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卦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甦景閑 書名︰我的卦盤成精了

    晚上, 陸爻正拿著筆,填薛緋衣給的那張內部推薦表。

    姓名年齡地址挨著填完之後,就是家庭成員情況, 陸爻填了父母的名字,筆尖落到第三行時, 他糾結了——原本想把玄戈也填上去, 但是關系那一欄應該填什麼,契約?怎麼看怎麼奇怪。

    玄戈洗完澡出來,站到陸爻身後, 彎下腰, 水汽帶著沐浴露的味道, 瞬間就包圍過來。他頭發上的水沒擦干, 還有一兩滴落在了陸爻的脖子上。

    把視線從雪白的後頸和水珠上移開,玄戈平穩了聲音, “是想把我的名字填上去?”

    “嗯,”陸爻點頭, “但我不知道怎麼填。”

    看到“關系”兩個字, 玄戈大概明白陸爻是在糾結什麼。

    他一只手撐著桌沿, 思考了一下, 偏頭看陸爻, “其實關系那一欄,你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寫, 我的——主人。”

    “啊?”陸爻手瞬間捏緊了筆, 他只覺得玄戈說話的氣息太近, 眼里更是像有旋渦一樣,要把他的心神全都吸進去。

    真的太犯規了!

    似乎還嫌不夠,玄戈跟著陸爻一起看著紙面上的字跡,嘴唇就挨著對方的耳側,聲音低醇,“我說,可以寫上契約關系,主人。”

    “主人”兩個字讓他說出來,像是沾上了酒。

    陸爻移開視線,“你不要這麼叫我。”說著,覺得自己手掌心都在發燙。

    目的達到了,覺得再這麼下去,表都要填不完,玄戈稍微離得遠了些許,語氣正常了不少,“你不想填就可以不填,反正,不管填不填我的名字上去,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這比什麼都重要。”

    “嗯。”陸爻垂著眼睫,小幅度地點了頭。

    等玄戈去小陽台晾衣服了,他放下筆,仰靠在椅背上,連續做了五個深呼吸,才把心里升起來的燥熱給壓了下去。

    第二天,好多熟客發現錦食又關門了,老板貼了通知出來,說家里有重要的事情,休業幾天,恢復營業的時間不定。

    而這時候,玄戈已經載著陸爻到了c城。

    按照內薦表上寫的,全國統考南方考區的考場,就設置在c城,離b市差不多兩百多公里。上午出發,中午就到了。

    不過等按著導航的路線到了目的地,陸爻有些懷疑,“真的是這里?”

    在他們面前,是一棟很舊的辦公樓,只有五層,整個都是二三十年前的風格。舊式的水泥磚牆把小樓圍了一圈,只開了一道小門,鐵門還生蚺F,蚻鶡滫瘍K皮一直往下落屑,讓人感覺推一下就會完全壞掉。

    陸爻對比了一下門牌上的地址,“日月巷一號,確實是這里。”而且整個日月巷就只有這一棟房子,前面後面都沒有其它建築物,弄錯的幾率極小。

    “是這里。”玄戈忽然伸手拉開茂盛的藤蔓,露出了一塊長方形的牌子,上面寫著“玄委會老年hu  d ng中心。”

    “確實好隱蔽!”確定地方沒錯,陸爻就小心地抬手敲了敲門,沒想到門像是沒鎖一樣,直接打開了。

    跨進門時,陸爻還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大門——幸好沒倒。

    開門進去後,入眼的是一張桌子,上面雕刻著一米見方的圖案,圖上還有幾個小坑。陸爻看了一眼,認出來是基礎八卦圖,就直接從旁邊的石盤里,拿了三塊石頭出來,放進坑里。

    什麼反應也沒有。

    正當陸爻以為自己錯了時,只听“滴”的一聲,“歡迎光臨”——機械的電子音,讓陸爻總覺得自己是進了哪家便利店。

    不過等“歡迎光臨”說完一遍後,一扇門忽然在陸爻和玄戈面前打開。

    陸爻下意識地不敢眨眼楮,然而沒有白光,也沒有驚喜,只有三個圍著麻將桌的老爺爺老婆婆,一臉期待地看了過來。

    “這時候竟然來了兩個小帥哥,我就說今天適合打麻將,來來來,你們誰過來打兩局?三缺一三缺一!”

    陸爻有些茫然,等對方說完後,他指了指自己手里的內薦表,“三位前輩好,請問,玄委會的資格審核和k o sh 點是在這里嗎?”

    這里面看起來不大,到處都是隨意栽種的綠植,他有些想象不出來k o sh 怎麼考。

    “就是這里,你沒走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婆婆伸手把內薦表接過去,戴著金絲邊的老花鏡看了一眼,“唔,還是薛家小壯的內薦表啊,前幾年都沒見他送出去。”

    另一個老婆婆也湊過去一起看,“薛緋衣的?等等,”她忽然抬頭看向陸爻,“你是陸輔舷和蕭笙的孩子?”

    第一次從別人口中听見父母的名字,陸爻隔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是的,他們是我的父母。”說完,有些忐忑地看著對方,“您認識他們嗎?”

    “當然認識,時間過得快啊,二十年前,你父母一起來這里k o sh ,兩個人好得那叫一個膩歪,讓我們這些老頭老太太心里非常不平衡。不過那天我和老武,二缺二,他們兩個就干脆坐下來,陪著我們打了好些時候。”

    說著,看向站在陸爻旁邊的玄戈,眼神帶著點懷念和打趣,“喲,也帶了男朋友一起過來?”

    陸爻耳朵瞬間就紅了,還是玄戈接下話,“現在還不是。”

    老婆婆一臉“我懂我明白”的表情,“沒關系,現在不是,以後就是了。我姓龍,叫我龍婆婆就好,下次給你們帶糖吃。”

    陸爻還沒來得及開口,旁邊一直沒說話的老爺爺就“哼”了一聲,“蕭笙那個女娃子不夠意思,一次就把我半年的煙錢都贏跑了,走的時候還笑嘻嘻地說,下次再來。”他看了眼陸爻,聲音帶著遺憾,“說話不算話,這之後竟然再也沒來過了。”

    陸爻算了算,如果是二十年前,那媽媽應該已經快懷上他了,正想著,就听見武爺爺問,“你今年十九了?”

    “嗯,上半年十九歲。”

    “今天是來k o sh 的?”

    “是的,薛緋衣說,我填好之後,就把內薦表拿過來審核。”

    陸爻不是很清楚這里的流程,正想問問具體情況,就看武爺爺敲了敲手里的白玉煙槍,“k o sh 應該還有半個小時就開始了,錯過等一年,快進去吧。”

    陸爻再次受到了驚嚇,下意識地看向玄戈。

    “去吧,我在這里陪他們打麻將,等你考完再一起走。”一邊說,一邊自覺地坐到了空著的椅子上。

    等陸爻的背影消失在了拐角,玄戈才收回視線。龍婆婆看他的表情帶著點探究,“你現在真不是他的男朋友?”

    “我雖然想,但暫時還不是。”玄戈說著,又出了張牌,“五萬。”

    “我就說嘛,我怎麼可能看錯,不用慌,現在不是,以後肯定是,”說著,龍婆婆麻將一倒,“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胡了,杠上花,給錢給錢。”

    另一邊,陸爻從武爺爺指的路走過去,就看見一個半人高的指路牌,“全國統考,直走右轉。”

    等他一條路走到頭,轉了個彎,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在了原地。

    只見一個不怎麼大的院子里,擠著大約一百多個人,或坐或站,有紅黃混色頭發的非主流,有穿著道袍拿著桃木劍正在念咒的道士,有穿著校服盤腿坐地上愁眉苦臉寫卷子的高中生,也有一身昂貴西裝頻頻看表的中年男人。

    這時,旁邊傳來了一道聲音,聲音的主人十分熱情,“小帥哥,買絕密真題嗎?一千塊一份,絕對包過!二十年老店值得信任!”

    旁邊又擠過來一個,語速快過高鐵,“那真題都過期了,我這個是最新版的,考前沖刺半小時,拿證不用等明年!只需要九百九十九塊錢,不會後悔五十年!小帥哥你是佔星的、布陣的、算卦的、符的還是看相或者看風水的啊?我們都有全階段攻略的,不通過全額退款!”

    陸爻雖然很好奇這些考前沖刺資料,但還是直接拒絕,因為他包里沒有錢。等他說明囊中羞澀的情況,那兩個人就果斷找別人推銷去了。

    往里走了幾步,找到一個角落站著,陸爻就听見站他旁邊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正掐著手指算日子,一邊嘀咕,

    “哎呀今天年歲克我,月份克我,日子克我,連一會兒開考的時間都克我,我到底是考還是不考?再算一卦試試……”

    而站陸爻前面的,一個穿著道袍的道長,連法壇都已經擺出來了,正閉著眼楮念道經。道長旁邊坐著個打了三個耳洞的搖滾少年,在認真玩兒游戲。

    陸爻是看什麼都很新鮮,這時,口哨聲傳過來,有人在高聲喊,“注意了注意了,現在發k o sh 注意事項,人手一本,不準不要,不準多拿!”

    沒一會兒,陸爻就領到了一本,他翻了翻,發現非常厚,目測有二十多頁。打開就看見“玄委會特制考前必看”幾個字,然後就是羅列的一條一條注意事項。

    “不準強行看監考員的命柱、面相、手相、近來運勢,或以此拉關系……不準在考場內看風水尋龍穴,並將桌子搬過去做題,甚至引起斗毆……不準在k o sh 期間,尋找所謂的前世q ng r n、上輩子仇人、命中注定的婚戀對象等,不準……”

    陸爻認真看完,然後放在包里,覺得很有意思,準備帶回去給玄戈也看看。

    到了時間,考場的門就開了。有十幾個人突破重圍,風一樣跑進去,火速看好了風水或者方位,然後搶先坐下。

    陸爻沒擠,等慢慢進了場才發現,里面沒有固定每個人的位置,都是隨便坐,試卷已經擺在了桌面上。他憑感覺找了一個座位坐下,按照要求寫了名字,就開始答題。

    大部分都是基礎知識,陸爻看的書多,記憶力又處于巔峰期,所以選擇題做得很快,實在不會的,就隨機選一個。

    等陸爻差不多做到一半時,就听見坐在他後面的人在低聲地自言自語,

    “從鏡子里我的面相來看,我選了a之後,面相晦暗,前程曲折,事業不順,不可不可!唔,選c試試……可以可以,天元飽滿,晦氣一掃而空,是雨過虹來的好征兆!這道題就選c!”

    陸爻震驚了,竟然還能這麼做題?

    等他又寫了兩道題,忽然听見旁邊傳來“啪”的一聲,他下意識地側過頭,就看見一個赤著腳的年輕男孩兒,腰上系著一條奇異的布帶,正把合十的雙手舉過頭頂,口中念念有詞,以感悟天地真義來選d   n。

    但是天地給的真義不是特別明顯,他又在b和c之間糾結了很久,最後強行機選。

    花了半小時就把題全部做完了,陸爻閉著眼楮養神,回憶著來的路上,都經過了哪些看起來味道很好的小吃店。忽然發現坐他後面,看自己面相做選擇題的那人,用筆戳了戳隔壁感悟天地的少年,“嘿,兄弟,三十五題你選的什麼?”

    “d,算出來的結果是選這個,可是三十五題只有兩個選項。你呢?”

    “我和你一樣,算出來是選c,可是就沒有c這個選項。”語氣是十分苦惱。

    陸爻沒忍住友情t  g ng了正確d   n,“選a。”不過他剛一回頭,眼楮就被對方蹭亮蹭亮的光頭閃到了。

    武咸摸了摸自己的頭,熱情又友好,“我才學看相,學藝不精,見笑見笑。”接著,他又小聲做了自我介紹,“我出生的時候,我爺爺算出來我一生缺鹽,所以給我取了個名字叫武咸。我們這前後桌k o sh 多不容易啊,緣分!要不交個朋友?”

    “我叫陸爻,算卦那個‘爻’。”

    “哦我知道,陰爻陽爻,從名字看,天賦異稟!”說著還比了個大拇指,笑著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陸爻提前交卷從考場出來,按照原路走,就看見玄戈還坐在麻將桌邊上,戰況非常激烈。

    “考完了?怎麼樣?”武爺爺眼楮緊盯著玄戈要打出來的牌,分心思問陸爻。

    “應該還不錯,考得我基本都會。”

    龍婆婆抬頭看了陸爻一眼,笑容顯得慈祥,“那很厲害啊,當年你爸媽出來,都沒敢這麼說,苦著臉說考得不好。對了,下午是算卦實踐,好好考啊。”

    打完最後一把,玄戈站起身道別,之後就帶著陸爻出去了。

    “想吃什麼?”

    這個問題陸爻之前就已經想好了,“就是這條巷子往外走,我們來的時候,最後經過的那家店,賣手撕雞旁邊。”

    兩人一路走過去,到地方時,里面已經坐了不少人,基本都是來參加k o sh 的。陸爻正準備找地方坐下,就听見有一個陌生的聲音在叫自己名字,“陸爻!”帶著點咬牙切齒的味道。

    循聲看過去,發現是不認識的人,陸爻還挺禮貌,“請問有什麼事嗎?”

    “要不是你他媽的搗亂,陸家就不會被迫退出玄術界!還害得澤林大哥流落在外面家都不敢回,澤楊哥連k o sh 都沒有資格來考!”對方來勢洶洶的,聲音很大,瞬間就吸引了不少視線。

    听見”陸家“兩個字,陸爻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表情冷淡,“你又是誰?”

    “你管我是誰,還不能罵了?你他媽鬼——”

    話音一止,只听“啪”的一聲,一枚y ng b 直接打在了那人張張合合的嘴巴上。

    陸爻手指把玩著剩下的兩枚y ng b ,眼神帶著點冷意,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禁言y ng b 的效果會這麼好,但還是揚了揚下巴,

    “不會說話,我可以讓你不說。”

    像是被封住了一樣,對方的嘴巴怎麼都張不開,臉上慢慢露出了恐懼的神色。陸爻撿起掉到地上的y ng b ,合起來一共三枚,隨便攏在手心搖了搖,撒在了桌面上。

    “父母雙全,母親為人虛榮,家世衰落,天賦平庸,中年後疾病纏身。父親貪酒好賭,錢財易失,早年順利,到中年後諸事挫折。而你,是家中獨子,小時候原本有水難,後來避過去,不過運氣一直都不好。身無所長,近兩年找到了貴人相助,但貴人自身虧損,你連帶著一蹶不振。”

    陸爻看向依然發不出聲音的人,“所以,你是陸明德的佷孫,陸澤林和陸澤楊的表弟,現在來為他們叫不平來了?”

    見對方眼里帶著些不可置信,陸爻嘴角的笑意更冷了,“真是抱歉,把你攀的高枝給折斷了。”

    像是嫌髒,把手里的y ng b 丟到垃圾桶里,陸爻拿紙擦了擦手,“既然不會說話,那就多封兩天吧。”

    旁邊坐著的,有不少都知道陸家出了事,畢竟玄委會都遣人去清理了一番,事情鬧得不小。也有消息不靈通搞不清楚情況的,互通了消息之後,心里有數,沒有誰站出來說話,甚至還偏了重點,紛紛一起分析陸爻到底是怎麼做到一枚y ng b 直接禁言的。

    看那人滿眼驚懼和憤怒的模樣,陸爻忽然覺得沒什麼意思,他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和玄戈一起吃飯,于是轉過身,看向一直站在自己身邊的男人,“我們走吧。”

    剛踏出去兩步,突然就听見背後傳來破風聲,他下意識閃身的同時回頭,就看見玄戈一把箍住了沖上來的人的手臂,反折過手腕,讓對方松了手里拿著的小刀,又用力往後一擰,瞬間卸了對方的胳膊,半點力氣沒省。

    把人直接踩在地上,玄戈身上戾氣重得壓都壓不住。他蹲下身,手一搭上去,順手就卸了對方的下頜骨,說話的聲音都像是帶著冰渣,

    “原話還給你,現在,沒人會幫你的,你活該泡在池塘里永遠起不來。”

    見對方面色煞白,瞳孔緊縮,玄戈才站直,雙手插在褲袋里,冷眼俯視一臉冷汗的人,

    “以後都可以繞著我們走了,否則,見一次打一次。”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卦盤成精了》,方便以後閱讀我的卦盤成精了25.第二十五卦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卦盤成精了25.第二十五卦並對我的卦盤成精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