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被毒蛇世子盯上了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肖天燁冷笑︰“你是什麼意思?”

    歐陽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淡淡道︰“意思就是.要請世子殿下送我們一程。”

    肖天燁掙扎著想要坐起身,卻猛地捂住胸口.額頭上涌出大滴的汗珠,

    厲聲道︰“不要妄想,你們走不出去的!”

    歐陽暖神色古怪地望著他.似是惋惜似是惘悵.低聲道︰“世子這樣苦苦相逼.莫非還有別的原因?”

    肖天燁面色一變,眼神更加陰沉.卻始終沒有說話.歐陽暖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面露茫然之色的歐陽爵身上.心中的猜測慢慢成形。

    喧鬧呼 之聲便在此時傳來。

    肖天燁突然站了起來.他的角度已能夠清楚地瞧見一道人影快速奔進.沿路試圖阻攔的侍衛們被打得人仰馬翻,根本減不緩他絲毫來勢,竟被他直沖了起來!

    “衛峰.你放肆.我的屋子也是你能擅闖的?”肖天燁一眼認出此人乃是大公主手下一等侍衛首領,立即怒斥道”,你要干什麼?”

    衛峰不言不語.視線一掃.看到歐陽暖姐弟站在一旁.立刻走上前去.沉聲道︰“歐陽小姐.大公主命屬下前來迎接!”

    肖天燁驚怒交加,突然兩根手指曲起在唇邊呼哨數聲.片刻之間殿內涌入無數侍衛.肖天燁冷聲道︰“抓住他們!”

    侍衛們將歐陽暖他們團團圍了起來.內里的侍衛執著長劍,外圍的侍衛則拉開了弓箭。

    “衛峰.你竟敢闖入這里.未免太過膽大妄為.立刻放下人.也許看在姑母情面上,我不會追究……”,

    衛峰冷冷瞧了他一眼,還是理也不理,徑自向前邁步,侍衛們也不由地跟著移動.寒光閃閃的長劍帶著一種懾人的威勢。

    到了這個地步.肖天燁還不肯放過自己姐弟,絕非只是一時興起這種原因.只怕——爵兒看見或者听見了什麼.或者是肖天燁以為爵兒在故意竊听……若果真如此,事情就麻煩了.歐陽暖在電光火石之間已經想清楚其中的利害關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肖天燁下意識地以手撫住心口.他在猶豫.衛峰是大公主身邊十分信賴綺重的侍衛首領.不但武藝高強.更只听大公主一人調遣.一般的場面根本鎮不住他.若是真要亂箭齊發將他們一起射死在這里.大公主追究起來.父王那里的確很難交代。但若是不困住他,讓他這樣帶著人沖了出去,事情一樣會鬧得不可開交。

    眼神落在歐陽暖的身上,肖天樺的目光中劃過一絲極端復雜的神色,似乎矛盾之極,最終他的薄唇輕輕抿了起來.從齒間迸出了兩個字︰“放箭!

    在肖天燁的眼中.世上只有死人才不會泄露秘密!

    衛峰立即大聲道︰“我是大公主手下一等侍衛.誰敢隨意射殺!”

    侍衛們本都已經蓄勢待發,听見這一句卻都面面相覷,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肖天燁。

    肖天燁立即向前趕了幾步,高聲道︰“他要刺殺我,立予射殺!”

    侍衛們不再猶豫,當即搭箭入弓.一時箭矢如雨。歐陽暖眼明手快.早已拉著還在愣神的歐陽爵避到柱後。

    衛峰上前一步抽出長劍,飛足踹翻一個侍衛,一時劍光如雪,擊落了第一波箭攻,乘著空隙.突然翻身躍起.在空中幾個縱躍.左劈右砍,專朝侍衛密集之處落足.打亂了弓箭手的站位.大多數侍衛們又不是他的對手.一團混戰中只見他的人影猛地沖天而起.一掠一沖!

    肖天燁原本還在觀察.卻突然覺得頸上一涼,一道冰涼的瓷片落在他喉嚨。.寒氣逼人。

    “都住手!”歐陽暖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所有人都停住了手。

    肖天燁做夢也想不到這種變故.更想不到自己這樣的男子竟然會被一個小姑娘劫持,不由氣得全身顫抖,咬牙怒道︰“歐陽暖,你竟敢 ..”,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歐陽暖淡淡一笑.笑容中透著一股冰冷的甜蜜.”誰讓你都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呢?”

    “歐陽暖,你敢怎樣?”肖天燁冷聲道。

    “世子殿下,暖兒不過是求您放我們姐弟安全離開.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肖天燁目光寒冷如冰,哼了一聲道︰“如果我說不呢?難道你敢殺我不成?”

    “世子殿下想拿性命跟我賭麼?”歐陽暖的聲音依舊溫柔,像是在說今天很晴朗適宜賞花一樣.然而肖天燁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他面如寒霜.胸口不停地起伏著.顯然是正在激烈思考。衛峰也瞪大眼楮.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嬌滴滴的歐陽小姐,心道大公主莫不是說錯了吧,這丫頭還需要自己救嗎?就在僵持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高亢急促的傳報聲︰“大公主到一

    歐陽暖微微一笑,快速放開了肖天燁退到一邊.手中的碎瓷片被不著痕跡地輕擲于地。

    太公主的身影出現在殿門口,而站在她身邊的,除了行色匆匆的陶姑姑以外.還有一臉震驚的歐陽家老太太李氏。

    “這是怎麼了?”大公主嚴厲的目光環視一圈.“天燁,你擺開這麼大陣仗是在迎接我嗎?”

    肖天燁揮了揮手.所有的侍衛們立刻如潮水般退開.他自己快步上前盈盈拜倒︰“姑母,不知您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見諒.”.””他說話的時候,神情已經恢復平常,聲音清亮,恭敬有禮.風度極好.儼然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樣,原來的狠辣瘋狂竟在此劑全數消失了。

    歐陽爵在旁邊看的目瞪。呆.他實在不能理解.一個人怎麼會變臉如此之快!

    大公主冷冷問道︰“歐陽家的少爺和小姐怎麼了.為什麼被你扣了?”

    歐陽暖腳步輕快.帶著歐陽爵已走到大公主身邊,肖天燁望了她一眼,沉聲道︰“歐陽少爺只是誤闖入獵場,歐陽小姐來尋他.我便將他們二人帶到此處稍事休息.正待去稟報姑母.您就尋來了。”

    誤闖?這怎麼可能?李氏的臉上露出十分震驚的神色.拉過歐陽爵上上下下查看一番,發現並沒有損傷,這才放下了心。

    “那這滿院的侍衛是來做什麼的?暖兒,難道有人敢故意傷害你們不成?說出來.我替你作主。”大公主顯然並不相信這套說辭。

    “哦.這侍衛麼.”.””肖天燁搶先笑道,“是歐陽少爺說要觀看侍衛們演練劍陣,我才命他們進來。”

    大公主定定地看著他的眼楮.突然一聲嗤笑︰“天燁在跟我說笑話嗎?你不將他們姐弟二人送回去.反而在這兒看什麼演練……別說是你.就是你父王都不敢在我跟前耍嘴皮,你敢將這套說辭說給你父王听嗎!”

    “如何回稟父王.是我自己的事.怎敢煩勞姑母為我操心口”肖天燁軟軟地頂了回去。

    “大公主.請您放心,”歐陽暖語調柔和.但話意似冰.“世子殿下只是太好客,他留著我們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那些侍衛們可能產生了誤會,以為我們是刺客……”

    肖天樺胸口一滯,咬牙忍著沒有變色。

    大公主冷笑一聲.道︰“那些場面話就不必說了,全都跟我進來!”

    所有的侍衛們都留守在外,眾人不得已跟著大公主進了內殿。大公主坐在椅子上.面如寒冰,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歐陽暖挽裙下拜,仰著頭道︰“請公主殿下為我們姐弟作主。”自己不可以去求大公主.但大公主主動幫忙,便是另一種說法.再加上經過剛才一番變故.肖天燁都還不肯放棄殺爵兒.那就一定要依靠大公主的力量給他施加壓力!

    “歐陽小姐,起來.快起來.有事慢慢說...“”一旁的陶姑姑看著大公主的臉色.趕緊上前去攙扶,然而人卻沒攙扶起來,歐陽爵也跟著跪倒。

    歐陽暖跪著沒動.直視著大公主的眼楮道︰“秦王世子殿下以今日爵兒誤闖獵場為名.要殺了他.我匆忙得到消息趕來,百般求情殿下都不肯改變主意。獵場本是皇家場地.卻並不是禁地.爵兒縱然犯了錯.卻也還不到當場處決的地步,此事還想大公主明察.給爵兒一條生路。”

    她言辭簡潔直白.並無一絲矯飾之言.反而听著字字驚心.李氏的臉色越發難看.簡直都不敢去看大公主的臉。

    “為了這個就要殺人?”大公主更顯驚訝.“我今日請你們留下陪伴.原本是一片好意.卻不想鬧出這種事情來!當真是胡鬧!天燁,你僅僅為了歐陽爵誤闖獵場就要當眾殺他,可有此事?!”

    “姑母,歐陽公子的確誤闖獵場,我也不過是與他開了個玩笑,歐陽小、姐突然來到,見到這場景難免產生誤會,之後我只是讓人護送他們來這里休息…莫非是因為招待不周.二位覺得受了怠慢?”

    大公主見他推的干淨.不禁冷笑了幾聲,道︰“衛峰,你怎麼說?”

    衛峰誠實道︰“屬下趕到這里要帶人走.世子爺命令侍衛們圍攻,並下令放箭。”

    原本面色十分平靜的歐陽暖心中卻一頓.自己姐弟是苦主可以說話.然而衛峰卻是大公主的人.一旦出來作證.大公主的立場就不再客觀公正了。  “我派人前來.你竟然也敢刀劍相向?”大公主的臉色一下子沉下來.美目現出無限的凌厲。

    “我請二位在這里稍事歇息.他闖進來二話不說就要帶人離開.我自然是要命他們救人的。”

    歐陽暖悠悠嘆了一口氣,道︰“公主,也許世子一時看錯,沒有認出這位是您身邊的人也不一定!”

    “認不出來?歐陽小姐也太單純了.衛峰跟著我十多年.京都有誰不認識他是長公主座下侍衛統領.天燁,你才多大年紀.就老眼昏花了嗎?”大公主秀眉一挑,冷冷道。

    肖天燁不慌不忙地笑起來.道︰“姑母要是不信.可以招那些侍衛進來問一問,看看衛統領有沒有自報家門?”

    大公主怒道︰“這里上上下下都是你的人.你矢。否認.誰敢舉發你?

    肖天樺臉上卻一絲慌亂也沒有,淡淡道︰“這里的人雖然是跟著我來的,但連我都是您的晚輩,他們身份地位低微.長公主面前,誰敢欺瞞?”

    他利齒如刀.句句難駁.大公主早已按捺不住怒氣.斥道︰“你還真是狡言善瓣,敢做不敢當麼?可惜你怎麼抵賴也賴不過事實,難不成是別人無緣無故誣陷你?”

    歐陽暖看著肖天燁.越發佩服此人.若說心狠手辣臉皮厚,此人若認第二,只怕無人再敢認第一口林氏、歐陽可與他比起來,當真是小兒科.弟弟無緣無故招惹上這種人.實在是大大的不智。

    肖天燁神色淡然地道︰“我也不明白歐陽小姐為何會無緣無故編出這個故事來,就如同我不明白皇姑母無憑無據的.為什麼立即就相信了外人.而不肯相信我一樣.難不成要姑母是因為父王的事情遷怒到我身上…川

    衛統領心頭一沉.頓時明白自己做錯了一件事。自己應該自始至終旁觀,而不該插言作證的。本來是歐陽暖姐弟狀告肖天燁,但自己一插手作證.似乎突然就變成了大公主也故意卷入這場紛爭之中,這樣一牽扯起來,搞不好就變成秦王與太子之爭。

    肖天樺又徐徐道,“既然衛繞領要說話,不妨說個清清楚楚,你進來後可看見有人要殺害歐陽家姐弟嗎?或者請大公主查問歐陽小姐,我可對她有半分無禮之舉?”

    衛峰想不到這位世子爺如此嘴利.沖。便道︰“那是因為我來的及時.你還沒來得及做什麼……”

    肖天樺正在這里等著他呢.聞言冷冷一笑.安然道︰“衛統領堅持認為我心懷不軌.我不願爭辯;姑母更親近歐陽小姐和衛統領.而非我這個親佷子,那是我們政見不同的緣故.我也不敢心存怨慰。但請問歐陽小姐,你。。聲聲我要殺害令弟.他身上可曾有傷?我若真是要殺了你們.怎麼還能讓你們好好站在此地向姑母告狀?”

    大公主氣得雙手發涼,只怕戰場上千萬的敵兵,也比不上面前這位佷子的言談令她心寒.正想怒罵回去的時候.歐陽暖不慌不忙的聲音在旁邊響起︰“世子殿下.是非曲直其實並不難分瓣,只要將你的五百將士分開關押,分別派人審問,總有人會說實話的。”

    肖天樺全身一震.難以置信地轉頭瞪著歐陽暖。

    “衛統領見情況緊急,只得失禮,想要強行將我們帶走。”歐陽暖理也不理他.仍是繼續道,“世子為了阻攔我們,竟下令侍衛亂箭齊發.此事所有侍衛都已看見.只要現在公主殿下任意提取三人分開關押,讓他們說出具體細節.若是真如世子所說只是留我姐弟做客,歐陽暖甘願向世子磕頭認錯,”

    大家全都呆成一片.肖天燁更是沒有料到歐陽暖竟有這種膽量.一時心亂如麻.面色如雪。

    “你還有什麼話說!”大公主面沉似水.已是怒不可遏。

    肖天樺一咬牙,道︰“既然歐陽小姐和衛繞領。。聲聲指責我有過錯,我不敢再辯.也不敢要求什麼證據。只求姑母聖斷.若是您也認為我有過錯.我自當認罰,絕不敢抱怨。”

    他這般以退為進.大公主倒有些遲疑,李氏憂心仲忡地望著面前的兩位顯貴.大公主素來行事強硬,秦王世子性格暴虐.這兩人已經很麻煩了.背後的太子與泰王之爭更是可怕,歐陽家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吏部侍郎.卷入到這樣的爭斗中去,豈不是在烈火上煎烤……

    歐陽暖聞言,睜大一雙清麗的眸子,看著大公主道︰“公主,您與世子才是一家人,千萬不要為了替我們主持公道傷了皇室和氣。世子說的對,今天這件事不過誤會一場.爵兒誤闖獵場在先.世子一時惱怒才要動手,全是爵兒不對.世子沒有錯.請您別責怪他了。”

    “爵兒,你听見沒有?”歐陽暖輕聲道.“不過是誤會一場,你與世子道個歉便是了。”

    歐陽爵看自己姐姐一雙長長的睫毛沖自己眨了眨,立刻醒悟過來,豆大的淚珠一顆一顆的往下掉,咬著嘴唇卻不出聲,濡濕著一對大大的眼楮,只哽咽道︰“世子,都是我的錯,您別和公主殿下爭執了.她是你的姑母呢,這樣不好。”

    歐陽暖點點頭.一臉欣慰的看著歐陽爵,道︰“爵兒.早該如此,祖母也在呢,她是長輩.今天便是你沒錯也要認錯的.不能讓她為你擔心呀。”

    這話說的軟綿綿的.就像是在肖天樺的臉上抽了一巴掌!歐陽爵不過一個十歲的孩子.卻知道敬重長輩.明明自己沒有錯也要認錯.自己這麼一個皇室公子.卻對著姑母洋洋得意地爭辯.更是半步不讓.歐陽暖這麼說.分明是——

    李氏見歐陽爵哭的可憐.只當他是小孩子不懂事,還勸道︰“傻孩子哭什麼.只是無意闖進來罷了,便是錯了.世子爺大仁大義也會見諒的…..”

    肖天燁一听,心頭猛的一冷。

    歐陽暖滿臉擔心.憂心鐘仲道︰“世子,爵兒不過一個孩子.縱然真的做錯了什麼,他既然道歉了,就請您大人大量放過他吧!“

    肖天燁被歐陽暖盈盈的目光逼迫.便咬牙道︰“他可不止誤闖.還放跑了我要送給皇祖父的野鹿!”

    歐陽暖輕輕點頭,道︰“那爵兒是不對.只是今日正逢太祖孝貞顯皇後的祭日.實在不適宜狩獵.改天我會讓爵兒親自狩一頭野鹿賠償給世子。”  大公主一听.勃然大怒道︰“太祖先皇後的祭日你也跑出來殺生,當真是瘋了嗎?別說今天沒抓住.就算抓住了送到皇上跟前,豈不是當眾告訴人家你在太祖先皇後的祭日里跑出來狩獵?”

    肖天樺心上一顫.遲疑道︰“那……不光如此,歐陽爵還與我發生了一些。角,才激得我惱了…六

    歐陽暖聞言,委屈道︰“爵兒.這就是您的不對了.有什麼要緊的。角.非要和世子爺爭辯?”她一臉難過的委屈,道︰“姐姐平日里怎麼教你的,不論世子再生氣,你也要忍著.你總要想想,爹爹為官做人何等謹慎.咱們做兒女的不能為父親分憂.難道還要給家里抹黑嗎?,世子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

    歐陽暖說不下去了.聲音哽咽難言,轉頭掩面似乎十分難受,大公主氣極.一掌打翻了一個茶碗.粉碎的瓷片四濺在地上.她仿佛勃然大怒,臉色鐵青.鎮不住的手腕發抖.沖著肖天燁呵斥道︰“你听見沒.白長了這幾歲,還不如個姑娘家懂事!歐陽公子不過是個十歲的孩子,縱然說了什麼得罪你的話.你也該看在吏部侍郎的面子上寬恕.可你呢,動不動刀刻相向.這哪里還有半點皇家風範!你是想要御史告到皇上那兒.參你個濫殺無辜的罪名嗎?”

    肖天樺一愣.立刻意識到歐陽暖同樣一招以退為進.表面在責備歐陽爵,實際上每一個字都直指自己仗著是皇族子弟欺負他人,她真是好玲瓏的心思.須知陛下最痛恨的就是王子犯法.莫說是自己.去年代王去听戲,與平民發生。角,縱容侍衛打傷了人.御史一狀告到聖上那里,代皇叔竟然被聖上剝奪了親王爵位.要不是太後為他求情,只怕還要送到宗人府去問罪,他剛想要開口分辯——

    歐陽暖卻比他動作更快.突然跪倒,正色道︰“公主息怒,是暖兒不好,原本看到爵兒差點沒命十分氣憤才一時。出妄言.今天的事情不過誤會一場.實在怪不得世子的,尋常人家發生。角,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了.但大公主是長輩,世子是晚輩,你們二位更出身皇室,今天的言談爭論若鬧到陛下面前.被有心人加以利用挑撥.就會一發不可收拾!請公主三思,”

    肖天燁有些發愣.他向來能言善辯.這是連皇祖父都稱贊過的,可是到了歐陽暖面前那些機心卻仿佛毫無用武之地,原本他想要說大公主仗著是長輩幫著外人欺負自己這個晚輩,這樣大公主為了避免矛盾惡化只能對此事放手.然而歐陽暖卻趁機反將他一軍.說他仗著是皇族子弟欺壓官家幼童.不知不覺讓歐陽爵這個闖禍的變成了苦主.在他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又說自己與大公主鵲蚌相爭.小心讓他人汪翁得利.這樣一來,就算父王得知.也只會命令自己賠禮道歉……”這樣的歐陽暖.令他忽然覺得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望著歐陽暖那挺拔的姿態.清麗的面龐.冷傲倔強的表情.和那雙如同燃燒著火焰般的激烈的眼楮.肖天燁突然覺得神思一陣恍惚,胸口如同被什麼碾軋了一下似的,疼痛莫名。他當機立斷,露出十分愧疚的表情道︰“歐陽大小姐當真是知書達理,深明大義.我自愧不如。今日之事的確是一場誤會.是我太過偏執.現在我向歐陽家鄭重道歉.不日還將送去禮物聊表心意,請姑母原諒我一時糊涂。”

    大公主早已經想到其中的利害關系.一方面事情鬧大會加劇太子和秦王兩派的矛盾.另一方面傳出去只會對歐陽暖姐弟不利,只是肖天樺始終不依不饒令她十分惱怒.才會十分震怒.現在看到這種情景便緩了口氣.點頭道︰“你知道錯就好!”

    歐陽暖低下頭,心道你說深明大義的時候要是不咬牙切齒,我就更高興了。

    李氏一看事情有這樣的轉折,立刻放寬了心.在她看來能不得罪秦王世子.又能討好大公主.這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奈何剛才肖天燁卻咄咄逼人,非要將歐陽爵治罪不可.她實在是擔心極了.卻沒想到暖兒能在三言兩語之間就將事情周旋到這種地步,真是出乎她的預料之外.連聲道︰“多謝公主主持公道.多謝世子爺寬宏大量。暖兒爵兒.還不謝過二位,”

    歐陽暖和歐陽爵向大公主和肖天燁施禮.大公主微微點頭,陶姑姑面露微笑.只有肖天燁似笑非笑,比哭還難看。

    事情告一段落,大公主和李氏先行上豐.歐陽暖和歐陽爵兩人走在後面,就在她快要離開內殿的時候.肖天燁突然追出來.揚聲道︰“我送二位一程。”

    大公主仿佛沒有注意.也沒人回頭。

    “你今天還真是出盡了風頭。”肖天燁望著歐陽暖.冷冷說道。

    “我已經放下了.世子還在念念不忘嗎?”

    “從未有女子敢這樣對我.你今天所作所為,我永生不忘。”

    “我只要晚來一步.爵兒就會死在你手上.到時就算我再勉力拼沖.只怕也救不出他,你可知道?”歐陽暖語聲淡淡.卻神色肅然.道,“若是你傷我弟弟一根汗毛.憑你是親王世子還是天皇貴冑.哪怕窮盡一生之力.拼個魚死網破.我也要活剮了你!”

    自她開口以來.肖天燁便察覺到她身上有股隱忍的怒氣,原本以為她只是害怕自己窮追不舍.現在看這樣子.竟是沖著自己要對歐陽爵下手來的。  “你敢對我說這種話?”肖天燁臉色突然微微轉白。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便是我身為女子.手無縛雞之力,卻也有最珍愛的人.你若是一意孤行,非要置爵兒于死地,我也不會束手待斃!“歐陽暖冷笑一聲,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說道。

    旁人只看見他們在說話.卻不知道他們二人說了什麼.卻都看到秦王世子一張漂亮的臉變了顏色。

    “不管世子要在獵場做什麼.都與我們姐弟無關.但若是你非要為難我們.歐陽暖卻也不是怕事之輩.從今往後,我要爵兒平平安安.一生無憂.哪怕我的弟弟少了一根毫毛,我都會記在你泰王府頭上!”

    肖天樺有些怔忡,慢慢轉動著眼珠.半晌方道︰“你的意思是,哪怕是歐陽爵發生了意外,你也要記在我頭上?”

    “難道不是嗎?”歐陽暖緊緊地盯住他的眼楮,“我的爵兒乖巧听話,從不惹是生非.他得罪之人無非是泰王世子.真的受傷生病也一定是與你有關!若真有那一天,我便要找你一命償一命.讓秦王殿下也嘗嘗痛失愛子的滋味!”

    看著歐陽暖咄咄逼人的臉.肖天燁的神情變了。他實在是想都沒有想到歐陽暖居然會這樣愛護弟弟,簡直是豁出性命在保護他,一個小小的官家少女.哪里來的這種氣魄與膽量,竟然敢與自己這個世子叫板!在他的生命中,這是第一個敢戲耍他的女子.也是第一個敢當眾挑戰他權威卻還能全身而退的女子!他相信.她所說的一切.都是鄭重其事的.若是將來歐陽爵真的有所損傷.她會窮盡一生一力.不死不休找自己報仇雪恨。

    “你確信自己有這樣的力量?”肖天燁冷冷望著她。

    歐陽暖淡淡一笑.眉眼溫柔,語氣冷凝︰“世子大可一試,”

    “你敢威脅我?”

    這話你今天已經說過兩次了,歐陽暖臉上的笑容更加謙卑,說出的話卻半點也不含糊,道︰“明郡王今日出京.大多皇孫公子都去送行.世子選在此刻出現在獵場.只怕是在等什麼人吧。”

    肖天燁的眼楮寒光遍布.冷聲道︰“你竟然胡言亂語.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世子知道不知道並不重要.你說若是讓人听說秦王世子在這里召見什麼人.說什麼不想讓人知道的話.被歐陽侍郎家公子听見所以才急著殺人滅。這樣的風聲.”..”,

    “不過是流言蜚語.皇祖父不會相信的!”

    “自古以來人的心思啊.其實是最深不可測的,你永遠都不能說.自己把握住了另一個人的想法,所以既使是曾經親密無間的父子.也可能會被流言侵蝕。陛下雖然信任秦王殿下.可世子別忘了,太子才是陛下最信賴的人.到時候——”

    肖天燁的怒火因為歐陽暖冷淡的表情而燃燒得更旺.滿腔怒意更是洶涌難捺,忍不住一把抓住了歐陽暖的手臂,將她猛地拉到自己面前,憤恨的吐息幾乎要燙破對方那冰涼的皮膚。

    “你听著.歐陽暖!”肖天燁的聲音仿佛是從緊咬的牙根中擠出來的一般,”你敢散播這些流言蜚語,我就能讓你歐陽家頃刻覆滅!”

    歐陽暖冷冷望著他.道︰“我知道你們這些皇孫貴冑.不憚于做最陰險最無恥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們這些人射出來的冷箭.連最強的人都不能抵御。但我還是要警告你.我絕不允許你把爵兒也當成棋子,隨意擺弄隨意犧牲!如果你敢動爵兒一下.我會叫你秦王府多年籌謀徹底結束.你听懂了嗎?  肖天燁的心頭涌起一股熱潮,唇邊也露出了一絲慘然的笑,父子親情、兄弟之愛.這些東西皇家根本沒有,他的心早就涼了,血也涼了,但歐陽暖對弟弟的愛護,卻如同烙入骨髓里,令人難忘。

    在他顫抖的視線內,突然出現了歐陽爵憤怒的臉。少年充滿殺機的一口撲上來.狠狠咬在肖天燁的手腕上!

    “住手!”肖天燁難忍劇痛.頓時松了手.歐陽暖沉下臉來.擋在肖天燁身前.厲聲道︰“爵兒.我跟你說過的話你全都忘了嗎?什麼時候能不再這樣莽撞.你闖的禍還不夠嗎?”

    “可是他……”,歐陽爵雖然立刻椎開,可是一雙大大的眼楮里卻充滿了受傷。

    “爵兒!”歐陽暖斥道.”你要時刻記得自己的身份!快跟世子殿下道歉!”

    歐陽爵身休微顫,緊緊地抿住了嘴,俊秀的臉珊著.倔強地扭向一邊。

    肖天燁甩了甩手腕.皺著眉道︰“算了。”

    “不行,”歐陽暖面沉似水”,他必須要記住這個。爵兒,你道不道歉?”

    歐陽爵沒有想到姐姐竟然這樣堅持,不由臉憋得通紅,胸口一起一伏,牙咬得臉頰兩邊的肌肉都扯緊了.簡直就是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歐陽暖嘆了一口氣,心里又軟了下去.緩緩邁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低聲道︰“听姐姐的話,向世子道歉……”,她可以得罪對方.不過是仗著自己是弱女子,肖天燁不能當面翻臉.然而爵兒卻不同.將來還要在朝堂上立足.真的和肖天燁結下仇怨,實在沒有好處。

    “快去跟世子殿下道歉。”

    歐陽爵垂著頭想了半晌,突然抬起雙眼,狠狠地瞪了肖天燁一眼,硬硬地道︰“我不要!”

    他的表情十分認真.語調肅然道︰“誰敢欺負姐姐.我就跟他拼命!所以.我不道歉。”

    歐陽暖看著他,凝神沉思了片刻,道︰“你先去前面,姐姐還有話和世子說。”

    歐陽爵怔了怔.”萬一他再欺負你.”

    “世子是什麼人,怎麼會欺負我這樣一個小姑娘。”歐陽暖淡淡道.”

    祖母今天已經受了很大驚嚇.你還一定要讓她更難受麼?”

    歐陽爵不由地一呆,終究一步三回頭地走開了。

    歐陽暖道︰“世子爺.我相信秦王府有能力讓歐陽家覆滅.可你能堵得住天下悠悠眾。嗎?秦王府是貴重的瓷器.歐陽家不過是無足輕重的瓦礫,猛地撞過來誰會破損?殿下正是關鍵的時候,名聲非常重要.爵兒只是個孩子,什麼都不懂.就當今天我們從未來過獵場.你我從未相識,讓所有的不愉快都過去.這樣不好嗎?”

    肖天燁眉頭緊攢,卻又深知她說的沒錯,只覺得很不舒服.難以描述那種厭惡的感覺。

    歐陽暖凝視著他每一絲的表情變化.語調依然冷淡︰“今天為了脫險.我還挾持過您.世子心里不痛快.歐陽暖非常理解。我知道你的底線在哪里,所以不會觸犯它,但我也有我的手段和行事方法.殿下恐怕也要慢慢適應一下。再者.不光是你討厭我.我也很厭惡你.只是為了大業.世子犧牲一點個人的感受,忍下這口氣,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該說的都被她說完了,肖天燁認真凝視著她.道︰“今天的事情我不會再向歐陽爵追究,但你若是下次敢故意裝作不認識我,卻也絕不可能!”

    歐陽暖一愣.抬眼卻看見肖天燁眼中流光溢彩,似乎頗有深意.頓時心里一驚.低下頭.道︰“多謝世子寬宏大量.歐陽暖就此告辭。”

    “不客氣。”肖天燁淡淡道”,你對歐陽爵,還是不要過于溺寵。他的性情這樣耿直,並不適合官場.不如早些送入軍中磨練,讓他知道什麼是男兒氣概。否則像你這樣.小小年紀卻學的滿腹機謀.未必是什麼好事……”,

    歐陽暖頭也不回,快步走了出去。

    肖天燁的目光.從剛才起就一直像釘子一樣扎在她的身上,等她的身影都消失了.還朝著那個方向不肯將視線收回。

    歐陽暖追上去.卻只看見大公主站在原地等候,她心中一凜.慢慢走過去︰“多謝大公主今日為我姐弟解圍.歐陽暖終身不忘。”

    “剛才我在听惠安師太講經,你是不是很想過來向我求救?”大公主淡淡地一笑.驕傲的眉眼有著一絲冷意.”為什麼又忍著沒說呢?”

    歐陽暖低了低頭,默默無語。

    “其實你是算準了我會來救你的吧。”

    歐陽暖被她說中.卻也並不吃驚,這樣長期浸淫權術之中的人,想要在她面前裝神弄鬼既沒有必要又是白費力氣.歐陽暖索性一口承認道︰“是,“你好大的膽子!”大公主徹底冷了臉.滿面寒霜地道。

    “因為我與公主萍水相逢.公主殿下沒有義務為我救爵兒.我只能賭一賭,若是公主垂憐.我們姐弟自然沒事.若是不然,便是我們的命!”歐陽暖慢慢說道。

    大公主心中因為這兩句話.原本的怒氣竟消失大半,只是轉念一想.眉尖一動.心中突然疑雲大起.徐徐問道︰“歐陽爵到底做了什麼.惹怒了天燁,他並不是個沖動的人,今天這樣大張旗鼓.必定另有原因!”

    歐陽暖搖搖頭道︰“具體的原因暖兒的確不知道,況且此時既然已經過去.我們姐弟並不方便再牽扯其中.公主可以自去查一查。”

    大公主淡淡一笑.道︰“我越是大張旗鼓地問罪.他就會把越多的恨意放在我的身上.自然暫時就沒心思找你的麻煩了.這一點,你也早就算好了吧!”

    歐陽暖低頭笑道︰“公主殿下會擔心秦王世子憎恨您嗎?”

    大公主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道︰“他麼,只是小輩,我倒還不放在眼里。只是歐陽暖.我必須提醒你.肖天燁年紀不大.卻端是心機深沉、手段十分毒辣.事情絕非你想的這樣簡單,你今天所作所為,實在太過引人注目,只怕他徹底盯上你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58 被毒蛇世子盯上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58 被毒蛇世子盯上了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