住瓶子,秦風將其小心地揣進懷里。

    “謝個狗屁!”舒暢氣憤憤地摔簾而去。

    大帳里只剩下秦風一個人,臉上的笑容漸漸地斂去。自己怎麼不知道練的這門功夫,每深一層,便是往死路上多走了一步,可是自己卻不能不練,不得不練。

    混元神功,當自己開始練習它的時候,就注定將會成為自己的噩夢。可是自己開始練習他的時候,怎麼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混元神功,曾經是這個世上鼎鼎大名的最頂級的功法,但自他出世千年以來,真正將他練成的,便只有這個世上曾經最為強大的帝國,大唐帝國的開國君主李清。自李清死後,這門功法便成為絕響,千年之後,終于被這個世上所遺忘,而傳世千年的大唐帝國,在百年之前,也發生了劇變,相傳千年的大唐帝國走上了末路,被國內權臣曹文定篡位,千年帝都長安的一場血流成河,輝煌燦爛的大唐皇宮變成了熊熊大火之中的灰燼,這本本來深藏宮中的早已被人遺忘的功法,就此不知所蹤。

    大唐帝國經此劇變,也分裂成了四個國家,西秦,南楚,北越以及繼承了絕大部分大唐領土的曹氏的東齊。

    秦風現在明白,為什麼自李清之後,李氏子弟千年以來為什麼都練不成這門混元神功了,因為練了他的人,都毫無疑問,死了。死一個兩個,還可以說是練功不慎,但只要練了的都得死,就只能說明這門功法有問題。沒有人知道李清為什麼會練成而別人就練不成,或者只能用這位千古大帝天賦異稟來解釋了。

    秦風無疑走了無數練過這門功夫的人的老路,但他明白得太晚了。

    混元神功,霸道無比,而且上手極快,進境極速,秦風從十歲之時開始練習這門功法,十六歲時,便突破到了第三層境界,但此時,秦風也發現了不對,體內內息如火焰縱橫來去,似乎體內有無數把大火在燃燒,而只有殺戮才能勉力平息,讓他安靜下來,這也是秦風投軍的原因,投身西部邊軍,自然是因為南楚與西秦之間,百十年來,從來都是征伐不停,打個沒完沒了。也只有在軍隊之中,殺戮才是合法的。

    秦風自願報名參加敢死營。六年之中,他用他的殺戮,他的凶狠,不但讓敵人聞風喪膽,也讓敢死營中其它的戰友膽戰心驚,敢死營中人換了一代又一代,當年秦風入營時的老兵已經所剩無幾,但秦風的凶名卻是從士兵的嘴里,一代一代的傳了下來。

    其實沒過多久,秦風便發現,這只不過是飲鳩止渴而已,殺戮能平息內息的騷動,卻會讓混元神功的修行更快,在敢死營六年,混元神功飛快地突破了第四層。這讓秦風驚恐不安,他陷入到了一個怪圈之中,不殺戮,內息便會造反,但不停地征戰,卻會讓這股不安份的內息不斷強大。

    秦風自己清楚,一旦混元神功到了第五層,自己的經脈便再也無法承受,自己會如同那些曾練過此功法的人一般無二,死翹翹。

    而這個時候,舒瘋子的意外出現,讓他暫時緩解了危機。這位江湖游醫當年來到敢死營中之時,自己還以為他是一個騙子,不過很快,舒瘋子便讓敢死營中所有的人都敬服,沒有人會得罪一個能和閻王搶人的大夫。而他來到敢死營的原因,也讓秦風瞠目結舌,因為敢死營惡名在外,他來這里,只是因為在這里可以為所欲為地進行他的研究,秦風看過此人將活人開膛破肚的治病,雖然十個當中一般會治死七八個,但卻也能僥幸活下一兩個來。而這十個人,本來絕對會死光光的。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舒瘋子已經能將十個人中活下來三四個了,而秦風知道,這是多麼了不起的成就。

    如果說自己是敢死營的閻羅的話,那舒瘋子絕對是敢死營的活菩薩。醫術驚人的舒瘋子很快發現了不對,在為自己診治之後,將自己關在大帳之中苦思了數天數夜,出來之時,交給秦風的便是現在的這種藥丸。

    “他能拓寬你的經脈,為你爭取一點點時間,但同時也是一劑毒藥,會讓你在將來發作的時候,比以往更加猛烈。能治好你問題的方法只有一個,散功!”舒瘋子想出來的辦法,秦風斷然拒絕。

    他選擇了吃藥。

    這三年來,內息的確老實多了,但秦風心中很清楚,這是因為舒瘋子的藥物拓寬了自己的經脈,讓自己能容納的內息更多。否則以自己現在的內息在自己原來的經脈之中流動的,只怕已經活活燒死了。

    可是經脈的拓展總是有限度的。自己終究會是一個被燒死的下場,如果自己在這之前沒有找到解決辦法的話。可是連舒瘋子都說沒有辦法的事情,難道自己便能在所剩無幾的時間內找到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二章︰要命的神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二章︰要命的神功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