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二小姐變成落湯雞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歐陽暖輕描淡寫道︰“若是這樣.甦小姐怕是得等一等。”

    甦夫人鬧言,挑起眉頭道︰“大小姐,剛剛請你教書法,不願意就罷了,這次不過是讓你指點一下芸娘的繡活.怎麼也拒絕呢?外面都說大小姐溫柔嫻淑,便是這般推諉麼?還是瞧不起我家?”

    歐陽暖一臉為難道︰“瞧甦夫人說這話.我實在是不得空的。這次去寧國庵敬香,大公主多有照拂,祖母提醒我也該送一份回禮,我便繡了一幅要送給大公主,我人又笨.手又慢.剛剛繡了一半呢,若是停下來去教甦小姐,只怕會耽誤很久.甦夫人是長輩,總會休恤的。”

    李氏眼楮一亮︰“送給大公主的?”

    歐陽暖微笑道︰“是呀,祖母說要送回禮.孫女覺得大公主府上再珍貴的東西也有了.應該瞧不上那些古董玉器,不若自己動手來的有心意。”

    李氏點點頭,贊道︰“是該如此,這一回大公主對你贊譽有加.你也該投桃報李才是。”

    甦夫人一愣.道︰“那到底什麼時侯能做完?要不然,我讓芸娘來幫忙也好。”

    歐陽暖眨了眨美麗的眼楮.無辜道︰“甦夫人引剛才說過甦小姐不擅長繡活的.而且送給大公主的東西自然要多費心思.甦小姐于繡活不精.只怕也幫不上什麼忙,若是讓她留下,我又沒空陪著,她還會覺得悶呢!說起來要是妹妹在.倒是還能陪陪甦小姐,真是可惜。”

    林氏臉色古怪,歐陽可如今躺在院子里養傷.天天痛的哭爹喊娘,哪里還有心思來陪伴甦芸娘.心里恨得不行,嘴上卻只能笑著道︰“暖兒心靈手巧.想必也用不了多少時日,到時候再接甦小姐來就是了。”

    歐陽暖認真道︰“娘說的是.爹爹早已說過.還有幾位大人親自上門來求百壽圖,暖兒趕完了給大公主的繡品,還要抓緊時間描摹新圖,時間算下來.沒有一年也有半載.只是不知道.到時候甦小姐還在京嗎?”

    甦夫人臉上一紅.頓時有些訕訕的.心中卻被歐陽暖的這個軟釘子頂的十足惱怒。林氏趕緊笑道︰“既然如此,那也沒什麼.姐姐經常帶著芸娘來也好,我就愛熱鬧.看見芸娘這孩子就歡喜呢!”

    甦夫人的臉色這才好看些,繼續陪著林氏敘話。

    甦芸娘走到歐陽暖身邊.很自來熟來摸她身上的斗蓬,嘴里笑道︰“這件斗篷真漂亮.我從未見過呢。”

    歐陽暖將身子微微側開.李氏冷眼看著,一句話都不說。甦芸娘見歐陽暖臉上淡淡的,並不搭理自己.也不難受,只自顧自說話,李氏听著頗有些煩她.站起身道︰“婉如陪著甦夫人小坐吧.我身子有些不爽利.先回去歇著了。”重生之高門嫡女

    歐陽暖微笑道︰“那我扶祖母進去。”

    林氏趕忙道︰“暖兒.你怎麼這麼急就走了.甦夫人還在這里.你現在就走多沒有禮數”

    李氏听著就把臉沉下來了,甦芸娘連忙上前去拉住歐陽暖,巧笑請兮道︰“老太太,讓暖兒姐姐陪陪我吧,我身邊都沒有姐妹.看見她就願意多說說話呢!”

    李氏本想發作的話一下子都頓住了,她自持身份,自然不肯跟一個小女孩子置氣.歐陽暖看出來她的為難,笑笑道︰“既然如此.張媽媽.你扶著祖母進去吧.我陪甦小姐再坐坐。”

    李氏點點頭.深深看了林氏一眼.直看得她低下頭去.才帶著張媽媽轉身走了。

    梨香院

    丫頭夏雪躡手躡腳進了屋子.輕聲在歐陽可耳邊道︰“二小姐.听夫人身邊的丫頭說,今天夫人宴請甦夫人來了府上呢!”

    歐陽可听了目光一亮.拉住她急切問道︰“甦哥哥可來了?”

    夏雪一臉茫然,歐陽可恨鐵不成鋼道︰“就是甦玉樓,甦公子!”夏雪搖搖頭,道︰“回稟二小姐,奴婢不知道。”

    歐陽可想了想,道︰“扶我起來!”她一直躺在床上養傷.這些日子才剛剛好一點.夏雪一听頓時急了.”使不得啊二小姐.大夫說您百日內絕不能下床的.若是誤了自己的身子,夫人怕不要活活打死奴婢!”

    歐陽可壓根听不進去,甦玉樓美好的容貌和儀態這些日子一直在她腦海之中揮之不去,她勃然大怒道︰“你怕我娘打死你.就不怕我嗎?”夏雪想起二小姐平日里懲罰丫頭的狠辣手段.心里十分害怕.跪下苦苦哀求道︰“二小姐.您千萬不要為難奴婢.真的使不得啊……”

    歐陽可卻不理會.硬是自己爬了起來,掙扎著起床道︰“不用你廢話.有什麼事我自己擔著。去替我梳洗更衣.要最漂亮的那套石榴紅萍金絲雲錦緞扣身襖裙!”

    夏雪知道勸不住.戰戰兢兢地去了。

    當歐陽可一身鮮亮的出現在壽安堂正廳門口時.林氏先跳了起來”,你這丫頭怎麼出來了!”話一出口.她突然驚覺自己說錯話了.畢竟外人不知道歐陽可受傷的事.不免看了一眼甦夫人,看到她臉上雖然有驚訝.卻沒有什麼持別的表情,這才放下心來,當著客人的面她不敢表現的太過分.只能使了個眼色叫身旁的丫頭去攙扶歐陽可。

    歐陽可一身石榴紅萍金絲雲錦緞扣身襖裙.頭上戴著金色珠管.玲瓏的立體瑚蝶金墜搖搖發顫.手上戴著金線絞紋鏈.這樣一身鮮亮的打扮平日里當然美麗.只是現在卻突顯得她一張小臉全無血色,一副病懨懨的樣子。

    歐陽暖站起身,微笑著過去扶她.道︰“妹妹大病未愈,怎麼出來了?

    歐陽可恨不得一把甩開她的手.可是想起林氏的囑咐.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氣,笑道︰“姐姐.我听說甦姐姐也來了,想來看看她呢!”說完.她向甦夫人和甦芸娘看去.臉上很快露出失望的表情。

    歐陽暖掩飾住嘴角的一絲嘲諷,淡淡道︰“妹妹倒是與甦小姐十分投緣,既然如此,就多坐坐再走吧。”

    歐陽可話都說出了。.此刻看到甦玉樓並沒有來,心中已經是十分的失望,只是不好表現出來,更不好立刻轉身就走.只能留下來陪著說話.但是剛一挨著椅子,就覺得胸口和小腿的傷處隱隱作痛。

    林氏看了心里很著急.心道這丫頭也太不爭氣了,听說甦夫人上門立刻眼巴巴趕了來,叫她實在是說不出什麼來了,只好死死瞪著歐陽可身邊的丫頭夏雪.像是要在她臉上挖出一個洞來。

    甦芸娘關切地問道︰“二小姐怎麼了?上次見面不還是好好的嗎?”

    歐陽可臉上的笑容一僵,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反而是歐陽暖笑著道︰“妹妹本來是好好的.只是前些日子偶感風寒,本以為是小病,結果越拖越是厲害.竟至臥床不起了呢,好在有娘悉心照料,這才好些了。”  甦芸娘臉上神色微妙,與甦夫人對視一眼,都表現的很是吃驚。歐陽可卻像是沒听到一樣.期期艾艾地道 “甦哥哥毗今天沒來嗎?”

    這話一問出口.不要說林氏臉色大變,連甦夫人臉上的笑容都有些諷刺,甦芸娘望望一臉期待的歐陽可,又看看面色平靜正低頭喝茶的歐陽暖,心中疑惑不已.這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這本該由大小姐問出來的問題卻從歐陽可的口中問出來……不過也是正好,她正愁歐陽暖不問,現在有人代問了更好。她笑眯眯道︰“哥哥當然也來了,說是去松竹院找歐陽公子討教射箭之術。”

    跟歐陽爵討教射簧之術?歐陽暖嘴角似笑非笑,甦玉樓箭術超群.什麼時候需要和爵兒一個小孩子討論什麼箭術了,這還真是有趣。

    甦芸娘看了甦夫人一眼,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道︰“暖兒姐姐,上次來的匆忙.也沒好好參觀一下貴府,能不能帶我四處看看?”

    這是想方設法要去松竹院吧”...歐陽暖不動聲色地望著她,還沒開口說話.歐陽可立刻道︰“我這些日子一直臥病在床.都好久沒有見到哥哥了呢,正好芸娘姐姐想要參觀,姐姐,我們一起去松竹院好不好?”

    歐陽暖看了林氏一眼,只見到她臉上的那副表情十分精彩,如果不是甦夫人在場.只怕林氏會拎著歐陽可的耳朵叫她滾回去…… 歐陽暖淡淡笑道︰“妹妹身上好了嗎?外面風大,你還是回去歇歇比較好吧。”

    甦芸娘也面露擔憂道︰“是啊,二小姐身子不爽利.還是多休息。”

    “我現在身上全好了呀!”歐陽可生怕他們不讓自己去.立刻站起來.不小心牽動了傷。.疼的嘴角的笑容都扭曲了,她走到歐陽暖身邊.嬌嗔道︰“姐姐.讓我去好不好?”

    也難為她了.明明恨透了自己.還要在外人面前作出一哥姐妹情深的樣子,歐陽暖心中微微嘆息,林氏那樣的人,竟然生的出歐陽可這種女兒,也算是天道循環,報應不爽.她臉上帶了笑,輕聲道︰“娘.妹妹這麼想去.您看呢?”

    林氏冷了臉,道︰“可兒,你身上還沒好.哪里也別想去,來人.送二小姐回房!”

    歐陽可面色一變,臉上的笑容也冷淡下來,口氣很僵硬道︰“娘,我只是想出去吹吹風.不會給你惹麻煩的。”

    林氏冷冷看著她.那目光像是要將她吞下去.歐陽可縮了縮脖子.卻是出乎意料的堅持,看來美男子的魅力遠遠超過林氏這個母親的權威.歐陽暖垂下眼簾,遮住了眼中的流光溢彩。

    甦夫人見場面尷尬,忙笑道︰“婉如,既然可兒想去就讓她去吧,你要是不放心.多找些丫頭跟著也就是了。”

    林氏如同啞巴吃黃連.真是有苦說不出.當著甦夫人的面只能苦笑道︰“我這個女兒啊.就是太活潑,總是想著往外跑.也怪我,這些日子總是拘著她.她想要出來走走也是在所難免的.罷了.你們好好跟著二小姐.若是她少了一根毫毛.我拿你們是問!”林氏冷冷對著歐陽可身邊的丫頭們說道。

    甦芸娘抿起了嘴唇.剛才她冷眼看過去,老太太李氏和甦夫人根本沒有說上幾句話.反倒還很有幾分不耐煩.大小姐對自己母女不冷不熱的.只怕對哥哥根本沒有什麼意思,倒是歐陽夫人對自己母親十分親熱,好像時撮合大小姐和哥哥很熱心……還有這位突然出現的二小姐.雖然臉上笑盈盈的.可是和她大姐之間的氣氛總是怪怪的.最奇怪的是她上次看到歐陽可還是健康活潑的不得了,如今說一句話卻要歇上半天,連坐都坐不穩,仿佛身上有針刺一樣.臉色更是蒼白的好像有些病懨懨的.這一家子真是讓人覺得很奇怪。

    出了壽安堂,歐陽暖帶著甦芸娘慢慢在前面走著,一路向她簡單介紹沿途的景致.甦芸娘漫不經心地听著.一直拼命打听松竹院在哪里。

    歐陽可身上的傷還沒好,自然走得很慢,不自覺便落在了後面.她輕聲問旁邊的夏雪道︰“你看我娘今天請甦家人來是不是別有用意?”

    夏雪略微知道自家小姐心意.只得揣測著歐陽可的喜好道︰“奴婢猜測夫人是想要將大小姐許過去,不過這大多是夫人自己的意思.我看甦夫人對大小姐沒什麼意思,倒是很關心小姐你的。你一進來甦夫人就關切的問候.她對大小姐也沒這麼熱切呢!”

    歐陽可道︰“上次甦哥哥來.你也在的.你有沒有看到他像是多看了屏風幾眼.他是不是知道我在後頭?”

    夏雪那時候地位不如秋月.只能在外頭詞候.所以根本沒有看到.卻不好說.只能順著歐陽可的意思.“那是自然的,二小姐生的這麼美.再大些還不迷倒了全京都的公子。”

    歐陽可听得很滿意,笑紅了臉.心中終于有了點舒坦,冷哼一聲,“歐陽暖不過是比我年紀大些,甦夫人才看中了她,要不然就算她想嫁給甦哥哥,只怕還沒這個資格.哼.我看到她就覺得礙眼!不能讓她順利見到甦哥哥!“新仇舊恨涌上心頭.歐陽可忽然一笑.“我倒是有個辦法。”便在夏雪耳邊說了幾句。

    夏雪听著臉上逐漸失去了血色︰“小姐.這可使不得!”

    “有什麼使不得!你若是不敢,我就叫別人來,只是以後你就滾出歐陽府!”歐陽可發狠道。

    夏雪咬著嘴唇.猶豫地看了大小姐縴細美好的背影一眼.只能道︰“奴婢盡力幫二小姐攔著紅玉姑娘吧。”

    歐陽可這才點點頭,突然提高聲音道︰“姐姐.我走累了.我們在前面矮腳亭歇一歇吧。”

    歐陽暖站住.微微笑著回頭看向歐陽可,一直看的她有點心虛低下頭去,才道︰“那就歇息一下吧。”

    涼亭前面引了一池水.冬日里池水周邊結了冰.底下仍有暗泉歸油流動。丫頭們在涼亭里的石凳上鋪了軟墊,甦芸娘舒舒服服坐上去,看了涼亭里的對聯.她輕聲吟道︰“百代光陰如過客,片刻靜坐似神仙,這亭子里的詩提的好。”

    歐陽可臉上的笑容有點僵硬.道︰“是姐姐寫的。”

    甦芸娘露出驚喜的神色道︰“大小姐當真是聰明的不得了,這句子果然是靈氣逼人呢,說起來也真是巧了,我哥哥也喜歡寫詩呢。”

    歐陽可的臉色變得更難看,歐陽暖微微一笑.從前的她是真的很喜歡詩詞書畫,然而林氏卻說女子無才便是德,讓她放棄了這些.轉而去學女紅,這句詩也是小時候留下來的。重生一回她將琴棋詩畫重新撿了起來.只是如今的她再也不愛這些了.在她看來,一切不過是可以利用的籌碼.而非個人愛好,甦小姐想要讓她覺得和甦玉樓興趣相投.只怕是要失望了。

    甦芸娘見歐陽暖臉上只是淡淡的笑容,並沒有要繼續追問的意思,難掩

    臉上的失望之情。

    歐陽可再也坐不住了,突然低下頭重重咳嗽了起來,夏雪忙對站在旁邊的丫頭吩咐︰“你去給二小姐取伴披風來,你去將二小姐的藥取來.你去回稟夫人,就說二小姐受了風好像有些不舒服,你……”轉眼間,將四個丫頭都打發走了。

    甦芸娘看著.臉上露出奇怪的神情.歐陽暖看著雖默不作聲.嘴角卻勾起一絲諷刺的弧度.這娘倆在做壞事之前倒真是出奇的一致.也是.誰會當著眾人的面作惡呢?總是要背著人的!

    歐陽可對夏雪使了個眼色.夏雪走到紅玉身邊,笑道︰“紅玉姐姐,我有話跟你說呢”,

    紅玉看了一眼歐陽暖.歐陽暖仿佛沒听見似的,低頭喝茶,紅玉猶豫了一下.跟著夏雪走開口

    歐陽可見人走開,剛才那陣咳嗽像是沒發生過一樣,照常與甦芸娘說笑,過了片刻.她起身走到欄桿上,探身出去道︰“我記得以前里頭有錦鯉,冬天卻都不見了呢……”

    甦芸娘少不得提醒她一句.”二小姐,這欄桿矮,你小心跌下去。”

    “不會的,”歐陽可嘴角帶笑,回頭對歐陽暖道︰“姐姐,你快來看.這里好像有一條呢!”

    歐陽暖眉眼不動.微微笑道︰“妹妹真是個孩子.你自己看吧。”

    歐陽可見她不上鉤.哪里肯輕易放過.干脆突然作出痛苦狀.直接哎喲一聲道︰“姐姐.我的腳又痛了,哎呀,好像都站不起來.姐姐,你快來攙我!”

    歐陽暖連忙站起來走過去攙扶她,甦芸娘坐在旁邊沒有動.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之間就這樣了?她還有些不明白.卻見歐陽可突然伸出手來用力拉住歐陽暖.似乎要借助她的力氣站穩.可是她還沒看清到底是怎麼回事.就看見歐陽可趴在欄桿上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傾.自己反倒整個人直直栽入池中。

    “可兒!”歐陽暖驚呼了一聲,回頭大喊道︰“妹妹落水了,救命啊!

    “不好了.有人落水了。”甦芸娘嚇得尖叫起來,也跟著大聲喊道︰“救命啊!”

    夏雪和一旁的紅玉站在遠處說話.一時听得喊聲.皆花容失色.慌張起和 .

    正廳里.林氏正和甦夫人說話,林氏道︰“上次壽宴一見,甦公子當真是一表人才,姐姐真有福氣。”

    甦夫人笑著”,玉樓是很爭氣”,頓了頓又道︰“婉如,如今你也懷了身孕,這回可要生個兒手出來.壓過他們姐弟的風頭才是!”

    林氏笑臉頓時有點僵硬,如今自己肚子里是天煞孤星這回事只怕在京都里權貴因子里傳遍了.甦夫人到這里已經有段日子,卻說出這種話,很明顯是不知道的.只能證明甦家根本不為權貴夫人們的困子所接受。她只好道︰“這也要老天爺肯幫忙才是,想必你也看出來了.我們家這位大小姐當真是個厲害的。”

    甦夫人笑了,不厲害你也不會這麼急吼吼地把我從江南找過來,不厲害哪里還輪得到我家玉樓?她臉上帶著真切的關懷道︰“姑娘再厲害.嫁出去到了婆家.還不是要看婆婆丈夫的臉色過日子?妹妹也太高看她了,你且放心.將來你的日子一定會越過越順心口”

    林氏臉上露出微笑,瞬間明白了甦夫人的暗示,她輕輕看了一眼周圍,甦夫人明白她是提醒自己這里還是在壽安堂.也並沒有要說出口的意思.岔開了這個話題”,一會兒我們也去松竹院看看吧.孩子們都在那里.說不準已經聊起來了。”

    林氏道︰“听說甦公子那一手射箭絕技當真是少有,今天我可是有眼福了。”

    正說到這里.就有一個媽媽急匆匆進來.悄情在王媽媽耳邊說了幾句。  王媽媽臉色頓時變了.看了一眼林氏,林氏心里一沉.忙問道︰“外面可是有什麼事?”

    王媽媽急忙道︰“小姐們玩耍,不知怎麼二小姐竟落到池塘里了。”

    林氏頓時變了臉色,”騰”地一下站起來,可兒身上還有傷!那……甦夫人趕緊跟著站起來︰“快去看看!”

    歐陽可在水里大叫道︰“姐姐……你要淹死我……”她原本是想要推歐陽暖下來,到時候她就不能跑去松竹院勾引甦玉樓,況且天寒地凍的.歐陽暖掉下來一定會受風寒,然而她的手才伸過去,就被歐陽暖輕輕一閃避開來,自己用力過猛反而失去平衡,一下子栽進池子!為今之計只能裝作淹了水的樣子,她不停的嗆水,一副要死的樣子,只等別人將自己拉上去.再將所有罪過推在歐陽暖身上!說她蓄意推自己下水.誠心要淹死自己!

    甦芸娘跑過來.緊張地拉著歐陽暖大聲道︰“快!大小姐,快下去救二小姐啊!”

    歐陽暖作出要救人的樣子,剛剛解開最外面的披風.卻突然似想起了什麼.面色古怪起來.甦芸娘急切道︰“怎麼了?”

    歐陽暖看了池子里的歐陽可一眼.突然大聲道︰“妹妹.不用掙扎了.直接站起來吧。”

    歐陽暖見歐陽可還在掙扎著.根本沒听到自己說什麼.便向已經趕過來的紅玉打了個手勢,紅玉擼起袖子,從欄桿處探出身去,一把抓住歐陽可的頭發,倒勁往上拉。借著水里的浮力.她一下就把歐陽可拉得向上浮起來。

    這時候不遠處打掃院子的媽媽丫頭們也都趕了過來.大家一起幫忙把歐陽可拉了上來.歐陽可伏在欄桿邊上吐出幾。池水,歐陽暖脫了自己身上的披風,拿了過來給她披住。

    林氏就在此刻趕到,一看到這情景立刻撲過來哀呼一聲︰“我的可兒,你這是怎麼了!”她上上下下檢查,看到歐陽可除了臉色蒼白些,倒是沒有大礙,歐陽可渾身發著抖,一把抓住林氏的手腕.淒厲道︰“娘.姐姐要淹死我!”

    這下子.所有人都震驚地望向歐陽暖。

    歐陽暖滿臉詫異道︰“妹妹,這是怎麼了,你怎麼會這樣說?”

    歐陽可大。喘著氣,道︰“姐姐,你怎麼這麼狠心,這池水那麼深,你是成心要淹死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娘,你一定要為我做主!”

    甦夫人睜大眼楮.問甦芸娘道︰“究竟怎麼回事?”

    甦芸娘也是一臉疑惑,歐陽暖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道︰“妹妹不小心掉下了池塘,好像……神智有些不清楚了……甦小姐在旁邊應該也看到了,我怎麼會無緣無故推妹妹下去呢?”她看著甦芸娘,眼中似乎有暗彩流過。

    甦芸娘一愣.她自然是想要討好歐陽暖的.立刻輕聲道︰“是啊,我的確是看見了.是可兒小姐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歐陽可氣的說不出話來,林氏厲聲道︰“暖兒.你還在狡瓣.這池水那麼深,你是要淹死你妹妹嗎?就算人不是你推下去的,你明明會水.為什麼不下去救她?”

    歐陽暖臉上終于露出些微的詫異.道︰“娘,你真是誤會了,這池水原本是很深的.只是前些日子爹爹說池泥太多,讓人將水抽了大半.妹妹摔下去許是沒注意.人要是站起來,水只沒過膝蓋而已。”

    林氏一愣.歐陽可臉上更是青白交加.不敢置信的回頭望了望那池水,旁邊的丫鬟媽媽們听在耳中,一時之間都低下頭去.掩飾住臉上忍不住的笑容。

    簡直是可笑極了,這世上還有比二小姐更蠢笨的人嗎?明明是自己掉下去.非說大小姐要淹死她.怎麼會有人那麼傻.誠心害人會選擇在這里嗎?她自己在池水里泡了那麼久,居然沒有發現池水只到膝蓋,兀自撲騰不已.簡直是匪夷所思。其實他們不知道,歐陽可傷的正是小腿.她一直將腿蜷曲著,身子也佝僂著.拼命想要作出自己淹了水的樣子.當然沒有發覺到異樣。

    歐陽暖故意眼神一厲︰“夏雪,夫人再三關照,你是怎麼照顧二小姐的,居然還跑到旁邊去聊天!”

    夏雪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林氏一口氣出不來惡狠狠地上去就是一巴掌︰“還不快把二小姐扶起來!”

    歐陽可雖然披著披風.卻感覺到寒風侵襲進來.她嘴唇凍得發紫.身上都是薄薄的冰渣子,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寒氣進到心口,只覺得五髒六腑疼痛難忍.尤其是小腿.仿佛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她大叫一聲︰“娘,我的腿!我的腿!”

    林氏的臉色陡然變了,尖叫道︰“快!快抬二小姐回去!找大夫!找大夫來!”

    甦夫人和甦芸娘都面面相覷的看著.不知道究竟怎麼了.她們哪里知道歐陽可的腿本就受了傷.傷筋動骨也要一百天.更何況小腿差點都斷了呢?為了照顧她,錢大夫費盡了心思.原本只要她老實在床上好好躺著休養,過些日子就會好的.可是她偏偏要下床.還在冰冷的池水里面浸了那麼久.當然會傷勢加重,林氏顧不得和歐陽暖再算賬.面色發白地命人抬著歐陽可回梨香院去了。

    甦夫人和甦芸娘簡直是料想不到這一幕,正想要開口問清楚歐陽可究竟哪里有毛病.卻看到歐陽爵從木橋那邊走了過來.身邊那位翩翩公子.不是甦玉樓又是誰?甦芸娘快步走過去,道︰“哥哥.二小姐揮下池去了!”  歐陽爵听了臉色大變.跑過來上上下下拉著歐陽暖反復檢查︰“姐姐,你有沒有怎麼樣?”

    歐陽暖看到弟弟的臉色都變了.立刻柔聲安慰道︰“我沒事的.是可兒掉下去了,不必擔心口”她一抬頭,卻撞進一雙明亮的眼楮里,甦玉樓穿著銀白暗花綢直掇,腰間系一根碧綠色絲絛.掛一塊荷花鴦鴦紋玉佩.看上去長身玉立,文質彬彬.瀟灑風流,他正定定盯著歐陽暖瞧,歐陽暖冷冷看了他一眼.甦玉樓一愣。

    歐陽暖淡淡道︰“甦夫人.妹妹出了事.娘想必也沒有心情招待您了.請您今日先回去吧.改日定上門賠罪。”

    甦夫人一看目前這情況,知道自己不便久留.便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告辭了.二小姐的情形如何.請一定派人告知。”

    歐陽暖微微福了福.轉身道︰“紅玉.送客。”

    “是.大小姐。”

    直到歐陽暖走得遠了.甦玉樓還在看她的背影.甦芸娘悄悄拉了他的袖子一把,道︰“哥哥.走吧。”

    甦玉樓點點頭.臉上還帶著些微的疑惑.他為什麼覺得.這位歐陽大小姐對自己十分厭惡?這怎麼可能?他們以前並沒有過節才是?也許是她不習慣見到生人的緣故?甦玉樓這樣思忖著,轉身和甦夫人一起離去。

    他的身後.已經轉過走廊的歐陽暖突然回頭.冷冷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姐姐.怎麼了?”

    “沒事.我們去壽安堂吧。”

    路上.歐陽暖將詳細情形說了一遍給歐陽爵,歐陽爵點頭道︰“歐陽可這是咎由自取!”

    因為涼亭距離壽安堂很近,李氏已經得到了消息.此刻看到歐陽暖.

    臉上不動聲色.只是慈祥地道︰“暖兒可有受傷?”

    “沒有,祖母放心.只是妹妹好像傷著了。”

    “唉,可怎麼得了,這一回豈不是要病上加病,張媽媽.派人去看看二小姐,有什麼消息來回稟。”

    張媽媽應聲去了.李氏又關心地問道︰“怎麼這樣不小心,弄成這樣。

    不是說是去松竹院嗎,怎麼還掉進了池子里去?”

    歐陽暖道︰“我本來是和甦小姐、妹妹一起走,後來妹妹說累了.要去涼亭休息.我們便稍微停留了片刻,妹妹說池子里面以前養了鯉魚.說要看一看.誰知欄桿太低,竟掉下去了…… 也是我不好,沒有看好妹妹。”

    紅玉在一旁也善解人意地道︰“老太太.怪不得我們小姐呢.當時甦小、姐也在,都看的很清楚,是二小姐自己掉下去的.可是她上來以後非要說是咱們小姐。

    歐陽暖面容一肅,立刻喝止道︰“紅玉.不得胡言亂語!”

    歐陽爵卻在此刻恰到好處地“沖動”說道︰“祖母,二妹非要一口咬定是姐姐推她下去,而且還說姐姐要害死她!”

    老太太卻已經听出了弦外之音.嘆息道︰“暖兒.你也不必瞞著我.這也不是頭一回了,誰會相信呢?可兒這個孩子自己總是闖禍.還每次都想要栽在別人頭上.真是被豬油蒙了心,她以前不是這樣的.怎麼越變越糊涂。

    正說著,玉梅已經端來萎湯給歐陽暖喝,李氏道︰“外面風大,喝杯姜茶驅驅寒吧。”

    歐陽暖眼中瑩瑩光彩流動.臉上感動道︰“多謝祖母關懷。”

    李氏點點頭,親切地笑道︰“傻孩子.祖母什麼時候都是相信你的,你且放心好了。”

    歐陽爵黑亮的眼楮閃閃發光.道︰“祖母信了,只怕別人不信呢!”

    “不信?那池水前些天剛剛抽掉,李姨娘為此事還特意回稟過.根本淹不死人,她非說暖兒要淹死她.誰會相信?”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只要祖母相信暖兒就好。”

    李氏點點頭.搖頭嘆息道︰“可兒這個孩子.真是太讓我失望了。怎麼會變得和她娘一樣淺薄無知!“

    追雲樓

    甦玉樓一個人在房間里作畫,甦夫人走進來.甦玉樓趕緊給甦夫人行了禮。

    甦夫人招手道︰“過來.陪我說說話。”

    甦玉樓走過來,在甦夫人身邊坐下,甦夫人看著兒子的臉,仍舊是俊美

    如玉的樣子.唯獨唇角微微上揚著的,像是在淡淡地微笑。

    “你心情很好?”

    甦玉樓頓了一下.問道.“娘怎麼這麼問?”

    甦夫人道︰“我看你今天去了一趟歐陽府,倒是心情很好……”又嘆了口氣.“你妹妹說你看不上歐陽家的小姐.可是歐陽家大小姐是個難得的美人.又是那種性情.不怕你看了不喜歡.娘只是擔心口

    甦玉樓愣了愣,似是看著旁邊的綠色盆栽出神,好半天才道︰“娘心里在擔心什麼?”

    甦玉樓心里到底都想了些什麼.連甦夫人這個做母親的都摸不清。要說他也是眼界很高,這些年府里長得漂亮的丫鬟也是不少的.他一個都看不上,似乎真的打定主意要娶個十全十美的仙女回來。平常她讓他去相看那些貴族小姐.他心里一直是很反感的,表現出來的雖然不說十足抵觸.卻也是有些微妙的不情願.但這一次讓他去歐陽府.他卻真的去了.回來後還那樣高興,倒真是讓她有些奇怪”……

    甦夫人淡淡說道︰“其實目前看來還好.雖然跟之前預想的稍有不同…..只如果林氏能夠掌握歐陽府的大權.將大小姐一手操控在手里.這門婚事自然更有把握些,如今看來,林氏的威風卻大不如前.而這個大小姐的聲望地位都很高.要想將她許給自己的兒子.實在是十分困難。

    甦玉樓道︰“娘不必心急,凡事總要慢慢籌謀。”

    這意思是  甦夫人目光盯著甦玉樓.“之前問你.你還不承認,現在總算說了.你是當真喜歡這個歐陽家大小姐。”

    甦玉樓微微皺起了眉頭︰“喜歡不喜歡,娘不都已經選定了嗎?”

    甦夫人嘆了口氣.道︰“總是要你心里喜歡.這樁婚事才圓滿。”說著,她站了起來.走到桌前道︰“你在畫什麼?”

    甦玉樓緊走幾步要去收起那幅攤開在桌面上的畫.甦夫人道︰“墨剛干,你是要毀了這畫嗎?”

    甦玉樓笑了,果真不準備再遮掩.反而大方道︰“娘要看就看吧。”

    甦夫人看過去.眼楮頓時一亮,畫上的女子清麗雅致.恍若仙子,尤其是那雙眼眸似流淌的溪流.透著一股的堅韌和從容。畫上畫的就像歐陽暖真人一樣.尤其是那雙流光溢彩的眼楮.令人難以忘懷。

    甦夫人轉過頭看看兒子臉上的神色.頓了頓.然後頗有深意地微微一笑,又道︰“娘猜得沒錯,你果真是看上了歐陽暖。”

    甦玉樓淡淡笑道︰“娘不也是這樣?歐陽治雖然只是個吏部侍郎,但歐陽暖卻有個侯府做外祖,身份自然高了一籌。娘不是一直希望在京都找個助力?這不是現成的嗎?”

    甦夫人微微一笑.道︰“傻孩子.娘原本是為了你的前程考慮.但終究是要和你過一輩子的.總要你喜歡才好。”

    甦玉樓輕咳一聲,不說話了.倒是去瞧那幅畫,臉上流露出幾分留戀…...甦夫人看到這里.哪里還有不明白的.心中打定了主意.面上一片冷意.道︰“真心想要得到這位歐陽小姐,你也要有所行動才是。”

    甦玉樓一愣.猛地抬頭看向甦夫人…

    題外話

    感情戲,表示壓力很大…宗旨是女主要過上美男環繞的生活.男主是誰.你們只能自己猜.打死我也不說.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62 二小姐變成落湯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62 二小姐變成落湯雞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