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傾國傾城美人皮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正廳宴席剛散.歐陽治就被林氏請到了福瑞院。

    他心里最近正煩著林氏,晚上也想去李姨娘那里.要不是王媽媽親自來請說林氏有要緊話說,他還不會去。

    “”……你說什麼?”歐陽治疑惑道.“你想要甦夫人住到咱們府里來?

    林氏笑著道︰“老爺是知道的,甦夫人和我向來很好,這次她在京都一時找不到地方落腳.我借她個院子暫住也不是什麼難事呀.咱們家南邊的那兩進院子不是空著嗎.借給她住一段時日,只要她找到宅子就會搬走了。“

    歐陽治倒不是很介意家里多一些人.只是奇怪道︰“那甦家財力雄厚.下人一定不少.一起帶進來兩進院子怎麼住得下?”

    “老爺說的哪里話.甦夫人也說過人多怕麻煩咱們才不肯住進來的話.其實沒妨礙的,那些下人實在安排不下就放在京都郊外的別院農莊也沒什麼。

    “這個.…..你有沒有問過老太太?”歐陽治神色之間流露出遲疑。

    “老太太那里我已經當面說過了.“林氏避重就輕地回答,卻沒有提李氏答應不答應,橫豎只要歐陽治答應了,他才是一家之主.老太太也說不出什麼來。

    “可是那甦公子生的這麼好.咱們家又有兩個女兒.是不是——”歐陽治依舊心存疑慮。

    林氏微微一笑︰“我知道老爺是為著避嫌.可兒還小不妨事.倒是暖兒年紀也大了.實在不行以後盡量避免讓他們見面就是了,這樣也省的外人傳出什麼閑話來。”實際上,她巴不得傳出閑話才好。

    歐陽治皺眉道︰“暖兒嗎.我倒是不擔心.她性子沉穩大氣.知書識禮,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反而是可兒年紀太小,心性不定.就怕她闖禍,你是她娘.該多管著她.不要成天瘋瘋癲癲的.以後在屋里學些女紅才是正經!多學學她姐姐,又穩重又大方.做事妥帖懂事.听說今兒還給老太太送了百壽圖.那字我也看過,的確是用足了心思.明天恐怕這京都就會傳遍了,誰都會知道我家有個孝心難得、才華橫溢的大小姐.我不求可兒也跟暖兒一樣聰明.學學針線收收心也就罷了。”

    這叫什麼話.林氏氣的不行,自己費盡心思求來的玉佛沒討到一句好.反而被歐陽暖徹底搶走了風頭不說,可兒還落了這麼多不是!她直咬牙.強自忍住,款款走到歐陽治身邊,替他輕輕捏著肩膀.松松筋骨.湊到他耳邊吹氣如蘭,輕聲道︰“可兒年紀小,漸漸也就懂事了.倒是暖兒年紀也大了,今天我看那甦公子年紀輕輕、一表人才.”...“

    歐陽治猛然回頭.難以置信的看著林氏.剛有些燥熱的腦子立刻冷了下去︰“你說的什麼話.暖兒和甦公子有什麼關系?”

    林氏原本沒打算現在就說,但是听了歐陽可的話,實在是摸不到底,防止中間再出什麼變故,只好先出言試探一二.徑直說下去︰“我瞧著那甦公子真是一表人才.不知多少人看直了眼.再加上甦夫人看到暖兒又歡喜的跟什麼似的.不如……”

    歐陽治霍的站了起來,狠狠揮開了林氏的手,盯著她一言不發.林氏被他看得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強笑道︰“老爺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歐陽治冷笑一聲,道.“我倒不知道,暖兒才多大,你就給她相好婆家了?這是什麼道理.她的婚事我這個爹爹不知道,老太太這個祖母不知道.你倒自己定下了?”

    林氏揪緊自己的袖子.顫聲道︰“旁人家哪個不是夫人先相看女婿的.我又不是非要將暖兒嫁過去.只是看著甦公子實在惹人喜歡才這麼說,老爺說這話,豈不是要怪我多事?難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歐陽治臉色十分難看,冷冷道︰“你還覺得自己有理嗎?暖兒的外祖父和親舅舅都是鎮國侯.你可知道鎮國侯的封號是怎麼來的嗎?那是當年老侯爺不惜性命,護駕有功,先帝賜下來的!寧老太君雖然是一介女流之輩.卻是堂堂正正的一品夫人,個性剛強、正直不阿.極為受人敬重,哪怕是長公主都要給她幾分顏面!要不是當年婉清執意要嫁給我,你以為他家會看得上我嗎?如今你看著我那大舅兄身體不好.可聖上卻十分厚待.逢年過節都有重賜,這是什麼.這是聖上在向天下人表態,還有暖兒的表姐林元馨,我今天听尚書大人的意思.太子殿下有意為皇長孫聘下她.姑且不管是傳言還是真的,那都是我們惹不起的人物!你以為你一個繼母.就能像是旁人家一般隨便許女兒,暖兒是你許得了的嗎?婉清去的早,在老太君眼楮里暖兒就是她的眼珠子.誰敢隨隨便便動老太君的眼珠子?!告訴你,不要說是你.就算是老太太.也要掂量著想一想夠不夠格!”

    林氏氣的眼楮通紅,一口氣上不來恨不得暈死過去.她顫聲道︰“老爺,你到底在想什麼,她再寶貝也還是你的女兒,鎮國侯府再厲害也是外人.他們還能一心一意阻我們嫁女兒嗎?”

    “糊涂!”歐陽治劈頭蓋臉罵道,“就算不說侯府.暖兒這樣的才貌,將來要嫁的還不知會是什麼樣的顯貴.我怎麼能將她許給一個商戶這麼愚蠢,暴殄天物暴玲天物!”他一連說了兩遍,心中不解氣.卻還是不敢將明郡王曾經派遣使者來送過東西的事情說出來,暖兒若是將來能攀附上燕王府,他歐陽治也跟著飛黃騰達,甦家算個屁!

    歐陽治滿頭滿腦都是奇貨可居的心思,尤其是今天看了那幅百壽圖,竟覺得滿京都的千金都比不上自己的長女,他想到這里,一時自信心極度膨脹,不由自主道︰“哼.若不是我家門第不夠,暖兒便是嫁給皇長孫做正妃也配得起!”

    林氏不敢置信地看著自信心極度膨脹的歐陽治,道︰“老爺.你瘋了。

    歐陽治話一出口就後悔了.自家的門第其實不算低,只是攀附皇家麼...…鎮國侯府的嫡女嫁過去說不準就是個側妃,歐陽家不過是個吏部侍郎.只怕別人還瞧不上。真說起來,皇長別地位太高.明郡王更是光芒萬丈.這兩位歐陽治只是做做夢而已,不過那又怎樣,皇子皇孫多得是,只要能嫁個皇孫貴戚.將來自己也跟著水漲船高。然而歐陽治轉念一想.又覺得如今聖上心意不明,將來大位會落到誰頭上還說不定,暖兒就一個人,總不能分開幾個嫁,自己一定要看準了.押對寶才是!歐陽治越想越覺得自己很聰明,幾乎將林氏的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他一邊想.一邊道︰“你看著吧.暖兒這樣的才貌.哪家豪門權貴聘不得.再等上兩年我家說親的一定會踏破門檻.還輪得到你瞎操心!”

    林氏頓時一盆冰水澆了下來.心頭冷了不少.猶自不死心道︰“京城豪門權貴雖多,可那些貴族公子未必如甦公子這樣出色啊!“

    歐陽治冷笑道︰“婦人見識,簡直不知所謂!你說話也先要想想,說出去莫要笑壞了人家肚皮!人家堂堂王室公侯之家的公子.什麼時候會輕易在外頭顯擺的?不說太子府.就說如今聖上十分綺重的秦王、晉王、燕王、周王四位王爺家中都尚有世子和郡王沒有騁正妃.便是這幾位太高貴我家攀不上,還有楚王、齊王、魯王、蜀王、湘王、代王、肅王這些.我就不信憑著暖兒的才貌.連一個皇孫也攀不上!”

    這一番話說的又狠又急,如同一把鋼刀把林氏身上的肉都給害了下來,她心中急得上火.若是讓歐陽暖嫁給這些人家,那就是徹底飛上了枝頭.到時候不要說自己.誰都壓不住她!自己和可兒不就是死路一條!她不由淚眼盈盈道︰“老爺和我說的這些.我婦道人家都是不請楚的.听你這樣說.暖兒有更好的出路.我這個娘也為她高興啊,老爺你也不必生氣,有什麼話都可以好好說,況且你這話我听著總是難受,難道你忘了咱們還有可兒嗎?她將來也可以為老爺你鋪路啊!”

    “她?”歐陽治嗤笑一聲.“若是沒張文定那件事.我還信她將來能給我爭氣,你看看她都做了些什麼?要不是你拼命幫她壓下來.只怕事情都傳遍京都了吧.誰家會要這種媳婦?她這種沒腦子不懂事的,就算進了這種門第,也活不過一年,我指望她?你別誠心害我!“

    林氏一听,眼楮一酸.不由得哭了起來︰“老爺說便說了,何必開口閉。的傷人心?可兒也是你的親生骨肉啊.難道你不想為她謀個好前程嗎?再說她生的也很好.比暖兒又差到哪里去?”

    “差哪里?差得遠了!你眼高心更高.腦子不清醒胡思亂想.高攀也得有個度!你是什麼出身.可兒是你生出來的.人家是何等門第,哪里會看得上她?你什麼都不懂.盡在那里做白日夢.真是痴心妄想!”

    林氏一听,像是一把鋼刀刺進心口.她最恨的就是旁人說自己是庶女,不由變了眼神道︰“老爺這是說我這個娘耽誤了可兒的終身?”

    歐陽治鼻子里“哼”了一聲.道︰“你自己都明白.還需要我多說嗎?皇室最重嫡庶之別.你是個庶出的,你的女兒地位又能高到哪里去?別再胡思亂想了,”

    抹氏心里宛如被刀絞般恨,卻因此腦子請楚了許多.她心中冷笑.你說的這麼信誓旦旦.還不知你那個寶貝女兒和甦公子已經關到一起去了.晚了,一切都晚了.你攀龍附鳳的計劃全泡湯了,歐陽暖這個眼中釘很快就會連根拔起!想到這里,她軟下語氣.伏到歐陽治纜身邊.媚眼如絲道︰“治郎,瞧你說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與你說女兒罷了,怎麼會說到我自己身上,我身份低你早已是知道的,怎麼如今卻嫌棄我了嗎.如果這樣,我還不如一死,了之。...”

    歐陽治見她語氣放柔了,原本的怒氣也稍微緩了緩.長嘆口氣.道︰“你也不必如此,如今你懷了孕,還是多多保重身子吧,別盡想些有的沒的,若是你真的喜歡那個甦公子,將來把可兒嫁給他就是了,只是暖兒你卻是想都別想,”

    林氏見自己一貫的伎倆此刻失效,知道歐陽治如今已經被年輕美貌的李姨娘迷住了.對自己不怎麼感興趣.再加上因為懷孕的關系.自己身子發福,哪里還有當初的苗條美貌?尤其是听到歐陽治竟然說要將歐陽可嫁過去.不由氣得咬牙,卻不敢表露出來,只能繼續道︰“老爺.我原本看著甦公子是喜歡的.可听你這麼說卻也明白了.他到底是個商人之子.便是再出眾也與我家不匹配.可兒雖不如暖兒,卻也乖巧可愛.生的也很好.我好好教導,將來的親事必不會差.老爺.她也是您的親生女兒,您可不能不管她呀!  歐陽治听得有點心煩.胡亂點頭道︰“知道了知道了,別再說這些,我還有事,今晚不歇在這兒了!”說完,他起身就毫不留戀地向外走去。

    林氏看著他的背影.嘴角勾起冷笑.走吧走吧,很快你就會發現你引以為傲的女兒做出丟人顯眼的事來了,到時候看你這個如意算盤還打不打得響;

    就在歐陽治走到院子里的時候,突然見到壽安堂的丫頭匆匆來報信,說老太太吩咐老爺和夫人立刻去.歐陽治十分奇怪.林氏卻笑盈盈地跟著走出來,她以為李氏已經發現歐陽暖和甦玉樓共處一室了.心中激動地不行.不由自主藏不住得意的神情。

    到了壽安堂,歐陽治當先進去,看到里面情形悚然變色,林氏跟著走進去.本以為會看到歐陽暖和甦玉樓被綁在堂下,卻沒想到看到的卻是哭的死,去活來的歐陽可。

    歐陽暖和李姨娘正陪在李氏身邊,李姨娘掩不住幸災樂禍.歐陽暖的臉上卻露出同情不忍的神色,一看到歐陽治和林氏立刻迎上來.急切道︰“爹娘總算來了.快勸勸祖母吧.她要打死可兒呢!“

    林氏一听.頓時臉色大變.驚疑不定地看著歐陽暖又看看跪倒在地上的歐陽可。

    燭光下,歐陽暖面容素淨而清麗,整個人仿佛一朵出水的蓮花,美麗不可方物,更加上面色急切.真誠不似作偽.仿佛十分心焦妹妹的性命.林氏卻看得心中一抖,只覺得歐陽暖如同索命惡鬼一般可怖!她不說一句話.沖過去劈頭問道︰“老太太,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我倒要問問你這個娘,你的女兒怎麼回事!在我的壽宴上,當著那麼多的夫人小姐.她鬧得這是哪一出!”李氏陰陽怪氣地道。

    林氏听了一愣.不由自主望向歐陽可.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自己的計劃明明是沒有遺漏的,怎麼今…歐陽暖怎麼半點事也沒有?反而是可兒跪在這里,好像犯了彌天大罪的樣子!

    “可兒.到底怎麼了!”歐陽治嚴厲地逼問。

    歐陽可哇的一聲哭出來.叫她說什麼.說自己把帕子送給了甦玉樓.然後甦玉樓寫了詩文又將帕子連帶詩文一起送給自己嗎?這不是私相授受是什麼?她怎麼敢說出來!

    歐陽可並不知道,甦玉樓隨手將帕子丟給了銀杏,接著帕子落到了歐陽暖手中,她又讓紅玉去前廳請歐陽爵想方設法從甦玉樓身上找個貼身物件.歐陽爵順水雅丹撿了那詩文送來,歐陽暖再將詩文與帕子一同交給銀杏,逼她將帕子還給歐陽可!歐陽可拿到帕子.看到同心結就心跳不已.哪里注意得到帕子里面還夾了別的東西.再加上眾目睽睽之下不好打開同心結細看.只能收起來。緊接著歐陽暖故意引得旁人要看帕子,歐陽可不知究竟便將帕子拿了出來.這才闖下了大禍”...

    這一層層環節下來.不過是雕蟲小技,要怪就怪歐陽可運氣太背,腦子太蠢,一個姑娘家竟然將帕子交給男人.甦玉樓只要有點腦子都不會收下,歐陽暖立于屋子里.面上帶著同情之色.眼神卻冷冷看著這一切。

    張媽媽解釋道︰“老爺,今日老太太壽宴.原本一切都好好的.誰知侯府小姐非要看二小姐的帕子,二小姐拿出來之後.不知怎的那帕子里面竟然藏了一張詩文.老太太一看就生了知川

    “什麼詩文?拿來我看!”歐陽治皺眉.一旁的丫頭將紅漆盤遞過去.歐陽治翻了翻上面的帕子,又拿起詩文細看,頓時勃然大怒,上去對著歐陽可就是惡狠狠地一腳.“不要臉的東西!”

    林氏立刻想要沖上去,準備護著歐陽可.歐陽暖卻一把拉住她.情真意切地道︰“娘,你還懷著弟弟,不要也受傷了,”她漆黑的眼楮里,是一片漫無邊際的寒芒.竟仿佛帶著滔天的恨意,然而說話的聲音卻溫柔入骨.林氏被她的眼神看的渾身發抖,不自覺咬住了嘴唇,歐陽暖淡淡一笑.將她還給一旁緊張地沖上來的王媽媽︰“王媽媽,可要好好攙著娘.要是她哪里受傷了,你們也別活了。”

    王媽媽拼命攙著林氏,根本不敢和歐陽暖對視,她心里實在害怕這位大小姐.只覺得她根本像是惡鬼來向夫人索命的.卻偏偏還披著一張傾國傾城的美人皮.將所有人迷的神魂顛倒,著實叫人心驚膽戰,

    林氏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大聲道︰“老爺.這詩文怎麼了,你說呀!可兒到底怎麼了,”

    歐陽治一把將詩文掉在她臉上.林氏一看,卻是“一村春風寄好晴,暗香淡去影聘婷。平生不喜凡桃李.看罷梅花睡過春”,看到上面不是歐陽可的字跡,她眼皮一跳.心頭一驚.望向歐陽可的眼神就多了幾分驚疑不定.這丫頭,這丫頭難道說……

    “這是甦玉樓今天作的詩!”歐陽治的聲音如同炸雷,讓林氏一下子懵了。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林氏差點氣暈過去.再看歐陽可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立刻以為是她拿了甦玉樓的詩文.心中不由翻起滔天巨浪,這可怎麼辦!

    李姨娘在旁邊帶著笑容道︰“老爺,二小姐年紀小.一時糊涂做出這種是,以後好好管教就是了.何必動手呢?”

    “哼,她自己都不要臉了.我還給她留臉干什麼?一個姑娘家.居然敢藏著男人的詩文!“

    “老爺!“林氏警醒過來.大聲打斷道.“就算這詩文是甦玉樓的又怎麼樣.這不是什麼情詩啊!怎麼就見得可兒做了見不得人的事!”

    “平生不喜凡桃李.看罷梅花睡過春!你仔細念念,這詩句里面難道不是含著情愫!你不識字嗎?”歐陽治越想越覺得甦玉樓這首詩不是單純詠梅,倒像是真的意有所指,看罷梅花睡過春.這不就是說見過歐陽可以後別人都不入眼了嗎?好一個孟浪公子.他倒是愜意!

    歐陽可哀哀痛哭.林氏猛地走上去拽住她的袖子,厲聲道︰“不許哭!”歐陽可一下子被林氏臉上可怖的神情驚駭住,一時之間忘了哭泣,林氏死死拉住她.滿面厲色.不能承認.打死也不能承認!歐陽可終于明白過來.哭聲道︰“爹爹.我是冤枉的,我沒有!我沒有做!我也不知道那詩文怎麼會在帕子里面,”

    林氏回頭毅然道︰“老太太.老爺.可兒雖然年紀小.卻不至于做出這種不懂規矩的事,那甦公子在外面寫詩.她在內院看戲.詩文怎麼會到她手里?保不齊是別人誠心陷害啊!“

    “陷害?”李氏冷笑一聲.道,“可兒.我且問你.帕子可是你的?”  歐陽可臉上全都是淚水,滿臉恐懼.驚惶不安.此刻見到祖母一臉冷漠,不由自主點了點頭。

    “帕子一直在你懷里,你倒是告訴我.誰能把手伸進你懷里陷害你?”

    李氏聲音冷漠至極。

    歐陽可咬咬牙.道︰“祖母,那帕子.“...那帕子……“

    林氏大聲道︰“帕子一定是丟過的.是不是可兒?”  歐陽可一听,立刻點頭,連聲道︰“是的.是丟過的!”

    歐陽暖臉上露出笑容,道︰“這就對了,一定是帕子被別人撿去了,只是可兒在哪里丟了帕子.又是怎麼撿回來的呢?”

    歐陽可一愣.嘴唇哆嗦著不敢說話.這帕子分明是自己送出去的.難不成要說是甦玉樓送回來的嗎?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讓人知道這帕子是甦玉樓送回來的,甚至不能讓人知道是銀杏給自己遞了帕子,只要叫她來一問,她定然會說出是甦玉樓命人將帕子送來給自己的.到時候真是坐實了罪名.吃不了兜著走!她狠狠心.道︰“如…是在花園里丟了呢…後來,後來我自己發現了去尋找.在花園里找到了.因為心急著回去.我直接拿了帕子就走,也沒發現被人動了手腳啊!“

    “你這意思是說.別人撿了你的帕子.故意動了手腳.再放回原位等你去撿回來?你當別人都跟你一樣是蠢貨!”歐陽治氣得不行.惡狠狠罵道。

    歐陽暖嘆了口氣,道︰“爹爹不必生氣.今天府里面人多,興許真是誰惡作劇鬧著玩呢?”

    “誰沒事開這種玩笑?倒不如說是她跟甦玉樓私相授受.不知廉恥,”歐陽治怒聲道。

    李氏冷笑一聲.道︰“暖兒,你也太善良了些.怎麼這種話都相信?今天在場的客人雖然多,可誰都與她無冤無仇.哪個會無緣無故陷害她?就算是陷害.難不成還真的將帕子弄成那樣來誣陷她?她就是瞎子嗎,不知道打開帕子仔細看一看就收起來?”

    不要說他們,就連林氏都覺得這謊言太拙劣.不由得一哥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狠狠瞪著歐陽可.歐陽可縮了縮脖子,一把撲倒在林氏跟前︰“娘,你救救我,我真是什麼都不知道!”

    歐陽治恨聲道︰“听听,你還不知道反省!凡事反躬當自省.你卻一心一意說別人害你,我倒不知道.你一個深閨里面的千金小姐,誰沒事會來害你?他怎麼不去害你姐姐?保不齊你比她優秀.還招人妒忌些嗎?你是我的女兒.我一向護著你疼著你.跟尋常那些小姐比起來,你的日子不知道多好過!人說閨中女子要廣讀聖賢書萬卷.才能做到知書達理通曉世情.我不求你像你姐姐一樣聰明有禮,只要你老老實實在屋子里呆著就行了,你連這個都做不到!才多大點年紀.先是張文定.後是甦玉樓,難不成是個男人你都愛,還要臉不要?”

    這話說的十分嚴重,幾乎是戳著脊梁骨在罵人,歐陽可哇的一聲哭的更厲害,鼻涕眼淚全抹在林氏的裙擺上.林氏看著心疼的像是刀害一樣,不得已顫聲道︰“老爺.可兒真是無辜的.也許是甦玉樓看中了可兒.想要攀附上老爺,借機算計她呢?”事到如今,她已經顧不得對付歐陽暖,保下歐陽可才是最重要的,

    “人家陷害她?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那甦玉樓好歹出身富貴之家,什麼樣的美人兒沒見過,她才多大.又有幾分姿色.人家看得上她嗎?你以為你家女兒是天仙?哼!”歐陽治冷笑。

    “爹爹.”歐陽暖柔聲勸說道,“不必說的這樣嚴重.可兒活潑可愛,確實招人喜歡.只是我看著甦公子不是那樣的人.再說他一個少年.身邊又沒有隨身攜帶婢女.怎麼會打那麼精致的同心結,說不準是一場誤會呢——  歐陽治看著懂事善良的大女兒,心里更加厭惡歐陽可.冷著臉不說話.心里卻突然閃電般晃過一個念頭,暖兒說得對,甦玉樓年少英俊、心機深沉,甦家野心勃勃、謀劃不小,想要攀附上高門權貴也不難,怎麼會一見面就出手算計歐陽可這樣的小女孩,看中暖兒倒是有可能!再說甦玉樓這麼一個少年郎,今天也沒帶婢女來.怎麼可能想到打同心結!這樣看來.極有可能不是什麼私相投受.而是歐陽可一廂情願,偷了人家的詩文.還悄悄打成同心結的樣子.那就更加不知廉恥了!有辱門風,

    歐陽治盯著歐陽可,越看越恨不得一腳踹死她.眼神可怕到了極點.歐陽可嚇得渾身發抖.一個勁兒往林氏身後躲,

    林氏從未見過歐陽治一副要殺人的神情.心中也起了一絲恐懼.見情況不對立刻大聲道︰“老爺,花園里來來去去那麼多人.誰能保證這帕子是干淨的,可兒一定是受人誣陷,就算不是.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家的小姐故意拿了她的帕子去裹心上人的詩文.又太過驚慌怕被人發現才丟在花園里啊,”

    听听,林氏開始慌不擇言了.歐陽暖冷笑,臉上卻是一副驚奇的樣子︰“可是今日花園里都是各家的公子,小姐們都在涼亭里,誰也沒敢靠近那里  李氏喝了一杯茶,冷冷道︰“旁人都不敢去,就她敢去!明知道花園里有那麼多年輕男人.居然還敢去.到底打得什麼主意?!怪不得.我們這麼多人在園子里看戲.本來好好的.她卻鬧著要去玩.原來是打的這種主意,

    歐陽可有苦說不出.去花園本來就是林氏為了給歐陽暖和甦玉樓制造見面的機會.誰知此刻卻成了自己的把柄!她鬧著去花園已經不對.又說在花園里丟了帕子.任何人听了都會以為是故意的!

    歐陽暖不等林氏反應過來.先嘆息了一聲道︰“爹爹.當時那麼多人在場.若是讓別人知道這是甦公子的筆跡.妹妹一生可就毀了!原本只是一張詩文還好,大不了說妹妹仰慕甦公子的才學才私藏了.了不起也就是名聲受點損害,但偏偏是帕子包著詩文.還是同心結的模樣,大家都瞧見了.縱然嘴上不說”s里也會有疑心的,萬一變成話柄,妹妹芳名掃地不說,還要連累爹爹你落個教女不嚴的罪名.好在祖母英明,將詩文先藏了,旁人多半會以為是妹妹無聊時作詩取樂毗 ”

    “暖兒.你就不必為她掩飾了.你以為今天在場的夫人都是傻子嗎?我怎麼說他們就怎麼相信?我告訴你,這些一個個都是人精.嘴上不說.心里明白著呢!這一回的壽宴簡直是丟盡了臉面.還連累了你們姐弟.將來也要被人家說有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妹妹!”李氏嘆息著.將茶杯重重磕在炕桌上。

    “祖母說的哪里話,都是自家姐妹.難不成我還擔心妹妹連累我嗎?縱然真是這樣,可兒也永遠是我的妹妹.我當然要護著她了。”歐陽暖微笑著說道,十足姐妹情深的模樣.林氏恨的咬牙切齒.偏偏不能開口反駁。

    林氏手下狠狠掐了一把歐陽可.歐陽可一個激靈.頓時反應過來道︰“爹爹,別的小姐是沒有膽量靠近花園,可是丫鬟們有啊!是秋月!一定是秋月做的!除了她沒有人能貼身靠近我身邊,帕子肯定就是她偷走的!先是假借我的名義騙來的甦公子的詩文.生怕被我發現又悄悄將帕子還了回來,卻夾雜了不干淨的東西!我什麼都不知道啊,爹爹.你相信我!”

    歐陽暖冷冷看著這一出鬧劇.要說恬不知恥.這對母女認第二.無人再敢認第一,先是說丟失了帕子.再說甦玉樓仰慕歐陽可送來了詩文.歐陽治都不相信.她們就說成是其他小姐丟下的,這還不成.干脆冤枉在無辜的丫頭身上!只是她們這個故事編的可不怎麼樣.祖母李氏十分精明,這種漏洞百出的借。誰會當真!

    林氏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怒聲對已經目瞪。呆的歐陽可的貼身丫頭秋月呵斥道︰“膽大妄為的賤一人,你今日趁著機會到花園去勾引甦公子在前.撿了小姐的帕子.偷來甦公子的詩文,竟然還打成同心結,做成圈套陷害二小姐!你老老實實交代,我還會饒你個全尸!”

    丫頭秋月一听完全驚呆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她萬萬想不到.出了事情二小姐竟然全部栽贓在自己身上.當時明明親眼看見二小姐送出帕子給甦玉樓,現在卻變成了是自己偷走了帕子!老天.她一個丫鬈怎麼敢做出這種事.嚇得不停磕頭道︰“奴婢絕不敢,不敢啊!求老太太、老爺夫人明鑒!

    歐陽暖回到李氏身後.臉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李氏的臉色很不好看,在她眼中如今這一切已經成了鬧劇,林氏卻猶自不知.呵斥道︰“小賤一人,你還妄想椎的干干淨淨.二小姐多大點的姑娘,怎麼會將帕子送給男人?倒是你,只有你能近身詞候,偷了她的帕子是再容易不過.莫非你以為故意將這一切誣陷在二小姐身上,你就能夠跟著陪嫁進甦府嗎?”

    滿屋子的丫頭媽媽們都滿目同情之色.她們看著林氏母女將所有罪責怪在秋月一個卑微的丫頭身上,而秋月渾身發抖、牙齒打顫.一句辯駁的話都說不出來!林氏平日里慈愛大度.一派主母風範.二小姐對秋月不說很好.卻也是十分信任侍重.但到了關鍵時刻,這對母女卻將一個可憐的丫頭推出來作了替罪羊!這是何等可怕的主子!

    歐陽暖靜靜看著.將屋子里每一個人的表情都收進了眼里.最後她的目光落在疾言厲色的林氏身上,微微冷笑,恐怕涵滔不絕的林氏還不知道,不知不覺之中,她已經失盡人心了吧!一個隨時隨地可以棄卒保車的夫人,一個出了事情自己無力承擔就全部賴在下人頭上的主子.誰還會全心全意忠心耿耿為她們賣命?可笑之至!

    歐陽暖嘆息了一聲.臉上卻滿是同情之色,道︰“爹爹.算了吧.這件事情再查下去對妹妹閨譽有損.我料想秋月一個小小的婢女也不敢做出這種膽大妄為的事.我們就當是誤會一場,揭過去便罷了。”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望向歐陽暖,卻見她色如春花,滿面慈悲,不由得大為感嘆,秋月算是投錯了主子.若換了慈悲善良的大小姐,定不會落到這等下場!歐陽暖與秋月無親無故、更無主僕情分.竟然開口為秋月辯解,相形之下.一直咄咄逼人要將秋月推出來受死的林氏母女就太可怕了!

    歐陽治冷冷望著林氏母女.臉上全然都是不信,李氏已經低頭喝茶,仿佛在看一場鬧劇。

    事到如今,林氏已經別無退路,她走到秋月身旁蹲下去.用只有兩人的聲音輕聲道︰“用你一死.可換全家平安富貴。”

    秋月渾身一震.看著林氏眼楮里的冰寒之色.臉上終于露出絕望.如果她不為歐陽可認下這罪名,自己的家人也難逃一死.夫人.二小姐啊.你們好狠毒的心!她低下頭去.再無一絲希望,淒涼道︰“是.一切都是奴婢做的,奴婢……奴婢仰慕甦公子的才華,妄想誣陷二小姐.最後跟著二小姐嫁入甦和 ..”話未說完,已是泣不成聲!

    林氏緩緩站起來.揚起下巴冷聲道︰“老太太,老爺,可兒再有疏忽,卻也是歐陽家的女兒.你們要看她被別人誣陷.徹底名譽掃地嗎?”

    她在賭,賭李氏和歐陽治為了保住歐陽可的名譽,認可這個錯漏百出的謊言!

    歐陽治死死盯著林氏.目光之中全然都是隱忍的怒氣,終究只是長嘆一聲,慢慢說道︰夫人說得對,這丫頭竟如此居心不良,如今既已實供.賜她全尸而死.來人.拖出去杖斃!”

    外面的媽媽們齊聲應了.拖著秋月到中庭.用麻繩狠狠捆了.毫不留情地重重打下去!一時之間滿屋子都听到秋月淒厲的慘叫.以及沉重的木板向人的身體重重擊下的聲音!屋子里,歐陽可面無表情,林氏冷淡听著,歐陽治滿面冷色,就連老太太李氏都微微閉目,仿佛睡著了一般,所有的丫頭媽媽們都露出不忍的神色。

    在體統面前,他們明知道罪魁禍首是歐陽可,卻還是選擇了犧牲一個無辜丫頭的性命.歐陽暖的指甲不由自主陷入掌心.這些人就是她的親人,多麼冷血多麼可怕,簡直是一群披著人皮的豺狼!

    秋月這些年跟著歐陽可,縱然沒有做大惡事.欺負人的交易也做了不少,歐陽暖自始至終沉默不語,直到外頭打了三十個扳子.料想她已經受了教訓後.才緩步上前道︰“祖母.爹爹,可容暖兒一言?”

    題外話

    ……其實吧.大家為歐陽可設想的結局某秦都是想過的,但是後來有了更變態的慘痛下場

    ——我果然好壞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51傾國傾城美人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51傾國傾城美人皮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