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腦殘妹一定要找茬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李氏睜開眼楮.嘆息一聲.道︰“暖兒.祖母知道你心軟,但若是為了這個丫頭求情,就免了吧。”

    在歐陽家的體統和人命之間,他們毫不猶豫選擇了維護聲譽.哪怕是掩耳盜鈴、欺世盜名,也要照著這各路走到底。歐陽暖看了一眼面帶譏消的林氏,慢慢道︰“暖兒也知道這丫頭做了錯事,但畢竟她跟隨可兒多年.是她的貼身丫頭.情分非同一般,可兒如今是氣得很了,若是將來回想起來定會後悔.暖兒明知妹妹必悔.豈可無一言規諫?”

    歐陽治坐回座位上,淡淡地道︰“說吧。”

    歐陽暖輕聲道︰“秋月的確是罪該萬死,只是她這些年來盡心盡力服侍妹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些都且不論.祖母怎麼忘了.秋月是華媽媽的親生孫女啊,華媽媽當年是您的陪嫁丫頭.服侍您多年後因年老體弱才得了恩典去了別院養老.她兒子早死.媳婦改嫁.只刺下這麼一根獨苗苗.如今將她杖斃.華媽媽知道該有多傷心呢?”

    李氏臉上多了三分戚色,只是還有些猶豫不決.歐陽暖又道︰“娘現在懷了身孕.惠安師太叮囑過一定要我們多做善事,如今杖斃丫頭是小事.壞了師太的囑托才是大事,萬一不小心留下業障,祖母和爹爹豈不是要受到連累。”

    歐陽治一直沒有任何要停手的意思.听到這里頓時目光一凝,便向外面喝道︰“行了,先住手!”外面當然停了手.屋子里的人一下子面面相覷。

    林氏如何肯饒.事已至此只有秋月一死.死無對證她才覺得安全.立刻大聲道︰“暖兒你說的什麼話.這樣的賤婢你何苦為她求情!”

    歐陽暖嘆息一聲.目光流連在林氏腹部.別有深意道︰“娘.就當是為弟弟積陰德吧.可憐弟弟還未出世就已經有了天煞孤星的惡名.若是府中再有人死去.豈不是加重了他的罪孽,您身為親娘于心何忍?”重生之高門嫡女

    “天煞孤星”四個字仿佛一道咒語將林氏牢牢束縛住.她與歐陽暖對視的瞬間,只覺那雙黑潦潦的眼楮里流露出無邊的寒冷,令她心頭如針刺一般,不由自主倒退半步。

    歐陽暖回過身,淡然道︰“秋月的確有罪,祖母和爹爹一定要懲罰她.就讓她進入家廟為還未出生的弟弟祈福吧,也替娘每日誦經百遍,消彌業障,”

    進入家廟將是永遠不見天日.但與直接杖斃比起來已經是法外開恩,所有人都想不到會有這樣的轉折.一時之間都呆呆看著站得筆直、目光冷靜的大小姐,秋月並不是她的丫頭.她卻三番四次出言相救.當真是寬容大度、仁厚有情.不由令人心中肅然起敬。

    歐陽治思來想去.打死秋月的確會增添罪孽.于自己的福祿有損,若是放出去又怕她在外頭亂說,只有投入家廟徹底斷絕了她與外界的接觸才不失為上策,當下看了李氏一眼,道︰“老太太,您看呢?”

    李氏點點頭,冷冷望了一眼林氏的腹部.天煞孤星,歐陽家居然出了這個妖孽,為了消除業障.替自己祈福.就暫且饒了這丫頭也無妨!微微點頭道︰“暖兒宅心仁厚.這個主意好.既懲罰了這個丫頭又保全了她的性命.今天就送進去吧。”

    歐陽治冷冷看了林氏一眼.道︰“可兒雖是被丫頭誣陷.但也是她無緣無故跑到花園招蜂引蝶.罰她禁足百日.抄寫女則五百遍.你身為親娘管教不嚴.以至于生出這許多事,丟了歐陽家的臉面.從此之後你必須好好管教可兒.若是再發生這種事.連你一塊嚴懲!”

    走出壽安堂的時候.歐陽可渾身發軟,幾乎站不起來.王媽媽硬是攙扶著她隨同林氏一起走出去,一路走過門檻.到了院子.所有的丫鬈媽媽都用一種極端陌生的眼光盯著這對母女,那神情說不出的詭異。

    歐陽可有些害怕.不由自主靠近了林氏,林氏目光凌厲地環視四周,所有人在這一瞬間都低下頭去,仿佛受不了女主人的威嚴,林氏目光冷厲,昂起身扳,帶著歐陽可和王媽媽等人離去。

    歐陽暖站在光明處,遠遠看著這對母女在眾人異樣的眼光中慢慢步下台階.漸漸走向黑暗.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哭…

    世人皆知,京都追雲樓雕檐映日,畫棟飛雲,是最豪華最雅致的客棧,當夜,追雲樓雅間里.甦玉樓听完妹妹甦芸娘的話.露出微微的訝然︰“你說二小姐藏了我的詩文?”

    “是啊大哥,我親眼見到那帕子裹了詩文,里面還是你的字跡!”甦芸娘睜大眼楮肯定道。

    “玉樓.你可知道那二小姐不但用手帕裹住了詩文.還持地打成同心結的樣子,一開始我還沒有留意是你的字跡,後來你妹妹一說我才覺著不對!”甦夫人坐在椅子上,露出不悅的神情.“難不成你真的瞧上那二小姐了?  甦玉樓眼中再也沒有原來的平靜.只刺下冰冷和怒氣,冷聲道︰“這個歐陽可真是沒臉沒皮.她將帕子送給我.我當然沒有收下.卻不知怎麼會鬧出這種事情來?”

    甦夫人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這詩文真不是你送給她的?”

    甦玉樓俊美的臉上露出一種厭惡.沉聲道︰“娘.你覺得我會看上歐陽可嗎?她有哪里值得我注意?”

    甦夫人想了想.與大小姐歐陽暖比起來.歐陽可的確遜色許多.自己的兒子清高自持、眼高于頂,怎麼會舍棄耀眼奪目的歐陽暖而看上歐陽可這麼一個小丫頭。她沉吟片刻道︰“若不是你.又會是誰?”

    甦玉樓冷笑一聲︰“當時前廳那麼多人,誰會注意到詩文被人拿走了!娘,歐陽可派人偷走我的詩文,又作出那雷惡心模樣,十有八九是想要別人以為我與她有情!”

    甦芸娘點頭道︰“我也相信大哥不會做出這種事,憑大哥的人才風度,多少小姐傾心.何必去招惹歐陽家二小姐?簡直可笑.只是剛開始看到那帕子包了詩文,又持地挽成同心結的模樣.的確叫人心中懷疑。既然大哥這麼說了,定然是歐陽可故意做成因套,想要借此賴上大哥,“

    甦夫人搖頭道︰“怎麼會這樣.林婉如與我說的那麼好听.說會想方設法將大小姐許給玉樓,我剛開始還在猶豫.玉樓這麼優秀,不但要找個家世好的.更要找個容貌出色的,所以才特意提早上京,趁著歐陽老夫人壽宴看一眼,卻想不到竟是那麼一個美人兒.我便想著答應下來.還特意送了塊玉、佩“.“”

    甦芸娘奇怪道︰“娘,你不覺得奇怪嗎.我覺得大小姐和歐陽夫人感情很要好啊,簡直比親生母女還要親熱.憑她這樣的才貌,歐陽夫人為什麼要將她嫁到甦家來?歐陽暖會不會有什麼缺陷?”

    甦夫人蹙眉道︰“你說的什麼話,難道我甦家門第很差嗎?還是你哥哥配不上人家歐陽府大小姐?你就這樣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甦芸娘見母親生氣了,趕緊上去攀著她的臂彎,撇嬌道︰“娘.人家不是這個意思嘛,”

    甦夫人哼了一聲,伸出食指點了點她潔白的額頭,“。沒遮攔!這歐陽府每個人看著親親熱熱.底下卻是針錦相對的厲害。你不要看歐陽夫人對人和氣.最是個厲害的.那大小姐年紀不大,卻已生的如此模樣,再加上她還有個可能繼承歐陽府的胞弟,肯定受到繼母的嫉恨,恐怕和歐陽夫人早已是針尖對麥芒,只是你今天看她笑容滿面、親切隨和,哪有半點怨憤委屈的樣子?照娘看來,她只怕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

    “咦,那娘豈不是要給大哥娶個厲害的嫂子.我不要!“甦芸娘撅起嘴巴.嬌俏地嗔道。

    “傻孩子,你總要為你大哥著想.今天你也是在場的.歐陽暖還真是萬里挑一的人品,見人先露三分笑,卻半點沒有諂媚之態,身上也沒有那些大家千金扭扭捏捏的怪毛病,一身規矩氣派便是兩位侯府千金也有所不及!你有沒有看見她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比之咱們在江南見過的那些矯揉造作的豪族女子不知強了多少,可惜我們來的晚了.沒瞧見那幅百壽圖,但我听其他人說也是世間少有的毗要是能為你大哥騁下歐陽暖.還真是一伴美事!”甦夫人感嘆道。

    甦芸娘笑了笑,心里卻十分不快.歐陽暖對待自己雖然也是帶著笑容的,卻自始至終帶了幾分疏離,無論自己如何討好.對方都似銅牆鐵壁無法突圍,再加上她也是個年輕美貌的女孩子,自然見不得親娘在她面前這麼夸耀另一個人.當下故意拿眼楮去瞧甦玉樓.道︰“娘你相中了有什麼用,也要大哥喜歡才是!”

    “玉樓,你今天也見著那大小姐了吧.覺得如何?要再瞧不上,娘可真不知道去哪里尋個仙女給你了!”甦夫人見甦玉樓一言不發.若有所思地打趟道。

    甦玉樓沒有回答,眼前不由自主浮現出歐陽暖的那一雙眼楮,他只覺得其中盈著說不清的耀目光彩,卻不知道為何她只肯對自己流露出冷淡的神色.這些年甦玉樓自詡見過不少女人,其中既有名門閏秀也有小戶千金,但叫歐陽暖那麼淡淡的一瞥,滿園的衣香鬢影似乎都失了顏色。

    “大哥.你說話呀!”甦芸娘見甦玉樓遲遲不語.上來推了他一把。

    甦玉樓回過神來.淡淡一笑.卻並沒有回答.甦夫人看在眼里.心中有數,鄭重道︰“玉樓,娘明白你的心思,定會叫你如願以償!”

    “娘.你當真有辦法?”甦芸娘不由自主追問道。

    甦夫人微微一笑︰“既然歐陽夫人和大小姐大有嫌隙.我們加以利用.何愁好事不成?”

    福瑞院

    林氏剛一回屋子里,就一頭栽倒在杭上.王媽媽趕緊讓所有丫鬈媽媽們都出去.回頭卻看到林氏臉色臘黃,顴骨處泛著不正常的紅暈,顯是氣到了極點.一旁歐陽可愣愣地看著.不知所措。

    王媽媽趕緊推了她一把︰“二小姐.還不向夫人認錯!“

    歐陽可幡然醒悟.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王媽媽趕緊過去倒了一杯茶給林氏,又攙扶著她勉強坐起來.服侍她喝了茶.見她臉色稍微好看點了,才輕聲勸道︰“夫人.二小姐年少無知……“

    “年少無知?”林氏冷冷的盯著歐陽可,恨聲道,“你每次都這麼說.我也以為她年少無知,卻不知道竟是個這樣不知廉恥的東西!”

    歐陽可打量著自己親娘,頓時心里嚇了一跳.從小到大她從未見過林氏如此憔悴.好像一下子老了七八歲,瞧著情形不對.趕緊磕頭道︰“娘.您別生氣,都是我的錯“…我知道錯了!”

    林氏卻不理會她.低聲對王媽媽道︰“銀杏那賤丫頭呢!讓她滾進來!  王媽媽應聲去了.歐陽可還要分辯.抬眼看見林氏難看到了極點的臉色,不敢再說話了.只默默想要站起來.林氏卻突然暴喝一聲︰“跪下!不叫你起來你敢動一下!”

    歐陽可驚駭莫名.一張小臉嚇得雪白如紙.委頓在地上.神情楚楚可憐,卻是不敢再動了。

    銀杏跟著王媽媽進來,林氏劈頭蓋臉砸了茶杯過去.一下子打在銀杏前胸.頓時濕了一片,銀杏撲通一聲跪倒.嚇得不敢抬頭。

    “我是怎麼吩咐你的?”林氏怒聲道.“明明讓你引大小姐去那院子,你為什麼不照做?”

    銀杏磕頭不止.額上青了一片,抬起頭來的時候一臉無辜,道︰“夫人,奴婢確實照您的吩咐帶了大小姐去,可是走到門。她卻堅持不肯進去.非要讓奴婢替她倒茶來,奴婢生怕她生氣起來轉身就走壞了夫人的大事.這才飛奔著去倒茶,回來後卻不見了大小姐.反而見到.”...見到.”...“

    “見到什麼!”林氏聲音嚴厲,目光紅赤。

    銀杏偷偷看了歐陽可一眼.低聲道︰“見到二小姐在和甦公子說話.奴婢見此情形不敢出來.直到二小姐走了才敢現身……”

    林氏氣息一窒,剛才她還不敢確認,現在才知道真是歐陽可壞了自己的大事,這個不孝的蠢貨!她氣喘吁吁地瞪著歐陽可,像是要將這個向來疼愛萬分的女兒吊起來毒打一頓才甘心!歐陽可瞧見林氏那駭人的眼神,頓時慌了神.顫聲道︰“娘!娘,帕子的確是我送給甦公子的.可詩文卻是他讓銀杏裹在帕子里面送給我的呀!我根本沒來得及打開細看,怎麼就知道里面藏了詩文呢,“

    林氏鬧言,逼問銀杏道︰“你是不是被人收買了陷害二小姐!“

    銀杏嚇了一跳.面色青白.耳邊猛地響起大小姐的話.不由自主照著說道︰“不,奴婢怎麼敢!奴婢一家人性命都在夫人手里捏著,怎麼敢輕易背叛夫人!那帕子的確是甦公子命奴婢還給二小姐的.只是奴婢接過來的時候,真的不知道里面藏了東西的!奴婢連字都不認識幾個.怎麼知道什麼情詩?況且奴婢是夫人的人.怎麼會幫著別人陷害二小姐.奴婢當真是冤枉的啊!“說完,她又片刻不停地磕頭,聲音砰砰作響,听得林氏心煩意亂,揮手讓她滾出去,銀杏還沒反應過來.王媽媽已經厲聲道︰“還不出去,”銀杏如蒙大赦.跌跌撞撞出去了,深知自己從夫人手中撿回了一各命。

    林氏長嘆一口氣.倒在榻上,幾乎半柱香的時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歐陽可也不敢起來.就這麼一直跪著,直到林氏突然坐起來.歐陽可嚇了一跳,道︰“娘.你怎麼了?”

    林氏目中滿是懷疑之色,盯著歐陽可看了半天,又閉目沉思道︰“不,這事情有哪里不對!可兒將帕子送過去,對方又送了詩文過來,這事情除了銀杏不該有旁人知道.可歐陽暖卻一意挑唆著那些閨秀要看帕子.分明是早已經知道帕子里面有玄機.成心要讓可兒出丑!這事情一定是她在背後作鬼!銀杏這丫頭沒準就是內鬼!”

    王媽媽嚇了一跳.越想越是如此.試探著問︰“夫人.照您這麼說,銀杏這丫頭留是不留?”

    林氏目光閃爍不定.陰厲十分,終究卻歸于無奈.道︰“你怎麼也傻了,現在多少人等著抓我的小辮子,若是這丫頭莫名其妙沒了,你還怕他們抓不到我的錯處嗎?”

    “可若不是她,二小姐也不會被誣陷……“

    “誣陷?你沒听她說嗎,帕子是這丫頭眼巴巴送給人家的,詩文又是人家回過來的禮物!要不是可兒自己先做了蠢事.怎麼會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不提還好,一提起來林氏就眼楮里冒火,恨不得吃人一樣,王媽媽趕緊幫她順氣.道︰“夫人息怒,您還懷著身孕.千萬不要氣壞了身子呀!“  歐陽可一听林氏所言.這才恍然大悟.拿著帕子捂在臉上.大聲哭道︰“娘說的是!竟然是歐陽暖這樣陷害我.我絕饒不了她 …“

    林氏打斷了她的話︰“你好意思說!你一個閨女竟然敢明目張膽給男人送禮物.我平日里那般疼你,今天也差點被你氣死,你還不好好思過!”

    歐陽可白天剛剛被林氏責罵過,晚上又受了這一場驚嚇,現在林氏還這樣不依不饒,不由得伏在地上抽抽搭搭哭起來。

    王媽媽低聲道︰“夫人,您看這……該怎麼辦?要不要為二小姐出這口氣?”

    林氏冷冷地︰“還是省省吧.歐陽暖既然敢做.就是篤定了我不敢去問罪.你不想想看,若是真的將銀杏推出去,我所做的事情也會被抖出來,這不是正中她的下懷?”

    歐陽可一下子抬起頭來,滿臉都是憤怒.道︰“娘,難道你也不管我.就這麼任由我被人陷害?”

    林氏疲憊地道︰“現在我也沒有辦法,你還是好好收心吧,忍下這口氣,等娘生出一個健康的弟弟來,有的是報仇雪恨的機會,“

    弟弟弟弟.又是弟弟!現在她滿心滿眼都是肚子里的這個孩子,哪里還會關心自己這個女兒,歐陽可猛地一下子站起來,摔簾子沖了出去。

    王媽媽要去攔著.林氏卻揮揮手阻止了.道︰“由著她吧,不懂事的東西,我一心一意為她好,什麼都為她著想.她卻不管不顧任性妄為!就該讓她吃點虧,才明白這世上誰對她最好!過些日子她就會明白了,現在不必管她!“

    王媽媽心道夫人現在才知道嬌慣了女兒.只是二小姐脾氣這麼大.這樣負氣出去了,只怕要惹出什麼禍事來,但是見林氏眉頭深深皺起,像是十分頭痛,也不敢出聲.只能眼睜睜的瞧著人出去了。

    歐陽暖一回到听暖閣.就看到院子里的丫頭媽媽們整整齊齊站在門。迎接,一路走進去.竟見到歐陽爵趴在桌子上.苦著一張小臉無聊地撥弄著桌子上熱滾滾的茶水,一看到歐陽暖進來.他高興地跳了起來︰“姐姐總算回來了!”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這麼晚了還到這里來等著.有話要說吧?”

    歐陽爵看著方毋嫉叫一眾丫頭媽媽都出去了.才笑嘻嘻地道︰“姐姐.今天我做的不錯吧,听說……“

    歐陽暖瞧見他得意的樣子.不由露出微笑.這個孩子天真爛漫.卻又十分耿直.她不會讓他直接參與到陰暗的事情里面.今日所做只是讓他稍許了解一些內幕.不至于當真以為這後院里頭的太平日子得來簡單,剛想要說話,卻听見外頭菖蒲大聲道︰“誰!”

    接著听見歐陽可的尖叫聲,歐陽爵一愣,有些驚疑不定地看著歐陽暖,歐陽暖頭也不回.揚聲道︰“菖蒲,讓二小姐進來。”

    門。的簾子“咧”地一下子被打開.歐陽可滿臉怒氣地沖了進來,她的釵環散亂,衣袖帶著不少褶皺,顯然是沖進來的時候受到了菖蒲的阻攔,此刻她雙手緊握成拳,一臉找茬的樣子.令歐陽爵不由自主呵斥道︰“你干什麼!”

    歐陽暖微微皺眉.道︰“爵兒,我和可兒是姐妹.有什麼話都可以說.你卻是個男孩子,就不必多言了.快出去!”

    歐陽爵望向自己的姐姐,卻看到她一臉堅定的神色.不由自主抿了抿唇,卻是一動不動.歐陽暖刻意在他耳邊低聲道︰“去請祖母來。”歐陽爵一愣,這才恍然大悟.立刻抬腳走了。歐陽可也不去管他.只狠毒地盯著歐陽暖。

    歐陽可再彪悍,在自己這里也討不到什麼好.爹爹剛剛禁了她的足,她就敢闖進听暖閣.當真是好大的膽子,歐陽暖微微一笑.道︰“可兒怎麼了,這麼晚了.有事找我嗎?”

    “你還有臉笑,“歐陽可冷笑著,一步步逼近,“歐陽暖,你真是夠厲害的,居然挑唆著那丫頭陷害我.現在你可滿意了吧?害得我這麼慘.臉都丟盡了,”她雙目赤紅,似乎要冒出火來,外面不少丫頭媽媽要上來勸,歐陽暖卻使了個眼色,紅玉立刻過去將她們制止了.獨獨讓菖蒲進了屋子,守衛在歐陽暖身旁。

    歐陽暖沉聲道︰“妹妹說話要小心!便是你不喜歡我這個姐姐.也不該空。白話誣陷我!歐陽家的名聲最重要.妹妹也是爹爹的女兒,難道還要繼續不顧臉面這麼瞎鬧嗎?自家姐妹有了嫌隙.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這樣闖進來.傳出去好听嗎?還是妹妹已經豁出去了,情願落下一個凶悍無禮的惡名?”

    歐陽可被這話徹底激怒,臉上露出憤怒到了極點的神色,怒喝道︰“我就是不要臉面了!現在我還有什麼臉面,不止這樣.我還要給你點顏色看看,讓你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說完.她一頭向歐陽暖沖過去。

    菖蒲三步擋在歐陽暖身前,一個巧妙的反手扭住歐陽可的胳膊,一把將她摜倒在地上.從旁人看來,只是她在阻止歐陽可不讓她傷害大小姐而已,實際上卻暗地里狠狠在歐陽可柔軟的腰部踹了一腳,歐陽可厲聲尖叫起來︰“歐陽暖你個不要臉的賤一人!什麼姐妹情深,什麼仁心仁義的大小蛆,全是假的.你最是個心狠手辣。。。。

    歐陽暖卻听得臉上帶笑,口氣反而愈發鎮定.淡淡道︰“看來妹妹是被不祥之物克著了,竟然這樣。沒遮攔,依照我看.以後你還是少去不該去的地方吧,免得招惹了某些髒東西!”

    歐陽可一听.死命掙扎起來.卻不知為什麼菖蒲個頭小小.一雙手卻如同鐵鉗一般讓她無論如何掙脫不開,不由得更加憤怒.嘶聲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這樣害我!放開我!歐陽暖.你簡直是不要臉,將來一定會下地獄!”

    “妹妹.你到底怎麼了,莫非真的是發燒了不成?”歐陽暖大聲道.裝作十分疑惑的關心模樣,低下了身子湊過去,附在歐陽可耳邊道︰“是誰給男人送帕子,又是誰當眾丟了歐陽家的臉面,是你呀妹妹,怎麼都不記得了嗎?”

    歐陽可臉色漲得發紫,想要用腳去踢歐陽暖.卻被菖蒲一腳踩住.只能拼命掙扎,嘴里罵罵喇咧的.很是難听,歐陽暖聲音低沉,只有兩人能夠听見.卻無比溫柔入骨︰“我倒忘了.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娘人前一套背後一套,一邊假惺惺的在姐姐病床前伺候,一邊勾搭著上了姐夫的床,她那麼個不要臉的女人怎麼可能生得出好東西,你記住.你娘已經夠賤,你比她還要賤!”

    這些話別人都沒有听見,只有歐陽可眼楮已經變得血紅.像是一頭失去控制的野獸,瘋狂地想要掙脫鉗制.這時候,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歐陽暖算好了時間.對著菖蒲點了點頭.菖蒲一下子放開歐陽可.歐陽可想也不想,沒頭沒腦向著歐陽暖撲了過去.重重將歐陽暖椎倒在桌子上,桌子上的茶杯一下子揮在地上變得粉碎,歐陽可拿起碎瓷片就要向歐陽暖美麗的臉上劃過去!

    菖蒲眼明手快.一把抓住歐陽可的手,歐陽可用力掙扎.卻沒料到此刻,歐陽暖露出微微的冷笑。

    這時,外頭一聲清脆的大喊︰“祖母,您快進去看看,二妹妹像是發瘋了!”

    歐陽可一愣.立刻下意識地要收回手.可是菖蒲怎麼肯.就在兩人糾纏的時候李氏踏進門來.見滿屋狼藉,歐陽可高高舉著手里的瓷片.菖蒲忠心耿耿地抓住了她的手,再看歐陽暖被推倒在桌子上,似乎受足了委屈!

    李氏勃然大怒道︰“可兒,你鬧什麼!”

    旁邊的張媽媽趕緊罵丫鬟,“你們都死了不成,趕緊把大小姐扶起來!你們幾個.還不快去把二小姐抓住了,”

    幾個丫頭沖上去一左一右抓住歐陽可,菖蒲松了手.趕緊去攙扶歐陽暖起來,歐陽暖瞧見李氏.頓時落下淚水來,走到她跟前盈盈拜倒︰“暖兒不孝.竟然驚動了祖母!”

    李氏見她滿臉委屈,手上竟然還有被茶水燙傷的痕跡.頓時變了臉色.厲聲呵斥歐陽可道︰“你瘋了.竟然敢沖進你姐姐的院子!”

    歐陽爵大聲道︰“祖母,好在您來得早.看見沒,二妹妹要毀姐姐的容呢!”

    李氏的臉色已經氣得青白.指著歐陽可大聲道︰“快請家法!快去,”

    一听到要請家法.歐陽可頓時慌了.還沒來得及狡辯.歐陽暖已經低聲道︰“祖母,家法是請不得的!妹妹似是被什麼髒東西魘著了,白天還好好的.晚上去了福瑞院.好好的人怎麼就成了這個樣子……”

    李氏大吃一驚,不由自主就聯想到惠安師太所說天煞孤星克父母克兄弟姐妹的話.再看看歐陽可釵環散亂,雙目赤紅.面目蒼白.越看越像是中了邪的樣子”s中頓時咯 一下,對天煞孤星一說更加篤信不疑.歐陽暖在旁看到她神色數度變換,怎麼會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柔聲道︰“祖母.這麼多人都看到妹妹發狂,還是趕緊派人將她扶回去吧.事情萬不可傳出去啊,“  李氏猛地一個激靈.立刻呵斥道︰“都傻愣著干什麼.趕緊帶二小姐回去!沒我的吩咐,再不許放她出來!”

    “祖母.可兒是冤枉的呀!你相信我,救救我呀一“歐陽可還要說話,李氏卻生怕她發神經說出什麼不好听的來.大聲叫著讓旁邊的人堵了她的嘴巴,將她硬生生拖了出去。

    一路上所有的丫鬟媽媽們都看見了.她們親眼見到從前可愛活潑的二小、姐一副瘋了的模樣沖進大小姐的院子.不僅大聲咒罵姐姐還妄圖用瓷片傷人,十足像是中了邪的模樣.再加上二小姐的確是從福瑞院出來就變成了這副模樣,不由得也都對天煞孤星的傳說深信不疑。

    屋子里.歐陽暖重新整理了儀表.又讓丫頭們收拾了地上的碎片,才向李氏恭敬行禮道︰“祖母.您看妹妹她——”

    李氏面沉如水.道︰“惠安師太所言極是.這孩子還沒出世就將家里攪的雞犬不寧.當真是個禍胎,偏偏你娘還一心護著.唉.真不知道我前世造了什麼孽.好好一個壽辰竟然變成了這副樣子,”

    歐陽爵乖巧地依附在李氏身邊,道︰“祖母.你千萬不要生氣.娘如今一心向著兒子竟然忘了孝道,妹妹也被那孩子克的神志不清.但您身邊還有我和姐姐啊,我們會加倍孝順您的!”

    李氏嘆了一口氣.雖然面上有些欣慰,心中卻還是十分不樂.一想起那個天煞孤星的孩子,胸。就像是堵住一口氣上不來,恨不得立刻就下令將林氏肚子里的孽種除掉才好。

    歐陽暖的臉上早已恢復了平靜.只余下眼楮里的一絲絲委屈.輕聲道︰“您且放寬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李氏點了點頭,望著窗外沉沉的夜色,道︰“但願如此吧。”

    歐陽爵望了自己的姐姐一眼.卻見到她一臉平靜寬和.半點沒有怨慰憤然之色.不免心中悄悄想著,姐姐只比自己大兩歲而已.卻已經如此處變不驚,從容鎮定,當真是令他一個男孩子都自愧不如,以前還一直大言不慚說要保護她,現在看來.自己才是一直被她護在羽翼之下啊!

    深夜,竟是一場大雪漫天席地,歐陽暖早已命丫頭為歐陽爵準備好了御寒的厚披風,第二天一早從壽安堂請安出來.便往松竹院而去。

    走到園子門。,卻听見一道柔和的聲音道︰“暖兒表妹。”

    歐陽暖一愣,立刻回頭,卻見到一陣高大的陰影直蓋在她頭頂上。

    不自覺退後兩步.眼前男子十分年輕.卻已生的十分高大,身上披著深色狐皮披風.內里深藍色的袍子上繡著雅致竹葉花紋.袖。瓖著雪白滾邊,巧妙的烘托出一位侯門貴公子的非凡身影。此刻他的下巴微微抬起,一雙深邃似寒星且犀利的丹鳳眼竟然現出星河淡淡的璀璨.園子里已經是一片肅殺的冬意,他的出現卻仿佛令暗淡的天色都亮了起來.如同要召喚回春天。

    園子里的丫頭們瞧見他.都臉紅心跳地低下頭去。

    “染表哥。”歐陽暖恭恭敬敬的福下去。

    林之染也在打量著她.歐陽暖披著一襲銀狐裘披風,風帽半遮擋著秀發,衣袖翩然.一路走進院子仿佛從寒梅深處踏雪而來。一陣風吹過,不經意地有梅花花瓣落在她的肩膀上.他竟似受了誘惑一般伸出手想要替她排去,歐陽暖退後一步,略一抬手,自己輕輕拂去肩頭梅花,不意風帽卻突然滑落,露出一張清麗絕俗的臉來,當真是如雪花一般潔白的面容.神情卻如同寒冷的冰雪一樣冷淡.她淡淡望了林之染一眼.已經奪去了天地之間所有的風華。他從前也見過這位暖兒表妹.卻似是第一次見識到了她的美貌。

    林之染收回手,臉上不見絲毫尷尬,淡淡道︰“暖兒表妹看來對我很是客氣。”

    歐陽暖低著頭,依舊恭敬的語調︰“染表哥平日十分繁忙.今日怎麼有空來這里?”言下之意是,你吃飽了閑著沒事干,還要我應酬你,怎麼好意思?

    “不過是答應了爵兒為他找副好弓箭,今天特地送來罷了。”林之染微微一笑.雙眉斜飛.只神色一頓︰“怎麼.表妹不謝謝我昨日的鼎力相助?

    歐陽暖猛地抬起頭來,輕柔一笑.道︰“卻不知道表兄此言何意?”

    林之染徑直走到她身邊,壓低聲音道︰“若是沒有我引開旁人.爵兒那傻小子恐怕還要費一番心思才能拿到東西吧……”;

    歐陽暖的腦中自動產生預警.立刻擺出一臉訝然,低著頭輕聲道︰“表兄說的這話.暖兒卻是不懂。”

    林之染冷哼一聲.睥睨著她,道︰“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了,你對我娘所說的那些話一字不漏我都听見了.要不要我親自去找二姑母說說?

    歐陽暖勾起唇角,越過他徑直向前走去.林之染怎麼會輕易放棄.快走幾步與她並肩而行,歐陽暖抬頭直視前方.輕聲道︰“染表哥所說.暖兒是不知道的.你要去找娘說話便去吧,恕暖兒不遠送。”

    林之染怔了怔.道︰“你不害怕?”

    歐陽暖滿面從容.淡然道︰“既然敢做.我便不怕別人詬病.染表哥若是要去福瑞院.只怕是走錯方向了.這里可是通向爵兒的松竹院。”

    林之染嘴唇動了動.想不到歐陽暖竟然這般肆無忌憚。

    歐陽暖心里冷笑.很多事她早就想過了.雖然林之染突然說出這些話來讓她十分驚訝.只是就憑幾句話想要拿捏她的把柄卻是萬不可能!

    林之染幾步搶在她前面攔住了路.卻面色沉沉不說話,歐陽暖看著他面色陰晴不定.想了想.覺得還是早些把話說明白好.免得以後生出嫌隙.于是止住腳步,轉臉對旁邊吩咐︰“我忘了一件暖袍.菖蒲你領著其他人回去取,留下紅玉一個人伺候吧。”

    原本就站在幾步開外的丫頭們依言跟著菖蒲離開,歐陽暖放柔了聲音,一臉真誠道︰“染表哥.你是難得的聰明人.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咱麼今日攤開來說些心里話也無妨。”

    林之染愣了愣,似乎沒料到歐陽暖突然換了一哥語氣和自己說話,歐陽暖也不去看他神色變幻,自顧道︰“自娘親去世後.暖兒在世上的真正親人便只刺下外祖母和大舅舅、大舅母、染表哥你們了,我說句心里話.論親疏、論遠近.染表哥應該幫這誰.你應該分得很清楚吧。”

    這話由歐陽暖這樣的少女軟綿綿的說出來.實在是說不出的令人動容.林之染听了.冷淡表情果然松了松,歐陽暖繼續道︰“大舅舅身子不辦……”林之染皺起眉頭,歐陽暖緊接著說︰“二舅舅虎視眈眈,如今我這位繼母則是他的同胞妹妹.若是染表哥不肯幫著我們姐弟.任由我們被她鏟除.無異于為仇人鋪路,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

    倒真是伶牙俐齒.林之染鼻子里輕輕哼了一聲.可到底把眉頭松開了.歐陽暖帶入正題︰“染表哥,說一句不當說的話.將來你要繼承爵位,多我一分助力,難道不好嗎?”

    林之染吃了一驚.只見歐陽暖直直看著自己.一雙點漆般眸子沉靜如深湖,竟半點不像是個十二歲的少女……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52 腦殘妹一定要找茬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52 腦殘妹一定要找茬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