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我想見他

類別︰網游競技 作者︰櫻花七瓣 書名︰玩具箱殺人事件

    書名︰玩具箱殺人事件正文第三百零八章我想見他作者︰櫻花七瓣

    《玩具箱殺人事件》最新章節親~本站域名:"166小說"的簡寫諧音,很好記哦!好看的小說強烈推薦︰全球論劍我叫布里茨異世歸來[重生]市井貴女黑腳英雄聯盟之職業人生網游之夢幻法師原配寶典蕭天宇在書桌前默默思考著縝密而細致的計劃,他身邊的床上躺著的愛麗絲已經沉沉睡去,而身下的床單一如既往早已被鮮血染紅,這和蕭天宇的遭遇差不多,只不過愛麗絲恐怕撐不了多久了。

    手邊的沒了標簽的礦泉水瓶靜靜地杵在台燈胖,皺巴巴的塑料外殼和蕭天宇的一樣,空空冷冷,就像久久無人問津的空殼,兀自堅持著,等待某人來將他填滿。

    床上的愛麗絲健康日漸愈下,就算蕭天宇每天都在用異能幫對方調理身體內循環,但愛麗絲的傷口卻在不停惡化著,甚至已經出現了腐爛的跡象,當然,不僅僅是愛麗絲,連他肩膀上的割傷也是如此。

    這不是外在環境的影響,而是那個異能者的異能再次變強了。

    異能使用的越多,那對身體負荷越大,而異能也會越強。

    那個家伙應該正在因為某種原因不得不使用著異能。

    也許對方和他所想的一樣,他也在打著同樣的算盤。

    “這樣正好,就讓我來為你們設個局吧。”蕭天宇自言自語道,然後在桌上的地圖前劃了幾下,劃出了幾條直線,確定了一些地方,然後最終將終點定在了一個酒店那兒。

    顯然那幾個異能者非常想要殺死甦明。

    但當時他們非但沒有殺死甦明反而差點被甦明反殺,這一點算是他們最大的失策,而且從當時現場看,其中有一人失去了手臂,戰力大為下降,如果仍舊想要殺死甦明,恐怕只有靠偷襲取勝了。

    蕭天宇默默分析著,從當時的現場來看,只有愛麗絲一個人坐在冰椅上,應該當時帽兜男逃掉了,而甦明為了修復愛麗絲的傷口前往追擊。

    這個事實應當是可以確定的,

    由此換位思考一下,那麼在帽兜男的角度來看,他們並不知道愛麗絲並不在甦明身邊,而是被自己帶走了。這樣想的話,那麼就可以理解帽兜男損傷自身增強異能的做法了。

    “原來如此。”蕭天宇喃喃自語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如你們所願吧。”

    ……

    之後的三天,甦明在全市各處不停奔波著,他從金珂那里得到了不少情報,但是每一次都落空,這讓他非常不安。有好幾次他懷疑金珂是在騙他,但是到了現場後又確實有愛麗絲待過的蛛絲馬跡。

    比如賓館船上的紅色發絲,某出租屋里愛麗絲換下的血衣和繃帶,各種小線索都證明金珂提供的情報是正確的,這次次落空的原因只能歸咎為帶著愛麗絲逃竄的家伙實在過于狡猾,住處換的如此頻繁,比尋常逃亡犯都謹慎細心。

    雖然很不安,但種種線索都表明愛麗絲還活著。

    這大概是唯一一個值得高興的消息了。

    至于行月,她的情報和甦明大致相同,但來的速度甚至不及甦明,甦明已經將其徹底拋棄,這家伙完全幫不上忙,唯一的作用是她找地方的速度比較快,能比甦明更快的更多地方。

    在又一次落空後,面對空空如也的房間,甦明懊惱至極,飛起一腳,直接就將電視機踢了個粉碎。

    “可惡!又落空了。”

    甦明臉龐有些猙獰,看得出他確實憤怒的很,如果現在抓愛麗絲的人出現在他面前,想必他會毫不猶豫的將對方千刀萬剮後化作一塊結實的冰雕。

    行月不管發火的甦明,兀自在房間里起來,最後和以往一樣,她在浴室找到了一些染血的繃帶和幾縷紅色的發絲。

    “怎麼會這樣?真的好奇怪。”行月皺著眉頭喃喃自語。

    她這次之所以比甦明晚來十幾分鐘,是因為在得到消息的時候她首先就去周圍離開的路線追蹤了一遍,在一無所獲的情況下才來到這里,以她專業刺客的嗅覺,她認為自己和甦明是被人耍了。

    “會不會根本就沒人在這里待過?”行月大膽地提出了設想。dudu1;

    甦明搖頭否認︰“我不這樣認為。”

    “那你怎麼解釋我們每一次都落空呢?”行月蹙眉道,面紗下的嘴唇輕輕抿了抿。

    這一點甦明無法解釋,他也不想去深想,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愛麗絲,然後……

    等一下!這是什麼?

    甦明眸中精光一閃而過,他伸出手從地上拿起那染血的繃帶,繃帶的顏色略有些暗沉,看起來並非那麼健康,而且上面有著一些些雜質,類似于黑色小顆粒。把繃帶放在鼻前輕輕聞了一聞,甦明聞到了一小股草藥味,還有微微腐爛的味道。

    “愛麗絲的傷勢加重了。”甦明眉頭一皺,臉色一沉道。

    行月在旁邊默默看著,她感覺這小子又要發火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甦明並沒有發火,反而冷靜了許多,眼中的焦躁也減少了很多,似乎剛才那一“聞”讓他心安了不少。

    “你,想到了什麼嗎?”行月試探性發問。

    甦明點了點頭,將手中的繃帶遞給行月。

    “你聞一聞,聞出了什麼?”

    “……,有點草藥的味道,而且……傷口有些腐爛了。”行月迅速做出了判斷。

    但她心里更奇怪了,愛麗絲的傷口腐爛,傷勢惡化,甦明理應更心急才對,但現在為什麼反而冷靜下來了呢?難道是物極必反,生氣到極點反而會鎮定?

    “你也見識過我的異能了吧,擁有異能的不只有我,愛麗絲就是被一個異能者打傷了,被那家伙弄上的傷口是無法順利愈合的,反而會漸漸惡化,這也是我為什麼著急的原因。”

    要換做平時,甦明可能不會這麼擔心,因為愛麗絲很聰明,也足夠狡猾,一般人拿那女人毫無辦法,但受傷後的愛麗絲手無縛雞之力,不能走不能跑,受制于人毫無反手之力,因此甦明才這麼心急。

    也正是這種心情讓甦明忽視了一件重要的事。

    “你應該聞到那上面的草藥味了吧?這說明那個綁架者並不想愛麗絲死掉,我現在這麼追著他,哪怕追到了,但愛麗絲的情況並沒有好轉。

    現在愛麗絲至少沒事,有人照顧,這就夠了。趁著這個機會,我去殺死那個異能者讓愛麗絲擺脫詛咒比找愛麗絲來的有利得多。”甦明緩緩說道。

    行月略一思索,也是贊同的點頭。

    雖然甦明改變了目標是好事,但現在的目標也有問題,那就是異能者也找不到。

    “喂,那你打算怎麼找到那個異能者?”

    甦明冷冽如寒冬般的眸子里寒光一閃而過,他一言不發地轉身朝門口走去,走到門口時,他停下了腳步,

    對行月道︰“跟我來,很快就讓他們出來。”

    ……

    “啊,好癢啊。”愛麗絲眸子半開,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著。

    她感覺腰後的傷口有點發癢,雖然沒有疼痛感,但麻痹感似乎也減弱了,一種奇怪的瘙癢取代了原來的麻痹感,讓愛麗絲有點煩惱,雖然幾天來她流的血也減少了,但她不清楚這是不是好事。

    愛麗絲赤裸著後背躺在床上,而蕭天宇正皺著眉頭幫她處理著傷口。dudu2;

    這個家伙貌似也不是壞人,起碼這幾天來對自己還蠻好的,愛麗絲心里默默想道。

    “喂,你是叫?叫什麼來著?”愛麗絲趴在床上,用余光瞄了對方一眼。

    蕭天宇頭也不抬的回道︰“蕭天宇。”

    愛麗絲的傷口惡化的很厲害,相信再過不久就不用輸血了,因為到那個時候這個傷口就不會流血了,這會快速潰爛腐朽,然後逐漸蔓延,哪怕自己能用異能細心將那些組織剃去,這詛咒仍舊不會消散,到最後只會有兩個結局,一個是愛麗絲被腐爛的傷口侵蝕,感染,然後死去。

    另一個就是腐爛一點蕭天宇便剃去一點,最後剃著剃著便看見了骨頭,然後再削著削著就成了副骨架。

    當然,他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如果那該死的帽兜男不死,自己大概會在愛麗絲時候不久也緊跟著死去。

    “蕭天宇,我問你,我是不是快死了?”愛麗絲冷冷道,臉上顯得頗為平靜。

    頓了頓,蕭天宇老實回答︰“大概,應該撐不了多久了。”

    “那你說甦明他會來見我嗎?”愛麗絲緊接著問道。

    蕭天宇搖了搖頭,冷漠的回答︰“我不知道。”

    “我希望能在死前見到甦明,我想對他說一些話,你說我可能會見到他嗎?”

    聞言,蕭天宇皺了皺眉頭。

    他搞不懂這次愛麗絲話怎麼這麼多,但看著愛麗絲那蒼白病態的臉龐,猶豫了一下,他還是回道︰“一定會的吧。”

    終于結束了手頭的工作,蕭天宇將剃下來的那一小片爛肉放在小盤子里,最後看了眼傷口,嘆了口氣。

    因為只是刺穿。本來只有一個不大的傷口,但現在已經有小酒盅這麼大了,鮮紅的肉裸露在空氣中,一絲絲血珠從那紅肉的表面滲透出來,填滿小酒盅似的凹陷傷口,讓人看著就得慌。

    這傷口哪怕好轉,這完美的上也會留下一塊難看的疤痕。

    唯一不用擔心的是外在感染,這個房間被蕭天宇用異能嚴格把控著,空氣中水分的流通極有規律,而且全是純水,不包含一點雜質,那些有害因素都被他盡可能的隔離在了房間外。

    站起身,端著盤子,蕭天宇轉身往廁所走去。

    剛抬腳,他就感覺自己褲子被人輕輕拉了一拉。

    “蕭天宇,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你不是甦明的敵人……對吧?”愛麗絲的嗓音有些虛弱,但卻很清晰。

    他輕輕“恩”了一聲,繼續往廁所走去。

    “既然不是敵人,那你為什麼不讓他來見我?”

    一句話讓蕭天宇的腳懸在了半空,眼中訝色一閃而過,旋即重新恢復了平靜。

    “我沒有攔著他,他有沒有在找你我不知道,但我沒有阻礙他。”

    他面無表情地撒著謊話,隨手把那一小塊爛肉丟進馬桶,看著它被旋轉的漩渦卷進了下水道,對于愛麗絲這麼快就猜到這件事,他還是有點吃驚的。

    “你撒謊……我都知道。”愛麗絲弱弱地反駁道︰“我的衣服去哪兒了?還有我的繃帶,被你帶到哪里去了?”

    真是敏銳的家伙啊,聰明的女人什麼都好,就是不好騙,蕭天宇心里郁悶。dudu3;

    “那些沒用的東西當然是丟了,難道留在這里等著發臭嗎?”

    “那你為什麼每天都從我這兒割走幾縷頭發?”

    “……”

    沉默。

    死寂般的沉默。

    最後的致命一擊。

    他完全無法反駁。

    他還以為自己剪她頭發時愛麗絲都睡得死死的呢。

    “求你了,讓他來見我吧。”愛麗絲的聲音帶上了一點哭腔︰“我只是……只是想最後見他一面。”

    愛麗絲趴著躺在床上,u看書 uuknsu一滴眼淚從她眼角滑落,順著那柔美的臉龐滑落枕邊,染開濕潤的暈,她咬著那蒼白的唇,瞳孔微微顫抖著,眼神稍顯激動。

    “我知道,其實我已經快死了……對嗎?”

    “……”

    “我真的,只是想在死前,和甦明最後說幾句話而已……真的。”

    蕭天宇背對著她,站著一動不動。

    愛麗絲的哀求,換來的是一片沉默,但她並沒有就此甘心,現在她腦子里唯一想的就是見到甦明,她也不清楚為什麼,但她知道這是現在她最想做的事。

    從幾天前她就知道,她的身體已經不行了。

    一開始還能夠下床行走,但現在麻痹的感覺已經蔓延到了整個腰部,她下半身完全失去了知覺,而上半身也虛弱的可怕,今天早上她連勺子都拿不起,只能讓蕭天宇喂她。

    越是瀕臨死亡,她思念甦明的感覺就越強烈,事到如今她什麼都不求,只求能見甦明最後一面。

    “求你了。”她最後的請求,是如此軟弱而無力,完全違背性格的懦弱哀求。

    拋卻所有顧慮的請求,換來的卻是沉默。

    “你為什麼這麼想見他?”

    蕭天宇開口了。

    他站在那里,能听到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他很在意這個答案。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見他,腦子里有這麼一個聲音和我說的,我想見他……僅此而已。

    現在我眼前總是他的臉,雖然全是血……但並不可怕。額頭還有他冰涼的觸感。

    耳邊,一直是他當時說的話。

    他跟我說

    我會守護你的。”166小說閱讀網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玩具箱殺人事件》,方便以後閱讀玩具箱殺人事件第308章 我想見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玩具箱殺人事件第308章 我想見他並對玩具箱殺人事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