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路上遇襲千鈞一發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上了馬車.一路走上官道,歐陽暖的心中卻始終有一種隱隱的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會發生.一直在走神.直到有人輕輕推了一下,她才一下子驚覺︰“怎麼了?”

    歐陽爵臉上寫滿了擔憂︰“姐姐,你究竟怎麼了.從上車開始就不對勁。

    “我只是 ”歐陽暖沒有說完心中的話.听了馨表姐的話.她始終有些懷疑。林氏接連幾次意圖陷害.祖母口中不說.實際上卻加強了對歐陽家上上下下的約束,听暖閣和松竹院尤其看守的密不透風.按照道理說林氏是沒有機會在這兩處下手.那麼.她會在什麼地方動手呢?

    歐陽爵笑道︰“姐姐,你是今天太勞累了嗎.現在距離進城還早著呢,你可以先閉目休息片刻,等到了地方我再叫你。”

    歐陽暖心中一軟.正要說話,卻听見紅玉突然道︰六小姐,馬車停了。

    歐陽暖不禁眉頭一挑︰“外面出了什麼事?”

    “是前頭的路被人堵住了口”

    歐陽暖一愣.正沉吟間,車簾一動.卻是原先跟在後面一輛馬車上的菖蒲進來了︰“小姐.奴婢剛剛去前頭問過了.說是蓉郡主的馬車壞在半路上,所以咱們的馬車也沒法前進。”

    “哦?”歐陽暖凝神想了片刻,歐陽爵臉上有些猶豫.“如果不走這條路.得拐回去繞上一大因.那時辰可就全都白費了!等咱們回到府里,說不準天都黑透了.姐姐.你說怎麼辦才好?”

    “下車,我們去看看。”歐陽暖輕聲道.歐陽爵點點頭,自己先跳下馬車.然後扶著歐陽暖下了車。

    前面已經接連堵了幾輛馬車,歐陽暖披上了披風,半掩著容貌,走不了幾步便看見蓉郡主和陳蘭馨一臉焦急地站在官道邊.車夫們已經為這兩位貴女搭了一個簡易的涼棚,並派重重護衛守著.生怕外人不知道冒犯了她們。  “蓉郡主,可有什麼不妥?”歐陽暖對歐陽爵點點頭.歐陽爵便走到一邊去了.她自己微微整理了衣裙.走上去問道。

    蓉郡主見到是她.臉上的神情一愣.倒顯得有幾分意外.她還沒來得及說話,陳蘭馨已經指著那邊的馬車道︰“郡主的馬車壞了.車夫們正在想法子,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辰。”

    歐陽暖看了一眼蓉郡主的馬車.這輛車的帷幕以蜀錦繡成.遍綴珠寶.奢華無比.拉車的馬匹也是健壯有力.處處顯著富貴豪奢,只可惜車輪似乎被某樣東西卡住了,深深陷入旁邊的一道石縫中,一些人正緊張地在往外拉,可越是著急越是慢.不免急的滿頭大汗。

    蓉郡主壓抑住眼中的急切,臉上微笑道︰“連累二位陪我一起等了。”

    歐陽暖微微凝視著蓉郡主.暮色下.越發襯出她的美麗,這種美是那種羊脂玉一般無瑕的美.透著月光一樣的高貴。特別是她的眼楮,帶雨含煙.投出的每一瞥都讓人生出如夢如幻的感覺,那種韻味是歐陽暖從未在別人身上見過的。她還沒有說話,就听見陳蘭馨笑道︰“哪里的話.我們只要一回去就會被拘束著不得出門口今天不是郡主的馬車壞了.而是我們想趁著這機會和你親近.你可不能戮穿我們。”剛才和自己說話的時候.夾槍帶棒的陳蘭馨,此刻好像換了個人似的,她語氣嬌憨.有種少女不諳世事的天真爛漫,讓人听了只覺得俏皮可愛。說著,她又笑著問歐陽暖︰“你說是不是?歐陽小姐!”

    “是啊!蘭馨小姐。”歐陽暖笑盈盈地望著她,好像很欣賞她的開朗活潑般。

    蓉郡主掩唇一笑︰“就你會說話!“話里帶著一種罕見的親昵。

    原先在花廳.她們二人還只是淡淡的.這麼快就已經熟悉了.這位陳蘭馨小姐.只怕費了不少功夫.歐陽暖心中明悟。

    陳蘭馨笑著問歐陽暖︰“郡主說我會說話,歐陽小姐以為呢?”

    歐陽暖不答,只是掩袖而笑。

    蓉郡主的笑容更深了些︰“蘭馨.歐陽小姐是初識,你可別欺負了人家。

    陳蘭馨的笑容更溫柔︰“蓉郡主.你就是偏心,生怕歐陽小姐受了一點,點的委屈。怎麼也不憐惜恰惜我,我也是受不得一點委屈的!”

    蓉郡主被她的孩子氣逗笑了,轉頭卻問歐陽暖︰“听說歐陽小姐送了一幅刺繡給大公主?”

    禮物剛剛送到.蓉郡主卻已經知曉,消息傳得還真是快,歐陽暖笑道︰“是祖母為了感謝公主為幼弟解圍,特意命我送來的。”

    蓉郡主輕輕點點頭,似乎在沉思︰“說起來.五月十三是太後的壽辰,我一直想要繡個屏風,送給太後做壽禮,不知歐陽小姐有什麼建議嗎?”

    太後的壽辰?歐陽暖心中一動,口中卻遲疑道︰“歐陽暖雖然平日也做些女紅,可技藝不精。宮中藏龍臥虎.我不敢妄言 六

    沒等她的話說完.陳蘭馨已笑道︰“歐陽小姐過謙了.听聞你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尤其精于書法與刺繡.只是不知道你的繡工與宮中繡娘比起來又如何?”

    宮中繡娘是千挑萬選的沒有錯.卻還是別人的奴才.陳蘭馨這是笑中帶刺.話中有話.歐陽暖淡淡笑了.“蘭馨小姐真會說笑.要講技藝精湛.誰又比得過宮里的繡娘?蓉郡主所言,也不過是表表心意罷了,你怎麼就當真了呢。”說完.便任由她說話.不再隨便搭腔了。

    蓉郡主似乎未覺這里的暗潮洶涌.眼楮不時盯著那邊的馬車,眼中隱隱有急切之色。宮禁森嚴,蓉郡主今次出門,必然比她們更因難……歐陽暖猜到對方心中所想.卻不言不語.恍若未覺。

    陳蘭馨當然也是七竅玲瓏心,猜到蓉郡主著急回宮,笑道︰“郡主,你出來一天,想必太後該等得心急了,我有一個提議,不知你是否同意?”  蓉郡主和歐陽暖同時望向她,陳蘭馨微笑道︰“我們可以讓家僕將公主的馬車齊心協力先移到路邊,然後郡主乘我的馬車回去,明日我再派人將郡主的馬車送回去,這樣可好?”

    若是陳蘭馨真心想要讓出馬車,何必等到自己來才說?歐陽暖看到陳蘭馨目光閃爍.眼神不時望向歐陽家的那輛蓮花標記的馬豐,便知道她必有後話.卻只作不知,垂下眼楮。

    蓉郡主面露猶豫之色︰“這”...怕是不太好吧。”

    陳蘭馨微笑道︰“這又有什麼關系呢?武國公府還能比皇宮更難進嗎?況且老太君一貫疼愛我.我此番又是來參加大公主的賞花宴.縱然回去晚了也不會被過分苛貴的.郡主你放心吧。”

    蓉郡主看了一眼黃昏的霞光.又推辭了片刻,才眼含感激地接受了對方的好意。看到蓉郡主上了武國公府的馬車.陳蘭馨看了歐陽暖一眼,微笑道︰“不知道歐陽小姐可否將馬車讓給我呢?”

    原來她打的是這個主意,歐陽暖笑了.道︰“蘭馨小姐不是說不急著回家嗎?”

    陳蘭馨滿眼委屈.道︰“歐陽小姐何必拿話擠兌我.我一個閨閣小姐.都出門一天了.老太君和爹娘又怎會不著急.剛才只不過是讓蓉郡主放心而已。”

    歐陽暖微笑著,臉上卻露出為難的神色︰“可是祖母應該也在等著我和爵兒回去.這樣……多有不妥吧。”

    “那可不同.歐陽府比武國公府要近些.況且——”陳蘭馨看了不遠處的歐陽爵一眼.道︰“況且你身邊還有人護著,我卻是獨自出門的呀。”  陳蘭馨自己將馬車讓給蓉郡主,到頭來卻要硬搶別人的馬車.一方面讓蓉郡主感她的恩.另一方面卻又半點不肯吃虧,當真是嬌蠻無禮.這就是所謂的公侯貴女.名門千金,的確是可笑之極.歐陽暖微微搖了搖頭.笑道︰“蘭馨小姐,我把馬車讓給你.我和弟弟該如何回去呢?”

    陳蘭馨微笑道︰“郡主的馬車已經拉出來了,只是車輪被石頭卡住,要恢復也無需多久時間,不如歐陽小姐坐郡主的馬車回去?”

    歐陽暖看了一眼那輛華麗的馬車.臉上的表情越發為難.陳蘭馨似乎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一樣.又柔聲道︰“郡主今天用的只是普通的馬車.你坐也不算逾越了位分.這一點是不必擔心的。”

    歐陽暖深深地看一眼陳蘭馨,淡淡道︰“蘭馨小姐當真要我歐陽家的馬車?”

    她的目光明明寧和自若,陳蘭馨卻覺得那眼神似乎別有深意.沒來由的覺得不安.畢竟自己這件事情做的很不地道,可是 …想到歐陽暖在宴會上大出風頭的事情,她的心腸又冷下來,臉上帶了笑容道︰“妹妹.就算姐姐求你一回.我真是急著回去,你今日依了我.改日必登門拜謝。”說著.她的身子輕輕一顫,接著道,“春寒料峭.在外面站久了,還是覺得有些冷颼颼的。我身子還不好.風吹多了頭也暈得很……”

    若是堅決不讓.這位陳蘭馨小姐就要到處說自己刻薄自私,寧願讓她生病受風也不肯讓出馬車了.這是想方設法非要逼著自己同意不可.歐陽暖微微笑了,看著馬車上蓮花形的標記,眉宇間的情緒如那燕山雲霎一樣.飄渺若無,她以輕緩的氣息道︰“既然小姐堅持.歐陽暖自然要相讓。”

    陳蘭馨不覺面紅耳赤,聲音低如蚊訥︰“那便多謝妹妹了。”說著,她招呼身邊的丫鬈.前呼後擁地上了歐陽家的馬車.上了車還不忘掀開簾子.笑道︰“妹妹,明日一早我派人來取郡主的馬車。”

    這句話的意思是,陳蘭馨在蓉郡主的面前,好人是要做到底的。紅玉耐不住性子.冷笑了一聲道︰“既然是我家小姐的心意.陳小姐你就好好享受吧.趕緊回去,風吹多了可是要把您的頭吹疼了。”

    陳蘭馨臉色一沉,揮了簾子,她身旁的丫鬈大聲呵斥道︰“還不快走!

    菖蒲看著馬車絕塵而去,一臉的怒容︰“小姐.他們連我們下人坐的小、油篷車都搶走了呢。”

    紅玉也嘆息了一聲.道︰“小姐.恕奴婢多嘴.縱然她是武國公家的小、

    姐,您也不需要連馬車都讓出去啊,咱們並不輸她什麼的!”

    歐陽爵看了歐陽暖一眼,卻什麼也沒說.轉頭吩咐所有的馬夫護衛盡快修好馬車.歐陽暖望望他的背影.臉上有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其實陳蘭馨太心急了些.馬車既然已經從旁邊拉了出來.只要清了車輪里面卡住的東西就好,左右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她都等不得.說到底不過是自尊心作祟.想要借個由頭壓一壓歐陽暖罷了。

    馬車修好後,很快重新上路.歐陽暖和紅玉菖蒲等人只能共乘一輛馬車了.上了車,丫鬈們紛紛驚嘆起來。這馬車里面的構造與其他馬車倒沒有什麼不同.只有座位兩側各裝著一個扶手.都是用彩色緞子包著絲綿做的.專備貴人擱置手臂之用。除掉這兩個扶手之外.還有一道短門.一樣用綢緞包裹著.十分柔軟平整,可以供人舒服的持靠。

    菖蒲研究了半天這個短門.臉上越發驚訝.道︰“小姐.這個馬車好奇怪,這是做什麼用的呀?”

    歐陽暖微微一笑,將短門輕輕揭起來.“這是一個匣子。”

    打開短門一看,里頭放著一條手巾,粉、胭脂、梳、蓖等等,凡女子理妝時需用的東西,無不應有盡有.這個匣蓋尤為精巧,放下來時既可當做扶手,待到揭起來.立刻又變為一方狹長的鏡子。

    歐陽爵笑道︰“可見蓉郡主有多愛美.她雖在途中,也可盡情的打扮.不必擔心被人看見。”

    歐陽暖軒一軒眉.淡漠道︰“凡事有所得,必有所失.蓉郡主最重要的便是容貌才情和太後的寵愛.除此之外她並無依仗,自然是要費心些的。”

    歐陽爵聞言一愣,半晌唏噓道︰“郡主出身高貴,居然也要汲汲營營,可見沒有人是完全自由的。姐姐.你今天把馬車讓給陳蘭馨.也是不想與她正面沖突吧。”

    歐陽暖平靜道︰“不僅因為如此,我總覺得 一今天的氣氛不同尋常。

    歐陽爵臉上露出奇怪的神色,怔了半晌道︰“不同尋常?姐姐說的意思是——”

    “相處十年,你該知道咱們那位繼母是何等心性,自從歐陽可踱了足.她心里就該將我恨透了.可是時至今日都隱忍不發.剛才上車前.馨表姐特別提醒我說.近日林氏與二舅舅頻頻傳信,來往十分密切。”

    “姐姐,他們是親姐弟,往日里也多有勾結,自然是經常通信的.你會不會是多慮了。”

    歐陽暖默然思索片刻.修剪良好的指甲輕輕劃過匣上的彩緞,道︰“若是平常.我倒也不會持別懷疑,只是大公主宴請歐陽家夫人小姐.祖母卻扣下了她們母女.依照林氏的性格.不鬧個天翻地覆,她會甘心嗎?可是直到我們出了門都平安無事,她甚至沒有派人來問一聲.你不覺得很奇怪?”

    “姐姐,你是說她一直隱忍不發.是另有圖謀?”歐陽爵看著歐陽暖的眼楮,突然覺得一陣了悟。

    “林氏若是豺狼,林文淵就是猛虎.此人藏錦刃于無形,心機深沉可怕,是比林氏更難纏的人.大舅舅從前數次與他交鋒都險些吃了他的暗虧。”

    歐陽爵輕笑︰“姐姐.哪里有你說的那樣可怕,林氏的確厲害,可是在你身上她終究也沒佔到多少便宜不是?”

    歐陽暖倏然收斂笑容.正色道︰“對于林氏,我一直事先防範.謹慎小、心,所以先機掌握在我的手中,她才討不到便宜。但是你要知道,她之前不過是因為歐陽可之事一時亂了方寸.現在恐怕已經清醒過來,一旦她化明為暗.我們才是防不勝防。”

    歐陽爵問道︰“那依姐姐看.這一次她會用什麼樣的計謀呢?”

    歐陽暖嘆了口氣︰“剛才我仔細想過,這一條回京的路,經上湖、閘兜、後山、岱邊、珠湖、佑林、坑田、東渡、玉田、觀音亭、蕉嶺、三山、東林等村,都是官道.人貨進出甚為頻繁.可以說是相對安全,但是過半個時辰.我們會經過一處拐道,那里是新修的驛道梅江浦,嚴格意義上來說.還未歸入官道的範圍.如果她在那里動手.只怕我們——”

    “動手?姐姐,你是說她會在歸程中向我們下手?她一個女人哪里有這麼大的能耐?”歐陽爵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楮.額前滲了一層薄薄的冷汗。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你說的沒錯,林婉如雖然是吏部侍郎的夫人.到底是內宅婦人,行事多有不便,但林文淵是兵部尚書,就大為不同了。”  歐陽爵連連搖頭.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道︰“不.我不信他會膽大妄為到調動乓馬司……”,

    歐陽暖輕輕嘆息了一句,道︰“誰說他會動用兵馬司了,若無聖上許可.他一個兵部尚書哪里來隨意調動兵馬的權力.你該仔細想想,對付咱們他需要冒那麼大的險嗎?根本沒有必要.若我是他,只要讓一些地痞無賴或者乓痞裝成劫匪,搶了咱們的馬車.殺了人再搶走財物.別人只會以為是意外,絲毫也不會想到他們身上去,你說這豈不是兩全其美……”

    “姐姐.這可是京都城外.天子腳下,我就不信他們有這樣的膽子”;  “自古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們手中有了銀錢.自然會有人願意賣命,只要他們找對了人,自然能做成事。況且……”;歐陽暖望著車廂上的雕花暗格怔怔出神,輕輕道.”縱然以後抓住了人,你焉有性命去指正?”

    “他就不怕我們預先猜到,抓住了人盤問出幕後主使?”歐陽爵細細思量後.覺得歐陽暖說的頗有道理.但卻還是覺得無法相信。

    歐陽暖眉目清淡.如含煙一般溫潤.微笑道︰“傻孩子.一切事情他都不會親自去做,自然有人為他辦得妥妥當當.你縱然真的抓住了人.又能問出什麼來?”

    紅玉正拿起一把小銀剪子絞下桌上燃著的蠟燭上烏黑的燭芯.听到這話手一拌,心中委實害怕,回頭道︰“那小姐,咱們該怎麼辦?”

    歐陽暖伸出發涼的手.拍了拍紅玉的肩膀.徐徐道︰“這就是我同意與那陳蘭馨互換馬車的原因。”

    紅玉的雙眸微微一亮,道︰“那馬車上有歐陽家的醒目標記,若是他們真的派人伏擊,只怕會以為那里邊坐的才是小姐。”

    歐陽暖輕聲嘆息.道︰“我原本不想牽連他人.可是陳蘭馨的確逼人太甚,今日是她非要搶去這輛馬車.並非我故意送給她.甚至我還再三讓她考慮清楚,她卻半點也沒有猶豫。”

    歐陽爵”呀”地一聲,只覺掌心發涼”惶然失聲道︰“那豈不是讓別人替我們去死”...”

    歐陽暖輕輕的一笑.在他額頭上輕輕戳了一記”,傻瓜.姐姐不會故意害人的,你看到武國公家的三十名護衛了沒有.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跟咱們家的護衛完全是兩碼事。你覺得兩相時壘,誰比較吃虧?陳蘭馨自己非要霸佔那輛馬車,我不過是借她擋一擋罷了。”

    “擋一擋?”歐陽爵看著歐陽暖.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歐陽暖唇角含一絲似笑非笑之意.悠悠道︰“這一次他們之中或許有認識我們的人,只要陳蘭馨一露面就會被人發現,況且我們的馬豐並未耽擱多久,與陳蘭馨也不過是一前一後的功夫.他們說不準會寧可殺錯一千也不放過一個……”

    “姐姐.我們繞道好不好?”歐陽爵急切地問道。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他既然有所準備.自然會堵死你的全部後路.其他路上必然也有埋伏.你當他們是跟你鬧著玩嗎?”看歐陽爵面色凝重.她聲音沉靜如冰下冷泉之水”,爵兒.他們要的是你的命.並非是我的.你明白嗎?”重生之高門嫡女

    歐陽爵目光灼灼.眼中還有一絲疑惑,歐陽暖嘆了口氣.輕聲道︰“他們若果真伏擊.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殺了你.卻不會殺我.你可知道為什麼?

    歐陽爵沉思片刻,很快想到了關鍵之處.心口僵了一僵.幾乎就要忍不住變色︰“因為.林氏恨姐姐遠甚于我。”

    “沒錯.我一個閨閣千金.歸程途中遇上劫匪,這名聲也徹底毀了.她會留下我這一條命.活著承受一輩子的折磨。”歐陽暖像是在說一件極為平常的事情.聲音沒有絲毫的恐慎.只是帶著一種冷靜的漠然。

    歐陽爵強壓下喉頭洶涌的哽咽和悲憤,靜靜道︰“她一定想不到,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竟然是姐姐。”

    了解?歐陽暖心里有灼灼的滋痛.仿佛燃著一把野火.她看了看自己的一雙潔白的手,這雙手,未必是干淨的。重生而來.她不再是那個曾經溫柔而善良的歐陽暖了。她早已向上天立下誓言,哪怕是踩著旁人的鮮血.她也要保護好爵兒,好好地活著。

    “若是這次能平安回去,我一定要告訴祖母!”歐陽爵恨恨地說道。

    “告訴她?她只會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一旦真的與林氏徹底撕破臉.我反倒不能肆意壓制她.否則一旦傳到外人耳中.難免以為我忤逆不孝。”歐陽暖支頤合眸”,爵兒,有林氏在家中.我們不得不如履薄冰,加倍小心。何況她的靠山.是我尚無十分把握能駁倒之人。”

    歐陽爵抬起頭看著歐陽暖.很快垂眸不語.輕聲道︰“我知道了。”  “所以雖然我們換了馬車,也定要一切小心。、,

    歐陽爵用力點一點頭.目光暗藏深深的恨意,隱如刀錦.”但咱們不能輕縱了那些算計咱們的人。”

    歐陽暖暗暗把心頭那尖銳的恨意無聲無息地隱忍下去.只留下臉上淡淡一點笑容,道︰“你慢慢看吧。”

    馬車又行駛了一會兒,從外面傳來一陣喧嘩之聲,就听見車夫猛地一拉韁繩.馬兒長長嘶叫了一聲.陡然一停.就在這時候,他們突然听到外頭傳來了一聲厲喝。

    紅玉听出是陳蘭馨的尖叫聲.幾乎是下意識地掀開了車簾,外面已經亂成了一團.夾雜著一聲驚天動執的慘嘶.似乎是重物落地的聲音.緊跟著又是一聲暴喝和一連串的哀鳴。順著那聲音的方向望去.卻看到一陣陣的寒光閃閃。

    紅玉看到,頓時倒吸一口涼氣。數條人影手持利刃.徑直朝他們前頭的那一乘馬車撲了過去.而前面的馬車因為沒有防備.趕路的馬都已經被對方的鋼刀砍死,砰地倒地,血流了一地,馬車左右的護衛們這才猛然驚醒,與那些突如其來出現的人打成一困。一般匪人只憑強攻,護衛們單打獨斗或許不及他們.但只要人多.要守住也並不太難。可這回的匪人卻是早有預謀.進退整齊,進攻之時也有章有法,護衛們大為意外,拼死抵抗,一時之間僵持不下。

    “小姐,他們真的來了……”紅玉向外看了一眼.嚇得魂不附體,此時的聲音中不免帶著幾分哭腔。

    “姐……”歐陽爵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他雖然心中早有準備.卻在當真看到這種情景的時候,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歐陽暖冷冷看著,目光之中閃爍不定,輕聲道︰“所有人都不許輕舉妄動,听見沒有!”

    “姐姐.我們不去幫忙嗎?”歐陽爵心中一頓.幾乎停擺。

    歐陽暖看了一眼那里的局勢.輕輕搖頭,道︰“武國公府的護衛最少也能堅持半柱香的時間,而且他們將馬車守衛的很好,陳蘭馨小姐也會無恙。如果我們現在派人過去.只會為自已引來匪人,我們這里的護衛只有十個人,你根本不知道他們究竟有多少人!你當真想要命喪當場嗎?”

    “難道我們要眼睜睜看著?!”歐陽爵咬著嘴唇,目中閃爍不定.從道義上說,他于心不忍.可是姐姐的話.他不敢違背.只能望著歐陽暖.等待她的最終決定。

    歐陽暖看了一眼,道︰“你的弓箭,可帶來了?”

    歐陽爵一愣.道︰“我今天確實帶了,本想向表兄請教,可他沒有來……但現在弓箭又有什麼用?”

    “他們遲早會發現找錯了人.我們不可坐以待斃.你馬上將弓箭取出來,紅玉.你听我的吩咐!”

    紅玉雖然身子還在顫抖,卻相信地望著歐陽暖,等著她的指示。

    那邊還在不停地廝殺,沒有人注意到,不遠處的地方一道火光直沖雲霄,遠遠的望去,只見星星點點的火光直騰上去,像是一道譏號。

    “姐姐.現在我們怎麼辦?”歐陽爵放下了弓箭.這才發現手心一片濡

    濕.自己後背早已濕了一片。

    歐陽暖黑幽幽的眸子中攢起清亮的光束︰“等。”

    只能等,希望有人發現,可是會有人真的發現嗎?此情此景,此時此刻,歐陽暖不知道前面馬車里的陳蘭馨有沒有後悔,她只知道,自己無路可退,不能後悔。若是沒有爵兒在馬車上.便是陳蘭馨再刻薄,她也不會將馬車讓給她,一切只由她自己承擔.然而有爵兒在這里.她必須狠下心腸.讓陳蘭馨為他們擋上一擋!

    就在此時.歐陽爵突然驚呼一聲道︰“姐姐,你看!”

    歐陽暖定神一看.卻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先是一個人突然爬上了車頂.護衛追上去一刀砍下去,接著兩個丫鬟竟然扶著一個渾身珠光寶氣的小姐下了馬車,拼命向外奔逃.那不是陳蘭馨又是誰!她真是慌了神嗎.這個時候必須在車里呆著.怎麼可以出來!真是蠢貨,歐陽暖咬住嘴唇,看著那三人在人群中連聲尖叫.似乎受了天大的驚嚇.她冷聲道︰“讓我們的護衛全都去幫忙!”

    “姐姐——”歐陽爵看著歐陽暖.眼皮灼然一跳.似被火苗燙了一般.不由自主咬住了嘴唇。

    “小姐,不可以,這些人都是要留下保護您的,”紅玉听了.心里只覺得一層一層發涼!

    “快去!“歐陽暖語氣中卻有一絲壓抑的鄭重,帶著一種不可阻擋的決然。

    “是!”歐陽爵快步下了車.吩咐後頭的侍衛全部上去幫忙。

    突如其來的十個人雖然並非多大力量,到底是一份助力,再加上領頭的侍衛听了大小姐的命令,大聲呼喊著說援兵馬上就到.對方很是驚慌失措了一陣子,可是片刻之間.從黑暗之中涌出的,對方的人越來越多……”

    陳蘭馨眼尖,望見了這邊的馬車.飛快地要往這邊過來.一個人突然跌倒在她腳底下,渾身鮮血淋灕的,頓時嚇得她一連串的驚呼.四下胡亂躲避。誰知迎面卻突然撞上來一個人,丫鬈雖然嚇得渾身發抖.卻還是大聲斥道︰“走開,走開!”

    那人撲上去一把抓住陳蘭馨.將她身上的翡翠腰帶硬生生扯了下來,然後趁著場面混亂,低頭貓腰逃竄而去。

    武國公府的護衛瞧見了,大聲斥道︰“快抓住他?!”然後趕緊帶了人過來.結果還是讓那人跑掉了。護衛們拼命護衛,才勉強帶著陳蘭馨向歐陽暖所在的馬車來了.歐陽爵趕緊上去接應,幾個人七手八腳將陳蘭馨扶上馬車,她卻已經是嚇得魂飛魄散.釵環散亂.撲倒在歐陽暖的腳下.渾身都在發抖。

    歐陽暖趕緊將她扶起來.“蘭馨小姐沒事吧?”

    陳蘭馨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嘴唇都在顫抖.臉上更是一絲血色都沒有,只知道一個勁兒地搖頭。

    歐陽暖心中嘆息.解下身上披風將她裹好.目光又看向車窗外.本來還無事,可是經過陳蘭馨這一鬧,那些人已經發現了自己這邊的馬車,直奔著這里而來了!護衛們雖然也拼死在前頭擋著,可是看情形,卻連一盞茶的功夫都阻擋不了了!

    突然听到菖蒲大喊道︰小姐.後面也有人過來了!”歐陽爵攥緊手上的弓箭就要跑出去.歐陽暖一把拉住了他.厲聲喝道︰“不許輕舉妄動,“  如果後面真的是敵人.姐姐只會遭遇比自己更深的屈辱.”...歐陽爵望向自己的姐姐.目中隱隱有淚光閃動.終究狠狠心掙扎開了,直接跳下了馬車.直奔後面而去……

    “爵兒!“歐陽暖心中惶急.可是守在前面的紅玉突然驚叫一聲︰“小、姐!”歐陽暖一回頭,卻見到一把冰冷的刀迎面劈下來.車門幾乎是完全被斬開了來.車簾被刀砍得亂七八糟,寒風無遮無攔地灌了進來。紅玉要擋在前面.卻被人猛地一拉扯,整個人大呼一聲.突然捧下馬車!

    陳蘭馨尖叫一聲.反應無比迅速地將歐陽暖猛地一推,眼看就要撞上那把鋼刀,歐陽暖側身一避,撞上了旁邊的窗沿,鋼刀落了個空,那人殺紅了眼,目光狠戾,上來又要砍下一刀,歐陽暖的心上猛地一震.電光火石之間.卻是一陣火熱的血噴出來,灑了一地.那人的喉管上竟然插了一支利箭,整個人再無支撐,轟然倒了下去毗

    歐陽爵焦急的臉在馬車邊出現,他一把拉住歐陽暖的手.緊張道︰“姐姐.你沒事吧!“

    歐陽暖的胳膊隱隱作痛,未免他擔憂.口中卻若無其事道︰“好在你來得及時,我沒事。”

    “我們有救了,後面來的人是 “

    明郡王的聲音從馬車一側響了起來︰“放箭!”

    破空之聲大作,十來支箭飛來.那幾個想要攀附馬車的匪徒身上,每個都中了兩三技箭。明郡王的騎兵,在馬上也能發出這般準頭的箭來,有幾個匪徒雖然中了箭.卻不曾斃命,仍要沖上前來.黑衣騎兵拋出繩因,正套在那些人頭上.那幾個人發出尖利的嚎叫.一下被拉得筆直.在地上拖了出去  就在此時,原本與護衛纏斗的人紛紛向這里跑過來,人數還很多.領頭的金良從懷中掏出一個黑色的圓珠.猛地擲向那群人。那群人還不曾見過這種東西.居然閃也不閃。只得“轟”一聲.圓球在那些飛奔過來的人群中炸開.草皮土塊也被炸得紛飛。那些人好象也驚呆了.竟然動也不動,這時金良又扔出了一個,又是一聲巨響。

    “那是什麼!”從地上爬起來的紅玉顧不得身上疼痛,驚得目瞪口呆。

    歐陽爵輕聲道︰“是明郡王軍中的火雷彈,听說此次與南蠻軍隊的戰爭能夠大獲全勝.火雷彈功不可沒.這一種,應該是威力最小的.只做震懾之用。”

    不過片刻.那些匪徒死的死,逃的逃.余下的也都例在地上不能動了.明郡王下了馬,走上前來.看見歐陽暖坐在蓉郡主的馬車中倒沒有露出什麼奇怪的表情.只是沉聲道︰“沒事吧?”

    對于救命恩人,歐陽暖本可以露出更親切的笑容,或者表現出柔弱者被營救後的喜極而泣.可是看到這人狹長上挑的眼楮.長長的睫毛.薄削高挺的鼻粱,和過于冰冷的表枷 “

    “多謝明郡王伸出援手,我們都沒有什麼損傷。”肩膀上明明有尖銳的疼痛,幾乎要逼出眼淚來.歐陽暖的頭卻微微一揚.生生把眼眶中的淚水逼回去.聲音鎮定地回答。

    “那就好 …”明郡王點點頭,今天的宴會後.大公主特意留下他商議一些事情.所以他才最後一個離開.只是歸程途中突然看到天空之中升起火箭,所以才會策馬奔來,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這一幕。

    這樣看來.那道突然升到天空的火箭.也是用來求救的,他深深看了歐陽暖一眼.道︰“這些人看樣子不像是普通的劫匪。”天子腳下.哪里來的劫匪?更何況今天這條官道上都是貴人的馬車.普通劫匪哪里有這樣的膽子敢來找麻煩

    手臂疼的已經麻木了.帶著清冷錦利的害裂般的疼痛.像有細小的刀刃在害.歐陽暖只覺得刺刺的汗水涔涔地從臉龐流,膩住了鬢發.然而她的臉上卻凝著一朵若有若無的微笑.淡淡道︰“這一點,我們也不知道.只怕要勞煩郡王操心了。”

    明郡王看著她的笑容,已經聞到了空氣中那一絲揮之不去的洶涌著的血腥氣味,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這話的意思是.歐陽小姐要讓我把人領回去?”

    歐陽暖輕輕蹙了眉,道︰“或者我們送去衙門也可以,只怕京兆尹大人不敢收…“

    明郡王點點頭,剛要說話,卻看到陳蘭馨一臉驚慌失措地抓住他的袖子,長長的貓眼銀殊耳墜的流甦細細打在他手上.微微的發涼︰“郡王救我!

    明郡王冷冷望了她一眼,一把拂去她的牽絆.冷道︰“還不扶住你們小姐。”旁邊的丫頭一直呆愣著.這時候才醒悟過來.猛地撲過來扶住陳蘭馨。

    歐陽暖望著他,卻見他目中的光色一沉.盡染了黑夜郁郁之色。

    “我會將諸位送到府上,並會派人解釋清楚.請你們放心口“明郡王淡淡道,轉身自去吩咐,再不看她們一眼。

    這話的意思是.明郡王願意擔著這救美的名頭了,歐陽暖微微一笑.這樣最好.出事的到底是歐陽家的馬車.但有了明郡王的保護,自己逃脫升天自然是名正言順的,只是……會招惹更多的嫉妒,然而這結局,已經比自己預想的要好了許多。

    一回頭.卻看見陳蘭馨冷冷望著自己.她的目光審視而疑慮。

    時間一點一點平靜的流逝,那樣靜,鴉雀之聲不聞。

    陳蘭馨目光中皆是復雜神色.嫉妒、厭惡、懷疑.一瞬間五味雜陳,她口中喃喃道︰“今日之事,你是不是早已知道……”

    歐陽暖神情平和恬淡.冷淡盡數流露在眉梢眼角.慢慢道︰“姐姐莫忘了,是你非要我歐陽家馬車的。”

    陳蘭馨愣了半響.神情似乎蒼茫難顧.她迫視著歐陽暖.幾乎是沮喪到了極處.終于伏在地上,失聲痛哭。

    題外話

    ……明郡王救個美都這麼麻煩。

    話說陳小姐這悲催不是自己找來的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68 路上遇襲千鈞一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68 路上遇襲千鈞一發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