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節 斬殺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血跡.CS 書名︰劍之佣兵

    一個側身躲過攻擊,輕而易舉的握住13拿劍的右手,反手一拉就折斷了他的胳膊︰“小鬼活得不耐煩了?”

    麻臉佣兵用手捂著喉嚨,想說什麼,喉嚨里卻大口大口的噴血。

    “小鬼!”憤怒的疤臉奪下鋼劍,直刺13的腹部,把他釘死在了地上︰“老子......這是什麼?”

    13滿臉憤恨用力掙扎,隨著他的掙扎,傷口處冒出一縷縷乳白色的聖光︰“壞人,你們都是壞人。”

    “壞人?小鬼。”疤臉蹲下身子,撕開他的衣服,仔仔細細的看了幾分鐘︰“這是聖力嗎?竟然在修復你的身體,真是古怪。小子你很值錢啊,那群墮落的神父,一定願意為你花大價錢,老子發了啊。”

    安德烈可是被其他佣兵團稱為瘋熊的人,雖然失去雙腿,現在左手也沒了,但這正激發了他內狂熱的戰爭之血。聚集起來的斗氣,用手一拍,借著反震力,撲在了疤臉的身後,右手緊緊的抱著疤臉佣兵的脖子,張口就把他的耳朵咬了下來,三兩下吃進肚子︰“垃圾,你們也配成為佣兵?”

    疤臉佣兵狂叫著,要把安德烈摔下來,雙手慌張的向後抓,卻怎麼也抓不到︰“你這個該死的斷腿雜碎,你竟然敢咬我,我也是有口的.....”雙手抓住了安德烈右手,用力一點點的扒開,張開大口咬在安德烈的手臂,撕下一塊肉,正要吃卻吐了。

    安德烈卻毫無所覺一般,哈哈大笑,享受著久違的熱血︰“哈哈,太爽了,太爽了,就是這種感覺。”張口咬在疤臉佣兵的臉上,直接撕下一塊肉,大口吞咽。

    疤臉佣兵發出慘叫︰“啊啊,你這個變態,惡魔!”恐懼中帶著憤怒的他,雙手握住安德烈的右手,終于掙脫開來,跳到一旁,用手摸了摸露出臉骨的左臉︰“啊啊啊,你個混蛋,老子要殺了你。”從地上撿起斧頭,砍斷了安德烈最後一只手,心有余悸的用腳踢開。

    劇烈的疼痛,讓疤臉佣兵喘著粗氣,全身顫抖︰“媽的,你怎麼這麼能忍,好,我非要你叫出來不可。”調轉斧刃,用巨斧的另一名砸向安德烈的殘腿。只是一下,就將其砸成了肉醬。

    砰、砰、砰,每一聲,地面都輕微的抖動一下,可是安德烈從頭至尾沒有吭一聲。

    “不要啊,混蛋,我要殺了你。”13瘋了一樣,抓住劍刃用盡全力向上一挺,鋼劍穿過身體後,反手抓住劍柄,風一樣沖向疤臉佣兵。早有準備的疤臉用巨斧輕輕一揮,就把長劍蕩到一旁︰“小鬼....”心髒一痛,整個人忽然軟了下來,一把淡黃色的斗氣長劍,正緩緩消散︰“操.....”疤臉軟軟的倒了下去。

    “原來這就是傳奇啊,夠了,此生已經無憾了。”四肢都被砸成肉醬的安德烈,最終突破自己的極限,可是已經離死不遠了。

    13放下鋼劍,跪在安德烈的身前,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不要哭,佣兵是不需要眼淚的13。”安德烈聲音前所未有的溫柔。

    “我不要做佣兵,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父親你。”

    安德烈躺在地上,看向天上的雲彩,聲音低沉︰“我名安德烈?休斯,十歲加入佣兵團,十三歲在大峽谷與敵人交戰,斬殺十一人,成為二級佣兵。十五歲成為隊長,成就瘋熊之名,二十歲高級騎士,成立爆熊佣兵團。佣兵給我帶來的不僅僅是痛苦,還有榮耀、尊嚴、滿足。13不要為我難過,戰爭是佣兵的宿命,不是碌碌無為的老死在床上,我很滿足。”

    13哭咽越來越低︰“父親!不要離開我,我不想這麼孤獨......”

    “13啊,你可是掙扎者,孤零零的來到這個世上,你本就孤獨......我不是好父親,但我明白這個世界上什麼樣的人才能活下去,你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安德烈呼吸越來越微弱︰“13,繼承我的名字吧,帶著我的那份勇武活下去.......”

    ...........................................................分割線

    “救命,你這個該死的紅毛畜生......”

    安德烈似乎是做了很長時間的夢,意識終于清醒了一些,想要站起來,可是連手指都動不了。

    哈琳娜望著逐漸逼近,張開腥臭大口的紅狼,哭了︰“神啊,不管是誰,救命啊,那怕是頭豬,老娘嫁給你了......”

    “給我起來,起來啊。”鏤空的右胸,乳白色的聖光,瞬間被紅色的斗氣壓制、灌滿。

    安德烈的身體違反物理的筆直站起,升騰而起的血色斗氣,彌漫全身結成一副猙獰的紅色鎧甲,如同魔神一般。伸手一招,斷劍飛了過來,血色的斗氣覆蓋其上。輕輕一揮,半徑千米的樹木全部被激烈的風壓,斬成兩節。

    趴在哈琳娜身上的紅狼,緩緩抬起狼頭,看向安德烈那里︰“你是誰?”

    沒有回應,直覺告訴它,這個身穿血鎧的男人,鎖定了自己,放開那個人類女人,一步步走了過去︰“既然這樣,那就先殺了你再說。”說著張開巨口,紅色的火光在喉嚨里閃爍,熔岩吐息。血鎧男人像瞬移一樣出現在它的面前,雙手高高舉起,然後豎劈.......

    一切寂靜,這個氣味,是那個逼著自己使用秘技的人類,可是身體怎麼了,那是我的身體嗎?怎麼......

    哈琳娜滿臉驚恐的看著鎧甲男,這個不知道從那里蹦出來的家伙,實在太變態了,一劍就把傳奇魔獸一分為二,那可是傳奇魔獸啊,那怕現在狀態不好,可還是傳奇魔獸啊。

    血鎧一點點剝落,露出安德烈的面孔,斷劍落地,發出轟然巨響,他一頭栽倒哈琳娜的懷里,失去意識。直到這是哈琳娜才發現安德烈鏤空的右胸,閃爍著微弱的白光︰“血肉衍生,高級神術,不對,這是聖遺物,可是那種斗氣是什麼?怎麼會那麼變態。”

    ......................................................分割線

    安德烈忽然睜開眼楮,從床上坐起來,正在打掃房間的中年婦女嚇得尖叫一聲,沖了出去︰“他醒了,快快,通知哈琳娜。”

    “沒死!”先是用手摸了摸右胸,一點沒有受傷的痕跡,然後才開始觀察四周的環境。這應該是女性的房間,干淨整潔,充滿了迷迭香。鵝絨被褥很柔軟,暖和,只是衣服是誰脫的,錢袋呢,里面不但有幾十枚金幣,還有自己的存卡。

    哈琳娜沖進來的時候,安德烈正光著身子,翻箱倒櫃,在尋找什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之佣兵》,方便以後閱讀劍之佣兵第七節 斬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之佣兵第七節 斬殺並對劍之佣兵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