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並稱為京都雙璧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李月娥從流產的那一天開始.就整日里躺在床上以淚洗面,家中大小都去勸過.甚至連李氏都驚動了,多次派了人去看望,然而李妓娘卻沒有半點,好轉的跡象。

    “姨娘.您這又是何辦…”佩兒坐在床前的小幾子上守著李姨娘,手里端著一碗銀耳羹.面上十分忐忑的模樣。

    “我不餓!”李姨娘臉色鐵青,牙齒咬得吱吱響.言不由衷地道,“你不用管我,更不必守著。”

    她盼了多久才能盼來一個孩子,幾乎是寄予了全部的希望,如今一下子沒了.自然是傷心透頂的.佩兒知道她心里難過,卻沒有辦法安慰她。本以為夫人沒了老爺的寵愛.姨娘又掌了府中的管家權力.一切就都不同了.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想著想著,佩兒在心里嘆了口氣,說起來.都怪她們太小瞧夫人了,以為只要能抓住老爺的心,懷上一個小少爺就行了,卻從來不曾想到會被已經失寵了的夫人硬擺了一道。

    “姨娘,您都兩天水米不進了.這樣下去身子怎麼受得了咖 …還是用一碗銀耳羹吧 “佩兒將銀耳羹端到李姨娘的面前,讓她聞見那香氣,希望她能坐起來喝一口。

    李姨娘劈手摔了白玉瓷碗.一下子稀里嘩啦地上全都是碎片.佩兒嚇了一跳,忙站了起來。

    “我真蠢,真是沒腦子。”李姨娘淚如雨下.“我一心一意以為,只要老爺待我好.便在這府里站穩了腳跟.竟不曾想過,我不去害別人.別人看著我過得好,卻會來害我毗 大小姐說過的.那些寵愛都是假的,讓我早作打算.我卻冥頑不靈!如今釀成了大錯.孩子都沒了…… 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川 她說著.抱著床上的迎枕嚎啕大哭起來。

    佩兒自小跟著李月娥一起長大,又跟著她一路來到京都投親,也不由悲從心起.哭了起來︰“姨娘.不會的.要不您請老爺做主,讓他懲罰夫人...喉娘 您快別哭了.身體要緊吼 ”“

    李月娥的臉上卻露出憤恨的神情.眼底全然都是怨怒︰“他?他現在只想著和嬌杏那個小妖精風流快活.根本想不到我的喪子之痛!我那樣跪著求他.他卻連休了那個賤人都不敢!求他有什麼用!”

    佩兒見她眼楮里像是要冒出火來.不由道︰“還有老太太呢,姨娘.您還能依靠老太太!”

    李月娥冷哼一聲.秀麗的臉上籠罩上一層寒霜︰“哼.她知道我懷了身孕自然是千好萬好.一听說孩子沒了.竟然還說我自己不小心.著了人家的道!我算是看清楚了.這歐陽家.一個兩個全都是自私自利只為自己著想的,”

    就在這時候,外面的丫頭掀開了簾子,小心翼翼地說︰“李姨娘,大小、姐來看望您了。”

    李姨娘和佩兒對視一眼.佩兒立刻會過意來.主動迎了出去。

    看見佩兒出來.歐陽暖微笑道︰“李姨娘還好吧?”

    “多謝大小姐關心.姨娘身子倒是還好。”佩兒的笑容有些勉強.“就是精神不太好,只怕是傷心得很了。”

    歐陽暖柔聲道︰“我已經听說姨娘的事了.本想早點過來看看,娘那里卻還鬧著.我一直不好過來.我知道.這件事真是委屈姨娘了。”

    佩兒沒想到歐陽暖會說這樣一番話,忙道︰“多謝大小姐體恤.您快請進去吧。”

    歐陽暖進去的時候,看見李姨娘正綺在床頭的大迎枕上,臉色蒼白.一雙大眼楮神彩全無.人很憔悴,看見歐陽暖進來,忙抽泣著要坐起來,歐陽暖忙上前阻止了.“姨娘不必多禮,你身休不好,快躺下歇著吧!“

    李姨娘卻掙扎著坐起來.歐陽暖見她這樣好強,不免輕聲道︰“姨娘.這是何苦呢。”

    李姨娘又伏在迎枕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歐陽暖的眼楮里閃過一絲同情,道︰“姨娘,這樣傷心只會苦了自己.你也要多為以後想一想?……”

    “大小姐,我很後悔當初沒有听你的話,竟然著了他們的道心 ……”李姨娘抬起眼楮.一臉的悲傷。

    歐陽暖點頭,在她身邊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下.才低聲道︰“我剛才在院子門口看見王姨娘了.她似乎想要進來探望。”

    李姨娘一愣,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憤恨︰“貓哭耗子假慈悲.這事情她也脫不了干系!若不是她養的那只貓.我的孩子也不會好端端的沒了!“  歐陽暖臉上的笑意淡而稀薄.像透過千年冰山漏出的絲絲陽光,帶著一股淡淡的寒氣︰“姨娘說的對.昨日我去看望娘.她也是這樣說的。”

    李姨娘一愣,似乎不敢置信地看著歐陽暖,歐陽暖嘴角的一抹笑意很快被眼中無盡的憨緒和擔憂代替︰“她還說,這一切都是因為王姨娘養的那只貓兒造孽,與旁人無尤。”

    這是要將一切都雅到一只不懂事的畜生身上!李姨娘目露寒光,聲聲含怒︰“大小姐.旁人這麼說就罷了,你是最聰明不過的人.難道你也相信這種說法嗎?王姨娘有什麼膽子敢對我動手,你當真不知道誰才是罪魁禍首?  歐陽暖眼眸中蘊著清冷的笑意.目光幽幽落在李月娥的身上,“姨娘既然心中早已明了,又何必怪罪代人受過的王姨娘?”

    李月娥鬧言心頭一動,眉心微微一蹙,立刻又垂下眼瞼,只看著地上,片字不語。

    歐陽暖嘆了口氣.道︰“王姨娘見我要進來.央我向你求情.說碧兒雖然是她養著的,可早已丟失了三天,事發前才剛剛找到……她生怕你怪她,昨天等你等到夜里.今天天沒亮又來了,你卻不肯見她.可見還是在怪罪她。”

    歐陽暖看見李姨娘一哥根本不相信王姨娘會如此自責的模樣.不由笑道︰“听說爹爹在此期間也來過多次.正好在門口踫上愧疚的王姨娘.便好言安慰了她呢。”

    讓歐陽治相信此事與她無關,原來這才是王嬌杏每天來這里請罪的真正目的!好精明的算盤!聞言,李月娥目中掠過一絲冰冷的寒意。

    “現在大家體諒姨娘剛剛喪子,過于悲痛.或許還不覺得,可是日子久了.總是要傳些閑言碎語出來的。”歐陽暖笑著,點到即止。

    佩兒也擔心地說道︰“是啊.姨娘,王姨娘一口咬定了是無心之失,日子長了別人都會以為她是無辜受了連累.也會覺得您狹隘小氣.不肯原諒人,您何苦要留下這樣的名聲。”

    李月娥心中憤恨.臉上卻已經平靜了下來.她不肯繼續這個話題,反倒忽然問︰“大小姐去過福瑞院?夫人現在身子如何?”

    歐陽暖見她滿臉期待.不由面露難色,道︰“姨娘.你也是知道的.娘如今身懷六甲,爹爹和祖母都不好過分苛責.也只是將原先抱著碧兒的王媽媽打了板子……我去的時候.娘正在養胎,看著心情還是很好的。”

    佩兒氣急道︰“當日明明是夫人故意去掐那碧兒.貓才突然發了瘋似的撲向我們姨娘,這件事她卻撇得干干淨淨!”

    歐陽暖眼神似煙霄悠遠,淡淡說道︰“佩兒姑娘.她是當家主母,自然是不一樣的。”

    “可我們姨娘原是老太太的親人.自然不同一般的姨娘……”話音未落,佩兒已面露惶然。  歐陽暖望著她笑。  李姨娘嘴唇微微發白.幾綹鬢發散亂在耳邊,一雙清瑩妙目中唯有深深

    的惶恐,佩兒立刻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姨娘就是姨娘.永遠也不能和夫人相提並論。一旦李月娥嫁給了歐陽治.那就永遠低人一等,再也不能說是老太太的親戚.更不是府里的客人,只能算是半個主子,一旦踫上了與夫人的紛爭,無異于是以卵擊石。

    “姨娘還年輕.將來定然會有孩子,只是 ……”歐陽暖笑而不語。

    李姨娘是何等聰明的人,歐陽暖還沒有說完.她就已經知道對方的意思,縱然再有孩子,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他,也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罷了。這個時候如果她不振作起來,只會白白讓王嬌杏這樣的女人撿走了便宜。

    “請王姨娘進來吧!”李月娥擦干了眼淚.掩一掩鬢鬈.起身披了伴湖水藍雲紋外裳.神色間又恢復了往日的淡定從容.輕聲道。

    王嬌杏穿著亮眼的水紅色春裳,一朵桃花一般的艷麗,進門先給歐陽暖恭敬地行了禮.回身看到李姨娘.她眼晴一紅.落下淚來︰“李姨娘,我真的沒有害你.碧兒早就丟了.那天也才剛找回來.我不可能蓄意安排了這件事.要是你不信.可以問我身邊的人.也可以問院子里的媽媽們……”

    李姨娘讓佩兒將她扶起來,微笑道︰“咱們都是相處久了的姐妹,我又怎麼會懷疑你呢?”

    王嬌杏抽泣著站了起來︰“姐姐相信我就好,我是真的沒有害你,若是我有心陷害.只叫我不得好死!”

    歐陽暖微微笑著.道︰“王姨娘.既然李姨娘已經信了你,又何必發這樣的毒誓,這一切不過是一場誤會罷了,解開也就好了。”

    歐陽暖走的時候.李姨娘和王姨娘已經破天荒的坐到了一起,林氏這次的計劃不僅僅是要謀奪了李姨娘腹中孩子的性命.更是要讓她們二人徹底翻臉,只可惜這一回她的願望眼看是要落空了……

    看到這一切.紅玉問道︰“小姐.咱們接下來要怎麼做?”重生之高門嫡女全文免費閱讀

    “做什麼?”歐陽暖唇角含一絲似笑非笑之意,悠悠道”,什麼都不需要我們去做。”

    林氏此番作為.目然一時心頭痛快,然而卻招來更多的怨恨.何用她再做什麼,那些人恨不得個個都去踹上一腳才好.她只冷眼旁觀就是。

    壽安堂

    看見歐陽暖,張媽媽忙迎了上去︰“大小姐,您可來了,老太太一直等著您呢。”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我這就去見祖母,勞煩媽媽跟著擔心了。”

    進去的時候,李氏正在念佛經,听見歐陽暖說剛從李姨娘的紅蕊院而來,她捻著手中的碧玉珠串,默默尋思片刻,黯然道︰“只可憐了那個孩子。

    先是周姨娘一尸兩命的暴斃,接著是李姨娘流產.李氏接連失去兩個別、子.心中當然十分痛苦.越是如此,她心中越是將林氏恨到了極點。李姨娘雖然聰明.卻看不清老太太的心思.只怨恨她不肯為自己的孩子報仇,因此生出了很多嫌隙,卻不知道李氏到底是歐陽家的長輩,便是要動手也不會選在這樣敏感的時刻。

    歐陽暖微微笑著.目光中露出惋惜道︰“祖母說的是.近日咱們家中確實發生了許多事情,擾得祖母也不得安寧。”

    李氏嘆了口氣.道︰“月娥心中怪我不肯為她出頭,對我派去的人都避而不見,暖兒.她終究是不懂我啊!”

    歐陽暖把目光停駐在佛堂上那尊觀音慈悲的面上.柔聲道︰“孫女明白,您有您的難處.李姨娘只是因為喪子之痛一時想不通罷了,祖母不要怪她。

    娘死的時候.李氏沒有說一個字.歐陽治迎娶林婉如.李氏也沒有反對,因為這些都沒有觸犯她的利益。然而林氏帶來一個天煞孤星,又一而再再而三地傷害歐陽家的子嗣,李氏就未必能忍耐了.這一點.歐陽暖很清楚。

    “我听說,你那個娘近日也在床上躺著起不來了?”李氏淡淡的目光掃過歐陽暖平靜的臉.狀若無意地問道。

    歐陽暖點點頭.面露憂色道︰“听說是胎象不穩.具體什麼原因.孫女就不清楚了。”

    李氏冷笑一聲”,胎象不穩?那就給她請個大夫,好好看看得的是什麼病?一個大夫查不出來.就請兩個,兩個大夫查不出來,就請三個。總不能全天下的大夫都不知道這是什麼緣由吧.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她突然病了,還是故意裝病不來問安!”

    她的聲音不大.然而語意中卻帶著一種森森之意,字字釘入所有人的耳朵。

    歐陽暖微微點頭︰“是.還是祖母想的周到。”

    李氏接著又問道︰“……這些日子事多.是不是累著你了?”

    林婉如失寵,李姨娘病倒,原本說是由大小姐輔助管家一事也就提上了日程,听暖閣一下子門庭若市,不時有人來找歐陽暖稟事,說著說著,就會說到自己怎樣能干、忠心上面去了,不外是為了在大小姐跟前留下好的印象,以便得到更好的職司。李氏說這句話.就是擔心自己從中更換她的人手.削弱了她的勢力和耳目。

    李氏這個人,自私冷酷.她如今寧願信任一個遠房佷女.也不願意信任自己的親孫女,只是因為她覺得李月娥沒有旁的依靠,能夠牢牢掌控在手心里而已。

    “多謝祖母關心口”歐陽暖笑道.”我畢竟是生手.雖然暫時管著事.卻多少有些力不從心.所以一直盼著李姨娘能早些好.剛才去紅蕊院.見姨娘的身子已經好了許多,我想過兩日就可以將事情交還給她了。”

    李氏听了,眼里露出滿意的神情,口中卻笑著搖頭道︰“你呀.就是不肯在這些事情上多留心!將來嫁了人可怎麼好?”

    歐陽暖淡淡一笑︰“那祖母就將暖兒一輩子留在家中陪著您.也省的將來嫁出去惹人嫌棄呀!”

    李氏鬧言臉上的笑容更深,卻半天不語,想了想,終是放下手中的佛珠,慢慢走到窗邊一盆怒放的芍藥前。輕輕一眨眼的功夫.她已折了一朵鮮艷的芍藥在手.向著歐陽暖招招手.歐陽暖微笑著走上前去。李氏將芍藥輕輕菩在她如烏雲般蓬松的發上.含笑道︰“我的孫女國色天香,將來要嫁的自然不是凡夫俗子,這些俗事.不學也罷!”她的目光微微一閃,”若是暖兒將來得到佳婿,可會忘了祖母?”

    歐陽暖只目光灼灼望著她.”祖母一心護著暖兒姐弟.一片惜惜之情.暖兒永生不忘。”

    李氏悠悠抬眸.望著歐陽暖的目光有幾分迷蒙︰“你長得真的很像婉清,性子卻跟她完全兩樣。祖母雖然年紀大了.卻還不糊涂.我一直有一件事情不明.想要問問你。”

    “祖母請說。”

    “林婉如對你們姐弟步步迫害,你既如此深愛爵兒.為何能容忍她.始終以齊匕相待。”她停一停,”只因她是你的繼母嗎,怕傳出去別人流言蜚語?”

    有片刻的沉默,往事的激蕩如洶涌的潮水似要將人吞沒,記憶的碎片連接成昔日的痛苦場景,羞辱臨門,江水沒頂.冰冷孤絕.歐陽暖靜靜的聲音如咫尺澄寒的深水”,不論娘做了什麼.她都是長輩.暖兒不明白祖母的意思。”

    李氏驀然一笑︰“不明白也無妨。暖兒.祖母再問你,若你有一天站到高處,你會如何對待林婉如?”

    歐陽暖淡淡一笑.容顏格外光彩照人︰“暖兒上有祖母需要孝敬,下有爵兒需要護持,哪里還有心力去顧及旁人,祖母多慮了。”

    李氏鬧言若有所思.口中卻道.”惠安師太說過.你命格奇貴.將來必有厚福,祖母只是想要提醒你.不要與小人縴纏.如此未免傷了陰鶯.損了你的福氣。”

    這是要提醒自己.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林氏身上.而是要為歐陽家謀取更多更高的富貴權勢,歐陽暖心中淡淡一笑.李氏口中念的是經文.心中不忘的卻是永無止盡的欲望,愈求佛理,愈落麾障。

    芍藥多情.散發出澄澈的清新氣味.歐陽暖坦然注目于她”,多謝祖母教導.暖兒定不負祖母一片美意。”

    李氏的笑意淡泊.顯然很是滿意。

    就在這時候.鎮國候府兩位夫人來訪。

    李氏愕然地看了歐陽暖一眼,是巧合還偶然呢?

    “請她們去廳堂說話吧。”李氏淡淡說道.”暖兒.我身子不適,你替我招待吧。”

    李氏避而不見.自然不是沖著大舅母沈氏……上一次蔣氏來,李氏還是親自見了.這一次卻連面都不肯露了,歐陽暖微微一笑.低下頭應了一聲是,便謙謙告退。

    歐陽暖迎了出去,蔣氏一見到歐陽暖就親親熱熱地上前拉了她的手︰“听說府上馬車出了事.我們便趕緊過來看看你。”

    歐陽暖向大舅母沈氏望去,她卻只是笑容淡淡地和歐陽暖點了點頭.眼楮里有真切的關心。

    歐陽暖微微一笑,客氣地將兩人請進了屋里坐下。

    待丫鬟上了茶.蔣氏就左顧右盼地道︰“怎麼不見你娘?”

    歐陽暖笑道︰“自從娘有了身子,祖母便免了她在跟前服侍。”

    她的話音丹落.蔣氏已面露驚訝︰“是嗎?那老太太可真是慈愛,說起來,我已經好久不見婉如了.我該去看看她。”然後站起身來。

    歐陽暖微笑著望她,口中卻說道︰“祖母吩咐了要讓娘靜養,所有的客人一律都不見的。所以二舅母要見娘.暖兒做不了主.還容我先稟明了祖母吧。”

    這話一說,蔣氏立刻臉色變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有些難堪。

    歐陽暖聲音柔和︰“您剛剛才到.想來也累了,且等一等,坐下來喝杯茶吧!”

    蔣氏無奈,只能重新坐下來.她沒想到.歐陽暖竟然敢這樣攔駕!

    沈氏抬眼看她,輕輕地拿起茶盞,發出了叮當的請音,目光狀似漫不經心的一掠.巧妙地遮住了唇畔的一絲嘲諷。

    等了片刻,玉梅進來,”大小姐,老太太說,二夫人請便!”

    蔣氏挑著眉對歐陽暖笑了笑︰“你娘臨盆在即,心中難免緊張,我正好去陪陪她。”說完.她又看了沈氏一眼.似乎有一絲猶豫.道︰“大嫂和我一起去嗎?”

    沈氏淡淡看了她一眼.道︰“你去吧.我走得乏了.先喝杯茶再說。”

    蔣氏听著神色一松,歐陽暖看在眼中,笑道︰“如此的話.就煩勞張媽媽親自陪二舅母走一趟福瑞院了。”

    張媽媽笑著道︰“大小姐說的哪里話,老奴這就陪著二夫人一起去。”

    說完,便陪著蔣氏離開了。

    沈氏冷冷地望著蔣氏的背影.眸子里有掩不住的厭惡.道︰“她一听說我今天要來這里.就眼巴巴跟著來了.我想.她是怕獨自一個人來.你們根本不會讓她見到人。”

    歐陽暖淡淡一笑,道︰“這是二舅母多慮了,歐陽家並不是蠻不講理的地方,她既然好心好意來看望.又有誰會攔著她呢?”

    沈氏點點頭,也不再糾纏這個話題,轉而望著歐陽暖道︰“暖兒,老太君听說歐陽家的馬車遇襲.本想親自過來看你.我卻覺得不妥,便代她來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歐陽暖將當天發生的事告訴沈氏.沈氏听了十分震驚,臉上驟然失去所有血色,失聲道︰“他們竟這樣膽大妄為!暖兒,你的處境竟然艱難至此.這件事你為何不早與我們說!”

    見她眼中關心並無一絲作假,歐陽暖心下感激,然而亦深覺不妥,忙看了一眼周圍.玉蓉低下頭.領著其他丫鬟媽媽們一起退下了.紅玉也機靈地去了門外守著。

    歐陽暖望向沈氏.低聲道︰“大舅母,外祖母已經年邁,大舅舅身染沉痾,您和染表哥步步為營,處境同樣艱難,暖兒不能相助已是不安,若是為了這些事情讓你們也跟著擔心.豈不是更加愧疚!”

    沈氏一愣,似是沒想到歐陽暖一個閏中少女竟然能想到這些,眼中驚異之余.倒是有了許多說不出的感動,只是她想起林氏處心積慮要害歐陽暖姐弟.竟然能夠使出這樣的手段.不免為他們擔心.道︰“這事情若是就此揭過不提,只怕他們會更加肆意妄為.難道真的抓不住他們的把柄嗎?”

    歐陽暖嘆息了一聲.道︰“那天晚上有七人被捉.後來明郡王遣人相告,那七人皆供認是受人指使,然而受誰指使.他們卻說不出來,可見背後之人心思細膩.並不曾直接與這些人的首領接洽.這樣一來.這些人就連指證的路都斷絕了。”

    沈氏見歐陽暖容色清麗絕俗.面孔卻略帶稚氣.一時想到自己初進門時候.林婉清盈盈走上前來,拉著自己的手叫大嫂的依依之情,一時想到歐陽暖年紀還小,卻要承受這些本不該她承受的苦楚,一路走來幾乎步步驚心.不由得心中難受.主動走到她面前.輕輕將她攬在懷中.柔聲道︰“暖兒.你受苦了。”

    歐陽暖微微一驚,只覺得沈氏身上的絲裳柔軟細膩.帶來微微令人動容的觸感,她心中一動,輕輕合上了眼楮,將身子依進沈氏懷中,感受著這片刻的溫馨與寧靜。

    “她為何要如此狠心!”沈氏的聲音有一絲悲憫,道︰“她已經是歐陽家的主母.現在也有了自己的兒子,何必如此咄咄逼人.非要你們姐弟的性命!”

    人之貪婪,豈有止境……歐陽暖輕輕閉目.並不回答。

    沈氏輕聲喚她︰“暖兒.你雖說才十三歲.可才高聰穎,非尋常女子可比。然而林婉如心腸歹毒,林文淵老謀深算.你與他們周旋.凡事必須瞻前顧後,小心謹慎,老太君來時讓我囑咐你,以後再遇到事情,切不可自己承擔,一定要與我們商量。”

    歐陽暖點點頭.輕輕離開她的懷抱.仰面道︰“外祖母為我擔心了嗎?

    沈氏看著歐陽暖.只覺得她一雙瞳仁幾乎黑得深不可測,唯獨看見自己的身影,心中不免嘆了一口氣.”那日長公主壽宴的事情.老太君已經知道了,我本以為她會開心,可她卻悶悶不樂了好幾天,她說本不想你太出彩,只是事無可避.人家逼上門來.也只得如此了。她看你祖母的意思.倒是想讓你攀上皇室,然而老太君卻不以為是好事.她說我家已經要送一個女兒進去.不想再將你也賠進去……況且那日宴後很多人已對你頗多關注.想來今後必多是非,一定要善自小心,保全自己。”

    歐陽暖想到年邁的老太君.不免要流淚.可是卻終究只是微笑著安慰她︰“大舅母請轉告外祖母,不必為暖兒擔心.暖兒不會任人擺布的。”

    沈氏滿面憂色.低聲說︰“你外祖母正是擔心你容貌絕色.才藝兩全.賞花宴上已經過于引人注目.不免會遭有心人嫉妒暗算。切記若無萬全把握,一定要收斂錦芒.韜光養晦才是。”

    真正關心你的人.不會讓你去求榮華富貴.而只擔心你能否一生平安。

    歐陽暖鄭重其事地看著沈氏的眼楮,一字一頓道︰“暖兒明白。”

    沈氏眼中滿是慈愛之色.疼惜地說︰“可惜你才小小年紀,就要經受苦楚.若是換了馨兒.只怕要躲起來哭鼻子了。”

    歐陽暖沉聲說︰“馨表姐有大舅母護著.又有長兄可以依靠.暖兒卻只能小心翼翼護著爵兒.並無別的退路.說起來.暖兒也十分羨慕馨表姐。”  提起女兒,沈氏卻重重嘆了一口氣︰“她這樣的性子.若真是進了太子府.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局,我真是擔心口”

    “馨表姐是有福之人.上天既有此安排必然會對她多加眷顧.大舅母不必多慮。”歐陽暖輕聲道。

    “但願如此吧。”沈氏頓了頓.接著道”,這次來之前,我听說武國公府將陳蘭馨許了出去.不足半個月就要出嫁.原本還在心中奇怪.但听了你說的話,卻也就都明白了。只怕從今往後,這武國公府和歐陽家就要結下仇怨.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

    歐陽暖心下思忖.徐徐道︰“大舅母說的是.暖兒的確該早有防範。”

    福瑞院

    張媽媽十分知趣.送蔣氏到門口便轉身離去了。

    屋子里,蔣氏看著容色憔悴的林氏.心中不免大為搖頭,只低聲道︰“人算不如天算.這一次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

    林氏搖頭,容色淒楚而怨憤”,二嫂不知.現在我的日子越發難過了,不要說老太太和老爺看我不順眼,就連那些下人也都翻了天,不把我這個主子放在眼里,我心里就指望著哥哥這一回能替我出氣.誰知道竟然有了這樣的意外。”

    這是怪林文淵不夠盡力?蔣氏心中暗怒,不覺作色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誰會想到那馬車里竟然坐的是武國公府的小姐?你在內院不知道.武國公府的那位大少爺可是個厲害的主.追此事追的很緊.你哥哥為這件事不知道擔了多大的干系!”

    林氏雙唇緊抿.直視蔣氏道︰“二嫂,依你說的話.此事就此罷休了不成?歐陽暖早已懷疑到你我頭上.縱然我肯罷手.她將來也未必能饒過!”

    林氏心性高傲.爭強好勝,自然不肯就這樣罷手,蔣氏卻一直不贊同丈夫趟這個渾水.听到這句話心下雖動.卻也不以為然。歐陽暖再厲害,不過是一個還未及並的丫頭,就算記上了仇.卻也未見得與自己夫婦有什麼大干系.于是道︰“你十年未曾有子.如今懷著身孕本就不容易.眼紅的人又多,你哥哥讓我勸妹妹.與其自怨自艾.不如打起全哥精神好好護著這個孩子才是,別的事情.暫且就不要想了。”

    林氏淚眼婆娑.目光在蔣氏臉上逡巡片刻,遲疑道︰“哥哥真是這樣說的?”

    蔣氏把臉一沉.”妹妹疑我?”

    林氏忙拭了淚.放軟了聲音”,我怎麼敢。”她拉住蔣氏的手,懇切道︰“是我傷心糊涂了.不免草木皆兵起來,只有哥哥嫂嫂與我才真正是一家人.你們怎麼會害我。”

    蔣氏心中厭煩.面上卻也不肯露出分毫.親熱地拉過她的手道︰“歐陽暖的確是個厲害的角色.不怪妹妹擔心口”她淡淡笑道.”我只告訴妹妹一句.你是文淵的親妹子.他怎麼可能放著你不管.只是如今正是風尖浪。.他也不好強為你出頭.你且忍耐這一時吧。”

    林氏看了王媽媽一眼,見她連連向自己遞眼色,明白她是怕自己得罪了蔣氏,心中一冷,臉上卻顯出幾分慚愧不忍之態,垂首低低道︰“叫哥哥和嫂嫂替我擔心,確是我的過錯。”

    蔣氏看了王媽媽一眼.只覺得她神色疲憊.像是比往日里更蒼老了十歲,不免心中奇怪,卻又不好詢問.她哪里知道.王媽媽平白挨了板子,卻又擔心蔣氏到來.夫人一時情急會說錯了話.特意支撐著到這里來伺候的苦心口

    蔣氏輕輕一笑.”算了,這些傷心事都不提了,妹妹須得自己身子強健,才能報仇雪恨,切記切記。”說罷起身告辭。

    等蔣氏走了,林氏對著她離去的方向冷冷啐了一口.嘆息道︰“嫂嫂終究是隔了一層。”

    如果是林文淵.斷不會說出讓她一味忍耐歐陽暖,等生下孩子就能苦盡甘來的話來。

    王媽媽勸說道︰“夫人不必憂心.只等小少爺出生再說吧,也千萬不要再哭了,不要傷了身子。”

    “我不會再掉眼淚了”;林氏的容色平添了一絲冷酷.”在除掉歐陽暖之前,我都絕不會再掉一滴眼淚!”

    王媽媽點點頭.道︰“夫人如此明白,奴婢也就放心了。”

    歐陽暖親自送鎮國侯府的兩位夫人上了馬車.回來的路上,卻見斜刺里緩緩走出一位女子.身形瘦削,走路姿勢頗為怪異,還冷冷叫了她一聲︰“姐姐。”

    歐陽暖看了她一眼.露出微笑道︰“原來是可兒。”

    歐陽可自從踱足.已經有數月不曾在人前出現。

    听見歐陽暖說的話,歐陽可倏然抬頭,唇角含一絲冷笑,慢慢地道︰“多日不見,姐姐還好嗎?”此刻她穿著桃紅色軟綢春裳,頭上帶著一支珍珠步搖.長長的珠串在微風中瀝瀝作響,恰到好處地襯出黑亮的柔發和嬌艷的臉,只是仔細望去,卻覺得她眉目之間隱含怨恨與焦慮。

    歐陽暖怡然一笑”,我自然是很好的,只是妹妹一直閉門不出.姐姐心中十分擔心你呢。”

    歐陽可唇邊一朵淡薄的笑意”,擔心麼?姐姐看妹妹如今踱了足,不能去參加長公主的賞花宴,只怕心中正在高興吧。”

    “高興?”歐陽暖微微一笑”,妹妹無容見人,姐姐也跟著心中難過,哪里會有幸災樂禍之念,妹妹誤會了。”

    歐陽可輕輕一哂.”是不是誤會.你心里最清楚不過。”

    “妹妹如今不再閉門不出也是好事.娘身子不好.以後有妹妹承歡膝下.她也可好好將養身休。”

    旁邊的紅玉恍似想起一事,提醒道︰“大小姐,您怎麼忘了,老太太一直命二小姐靜養避事,以免招惹是非,如今她卻出來了,老太太知道還不知會說什麼.您還是勸二小姐盡早回去吧。”

    歐陽暖聞言.微微含笑望了歐陽可一眼。

    歐陽可仿佛沒有听見,反倒姿勢怪異地趨近歐陽暖的面前,目中鋒芒畢現.似要噬人一般陰郁.”姐姐是害怕看見我這一只殘廢的腿嗎.怎麼.你是覺得心虛了?”

    歐陽暖只是微笑,似乎在認真傾听她的話語,再說話的時候.聲音只有兩人才能听到︰“,心虛自然不會,倒是有幾分好奇。說起來.當時妹妹也真是著了魔.好端端的怎麼自己跳進冰水里頭去了,如今既然留下了傷患不便出門,便回去安心歇著吧.莫要操心太過了.省得另一只腿也保不住。”  歐陽可看向她的目光有難以抑制的陰冷︰“姐姐聰明.妹妹自愧不如,只是要勸你一句.人心不足機關算盡.若是將來一不小心落到我的手上,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歐陽暖輕啟紅唇,吐氣如蘭,語意柔弱春水,卻有一種徹骨的森冷”,借妹妹吉言,你這一片姐妹情深的好意,姐姐自然永生不忘.將來必然涌泉相報。”

    歐陽可冷笑一聲.轉身步子怪異的走了.遠遠望去,竟然有幾分滑稽可笑。

    看著一向驕橫跋扈的歐陽可這個模樣,紅玉心底蔓生出一絲痛快的意味,開口道︰“看二小姐的樣子.她的腿真是廢了。”

    歐陽暖的唇角慢慢漾起笑意,轉瞬又恢復如常的淡然沉靜.輕輕道︰“這是她咎由自取。”

    紅玉點點頭.問道︰“大小姐.既然她已經是落水狗了.何不趁熱打鐵?”

    歐陽暖笑著搖了搖頭。紅玉有些不明白,還要再問,卻見一個年輕男子笑著從假山後走出來,接。道︰“你家小姐最明白,對如今的歐陽可來說,死是最好的解脫.她性格嬌寵又自以為是,如今變成瘸子,當真比死還叫她難受百倍。”

    他穿一襲銀白團蝠便服.頭戴赤金簪冠,長身玉立.豐神朗朗.面目極是清俊.春日的陽光猶有幾絲暖意.蓬勃燦爛無拍無束地灑落下來,拂落他一身明麗的光影。

    歐陽暖微微一笑,上前行了禮.林之染笑著望向她,道︰“要歐陽可死當然易如反掌,只是你在賞花宴上風頭太盛.旁人必然視你為眼中釘,等著找你的把柄,如今你還不到根基穩固之時,輕易出手只會落人把柄。”

    歐陽暖點點頭.笑著問道︰“染表哥怎麼會來?”大舅母剛才甚至不曾提起,不過片刻她便心下了然,林之染此次前來,莫非是避著人嗎?

    林之染是听說歐陽家馬車遇襲的消息,擔心歐陽暖受傷才匆匆趕來,然而見她言笑晏晏.平靜溫和,那一切的擔心憂慮全都化作了唇邊淡淡的笑容。

    “如今表妹與那蓉郡主並稱京都雙璧.我總是要來祝賀你一句的。”

    題外話

    ……我是今天沒話說的小知 ..誰跟你們說美男們都是打醬油的.他們的戲份還沒有大面積鋪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72 並稱為京都雙璧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72 並稱為京都雙璧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