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大小姐奇貨可居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大公主緩步上了轎子.歐陽暖目送她離去.便听到有人大叫“姐姐”.歐陽爵飛奔著沖了過來,一迭聲地叫著︰“姐姐你沒事吧?剛才嚇死我了!

    “你都這麼大了,還這麼不穩重.什麼大事情就嚇死你了?天下比這個大的事情多的是,”歐陽暖嘴里斥責著.手上卻愛憐地為弟弟理了理跑亂的發絲.“剛才姐姐說你.生氣了嗎?”

    “才沒有呢,我怕姐姐吃虧嘛.”歐陽爵撒著嬌道.“秦王世子不是好人.你以後少搭理他.咱們快回去吧。”

    歐陽暖笑著用手點點他︰“遇到事情就知道驚慌.你也要想一想,若是沒有大公主來,今天咱們該怎麼辦?”

    “你姐姐說得對,你也不小了,從今往後記得不許再惹是生非。”就在這時候,李氏走過來.姐弟兩人趕緊向她行禮,李氏嘆了口氣,看著歐陽爵說道.“爵兒.秦王世子可不是好招惹的人.你怎麼會得罪他了?”

    “祖母.今天我本來只想在田野之間轉轉.不知怎麼卻無意之中闖入了獵場……”

    “爵兒.當著祖母的面你也敢撒謊.獵場明明有侍衛看守.你一個小孩子怎麼進得去?”歐陽暖皺眉,剛剛大公主帶著李氏一路進了獵場,怎麼會看不到守衛站在門口,他說自己誤闖,說出來豈不是讓李氏心生懷疑嗎?

    “听見沒?還不老實說,“李氏故意沉下臉道。

    歐陽爵臉一紅.不好意思道︰“其實我們是從後山進去的.因為我听說這里面有珍奇的野獸,一時好奇才偷偷溜進去.但是我先前並不知道秦王世子會在里面狩獵啊,”

    “嗯,以後還是盡量少和這些人打交道為好,”李氏听完了解釋.長長松了一口氣.道,“雖說大公主今天幫你們解了圍,可她也是喜怒無常不好得罪的.今天可把我這個老骨頭折騰慘了。好在剛才我和惠安師太說上話了,也算咱們沒有白來寧國庵一趟……”說到這里,她似乎突然意識到孫女別、子都在跟前,欲言又止地住了口。

    看到她的表情.歐陽暖就知道此事必然與林氏腹中的孩子有關系.她裝作沒有听見的樣子.不露聲色地道︰“祖母.您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李氏一愣.這才覺得自己後背都被冷汗濕透了.四肢冰涼、渾身發冷.旁邊的張媽媽趕緊過來攙扶她︰“大小姐.老太太一听說大少爺被扣下了,真是心急如焚,急慌慌就趕過來了 ”

    歐陽暖點點頭.看著李氏蒼白的臉色關心地道︰“祖母,我們還是先回去,再請大夫來瞧瞧。”

    李氏點點頭.一行人上了馬車.回到歐陽府。

    回去當夜.李氏就病了,病得很重,時不時的發低燒.燒的渾身滾燙.幾乎昏死過去.大夫來瞧也說凶險的很,老人家最怕這種來勢凶猛的寒癥,一個弄不好怕是要過去.這下可把壽安堂所有人都嚇壞了。

    歐陽暖日夜照看老太太.每一昏方子都要細細雅敲.每一碗藥都要親嘗,本以為李氏很快會好轉.沒想到這一回她整整掙扎了三天三夜,仍然逃不出可怕的高熱和半昏迷狀態。

    李氏陷入昏迷,無數猙獰的鬼臉,總在她身邊盤旋。她想大聲喊叫,用雙手椎開那死死纏繞著她的可怕夢魘。但實際上,她連手指都無力動一動,嘴唇翕動得幾乎不能察覺.輕輕的氣息吹出勉強可以听到的字︰“不要 …啊.不要.走開,快走開忍過一陣劇烈的頭痛,她的額頭滿是冷汗.跌入更深的昏迷...”

    在她的夢中,洪水咆哮著.不知從何處狂奔而來.勢不可擋.沖垮了壽安堂.沖走了歐陽府的一切.李氏急切地叫著每一個人的名字,兒子.孫子.孫女……然而除了茫茫的一片洪水.什麼也沒有,甚至沒有一個人影。  洪水終于漫上來.在她頭頂轟響著,滾滾而過,她渾身發寒.大汗淋灕,一個冷戰使她從昏迷中驚醒過來.竭力張開雙目,只見屋子里燈火熒熒.十分昏暗,床邊坐著一人.雙手支著下煩.閉目養神。

    “和 她輕輕一呻吟,床前的人立刻驚覺.連忙出去取來一把熱乎乎的紫砂壺.一手抱著李氏,一手小心地喂茶水。李氏從勉強睜開的眼縫里看了看.斷斷續續地說︰“暖心 …你還在這里 ”歐陽暖連忙溫柔地低聲說︰“祖母,您且放寬心,大夫都說您不要緊的,養養就好。”

    李氏費力地搖頭︰“不.我難受…我自己覺得都睜不開眼.怕是熬不住.””.”歐陽暖撲通一下跪在床前︰“祖母.您千萬別這麼說!您怎麼也不能走!暖兒情願替您生病.爵兒不能沒您在豆大的淚珠順著歐陽暖的臉頰滾了下來.說不出的情真意切。重生之高門嫡女

    李氏勉強裝出個笑臉︰“傻話 “怎麼就你一個,在這里?”

    歐陽暖說.“爹爹下午來看過您了,爵兒也一直守著您,剛被我勸走。張媽媽說是出去看看熬藥的火候到了沒有。”

    李氏點點頭,剛想要說些什麼.卻覺得歐陽暖的臉越來越模糊.直至又陷入黑甜的昏睡,她也沒來得及表達內心的恐懼情緒。

    這一昏睡就又是一夜過去.早上的頭一束陽光射進屋子.窗外清晰的鳥鳴聲將李氏喚醒了。她覺得神志很清醒.身上也舒服多了.只是沒一點力氣.她喊了一聲︰“張媽媽!”

    聲音雖輕.在一片寂靜的屋子里卻很震人,床前、矮凳上、門口、走廊頓時人影晃動.歡聲笑語器器率卒地透過窗根︰“老太太說話了,”“老大太醒啦,”.”…原本和衣躺在軟榻上的歐陽暖猛地驚醒.上前去為李氐掀開了帳子,眼淚盈盈地笑著道︰“祖母,您可算醒過來了… ”

    張媽媽也露出笑容,道︰“老太太,大小姐在您床邊上守了三天三夜了,“

    “我的好孩子, ”李氏忍不住喊了一聲,歐陽暖俯下身子.李氏把她樓在懷里.兩人一起落淚了。張媽媽一面擦淚,一面叫人去稟告老爺。  歐陽治聞訊奔來.正趕上祖孫倆親熱地談著話。歐陽治臉上露出喜悅的神色說︰“老太太,您可把兒子嚇壞了!您要是再不好,兒子可怎麼辦!”說心底話.歐陽治巴不得李氏活的越長越好.這一次她突如其來的病倒.大夫說老太太年紀大了.恐怕有性命之憂.將他確確實實嚇了一大跳.生怕李氏突然死了自己要辭官回鄉丁憂,這一去可就是三年.誰知道三年京都會發生什麼變化.等他回來以後黃花菜都涼了!

    李氏笑道︰“虧得有暖兒這麼細心的照料!對了.怎麼不見其他人?”

    歐陽暖微微笑著道︰“李姨娘持地去廟里給祖母您祈福去了。”

    李氏點點頭,臉上帶了一絲笑容道︰“也是她有孝心口”說完.她看著歐陽治道.“你媳婦呢?”

    歐陽治一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歐陽暖臉上恭順如昔.輕聲道︰“這幾日下了大雪.壽安堂忙成一團.沒人去福瑞院報信,娘可能還不知道祖母您病了。”

    李氏的面色霎時陰沉下來.像是堆上了滿天的烏雲.不滿地白了歐陽治一眼。

    “不知道?”她口中重復一句,眼楮轉向張媽媽︰“三天了,她也該著人來問問吧?”

    張媽媽不敢看李氏飽含不滿與憤怒的臉.低下了頭道︰“奴婢已經派人去通知過了.可是夫人一直沒有過來.也沒打發個人來問一問 ”

    李氏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道︰“一次都沒有?”

    所有人都不說話了,歐陽治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林氏因為李氏將可兒關起來的事情一直鬧脾氣,將福瑞院的門關的緊緊的,絲毫也不關心壽安堂這里發生了什麼。

    歐陽暖笑著安慰道 “祖母.娘懷了身孕.或許是怕凍壞了弟弟才很少出門.或者雪天路滑…”

    “哼.你總是在幫她說好話.也不想想她是怎麼對你的.”李氏眼楮里浮現深深的厭惡,“現在這個女人越發放肆了,連我都不放在眼里,她這是向我這個老太婆示威啦!”她慢慢閉了眼.冷冷道︰“婆婆生病了不聞不問,全京都也沒有這樣的兒媳!.”.“”

    “祖母千萬別生娘的氣,她這一次也是疼妹妹.一時想不開,顧念不周全罷了,您想想,娘以前對您總是孝敬多年,一直很盡心.也該原諒她這一回……”

    李氏一聲長嘆.打斷了歐陽暖的話︰“你不用說了,這個女人自從懷了孕.越發不識大體.半點人事不懂啊!”..”暖兒.好孩子.你又太懂事了.偏偏懂事的這麼少

    歐陽治暗暗咬著牙根,鼻翼劇烈地翕動著,一股紅潮忽然涌上他的臉龐.染上他的雙顴和眼楮.黑黑的眉毛在眉間結成了疙瘩.他咬牙切齒道︰“這個婦人太無禮了,惹急了我休 ”

    他話說了一半,李氏重重咳嗽了一聲,歐陽暖笑道︰“祖母,我去看看藥煎好了沒有?”

    李氏點點頭,歐陽暖為她蓋好錦被.才直起身子,轉身走出門去。

    李氏一直看著孫女走出去.才嗔道︰“你說話也不注意些.惹急了你怎樣,這些話能隨便說嗎?”

    你自己還不是當孩子的面抱怨兒媳婦不孝順,歐陽治臉色一紅.有些訕訕的,卻不敢當面把這話說出來.只好輕咳一聲轉移話題道︰“老太太.听說您是出去敬香受了風才染病的.以後還是多加保重才是。”

    李氏搖頭,嘆息一聲道︰“不僅是如此.這一會出門著實遇到了不少事情。”她看了張媽媽一眼.張媽媽立劑會意.將在寧國庵和獵場發生的事情對歐陽治說了一遍。

    這些事情,歐陽暖早已簡要匯報過了,只是並未提到大公主對她青睞有加和秦王世子故意為難的事。歐陽治听著張媽媽說的版本.越發驚訝道︰“大公主出面解了圍?真的嗎?”

    李氏點點頭,道︰“沒錯,人都說大公主極難討好.我瞧著她倒是很喜歡暖兒.否則也不會親自駕臨獵場說項。但是經過此事,我倒是覺得.暖兒如今也大了,生的又如此出色,你也該為她的婚事籌謀一二。”

    “暖兒才多大.老太太也太心急了。”歐陽治其實早已經在算計這個.听到李氏這樣說.卻故意露出吃驚的模樣。李氏冷笑一聲道︰心急的只怕不是我.另有其人吧。我壽宴那一天.你那好夫人持意邀來什麼甦家夫人作客.又三番兩次表現出持別的親近.總不能是惦記旁的吧.她指望著別人都是瞎子嗎!”

    “老太太放心.兒子還是知道輕重的,莫說是我們這樣的人家.就算是普通的官家嫡女.也斷沒有隨便許給商人子的道理.哪怕他們說破天去.兒子也不會糊涂!”

    李氏點點,道︰“只怕你那媳婦不肯死心.暖兒這一回在大公主面前都露了臉.你更要上點心才是。”

    歐陽治听到這里,猶豫著說道︰“老太太.您的顧慮不是沒有道理.自從上次壽宴.不少人明里暗里來打听暖兒的事。前日我參與飲宴.宣城公府的朱大老爺倒是流露出讓朱大夫人見一見暖兒之意.照兒子看.頗有三分意思。”

    “宣城公府?快別提了.那家人我很是瞧不上.這次上香踫見那朱三夫人.面上總是笑嘻嘻的.說話卻是別有用心,暖兒嫁過去只怕還沒當上家.就被這三嬸子擠兌的沒地方站了.到時候你這個老子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不至于吧老太太.宣城公還在世.這三房一向是面和心不合的.將來老太爺一走.分了家也就是了.朱大老爺身子又不好,爵位還不都是他兒子的.到時候暖兒嫁過去就是宣城公夫人.我琢磨著倒也還是可以的。”

    “哼,那家人外邊看起來光鮮.內里卻污穢不堪.也是他家倒霉.若是太皇太後還在世,不至于被冷落這些年.不過他家子弟也不上進.我听說那長房的朱公子年紀不大還未定親,屋里竟有三四個丫頭收了房,實在是不像話!你縱然只考慮前程.也要想想爵兒,他們姐弟情深,爵兒又是個重情重義的.要是知道姐姐嫁給這樣的人,還不怨恨上咱們?”李氏慢慢說道,張媽媽不由自主看了她一眼,心里卻知道李氏這是借著大少爺說項.實際上張媽媽也多少看出來了.大小姐盡心盡力的服侍.李氏縱然心硬如鐵.也實在是有些感動的。

    歐陽治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道︰“老太太說的是,只是朝中不少公侯之家要不就是空有架子早已沒落.要不就是家底厚實但子弟沒出息.兩者皆有的自小都是定好了親事的.我家暖兒要是早點開了竅.只怕現在早就許出去了!”

    “你還好意思說,這都要怪你那個好夫人.她生怕別人不知道歐陽家有個二小姐,一有機會就到處顯擺,反倒成天把暖兒藏著掖著.現在不但把可兒慣的不像個樣子.她自己也深受其害.當真是不像話!你也別光想著公侯之家,好些的官宦人家之中可有合適的嗎?”

    “這個.…”尚書廖大人也與我提過”.””

    “尚書大人?”李氏皺眉.道,“這倒不好辦了。”廖遠是歐陽治的頂頭上司.回絕別人可以.若是得罪了廖遠,那是大大的不智。

    歐陽治顯然也明白這一點.他的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道︰“我以暖兒尚未及並為由含糊過去了.橫豎她現在年紀還小.也不急著選婿。可廖大人這一提親,我們卻不得不盡快籌謀此事.一旦暖兒及等.要麼應了廖大人家這門親事,若是不應也得有個說法。”

    “你的意思是——”李氏望著自己的兒子.表情有些微妙。

    歐陽治嘆息了一聲道︰“廖大人畢竟對我多有關照.若是他始終不肯斷了這念頭,恐怕我也真要將暖兒嫁過去了。”這些日子他翻來覆去想了又想,要攀附王孫公子確實很難,廖家就不同了,畢竟廖遠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將來大有助益,只是這樣一來.才貌雙會的暖兒就有些可惜了,他總覺得自己的長女拿來巴結廖家多少有些浪費。

    李氏靠著一個鴨蛋青金錢蟒的靠枕.張媽媽遞來白瓷浮紋茶盞.李氏接過來淺啜一口.道︰“那廖公子的確是不錯的.與我家也是門當戶對.按說暖兒過去也不會受什麼委屈.只是暖兒才貌雙全,眾人皆知.配給一個吏部尚書家.多少有些可惜了。再者說一”她若有所思地看了歐陽治一眼.道︰“再者說,那次壽宴我听人說.那廖大人似乎和秦王走得很近,可有此事””

    歐陽治一愣.似乎有些出乎意料.道︰“與秦王走得近?老太太的意思是  ”

    李氏淡淡笑了笑.道︰“你做了這許多年的官,應該比我這個老太婆明白才是。當今太子殿下性情敦厚,身子孱弱.秦王殿下素來強硬,更兼軍功赫赫,然而你別忘了,太子膝下還有個皇太孫.他雖然是個皇孫卻一直頗得聖上青睞.現在聖上身子還硬朗,將來萬一……太子和秦王到底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廖大人也太心急了些。”

    歐陽治點點頭,他還以為李氏對朝堂之事一向不關心.有些驚訝道︰“這一點我也想到了.只是秦王殿下的勝算畢竟大一些.就是我也動過這樣的念頭……怪不得廖兄吧。”

    李氏搖頭道︰“我以前對這些也是不在意的.橫豎與我家沒有多大關系.只是這一次去寧國庵出了這檔事,我就覺得秦王世子喜怒無常.十分可怕,像你這樣的官員暗暗結交些人將來多留條路也就算了.可千萬莫要牽扯進立儲大事中去。老太君前些日子壽宴之時,也暗暗提點過我.京都里頭那麼多公侯伯府,誰都不敢隨隨便便摻和進去!廖大人如今這樣親近秦王.我也知道秦王很有可能壓過太子.可是.可是…”

    “可是畢竟還沒蓋棺定論!”歐陽治點頭道,深以為然,他前段時間的確是急功近利了些.攀附權貴並非一朝一夕之事,就算不能押對寶.至少要明哲保身才是。

    “你這樣想就對了,儲位之爭豈是鬧著好玩的,廖大人本已經富貴雙全.非要參加這個賭注又是何必?所以,廖家的婚事咱們不能答應,他廖家願賭.咱們可不能賭.要是弄個不好,咱們全家被牽連也是有的。”李氏沉吟著道。

    歐陽治听得連連點頭,暗道姜總算是老的辣.其實這些道理稍有些腦子的人都明白.只是什麼也抵不過爭權奪勢之心.一旦自己扶持的王爺登基.那就成了大大的功臣,到時候何止是榮華富貴,位列公侯都未可知!這樣的誘惑,也難怪那麼多人明知道其中有無數荊棘.也要披荊斬棘地一條道走到黑!

    李氏淡淡道︰“這些事情我早已謀算過,暖兒能夠得大公主的喜歡,未必不是大好事,對她結一門好親事也是大有助益的。”

    歐陽治臉上露出遲疑之色.道︰“可大公主與太子也走得很近。”

    “大公主畢竟是先皇後的嫡公主,先皇後去後,大公主就是在如今這位皇後膝下撫養,與太子的情分當然非同一般,但她畢竟是女子.又是聖上唯一的嫡長公主,就算將來秦王登上大寶.也不能明目張膽地對這位長姐如何,況且京都里頭想要攀附大公主的小姐們多了.這和老爺們的政見立場完全是兩回事.所以暖兒得到大公主的青睞對我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李氏慢慢說道,看著歐陽治笑起來道,“想不到婉清那麼個孤高的性子.居然給你生了這麼個聰明伶俐的丫頭.倒也是難得。總不能隨便許一個人家.你為官多年.心里可有什麼合適的人選沒有?”

    歐陽治笑道︰“這個“……暫時還沒有。暖兒這樣的才貌,若是嫁入普通官宦之家.多少有點可惜,再者身份上不高,廖兄那里我也不好說道。”

    公侯之家不行,普通官宦人家也不行,李氏把眼楮一橫.道︰“瞧你這個意思.莫不是想要讓暖兒嫁入”...”她突然不說了,用手指了指天上.皇家。

    歐陽治被說中了心事.有點訕訕的,道︰“老太太.暖兒是我的長女.我如何會委屈了她.當然要盡量讓她有門好親事了,若真能成了……”我們也跟著臉上有光.將來爵兒的前程也都有望了。”

    李氏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道︰“你這個念頭.我倒也是有過的.只是一直覺得很難.但如今暖兒和大公主走得近.這事也就成了一半了.剩下的.就要看你這個父親如何籌謀。只是人選上 ”

    “這個兒子曉得.不會隨隨便便就定下的,好在暖兒年紀還小,咱們看準了形勢再說。”

    母子倆一邊說著一邊敘話,倒是越發投機了起來。張媽媽在一旁看著暗自嘆息.老太太終歸是心狠的.剛剛才說廖大人攀附秦王多有不智.可轉臉卻討論起該如何讓大小姐嫁入王府.說到底.只是嫌棄廖府還不夠格。

    歐陽暖借。看藥,卻出了壽安堂,一路向歐陽爵的院子而去。那日之後.爵兒就一直郁郁寡歡的.歐陽暖深深知道弟弟是太過內疚才會如此.只是對于她而言.縱然歐陽爵真的惹了麻煩.她也會想方設法為他解決。

    趁著歐陽爵上學的功夫,歐陽暖已命人準備了許多很有趣的東西,她有信心.歐陽爵一定會因此高興起來,所以早早便前去布置。

    歐陽爵下學回來.竟看到自己的院子大變了模樣.不由得十分吃驚.轉眼看到歐陽暖正站在廊下.忙過去問道︰“姐姐.你這是干什麼?”

    院子里不知何時準備好了兩個光滑 亮的鐵環,環的圓經比普通男子的手腕更粗大一倍.通過兩條繩子懸掛下來.歐陽爵走過去特意比試了一下.竟發現那鐵環桂的和自己的肩膀一樣高。他向它們仔細看了好一會,實在想不出它們究竟是一種裝飾物,還是一種用具,更猜不出是做什麼用的。

    歐陽暖笑而不語.輕輕拍拍手,便有人將院子里的小側門椎開了,開門的小廝自己又側著身子退了下去。原先種在側門外的竹林,此刻竟然已經變了樣子,竹竿高高矮矮地直立著︰最高的比一個成年男子要高,最低的離地只有半尺的模樣。而這些竹竿本身的粗細.也各有不同……”最粗的比人臂還粗.最細的卻只有大拇指那樣大小。它們的式樣.更是奇持到了極點︰有的是筆直的.有的是彎曲的.有的是頂上削尖的.有的還結著一個因兒。它們的距離.從十來丈遠近的地方起始.一直到牆根為止.遠遠近近的都有。歐陽爵看了,簡直越發驚奇.不明白姐姐為什麼要讓人將好好的竹林砍成這樣。

    “這便是箭道!那些豎立著的竹竿.都是練習射箭的人所用的箭靶。”歐陽暖微笑道.“從今天開始.你每天可認定一支不同的竹竿作為射箭的目標.這些竹竿之中.距離遠的.太高的.太矮的,或彎曲的.便比較不容易射,你必須先從近的.直的,不高不低的練起.由易而難.逐漸的進步。等你有一天練習到無論哪一支竹竿都可以接連射中三箭.優秀的箭術就算是練成了.真正到了那一天.不要說你大表哥.便是整個京都也未必有誰能勝過你!”

    歐陽爵目瞪。呆地望著歐陽暖.簡直有些不敢置信。姐姐什麼時候準備了這些東西.為什麼他一點都沒有收到消息?姐姐又是從哪里懂得這麼多事情的?

    歐陽暖不知道他心中的驚訝,又指著那兩個鐵環說道︰“爵兒你是初學者.為了讓射出去的箭有準確的方向.便不可不講究射箭的姿勢.注意兩條臂膀的部位.既不可太高,也不能太低.也就是必須使那張弓擎得恰到好處。話雖然很簡單.學習起來,卻委實非常不易.必須你自己下苦功.這兩個懸空的鐵環便是一件絕好的鋪助品!你試試看,”

    歐陽爵聞言.將兩手從鐵環中穿過去,恰好使他的肩膀給鐵環吊起.一旁的小廝趕緊過來仔細打量著他的身高,持意把那兩條系著環的繩放下了一些.調整好高度,然後再把弓箭遞給他。歐陽爵一愣.突然明白過來,姐姐是讓他就在這兩個鐵環的牽制之下.一次一次的學習。他用力射出了一箭.箭就從這側門穿出去,還沒踫到一根竹竿就掉了下來。

    “不必心急,剛開始只是確保你能有正確的姿勢.再過段日子,你受鐵環的束縛而由習慣成為自然了.就可以脫離了鐵環,專心學習箭術了!”  “可是.姐姐你為什麼突然準備這些毗 ”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你闖進圍獵場.不就是想要親身感受一下嗎?

    姐姐明白你想要什麼.等你練好了真正的箭術,一定讓你得償心願!”

    只要是歐陽爵想要的,歐陽暖都會想方設法為他得到,這是她上輩子欠這個孩子的.如今她不顧一切也要保護好他。

    “姐姐..”””歐陽爵黑亮的眼楮里滿滿的感動.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大少爺,不止這些呢!你看那邊!”一旁的小廝插嘴道,滿眼的興奮。

    歐陽爵順著他的手指望過去,瞧見院子里有一匹形態很生動的木馬,在一個牆角里矗立著。它的大小高低,和真正的活馬一般無二.四條腿像是柱子一般深深地植在磚土之下,它的背上.居然還配有一副完整的馬鞍。

    “我知道咱們家有真馬.只是你功裸多.每天出去郊外遛馬確實不可能,這一匹木馬便是專門給你平時練習騎術用的!你也見過明郡王的隊伍.你可看到那些士兵上馬的迅速和敏捷?箭術和騎術缺一不可,希望你能記住這一點.不要只顧著箭術忘了騎馬的技術。”

    如果爵兒將來總有一天要離開自己.奔赴他心中的勝地.不管是建功立業也好.行軍打仗也好,這些終究有一天會用得著,歐陽暖心中這樣想道,口中卻道︰“你要好好練習,但是功課也不許耽擱.听見了沒?”

    歐陽爵興奮的黑色眼楮閃閃發亮.用力的,像是小狗一樣地點頭.說的時候口氣中自然透出一股鄭重之意︰“姐姐.你的心意爵兒都明白。”

    不.你不明白.我支持你只是因為你喜歡.不能因為我希望你一生平安就一輩子困住你的羽翼.總要讓你自己學著去飛翔,僅此而已。歐陽暖心中黯然,臉上的笑容卻越發親切燦爛。

    紅玉在一旁咋舌.為了置辦這些東西大小姐當真是費盡了心思呢,她白天在壽安堂照顧.閑下來就研究古籍上的法子.畫了樣子給工匠日夜趕制.不過短短三天就將這些全都完成,連方嬤嬤都說.大小姐直是太疼愛大少爺了,放眼京都這樣的姐姐也是沒有第二個的……

    福瑞院

    王媽媽端來一杯熱騰騰的茶,小心翼翼地道︰“夫人.您去壽安堂看看吧.奴婢听說老太太有三天起不了身了。”

    “看什麼看!那老太婆關了我的女兒,還叫我眼巴巴的上趕著去看她.真當我是好惹的.惹急了我,就去砸了那家廟!”林氏余怒未消,滿臉都是不悅,重重將茶杯磕在小條幾上.臉色陰沉地要滴下水來。

    “夫人.千萬別說這種氣話,這是傷人一千自損八百呀!豈不是讓大小、姐看了笑話!”王媽媽忙擺手,急急的勸道.“你這麼一來,與老爺夫妻還做不做.將來日子怎麼過?”

    林氏咬牙道︰“那你說怎麼辦?誰想到那個軟骨頭似的歐陽暖變得這麼厲害.先後給老爺送來了李姨娘和嬌杏兩個小妖精,偏偏這兩個老爺寵愛的很.如今一個月連我房門都進不了一次.我說什麼他都不听,可兒還被關在家廟里求救無門,真憋屈死我了。”

    “夫人且喝杯茶消消氣。”王媽媽溫言細語道,“想當初夫人剛嫁過來的時候,這府里里里外外的人都盯著.夫人您上上下下打點.對老太太孝順有加.對大小姐和大少爺視如親生.對老爺溫柔體貼.這些年來越過越順心,別說老太太待夫人是客客氣氣的,老爺當初與夫人也是恩恩愛愛。老奴說句不當說的話.若是夫人還跟當初一般小心,也不會這麼容易著了大小姐的道.您畢竟是她的娘.身份在那里擺著.她敢當面對您如何嗎?那是不敢的,一個孝字也要壓死她,可是二小姐太沖動了.夫人您不勸著竟然也跑到老太太那里去鬧.這可壞了事了。再說您往日里那般溫柔體貼地對待老爺.如今卻為了二小姐和您肚子里的這個少爺,一次兩次的給老爺臉子看,時不時的下老爺面子.老爺如何與你貼心,如何不起外心?”

    林氏頹然靠在椅背上,想起這些年的風光得意,不由得一陣心酸,也是自己太大意了.冷不防斜里殺出個李姨娘來.接下來她便一步錯步步錯.直讓李姨娘一天天坐大.不知何時起.歐陽治與她越來越淡漠,貼心話也不與她說了.在這府里頭.最重要的就是要籠住男人的心.他要是肯幫著自己.如今在這府里也不會舉步維艱。

    王媽媽放心了.拿起一旁的茶水又遞過來︰“夫人是心竅玲瓏的人,本用不著老奴多嘴多舌.可您哪知道那些個狐狸精的鬼城伎倆,就說嬌杏那件事.就算夫人想要將嬌杏嫁給苗管事的兒子,也無需那麼心急,橫豎只是個丫頭.怎麼拿捏都行.偷偷打發了也就是了。但是夫人偏偏先驚動了這丫頭.後來又鬧到了老爺那里,老爺既然動了念頭.夫人大不了同意將她收房也就罷了,偏偏您死活不肯,最後硬是鬧出個姨娘來,豈不是全中了大小姐的計?”

    林氏听了.默然無語,臉上的神色幾乎已經是後悔不已。

    王媽媽繼續說︰“夫人,如今老爺和您離了心.您也要越發當心了,當兒媳婦的.自然該在婆婆面前立規矩.晨昏定省也是應該的.您這個月卻一次都沒去過.讓下人們說您規矩不嚴禮數不周.這豈不是得不償失?再者.這次老太太生了病.您一直不去看望.這說出去便是大大的不孝.夫人您可千萬要想清楚了!”

    “我去了看她的冷臉?你不是不知道她有多不待見我肚子里這個孩子,何必,”林氏忍不住道。

    “不論老太太如何過分.您總是要把禮數孝道給盡全了的.這樣旁人也說不出您什麼呀!”

    林氏不言語了.這句話正中要害.王媽媽看林氏眼色閃爍不定.知她心中所想,便繼續勸說︰“您可知道,大小姐天天在那里守著,如今府里誰不說她孝心有佳,夫人您這是白白送了好名聲給大小姐啊!就連李姨娘也隔三岔五的借著各種機會去給老太太問安,噓寒問暖的,這次還說上山為老太太祈福!您若是只顧著和老太太置氣吵鬧.平白便宜了大小姐和李姨娘從中取利.您甘心嗎?”

    林氏點點頭.眉頭漸漸舒展開來.沉吟道︰“你說的是,是我疏忽大意了。”

    王媽媽連忙添上最後一把火︰“夫人今日想通了就好.前頭的事咱們一概不論,往後可得好好謀刮謀劃.不可再稀里糊涂叫人算計了去才是。老太太越是對您沒好臉色,您越是要笑起來,這樣還顯得您賢惠溫和,日子長了,下人們也會說老太太刻薄,您再找別的機會除掉那些個狐狸精.老爺的心也就攏回來了。”

    林氏點點頭.望著明明滅滅的燈火出神.道︰“明日我也該去給老太太請安了。”

    王媽媽趕忙笑道︰“好.老奴這就去準備。”

    “等等!“林氏頓了頓.突然道.“還有.你幫我去下個帖子.就說請甦夫人上門一聚。”

    “夫人……您這是?”王媽媽心道你還在謀刮那件事啊,果然听到林氏冷笑一聲道︰“老爺想讓我死心,哼.沒那麼容易!等著瞧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59 大小姐奇貨可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59 大小姐奇貨可居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