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國色美人各有芳華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爵兒.里面如今多是女客,你去花園里走一走吧.待會兒姐姐來找你。”經過剛才的事情,歐陽暖已經能夠放心讓歐陽爵單獨一個人了。

    歐陽爵點點頭.還有些心不在焉的.歐陽暖知道他剛剛見到心中崇拜的大英雄.只是沒想到英雅居然如此年輕俊美.還有點回不過神和.”也許在這個孩子的心中.明郡王就該是三頭六臂的吧……歐陽暖想了想,不由自主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她讓小廝陪著歐陽爵離開.自己帶著紅玉、菖蒲等人隨引路的丫鬟進了花廳。

    大公主還未來.大廳其它客人早到了,一個個衣衫鮮亮.花容妍麗.團團圍坐.歡聲笑語中.見得歐陽暖進去,一時靜了一靜.有幾位夫人早看著歐陽暖,竊竊私語道道︰“這是誰家的女兒.好標致!”

    歐陽暖恍若未覺.去尋侯府眾人的身影.見沈氏和林元馨並蔣氏母女坐在另一席.林元馨正對自己微微招手.面露笑容。

    “你這孩子.這麼一打扮,真是和你過世的娘親很相像。”沈夫人似是一怔,回過神來有些感嘆。

    沈元馨一身激灩綠色長裙,梳一個流雲髻,額上貼一朵瓖金花鈾,耳上的綠寶耳墜搖曳生光,氣度十分的雍容沉靜。她站起來拉住歐陽暖道︰“適才我們還說.听說公主今年也給歐陽府上下了帖子.就是不知道二姑母會不會讓你來……”她說著.止了後面的話.只笑道︰“好在你來了。”

    林元柔此刻坐在一旁,穿一色縷金百蝶穿花桃紅雲緞裙.頭上紅翡滴珠鳳頭金步搖的流甦輕輕垂下.恰如一枝紅艷艷的桃花.原本她自以為才貌雙全,更兼費足心思打扮過.此次一定能壓過眾人.這會一瞧歐陽暖的模樣,只覺心口如有一只爪子在撓著.分外難受。一時之間,連笑容也勉強起來了.道︰“怎麼不見二姑母和可兒妹妹?”

    歐陽暖臉上微微笑著.恰似破雲而出的溫暖日光.明媚間照耀滿堂春光︰“娘身子重.再加上妹妹久病未愈.她心里放心不下.便讓我和弟弟來了。

    蔣氏的眼楮里劃過一絲冷笑,口中淡淡道︰“暖兒當真是識大體,會說話。”

    歐陽暖抬起眼瞼,謙虛道︰“二舅母過獎了。”

    林元馨拉著歐陽暖坐下,輕聲在她耳邊道︰“暖兒妹妹,別人都在看你呢!”

    歐陽暖微微笑道︰“不,他們是在看侯府漂亮的千金們。”

    林元馨笑了.道︰“妹妹不必謙虛.別人都精心打扮過.誠心要來爭奇斗艷的,妹妹身上沒有什麼金銀珍寶之類的華麗飾物.反顯得綽約多姿、淡雅飄逸.有如青娥素女.難怪別人這樣盯著你。”

    歐陽暖望進林元馨眼中.卻只見一片坦誠.並無一絲嫉妒之意,不免笑道︰“我看不然.也許他們是听說了那個傳言,都要一睹侯府小姐的風采,生怕將來就瞧不見了……”

    林元馨臉上一紅,美麗的容貌平添三分艷麗,輕聲道︰“連你都拿我玩笑。”

    歐陽暖望著她女兒嬌態,不免嘆息︰“皇長孫的確是好,只是姐姐也要有心理準備……”

    林元馨的笑容黯淡下來,表情卻帶了一股平靜.刻意壓低聲音慢慢道︰“妹妹,你想說的.姐姐都明白.其實.”...娘也對這一門婚事並不歡喜。”

    “姐姐這般容貌家世、人品才學.大舅母自然想要給你挑最好的郎君。

    林元馨一愣.眼因不由自主有些發酸,她眨了眨眼楮.強作出一絲微笑︰“榮華富貴,皇室尊榮,我求的卻不是這些。”

    歐陽暖很明白對方的心意,她曾經也是這樣想的.不要榮華富貴.不要高貴門庭,只要嫁這世間上待她最真心的男兒,和他結成連理平平安安白首到老.便是章福了,然而,甦玉樓那樣輕易辜負了自己。歐陽暖垂下眼楮.掩住了眸中的冷光.皇長孫是太子的繼承人,將來極可能坐擁天下.卻未必是天下間最好的男兒。至少,他不能專心待一個女人.馨表姐這樣柔弱的女子,終究是要陷入一群豺狼的爭斗中去.將來未知結局如何……

    就在這時候.一張嫩嫩的小手攀上歐陽暖的裙擺.不滿兩周歲的小女娃.一雙小胖手用力擎著歐陽暖的衣服.用奶聲奶氣的嗓音.親切地喊︰“姐姐!”

    歐陽暖心頭一顫.低下頭去看著眼前嫩的像是豆腐一樣的小女娃.露出吃驚的神色。

    “這是雪兒。”林元馨笑著解釋道.”娘如今將她帶在身邊養著。”

    林元雪,歐陽暖臉上的笑容變得驚訝了,這個孩子是大舅舅的庶女,往日她一直沒有見過,只知道這是大舅舅一個通房所出,倒是沒想到竟然是個這樣玉雪可愛的孩子。

    這個長著紅潤的圓臉蛋、眼珠烏黑的漂亮小娃娃.突然張開兩只小手.喊道︰“姐姐,抱抱!”

    大家愣住了.歐陽暖也是一怔.因為赴宴.所有人都是一身的華服.就連沈氏都只是讓媽媽代為抱著孩子.要是自己真要抱孩子.衣服會引起褶皺,待會兒別人見了難免會覺得禮數不周。

    林元馨輕輕拍了雪兒一下.說︰“不要鬧!”

    歐陽暖的驚訝不過是一瞬間,卻很快伸出雙臂,把林元雪接在自己懷中。孩子的直覺是最準確的,她能很清晰地判斷人們時他的態度,是真喜歡她還是假裝喜歡她.或者是厭惡她。林元雪偎在歐陽暖懷中,全身貼在她香噴噴的身上,雙手緊緊摟住她的脖子.一張嬌嫩的小臉親親地貼到歐陽暖的面頰上。

    懷中一團溫暖、嬌嫩的小身體,脖子上繞著兩條柔軟的小胳膊.面上貼一張散發著溫暖的奶香的小臉蛋.這一切.表示著絕對的信賴和無比的依戀,除了弟弟,這世上再也沒有與自己血脈相連的孩子,歐陽暖從未體會過這種感覺,不免發自真心的微微笑著,輕輕拍拍雪兒的後背.十分愛惜。

    這位歐陽大小姐居然真的伸出手去抱一個孩子,毫不畏懼被這孩子弄皺了衣服……人們瞪大眼楮望著他們倆,驚訝得說不出話,就在這時候,大公主到了,她看到這一幕,臉上卻升起一種極端復雜的神色。重生之高門嫡女

    眾人見到大公主.紛紛起身上去行禮。

    “都去花園吧。”大公主淡淡說了一句.快步向外走去.像是身後有什麼人在追趕她一樣.陶姑姑擔憂地望了她一眼.心中升起一種憂傷.大公主想必又想起了去世的小郡主了……每次看到歐陽暖,大公主似乎都會想起那位郡主.引起傷心的事情,然而她卻還是給歐陽暖下了帖子,這兩人之間.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緣分。

    花園里早已擺好了宴席,大公主領人往園子里走。

    園子里百花籠在一片明亮的晨光中,呈現各種鮮艷的美態。隨著腳步聲,一群丫頭先進了園子.數名花匠在花海中擺弄一會,看看整齊安妥,這才各自退下了。

    大公主舉辦宴會.歷年來除了各王府的世子郡王.公侯府的公子少爺.還有當朝狀元榜眼探花在場.當真是風流齊聚、權貴雲集.乃是京都難得一見的熱鬧,人人均十分期待。

    這一年的賞花宴也是如此.除皇長孫有事未能出席外.燕王府明郡王肖重華,泰王世子肖天燁.晉王世子肖凌風,周王世子肖清弦.允郡王肖清寒,楚王世子肖皚山.齊王世子肖子棋.魯王世子肖漸離.蜀王府永郡王肖月明都各自代表其父出席。這些皇孫貴冑均是身穿華服,個個年輕俊美之極.又各有各的氣度,此時齊齊在場.一時滿堂華彩,令人不敢直視。

    花園里.男賓離女賓的位置刻意保留了一些距離.不遠不近.恰好遙遙相望。按照慣例.便是兄弟姐妹.男女也是要分席而坐的.所以歐陽爵被安排在男賓那一邊,歐陽暖則陪著沈氏她們。

    鎮國侯府兩位公子皆未到場.歐陽爵便獨自坐在一邊.只見滿座個個都是尊貴之極的人物,又看場面十分有趣,心里也覺得熱鬧歡喜。

    忽見一個華服少年走到自己身邊,低聲說道︰“歐陽公子,那邊和鎮國侯夫人坐在一起的是你的姐姐嗎?”

    歐陽爵一時不明他話中所指,又見他衣飾華貴,尤其是一雙眼楮,又大又亮,撲閃撲閃.便轉頭向女客那邊望了一眼.卻見到幾個少女都坐在鎮國侯夫人身邊.一時眼花繚亂,不免問道︰“您說的是哪位?”

    少年笑道︰“那個一身天水碧衣裙,胸前釘一顆白玉扣的姑娘……”.

    歐陽爵嚇了一跳.道︰“啊!那的確是我姐姐歐陽暖。”

    少年喜笑顏開.正要套近乎,腦袋上卻吃了一個爆栗︰“清寒,你又打什麼鬼主意!要是還給我胡鬧,姑姑的宴會.從此再也不讓你來了。”

    肖清寒不高興地模了摸腦袋,對敲打他的那名較為年長的儒雅少年埋怨道︰“哥.我就是問問,哪里胡鬧了——”

    “少來.你一見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動路,快回你位置上去。”

    歐陽爵一怔,這一對兄弟莫非就是周王世子肖清弦和允郡王肖清寒麼?這麼想著.卻見到肖清弦抱歉地對自己一笑,接著將少年狠命一扯.兩人這才入了座。

    肖天燁從另一桌過來.笑眯眯的遞過來一杯酒.歐陽爵不善飲酒,更沒想到時方竟主動遞給自己酒杯.卻不能當眾拒絕,只能勉強喝了一杯.說道︰“世子.從前有些事情.是我太莽撞.還諸你多多原諒。”

    肖天燁拍掌笑道︰“好!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歐陽公子果真精進不少.”

    歐陽爵低下頭,心道姐姐所言果然如此,這位秦王世子性情暴虐.喜怒無常,剛才還一臉怒容,轉眼卻言笑晏晏,當真是不可捉摸,是需要敬而遠之的人物。

    那邊被拉回座位的肖清寒笑道︰“這位歐陽公子.好像以前沒有見過呀,”

    歐陽爵連忙回答道︰“是,這次是第一次得到大公主的帖子。”

    他這樣坦白,倒顯得一番赤子之心,引得剛才沒有注意他的幾位貴人一起向他望過來。

    大公主的帖子自然千金難求.肖清寒哈哈一笑道︰“你真好玩,說話這麼老實!”

    歐陽暖曾經提醒過歐陽爵.凡是不知道的問題或者不好回答的問題.不如裝傻充愣或者實話實說.反正這些貴人都是人精,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不能討人喜歡,至少不招人討厭,無功無過即可。

    歐陽爵想到姐姐的捉醒,臉上便有些赧然之色。

    肖清寒又問道︰“你家姐姐以前也從來沒見過呀!”他話音剛落,忽然低聲慘叫.說道︰“肖月明你這只豬,你踩我做什麼?”

    被點到名的永郡王肖月明生得面如冠玉、目如朗星.他淡淡一笑道︰“歐陽公子,我可要提醒你,我們這位允郡王可是出了名的喜歡美人,你可千萬不要透露歐陽小姐的什麼消息給他,否則被他盯上可是麻煩事!”

    “你壞我名聲!”肖請寒炸毛,眼楮睜得老大,向肖月明撲過去.肖月明一手架住.歐陽爵見到他們二人身份尊貴.居然也鬧成一團,忍不住微笑。

    肖清寒見歐陽爵在笑.便放開了肖月明,轉而笑道︰“我為人善良,宅心仁厚,風評又好.歐陽公子公子不必緊張.只要你給我介紹一下你的姐姐認識就好了 “

    肖月明強忍笑容,正色說道︰“允郡王說的是.只是你每次看到美人就會把君子風度都忘了.發揮你那纏人的功夫把人家美人追的到處跑!你忘了,蓉郡主一看到你臉色就黑了.”.”哈哈!”

    “哈哈!蓉郡主是個大美人沒有錯.就是太裝腔作勢了呢,需知道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終有一天會有比她更美貌多才的女子!到時候她這京都第一美人的稱號還能保得住嗎?”肖清寒眉飛色舞地說道。

    肖月明冷笑道︰“京都這些小姐們,如武國公府蘭馨小姐,南安公府明熙小姐.威北侯府碧瑤小姐,崔翰林府幽若小姐等,都是才美之名在外的京城名娛.你今天也都瞧見她們了.哪一個能和蓉郡主比肩的?你倒是在京都找出一個比她更出色的我看看?”很顯然,肖月明是蓉郡主的忠實擁護者。

    肖清寒嗤笑一聲道︰“你自己去看看,那不是就有一個!”他指著對面的歐陽暖.道︰“我敢說.她一定不比蓉郡主遜色!”

    肖月明睜大眼楮,仔細盯著對面的歐陽暖看了半天.的確找不出一絲可挑別的瑕癥來.一時語塞.最後勉為其難道︰“她麼?年紀太小了吧。”  肖清寒表示不屑.反而對歐陽爵道︰“我看你姐姐極出色,就是年紀太小了,你讓她好好努力.認真地長,將來一定超過柯蓉!”

    姑娘家的成長又不是種菜,居然說好好努力.認真的長……這群皇孫當真是匪夷所思。歐陽爵素來知道自己姐姐美貌.偶有出門都會引來許多百姓圍觀.卻並沒有意識到歐陽暖在京都權貴之中也能引起這樣多的議論.但是他能敏銳的意識到.這位允郡王只是玩笑,並無惡意.所以臉上只是笑道︰“郡王的好意.歐陽爵一定轉告家姐。”

    肖清寒還沒說話,秦王世子肖天燁卻冷笑一聲,道︰“只怕允郡王沒見識過這位歐陽小姐的厲害呢!見識到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歐陽爵淡淡垂下眼,當做沒有听見這句挑釁的話.反而肖清寒淡淡道︰“怎麼,秦王世子見識過?”

    肖天樺看了歐陽爵一眼,微笑道︰“總比你這樣一句話都沒說過的陌生人要熟悉。”

    肖清寒把臉一沉,就要發怒.肖清弦卻已經拉住了弟弟.微微搖了搖頭,肖月明臉上的笑容也淡了,他們之中有一種奇怪的,刮拔弩張的氣氛在流動。

    就在此刻,歐陽爵卻听見上首一直沉默低頭喝茶的明郡王道︰“宴會要開始了,各位請安靜些吧。”

    聲音淡淡的.卻帶著一種奇異的震懾人心的力量.原先的那氣氛一下子就凝滯了.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只有肖天燁的聲音依舊帶著一絲冷漠︰“怎麼.明郡王這是舍不得蓉郡主被人議論.還是對歐陽小姐別有興趣?”

    肖重華淡淡瞥了肖天燁一眼.似笑非笑的神情令人突然心驚,縱然是肖天燁,都被他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壓迫氣勢給震了震。

    良久無言。

    一旁的肖清寒摸了摸鼻子.低聲道︰“為啥我覺得重華哥最近幾年越發可怕了啊——”

    這里的男賓在議論.那邊的女客們自然也將目光時不時投向這里.所有人的目光.無一例外都盯在明郡王的身上。

    他穿著袖。藏青紗滾邊的銀色常服,一點深紅的單衣,腰間深紅博帶.披風上是大幅的鳳雀古紋刺繡.頭上僅束白玉的發冠.從歐陽暖的角度,可以看到時方英俊精致得仿佛畫像一樣的側臉.濃密的長睫毛漂亮得不像男性該有的,薄薄的嘴唇唇角微微抿起.看上去很高傲。

    在座的所有公子們都是風流俊俏的人物.可有明郡王在.眾人竟皆宛如陪襯。這世間有人.竟俊美如此……

    歐陽暖當然看見不少名門閨秀仿佛喝醉了酒一般的神情,不由得暗自搖頭,這世上紅粉骷髏最可怕.換了男人也是一樣,甦玉樓一張美男子的皮就蒙騙了自己多年.眼前這位明郡王更是甩出甦玉樓幾條街.還不知要引來多少女子心碎神傷。

    橫豎不過是一張皮罷了.又算得什麼呢.歐陽暖低下頭.嘴角勾起微妙的弧度.似是嘲諷又似是悲憫。懷中的林元雪似乎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情緒.伸出小手來撫摸她的臉.歐陽暖便又微笑起來.引得林元雪好奇的睜大眼楮盯著她。

    這時候,所有人就听到大公主揚聲道︰“光是賞花自然無趣.我持地向太後討了恩典.為大家請來一位貴賓。”說到這里,大公主不著痕跡的看了歐陽暖一眼.似乎十分高興的樣子,歐陽暖卻被這一眼看的起了不好的感覺。

    果然.話音剛落.就看到一個美人兒盈盈從花叢中走了出來.眾人看清眼前的少女,都是一愣,只覺得眼前的人兒太光彩眩目了︰柳眉鳳眼,玉肌雪膚;光燦燦的金步搖綴著點點水鑽.垂向前額,仿佛閃爍在烏雲間的星光;玉色羅裙高系至腰上.長拖到地,鮮艷的裙帶上系著翡翠九龍珊和羊脂白玉環;長長的、輕飄飄的帛帶披在雙肩,垂向身後.更映出那瀟灑出塵的婀娜風姿。

    “公主又拿我取笑”,那個美人微笑道.聲音極為輕靈。

    林元馨愣了愣,打量了一番那個美人,又回頭看了看歐陽暖,暗暗尋思︰暖兒已經是清麗無匹.跟她比起來,卻雅嫩了些,少了幾分風情。

    “她是誰家的小姐?”旁邊一位夫人驚嘆”,真正國色天香了。”

    “她是蓉郡主。”沈氏笑道.林元馨情悄和歐陽暖咬耳朵︰“听得明郡王回京了,沒承想蓉郡主也這麼快就出席賞花宴.果真太後要賜婚的傳言是真的呢。”

    一時眾人紛紛上前拜見。歐陽暖看著眼前這個盛裝少女,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微笑.大公主說要讓她和自己站在一起比一比,倒還真是說到做到.她看了大公主一眼.卻見到對方向自己眨了眨眼楮.頗有深意。

    歐陽暖低下頭和林元雪拉手指玩.半點沒有和這位美人兒站在一起比一比的意思.就听到林元柔在旁邊譏諷道︰“以為自己美貌,看看人家蓉郡主,才當真是艷壓群芳。”

    的確如此.蓉郡主當的這四個字,絕時的艷麗無匹.只是歐陽暖也十分清麗,與她各有芳華罷了。

    林元馨不滿地看著林元柔.淡淡道︰“蓉郡主今年有十六了吧.我們暖兒還未及並,假以時日.只怕比蓉郡主要更勝一籌。”

    林元柔冷哼一聲,別過臉去。

    眾人因著這位美人的出現.驚艷太過,連男賓那里都起了一陣騷動。

    “怎麼.開始後悔剛才大放厥詞了?”肖月明見到自己心中的大美人.十分高興地提起白玉酒杯,添酒笑問。

    “也不能這麼說”,肖清寒反駁道.”蓉郡主的確是艷壓群芳.只是歐陽小姐要是肯與她站在一起比一比.也就未必了。”

    肖月明只當他死撐.笑的更開懷。

    正座上.大公主臉上帶著笑容道︰“蓉兒也不必謙虛,旁人來都為我帶了禮物.只是不知道你要送些什麼?”

    柯蓉臉上的笑容如同明月生輝.道︰“公主殿下.蓉兒來的匆忙了些,沒有準備禮物,便為公主和諸位賓客獻曲一首,未知可否?”

    大公主點點頭,道︰“太後曾與我說過.蓉兒琴到興處.能引來百鳥起舞,百獸肅穆.虎兔共臥.可惜我一直沒能耐下性子好好听過.今日就為大家彈奏一曲吧。”

    “是。”蓉郡主謙卑地低下頭回答道。

    接過身旁的人遞過來的琵琶,柯蓉只盈盈一笑,便素手輕抬,開始演樂.她彈奏的曲子是時下最為流行的曲子清平樂。正因為是大家熟悉的曲子.更能顯示出人的技藝是否達到爐火純青、樂以載情的程度。柯蓉的琴音洋洋流暢,引人入境.使聞者莫不听音而忘音,只覺心神如洗,明滅間似真似幻。

    她秋波輕閃.如蔥玉指重拔絲弦.喝著琵琶聲.輕聲吟唱起來︰桃之天天.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天天,有蔑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天天.其葉芩芩。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這一首清平樂.配上桃天的詩句竟然是這樣的和諧.倒真是意想不到。

    歐陽暖側耳傾听.只覺得那琵琶聲如清泉流過石頭.如碎雨打著芭蕉,如旭日照著晨雪.如明月籠罩滄海;那歌聲如沙漠里響起駝鈴.如竹林中黃鷂在啼鳴.當真是出神入化。

    一曲既終.肖月明臉上的神情越發痴迷.道︰“清寒,這回你沒話好說了吧!這世上還有哪位小姐能奏出這樣的曲子?你說的那位歐陽小姐能嗎?願賭服輸!你要承認蓉郡主這京都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的身份!為她正名!

    肖清寒一雙亮晶晶的眼楮立刻盯住歐陽爵。

    姐姐當然可以!如果換了以往的歐陽爵一定會這樣說.然而在歐陽暖再三提醒他要謹言慎行之後.他深深記住了這句話,所以只是淡淡微笑道︰“我姐姐雖然擅長古琴.可惜與蓉郡主還是無法相比的。”

    肖清寒果然沒話好說,摸摸鼻子不說話了,然而這句話,竟引得一直默然飲茶的明郡王肖重華的注目,在他印象之中,歐陽爵這般年紀卻懂得韜光隱晦,倒也難得了。

    歐陽爵肯退讓.未必人家就願意讓他們退讓。大公主听完了曲子,反倒微笑道︰“果真是天下難尋.只是我听說歐陽小姐也擅長琴曲.不知可否與大家彈奏一首?”

    歐陽暖倒是沒想到自己被點到名.她的手被林元雪拉著.一時之間還有些愕然。沈氏連忙將林元雪帶到一邊去.對歐陽暖使了個眼色。

    歐陽暖輕輕拍拍裙子上的褶皺,從容不迫地站了起來,走到堂下,與蓉郡主僅一步之遙。

    原本還在竊竊私語的人們突然之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眼珠子都一眨也不眨地望過去,歐陽暖一直坐在那里還不覺得,這樣和蓉郡主並肩而立,這才顯出兩人皆是容顏如玉,令人心折。

    蓉郡主當然是明眸皓齒,國色天香,歐陽暖年紀很小.卻已出落的清雅靈秀.楚楚動人,她身穿如雨過天晴般清澈的天水碧長裙,月季花蝶紋織金絛邊,盈盈的縴腰上扣一條流光如潤的琥珀腰帶.風一吹.長裙上的羽紗隨風飄動,煞是好看。

    這邊諸位公子看的嘖嘖稱奇.肖清寒挑眉道︰“怎麼樣.我說歐陽小姐是美人吧!你們竟都沒看出來!”

    誰看不出來!在座的誰都不是瞎子,只是誰都沒像你一樣親。說出來!肖清弦無奈搖頭,對于這個弟弟表示很無奈,瞧他一臉驕傲,不知道還以為歐陽暖是他妹妹呢!只是大公主讓歐陽暖也在人前表演技藝.還不知到底是什麼意思.若說是抬舉她.卻又不該在蓉郡主表演之後,豈不是要讓她當眾出丑?可是看大公主神情,卻又絕非厭惡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這位歐陽小姐如果機智.應當拒絕吧……

    不光是肖清弦這樣想.所有人恐怕都是這樣想的,然而歐陽暖的選擇卻讓他們十足驚訝。

    歐陽暖揚聲道︰“小女技藝菲淺.但既公主命我,不敢推脫。”

    這句話卻引來所有人的側目,已有蓉郡主珠玉在前.這位歐陽小姐是要何等自信.才敢應下這樣的邀約.當真是不知死活,。

    蓉郡主看著歐陽暖.臉上卻是善意的笑容.她退到一邊坐下。

    大公主命人送來一把焦尾琴,歐陽暖手下一撥,輕輕試了試琴音,果然金聲玉振.非同凡響.是一把音色極佳的好琴。

    “此曲早已丟失.歐陽暖只能從古書中拾取零碎片段,敬請諸位品鑒。”她揚聲道。

    樂音一起.竟是金戈冰河之聲。玄起處風停雲滯.人鬼俱寂.唯工尺跳躍于琴盤.思緒滑動于指尖,情感流淌于五玄.天簌回蕩于蒼天.仙樂裊裊如行雲流水,琴聲錚錚有鐵戈之聲。

    一直沒有向這里望一眼的明郡王肖重華突然抬起頭.他看向場中的歐陽暖.這種狂放悲悵、激昂鏗鏘的曲子,竟然出自一個少女之手!

    肖天燁也同樣死死盯著歐陽暖.只覺得這首琴曲時而如醉後狂吟,時而如酒壯雄心.起轉承合.一派豪邁,在樂符細膩柔美的清平樂後演奏.更令人一掃痴迷,只覺豪氣上涌!

    一曲終了,許久鴉雀無聲。園中.縴蘿不動.百鳥不語。

    歐陽暖緩緩起身.襝衽為禮,人群凝滯片刻後,頓時采聲大作。

    大公主看向蓉郡主.微笑問道︰“蓉兒.歐陽小姐的琴曲你以為如何?

    柯蓉美目流轉.似乎深深望了歐陽暖一眼.揚聲道︰“歐陽小姐指下竟有如此風雷之色,當真難得.蓉兒平日很少佩服別人,今日也要甘拜下風了

    “歐陽小姐一介女流,竟能奏出如此狂放不羈的曲子.令人敬佩。”肖清寒不自禁地地嘆道.他轉頭問肖月明道︰“你可服氣了嗎?”

    肖月明似乎這才從怔忸之間回神,冷冷看了他一眼︰“行了吧你,人家又不是你什麼人.值得你上蹦下跳為她這樣說話嗎?”

    “哼,你就是死鴨子嘴硬!”肖清寒翹起嘴角,倒了一杯酒送到肖月明的眼前,道︰“願賭服輸.你要自罰一杯!”

    諸位王孫公子都微笑著看向他們.肖月明倒也爽快,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肖天燁看著歐陽暖的方向,冷冷一笑,蓉郡主已有琵琶絕技,歐陽暖卻懂得另闢蹊徑,別出心裁選擇了這樣的曲子,她若是普通女流之輩.他肖天燁豈不是成了傻子?

    一片熱鬧中.只有明郡王眼簾低垂,凝望住桌上玉杯中微碧的酒色.端起來一飲而盡,和酒咽下了喉間無聲的嘆息.一首如此慷慨激昂的曲子.為何其中竟有無邊無際的怨恨...”這位歐陽小姐.當真令人費解。

    “郡主客氣,不是暖兒琴技出眾.而是這首曲子十分出色,只可惜暖兒只得到零碎片段.未能全部成曲.實乃一伴憾事,久聞郡主擅長譜曲.未知能否請您相助?”

    蓉郡主點頭道︰“的確是可惜,我倒是可以試著將未完的曲子譜出來。”說完,她竟主動離座.來到歐陽暖身前.與她相視一笑.徑自在琴前坐了,略微一沉吟,十指在琴弦上稍一撥弄.未久.一首新曲已成。蓉郡主將琴曲彈奏出來.果真承接上歐陽暖先前所斷之處.而且接的十分巧妙,眾人無不感嘆郡主才高八斗,只有歐陽爵掩住了唇邊的笑意.姐姐明明早已譜出了完整的曲子.卻偏偏將這樣出風頭的機會讓回給蓉郡主.這世上誰人又有這樣的胸襟氣魄?

    若是今日歐陽暖表現平平.會引得眾人恥笑,若是她一力壓過蓉郡主.又會結下嫌隙,這是一個兩難的局面。唯有各有千秋.平分秋色.才能勉強維持不敗之局,所以歐陽暖另闢蹊經.選擇與蓉郡主完全不同的曲風和表現手法,並且將被眾人稱贊的機會讓給了蓉郡主,如此一來,原本蓉郡主可能由此產生的不滿也能稍稍平息,大公主微微一笑,將這一切盡收眼底︰“這樣說.你們二人是分不出伯仲了?”

    歐陽暖笑道︰“不.是蓉郡主更勝一籌,暖兒可不能譜出這樣的曲子。

    蓉郡主也搖頭道︰“蓉兒彈奏不出這樣的風雷之曲.甘拜下風。”

    這兩個人,倒有些惺惺相惜,眾人不覺莞爾,再看她們二人.更覺容貌美麗.姿態高雅,一如綻放的國色牡丹,一如夏日荷塘幽靜蓮花。

    “我之前對太後保證過,一定要找一個可以與蓉兒比肩的才女,你們兩人互相推讓.怎麼分出高下?高下未分,又何必表演?既然兩位對樂曲都這樣感興趣.我特設了一個游戲,若是輸了的人.要當眾為大家再展你們拿手的絕技.你們二位隨意吧。”大公主固執地說道。

    歐陽暖和蓉郡主相視一眼,在對方臉上都看到苦笑。這位大公主,是非要逼她們二人分出高下才甘心了。

    陶姑姑起來解說道︰“此游戲名為,听音瓣器”有樂幃在簾幕之後奏音,兩位小姐分辨此音為何種器樂所出,答對最多者為勝出。”

    在座的都是通曉樂律之人.皆好熱鬧,難得看到兩位美人競技.頓時一片贊同之聲。

    陶姑姑輕輕拍擊手掌,果真在村林之間搭設了一個朱紅色的簾幕.人群中慢慢安靜下來.每一個人都凝神細听。

    少頃.簾內傳來第一聲樂響。不過停滯片刻,蓉郡主微笑道︰“箜篌!

    第二聲響過,歐陽暖笑道︰“排簫!”

    第三聲響過.蓉郡主緊接著道︰“瑟。”

    第四聲過去.歐陽暖凝目後復又睜開.道︰“岳。”

    第五聲響過,兩人幾乎同時說出“築”這個字。

    接下來,笙、橫笛、梆鼓、奚琴、花邊阮、竹相等樂器相繼奏過,大公主連戰場上的號角都拿出來了.實在是越來越難也越來越激烈,眾人雖然都擅長音律,卻漸漸已經迷糊.根本分不清究竟是什麼樂曲發出的聲音。

    第二十八聲後.有片刻的寂靜,蓉郡主和歐陽暖一時都沒有說話,眾人莫名跟著覺得緊張起來,一時之間望望這個望望那個。

    只有歐陽爵放下心來.姐姐贏定了,這分明是姐姐形容過的,百種樂器之中也能清晰分瓣出來.清越而動听的——

    “磐!”滿座寂靜,只听到蓉郡主輕輕吐出這個字.頓時眾人激動起來.果然還是蓉郡主更高一籌!

    歐陽暖微笑站起,道︰“郡主才高.暖兒不得不佩服。”

    蓉郡主臉上的笑容十分謙虛,眼中卻有如釋重負的神色,若是當眾在這里輸給一個往日藉籍無名的小女孩,她第一才女的名聲也就成了笑話,多年的苦心經營也就毀于一旦……只是.這個女孩,當真不知道最後這一種樂器是什麼嗎?她仔細望向歐陽暖.卻見到她眼楮黑白分明.一片澄澈.這才略略放下心來,想到或許是自己在宮中多年,太過容易猜疑別人,當下站起來親熱地挽住歐陽暖的手道︰“不,是妹妹讓我。”

    見那里似乎惺惺相惜.肖天燁冷笑一聲︰“歐陽暖這丫頭又在裝蒜了。

    歐陽爵充耳不聞,帶頭使勁兒給蓉郡主鼓掌,他是這里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更加覺得自己姐姐非同凡響.手都拍紅了!

    “好了,既然歐陽小姐輸了,就該願賭服輸.為大家再奏一曲。”肖月明站起身,朗聲道,一時引得無數小姐望過來。

    歐陽暖微微笑道︰“如君所願。”

    就在此時.肖天燁站起身,面帶微笑道︰“歐陽小姐,你的琴技大家已經領教過了.未知可否有其他技藝?總不能只會彈琴吧?”

    他這句話仿佛是玩笑,听在歐陽爵耳中卻十分刺耳.他強忍住心頭不悅.向歐陽暖望去……

    題外話

    ……大家如果覺得人物多分不清,我會列個人物表出來

    明郡王︰為什麼我好像是出來打了個醬油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64 國色美人各有芳華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64 國色美人各有芳華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