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這是我姐姐。”歐陽爵直覺並不喜歡這位甦公子.言簡意賅說到甚至連歐陽暖的名字都不肯透露。

    甦玉樓望向歐陽暖.只覺得她眉若春山.眼橫秋水,雖年紀尚小.容貌卻是筆墨言語難描似的美.不由微微一笑.道︰“大小姐安好。”

    他目光中似有種熱度.這種隱隱的熱切.仿佛要將她也燃燒起來.歐陽暖淡淡笑著道︰“公子不必多禮。”

    歐陽爵听到姐姐說話的聲音,只覺得與平常有異,仔細望去.歐陽暖臉上卻還是如同往常一般的溫和.然而這種細微的變化只有歐陽爵這麼親近的弟弟才能發現,甦玉樓卻絲毫沒有察覺到。歐陽爵相當不喜歡這位俊美公子靠近自己的姐姐,冷冷地道︰“姐姐.我要去前廳,你回去嗎?..

    歐陽暖點點頭.道︰“祖母也該到處找我才是,你快走吧。”說完,她向甦玉樓淡淡施了一禮,轉身離開,紅玉跟著自己小姐.卻不由回頭望了甦玉樓一眼,心道這位公子的容貌真是太俊俏了.難怪剛剛那些千金小姐們一個個都激動萬分.然而歐陽暖卻轉身就走.腳步沒有半點留戀。

    歐陽暖走了很久.甦玉樓還站在原地,歐陽爵輕輕咳嗽了一聲.道︰“甦公子.你不去前廳嗎?”

    甦玉樓一愣.回過頭來看到歐陽爵正不悅地望著自己.他微微一笑.仿若渾然不覺的樣子.點頭和他一起離開,可是心里卻說不出的驚奇,尋常千金小姐見到自己不是臉紅羞澀就是期期艾艾.要不就是使勁兒往上貼過來.這位歐陽家的大小姐卻仿佛半點沒放在心上的樣子,她這是故作淡然還是欲擒故縱?想到這里.他心中不由得對歐陽暖生出了一絲別樣的興趣。

    歐陽暖走出很遠,一直在袖子里死死攥著的手才緩緩松開,日光下一看,卻已經被指甲劃得血跡斑斑,紅玉驚呼一聲.道︰“大小姐,你怎麼了?

    歐陽暖淡淡的道︰“剛才站得久了,頭有些疼罷了,不許聲張。”

    歐陽家前廳,正桌上坐著歐陽治和他親近的官員七八人,其余桌子是為諸位公子準備的。甦玉樓剛剛坐下,與眾人從容不迫地談話飲宴.其他人都是出身官宦世家.原本時他商人之子的身份有些輕視.可是剛才看到他在花園里百步穿楊的射箭之術.輕蔑之意不知不覺就收斂了幾分.如今到了酒席上,眾人心存試探之意,席間不斷向他敬酒.他都含笑飲下,與對方親切交談,看來半點沒有生疏的樣子,游刃有余,給眾人留下的印象都非常之好。言談間公子們的話題從詩詞文章、絲竹琴曲扯到其他地方的風土人情.地方物產,甦玉樓無一不精,無一不通,當真是個文武全才.令人心折.諸位公子紛紛去了蔑視之意.只有林之染態度冷淡.並不理會。

    席間,一個丫鬟端酒壺倒酒的時候,將一盅沒荊多少的酒水倒在了甦玉,樓袖。上。

    甦玉樓微微皺了皺眉頭.歐陽爵也陪坐在這一桌.作為主人終究忍不住道︰“這是怎麼回事,你這丫頭太不小心了!,.

    那小丫頭年紀還小.見闖了禍,立刻賠禮下跪,連聲道不是.甦玉樓在別人家作客.並不好當場發作.只道︰“算了。”只是袖。濕了一片.很不舒服。

    那小丫頭連忙道︰“請公子跟著奴婢走,奴婢替您稍清理一下。”

    對于向來重視儀表的甦玉樓來說.身上帶了很濃重的酒味,當然是覺得很不像話.听這丫鬈如此言語.他便放下酒杯.站了起來。

    歐陽爵皺眉道︰“可是待會兒要向爹爹敬酒的。”

    甦玉樓生性愛潔.便笑道︰“時間還早,我很快就回來,不會耽誤的。

    歐陽爵點點頭,囑咐那丫鬟道︰“不要去後院.不小心沖撞了誰家的小、姐.絕饒不了你!”

    小丫鬈戰戰兢兢地點頭.領著甦玉樓走了。歐陽爵並沒有覺察出什麼不對.坐在此桌首位的林之染抬起頭,若有所思地看著甦玉樓離去的背影……

    甦玉樓跟著那小丫頭穿過前廳.重新走過花園,不知不覺走到一個較為偏僻的院落.那小丫頭讓他在院子里等著,然後進了屋子.很快捧出一盆溫水,幫他卷起袖子,將袖。的污漬細細洗淨了,再用干淨布帕給他抹干手,笑嘻嘻地道︰“公子.很快就好了.不用著急。”

    甦玉樓的臉色卻有些冷淡.慢慢道︰“你手腳如此利落,怎麼會把酒倒在我身上?”

    那小丫頭十分伶俐,甜笑道︰“公子說的奴婢好像是故意的.奴婢可沒有那個膽子。”說著,她望著甦玉樓.感嘆了一句︰“公子生的真俊俏.我來府里這麼久,從來沒見過您這樣的公子,真是像天人一樣呢!”

    她說的嬌俏,眼中卻似乎有異彩一閃而過,甦玉樓忽然心頭一跳.覺得有些不對.一把抓住小丫頭,厲聲道︰“你是誰派來的.帶我來這里做什麼?”

    小丫頭輕聲道︰“公子,奴婢是遵照夫人的吩咐做的,您且在這里稍等片刻.一切的事情夫人都安排好了……”

    甦玉樓冷冷一笑.站起來起身就要走,小丫頭很是機靈.快速擋在他身前,將一塊玉佩在他跟前晃了晃,道︰“公子可認得這是什麼東西?”

    甦玉樓一愣.立刻認出這塊雙魚玉佩是甦夫人貼身之物.他頓時站住不動.只是聲音冷了幾分︰“你們家夫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小丫頭低下頭.掩住眼中的詭誦.道︰“公子在這里等著就是了.就算我家夫人會害您,難不成甦夫人還會害您嗎.總之是大好事.公子若是錯過了.將來可是會後悔的……”;

    歐陽暖回去的時候.戲已經唱到了第六折。台上的戲子正唱到”一只大雁落地平.垂頭縮翅血斑紅,何日能得英雄將.也把仇人箭穿胸!”

    她站在門。凝神听著這一句,不由自主露出一絲微笑,寧老太君看到她回來,十分高興的樣子.立刻招手讓她過來。歐陽暖笑著走到她身邊.寧老太君道︰“剛才見著爵兒了?”

    “是,外祖母,爵兒讓我代他向您問好。”歐陽暖微笑著回答,那邊李氏向這里望過來,就听見歐陽暖說道”.爵兒這孩子就是太傻,說是要射個好彩頭給祖母祝壽.別人都走了.他還在花園里練習.弄得手上都破了.我看著真的心疼。”重生之高門嫡女

    李氏一听這還得了.趕緊吩咐張媽媽去取白玉膏藥來.”你吩咐人給大少爺送去,親眼見他抹了再回來。”

    林氏在旁邊听到,眼中的怨氣難以遮擋.大姐生的兒子就是歐陽家的心肝寶貝,她的兒子還沒有出生就被冠上了天煞孤星的惡名.這一切都是歐陽暖造成的,她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讓對方付出慘痛的代價!

    緊挨著林氏坐著的甦夫人悄悄道︰“你先前可沒說.大小姐是這麼個美人兒呀。”

    林氏眼底劃過一絲冷意,客氣著道︰“暖兒像我的大姐.容貌倒是很出眾的.讓夫人見笑了。”

    甦夫人輕聲道︰“這是哪里的話.你這話可是將我當外人呢?就以我送你的玉佩為定,此事你可不許變卦!”她越說越親近,尤其是眼角上笑出來的細紋.竟像是十分的高興。

    甦夫人看著歐陽暖,反復地打量,心道憑借玉樓的才華,這一次功名一定會求到的,若是再娶一個出身這樣高貴的兒媳婦,將來鎮國侯府和吏部侍郎在朝中也能替甦家幫襯一二,到時候玉樓的前途豈不是一片光明?這樣想著.她的目光更亮了幾分。

    林氏看著甦夫人,猜到她心中在惦記什麼,不由得暗自冷笑,甦家不過是商賈之家.縱然富貴涵天,在京都權貴眼中也是不入流的.就算甦玉樓取到了功名.根基也還太淺,歐陽治絕不會將嫡長女嫁給這樣的人家,更不要提背後還有個老謀深箕的寧太君.她怎麼可能同意讓自己的嫡親外孫女嫁給一個商戶?但若是歐陽暖自己願意,一心一意要嫁給甦玉樓.那就怪不得旁人了……原本還想等歐陽暖年紀再大一些再動作,只是如今看來卻是等不得了,她在這府里多留一天,都是自己的心腹大患!

    林氏想到這里,重重咳嗽了幾聲,向著歐陽暖道︰“暖兒,過來娘這里。

    歐陽暖淡淡看了她一眼,就要走過去,寧老太君卻突然拉住她的手,歐陽暖知道外祖母心中是擔心林氏另有所圖.只是大庭廣眾之下,她是自己的繼母,如果就這樣不理不睬,傳出去並不利于自己姐弟,所以歐陽暖安撫地拍了拍寧老太君的手.腳步輕盈、面上帶笑地來到林氏身邊。

    還不等她說話,一旁的甦夫人將她拉著又細細端詳,手摸到她的手指,不禁道︰“大小姐的手怎麼這樣涼。”說著便將自己手里的手爐遞過去.”快暖一暖。”

    歐陽暖微微笑道︰“多謝夫人關心,只是天氣寒冷,不要凍壞了夫人才是。”說完又將手爐還給了她。

    甦夫人笑容一僵.頓時察覺到自己的意圖太明顯了些,旁邊已經有不少的夫人為之側目.甚至連寧老太君和李氏也向這里望過來,她面上有點訕訕的.不敢再多表露出什麼。

    林氏笑道︰“暖兒.甦夫人是自家人,你何必客氣。”

    還真是急不可耐地要將關系拉近啊.歐陽暖笑了笑,目光之中卻露出些微的冷淡.道︰“娘.來者是客.甦夫人是您的貴客,暖兒更不能怠慢了。

    林氏是吏部侍郎夫人.竟將甦夫人這樣的商人婦奉為座上賓.怎麼不令人覺得疑心?幾位夫人听了歐陽暖這句話.不由得都互相看了一眼.覺得這里面似大有深意.林氏心中暗暗叫苦.臉上卻只能裝做毫無所覺。

    不一會兒,林氏臉上露出疲憊之色.甦夫人關心地道︰“夫人累了嗎?

    林氏點點頭,笑道︰“我現在是雙身子的人,自然比不得旁人,不過坐了一會兒就這樣疲乏。”說完,她站起來向李氏告罪道.”老太太,媳婦身體不適,就陪諸位看到這里了,先行回去,還請您不要見怪。”

    李氏現在看見這個兒媳婦就厭惡.哪里會留她,抬起手揮了揮,道︰“這里有這麼多人呢.哪里用你陪著,回去吧。”

    林氏應了聲是,向諸位夫人告別.突然身子一歪,像是站不穩的樣子,不巧就歪倒在歐陽暖的身上,歐陽暖一把扶住她.輕聲道︰“娘可小心些。

    李氏見到這種情況.對林氏越發厭惡了幾分,道︰“可兒你送你娘回去吧。”

    歐陽可剛站起來,林氏連忙道︰“不必了,可兒年紀還小,讓她陪陪老太太吧,有暖兒送我回去也是一樣的。”

    這倒是十分的奇怪,她不要親生女兒.偏要在眾人面前與自己這個繼女作出母女情深的模樣.到底是為了博得賢名,還是另有所圖?歐陽暖微微凝視著林氏,臉上緩緩露出一個笑容,不管是哪一樣.她都無所畏懼.她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就由我送娘回去吧,各位貴客還請安心看戲。”

    歐陽暖走過歐陽可的身邊.仿佛不經意間.留給她一個奇異的微笑。看的歐陽可心中十分不安定,她是知道林氏的計劃的,但她沒想到甦玉樓竟然是這樣一個出眾的美男子,正因如此.在看到甦玉樓的時候.她突然不希望娘的計策成功了!尤其看到歐陽暖露出這樣的笑容.仿佛在向自己巾釁似的,歐陽可心底更是不舒服得很.連眉頭都緊緊皺了起和 ..

    林氏斜綺著歐陽暖一路走出去,一副怯弱不勝的模樣.她笑著道︰“謝謝暖兒了.娘耽誤的你連戲都看不成.實在過意不去。”

    “娘說的哪里話,人常說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到哪里看不都是一樣的麼?”歐陽暖笑得很甜蜜,但林氏卻覺得她甜蜜的笑容中帶著一種冰寒,不由自主攥緊了自己的手.強行壓制住自己甩開她的沖動.繼續往前走去,一直走到花園處.突然驚呼道︰“哎呀,王媽媽,我身上的紅鯉金累絲香囊呢?剛才還在的呀!”

    王媽媽一听頓時著急道︰“莫不是丟在哪里了?夫人.院子里人多嘴雜,萬一不小心叫什麼人撿走了可是大不妙.老奴趕緊去尋!”

    歐陽暖冷眼看著這一對主僕一唱一和,心中冷笑.堂堂一個主母身上的東西怎麼會輕易丟失.這出戲到底是什麼名堂?

    王媽媽厚著臉皮道︰“大小姐,夫人出來的匆忙.只帶了兩個丫頭.請你的丫頭也幫著一塊找找”;

    天氣寒冷.歐陽暖將方嬤嬤留在听暖閣,身邊只帶了紅玉和文秀,她听到王媽媽這麼說.不由笑道︰“媽媽要用人直說就好了.文秀,你去幫著夫人找一找。”

    王媽媽領著三個丫頭離開,只刺下林氏、歐陽暖和紅玉三個人繼續往前走。

    林氏道︰“暖兒,我要你來陪我,原是我有心里話要同你說。”

    果然來了.歐陽暖一笑︰“娘有什麼話盡可以說。”

    林氏眯眼看著歐陽暖,低聲道︰“暖兒年紀也不小了吧。”

    歐陽暖柔和地笑︰“祖母說我還是個小孩子呢!”

    林氏微微笑道︰“這話是老太太心疼你.大姐在你這個年紀上侯府提親的人都踏破門檻了,說真的,我們這樣的人家.便是姑娘年紀小.先定下也沒什麼的。”

    歐陽暖淡淡道︰“娘是嫌棄女兒了?想讓女兒早點離開家?”

    林氏眼中寒光閃過.口中卻嬌嗔︰“這怎麼可能?娘是全心全意為了你好,好人家的公子留不住,等你到了十五歲再籌謀,只怕找不到好人家…  歐陽暖垂著眼道︰“我年紀太小.這樣的事情娘還是不要和我商量的好.爹爹和祖母知道了只怕要生氣的。”

    林氏心中冷笑.突然拉了歐陽暖的手,嘆道︰“可憐的孩子.我何嘗願意和你談這些.只是你親娘早逝,老爺公務繁忙.老太太近些年也不問事,只有我是你的親生姨娘.待你一直視如己出的,這些話說給外人听自然是忌諱,咱們娘兒倆之間又有什麼說不得的!你也該多為自己打算打算。”

    說的情真意切,眼楮里還微微閃動著淚光,如果歐陽暖沒有重生一世,絕對想不到林氏的演技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現在她可是一絲一毫的感動都沒有.只有數不盡的厭惡之感,淡淡道︰“娘這話卻說岔了.我有祖母疼愛,有爹爹照拂,將來還有弟弟可以依靠.又有什麼可憐的地方呢?倒是娘你自己身子不好.就無需為這些瑣事擔心了。”

    林氏心里一凜.實在有些惱怒,嘴里卻說道︰“暖兒.我說句不中听的話。老太太雖然和藹.到底不是親娘.就算想為你考慮,她年紀大也顧不上了.你爹爹又是個糊涂的.你還是應該為自己打算一下前程才是.別一味的如此老實.否則將來後悔都來不及。”

    拐彎抹角地說了這麼多,不外是為了下面的話做鋪墊.歐陽暖微微一笑,順水椎舟道︰“這些年多虧娘百般照顧我,我要是早嫁了,怎麼舍得您呢?”

    你還不死.我怎麼能將弟弟放心留給你這樣的母豺狼?

    林氏笑了笑︰“傻孩子,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這些年我當這個家.有多麼不容易.你也是看在眼里的。”她頓了頓.感慨道.“人都說後娘難做.爵兒一直誤會我倒沒有什麼,你總要相信我才是.我是一心一意為你們姐弟著想啊.絕不會害你們的。”

    就是相信了你.才會讓爵兒危在旦夕,才會讓自己深陷絕境,歐陽暖靜靜地看著林氏︰“娘的再生之恩,暖兒沒齒難忘。”

    她說到沒齒難忘四個字的時候.笑容十分甜蜜,卻帶著一股令人齒冷的意味,听得林氏背後莫名起了一層雞皮.只覺得這話听起來十分可怖,仿佛在許下某種誓言一樣.卻又說不出哪里不對。

    關于早點為自己籌謀的話題.林氏幾次三番再提,歐陽暖幾次三番又岔開口不知不覺間走過了花園,一個小丫頭突然從旁邊跑出來,好像慌慌張張地.一不小心撞在紅玉身上,林氏呵斥一聲道︰“站住!瘋瘋癲癲像什麼樣子!”

    小丫頭一下子跪倒.十分緊張的模樣,低頭道︰“夫人.奴婢是前廳伺候的丫頭.大少爺不小心喝多了.說頭疼得很.奴婢要去尋大小姐去呢,“

    歐陽暖的心微微一動,爵兒只是個孩子.平日里從不飲酒,今天卻不同,作為主人肯定是要喝一些的.之前她已經囑托他盡量少喝.怎麼還是喝多了?就听到林氏笑道︰“好在你踫上了我們,若是直接讓你就這麼沖進去,不小心沖撞了老太君或者其他貴客怎麼辦?罷了.暖兒,你就隨她去看看爵兒吧。”

    歐陽暖頗有深意地看了小丫頭一眼.故意遲疑道︰“那娘怎麼辦呢?王媽媽和其他丫頭也不在身邊,總不好叫您一個人回去!“

    林氏嘴角勾勒出一絲弧度,狀似不經意地道︰“那就讓紅玉扶我回去吧,“

    原來在這兒等著呢!先是調走了文秀.接著是紅玉.林氏到底想要做什麼?一個偶然接著一個偶然,變成了一個必然。難不成還想讓張文定一事再度重演?歐陽暖仔細審視著林氏.卻看到她一臉平靜.半點端倪也看不出來,不由露出一個真誠的笑容︰“娘真是體恤.既然如此.暖兒就先去看看爵兒,紅玉.你好好照顧夫人,務必將她完好無損地送回福瑞院。”

    紅玉應聲.抬起頭的時候眼底卻有一絲擔憂.歐陽暖朝她略點點頭,示意她不必擔心口看著林氏依著紅玉走了.歐陽暖才回過頭.盯著這個報信的小丫頭.道︰“大少爺在席上都給誰敬酒了.到底喝了幾杯,現在何處.身邊什麼人在服侍,既然醉了又是誰讓你來請我的?你既在前廳詞候.誰準你跑到後院來找人?”

    一連串的問題問出來,那丫頭額頭不由得出了冷汗,低下頭回答道︰“詳細的情形奴婢不清楚,是…是大少爺身邊的人讓奴婢來傳信給大小姐。

    傳信?歐陽爵身邊的人自己早已——調查過.留下的都是些機靈可靠身家清白的人伺候.便是他真的喝醉酒了.他們也該知道怎麼處理.怎麼會跑到內宅來找自己這個大小姐?難不成還讓她去給爵兒醒酒嗎?更何況.他們自己為什麼不來請.非要這樣一個在前廳詞候的眼生丫頭來?這樣的理由用的真是可笑.但換了以前的歐陽暖卻一定會相信,林氏不過是吃定了自己將爵兒看的比天還要重要.賭在關心則亂四個字罷了,只不過.如今這場戲誰是蟬,誰是螳螂,誰又是黃雀,這還兩說著,歐陽暖心底冷笑。

    “既如此,你就帶路吧。”她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話語中卻帶了三分冷意.那丫頭只覺得被大小姐的眼光這麼盯著.不由自主脊背就矮下幾分.低聲應是。

    一路走過去.終于到了花園西邊角落較為偏僻的小院落.小丫頭臉上賠笑道︰“大小姐,大少爺就在里面,您進去吧。”

    歐陽暖卻笑望著她.好像在待她走後自己再進屋。

    小丫頭臉上帶笑.眼中卻閃過一絲焦急.“大小姐.大少爺等著您呢,

    歐陽暖笑容溫和︰“爵兒身邊必不缺人照料的,你多大了呀.叫什麼名字.怎麼以前沒見過你?”

    小丫頭臉上有些緊張”,奴婢叫銀杏.是不久前剛剛進府的.奴婢是認

    得大小姐的.許是您貴人事忙.不記得奴婢了。”

    歐陽暖笑容燦爛︰“我倒不知道.府里還有這樣機靈的丫頭。”說著.臉上露出幾分悵然.”看樣子真是進了好些新人.听說府里前些日子放出去不少媽媽,唉,祖母說要整頓院子,好多老人都出去了。日子過得真快呀,還記得小時候照顧我們姐弟的江媽媽.當初多麼爽利的一個人,沒幾年身子骨就不好了,這一次我還持地求祖母將她留下養老,她偏偏說人老了想要回到故土去.我心里真是舍不得呢!小時候爵兒總是哭鬧.就是乳娘都嫌他吵鬧,只有江媽媽不覺得.她最會逗我們開心了.又會扎竹炸蜘……”;竟然要長篇大論說一通的架勢。

    銀杏看她一直站在門。不肯進去.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幾乎有點架不住。這位大小姐.年紀輕輕,卻並不是軟柿子.夫人讓自己引她來這里.還以為是個輕松的好差事.誰知竟這麼難完成……完成了又不知道會招惹來什麼禍事.只是到現在已經沒有她後退的余地.索性把心一橫道︰“大小姐,您快進去吧……大少爺真的該等急了……”等歐陽暖一進去,她就將鎖鎖上!照著夫人的吩咐將大小姐和那人一起關在里面!

    歐陽暖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銀杏.我說這麼多話,。渴了,你去替我倒一杯茶來!”

    什麼?銀杏一愣.倒茶?

    歐陽暖的笑臉冷淡下來︰“怎麼.我連一個丫頭都支使不動了嗎?還是你眼里只有夫人沒有我這個大小姐?”

    銀杏心中一顫,到底膽子不夠大,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道︰“大小姐,奴婢……奴婢不如……不是這個意思。”

    “不必麻煩了,爵兒既然在這院子里.自然是備好了茶水的.不然怎麼醒酒?”歐陽暖冷笑一聲,道.”還是你從頭到尾都在騙我!爵兒根本不在里面?”

    “不敢!奴婢絕對不敢欺騙大小姐!大少爺就在里面.只是這院子向來沒主子住,大少爺就讓身邊的小廝去別處取醒酒湯了.所以外面才沒人詞候,恐怕院子里現在爐子都還是冷的,一時照顧不到大小姐,.”.”不是沒有水,只是水已經打來為甦玉樓清理袖袍.再進院子里去燒水.豈不是全都穿幫了?銀杏暗中著急。

    “既然這里面沒有.你就去別處倒茶吧。”歐陽暖冷冷地說道。

    銀杏眼珠子不停地轉.心念急轉.道︰“要不然大小姐先進去.奴婢立刻去倒茶來 ..”

    這時候.歐陽暖已經看到了不遠處臘梅樹後露出的一角月白挑線裙子.不由心中冷笑.臉上卻淡淡地道︰“什麼時候輪到你告訴我該怎麼做了.還不快滾!”

    銀杏不由自主捏緊了自己的袖。.心道去倒個茶也不過片刻功夫就回來了.便趕緊道︰“是,大小姐稍候,奴婢馬上就回來。”說完,她飛快地跑走了。

    歐陽暖見她跑得遠了.冷冷看了一眼臘梅村的方向.就听得有人在後面道︰“人都到哪里去了?到底什麼事?”

    接著一個輕裘緩帶的少年公子走出來,正是甦玉樓。

    果真是他!歐陽暖暖垂頭一福︰“甦公子。”心中對林氏的計謀早已了然。

    甦玉樓一見到歐陽暖,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大小姐,對不住,我沒想到你在這里。”又低聲罵道︰“剛才那個丫頭呢,大小姐在這里怎麼也不說!”

    裝腔作勢!林氏先是讓甦玉樓在人前出現.意圖讓自己喜歡上他,又想方設法讓歐陽可引自己去涼亭.在眾目睽睽之下展示甦玉樓的箭術.若她真的是個單純天真的閨閣千金怎麼會不悄悄芳心暗許?隨後林氏借著頭暈的借。讓自己扶著她離開.——將所有人調開,再讓銀杏帶自己到了院子里面,到時候把院子門一封.將兩人關在里面.自己一個未出同的小姐還說得清嗎?哈,林氏篤定了自己會看上甦玉樓,既然說不清就會順水推丹的下嫁是吧?!簡直可笑!這種拙劣伎倆一次就罷了,還敢使第二次!歐陽暖淡淡一笑.道︰“意外總是有的,甦公子太過客氣了.我這就先去了。”

    甦玉樓還沒來得及說話,歐陽暖卻頭也不回地走了.隱約听見他在身後叫她.她也佯作沒有听到。甦玉樓還要追上去.卻突然被一個人攔住了……

    甦玉樓皺眉看著眼前的盛裝少女.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你是  “

    “甦哥哥.我是可兒,剛才我在屏肌 ..不,我在涼亭上見到你射箭的風采,我……我十分仰慕的。”

    甦玉樓一听十分詫異.卻也只能停下來.道︰“你是歐陽伯伯的小女兒?”

    歐陽可的臉不由的變得更紅.眼楮里的光彩越來越盛.她道︰“甦哥哥你知道我呀!”

    甦玉樓的確听甦夫人提過林氏只生有一個小女兒,只是歐陽可年紀很小、,身形都還沒有長開,更不要說眉眼風度比其姐遜色太多.不像歐陽暖縱然站在眾多千金小姐之中也同樣引人注目……他怎麼可能注意到歐陽可呢,但她現在攔在他身前,他也只能說︰“我听娘提起過,你找我有事嗎?”

    歐陽可從來沒有跟這麼年輕俊美的公子說過話,心里緊張的砰砰直跳.臉上故作平靜.微微笑道︰“我無意走到這里.看到甦哥哥在這里.便想著來向你說說話,倒沒有別的事。”

    甦玉樓心里有些不耐煩,卻礙于情面不好冷言冷語,只語氣淡淡的道︰“時候不早.我也要回去前廳去了,二小蛆也早點回去吧。”

    歐陽可一愣.眼看甦玉樓就要從她身邊走過去,一急之下趕緊叫住他︰“甦哥哥等一等.我有話說  “

    甦玉樓疑惑地看著她,歐陽可本只是為了留住他多看他兩眼、多說幾句話.這時候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更加著急起來,隨便扯道︰“你要在京都呆多久?”

    甦玉樓的眉頭松了下來.語氣有些冷淡︰“可能要一段日子。”

    歐陽可生怕冷場.又說道︰“那……那你會常常來我們府上嗎?”

    這話問得奇怪.甦玉樓一雙美目看著歐陽可.終究回答道︰“這個……

    說不好。”有些含糊,但他總不能說我經常會來你家做客吧。

    歐陽可滿臉希冀.卻也察覺到自己語氣過于急切.換了口氣道︰“我大如 ..哦.就是歐陽爵,他的箭術那麼差,爹爹一直想要為他找人教導呢,不知道甦公子有沒有時間可以指點他一二?”

    甦玉樓點點頭,道︰“家母與歐陽夫人是好友,日後恐怕會經常來叨擾.若是侍郎大人不嫌棄,小公子也沒有意見.我願意與他切磋一番。”

    他眉長過眼.眉尾斜飛入鬢.雙眼含笑.顧盼生輝.口中說的十分謙虛,臉上卻帶著一種神采飛揚的自信.讓歐陽可看得目不轉楮,只覺得心頭小、鹿亂跳,緊張的不得了。

    甦玉樓十分聰明.只看到她滿臉通紅,一副懷春少女的模樣.就猜到這位二小姐只怕是傾心于自己,只是她不過侯府庶女所出.身份地位比之大小、姐差的太遠.再加上容貌氣質風姿都無法與歐陽暖相提並論,他並不將她列為考慮對嘉

    甦家的確富甲一方.名鎮江南,在普通人眼中.風光無限。實際上.一旦到了藏龍臥虎的京都.甦家就不算什麼了.再加上他在京中無靠山.無根基.跟京城的世家侯門少爺比起來,猶自不如。他有才華有抱負.卻偏偏束縛于商人之子的身份無法施展.如何能夠甘心?這一次上京都,就是為了一展所長!甦玉樓是一個極有野心的人,深知自己才華過人、容貌出眾,如果能在京都結一門好姻親,為自己前途鋪路,那將來飛黃騰達又有何難?京都之中名門貴女眾多,他若真的狠下心舍下姻緣來求一個靠山的確不是難事.但他偏偏還有幾分少年心性.不但要娶一個高門女子.更要一個絕代佳人.尋常女子他是絕對看不上眼的!這一次到歐陽府.也是想要看看娘為自己籌謀的這位歐陽家大小姐到底是個什麼模樣.才好下定決心是否要在她身上下賭注!

    只是歐陽大小姐對自己卻是十分冷淡,讓他心里莫名起了一種不可言說的感覺,剛才她轉身就走,他竟然放棄自尊出言想留,本可以留下人的.誰知卻被這個半途殺出來的二小姐給攪和了,他心中怎麼可能沒有惱怒?只是他自恃君子風度.不好將惱怒表現出來.只能道︰“二小姐.我真的該走了,抱歉!”

    “等等!”歐陽可向來被人捧得高高的.身邊的丫頭又都說她美貌無匹,怎能忍受別人這樣忽視她?狠狠心.她飛快地走過去.將一樣東西塞給甦玉樓,小聲道︰“給你的!”

    說完,她不等甦玉樓反應過來就飛快跑走了,像是背後有鬼追一樣,走得又急又快。

    甦玉樓低頭一看,手中竟然是一幅紅綾帕子,帕上還系著一幅赤金牙挑,不禁大為吃驚。

    這時候.銀杏端著茶快步走過來.一見到這情景愣了︰“甦公子,大小、姐呢?”

    甦玉樓約莫猜到林氏是在為歐陽暖和自己單獨相處制造機會.但這一次卻只說了兩句話而已,心中頗有些悶悶不樂.便淡淡地道︰“她已經走了.算了,將這帕子還給你們二小姐!,,說完,他將帕子丟給銀杏,似是一句話也不想多說.快步離開。

    銀杏愣在那里,將茶盤放在一邊.剛蹲下想要拿起飄落在地上的帕子看,卻見到一雙珍珠繡鞋走到自己面前.抬頭一看,卻驚呼出聲︰“大小姐 .

    歐陽暖拾起地上的手帕,輕輕拍了拍上面的灰塵.似乎十分惋惜的模樣。

    銀杏低下頭,半句也不敢多說了.這位大小姐根本沒有離去.那甦少爺為什麼說她已經走了?她一直留在這里的原因是什麼?難道說她已經發現了自己的目的?不,絕不可能!銀杏一邊寬慰自己一邊心里捏把冷汗.卻听到歐陽暖笑著說道︰“好了.茶我也不想喝了.你  跟我來吧。”

    說完.她抖了抖帕子.然後擰成一團收入袖中。

    歐陽可前世今生都沒有任何變化.再看到甦玉樓當真還被迷住了,竟然不顧林氏的計劃想要接近他……林氏那樣的娘居然生的出這麼蠢笨的女兒.不枉費自己故意拖延時間等她來.果然是一場好戲!歐陽暖嘴角勾起一絲淡漠的冷笑。

    銀杏疑惑地望著歐陽暖,不敢再吭一聲,只是心里實在搞不清這位大小、姐.究竟是個什麼意思……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49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49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