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肉償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明曉音 書名︰總統誘愛︰老婆大人,我好餓

    ,最快更新總統誘愛︰老婆大人,我好餓最新章節!

    而且相比夜凌軒的冷艷和戾氣,都銘樂自帶陽光和溫暖更讓人覺得容易相處和接近。

    就像此時他緩緩向威可瀾走來,無論是眉目間的溫暖笑意,還是干淨利落的打扮以及那曾在腦海里惦念了千萬遍的的熟悉輪廓都足以讓她怦然心動。

    “可瀾”都銘樂走進低頭,擁有一米的個子的都銘樂俯視著威可瀾。

    “在國內過得還好嗎”他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暖而有磁性。

    “嗯,挺好的,不愧是留學回來的,你變得更帥了。”

    “是嗎不過我倒覺得你變得更漂亮了”

    “誒”

    威可瀾感覺有刺眼的光幌到了眼楮,伸手擋住了眼楮。

    敏銳的職業經驗讓她透過手探查到了t u p i的記者。

    “ ”

    威可瀾趕緊轉身,自己單獨在機場會面帥氣男子這要是被撲風捉影的記者流出去,再被傳到夜凌軒耳朵里,指不定怎麼折騰自己,畢竟協議第一條就是不能損壞他的形象。

    “怎麼呢?”

    怎麼後面也有記者,他又轉頭面對著都銘樂結果因為慌忙撞到了都銘樂懷里。   ,後面記者沒有放過一絲機會。

    “對對對不起。”

    威可瀾退後一步與都銘樂保持距離。

    都銘樂一臉疑惑“沒事兒,那些記者為什麼t u p i你”。

    “被你發現了。”

    “你忘了,我也是個記者”他著搖晃著胸前的記者證,微笑蕩漾開來。

    威可瀾還沒來得及解釋,就看到都銘樂背後熟悉的臉,十幾個黑衣保鏢簇擁下,一臉冷酷,孤傲自帶王者光環,一出場所有人都盡失色彩的人不是夜凌軒還能是誰。

    雖然夜凌軒不反對自己提到學長,但並沒有同意自己可以私會都銘樂,被他逮個正著肯定會完蛋。還是先走吧,有機會再向都銘樂解釋。

    “對不起,我有點兒急事兒,得先離開,我們改天再約。”

    “嗯,好吧!”都銘樂雖然疑惑,但看她一臉慌張,也極具紳士風度。

    威可瀾轉身想逃跑,可是後面的記者根本就死盯著不放。

    她只得再折回來,前有狼後有虎,為今之計只有原地不動。

    她抬起胸膛,盯著夜凌軒走近。

    “可瀾?”

    見威可瀾沒有回應,都銘樂順著威可瀾看的方向看去。

    此時夜凌軒與他們只有一步之遙,都銘樂只是打量了夜凌軒一眼,即使做記者也是閱人無數,但這有這般強大氣場的人真是少見。

    夜凌軒在都銘樂旁邊停下,不屑的與都銘樂對視了一眼。

    雖然只是幾秒鐘的對視,卻讓都銘樂心里一驚。

    那深不見底的眸子帶著特有的魄力,似傳達什麼信息給他,是什麼了,都銘樂瞳孔倒吸一口涼氣,他是在宣誓主權。

    待他反應過來,威可瀾已經在夜凌軒的懷里,剛剛t u p i的記者都涌了上來。

    “請問威可瀾xi o ji ,你今天是來接總統大人,還是來私會情郎的”一個記者問的倒是大膽。

    情郎當然指的是都銘樂,威可瀾回過神,想扭頭去看都銘樂。

    “毫無疑問,我夫人是知道今天我要回來,才專門來機場接我,踫巧遇到朋友,寒暄了幾句。”

    “是吧,夫人!”

    夜凌軒的扭頭看著威可瀾旁人角度看來,倒是溫暖。

    只是威可瀾的視角明明感覺到一絲威脅。

    同時搭在威可瀾頭後腦勺上的手讓她有些吃痛。

    誰有知道旁人看似寵溺的動作卻只是夜凌軒不讓威可瀾回頭看都銘樂的小把戲。

    “是,當然是。”

    威可瀾對上夜凌軒的眸子,咬了咬牙,雖然極不樂意但還是逢場作戲。

    “你們都听到了,我明天不想听到任何撲風捉影的消息。”

    他皮笑肉不笑,語氣里卻多了一份不容違抗的命令和王者之氣。

    “都散了吧。”

    眼神回歸冷漠,摟著威可瀾離開,威可瀾趁機看了看都銘樂站的地方,早已沒有了人影。不免有些失落。

    “還看,你可以啊,我才走幾天,你就給我紅杏出牆了”

    夜凌軒用只有兩個人能听到的聲音低于,摟威可瀾的手緊了緊,語氣里听不出哀樂。

    “什麼紅杏出牆,且不說我和你是協議結婚,我和學長又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威可瀾毫不示弱。

    “是嗎,如果剛剛不是我出現,你確定不會被花邊新聞寫成d ng f !”

    夜凌軒駐足,兩手壓住威可瀾的肩膀,四目對視,語氣里有些不滿。

    “……沒那麼嚴重。”

    威可瀾想掙開束縛。

    “哦?是嗎?可是它會影響到我的形象!”

    夜凌軒眼楮閃過一絲狡黠。

    “哪有怎樣。”威可瀾知道理虧卻不肯半分示弱。

    眼楮頂著夜凌軒的臉毫無畏懼。

    “怎樣,還記得協議……和肉償嗎?”

    夜凌軒眉眼上揚,嘴角勾起。

    還沒等威可瀾反應過來,已經被攔腰抱起。

    “喂,夜凌軒,你干嘛,松開。”

    威可瀾使勁兒掙扎。

    夜凌軒不管女人的掙扎,大步流星走進等候在外面的黑色商務車。

    “啊!”

    威可瀾被扔到後座位上,她一手扶了扶腰,一邊向夜凌軒瞪著眼楮。

    司機像什麼都沒看到一樣,發動了車子引擎。

    “你……”

    沒等她開口說話,夜凌軒的臉已經在她眼楮放大數倍。

    一個粗魯的強吻,舌頭粗暴的撬開威可瀾的牙齒。

    “恩……夜凌軒……放開”

    威可瀾想極力掙扎,夜凌軒趁機吻的更深。手也是粗暴的在威可瀾的胸上拿捏。疼痛和灼熱感同時涌入身體。

    威可瀾只覺得自己像要被夜凌軒吃掉一樣,他的眼楮黑的深不見底,充滿了佔有欲。

    “還敢亂來嘛?”

    夜凌軒抬眸語氣充滿挑釁。

    威可瀾不上套的把頭撇向一邊。

    得不到回應的夜凌軒,眸子一深。

    “哼……”

    他低頭埋入威可瀾的脖子,輕輕啄食的吻一個個落了下來。手上的動作也沒停下,手指似有似無的游走威可瀾的皮膚上。

    威可瀾全身微微戰栗,像是上千只螞蟻在皮膚上游走,癢癢的麻麻的,異樣的感覺充斥這全身每個細胞。

    而男人炙熱的身體,晦暗恍惚中,像一張網一樣讓她無法掙脫。

    “嗯……”

    哪怕再嘴硬,身體的感覺還是毫不猶豫的暴露。

    夜R軒嘴角微微勾起。

    一時間車內的氣氛變得曖昧而詭異。

    總統別院內。

    “不好意思啊學長,昨天是突發狀況,實在不好意思,你千萬別介意。”威可瀾回答的小心翼翼。

    “昨天,沒事兒,只是回家,我看到了一些有關你的新聞。”都銘樂欲言又止。

    “怎麼了?新聞?”威可瀾疑惑。

    “可瀾,你是不是結婚了!”

    “這件事其實我昨天就想解釋了。”

    威可瀾皺了皺眉,轉了個身背靠著護欄,心情有些沉重,讓他想到了和夜凌軒結婚的初衷。

    “我當時流露了一些對夜凌軒不利的新聞,為了消除帶來的影響,被迫和夜凌軒簽了協議才結婚的……。”

    她迫不及待的解釋了一大堆,耐心等待著對方的回應。

    她很在乎都銘樂心里的想法,不想讓他以為自己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

    “原來是這樣,我以為,我會來不及。”

    都銘樂像是松了口氣,語氣之間輕松了許多。

    都銘樂回想起大學時初見這個新聞系小學妹,她靦腆害羞,每次見他都不怎麼敢看他的眼楮。

    每次想和她打招呼,威可瀾總是躲開,當別的女生都圍著他轉的時候,威可瀾只是遠遠看一眼就轉身走掉。

    他慢慢的對她產生好奇,想引起她的注意力,就努力工作,獲得這樣那樣的榮譽和獎牌。可是威可瀾始終沒有走近他。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總統誘愛︰老婆大人,我好餓》,方便以後閱讀總統誘愛︰老婆大人,我好餓第十章 肉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總統誘愛︰老婆大人,我好餓第十章 肉償並對總統誘愛︰老婆大人,我好餓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