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祖母壽宴大展華彩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林氏一愣,看見歐陽暖正面帶笑容看著自己.不由自主聯想到紅玉送來的那些糕點,臉色在一瞬間變得更加難看起來,她猜到如今這一切都和歐陽暖有關,終究是氣得兩眼發紅.氣血翻涌,卻礙于那麼多人在場不能發作,只能強行忍住這口氣,道︰“暖兒,你年紀小不懂事,娘不和你計較.嬌杏這麼做分明是給主子沒臉,若後頭沒有惡人替她撐腰,她是斷不敢如此的!“說罷.她一只手指著嬌杏,冷道︰“你不服我的安排,就是嫌棄我這里廟堂小.那就回去侯府吧!我這就去回了二嫂,讓她替你另謀好前程!”

    王媽媽立刻大聲道︰“你們都是死人啊,還不把她拖出去,”立刻就有媽媽上去抓住她.誰知嬌杏卻是十分厲害.那個媽媽還沒拉起她.就被她推得一個趄趔,一下子跌在地上.揮個四仰八叉.實在是丟人極了。又有四個媽媽圍上來,嬌杏瞪目欲裂的瞪著她們.大聲呵斥道,“你們這些見風使舵的刁奴,也不看看我是誰.由得你們糟蹋嗎?”說著.伸手就將一個媽媽猛地椎開口自己順勢倒在了地上.一臉委屈的撤起潑來.“夫人您沖奴婢撒氣沒什麼.奴婢本就是賤命一條.您愛怎麼整治就怎麼整治.可奴婢也是听了原來主子的命才來的,您這樣趕奴婢走.回去奴婢也無法答復二夫人,她怪罪下來.奴婢兩面不是人.夫人這樣刁難.奴婢真是沒活路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免瞳目結舌,她們雖然早知道這丫頭潑辣.卻也沒想到她竟然潑辣到這個份上。歐陽暖冷眼瞧著,臉上竟然看不見一絲幸災樂禍的樣子,反倒還微微露出些愕然,也像是很驚訝的模樣。只有紅玉和方嫉毋知道.大小姐早已從侯府得到了消息.嬌杏在侯府里是二夫人蔣氏身邊的大丫頭,相貌出眾脾氣夠烈,十分引人注目,幫著蔣氏彈壓了不少姨娘通房,只是日子久了卻與二老爺林文淵眉來眼去,據說林文淵還想要抬了她做姨娘.這讓蔣氏心中十分不悅,卻又不能明目張膽處置了她.這才找了由頭將她弄到林氏這里來.既解決了一個眼中釘.又可以幫她盯著這里的動靜.一舉兩得,正因如此,歐陽暖才會借著紅玉的嘴巴說了兩句話,不過是兩句話而已,就將嬌杏的潑辣刁蠻完全暴露了出來。

    嬌杏見大家被她鬧得愣住.趁機又哭道,“奴婢辛辛苦苦詞候夫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今天卻是落到這個下場.與其受這樣的氣.不如一頭踫死.算了。”她這麼說著,就要作勢往旁邊的牆上撞.一旁的丫頭媽媽忙上去拉扯她,被她這麼一鬧.場面頓時混亂起來,丫頭婆子們擠得屋子里亂哄哄的,越吵越厲害。爭執之中,嬌杏的的衣服被扯破了.頭發也被抓亂了.她一把撲到桌子前面.從繡花簸籮里抽出把剪刀.一剪刀擲過去戳在一個丫頭胳膊上,那丫頭尖叫一聲.和其他人跌成一團!

    這還了得!林氏用力將手中茶杯砸了出去.嬌杏沒能躲開,額頭上頓時開了一個。子.血一個勁兒地冒了出來!其他人趁著這時間上去按住她,屋子里正亂做一團,屋里突然響起歐陽治的聲音︰“這都是怎麼了?”

    他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大家都沒有注意到。

    屋子里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丫鬟們忙各自收了手.神色略帶慌張地跪了下來。

    歐陽暖站起來.嘴角微翹.道︰“爹爹來了。”

    歐陽治點點頭.看這屋子里亂成一團,冷冷道︰“都在鬧些什麼?”

    嬌杏面色有些蒼白,見了歐陽治,更是拿著帕子低頭擦拭眼淚.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歐陽治平日里見她都是笑吟吟的,當初知道她冒犯李姨娘還覺著奇怪,這樣一個如此甜美可人的丫頭怎麼會那般凶悍,現在見她這樣委屈.倒像是被人欺負了的樣子.再看看周圍凶神惡煞一般圍著她的丫鬟婆子,不免心中有了定論。

    “好了.有什麼事以後再說,都先出去吧。”林氏趕緊說道.聲音又快

    又急.生怕嬌杏說出什麼來。

    嬌杏卻撲通一聲跪倒在歐陽治的腳下.“都是奴婢不好。夫人有了身孕,侯府二夫人知道老爺缺人照料.就想把我送過來服侍老爺”

    “嬌杏!”林氏一張臉氣得煞白.渾身打著顫,氣急敗壞地打斷了嬌杏的話.“這件事我會和老爺商量的,你馬上出去!”

    王媽媽已經沖了過去.和另一個媽媽一左一右將嬌杏架了起來.攥住了她的胳臂將她往外拖。

    歐陽治卻突然大喝一聲︰“讓她說完!”

    王媽媽一愣,手上不由得松了,嬌杏一下撲倒在歐陽治的腳下,哀泣道︰“今日能再見老爺一面,奴婢便是死了也值了!奴婢來到歐陽府上.本是二夫人的一片好意.她讓奴婢來的時候.說會請老爺納了奴婢,可奴嬸如何敢奢望,奴婢不過是個下等的婢女,給老爺端茶遞水.做使喚丫頭就好,只要能時時見到老爺便心滿意足了,現在老爺嫌棄奴婢,奴婢絕無話說,立刻就回去便罷了.為什麼要讓夫人將奴婢嫁給別人做填房.難不成老爺厭棄奴婢至此嗎?”

    嬌杏一邊說著.身子如同瘦小的小鳥一樣不停地顫抖著,好像一個無助的孩子低低哭泣.哭的讓歐陽治一顆心都亂了。

    歐陽暖站在一旁.看著歐陽治的衣袍下撂硬生生被嬌杏哭濕了一大片.臉上雖然還是很平靜.眼楮里卻綻放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光彩,她緩緩走近了兩步.輕聲道︰“爹爹.嬌杏姑娘是二舅母送來的人,確實不好隨意處置.鬧成這樣實在不像個樣子,不如讓其他人都退出去吧.有什麼話..”.”

    歐陽治一愣,立刻從迷蒙之中清醒過來,厲聲呵斥一旁看著這一切的丫鬟婆子們︰“還不滾出去!”

    所有人都依言退了出去,剩下林氏、歐陽治、歐陽暖和王媽媽.以及那個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嬌杏。

    林氏心口怒火騰騰燃燒起來.顧不得歐陽治還在場就冷笑一聲.道︰“你說得好听.什麼是原來主子讓你來的.誰還看不出你自己的心思,不過是想要攀高枝罷了.卻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

    王媽媽一听頓時著急,心道夫人這是氣糊涂了,這話哪里能當著老爺的面說呀!豈不是正中大小姐的下懷?果然,歐陽暖輕聲嘆息道︰“娘,嬌杏不過是年輕不懂事.爹爹豐神俊朗、身居高位.得到女子仰慕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您大人大量,就饒了她這一回吧。嬌杏,那苗管事的兒子也算是良人.你許給他也不算委屈,娘也是為了你好,還不謝恩。”

    這話一說出來,就仿佛是林氏嫉妒身邊的丫頭,要生生逼她走上絕路一般.歐陽治深深皺緊了眉頭。

    嬌杏一聲悲呼,撲到林氏所在的炕邊,成串的淚水從眼眶里淌出來,嘴唇翕翕.聲音無限悲戚︰“夫人!您切莫生氣,您身子貴重,是奴婢不知禮數.一切都是奴婢的錯,只是千萬不要把奴婢許給別人!“

    林氏氣得雙目赤紅,恨不得上去掐死這個賤一人,大聲呵斥道︰“成何體統!成何體統!王媽媽.叫人把她拉出去.快拉出去!”

    嬌杏不管不顧.連連賠罪道︰“夫人說的是,都是奴婢的不是!奴婢自知身份卓賤.不比夫人身份高貴.哪怕為夫人做牛做馬奴婢也是心甘情願的,只求夫人莫惱了我!”

    王媽媽連忙上去拉扯嬌杏.想要堵住她的嘴巴,誰知嬌杏一把扯住林氏的裙擺,猶自哀求︰“夫人,您瞧瞧奴婢,哪一處都比不上你的.您就可憐可憐奴婢罷!讓奴婢留在老爺身邊,奴婢不求別的,只求留在府里做個小丫頭啊!求您了,求您了…六

    她的聲音卑微之極,透著無盡的悲倫和哀傷.回頭望著歐陽治的眼神仿佛傾慕無限,歐陽治素來舍不得看美人流淚,更想不到一個丫頭竟然對他有了這份痴心.難怪每次他來福瑞院,這丫頭的眼神都纏綿的很,他忍不住眼眶一熱.望著林氏的目光中立刻帶了三分嚴厲︰“夫人 “

    林氏胸。一陣氣血翻涌,如今這個架勢.似乎不答應.她就是多麼狠毒的人!

    “不!奴婢寧願死在這里也不回去!”侯府二夫人絕不是個好相與的.縱然自己回到侯府.也絕不可能再當上主子的妾室,為今之計只能死死抱著歐陽治這棵大村不放,哪怕得罪了林氏,只要有老爺的寵愛,她一樣能過上好日子,想到這里,嬌杏緊緊拉著林氏裙擺.嚶嚶哭泣著.身子輕輕顫抖.“夫人,外面人常常夸你.說你人好心又善.素日里也常布施行善.是有名的活菩薩、活觀音,您便當奴婢是路邊的乞丐,可恰可憐奴婢吧!奴婢對天發誓,只要讓奴婢留下來,奴婢什麼都不會與你爭的,奴婢這樣的身份也不配啊,只求常常見著老爺

    她本就生得十分嬌美,再加上淚水漣漣.盈盈欲墜.林氏惱怒到了極致,再也不願多說話.抬起來就是一腳.狠狠踹在嬌杏的心窩.嬌杏大呼一聲向後仰倒,雙目緊閉近似暈過去了一般。

    歐陽治大吃一驚.趕上幾步將嬌杏緊緊抱在懷里,怒瞪著林氏道︰“她不過是個丫頭,又威脅不到你的地位,當著我的面都敢這麼下手,你真是狠毒!”

    林氏一愣.不敢置信地盯著歐陽治.是了.她怎麼氣糊涂了,居然當著歐陽治的面做出這樣的事!她一抬頭.卻看到歐陽暖站在不遠處靜靜瞧著.眼楮漆黑、幽深.仿佛一潭古井.帶著說不出的嘲諷。是她!是她一直在看著自己!這一切都是她在背後推波助瀾!林氏什麼都明白了,卻也晚了,  歐陽暖走到歐陽治的身邊,臉上帶著無限同情.語氣也萬分惋惜.道︰“爹爹,嬌杏對你如此痴心,只怕強行讓她嫁了人也活不下去,不如做做好事.將她送回二舅母身邊吧。”

    “暖兒.此事爹爹自會處理.你先回去吧。”歐陽治緊緊抱著嬌杏不撤手.歐陽暖微微一笑.行了個禮道︰“是,女兒先退下了。”說完.她轉身,禮數周到地向林氏道︰“娘.千萬保重身子.女兒明日再來探望。”

    林氏盯著她.眼楮里像是要噴出一條火蛇將她生生燒死才甘心.歐陽暖妙目中閃爍著寶石般熠熠光彩.柔柔地一笑.轉身走了.輕飄飄地像是一朵雲彩。

    兩天後.就傳來歐陽治納了嬌杏做姨娘的事.從一個丫頭一步登天做了姨娘,連通房這一級都跳了過去.嬌杏還真不是一般的能干.只是這樣一來,她也算是跟林氏徹底翻臉了。人麼,總是要將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夫人這個靠山再好,也比不上自己的前程重要。

    歐陽暖微笑著,在紙上寫下了一個小小的壽字,輕聲問一旁的歐陽爵︰“爵兒,你看這個字如何?”

    歐陽爵看了一眼.吃驚地瞪大了眼楮︰“姐姐.這是什麼字體.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

    歐陽暖輕輕咳了一聲.一本正經道︰“這是歐陽體.我自創的。”

    二月初五.李氏壽宴。重生之高門嫡女

    歐陽暖帶著紅玉剛走到花廳前.就听到里面歡聲笑語.不知有多少個聲音在里面嘰嘰喳喳。李姨娘在門。守著.看到歐陽暖過來忙笑著給她行禮.道︰“族親和老爺同僚的夫人小姐們都過來給老太太祝壽了.大小姐快進去吧。”

    花廳里搖了八張黑漆四方桌.桌上用白瓷果盤裝著水果、點心等物,李氏穿了件福壽吉祥紋樣瓖領赤金團花褂子.正笑盈盈地坐在正位上.旁邊不少穿著錦衣的婦人有說有笑地圍坐在她的身邊.其間穿著銀紅襖兒.青緞背心,白綾細折裙的丫鬟們穿梭不停,忙于上點心或續茶,一派熱鬧的氣氛。  看見有人進來.屋子里頓時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眼楮都集中在歐陽暖身上.她微微一笑.落落大方地上前去給李氏行禮︰“祖母,暖兒祝您福壽安康,萬事順意!”

    “暖兒,快來見過你們伯母和嬸娘、嫂子還有姐妹們。”李氏笑嘻嘻的朝她招手。

    人們看著她的眼神是十分驚訝的.這位鎮國侯府寧老太君的外孫女、吏部侍郎的嫡長女在他們的印象中,總是唯唯諾諾的跟在主母林氏的身後.沉默寡言、形容怯懦.以往見到人總是低著頭.連她的樣子都看不清,像這樣獨自一人站在眾人面前讓他們打量還是第一次。

    她穿著一襲淺紅流彩暗花雲長裙.頭上斜挽一支碧玉七寶玲瓏菩.翠綠水滴耳環.春意融融的組合.偏又有一份說不出的華貴.如瓷般細膩白潔的面孔,尖尖的下巴、大大的杏眼、彎彎的黛眉...”.听到李氏招呼,她笑不露齒.眉眼彎彎,盈盈向眾人見禮.袖搖點點流瀉.映著雪白細膩x晶瑩別透的皮膚.喜慶卻內斂的衣裙,相得益彰.更添清麗傲骨。眾人心中暗道這大小姐酷似逝去的侯府嫡女林婉清.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再配了這樣的風姿氣度,仿佛換了一個人一般,還不知道她及並後要美得如何動人心魄,不由得大呼當初走了眼。

    李氏笑著拉過歐陽暖的手.為她介紹了在座的幾位夫人.接著道︰“不是我自夸,我這個孫女兒真的是宅心仁厚,又體貼又溫柔,只是不愛在人前走動,太內秀了些。”

    吏部尚書廖遠的夫人石氏是個三十來歲的美婦人,她穿了件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氣質很高雅.聞言笑道︰“大小姐生得如此模樣.再過幾年還不知道要如何動人,只怕老夫人您想藏都藏不住呢!”

    歐陽暖笑著低下頭.李氏親熱地拍拍她的手︰“這孩子害羞呢。”眾人聞言大笑,在座的除了吏部尚書夫人石氏、吏部司務夫人文氏,吏部郎中夫人何氏以外.大多數都是歐陽家的同族.彼此也是熟悉的.一時之間氣氛熱烈起來。

    正在這時候,張媽媽進來稟報說︰“老夫人.二小姐來了。”就看見歐陽可微笑著走進來.向眾人行了禮,她上身穿金色纏枝花卉錦緞交領長身襖,領。袖。籠了一因灰鼠毛皮,下頭露著月白挑線裙子.胸前桂著一枚金光燦燦.耀眼生輝的赤金鎖,頭上插著一對七寶鑒金簪也是十足絢爛。

    李氏微微點頭道︰“來了就好,你且坐下吧。”態度全然不似對待歐陽暖的熱絡,眾位夫人小姐看在眼中,暗自揣測其中的原因。

    吏部司務夫人文氏笑道︰“老太太.這樣的場合怎麼不見夫人?”

    文氏與林氏向來交好.這時候問起她也並不奇怪.李氏臉上的表情淡淡的,道︰“天一冷.她身子就總不見好,這些天還念叨著要親自為我操辦壽宴.但我著實舍不得她過于操勞.便讓她歇著了。”

    文氏皺眉.心道歐陽府的這位主母向來身子可好得很,怎麼幾天不見身子骨就這麼嬌弱了?還是最近府中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不由自主看了一眼站在庭院里笑吟吟站著候客的李姨娘一眼.一瞬間心中已經轉過了很多個念頭。

    坐在堂上的眾人都是人精,看到這場面都各有猜測.面上分外應承歐陽暖.歐陽暖一直在李氏身邊靜靜坐著.嘴角含笑,溫柔可人,只有當別人問話的時候才回答,有禮有節.語調柔和.任由眾人如何打量.自是不動如山。

    從前見客,旁人問話歐陽暖總是問三句才回答一句.十分不善與人相處,歐陽可則性情活潑、喜歡熱鬧.向來都享受慣了眾星捧月的生活.此時見眾人對歐陽暖比對自己熱絡了許多,心中十分怨恨,又因想起林氏想要親自替祖母籌辦壽宴.卻被祖母冷言冷語的拒絕了,她更是難受的很.只覺得自己的地位隱隱受到了威脅.便對著坐在一旁的吏部尚書家的廖三小姐低聲私語道︰“你別瞧我大姐一臉笑容.最是厲害的人物.可別被她的外表騙了。  廖三小姐仔細看著笑臉盈盈的歐陽暖一眼.輕聲道︰“看著很親切啊。

    “哼,我這位姐姐最是個八面玲瓏、慣于籠絡人心的.得到府里上下的夸贊,咱們可得好好學著。”歐陽可冷笑一聲。歐陽暖注意到了這邊的竊竊私語.她溫和地向她們看了一眼.臉上帶著恬靜的笑.廖三小姐不免愣了愣,她的臉皮沒歐陽可那麼厚,立刻紅著臉低頭不再答話了。

    正在這時,張媽媽一臉喜色地走進來道︰“老太太,寧老太君親自來了!鎮國侯府大夫人和二夫人也都來了。”

    李氏一听大喜,連忙起身,歐陽暖趕緊攙扶著她,其他夫人也紛紛起身,跟在李氏的身後迎上去。

    李氏不過是吏部侍郎的母親.吏部同僚派人來祝賀是同誼,鎮國侯寧老太君是一品夫人.歷年來不過是派人送來壽禮便罷了.親自登門祝賀還是第一次。眾人驚訝的同時.目光不由自主都落在了來人身上。

    李氏驚喜之余同樣疑惑不已,思忖間.寧老太君已攜了她的手︰“親家夫人,大壽怎麼也不請我!”

    李氏連忙告罪。

    寧老太君笑著拍了拍她的手,就看見了她身後的歐陽暖,帶著笑意道︰“還是暖兒特地來告訴我,親家夫人,壽辰可馬虎不徽 “.”

    歐陽暖落落大方地上前給寧老太君行禮︰“外祖母!”

    眾人恍然大悟.這也就是說.老太君是大小姐請來的了.外人一直以為自從老太君親生女兒死後.鎮國侯府雖嫁了個庶女過去.關系到底還是疏遠了.卻不料今日老太君竟親自到訪,真是耐人尋味。

    寧老太君笑眯眯地點頭,她身後的鎮國侯夫人沈氏和兵部尚書夫人蔣氏也笑著給李氏行禮.李氏又引薦其他幾位夫人。一時之間.屋里鶯鶯燕燕.珠佩叮當,十分熱鬧。

    李氏將正坐讓給老太君,老太君謙讓一番,終于落座。歐陽暖看到大舅母沈氏臉上已半點看不到上次見面的哀痛之色.知道她已振作起來.不由微笑著陪侍在側.就听到一道溫和的聲音笑道︰“暖兒表妹。”

    她側目一看.叫自己的人身著明紫色直身長衣,領。繡著對稱的芍藥花圖案,眉如遠黛,膚若初雪.烏黑的青絲綰了彎月鬈形髻,斜插了一根鏢金珍珠扁誓.正是大舅母的長女.鎮國侯府的二小姐林元馨,她笑著上前拉住對方的手.道︰“馨姐姐,上次去侯府都沒來得及相見,今日你來得好。”  林元馨感受著手上真切的溫度,臉上的笑容十分的溫柔,道︰“暖兒妹妹.多謝你親自去開解母親,她如今能這麼快康復.你功不可沒.我總要來向你說一聲謝謝的。”

    歐陽暖點點頭.看向正含笑與人說話的鎮國侯夫人.道︰“大舅母自己能想通才是最重要的.馨姐姐不必多慮。”

    “你們說些什麼呢?怎麼這麼小聲.不肯叫我們其他姐妹听一听麼?”

    一道聲音斜插了進來.帶了三分譏消。

    歐陽暖冷眼看去,臉上卻先綻放出親切的笑容,道︰“原來柔姐姐也來了.可兒她一直盼著你來呢!上次我在侯府匆匆停留.沒來得及說幾句話,這回我們可要好好聊聊!”

    “暖兒妹妹說的哪里話.上一次你說的話可不少呢!”林元柔掩嘴而笑,姿態優雅。

    歐陽暖微微含笑,與林元馨對視一眼,見到林元馨不由自主皺起了眉頭.便拍了拍她的手.道︰“兩位姐姐不要站著說話,先去那邊坐下吧。,.  林元馨自然挨著歐陽暖,那邊歐陽可一見到林元柔.立刻改了原本郁悶的神情,嘻嘻笑著,拉了她的手坐下,小聲交談起來。

    大家笑著分主次坐了,眾位夫人雖然表面談笑風生.實際上目光都不由自主在侯府老太君和她的兩位兒媳婦身上打轉。鎮國侯林文龍是老太君的親生長子.可惜性情太溫和,身子骨傳鬧也不太好.那邊兵部尚書林文淵高調強勢、前途大好,偏偏是個庶子。歐陽治先後娶了鎮國侯府嫡庶兩位千金,生下歐陽暖和歐陽可兩位小姐,這關系本就很是復雜,再看這邊老一輩微笑著打太極.那一邊小輩們也親親熱熱.倒叫旁人看不出兩方陣營激烈對壘的機錦.只覺得如今這局面還真是說不出的妙。

    正說著話,歐陽可站起來.時李氏道︰“祖母.孫女有禮物要獻給您。”眾人不由得為之側目。

    李氏略帶了三分笑容,道︰“哦?那可兒就快拿出來吧。”

    “是。”歐陽可看了歐陽暖一眼.走上前從丫鬈手中取得一個大紅瓖金貼壽字的紅木匣子,當眾打開口眾人一看,卻是一尊天然白玉觀音,這尊觀音雙眉似月,直鼻小。,神態沉靜祥和,衣飾簡潔流暢.手持如意寶物.坐于蓮花之上.觀之端莊大方,生動逼真.氣質更是嚴肅超凡。歐陽可臉上帶著誠摯的笑容,道︰“祖母,這是孫女為了您的壽辰.持意花重金從雲州請來的天然白玉觀音.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李氏僅僅微笑著點點頭,示意旁邊的張媽媽收下,一旁的乓部尚書夫人蔣氏卻在此刻站起來.走過去觀賞了一番.臉上帶著贊嘆.笑道︰“老太太真是有福氣.這尊玉觀音質地純淨,玉色溫潤.包漿豐厚.不說典雅飄逸的模子,單單是這樣精湛的雕琢、有力的刻法,嫻熟的刀功.便是世間難得的上品,只怕是千金難求啊!”

    眾人看那玉觀音,只覺得果真如同蔣氏所言.便紛紛點頭附和.直說老太太有福氣,有這麼孝順的孫女兒。

    歐陽可看了歐陽暖一眼,微笑道︰“今天是祖母的好日子.不知道姐姐準備了何等的壽禮?”她早從母親口中得知歐陽暖的壽禮僅僅是一幅親手寫的壽字,這樣的禮物倒是有三分心意.可未免太過小氣,怎麼可能拿出來供給這些名門貴婦欣賞.只怕別人會笑掉大牙.嘲笑這位歐陽家的大小姐小家子氣罷了。所以林氏為她重金聘請名匠.更是不惜千辛萬苦求來天然白玉,按照李氏的喜好精雕細刻而成.明天京都所有人都會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孝順,這回還不徹底將歐陽暖打壓下去!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我的禮物只是一點心意.無法與妹妹的白玉觀音相提並論的。”

    歐陽可聞言.嘴角露出譏消.臉上的笑容卻越發得意.咄咄逼人道︰“姐姐太謙虛了.想必你的禮物一定是匠心獨運.不知道可否借妹妹一觀?”

    林元柔在一旁笑道︰“說得對,早听聞暖兒妹妹聰慧非凡,不知禮物是何等的讓人驚喜.何不拿出來供大家欣賞一番?”

    林元馨向來不喜歡刁鑽驕縱的歐陽可,听到這里不免對林元柔皺起了眉頭,她怕歐陽暖為難,剛想要替她說兩句話.歐陽暖卻按下了她的手,垂下眸子掩住了眼中的流光溢彩.淡淡道︰“妹妹.我的禮物早已獻給祖母了。  這是不準備拿出來了?怕丟人現眼嗎?歐陽可這麼想著.故意撥高聲音道︰“那我去請祖母拿出來”,說完.她立刻跑到李氏身前.撤嬌道︰“祖母.姐姐說早已將禮物送給您了,我求她拿出來給大家看一看她偏不肯.可兒好想看一看啊!”

    李氏看了一眼歐陽可.眼神中帶了三分嘲諷,臉上卻帶著淡淡的笑容道︰“既然可兒想看.張媽媽,去將大小姐的壽禮棒上來。”

    歐陽可得意地看了歐陽暖一眼.預備看著她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張媽媽應聲離去,不過片刻便回轉,手中拿了一個鏤空雕刻的精致古檀木匣子,她要打開匣子,李氏卻搖了搖手.道︰“拿過來。”

    眾人眼中一時都露出好奇的神色。

    李氏臉上的笑容不免帶了三分自得,道︰“不是我自夸,這個禮物乃是暖兒親手所作.整個京都也絕不會有第二件。”說完.她親手打開匣子.取出了里面的畫卷.徐徐在眾人面前展開口

    畫卷足足有一米多長.慢慢展開的過程中.剛開始漫不經心的眾人都睜大了眼楮.只見那畫卷上是一個巨大的壽字.字休筆畫十分緊湊,筆力道勁,渾然天成一休,無瑕可指、無懈可擊!

    “這幅字莊重肅穆、古樸圓潤,勾如露鋒、點似仙桃.窩意長壽之意.

    的確難得!”鎮國侯夫人沈氏笑著稱贊道。

    眾人也點點頭.表示這字體確實從未見聞.形為楷書但與正楷不同,既非楷非隸非行非草書法.卻又似楷似隸似行似草的風韻.的確別有意趣。  歐陽可心底冷笑,口中卻十分失望的樣子︰“哎呀.只是一幅字呀!”說完.仿佛自覺失言的樣子,捂住了嘴巴,不好意思地看向歐陽暖.道︰“姐姐.對不住.這壽字真是寫的很好。”只可惜.與價值千金的白玉觀音一比.就黯然失色了。

    其他人雖然也開口稱贊,心中卻也作如是想,不過是一幅字.又不是名師所作.便是寫的如何超凡脫俗,怎麼也比不上千金難求的白玉觀音。

    李氏笑著搖搖頭,道︰“大家仔細看看這幅字。”

    寧太君凝目望去.片刻後竟也吃驚道︰“這是——!”沈氏見婆婆驚訝,立刻睜大眼楮細細看了一番,這一看卻是驚呼出聲︰“這不是一個字.是一百個字啊!”

    眾人鬧言也不免紛紛起身.上前去觀看這幅畫.只見遠觀這幅圖的確是一個巨大的壽字.近看卻是密密麻麻足足一百個壽字所組成,更讓人驚嘆的是,這幅字中,一百個小壽字字體各異、各有千秋、無一雷同,楷、隸、篆、行、草文等無所不有。

    “諸位.這不是一個壽字.這是一幅百壽圖。”李氏眼中竟然破天荒的

    帶了十足的驕傲.微笑著向眾人解釋道。

    林元馨也起身上前觀看.不免驚嘆道︰“暖兒妹妹好聰穎的心思,這一百個小壽字上還都用金描備注了字體的年代,你們看,這是商鼎文、周鼎文、漢鼎文……鰭隸、燕書、閩南台書...”.還有易篆、古隸、古斗金文、飛白書……”

    大歷向來重文治,不要說男子,便是女子也大多看書識字,在座的夫人之中更是不乏飽讀詩書、頗有才名之人.尤其鎮國侯夫人沈氏出身名門望族,是禮部尚書的嫡女.對詩詞歌賦、文字筆墨頗有心得.此刻見了這幅畫當真是嘖嘖稱奇.愛不釋手.向著眾人解說道︰“是啊,瞧這幅畫遠看是一個壽字.細看每一個小壽字的字體都有不同.里面不但有千古以來的書法名家留下的王書、懷書、虞書、襄書、小王書以及書聖的,換鵝經..竟然還有字如其形的淵料文x星斗文、火文、村文、龍文、鳳文、聚寶文等等,當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不少人听得雲里霎里,只覺得茫然懵懂.吏部尚書夫人石氏雖也略通文墨.卻對這些並不精通.不免代替眾人問道︰“其他的我倒是有所耳聞.但只聚寶文卻是從未听說過呀!?”

    沈氏的手指向西北方最下角的一個小壽字,道︰“廖夫人請看,這一個便是,你看著一筆一劃,是不是形同珊瑚、象牙、犀角、珍珠、熊掌、玉圭?這就是聚寶文。”

    眾人圍著這一幅畫觀賞了半天,看得懂的行家看的咋舌不已.驚嘆萬分,看不懂的人也只覺得惟妙惟肖,琳瑯滿目,很是有趣,再看向歐陽暖的時候.臉上便不由自主帶了三分驚異一分。

    沈氏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蔣氏和歐陽暖,微笑著道︰“暖兒這樣的心思,實在是全京都也找不出第二個來了。”

    歐陽暖淺笑,臉上卻不見半分得意之色.她慢慢道︰“大舅母謬贊了,我朝以孝治天下,當今聖上更是曾親手為太後畫了一幅南極仙翁圖.孫女想著陛下此舉已是證明.天下再好的禮物也是千金可買.唯有一片孝心無可取代,便自己動手了,可惜暖兒養在深閨之中,孤陋寡聞、見識淺薄,多虧爵兒跑遍了整個京都,四處撥索名家古藉,耗費數月才為我湊齊了百種字體,趕得上在壽宴之前將禮物獻給祖母。”

    眾人听了紛紛點頭.要完成這樣的百壽圖絕非一朝一夕之功.這位歐陽家大小姐恐怕是彈精竭慮、耗費心思,她卻並未居功,反而將功勞都悉數送給了幼弟.禮物完成後更是不曾拿出來獻寶.反而悄悄送給了李氏.相比之下.那個一心一意在大庭廣眾之下獻禮的歐陽可就變得嘩眾取寵、十分浮夸了。

    歐陽可顯然也想到了這一層.站在那里連笑容都僵住了。

    沈氏手持畫卷愛不釋手,有些話她卻沒有對他們說.這幅百壽圖並非只有這一點珍貴而已.最重要的是.其中蘊含的不同文化.歐陽暖在壽字中采用了”玉帝天文”、”上古印章”頗有古時神話色彩”,瑤池寶意”、”四利佛書”、”西方梵書”三種字體乃是蘊含佛理.”南台書”是異族傳播而來,”飛章符”、”皇極篆”、”青黃君書”、”玄隸”、”帝君玉蝶”又透出道家的氣韻,這樣的一副字竟然出自一個十二歲的少女之手,怎能不令人驚訝?

    所有人都驚訝于歐陽暖的匠心獨運,寧老太君卻對著她微笑著點點頭.眼中的柔軟與欣慰溢于言表,她知道歐陽暖的創意從何而來.只因為過世的老侯爺曾經向自己提過要完成這樣一幅百壽圖.自己無意向暖兒提起.她卻記在了心中並將之付諸實踐。要是老侯爺泉下有知,不知該多麼欣慰,暖兒今日所為.並不僅僅是為了向李氏獻壽,更是為了替老侯爺完成這樣一份心願,老太君心中十分明白這一點,所以對歐陽暖不由自主更綺重了幾分。  歐陽可越發心中妒恨難忍,招來一旁的小丫鬈耳語了幾句,唇邊露出一絲冷笑……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47 祖母壽宴大展華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47 祖母壽宴大展華彩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