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宿醉是什麼滋味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青二十七 書名︰楚門驕探

    林秩鎮定下來︰“我听說過……盛京街頭的艷鬼傳說,听說這幾個月艷鬼鬧得更凶了。我們士子中多有流傳。”

    艷鬼傳說一直流傳不假,但是艷鬼殺人去勢,卻在官府的保密範圍之內。

    而更關鍵的是,他們幾位士子雖被叫到盛京府問話,但是始終無人向他們透露過李晉的死狀。

    換句話說,幾位士子只知道李晉被殺了,但是怎麼被殺的、死後還被殘忍去勢,如果不是凶犯本人,不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再者,龍小鳳問話時,說的是“李晉死了”,林秩卻跳起來問“是誰殺了李晉”!

    如果他不是凶手,怎麼知道李晉是被殺的,而不是意外死亡呢?

    楚亓薄唇微彎,並不接話。

    林秩有點慌︰“不過,楚公子這麼一演,我總算知道了李兄是如何,如何亡故的。真是……太遺憾了。”

    楚亓冷笑︰“遺憾?你殺他的時候就不遺憾?”

    林秩急道︰“冤枉啊楚公子,我怎麼會殺李兄呢?”

    楚亓的嘴角依然微翹,可眼神卻已如刀。

    林秩又道︰“楚公子請相信我,我沒有殺李兄。再說,我昨晚是和大鐵一起回來的,他,他可以做證,我和他一直在一起。”

    “當真?”

    林秩松了一口氣︰“當然是真的,你去問問大鐵便知。”

    楚亓的嘴角更翹了︰“這你大可放心。”

    在楚亓走進林秩住所的後,鄭大鐵的門板也響了起來。

    開門看到是龍小鳳,鄭大鐵的臉立即便紅了︰“龍、龍姑娘怎麼是你!快,快請!”

    龍小鳳大方進屋。

    鄭大鐵的屋子有點亂,他一邊將龍小鳳迎進來,一邊手忙腳亂地收屋子︰“真,真是不好意思!我,我這里亂得很。”

    龍小鳳聞到一股酸腐的氣味。

    龍小鳳醉過,她的好朋友解韻也醉過。

    解韻曾經醉到躲在屋里不出門,門窗都沒開,一悶一整天。

    龍小鳳去看她時,便是滿屋這樣的氣味。

    宿醉的滋味。

    鄭大鐵把窗子打開,放了些新鮮空氣進來。

    龍小鳳點點頭以示感謝。

    “我來,是想和你確認一件事。”龍小鳳阻止了忙著去倒水招待她的鄭大鐵,開門見山地道。

    鄭大鐵先是一愣,然後毅然決然地道︰“姑娘請問,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龍小鳳笑笑,想要他放松點︰“沒有那麼嚴重。”

    鄭大鐵說︰“不,我是真心想要抓到殺李兄的真凶,我想……幫姑娘。”

    龍小鳳收了笑︰“好,那我就先謝過了。——我還是只有一個問題,你昨晚上真的和林秩一起回的家?路上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

    鄭大鐵道︰“我的確是和林秩一起回來的。至于途中有沒特別的事……”

    他歪著頭想了一會︰“應該是沒有。”

    “是沒有,還是不記得?”

    鄭大鐵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又想了一會,確定地說︰“沒有。是他送我回來的,然後我一覺睡到捕快大人們上門。”

    龍小鳳知道鄭大鐵是在向她強調自己沒有做案時間,可她不需要他為自己找證據。

    因為她幾乎沒有想過鄭大鐵是凶手。

    她要確定的是,林秩有沒有作案時間。——畢竟,林秩一口咬定他和鄭大鐵是一起回家的。

    于是她換了一種問法︰“那麼,你記得睡覺前的最後一件事是什麼嗎?”

    鄭大鐵一呆,他拼命回想了一下,卻只記得李晉叫林秩一定要把他安全送到的那一幕……

    這?難道自己醉後行凶了?

    不不不……

    他驚慌地道︰“李兄真不是我殺的,我和他無怨無仇……”

    龍小鳳打斷了他︰“所以說,你昨晚上斷片了?”

    鄭大鐵敲敲自己的腦袋︰“大概……是的。”

    斷片的意思,那就是他不知道自己做過什麼事,當然,也不會知道別人做了些什麼。

    比如說,林秩是直接送他回家,還是把他留在半途,辦完了自己要辦的事,再回來同他一起走。

    龍小鳳再問︰“你真的不記得了嗎?”

    鄭大鐵搖搖頭︰“不……不記得。”

    早上起來,發現床邊一大攤吐出的穢物,還有點莫名,因為他完全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吐過。

    想到就和那些惡心東西睡了一晚上加一早上,他自己都覺得羞愧。

    既然鄭大鐵處于酒後失憶的狀態,那他就無法為林鐵作不在場證明了。

    龍小鳳便有點輕松起來︰“你記不記得,昨晚我也在王麻子燒烤攤?”

    鄭大鐵一呆︰“是……是嗎?”

    昨晚上,他們一伙人都在打趣他,他著實沒有注意到鄰桌都有些什麼人。

    龍小鳳點頭︰“嗯,是的。我記得你點了韭菜!好像只有你吃了?”

    她想到昨晚的情形,想再確認一次。

    鄭大鐵臉紅通通的︰“讓龍姑娘見笑了。”

    他點了韭菜,可是被嘲笑“萎”了的。

    上菜之後,被他們說得都不想吃了,可生性靦腆的他,最終還是被逼著獨個兒把那兩串韭菜全吃了下去。

    林秩還夸張地幫他塞進嘴里,說什麼“這麼難吃的東西,我是從來不吃的,再說,我也不需要!”

    林秩一定不會想到,他最討厭的、一口未沾的韭菜最終會令他被鎖定為疑犯。

    龍小鳳亦覺僥幸︰“我怎麼會笑話你,我還得感謝你幫了我一個大忙。”

    鄭大鐵不明所以,龍小鳳已然將手一拱︰“多謝鄭公子,如果有需要,我還會找你的。現下,就先告辭了!”

    鄭大鐵急道︰“龍姑娘!龍姑娘!”

    龍小鳳一笑︰“怎麼了?”

    “不是我,但會是……我們中的誰嗎?”

    龍小鳳眼楮一轉︰“難道說你猜到了是誰?”

    鄭大鐵喃喃地,似乎不想說。

    龍小鳳鼓勵他道︰“鄭公子但說無妨——你不是說想幫我麼?”

    鄭大鐵道︰“可,他是我同窗。”

    “李公子難道不是你同窗?”

    鄭大鐵啞口無言。

    半晌,他說︰“我是不和龍姑娘說過,昨晚我得知了小,小玉香與許兄有私。”

    龍小鳳確實記得,他還說听說他倆私自約見︰“我記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門驕探》,方便以後閱讀楚門驕探第40章 宿醉是什麼滋味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門驕探第40章 宿醉是什麼滋味並對楚門驕探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