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後媽生產驚魂夜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多謝表哥盛情。”歐陽暖略微怔了一怔.卻沒多少驚喜的表情。

    林之染望著她,幽暗的黑眸里有著復雜難解的光亮,與歐陽暖平靜的表情形成了強烈對比︰“你看來好像並不高興?”

    就在說話之間.兩人已在涼亭里坐下.紅玉奉上茶杯.歐陽暖就唇淺嘗了一小。.復抬起眸子.她的眼楮幾近透明的清澈.卻帶著一絲難以琢磨的情緒,她擱下手中的杯子後,才淡淡笑道︰“表哥.你是個聰明人,其中的玄機與利害關系,還用得著我親。說穿麼?”

    “名花易折.村大招風.所以.你一直是小心謹慎,我也是如此想,卻沒料到你會在賞花宴上那樣出彩。”林之染薄唇微揚,黑眸愈顯幽黯,仍舊保持著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樣。

    “為了達到目的,總要行非常之手段。”歐陽暖微微挑起眉.薄唇彎成了微笑的弧度.眸子里銳利的神色一閃而逝,淡淡的明亮令人深感不安︰“你該知道.一味韜光養晦,日子絕不會好過。”

    “只是這樣一來.歐陽家就得罪了武國公府。”林之染眼眸幽深地望著她.那其中仿佛蘊涵著無窮盡的深邃.任誰也無從窺伺他的真意.”你不後悔?”

    歐陽暖卻淡淡說道︰“事急從權.當時我別無選擇。”為了保護爵兒的安全,再選擇一千次一萬次.她還是會毫不猶豫地將陳蘭馨推出去。

    林之染听罷.思索了片刻.眸光轉濃.臉上的笑意頓時又深了幾分︰“武國公府不是好得罪的.尤其是那位大少爺陳景睿.最是個睚眥必報的人物,你要有所準備。”

    歐陽暖領首微笑.臉上的笑容十分感激︰“多謝表哥提醒。”

    紅玉正在思索這簡短的談話中蘊藏了多少深意,突然見抹之染起身.他展眉一笑.一派氣定神閑的姿態,將手中的杯子往石桌上一放.隨即道︰“你既心中有數.我便不再多言了.告辭。”他轉身就要離開.卻在走出去幾步後突然回身,斂了滿臉的笑意,略略擰眉.狹長的丹鳳眼平添了一分如冰的冷凝︰“多加小心。”

    歐陽暖看了他一眼,輕輕的.卻十分鄭重地點了點頭。

    時光匆匆流逝,轉眼又是月余過去。

    “姨娘.您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吧。”佩兒小心翼翼地道。

    李月娥神情疲憊地靠在床上,臉色十分蒼白,完全沒有平日里精心裝扮的美麗模樣︰“老爺又歇在王姨娘的院子里嗎?”

    佩兒膽戰心驚地點點頭,果然見到李月娥的臉色更加的不好.”姨娘.您別這樣了,千萬顧著自個兒的身子啊.”..”

    “顧著身子?我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保不住.光是顧著身子有什麼用?”李姨娘說著說著悲從中來.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從孩子沒了那一天起,她已經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她真的不願意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曾經心心念念盼著的孩子,竟然就這樣沒有了。

    佩,饋慰道.”您總該好好想一想.姨娘你還年輕呢.夫人卻已經年紀不小了,她根本耗不起,您早晚能生個小少爺出來。”

    “生個兒子又怎麼樣,將來連叫我一聲娘都不行.說起來她才是孩子的嫡母.一個弄不好.孩子甚至都不會認我這個親生母親.除非……!”李姨娘雖然沒有說下去.聲音卻越發冷漠,幾乎是寒如冰霜。

    佩兒聞言心中一驚.看著李姨娘陰冷的神情.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過了片刻,李月娥臉上的蒼白消褳了下去.慢慢有了一些血色.她對著福瑞院的方向恨聲道︰“哼.我吃了一次虧.絕不會第二次栽在她手上.這次的帳我自然好生記著,遲早有還回去的一天!”

    就在這時.一個丫頭突然闖了進來,撲通往地上一跪︰“姨娘.福瑞院那里傳來消息.听說是夫人要生了!”

    “這怎麼可能!”正想發火的李月娥眼楮一亮.猛地從床上跳了下來連聲追問,現在還不到九個月,連接生毋嫉都還沒有請來,這時候要生了不就是早產嗎?

    “姨娘.此事千真萬確.如今福瑞院里都亂成一團了呢!”

    “亂成一團?她還真會挑選時候生孩子。”李姨娘冷笑了一聲,所謂七活八不活.不到九個月就要生產.還不知道會生出個什麼樣的廢物來!她害得自己沒了孩子.這個孩子最好也保不住才好!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當真是林氏的報應!

    “姨娘.福瑞院的梨香說.接生姓嫉還未來.想請姨娘找幾個有經驗的老嫉瑭去那邊陪著夫人。”丫頭繼續說道.一邊小心翼翼地觀察李月娥的臉色,卻听到她淡淡笑道︰“有經驗的老嫉瑭?”

    不知為什麼.一旁的佩兒听見李姨娘這樣輕柔的說話.心里卻猛地一跳 .李月娥頓了頓.臉上為難道︰“夫人生產是何等的大事,她一早吩咐過不必我們過問,現在來問我要人.唉.我一時也沒有準備呀.也罷.你去找孫媽媽梁媽媽衛媽媽三位.讓她們去福瑞院陪著夫人吧。”林氏生性多疑.生怕將接生毋瑭接進府里來,其他人會借機動手腳.所以連到底找了什麼人都沒有告訴他們,只等著生產前十日再將人接進府來.恐怕她自己也沒有料到.這次竟然會早產!

    那丫頭急匆匆地去了,李姨娘起身,坐到銅鏡跟前.對著鏡子里的美人兒露出一個笑容,眼光淡淡一瞥,輕聲對佩兒道︰“找人去提醒那些懂生產的媽媽,讓她們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是。”佩兒匆匆出去了.過了半盞茶的功夫就回來道.”姨娘.都辦妥了。”

    “做得很好。”李姨娘玉手輕輕戴上一支金暮.又回頭對佩兒道︰“還不快來幫我梳妝打扮,我要去探望夫人.這麼重要的時刻,我這個做姨娘的一定要陪著她才爾……希望她好好順產.母子平安。;.李姨娘一字一句說的字正腔圓.然而話里頭卻含著一種令人心顫的怨毒,讓佩兒不由自主打了個冷戰。

    孫媽媽梁媽媽衛媽媽三位得了吩咐.趕到福瑞院門口.王媽媽卻壓根不肯讓她們進去,她在府里好歹呆了十年,知道這三個人是下手最沒輕沒重的.夫人正是關鍵的時候,怎麼能讓這樣粗手粗腳的媽媽進門?她回頭吩咐梨香和其他丫頭守好了門戶並且趕緊去生火燒水,自己則急匆匆地去找歐陽治。

    王媽媽幾乎是一路快跑才到玉熙院門口.她氣喘吁吁,用力抬起手打門.里頭沒反應.她干脆奮力拍門.門終于開了.掌著風燈出來的是玉熙院管事劉媽媽,她看了王媽媽一眼,隨即反手關上門口

    劉媽媽笑道︰“是王媽媽?喲.這麼晚了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王媽媽急切道︰“我有急事要見老爺!”

    劉媽媽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道︰“這可不行.老爺今天不舒服,王姨娘吩咐下來.誰也不能打擾.這會兒人八成睡得正香呢!我可擔不起這個干系,”

    王媽媽的臉上露出焦急的神色,道︰“夫人就要生了,總得請老爺去啊,”

    劉媽媽愣了愣.聲音帶了三分遲疑︰“王媽媽,這個……我也做不了主啊!”

    這時候,大門被打開了.王嬌杏身邊的丫頭碧查披著外衣走了出來.一看是王媽媽.立刻皺起了眉頭,滿臉不悅。她打量了一眼王媽媽.問道︰“媽媽有什麼事兒啊.都三更半夜了呀!”

    王媽媽一看是這個丫頭.頓時心里一沉.碧查是王嬌杏身邊的丫頭.自己好幾次借機會整治過她,只怕她會有意為難,不讓自己見到歐陽治.當下賠笑道︰“碧璽姑娘,我們夫人要生了.快請老爺出來吧!”

    碧壘皺眉道︰“老爺今兒個在外飲宴剛剛回來,鬧騰了半宿.好不容易才睡著.我可不敢去叫。王媽媽.您還是回去,請夫人忍一晚上吧!”

    王媽媽聞言大怒道︰“你這是什麼話!那是生孩子.忍得了嗎?”

    碧璽冷冷道︰“非挑著深更半夜生孩子.活該找不到人!”王媽媽怒氣沖沖地道︰“你……你當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夫人是什麼身份,也是你能排揖的?連傳個話都不肯.當心夫人將來活活扒了你的皮!”

    碧奎一個激靈,意識到自己的話太過露骨.突然害怕起來,看著王媽媽定定的不說話,王媽媽一把推開她就往里頭闖,就在這時候,卻听見廊下有人冷哼一聲道︰“老爺正不舒服,誰敢大呼小叫的,全都趕出去!”

    那是王嬌杏的聲音.有了老爺寵愛的姨娘撐腰.誰還會在乎一個失寵夫人身邊的狗腿子呢?碧璽使了個眼色.劉媽媽硬起心腸.將王媽媽一把推了出去.重重關上了門扳!

    眼看著門關上了.王媽媽悲憤而沮喪.恨不得一腳將門踹開大鬧一場,卻又不敢再耽擱時間,匆匆往壽安堂的方向去了。

    “要生了?”李氏听著愣住。

    “是啊!”張媽媽低聲道,”夫人身邊的王媽媽一路沖進來,說要見您.奴才攔也攔不住……”,

    李氏听得緊緊皺起眉頭.取下手腕上的佛珠輾了起來.片刻後還是覺得心中難安,干脆站了起來”,這天煞孤星……天煞孤星可怎麼好……”她一邊口中念著.一邊心中求祖宗保佑他們歐陽家逢凶化吉!

    壽安堂門口,王媽媽被攔在外面,不管不顧地大聲哭訴著.聲音遠遠傳來,這里邊李氏听得心煩意亂,呵斥道︰“趕出去。”

    “老太太  “張媽媽覺得這樣做顯得有些不近人情.然而看到李氏突然沉下臉.便不敢再多言一句.快步出去吩咐人將王媽媽架出去。

    王媽媽被趕出了壽安堂,只覺得陣陣絕望.老爺薄情,老太太冷酷,這家里根本沒有一個人靠得住!她看著黑沉沉的天色一眼.咬咬牙,這些人不行.就不必求了.直接去找家中那些有接生經驗的媽媽們!夫人的積威還在,不怕她們敢不從!重生之高門嫡女最新章節

    她一邊想著.一邊擦掉了額頭上急出來的冷汗.迅速地向下人們住的院子去了。

    “趙媽媽、李媽媽呢?;.

    “她們都放了假.早就出園子了。”小丫鬈回答道.眼神閃爍。王媽媽才不信,怎麼這麼巧放了假!

    “那周旺媳婦兒呢!”

    “她被李姨娘差遣出去了,說是去為夫人請香,祈禱她生個白胖的少爺。”小丫鬟回答的很溜.像是一早準備好的答案。

    “還有黃大嬸!”王媽媽抓住她的袖子.像是最後一株稻萃。

    “她夫家剛剛有人去世,老太太怕她不吉利沖撞了夫人肚子里的小少爺.早就遣出去了。”小丫鬟低下頭,掩住了眸子里的冷意。

    怎麼可能!家中有經驗的接生媽媽不是放了假就是被差遣出去做事,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一定是李姨娘在從中作梗!王媽媽拍著胸脯後悔不已.夫人啊夫人.早已經跟你說過.忍得一時之氣,退一步海闊天空,你卻非要在風尖浪。上害了李姨娘的孩子,她怎麼可能不恨透了你啊!

    林氏早產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听暖閣.歐陽暖微微皺眉”,不是還有一個月嗎,怎麼會這麼早?”

    “誰說不是呢!接生瑭婚都還沒請進府來呢!突然就說要生了!”方嬤嬤道︰“听說王媽媽已經去請了老爺和老太太,卻都沒人理會她,她又跑去找那些有經驗的媽媽們,誰知一個也不曾找到.現在許是回福瑞院去了……

    林氏突如其來的早產,歐陽暖總覺得和壽安堂里那位慈眉善目的祖母李氏脫不了關系毗 這件事,著實有些出乎意料。

    “大小姐.這回夫人可真是吃不了兜著走了。”方毋嫉的臉上閃過一絲快意,她還記得當初林婉清躺在病床上的時候.老爺和林婉如是如何情深意重、溫柔纏綿的,原來的夫人就是活生生被他們兩個無恥的人氣死,如今門庭冷落、無人問津的竟變成了林婉如.當真是風水輪流轉。

    “紅玉.”歐陽暖思付了片刻,卻輕聲道.“替我更衣.隨我去壽安堂吧。”

    “小姐.您這是要做什麼?”現在這個時候.不是應該關起門來當作什麼都沒有听到什麼都不知道嗎?為什麼要跑到壽安堂去?紅玉有些驚訝。

    歐陽暖淡淡笑了笑︰“娘半夜生產.我這個做女兒的.總是要盡一份力的。”

    “大小姐.您要勸老太太去看她?為什麼呀.難道您忘記了當初她是怎麼對待你和大少爺的?”方嬤嬤不敢置信地驚呼。

    這自然是有原因的,歐陽暖的臉籠上了一層薄薄的笑容,帶著淡淡的,若有若無的冷意……

    歐陽暖進了壽安堂.李氏的口氣與方瑭瑭如出一轍︰“你讓我去看她?”對于這件事.她的心情比歐陽暖還要復雜,考慮的方面也多得多。李氏瞪圓了眼楮︰“要不是她.咱們家會鬧騰得眼下這個樣子?”

    “唉.娘也是為了歐陽家添香火呀!…… ”

    “什麼香火,她帶給咱們家的根本是個災星!如果不是這個孩子.可兒的腿不會瘸.你和爵兒也不會遇襲,我的頭也不會每天疼得這麼厲害.”...”

    李氏顯然把一切不好的事情都與林氏腹中的孩子聯系在了一起.歐陽暖美麗的臉上閃過一絲同情,輕柔道︰“听說王媽媽到處求,卻四處踫壁.別,女听了,著實有些心酸。”

    “那叫活該!她往日里真是爭寵有術、目寵有方,不知整死了多少人.現在沒人肯幫忙,足見她平日為人惡毒、引人怨恨!”李氏對林氏的惡感達到極點.一說到她.話就非常尖刻,充滿了鄙夷。

    “祖母.您還是在忌憚天煞孤星嗎?”歐陽暖沉思片刻.才輕聲問道。

    “不光如此.”李氏搖搖頭.攥緊了手中的佛珠.仿佛只有這樣才能保持心平氣和.她頓了頓.回頭認真地看定歐陽暖的眼楮︰“那你的意思呢?真要我過去看她?”

    歐陽暖的口氣有一絲惋惜︰“孫女尚無定見.只是祖母和爹爹是家里的主子.娘生產這樣的大事.若是你們都不在咖 …”

    李氏的眉頭一揚︰“接生嬤嬤很快就到了.李姨娘也已經派了有經驗的媽媽們守著.這也就足夠了.還非要我去做什麼!”

    “祖母.此事傳出去畢竟不好听 …”

    李氏微微一愣.半晌才說︰“是她不會挑生產的時辰.怪得了誰。”

    “別人說什麼都無所謂.可是二舅舅若是借此上門來責怪爹爹.只怕我們不好應對.”.””歐陽暖低語道。

    “他敢怎麼樣!”李氏心中一頓.口氣卻看似很硬的說道。

    “他與爹爹同朝為官,互為助力.生了嫌隙到底不好.終究是一家人呀.祖母。”歐陽暖憂心仲仲地低聲說.“祖母不喜娘,暖兒也知道.可是總不能被別人拿了話柄。”

    李氏愣了愣,跟著用冷冰冰的聲調,扳著臉說︰“不去,我不去!這樣不知上下尊卑的兒媳婦,不能再這樣寵著她!”

    就在此時.一陣匆忙的腳步聲打斷了她們的對話,玉梅滿頭是汗.氣喘吁吁地跑進來,表情十分緊張,李氏立刻意識到又出了大事。玉梅一頭跪倒在李氏面前.半天說不出話。

    “究竟是怎麼了?”

    “是——是夫人難產,王媽媽派人傳信斑 …怕… 怕是不行了!”

    李氏與歐陽暖對視一眼,這一回.不去也不行了。

    福瑞院.歐陽暖扶著李氏進門.內室里傳來林氏淒厲的尖叫聲。

    “老太太!您可千萬救救我們夫人!”王媽媽一頭撲倒在李氏的腳底下.李氏冷冷看了一眼.她猛地抬起頭,還要哭訴.歐陽暖卻溫柔地將她扶了起來︰“王媽媽.這些虛禮都免了.祖母不會怪罪的。你快去照應娘吧,可別讓她和弟弟有什麼閃失。”

    王媽媽每次見到歐陽暖都膽戰心驚,此刻見她笑意盈盈、一臉溫柔,更是心中膽寒.在老太太面前卻半點不敢表現出來。

    張媽媽看見室內一團忙亂.歐陽可只站在角落里不出聲,丫頭們則腳步匆匆臉色發白.屋子里完全亂成一鍋粥的模樣.她生怕李氏發怒.立刻拿出威嚴訓斥了一頓.安排她們各司其責,盡快將早就準備好的那些東西拿出來。

    丫鬟們忙了一陣子.才匆匆忙忙湊了兩個朱紅漆描金的托盤出來︰一個盤內盛著小孩子的鞋帽和幾套衣服;一個盤內盛著小孩子的金鎖金鐲、金帽子金帽索,歐陽暖淡淡微笑,若非林氏失寵,這些吉祥的東西祖母早就會派人打點好的.怎麼會只有這幾樣。

    就在這時候.屋里的林氏又慘烈地叫了起來,李氏卻皺起眉頭.在外室坐了,道︰“這就是你說的難產?哪家婦人不是這驚天動地的情形,你家夫人又不是第一天生孩子.慌什麼!”

    王媽媽滿頭是汗,卻又不敢分辯,只能訥訥說不出話來。

    丫頭領著一個模樣周正的接生嬤嬤來了,那嬤嬤到了之後.先是給李氏和歐陽暖行禮.王媽媽看在眼里很著急.卻又不敢催促.李氏冷笑一聲,任由對方將禮行完.才淡淡道︰“進去吧。”

    遠遠的.只听見那接生嬤嬤大聲疾呼︰“快提一桶熱水來.找個大水盆!””快擱上一塊漆紅板子.傾半桶熱水在里面!快.快讓孕婦,上盆。”

    王媽媽跟著忙前忙後,幾乎跑斷了腿,每次出來喊人都看見李氏一臉陰沉地在外面坐著.不免心中更加忐忑。

    接著.王媽媽一手拿著催生符.梨香手中則拿著樟木在房間里不停地燒.嗆得李氏眉頭直皺。

    “老太太.可不可以靜……老爺去家神面前磕頭.保估夫人早生早養。“王媽媽猶豫了又猶豫,終究還是將這話說出了。。

    李氏冷笑一聲.道︰“女人生孩子跟男人有什麼關系!別整這些蟲蛾子!快去詞候你家夫人趕緊把孩子生出來是正經!”

    王媽媽一愣,滿目憤恨地垂下頭去.旁人家的夫人生產.請家中丈夫去

    拜個佛又有什麼難的.偏偏到了夫人這里.做什麼老太太都要嫌棄!

    歐陽可面上一副緊張的樣子,死死盯著內室的方向,手上不停地絞著手帕.歐陽暖柔聲道︰“妹妹不必緊張.娘是有過生產經驗的.不會出什麼大事。”歐陽可听到歐陽暖的聲音.只覺得心頭火起.卻不敢當面頂撞.只能咬緊牙關.當作沒有听見!

    “你大姐與你說話.這是什麼態度!”李氏冷聲道.盯著歐陽可的目光十分惱怒。

    歐陽可渾身一震,滿臉憤恨,卻看到歐陽暖嘴角微翹.帶著一抹笑.半點也沒有生氣的模樣.反而柔聲勸說道︰“祖母.妹妹只是為娘心急,不礙事的。”

    “唉.半點沒有大家小姐的樣子.像什麼樣子!”李氏嘆了口氣.狠狠地瞪了歐陽可一眼。

    “怎麼回事!”就在這時候.歐陽治踏進門來.眉頭微蹙。

    低沉威嚴的聲音讓在場的人俱是一滯。

    歐陽暖上前行禮︰“爹爹.娘早產了.情形似乎有些為難”,說著.語氣一頓,聲音里就有了濃濃的擔憂”,爹爹,您看該怎麼辦呢?”

    “大小姐不必著急.婦人生產這是常有的事情,當初我娘生弟弟的時候也是這樣.看著情況凶險.最後也是母子平安的。”王姨娘的聲音清脆又帶著幾份嫵媚。

    看見王嬌杏.歐陽可的眉宇間冷了幾分.冷笑一聲.心道真是貓哭耗子假慈悲.她自己是個丫頭出身.她娘也不過是個下人.怎麼和自己的娘比?

    話說完.王嬌杏就感覺到有道刀般錦利的目光牢牢地鎖住了她.立刻轉過頭.看見王媽媽面色陰冷地盯著她.想到之前自己想方設法阻撓王媽媽見到歐陽治.不由得心里一跳.不再說話了。反而是身後的李姨娘看著歐陽治一臉陰沉.微笑道︰“是啊,老爺不用擔心,夫人福大命大,必能母子平安。

    王媽媽心道你們這一個兩個狐狸精.要不是你們絆住老爺.他也不會到這個時辰才來,想到這里,她的眼神也就更加可怖。

    李姨娘卻半點也不怕王媽媽那種令人膽寒的神情,只輕輕低下頭.嘴角有了一個小小的甜美笑容.仿佛在享受內室里林氏那種哀嚎的聲音。

    歐陽可站在角落里,看著屋子里的每一個人.祖母李氏攥著手里的佛珠念經.歐陽治沉著臉不說話.王姨娘語氣輕柔地安慰.李月娥低著頭看不出是什麼表情……歐陽蜘……歐陽暖卻是一直靜靜坐著.臉上看不出半點幸災樂禍的模樣,她突然想到,要是這一回弟弟活不下來,自己又該怎麼辦?

    祖母是因為這個生來帶著天煞孤星命格的弟弟才這樣厭惡娘和自己,若是弟弟沒了.這一切也就過去了.她無數次想要勸說娘別留下這個孩子.娘卻一意孤行,現在才弄得眾叛親離的地步!若是這孩子沒了……一切也就會恢復平靜了……歐陽可忍不住這樣想到.臉上的神情也就變得有幾分冷酷起來

    歐陽暖將一切看在眼中,冷冷笑了笑,這個屋子里的主子們.唯一希望林氏活下來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祖母顧忌天煞孤星,爹爹厭惡娘阻撓他的好事.妹妹自私自利只顧她自己,只有她——這世上最恨林氐的人.才希望林氏活著。死了.一切就一了百了.而活著.才能品嘗到地獄的滋味。所以.她希望林氏活下來.承受世上最深切的痛苦!

    接生嬤嬤突然在里頭探出頭來︰“王媽媽.您快進來!”

    王媽媽一愣,快步走了過去,歐陽暖關切地問道︰“怎麼回事?”

    接生嬤嬤笑道︰“沒事.沒事……”她想用一種冷靜而理智的聲音說話.誰知道說出來的聲音卻帶著無法掩飾的顫抖。

    如果一切平安.就會歡天喜地的出來報信.怎麼會神色忐忑地將林氏的貼身媽媽叫進去?歐陽暖想了想.招來身邊的紅玉,輕聲吩咐了幾句.紅玉,微微一愣.隨即看到歐陽暖神色肯定.便輕輕點點頭.快步走了出去。

    屋子里的氣氛冷凝,眾人都各有所思,這個異動,只有李姨娘不動聲色看在眼里.她心中不免升起了一絲懷疑。

    內室.林氏一把抓住王媽媽的手︰“怎麼回事,為什麼還生不出來?”

    王媽媽看向接生嬤嬤.對方臉色越發難看︰“羊水破的太早了,可是現在小少爺都生不下來!”

    當真是難產!王媽媽沒想到自己用來騙老太太的話竟然真的應驗,不由得嚇白了臉。感覺到林氏的手越抓越緊.趕忙緊安慰她︰“夫人,那也不一定的.只要孩子出來得快,這些沒關系的!”

    “媽媽,湯藥來了!”梨香急匆匆地快步從外面走進來,王媽媽劈手奪過,惡狠狠瞪了她一眼︰“小蹄子,竟然這麼慢!回頭再收拾你!”

    梨香咬住嘴唇.從接生嬤嬤吩咐下來到她準備湯藥的時間很短,她已經盡了全力了,但她們還是不滿意,她低下頭.悄情退到了一邊.看著王媽媽扶著氣喘吁吁的林氏喝掉了半碗催產的湯藥。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林氏哀嚎的幾乎快要斷氣.孩子卻還是沒有半點要出來的意思,王媽媽急的滿頭大汗。

    這時候.紅玉捧著手里的托盤進了福瑞院.剛到走廊便被人攔住了.”盤子里是什麼?”

    眼前的女子臉上敷了淡淡的粉,長眉杏眼,比平日更添幾份嫵媚.伸過來的手指上還戴著一顆蓮子米大小的藍寶石戒指.紅玉一愣.手里的東西已經被人奪走︰“雪參?”

    李月娥的聲音微微帶著一種凌厲︰“好大的膽子,誰讓你去取的!”

    “是我。”一道柔和的聲音在她們身後響起,李月娥回頭一看,卻是微微含笑的歐陽暖”,我的丫頭,自然只有我才能吩咐。”

    “大小姐這是要救她!”李月娥的臉色一下子沉下來.看著歐陽暖的眼神生出了一種敵意。

    歐陽暖听著那聲音只覺得微微刺耳,臉上的笑容卻沒有半點改變︰“姨娘說的沒錯。”

    “為什麼?”李月娥失聲道,臉上的神情幾乎變了一個人.目光陡然變得十分嚴厲.”大小姐你別忘了,你有個親弟弟,如若那林氏生下兒子你又當如何?”

    歐陽暖微微地笑︰“如今爹爹兒女雙全.娘再多生一個孩子.也是錦上添花的事.李姨娘不必多慮。”

    李月娥瞪著歐陽暖︰“你……”

    歐陽暖笑著望向她︰“你知道——祖母為什麼會在這里嗎?”

    “不知道。”李月娥心頭一震.”我也在想.她那麼忌憚天煞孤星的名頭.為什麼會坐在這里。”她側望著歐陽暖.目光在黑暗中閃爍不明。

    “是我請來的。”歐陽暖笑道。

    李月娥的臉色越發難看︰“大小姐,我一直以為咱們有相同的目的。”

    一樣的痛恨林氏.一樣希望她胎死腹中,一樣恨不得將她置諸死地.所以才能結成同盟.可是到了這樣關鍵的時刻.歐陽暖居然在背後捅刀子.她竟然要救下林氏?!這讓李月娥完全無法理解!

    黑暗中,歐陽暖的嘴角微翹”,李姨娘.祖母不是好糊弄的人,你覺得她會因為我說幾句話就改變主意來到福瑞院嗎?”

    李氏也十分厭惡林婉如,她會出現在這里.只是不願意將來被人說歐陽家刻薄媳婦.造成她難產而亡的流言.更不願意林文淵借機發難.破壞了兩家在朝中的聯盟.損害了歐陽治的前程。李姨娘雖然對局勢並不十分了解,卻也知道自家老爺是個不中用的人,多年來在朝中對林文淵多有依伽 ..可是對于自己呢,林氏害死了自己的孩子,一尸兩命最好!

    李月娥攥緊了手中的雪參.眼楮里的怨恨和怒火熊熊燃燒,半點也不準備退讓,仿佛那是她下半輩子的指望!

    歐陽暖輕輕一笑.道︰“李姨娘.我知道你痛恨娘害了你的孩子,只是你也要想一想.若她一死.新人進門.你又會是個什麼結局?”

    李月娥心中一凜.她一心只想要讓林氏和這個孩子一起死了,卻沒想到萬一林氏就這麼死了.這歐陽家豈不是又要重新洗牌?她自己只是個妾.老太太和老爺再喜歡,也不可能被抬成夫人.歐陽治還年輕,若是他娶了身份高貴的新婦進門,對自己真的好嗎?林氏到底是失寵了,孩子就算生下來也是個天煞孤星不得寵愛,但萬一換了個厲害得寵的主母.一切就都大不一樣了……

    “姨娘,可想好了嗎?”歐陽暖看著李月娥,臉上的笑容十分的柔和.像是在等著她做這個決定。

    李姨娘看著歐陽暖.腦海之中在急速的轉動.她說的對.若是林氏現在死了,對自己未必是什麼好事,只是.歐陽暖又是為了什麼!林氏生下個兒子來.對歐陽爵可是一點好處也沒有,歐陽暖大可以讓林氏難產死去.為什麼非要在這個時侯救下她!

    “李姨娘?”歐陽暖又輕輕問了一聲,李月娥想了想,臉上露出一道笑容”,大小姐,這雪人參是稀罕之物.由我親自來熬吧,很快就給夫人送過去.您放心口”

    歐陽暖深深望了她一眼.臉上的笑容越發親和︰“既然如此,就勞煩姨娘了。”

    李姨娘神色不定地帶著雪人參走了,紅玉看著她的背影,臉上露出一絲猶疑︰“大小姐.她心懷怨恨,會不會從中做什麼手腳?”

    “李姨娘是聰明人,話說三分點到即止.她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以及怎樣做對她最有利。”

    手腳是肯定會做的,只不過不會借機要林氏的性命罷了。歐陽暖微微一笑.道︰“我們進去吧。”

    紅玉卻站在原地沒有動.歐陽暖看了她一眼,紅玉低聲道︰“小姐.您真的要救下夫人嗎?”

    歐陽暖笑︰“我自然不能讓她這樣輕易的死了。”聲音不急不慢,帶著點鄭重的味道。

    “夫人……使勁!用力呀……夫人快用力啊!”林氏耳邊傳來接生嬤嬤的催促.讓她微微回神,劇烈的疼痛再次傳來,王媽媽在一邊心急如焚,眼看林氏的叫聲慢慢低了下來,眼神也開始渙散。

    “夫人.您一定要振作起來!”王媽媽緊緊抓住林氏的手.在她耳邊低聲道︰“您還有二小姐,您舍得讓她一個人留下嗎?”王媽媽頓了頓.繼續說道,”若是您有什麼萬一,這歐陽家可全是那些人的了!”

    林氏的眉頭一下子皺的更緊,臉上卻多了幾分恨意,手上的力氣用的更大.幾乎抓破了王媽媽的手背。

    正在這時候.梨香手中端了一碗湯藥進來.低聲道︰“王媽媽,這是大小姐命人送過來的雪參湯.您看 。”

    林氏惡狠狠地嚎叫了一聲,用力掙扎著要打翻那碗湯,王媽媽卻一下子驚醒過來.愣愣看著那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藥,神色變幻不定。

    突然.她冷聲吩咐梨香︰“你先喝一口!”

    梨香一愣,咬住嘴唇.終究還是不敢違抗.喝了一口氣,過了半天.沒有半點異樣.王媽媽才臉上露出喜色,道︰“夫人,這雪人參可是好東西,對助產很有幫助的.大小姐手里頭也只有半顆,您還記得嗎,當初那位夫人生大少爺的時候也是這個模樣,是靠了這人參才挺過來的……”,

    林氏的神色變幻不定,一會兒看著接生嬤嬤.一會兒看著王媽媽.艱難問道︰“你確定這湯藥……沒問題?”

    “夫人.您怎麼糊涂了.眾目睽睽之下.若是大小姐送來的湯藥有問題.您出了事.誰都會知道她謀害嫡母.她哪里會那麼傻!”王媽媽雖然也不知道歐陽暖為什麼會送這個來.可卻知道這一點,再者已經沒有其他辦法.只能把心一橫,這樣勸說道。

    林氏咬緊了牙關.等著接生嬤嬤說話.對方卻只害怕地低下頭去,道︰“夫人.孩子要是再出不來,大人孩子可都保不住了,如今之計,保住夫人的力氣才能生下孩子……”

    沒有別的辦法了……王媽媽服侍林氏喝了湯藥,一股熱氣頓時蔓遍了全身,林氏咬牙切齒地發誓︰“我一定要生下這個兒子!”雪人參的效果立竿見影,林氏的聲音大了許多,力氣也有了,周圍的人都松了口氣,

    又折騰了一個時辰,滿頭大汗的接生嬤嬤突然叫道︰“夫人再用點力.快出來了!”

    林氏心中一喜.猛地用力,只听見一陣微弱的嬰兒啼哭聲.耳邊傳來接生嫉瑭驚喜的聲音.”是個小少爺!夫人,大喜啊!”

    王媽媽嘴角的笑容掩都掩不住,林氏心里一松,頓時被喜悅沖昏了頭,急聲道︰“抱來我看!”

    這一胎整整生了一夜,天色都蒙蒙亮了。坐在外面閉目養神的李氏听見嬰兒的啼哭聲,不由得眉頭皺的更緊,天煞孤星居然還是平安出生了,這是老天爺要亡他們歐陽家嗎?

    歐陽治也眉頭微皺,看來這孩子還真是命硬.這樣都能生下來;王嬌杏神色滿是妒忌;李月娥眉眼平和,看不出喜怒;歐陽可愣愣站著似乎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直到歐陽暖笑道︰“妹妹,咱們家多了一個孩子了。”

    歐陽可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一下子從自己的胡思亂想中反應過來.神情還有些失魂落魄的。

    內室.林氏看著孩子.想到外面坐著的那些人.心里只覺得出了一口惡氣,不由強撐著身體,扯起嗓子,用盡全身的力氣大聲的道︰“賞!重重地賞!”

    題外話

    讓大家失望了,此娃沒有缺胳膊少腿,還是平安出生了。

    ps:你們的意見要統一.這邊要看感情戲.那邊要虐後媽,要統一!神經錯亂的小秦傷不起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73 後媽生產驚魂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73 後媽生產驚魂夜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