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狹路相逢狠者勝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歐陽爵在陽光下很認真地練箭.時不時好奇地回過頭看看坐在廊下繡花的歐陽暖.最後終于忍不住跑過去問道︰“姐姐.你在繡什麼?”

    歐陽暖笑了笑.歐陽爵便過去看她究竟在繡什麼,越看越覺得奇怪,道︰“這是什麼花樣.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

    黃色的緞面上,奇持的花樣一行一行地排列著.歐陽爵只覺得這些花樣看的十分陌生.而且每一種都是用不同顏色的絲線繡成.歐陽爵指著其中一個六角形小盒子的花樣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六角玲瓏盒,民間有一句話叫,盒合所謂和合”是說這個盒子里頭的東西是永遠富余的.取其諧音。”歐陽暖輕聲回答。

    原來如此.歐陽爵仔細瞧了瞧,驚喜地指著第二個淺黑色的圖案道︰“啊,這個我認識.這是唱戲用的鼓扳.我看過那些人用繩子拴著拍擊它發出聲響.姐姐為什麼要把這個繡成花樣呢,而且我見過的都是紫色的,又怎麼會是這個顏色?”

    “鼓板的意義是,整齊有度”取其齊整之意。因為你所看見過的鼓板多半是用紫檀木做的,所以它們的顏色總是深得像墨一樣的紫色,可是我要繡在黃緞上面.配上紫色顯得俗氣.換用淺黑色更合適。”

    歐陽爵點點頭,繼續看下去,很快高興地指著第三個圖案說道︰“啊!這是牌坊!”

    紅玉站在旁邊撲哧一笑,實在忍不住說道︰“大少爺真是的.這可不是牌坊,這是鯉魚跳龍門的龍門呀!”

    這個龍門.歐陽暖幾乎把所有亮麗的顏色全用到了.匯聚得如同彩虹一般.實在是美麗萬分。歐陽爵臉上有點不好意思,確實沒有人會去繡牌坊的畸像不太吉利.他指著旁邊的小魚道︰“那這就是鯉魚嘍!”

    歐陽暖點點頭.道︰“沒錯.魚的含義是昌盛。”其實有句話她沒有說.原本這里她打算繡上兩條相並的小魚,一條雌魚,一條雄魚,一起游動.象征夫婦和好,子孫昌盛。然而歐陽暖轉念一想.大公主失去了丈夫又失去了女兒,看到這樣的繡品只怕觸景生情,索性只繡出一條魚來,這樣一來,就必須更用心,更精致。

    紅玉解釋道︰“大少爺,為了這條魚,大小姐費了不少心思呢!這魚的其他部分都是用灰色絲線所繡的.而魚鱗是用一種發光的銀色,光是找這種絲線就花了不少時間,還要找工匠去用銀粉染線才能做出這樣光彩奪目的效果。”

    “果然看起來栩栩如生,”歐陽爵仔細盯著那閃閃發光的魚鱗看了半天,不由自主贊嘆道,接著他的目光又落到其他東西上.“旁邊這只仙鶴的身子是純白色.頭頂是紫紅色.這樣濃艷的色調.真是美麗得無法形容了,姐姐真的很會花心思.難怪別人都說你聰明靈巧、秀外慧中。”

    歐陽暖莞爾一笑.道︰“你應當豬得出鶴的用意.但你認得出最後三樣是什麼嗎?”

    鶴的壽命長.寓意長生不老,這個歐陽爵是知道的.他的目光隨著歐陽暖的問話落到靈芝和松村上.這兩種物品的含義當然是吉祥和堅韌,只有最後一樣白玉色的物品.他無論如何都看不出是什麼.只好老實道︰“姐姐,最後這一樣我可猜不出來.為什麼像是一個三角鼎缺了一角?”

    歐陽暖笑了,道︰“這是磐,遠古時期的一種樂器,如今只有皇室的樂師才會用。這樣的樂器敲的人不能用力過大.必須輕輕地敲,才能發出清越而溫和的聲音來。即便是百種樂器一起使用.也能很容易將這種樂器的聲音分辨出來,據傳听上去是很美妙的!窩意,卓爾不群.。這黃緞上的八樣東西都有祝福之意.是為八寶圖.你能明白嗎?”

    歐陽爵默然佇立良久,久到歐陽暖以為他不會再說話了,他才突然說道︰“這幅繡品.是要送給大公主的.是不是?”

    歐陽暖含笑點頭,眼楮瑩瑩發亮。歐陽爵低下頭去.道︰“姐姐.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為了我,你也不需要去攀附這些權貴。”

    “人在世間行走.沒有誰能不低頭的。大公主待我們有恩德.這份恩德並不是送一件繡品就可以解決的,我也只是聊表心意罷了。”歐陽暖這樣輕松地說道,紅玉卻知道並不是這樣.大小姐一邊照顧老太太,一邊自己動手設計木馬鐵環吩咐工匠們去做.還要抽出時間來繡這樣八寶圖,足足有三個晚上不曾合眼了。為了做好這幅八寶圖.她幾乎尋遍了所有吉祥如意的象征物.繡品拆了又繡.繡了又拆.便是京都最優秀的繡娘,也絕不會在一件繡品上花這樣多的心思。這一切都是為了誰.沒有人比紅玉更清楚.在大小姐的眼里.最重要的人就是大少爺。

    歐陽爵眼楮一熱,垂下頭不說話.良久才道︰“根本不是這樣的!姐姐全都是為了我!要不是我誤闖獵場得罪了肖天燁.姐姐也不需要去向大公主低頭!”

    紅玉一愣,也順著歐陽爵看向歐陽暖,大小姐卻頭也不抬.繼續認真地繡著自己手中的黃緞.半點看不清她的表情.直到她將磐上頭的最後一針繡好,才伸手拍了拍歐陽爵的頭.似乎表示嘉許︰“你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就好.大公主雖然脾氣不好,個性難以捉摸.可究竟心地不壞.且她真正是幫了咱們,讓你能從泰王世子手中逃下一條命來,這便很好了,莫說是一幅繡品.就是她要姐姐的眼珠子.姐姐也不會說一個不字。”

    歐陽爵一震,黑亮的大眼楮里不知不覺蓄滿了淚水.歐陽暖笑著望向他,道︰“你是個男孩子,不要動不動就掉眼淚.這些姐姐能幫你擋著的.姐姐都會幫你擋,但有一天.姐姐護不住你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的時候.你還能掉眼淚嗎?誰還會心疼你的眼淚呢?”

    歐陽爵用力擦掉了快要流出來的淚水,把眼楮都擦紅了,歐陽暖嘆了口氣,目光看向庭院.若有所思地道︰“一直以來.姐姐都盡心盡力護著你,可是這一次我才明白.我護不了你一輩子。咱們那位姨娘,瞧著慈眉善目.手段卻厲害。這些年爹爹屋里的不知出了多少人命.發賣了多少人.一旦有女子懷孕.就會不明不白的消失,你知道嗎.那也是咱們的弟弟妹妹,可是誰會去護著他們?”這樣的環境.誰不願意當嫡子嫡女,誰又願意變成連性命都無法保障的庶子庶女?可生活的逼迫下.即便是嫡子嫡女,又有幾個能始終保持單純無暇明媚無憂的生活?

    歐陽爵靜靜听著,他慢慢懂得了歐陽暖的意思。重生之高門嫡女最新章節

    “我的弟弟長大了。”歐陽暖臉上似乎在笑.眼楮里卻有淚光,“我相信你什麼都明白,姐姐再拼命,也只能在後院保護你不被人所害.前面的風雨還只能你自己去承擔。”

    歐陽爵靠到歐陽暖身邊.只覺得有一股溫暖柔和的香氣,心里說不出的親近.便低低道︰“姐姐.以後爵兒再也不會這樣魯莽.讓你為我擔心了,凡事一定會忍著.絕不會再給你闖禍。”

    沉默了片刻.歐陽暖又開口了.這次口氣卻是前所未有的肅然︰“你誤解了姐姐的意思.姐姐不是叫你什麼事都忍著,凡事要區分輕重,無礙大局的小事你都可以忍耐.哪怕別人當面甩你一耳光,你都要咬緊牙關忍著。可是只要妨礙到大局……”爵兒.你要記住,真到了那個境地.便是你死我活、寸土必爭.你若一味忍耐.死的便是你自己,當年娘要不是一味忍耐.也不會死的那樣早!”

    歐陽爵心頭一震.娘就是折在面善心惡的林氏手里.才會白白賠上一條性命!

    狹路相逢.狠者勝。

    歐陽暖希望歐陽爵能夠明白這個道理,對待無礙大局的小事,根本不用放在心上.但是一旦那人真正擋了你的路,就要毫不留情地徹底鏟除!

    紅玉望著大小姐.第一次意識到她的苦心.若是直接和大少爺說這些話.大少爺年紀小.又剛受到挫折.心里正難過著.未必會听得進去.但她先是做了好多讓大少爺歡喜的東西.又持地將花繃拿到這里來.特意引起話題說自己想要說的話.大少爺在感動之余自然比平時更能听得進去,大小姐這樣靈巧的心思.當真是找不出第二個了。

    歐陽爵不由自主伸出手去撫摸黃色緞面上那只活靈活現的鯉魚,輕聲道︰“姐姐.我前天早上看見那人.她平日里都要裝作十分親熱的樣子來與我說話,但前天她卻一臉冷冰冰的.連話也不肯和我多說。她對我雖然沒有多說什麼,可我覺得她心中一定對咱們恨透了.姐姐你要小心才是。”

    歐陽暖知道他說的是林氏.笑了一笑道︰“她的心胸向來狹窄.一局輸了一定要在另一局上扳回來。我猜著,她過幾日一定會邀請甦夫人來聚一聚。總而言之一句話.她就是不讓我們有安生日子過,歐陽可如今日子過的有多憋屈.她也要在咱們身上討回來。”

    歐陽爵皺眉道︰“听說歐陽可在家廟中日夜啼哭吵鬧,就怕祖母會心軟放了她……”

    歐陽暖微笑著拿起黃色緞面對著陽光瞧了瞧.臉上帶了點滿意.口中淡淡道︰“祖母那邊,自然不用怕的,畢竟目前爹爹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言下之意是說,為了爹爹的前途.作為被天煞孤星克到的歐陽可做出點犧牲算得什麼?祖母壓根不會放在心上。

    歐陽爵低聲道︰“莫非姐姐還有其他主意?我瞧著林氏一臉冷漠.不知她什麼時候突然翻臉.姐姐一定要提前做好應對。”

    歐陽暖臉上笑的很溫柔,轉臉對著紅玉道︰“你去告訴李姨娘.一定要好生招呼好妹妹,讓她在家廟里專心念經為娘祈福。”

    紅玉愣了愣,歐陽爵卻已經听懂了.立刻道︰“你還不明白嗎?我听說,歐陽可雖然住在家廟里,一應用度卻還是按照小姐的待遇,她雖然是咱們家的二小姐,這一回卻是祖母罰她.未免外人說閑話……你就照著姐姐的話吩咐,李姨娘應該知道怎麼做才是。”

    紅玉立刻意識到大少爺所言的意思.嘴角微微翹起.道︰“是,雞鴨魚肉什麼的太葷腥,對祖宗不敬.若是還繼續往家廟里頭送,老太太知道一定會生氣.不如早些斷了好。”

    歐陽暖這是要斷了歐陽可的一應用度.讓她在家廟里頭過苦日子,只是這樣一來.也就是將歐陽可逼到了絕境.還不知狗急跳牆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歐陽爵雖然贊同.卻有些擔心地道︰“姐姐,你可是有了什麼想法?”  歐陽暖沒有回答.卻輕聲對紅玉道︰“妹妹在家廟里身邊如今只留了一個丫頭.想必是孤單的很,秋月正好也在受罰,就讓她一同照應妹妹吧,這樣想必娘也能放寬心好好養胎。”

    秋月做了歐陽可的替死鬼.一輩子都要不見天日.早已恨毒了歐陽可.這一次歐陽可進了家廟,林氏第一件事就是想盡方法把她們隔開,歐陽暖卻要將秋月送去照顧歐陽可.這樣的心思不可謂不深沉.恐怕夫人知道非要氣的吐血不可.紅玉低下頭.掩住微微上翹的嘴角道︰“是的.大小姐,奴婢立刻就去辦。”

    歐陽爵還想要問什麼,歐陽暖卻拿起黃緞子問他︰“你說這條鯉魚,用金色的絲線會不會更好看些?”

    “不會.我覺得還是這顏色更好些毗.”

    紅玉輕手輕腳地離開了院子,直奔李姨娘的居所而去。

    很快,李姨娘身邊的親信丫頭佩兒領著一干媽媽們借。替歐陽可照料生活.進了家廟。歐陽可漠然地看著眾人,臉上什麼情緒都沒有.眼楮里的怒火卻是無法遮掩。

    佩兒臉上露出笑容道︰“二小姐,我們姨娘怕您這里缺人照料,持意將一個人送過來.她是您用慣了的.想必能好好照料你。”

    秋月從門外低著頭走進來,身形瘦的像是一根枯柴,歐陽可的臉色這才變了,突然把頭上戴著的金慧拔下來塞給佩兒︰“我不要她.替我換個人!”

    佩兒皮笑肉不笑地將簪子還回去,道︰“二小姐的東西奴婢如何敢收,您還是自己留著吧。姨娘回稟了老太太.她老人家是同意了的,況且人已經送到.無論如何是不能退的。”

    歐陽可臉色大變.再也忍不住.怒斥道︰“狗奴才,你和我拿什麼喬,我說不要就是不要.送來了也給我送回去!你當李姨娘是什麼了不起的玩意.我告訴你.我才不怕她!我是這府里堂堂正正的二小姐.她不過是個姨娘,在我面前都還是半個奴才.就是仗著我娘養胎才能暫時代管家務.難不成真以為自己是女主子!”

    佩兒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自從李姨娘掌了家事,連帶著她也跟著水漲船高.底下的丫頭媽媽們誰不巴結討好,便是大小姐也從未對自己說過一句重話,可這歐陽可卻張。閉。狗奴才.也不看看自己現在什麼光景.哼,她冷冷看著歐陽可.聲音冷然道︰“二小姐.老太太讓您是來思過的,不是來享福的,您的確是主子,可這些話也不是奴婢對您說的,是老太太的意思.您何必拿我這個奴婢出氣呢?”

    歐陽可臉色刷的一下白了︰“我不信!我要見祖母!我要見我娘!”說著她就要沖出去,佩兒一把攔住她︰“二小姐,請您不要讓奴婢們為難!”說著,沖旁邊的媽媽們使了個眼色,立刻有人上去拉住歐陽可.不讓她往外跑。

    歐陽可對著上來的人又踢又打又罵.還咬了一個媽媽一口.那媽媽慘叫一聲終于松了手。歐陽可雖然沒有受到傷害,卻依舊又是驚懼又是憤怒。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人這樣對過她。以前她有個下人無不奉承的親生母親林氏,有個寵愛她的爹爹歐陽治,祖母雖然嚴厲卻也從未呵斥過她,她早已養成了目中無人.無法無天的脾氣性格.只有她欺負人的.何曾有人敢欺負她的?歐陽可咽不下這口氣.大叫一聲道︰“冬荷,你是死人啊,”

    冬荷是林氏防止歐陽可受委屈送進來陪伴的丫頭.生的十分潑辣爽利.這時候看到二小姐吃了虧,立刻一頭沖過去罵佩兒道︰“你又是什麼東西?連給我家小姐提鞋都不配.不知好歹的東西!你敢動我們小姐一指頭看看.回頭把這里的事都稟報了夫人老爺.看看以下欺上是什麼罪名!“

    佩兒被冬荷撞得一個趔趄,不由大怒,雙眼一瞪,冷笑道︰“二小姐亂發脾氣你也不知道勸著.居然在這里火上澆油,當這家廟是什麼地方?二小、姐說什麼做什麼奴婢不敢反駁,你是哪根蔥,當我不敢收拾你!”

    歐陽可使了個顏色.冬荷知道這是二小姐要自己給對方一點顏色看看.立刻沖上去用力拉扯佩兒的頭發,嘴里不停地罵她以下犯上.不知好歹,佩兒尖叫一聲道︰“你們還不快拉開她!”

    媽媽們不喜歡刁蠻的冬荷.也看不慣狐假虎威的佩兒.樂的看笑話.一個媽媽站在那里大聲喊︰“哎呀.小姑奶奶.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敢這樣瞎鬧呀!”卻光是喊著,一點也沒有上去幫忙的意思。

    正鬧騰間.只听“ 當”一聲響.兩人縴纏之間不小心撞倒了香案,一尊白玉菩薩落地開了花.玉碎得一地都是.眾人都驚呆了。

    冬荷驚天動地一聲哭號︰“快來人呀!二小姐竟然被人欺負至此.就連小姐給老太太的壽禮也被人砸了!這可怎麼好啊!哎呀.我沒活路啦.和你拼了算了!”

    歐陽可冷眼瞧著.臉上露出滿意.就是要鬧大.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最好把爹爹和祖母都引來.讓他們來看看自己在這里過的什麼日子!讓他們看到李姨娘借。管家是如何欺負自己的,自己就算犯了錯.也是歐陽家的千金小姐,如今連個丫頭都敢到自己跟前鬧騰,哼,到時候在背地里搗鬼的歐陽暖肯定吃不了兜著走!然而她轉眼瞧去,卻看到秋月一雙冷幽幽的眼楮正瞧著自己.不由得心里一冷.那些得意半點都沒了。

    冬荷十分潑辣.佩兒居然抵不過.硬生生被她抓散了頭發,臉上都多了好幾道血痕,冬荷還是不依不饒,沖上去撕打她︰“賠我家小姐的觀音來,你個黑良心.想害死我家小姐.想害死我.反正我都活不了了.就和你拼了,”

    佩兒也知道闖了禍,只能拼命道︰“不是我砸的.明明是你故意撞上去的.還想冤枉我!這里這麼多雙眼楮都是看得見的.你隨隨便便就冤枉人!  冬荷一口唾沫吐在她臉上︰“我呸!你算什麼,你家姨娘算什麼,小門小戶出來的,也敢算計二小姐.不得好死的東西!”

    听到她辱罵自己的主子,佩兒終于著急了,血紅了眼楮撲上去,二人頓時扭做一團。佩兒發了狠,居然也挺有力氣.冬荷原先仗著撇潑佔來的上風立刻沒了,兩個人一時打得難分勝負。房間里可是遭了秧.許多東西都被砸壞.其他媽媽們放了歐陽可,假意上前拉架.屋子里亂成一團!

    佩兒大吼一聲︰“還不快去請李姨娘過來?”

    李姨娘正在听人回報這幾日府里的情況,突然听得外面一陣嘈雜,接著門被拍得震天響.有人炸雷似地喊起來︰“哎呀呀,不得了啦,二小姐發了瘋,她身邊的冬荷正在和佩兒姑娘拼命呢,請姨娘快過去瞧瞧!”

    李姨娘一路心急火燎趕過去,卻在花園里撞到了剛剛從松竹院出來的歐陽暖.李姨娘忙過去請安道︰“大小姐.听說二小姐正鬧騰呢,是不是回稟了老太太 ..”,

    “祖母這兩日正不舒服,你現在去豈不是讓她老人家也跟著生氣,我去巴 “歐陽暖淡淡道,黑玉般的眸子帶了笑容,卻叫李姨娘看得心中莫名安定下來︰“好,就請大小姐代為做主。”

    二小姐雖然失了勢.可身份在那里搖著.自己一個姨娘.根本壓不住歐陽可,大小姐是長姐.又是老太太跟前說一不二的人物,只有她去,才能鎮得住場面,李姨娘心中暗自竊喜.不用自己動手就能解決事情.這當然是皆大歡喜。

    歐陽暖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也不戳破,微微一笑道︰“李姨娘,帶路吧。”

    前腳踏進歐陽可的房間,就看見冬荷還捂著嘴跪在地上痛哭不已,還不停地打自己的嘴巴.說是自己沒有用.連小姐送給老太太的壽禮都看不好.看見丫頭當面欺負小姐.自己也沒能力管,不如死了好雲雲。

    “這是怎麼了.在家廟里鬧成這樣.是要氣死祖母嗎?”歐陽暖緩緩走進來.一路媽媽們都趕緊跪下行禮。

    佩兒一看到大小姐來了.顧不得自己滿身的狼狽.忙擠上去辯解︰“大小姐.您可來了.奴婢可沒法管了……”

    “說的什麼話!”李姨娘皺眉.道”,讓你帶人來伺候二小姐,怎麼會鬧成這樣!”說著看了一眼二小姐,驚呼”,哎呦,這是怎麼了?怎麼成了這副樣子?秋月,快服侍二小姐梳洗.這個樣子叫外人看見了可了不得!”  佩兒還要說什麼,李姨娘一個眼色制止了.道︰“還不快去把冬荷姑娘攙起來

    “佩兒不甘不願地站在原地.不肯動彈。

    “讓她跪著!”歐陽暖冷冷道,眾人都吃了一驚.不由自主都望向一向溫和平靜的大小姐,卻听到她冷笑道︰“娘是讓她來照顧妹妹的,她卻在家廟里跟人鬧到這個地步!一點小事都做不好.連祖母的壽禮都摔了.要她做什麼?這是欺小姐年幼.欺祖母不知道.不把主子當回事呢。若不是娘懷孕要行善積德,我就能先替她和妹妹處置了.不知死活!出去跪著!”話說到後面.語氣冷漠萬分。

    冬荷驚疑不定地睜大眼楮.對著歐陽可求情︰“二小姐.奴婢一心為了您啊,您一定要幫幫奴婢!”

    歐陽可冷笑一聲.對著歐陽暖冷漠高傲地道︰“怕什麼?你是我的丫頭,是娘親自賜給我的.沒有我的吩咐,誰敢動你!”

    歐陽暖淡淡道︰“妹妹,你什麼時候才能懂事?祖母讓你來是吃齋念佛,為還未出世的弟弟祈福的,你卻在這鬧成這樣.你還想不想出去?或者你是覺著這個家廟很好.預備安心在這里呆一輩子?如果你說一個是.我不但饒了這個不懂事的丫頭,而且讓她在這里陪你一輩子!”

    歐陽可吃了一驚.花容失色道︰“你胡說,爹爹不會不管我.娘也會救我出去的!”

    歐陽暖淡淡一笑道︰“祖母說要將你送進來.爹爹說了一句話你可知道?”

    歐陽可的脊背不由自主竄起一股涼氣,上前半步.看著歐陽暖道︰“說什麼?”

    “他說最好關個一年半載.什麼時候妹妹懂事了什麼時候再出來。”歐陽暖微微笑著望向歐陽可,果然見她臉色變得越發慘白,咬緊了嘴唇不說話。

    “妹妹.還要為這個丫頭求情嗎?你要是想求情.我這就去回稟祖母和

    爹爹.說你舍不得這個砸了祖母壽禮的丫頭……”,

    歐陽可顫抖著嘴唇.眼光憤恨難忍.終究還是低下了頭.狠狠道︰“休說是死個把小丫頭,姐姐願意的話,就是死上三兩個,也跟捏死幾只螞蟻似的,算什麼,冬荷由得你處置就是了。”

    李姨娘心里緊繃著的弦.漸漸松了。歐陽暖三兩句話,就將歐陽可的軟肋拿捏住了,二小姐原本是想要將事情鬧大,然後去老太太跟前告自己一狀,但是現在冬詩和佩兒爭執起來.卻無意之中砸了老太太的壽禮.這就太過分了,如果鬧到老太太那里.大小姐隨便說兩句話.只怕二小姐出來的日子就遙遙無期了。

    換句話說.二小姐能不能出去.還拿捏在大小姐手中.識時務者為俊杰,歐陽可怎麼可能為了保住一個丫頭而妨礙了自己的前途呢?出賣丫頭保全自己的事情.她已經做了一次了.當然可以做第二次。

    冬荷立刻明白過來.舉起手往自己臉上使勁兒地榻︰“奴婢錯了!奴婢是豬油蒙了心,不知天高地厚,做錯了事,以後再不敢了,求大小姐饒恕。”屋里屋外一時安靜之極.只有她的求饒聲和打在臉上的 啪聲。

    歐陽暖淡淡望著她.紅玉冷聲道︰“听不見大小姐說什麼嗎,拖出去,冬荷嚇得不行,張。要喊饒命.李姨娘臉一陰.一眼瞪過去,一個婆子一把捂住她的嘴,幾人七手八腳的將她拿定拖了出去。

    看著拼命掙扎的冬荷,歐陽可目瞪。呆.屋子里頓時一片死寂。

    秋月冷冷站在邊上看著.始終沒丁點反應,她是當年林氏親自挑選,再親自教導出來,專為照顧歐陽可準備的。她跟著歐陽可多年,早已是獨擋一面的大丫頭,吃穿用度.比外面普通人家的姑娘好了不知多少倍。見慣了富貴.眼光和心思自然也就要高許多,該想的不該想的,都想了一些,其中想得最多的,就是為自己謀一個好出路。比如說,作為小姐的陪嫁.當通房,然後順利做姨娘.所以她一直為了歐陽可盡心盡力,以圖為自己謀一個好前程。然而最終卻被自己一直伺候的主子莫名其妙給賣了.這一生都要關在這個家廟里.不要說原先的美好想象全都化為泡影.連靠自己月銀生活的家人也都失去了來瀝……她心中,委實是恨透了林氏母女。

    歐陽暖看了秋月一眼.道︰“從今天起.你就在這里好好伺候二小姐。

    秋月低下頭.應聲道︰“是,大小姐,奴婢一定盡心盡力。”

    歐陽可看著秋月那張面無表情的臉.無意識地打了個冷戰。

    歐陽暖走出房間.李姨娘試探著問︰“大小姐.冬荷這丫頭……”

    “從今天起,就罰她去浣衣,對老太太和爹爹那里怎麼說.李姨娘應當

    知道吧。”

    “當然.是她無意中打碎了老太太的玉觀音,二小姐將她趕出了家廟。”李姨娘微笑著回答.歐陽暖點點頭.道︰“妹妹年紀還小.很不懂事.她這里就有勞李姨娘費心了。”

    “是.大小姐.但凡二小姐有什麼不好的舉動.我都會派人去向大小姐稟報。”李姨娘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

    歐陽暖淡淡道︰“姨娘說的這是什麼話.妹妹身子弱,我是怕她身子不適,有個頭疼腦熱的就不好了。”

    “大小姐說得對,我會著人好好照顧.二小姐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一定去听暖閣告訴大小姐。”李姨娘立刻作了更正,紅玉帶著笑容望了這位姨娘一眼.她果真是以大小姐馬首是瞻,而且一點就透。

    說到底,歐陽暖不過是給了她足夠的甜頭.李月娥也不愚蠢.知道投桃報李罷了。歐陽暖微笑著道︰“那就勞煩姨娘了。”

    “大小姐客氣。”

    李姨娘一回頭,就吩咐外面一個小丫頭道︰“暗地里好生看著二小姐,若是出了什麼差遲.仔細你的皮!”

    半夜時分,歐陽可突然睜開了眼,卻看到秋月睜大了眼殊子定定站在床前看著自己,她嚇得當場從床上坐起來,失聲道︰“你……你干什麼?”  秋月披頭散發的,赤著腳,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奴婢怕二小姐做惡夢,在這里守著。”

    “你..”.你走開!”歐陽可看她這副陰死陽活的樣子就害怕.大聲呵斥道。

    秋月看了她一眼.默默走到一旁去了,然而歐陽可過了一個時辰。渴醒來.秋月竟然又坐在她的床頭.冷幽幽地望著她。又是一輪反復.秋月竟然像是刻意折騰她一樣.不管怎麼呵斥都趕不走。

    接連鬧騰了兩個晚上.歐陽可又怕又累,可是實在熬不住.終究睡著了.最後卻是被一滴滾燙的東西給燙醒了.她一抹臉上,驚叫一聲坐起來.秋月竟然端著燭台坐在她床頭.滴在她臉上的居然是蠟燭的油!老天爺.歐陽可再也忍受不了.大聲呵斥︰“不要坐在這里.去給我倒杯水喝。”

    秋月冷冷地道︰“這麼晚了,二小姐喝水做什麼?不睡覺麼?”

    歐陽可一愣,當即冷下臉道︰“叫你去你就去.問那麼多做什麼!”

    秋月的目光還是幽幽的.跟女鬼一般滲人.只是多年的習慣使然,她終究還是不情不願地去了。歐陽可卻從背後爬起來,猛地用瓷枕頭狠狠砸了秋月的頭,只听到一聲悶哼.秋月頭上血流如注,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歐陽可一把丟了瓷枕頭.心里也害怕得要命,她原本並不想這樣的.只是這些天沒好吃的也沒法睡覺,整天身邊還有這麼個心懷怨恨的丫頭,今天是蠟燭油.怎麼知道明天不是刀子?歐陽暖這是要害死自己.她不能坐以待斃,這幾天她想盡辦法給娘送求救的消息,卻無論如何都傳不出去,這回她自己偷偷跑出去,只要見到了娘.她一定能給自己想到辦法!這種擔驚受怕的鬼日子,她一天也不想過了!

    歐陽可看也不看例在地上的秋月一眼,探身打開窗子,從桌上爬上窗台.從窗台滾落到外面的花圃里,把手臂都掉青了.她強忍著一身火辣辣的刺痛.扶著牆站起來.心中暗暗發誓,將來翻了身,一定要將這種恥辱千倍百倍地還給歐陽暖,看著周圍滌黑的一片.她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轉身飛快地向黑暗處走去。在她走後不久,一個小丫頭從走廊處走了出來.提在手中的燈籠閃了閃.她輕聲對旁邊的媽媽說︰“快去稟報.就說二小姐跑了!  消息傳來的時候.歐陽暖正在為八寶圖繡上最後一針.她連頭也不抬,淡淡的道︰“天色太黑.你們是眼花了吧。”

    報信的蔡媽媽一臉肯定道︰“大小姐,肯定不會錯.二小姐打傷了秋月.跳窗子跑了。”

    “妹妹一個閨閣千金,好好在家廟里祈福,怎麼可能跳窗子逃跑.滑天下之大稽。你們不過是看到了一兩個小賊,不趕緊去抓.居然還空。白牙說是妹妹.當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歐陽暖放下手中的針.神色平穩地道。

    蔡媽媽一臉迷惑地望著大小姐.不明白她的意思.紅玉輕聲道︰“不過是個賊子.抓住了打一頓就是了,媽媽何必大驚小怪。”

    蔡媽媽一愣.看了大小姐一眼,卻見她的眸子明亮.只是微笑.然而眉目卻如春花般盛放.有種動人心魄的驚艷,她心中一驚,頓時低下頭去.道︰“是,奴婢立刻吩咐底下人.務必抓住這個小賊。”

    歐陽可路上遇到好幾撥巡夜的婆子,嚇得她心驚肉跳,好不容易來到福瑞院門口,正想要敲門讓丫頭放自己進院子.卻突然听見平地一聲雷響︰“誰在那里?”

    她驚覺不妙,正要開口回答,一個巴掌已經呼嘯著落到了她的臉上,接著是重重的一棍子招呼上來,

    她畢竟年紀還小.又多日擔驚受怕.身子再也撐不住.一個踉蹌匍匐倒地.她倒抽一口涼氣.卯足了勁拼命想喊出那一聲︰“是我……”,

    然而那使棒子的人根本沒給她機會.劈頭蓋臉地打下來,大聲呼喊︰“快來人!有賊!,.

    歐陽可怎麼甘心,拼命想要掙扎著爬起來推開那些人.無奈人家早有準備.一把堵住了她的嘴巴.拖到陰暗處就是一通狠狠地打!原本巡夜的丫頭媽媽們越來越多.尖叫聲斥罵聲此起彼伏.將歐陽可全部的辯解聲全數壓在了下面。

    福瑞院的丫頭听到聲音,開門出來查看.卻被人擋住了路.蔡媽媽陪笑道︰“不好意思.巡夜的婆子發現了一個小賊.問話不回答就是拼命跑,大家正捉住了教訓,呢!驚擾夫人了!,.

    王媽媽在里頭大聲問了一句︰“怎麼回事?這里是什麼地方.怎麼敢在這里鬧?”

    守門的丫頭大聲道︰“巡夜的人抓到了偷東西的小賊呢,媽媽去睡吧,不礙事的。”

    王媽媽點點頭,半點也不知道那邊被打得半死的人就是自家夫人心疼的二小姐.毫無留戀地轉身回屋子了。

    歐陽可急得要死.眼淚都痛得掉了出來.奈何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足足被打了半天,幾乎沒了哼哼的力氣,巡夜的媽媽才揮手道︰“送去給老太太處置吧……”

    等林氏得到消息趕到壽安堂的時候.歐陽可渾身髒污的躺在榻上.像是一條死狗一樣連哼哼都不能了。林氏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女兒.當下血液轟的一聲一下子竄到頭頂,尖叫一聲.昏了過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60 狹路相逢狠者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60 狹路相逢狠者勝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